小麗背著書包由家裡出來。
  前面一個高大的影子擋住她。
  「你……」小麗看見凱瑞,平靜了的心湖,又波動了。
  「你提早上學,我一樣會提前來接你,現在是六時五十分,我六時已經來了!」瘦了的反而是凱瑞。
  「對不起!我趕時候。」小麗硬住心腸:「我要上學了!」
  「我知道,你看,我的汽車就停在那邊,我們去吃了早餐;然後我送你上學。」凱瑞輕輕拉她的手臂。
  「謝謝你,我約了同學搭巴士。」小麗把她的手拉下來。
  「你為什麼老是逃避我?自從那天,早、午、晚我根本沒有辦法見到你!」
  「我要上學了!」
  「跟我走!」凱瑞握著她的手,他氣力大,直把小麗帶上汽車。
  汽車呼的一聲飛走。
  「你是不是不再喜歡我了?」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如果我錯了,你告訴我,何必悶在心裡。」
  「沒有人錯,是我自己不好!」小麗看了看窗外:「你帶我到哪兒?我要上學,停車,否則我自己開車門跳出去。」
  「坐著不要動,」凱瑞大喝一聲:「你晃來晃去的,影響我駕駛。」
  小麗不再動,也沒有聲音。
  「對不起!仙麗,最近我心情不好,常常發脾氣。現在我們去吃早餐,好嗎?反正時間多著。」
  小麗垂下頭,鼻子酸酸的,現在連凱瑞也對她那麼凶。
  凱瑞終於泊了車,他收了匙,轉過身,面對著小麗:「剛才我太過份了,有沒有嚇著你?」
  「我受得住的,吃早餐吧!」小麗下了車,走進淺水灣酒店的露台。
  凱瑞垂頭跟在她後面。
  他們在淺水灣酒店的露台吃早餐,小麗在吃她的「奄列」,一句說也沒說。
  凱瑞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她,終於也忍不住了:「美玉怎會知道我們去吃下午茶?」
  「一進一出,碰到了。」
  「你的手臂好了沒有?」凱瑞關心地問,她穿了件長袖外套。
  「皮厚了,好得快,早就沒事。」
  「對不起!仙麗,你為了我受苦!」
  「是我自討苦吃,怪得了誰?」
  「小麗,我要和你商量一件事!」
  「我這個人沒主見,不會有好主意,有事該找三姐。」
  「那是你的事。我想買一間小房子,讓你搬出來!」
  「搬?」小麗放下叉子,「我從小和父母、兄姐住在一起。要我搬,只有兩個理由。」
  「什麼理由?」
  「出國或出閣!」
  「單身一個女孩子出國我不放心,結婚嘛!」凱瑞看著小麗搖搖頭道:「你還不滿十七歲,太小了!」
  「所以呢,我是不會搬出來的!」
  「你留在家裡,長此下去怎樣過?」
  「像以前一樣過下去,我們家裡並沒有任何變動。」
  「但是,美玉動不動就打你,你全身受傷,還刻薄你不准你吃晚飯。」
  「你,」小麗很意外:「怎會知道?啊!三姐告訴你?」
  「怎會是她,她和美玉才是姐妹情深。總之,是我害了你,只不過吃一頓茶,要你付出好大的代價。」
  「那都怪我不好。如果我不和你去喫茶,大姐沒有看見我們,就不會發生不愉快的事。」
  「我和你去喫茶關她什麼事?」凱瑞手一指,很生氣。
  「媽吩咐大姐看管我,我做了錯事,大姐懲罰我,是應該的。」
  「你做錯了什麼事?為什麼老埋怨自己?仙麗,不能老是這樣懦弱,你應該提起勇氣,反抗她們的!」
  「我和姐姐的男朋友去喫茶,分明是我理虧,還好意思反抗?」
  「美琪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朋友,美琪可以和我逛街喫茶,你也可以。我利凱瑞不屬於任何人,我也沒有和美琪訂婚,你大姐最好弄明白這一點。」
  「好,有機會我告訴大姐,時候不早,送我上學好嗎?」
  「我提議你搬出來的事你多考慮,我接你放學的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凱瑞握著她的手。
  小麗把手抽出來,點了點頭。
  放學的時候,小麗探頭出去,看見凱瑞的平治房車。
  她到處望,看見校門外有一輛勞斯萊斯,她認得出那是她同班同學——可欣的汽車,她等可欣出來,連忙走過去問。
  「可欣同學,可以讓我搭個便車嗎?」
  可欣很詫異,余小麗是個怪人,向來不和同學來往,也不和人說話,怎麼求起人來了?「可以,不過不同路!」
  「順路的,我還要去半山看一個朋友。」小麗想了半天,決定找波比幫忙。
  「那,上車吧!」可欣向她微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小麗到江家,江太太看見她不知道有多高興:「小麗,我好久沒見你了!」
  「學校功課忙,沒有時間來問候伯母,請伯母多多原諒!」
  「伯母看見你,開心都來不及,還捨得怪你?波比下課就快回來了。小麗,今晚你一定要在我們家裡吃飯。」
  「謝謝伯母!」
  「那才乖!唔!讓我吩咐廚房燒幾樣你喜歡吃的菜。」
  「伯母,我什麼都吃的!」
  「你是乖孩子,不偏食。嗯!我想起了,你最喜歡吃中式牛柳和百花雞。看!波比回來了。」
  「小麗,」波比奔進來,扔掉外套拉住小麗的手:「你搬了家第一次來。」
  「波比,你陪小麗,我吩咐廚房開下午茶,還有晚飯的小菜。」江太太早就看準小麗的優點,一直希望小麗能做江家媳婦。
  小麗看見江太太走進去,她對波比說:「我們到花園走走好嗎?」
  「你種的柏樹已經長得很高。」
  「一年多了!最近好嗎?」
  「每天上學、下課,悶死了。打了很多電話給你,不是說你沒有回來,就是說你睡了,你又沒有電話給我。」波比摘了一片樹葉,抱怨說。
  「忙嘛!單是一個中學會考已經花了我不少時間。」小麗看了看波比說:「我今天來,是想請你幫忙。」
  「我知道。否則,你也不會來找我了!」波比把樹葉放進嘴裡咬了一口。
  「你認為我在利用你?」
  「甘心被利用,我不會埋怨,能夠幫你我就開心。」
  小麗露出笑容,波比是值得一交的朋友:「我想請你每天接我上學下課,可以嗎?」
  「我以前已經向你提議,你反對,你說搭巴士很方便。」
  波比是個老實人,不會抓住機會。
  「本來是的,但是情況有變呀!你還記得利凱瑞嗎?」
  「記得!」當然記得了,說起來心還酸溜溜呢:「那對你最好的男孩子。」
  「就是他,最近他天天來我家,又到學校接我放學,惹來很多麻煩。」
  波比扔下樹葉,鼓起了腮:「他是不是追求你?」
  「怎會呢?我早就告訴你,他是我三姐的男朋友。」
  「那他為什麼一個勁兒找你?」
  「大概是打抱不平,想幫我的忙。大姐對我不好,你是知道的,他以為多關心我,會對我有利,誰知道引起了反效果。這些日子,我也很不快樂!」
  「你兩個姐姐,甚至你全家人都對你不好,你是需要別人的幫助。不過,根本用不著利凱瑞,接送你的責任落在我身上,我不會為你帶來麻煩吧?」
  「當然不會,大姐和三姐,甚至媽媽對你的印象都很好。」小麗懇切地問:「你真心願意幫我的忙?」
  「你知道我這個人不會說假話,不會做虛偽事。我全心全意要幫你。」
  「你把車開到我家後門和學校後門。早上七點半,放學遷就你的時間。」
  「為什麼要走後門?」
  「見了利凱瑞麻煩!」
  因為這樣,利凱瑞好些日子見不到小麗。秋天終於來了,楓葉已經轉紅。
  這天,利凱瑞和美琪去看電影,散戲後回到車上,凱瑞突然想起了說:「姨母從美國寄了一份禮物給你!」
  「真的?是什麼?」
  凱瑞從車後拿了一個盒子過來:「你自己看看!」
  「一雙運動鞋。」美琪誇張地叫,顯示她多麼欣賞這雙鞋子:「好漂亮,可是,好像是小了一點兒吧?」
  「鞋子要穿起來才知道這是否合適,你穿著試試看。」
  美琪果然聽話,可是怎樣也穿不下去,她望著凱瑞,好失望:「怎麼辦?」
  「沒辦法,轉送給你大姐。」凱瑞心裡暗笑。
  「大姐的腳和我一樣大,我穿不下,大姐也一定穿不下。」
  「那怎麼辦?」凱瑞想,想,用手指敲了敲額角:「噢!我記起了,仙麗比你們小幾歲,她的腳比你們小,她穿得下,送給小麗最合適。」
  「什麼?」美琪忿忿地高叫:「這樣漂亮的鞋子送給她?」
  「又不是玻璃鞋,只不過是對運動鞋,你穿不下才給她的!」
  「我的意思是……」美琪立刻換了語氣:「凱莉的腳也小,送給凱莉不更好?小麗對穿著很是隨便。」
  「凱莉自己已經有一雙。怎麼了?沒人要,就這樣扔掉了,姨母知道了一定很不高興。好,不要扔了吧!」
  「誰說不要?」美琪不肯把鞋給回凱瑞:「只不過想找個合適的人轉送。」
  「最適合仙麗。喂!美琪,你不是吃醋吧?這對鞋,我是送給你的親生妹妹,可不是送給別的女朋友。」
  「我知道,謝謝,我代小麗收了!」
  「別忘了把鞋交給仙麗,下次到你家,我要她穿給我看!」凱瑞微微一笑,把戲一玩,成功了。於是他向前開動車子,心情很愉快:「明天我去你家,順便看看仙麗穿上這雙運動鞋是否適合!」
  「我們現在去哪兒?」
  「送你回家。」
  「你不陪我了?」美琪呶呶嘴,鞋子得不到,凱瑞一定又約了別的女孩。
  「一個世伯結婚週年紀念,我們一家四口都要參加,我不能陪你吃飯了,明天吧!明天我下了班到你家。」到余家門前,凱瑞把車停下來:「可別忘了把運動鞋交給仙麗!」
  美琪呶了呶嘴,無精打采的回家,到美玉的房間,把鞋盒子一扔。
  「那麼早就回來了?不是去拍拖?這是什麼東西?」
  「你自己不會看嗎?」
  美玉拾起來:「哎!是雙好漂亮的運動鞋,要五、六百元一雙的,款式還沒有那麼新,是你買的?」
  「香港根本沒有這種鞋出售,是凱瑞的姨母由美國寄給我的!」
  「凱瑞的姨母對你也不錯。」
  「可惜,現在鞋子不是我的了,這才氣死人!」美琪用力拉著手提包。
  「你把它帶回來了,不是你的,難道是別人的嗎?」
  「那小鬼的,我穿不下,太小嘛!凱瑞要我送給她!」
  「這應該是小麗有生以來第一雙屬於她自己的新鞋。」
  「所以我才生氣。」美琪坐下來,托著腮:「而且我有點懷疑,這雙鞋裡面另有文章。」
  「什麼?是不是鞋跟藏鑽石之類?不過運動鞋沒有鞋跟的。」
  美琪盯了美玉一眼:「我想不到你也和小麗那麼呆。嘖!我認為這雙鞋根本是凱瑞叫他姨母買給小麗的!」
  「你不是說,凱瑞不會喜歡小麗?」美玉回她一句:「現在心慌了!」
  「那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而且,我確信凱瑞不會喜歡小麗。如果他肯全心全意去愛一個人,那個人一定是我。我比小麗強一百倍,凱瑞不是不知道的。」
  「但是小麗溫柔、聽話、脾氣好!」
  「我對凱瑞也不是最溫柔、最聽話、脾氣最好?我不肯對付小麗,也是為了他。在他的心目中我是個有外在美、又有內在美的人。」
  「那他為什麼又要送禮物給小麗?」
  「打抱不平,想做好人。你知道他一向大英雄主義,他知道小麗連一件新衣,一雙新鞋也沒有,所以送雙新鞋給她!」
  「凱瑞怎會知道小麗穿的、用的全是舊東西?」
  「當然是小麗向他訴苦。」
  「不會吧!小麗不像是那種人。」
  「不像?哈!你以為小麗純潔、善良又無知?她在凱瑞面前,把你說個一錢不值。」美琪挑撥離間:「那小鬼說你是個大魔頭,又說你比她好看不了多少。」
  「那丑蛋!居然還有個爛嘴巴!」美玉把鞋扔在地上:「喂!你不是真的要把這運動鞋交給她吧?」
  「當然!我答應過凱瑞怎能不做?而且凱瑞明天還會來。」美琪走到美玉的身邊,攬著她的肩膀道:「大姐,你復仇的機會又來了!」
  美玉看了看美琪,迷惑。
  「我把鞋交給小鬼,你揍她一頓!」
  「又要我動手?上一次一連打了幾天,我自己的手都麻了。其實,你很憎恨她,你自己為什麼不動手?」
  「我怕凱瑞生氣。你就不同了,你不必怕任何人。而且,小麗處處說你壞話,她對我倒是頗為欣賞的。」
  「好!你先去送鞋。」美玉又上當了:「等會兒她的腳腫得連鞋也穿不下了,爛嘴巴!」
  美琪微笑把運動鞋放進盒子裡。美玉忽然問:「你怎會知道這雙鞋凱瑞為她而買?」
  「我在她姨母家住過四年,我穿過她姨母的高跟鞋,她也送過拖鞋給我,她不會那麼糊塗,買少了三個碼。」
  「唔!我明白了。美琪,我還是一句老話,你小心,凱瑞和那小鬼之間,可能真的有些秘密。」
  「放心,她鬥不過我的。」
  美琪把鞋送去給小麗,最初小麗不敢要,美琪親切地拉著她的手說:「收下吧!送運動鞋給你,根本不是凱瑞的主意。我自己反正穿不下,提議轉送給你,凱瑞立刻同意,大姐不會打你的。」
  這麼說,小麗就放心了,她把鞋接下來。美琪向她笑笑,走出她的房間。
  小麗坐在床上,拿起運動鞋細看,白色底鑲紅色和藍色皮的,和凱瑞送給她的運動衣剛巧是一套的,小麗相信凱瑞也會有一雙同樣款式的。
  每次想起凱瑞,小麗的心又甜又苦,她輕輕撫了撫嘴唇,那兒彷彿還留下凱瑞的甜吻。
  然而,她立刻警告自己,她不可以愛上凱瑞。因為凱瑞是美琪的,從小如此,十二年如此,不會改變,她也不相信凱瑞會為她而改變。
  她拿著鞋正呆呆地想,突然房門彭的一聲打開了。
  美玉進來,小麗扔下鞋子,立刻站起來,退到床邊。
  美玉過來,抓起運動鞋向她扔過去:「你沒有鞋穿,我們余家沒錢給你買鞋?你竟然向凱瑞撒嬌要凱瑞給你買鞋?你真丟臉、真下流。」美玉揪著她的頭髮拉她過去,辟啪!就是兩個辣巴掌。
  「大姐,你誤會了,運動鞋是三姐送給我的,因為她不合穿……」
  「駁嘴!」美玉右手亂揮,辟啪辟啪,打得小麗眼前冒星星:「你在凱瑞面前說我閒話,叫我大魔頭!咒我和你一樣醜!爛嘴巴!爛嘴巴!」
  「大姐,我沒有……你是姐姐,打我、罵我也是為我好,你……」
  「哼!鬼才相信你!」美玉抓住她的頭髮向前一扔,那麼巧,小麗的額角撞向台角,小麗慘叫一聲,身體萎縮下來,靠在台角下。
  「起來,過來呀,醜八怪……」美玉大聲呼喝,以前喝一聲小麗就乖乖爬過來,一連喝了三聲,無聲無息。美玉可火了:「你竟敢不聽我的命令,我今天非要把你打個氣絕身亡不可。」
  美玉走過去揪她,竟然發覺她血流滿面:「怎麼一回事?怎麼一回事?噢!天!她的頭撞穿了!美琪,奶媽……」
  美玉一面叫,一面把小麗抱到床上,美琪第一個進來:「什麼事?」
  「小麗撞穿了頭,打電話請醫生,快,奶媽,奶媽呢?」美玉看見美琪雙手交抱在胸前,笑瞇瞇的,動也不動:「快去打電話請醫生啊!」
  「大姐,人是靠血而生存的,血流乾了就會死。」
  「知道就好了,還不趕快通知醫生?」美玉找來了許多毛巾,用毛巾壓住傷口,她嚇得手都發抖了。
  「我們不是一直很討厭她嗎?她死了對我們有利無害啊!」美琪哼著歌,旋著裙子不知道有多開心:「大姐,省點氣吧!毛巾不會令她的傷口止血,不用過很久她就要死了,反正爸媽都在歐洲,她死了也沒有人會追究原因。」
  「她是我們的親生妹妹,同胞骨肉啊!你真的見死不救?」剛巧奶媽進來,美玉急得哭了起來:「奶媽,快找止血散,快呀!美琪,你做做好事,替我打個電話請醫生……」
  奶媽差點沒暈過去,不過她仍然支持著去拿止血散。
  奶媽再次回來,美玉立刻去打電話給家庭醫生,同時還通知了展翔。
  「要不要通知爸媽?」美琪哈哈笑故意氣她:「爸爸回來一定追查這件事!」
  「我為你而對付小麗的,」美玉盯了她一眼:「你也佔不到便宜!」
  「何必為一個小麗生氣。」美琪腦筋動得快,這個時候不能開罪美玉;否則凱瑞明天來,美玉把一切說了,凱瑞不揍她一頓才怪。
  為了凱瑞,她什麼都肯忍,她還親自倒了一杯熱茶給美玉。
  止血散不能完全止血,幸而醫生已經來了。
  招國基和餘慶祥有十幾年交情,他是余家的家庭醫生,看著小麗長大的。
  他替小麗止了血用紗布包住頭,又替小麗打了幾支藥針。
  一切弄妥,美玉和美琪送招醫生出門,美玉擔心地問:「小麗不會有事吧?招伯伯。」
  「她流了很多血,如果仍然昏迷,最好送她到醫院。」
  「我不想把她送到醫院。」
  「她現在已昏迷不省人事,把她帶到哪兒都沒有關係,等她醒過來了,立刻接她回來。她撞穿了頭,我怕她的腦部受到震盪,我看,還是送醫院吧!我想替她照照X光,這樣比較安全些。」
  美玉想想,招醫生的話也對,萬一小麗的腦部被震盪了,變了白癡或患了失憶症,那豈非害了她一生:「招伯伯,我們決定把小麗送到醫院去。」
  於是,美玉回房間為小麗收拾了一些衣物,那時候,展翔剛巧回來。
  他本來要陪凱莉去看電影的:「你們找我找得那麼急,家裡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小麗撞穿頭,昏迷不省人事。」招醫生想起了,於是去找美玉:「剛才我忘了問你小麗怎會出事的?」
  「我……」
  美琪討好地向她打個眼色,連忙說:「小麗大概是不小心摔倒,小麗常常會無緣無故摔倒的。幸好大姐經過她的房間發現她倒在地上,否則不堪設想。」
  「不會是有人踢她倒在地上吧?」展翔直瞪美琪。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剛和凱瑞吃下午茶回來!」美琪幾乎衝過去。
  「我有提你的名字嗎?作賊心虛。」展翔就是看美琪不順眼。
  「你們不要吵了,這是意外。」招醫生說:「還是立刻送小麗去醫院吧!」
  「我陪著小麗,」美玉和奶媽去扶小麗,展翔一把就抱起她。展翔和招醫生領前走,奶媽緊跟著後面。
  美琪拉了拉美玉一把,美玉不耐煩地說:「我擔心追不上她們。」
  「大姐,我想留下來!」
  「不去算了。啊!你打電話通知爸爸媽媽,說小麗進了醫院,請你們立刻回來,我走啦!」
  美琪看著美玉的背影笑,她是不會打電話給父母的,要是有誰問起來,就說父母搬了酒店,聯絡不上。
  反正歐洲有那麼大地方,除非餘慶祥自己打電話回和,否則真的很難找他們。因為餘慶祥這次去歐洲,是三度蜜月,余太太說過要遊遍所有地方。
  美琪自己吃了晚餐,看完電視,上床舒舒服服睡了一覺。展翔半夜回來,她也不知道。
  第二天,凱莉等展翔急死了,正要發脾氣,電話鈴響了。
  凱莉搶著去接電話。
  「凱莉,昨晚我半夜就回來了,怕吵醒你,一直等到現在。我一夜未睡,我不送你上學了,下課後再見!」
  「昨天約了我看電影臨時失約,」凱莉大發嬌嗔:「又不來接我上學,我知道你一定另有了女朋友,好!我以後再也不見你!」
  「凱莉,你聽我解釋好不好?小麗撞穿了頭,流了許多血,好恐怖……見了面再告訴你,我現在吃顆安眠藥睡一覺,下午我有兩課很重要的,我要趕回學校。下了課我再詳細告訴你,好不好?」
  「啊!好吧!」凱莉掛上電話,走出臥室,經過凱瑞的房間,他剛巧醒來。
  「喂!為什麼還不上學?你的王子司機今天罷工?」凱瑞取笑她。
  「展翔一個晚上沒有睡,小麗撞穿頭,流了許多血,樣子很恐怖!」
  「你說什麼?」凱瑞抓住凱莉兩條手臂:「仙麗到底怎麼了?」
  凱莉重複說了一遍。
  「還有呢?」凱瑞瞪大眼睛:「她現在的情形怎樣?」
  「展翔說見了面再告訴我,他現在吃了藥睡覺。」凱莉也很難過:「小麗真可憐,但願她平安無事!」
  「噢!上帝。」凱瑞立即放開妹妹,匆匆穿上衣服,直走向余家。他跑上樓上,推開房門,「仙麗!」
  房間裡沒有人,床單上留下不少血跡,地氈和台角也有。運動鞋東一隻,西一隻的扔在地上,凱瑞緩緩彎了腰,拾起運動鞋,把它按在胸口上:「仙麗死了!為了這雙鞋,她早就叫我不要接近她,是我害了她,……」凱瑞衝出臥室沙啞著聲音大聲叫:「余美玉!」
  美琪一聽見凱瑞的聲音便由夢中驚醒,她聽見凱瑞不停地叫,她連忙下床,穿上晨褸,梳好頭髮還塗了一點兒口紅。
  她一開門出去,就給凱瑞捉住了:「仙麗在哪兒?她是不是死了?」
  「不會那麼快吧?」美琪也愕然。
  「房間裡為什麼沒有人?」凱瑞的眼一睛冒著火,蓋住了哀傷。
  「啊!招伯伯把她送去醫院。」
  「醫院?去,立刻帶我去醫院。」凱瑞鬆了一口氣,拉住美琪便走。
  「凱瑞,」美琪不肯動:「我不能這樣出門,起碼也讓我換套衣服。」
  「好!我給你十分鐘時間。嘖!你們女人真麻煩,快呀!我就守在門外。」
  來到醫院,查到病房,凱瑞也不再理會美琪,自己跑樓梯,搶先上去。
  冒冒失失地推開病房的門,看見小麗躺在床上,頭部包著紗布,臉和嘴唇一片灰白,全無人色。
  「仙麗!」凱瑞挨過去,招醫生立即攔住他:「不要騷擾她!」
  「招伯伯……她……她是不是……已經死了?」凱瑞很用力的說。
  「胡說,我給她打了針,讓她睡一覺,她大概還有兩個小時就醒來!」
  「可是,她的面色為什麼這樣難看,連樣子,也好像變了?」
  「她昨晚流了許多血,幸而我及時趕到;否則再強壯也……唉!」
  「為什麼不給她輸血?」
  「昨晚已經輸過血,這是私家醫院,血庫血液不足。下午我準備給她再輸五百CC,我們已經向政府醫院借血。」
  「招伯伯,不用等到下午,我輸血給仙麗!」凱瑞拉起衣袖,露出手臂。
  「你!跟我來,我替你驗血。」
  凱瑞和招醫生到另一個房間,美琪就進來了,也沒看小麗一眼,拉住美玉迫問:「凱瑞呢?」
  「凱瑞說要輸血給小麗,招伯伯正在為他驗血,看看血型是否適合。小麗失血太多,要大量補充血液。」
  「去給她輸血。」美琪指著小麗尖叫:「他真是自作賤,我去制止他,有什麼比血更寶貴?」
  「三小姐,」奶媽嗚咽著求她:「你輕聲點兒好不好?」
  「為什麼要輕聲點?怕我吵醒她?別指望了,奶媽,她完蛋啦!」
  「大小姐。」奶媽靠住美玉哭起來。
  「美琪,你能不能靜一下!」美玉忙了十幾個小時,人顯得又急又燥:「別說奶媽,我也煩!」
  這時候,凱瑞一面孔不高興走進來。
  「凱瑞,」美琪連忙走過去:「你有沒有輸血?」
  「真該死!我的血型竟然不適合仙麗,你看仙麗簡直像個活死人,我又不能夠幫助她,那真的急死我了!」
  「噢!謝天謝地!」
  「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美琪立刻裝作憂愁:「我求天保佑!」
  「唔!」凱瑞一轉身,看見美玉,眼睛一瞪,驀地一手抓住美玉,直把她拖出病房。
  「凱瑞……」美玉嚇得又哭又叫。
  美琪隨後追了出去。
  奶媽搖了搖頭,坐在小麗床邊,目不轉睛地守住她。
  凱瑞拉她到休息室,一掌把美玉推倒在一張椅上。
  「美琪……」美玉喘著氣望著她。
  「凱瑞,這兒是醫院,有什麼話,回家說好嗎?」美琪求情,她是怕事情鬧開來,她自己也會受到牽連。
  「滾開,沒有你的事。」凱瑞一手推開她,指著美玉:「余美玉,你是最沒有人性的女人,我現在來跟你算帳!」
  「凱瑞,我……」
  「你平時打仙麗、罵仙麗、為難仙麗,本來我早就想教訓你。不過,我為了怕仙麗因此而受更多的痛苦,所以我忍住了。這一次我可不能放過你,因為你意圖謀殺仙麗!你太過凶殘了!」
  「凱瑞,你別誤會,小麗是自己摔倒的,她受傷根本和大姐無關。」美琪搶著說,她這樣為人也為自己。
  「自己摔倒,就算真的跌倒在地上,地上鋪滿地氈,怎會穿頭?騙小孩?」
  「她不是在睡房摔倒……」
  「是在睡房,余美琪,你閉上嘴。」凱瑞大喝一聲:「我什麼都看見,仙麗的書台角上有血跡,沒有人推她,是她自己撞過去?我還知道余美玉為什麼要下毒手,就是因為那雙運動鞋。余美玉,你到底想怎樣?你不喜歡仙麗和我說話,她避開我;那一次我們去吃下午茶,是我迫她去的;至於這雙鞋……」
  「……根本就是剩餘物質,美琪穿不下,所以才轉送給她的。她本人絕對不會向我要求什麼。事實上,她為了聽你的話,她一直避開我,我很久沒有見她了。她對你千依百順,有一個那樣聽話的妹妹你還不滿意?還要下毒手?殺死她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
  「我昨天心情不好,罵了她幾句,我不否認,我推了她一把,她的頭撞在台角上,穿了。不過,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也想不到後果會那麼嚴重。」美玉咬咬下唇,鼓足了勇氣:「我承認不喜歡小麗,但是我還不至於那麼狠毒。別說她是我的妹妹,就算是仇人,我也不會下毒手。」
  「你終於承認了,一切後果你要負責!」
  「我負責。你要打我,甚至敲穿我的頭為小麗報復,我也不會怪你。」
  「我不會像你這樣殘忍;不過,假如仙麗有什麼不幸,我會報警控告你……」
  剩下美琪和美玉兩個人的時候,美琪埋怨她:「你不應該承認把小麗推倒。」
  「這是事實,我想,這次是賴不掉的了,何況凱瑞又找到證據。」
  「展翔已經通知了爸爸,你們明天就回來,你自己招認了,爸爸查問起來,對你很不利。」美琪擔心自己受到牽連。
  「我令小麗受傷那麼重,流了那麼多血,爸爸回來,給他懲罰,我也不見得會吃虧。而且,就算我不向凱瑞認,小麗又不是啞巴,她會說出真相!美琪你放心,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會連累你的,放心吧!」
  「大姐,你知道我一向疼你。」美琪攬住她:「我是為你擔心!」
  「我明白!不過,我也罪有應得。」
  餘慶祥夫婦慌惶趕到醫院,余太太一看見小麗,眼淚就流下來:「真讓媽急死了,瞧你,面色那麼蒼白。」
  「現在好多了!」奶媽說:「前幾天才可怕。」
  「這件事是怎樣發生的?」餘慶祥輕撫女兒的臉,眼圈都紅了。
  「仙麗,」凱瑞由後面走近床道:「快把一切告訴余伯伯。」
  「爸爸、媽,」小麗拉住父母的手,淺淺的笑:「真對不起!害爸媽擔心,是我自己不好,我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凱瑞盯了美玉一眼,那目光好冷,也含有鄙視,美玉難堪地垂下了頭。
  「孩子,人好好的怎會摔倒?」
  「媽,我小時候也摔倒過,媽還說我醜人笨事多,」小麗嬉開了嘴:「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這一次和平時不伺,以前摔倒也不會那麼嚴重。」餘慶祥比較細心,又肯去思索問題:「展翔在電話裡告訴我,你是在睡房摔倒的,是不是,展翔?」
  「是的!」展翔和凱莉並肩坐著。
  「睡房滿是地氈,摔倒了也不會穿頭。小麗,你要說真話!」
  「余伯伯,仙麗一直在撒謊。」凱瑞可忍不住了,「她在維護別人!」
  「你在維護誰啊?孩子。」余太太問。
  美玉全身抖了一下,美琪咬就嘴唇,心裡好恨凱瑞。
  「還是問美玉吧!」余太太說:「我出了門,家由她管。」
  「我……」美玉雙唇顫得合不攏。
  「爸爸、媽,詳細情形我已經想到了,是這樣的:那天我下課後回家做功課,計數的時候掉了三角尺,我蹲到台底找,起來時,呼的一聲,額頭碰在鋼台角上,於是就暈了了。幸而大姐發現了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我可能就不可以和爸爸媽媽說話了。」
  「你這孩子,就是調皮,以後要小心點兒,知道嗎?」余太太用欣賞的眼光看大女兒:「美玉,真乖,不負所托。你救了妹妹有功,等小麗好了,我送你一輛新跑車。」
  「不,這是我份內事,應該的。」美玉既慚愧又內疚,連羊毛衣都透也了汗:「只要小麗復元,我已經很安慰,我什麼東西都不要,真的不要!」
  凱瑞翻了翻眼,第二次用冰冷、鄙夷的目光射向美玉。
  美玉坐到一角,開始飲泣。
  「三姐,」小麗突然說:「這幾天,波比有沒有來找我?」
  「啊!沒有!」美琪討好地,百分之一百充滿愛心的姐姐:「電話卻來過幾次,沒有你的同意,我們不敢告訴他你受了傷,送進醫院。」
  「他再打電話來,請他來醫院陪陪我,好嗎?整天睡,好悶!」
  「我立刻打電話通知他!」這是美琪有生以來,唯一的一次,真心樂意為小麗效勞。
  「你休息一會兒!」餘慶祥替女兒拉好被:「我去找招伯伯聊聊!」
  「我跟你一起去!」余太太也想在醫生那兒瞭解一下女兒的情況。
  不很久,波比滿頭大汗的趕來,小麗看見他很高興,波比坐在床邊,兩個人輕聲說,輕聲笑。
  凱瑞看著不順眼,小麗受了傷他天天來,小麗除了機械化的向他笑笑,連一句話也沒有跟他說。
  「你不是要走吧?」美琪一直注意著他的神色。
  「這兒氣氛不好,我要去喝杯酒。」
  「我陪你去!」
  「來吧!」凱瑞和美琪走了,不久展翔和凱莉也向小麗告別;只有美玉,她每天每夜留在醫院,除了回家更衣洗澡。
  第二天凱瑞一下了班就拿著一盒鮮玫瑰趕到醫院,推開房門,裡面只有小麗和波比兩個人。
  小麗靠在床上,波比坐在床邊用水果刀削蘋果皮,寧靜而溫馨。
  凱瑞不喜歡這裡氣氛,比昨天還差勁一百倍:「今天好點嗎?」花盒順手一放,根本沒有交給小麗。
  「好多了!謝謝。」
  波比把削好的蘋果放進小麗的手裡。
  「凱瑞哥哥要不要也吃一個?」波比伸手去拿另一個蘋果。
  「我吃蘋果不削皮的;而且我又不是嬌嬌女,要吃自己來。啊!你以後最好叫我凱瑞,人人這樣叫。」
  「對不起!我只是跟小麗……」
  「你憑什麼跟她?你又不是她丈夫。凱瑞哥哥,只有仙麗一個人可以叫,等於只有我一個人可以叫她仙麗。」凱瑞的聲音是冷的,面孔也是冷的:「你還是小心侍候仙麗吧!我先走了!」
  小麗看著凱瑞的背影消失,她的笑容也隱沒了,她的內心空虛只有一片白,鼻子有點阻塞,她連忙拿了一張紙巾。
  從那天之後,凱瑞沒有再去看她。小麗拆線的那一天,美玉最緊張,因為招醫生告訴她,會不會留下疤痕,要在小麗額角拆線那天才知道。
  「招伯伯,線已經拆了,小麗的額頭會留下疤痕嗎?」
  「根據我的經驗,小麗的傷痕,會慢慢的恢復,縮小以至無形;不過,世界上沒有絕對不可能的事,所以我暫時……」
  「你仍然不知道小麗會不會留下疤痕,要是疤痕真的不消失,那怎麼樣?小麗已經不怎樣好看,再加上那疤痕,」美玉很焦急:「小麗可能一輩子也沒有人要,這都是我害她的。」
  「美玉,事情並不如你所想那麼嚴重。」招醫生安慰她:「就算有疤痕,只要替她做一個小小的整容手術就行了。」
  「什麼手術?」
  「磨皮。」
  「為什麼現在不給她做?」
  「第一,是她的傷口仍未完全復合;第二,手術畢竟是手術,如果她自己能復元,何必要動手術呢?」
  「她的傷痕什麼時候能消失於無形?又或者顯示一定要整容?」
  「三四個月,最遲半年。」
  「半年?」美玉叫著:「這半年你叫小麗怎樣見人?」
  「小麗的頭髮,一直蓋住整個額頭,貼上一塊膠布,根本沒有人看見。」
  「那遮醜裝,真的可以遮醜了,」美玉笑一下:「小麗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讓她多住一兩天!」
  「小麗出院後,想立刻上學,她掛念著學校的功課。」
  「不,暫時絕對不可以上學,她的傷口新,萬一,一個皮球擲過去,傷口破裂,那就麻煩。還是留她在家裡,多耽一個星期,那時候,她的身體也完全康復。」
  美玉回到病房,剛巧病房內,只有小麗一個人,站在窗前。
  「小麗!」美玉走到她的身後。
  「大姐!」小麗立刻回轉身,對美玉,她還有點害怕。
  「我們談談!」美玉溫和地拉著她的手,兩個人面對面坐下。
  「發生今次的事,大姐很內疚,我向你保證,從現在開始,我不會罵你,也不會打你。以前,我實在太過份了。」
  「大姐,你教訓我,是為了我好;不過,那雙運動鞋,我真的……」
  「我都明白。不過,就算你和凱瑞戀愛、談情,我也不會過問,因為這是你和凱瑞之間的事。」
  「凱瑞哥哥是三姐的男朋友,我不會搶三姐的男朋友。」
  「你真好,在父母的面前維護我,不肯傷害美琪。」美玉眼眶透紅,抿了抿嘴:「都是我和美琪不好,我和美琪都是壞人。」
  「大姐!別把那些不愉快的事記在心上,我早就忘記了。」
  「你肯寬恕,那是你的美德。」美玉握著她的手:「凱瑞並不屬於任何人,你三姐根本沒有得到他,我知道你喜歡凱瑞,如果他也喜歡你……」
  「不,大姐,我不會……」
  「別傻了!你以為自己避開,和凱瑞隔絕,美琪就可以得到凱瑞?不會的,要是美琪得不到他,你又放棄,被別一家女孩子得到凱瑞,那豈不可惜?」
  「我相信凱瑞哥哥是喜歡三姐的,他們現在不是挺好嗎?況且,我不適合凱瑞哥哥,他也不適合我。」
  「我不會勉強你做你不喜歡做的事。不過,我保證再也不會為了你和凱瑞見面,或者凱瑞送東西給你,就因此而罵你一頓。過去我太衝動、太傻,差點鑄成大錯。小麗,你肯原諒我嗎?」
  「我根本沒有怪你,所以也不必原諒。我承認有點兒怕你;不過,以後相信沒有這個必要。」
  小麗真正過她的平靜生活,她每天跑步,上學,有空和波比看場電影。美玉遵守她的諾言,她的確沒有過問小麗的事;至於美琪,她似乎也很忙,常常不在家。美玉說,她差不多天天在凱瑞家,看樣子,他們的感情已經不錯。
  公眾假期,波比買了戲票請小麗看電影,是「鐵金剛勇破太空城」!
  世界實在太小,小麗和凱瑞突然在戲院門口碰到了。
  小麗拉著波比走,想避開凱瑞和美琪,可是美琪卻叫住她:「小麗,真巧!」
  小麗沒有辦法,只好回轉身,她擠著笑容:「凱瑞哥哥,三姐,你們也來看戲?」
  凱瑞看見小麗似乎有意外的喜悅,這樣的眼神往往會帶來一些關懷的慰問。以前他們每次見了面都如此,但是,當凱瑞的目光落在波比的身上時,他的面孔立刻變得冰冷。
  「散了戲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好不好?」美琪為各得其所而高興。
  「散戲後在門口會合。」波比說:「我請客!」
  「看完電影我要回家做功課。」小麗盡量避免和凱瑞在一起。
  「飯是要吃的,吃完飯做功課,還來得及,是不是?凱瑞。」美琪回過頭去,嬌俏地問。
  「我不知道。」凱瑞的語調相當冷淡的:「你為什麼老是喜歡安排別人?也許人家早有更好的節目!」
  「是嗎?」美琪咭咭地笑,凱瑞不耐煩地拉了她進場。
  波比看著他們的背影:「我總覺得凱瑞很討厭我。」
  「對誰都一樣,他的性格有點冷傲,開映了,進場吧!」
  凱瑞和美琪就坐在小麗後面幾排,雖然對著彩色繽紛的畫面,小麗都無法把精神集中。以前,為了大姐和三姐,小麗要努力逃避凱瑞;現在,連凱瑞也在逃避小麗,這又是為什麼?
  她和波比都看得出,凱瑞不喜歡波比,也許,凱瑞為了小麗和波比在一起而生氣。他不是說過,波比配不上她?但是除了波比,又有誰會陪她度過那些寂寞的假期?
  不過,她也應該開心,自從她撞傷了頭,家裡每一個人都待她很好,她應該感到滿足。
  她搖一下頭,煩惱彷彿一下子揮去,她已能集中精神欣賞電影。
  這天,江波比硬要拉小麗回家吃飯。
  「我要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你家裡的人我已經全都見過。」
  「如果我們添了人口呢?」
  小麗指著他:「你的太太?」
  「余小麗。」
  小麗面孔一板:「別開玩笑!」
  「你到我家裡來吧,看了就明白!」
  小麗到江家,除了看見江太太,還見到一個大約二十七歲的大男孩。他的皮膚和波比一樣白,只是比波比高,也比波比瀟灑,他和江波比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比江波比好看得多了。
  小麗忍不住輕聲叫:「他是你的哥哥江保羅。」
  「就是他,我那去了外國十多年的哥哥終於回來了,小麗你說,我的哥哥是不是很英俊?」
  「我不大會看人,大概是吧!」
  「他雖然比不上利凱瑞,但是,在我的眼中,他是最可愛的了。」
  「凱瑞哥哥是超級人物,不能比的。你看,你媽咪和你哥哥談得多開心,從此之後,伯母再也不會喊寂寞了!」
  「十幾年不見嘛!」正說著,江太太大概聽到聲音,她大聲叫:「波比,是你回來了嗎?」
  「媽咪,還有一位女孩子。」
  「是波比的女朋友,可愛的小麗!」
  波比和小麗進去,江太太為小麗介紹,他的大兒子叫江保羅。
  「小弟!」保羅拍一下波比的肩膊:「你比我還本事,已經有了女朋友。」
  「我不相信哥哥沒有女朋友,小麗,你相信嗎?」
  小麗搖一下頭。
  「在外國是有幾個女朋友;不過媽咪每次寫信給我,都叫我不要帶個碧眼金髮的回來,所以我決定回家的時候,就和那些女朋友說拜拜。」
  「在香港也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
  「我相信,看見你的女朋友,我就有了信心。」
  「我長得醜,」小麗很難為情:「我家裡兩個姐姐才漂亮呢。」
  「是嗎?」
  「是的,大哥,余家三千金都漂亮,尤其是小麗的三姐。」
  「啊!那要拜託小麗為我做媒。」
  「我三姐早已有了男朋友!」
  「我應該早就想到,漂亮的女孩子,早就給人佔住了;而且排隊追求她的人可能有幾打。」波比的哥哥真風趣,又喜歡說笑話,和波比的「老實頭」,有點不相同。
  「排著隊追求她也沒有用,三姐只喜歡一個凱瑞!」波比說。
  「利凱瑞?」
  「一個條件好得很的大男人主義者,他不是一個平凡的人。」
  「啊!我索性死了心!」
  「我相信你很快會有女朋友。」小麗看著保羅,忽有所感。
  「小麗,我比你大許多,你也跟波比,叫我大哥,好嗎?」
  小麗點一下頭。
  江大太一直笑得合不攏嘴,她忽然想起了什麼說:「你們年青人談談,我去準備點心。」
  波比送小麗回家的途中,小麗對波比說:「你有沒有這種感覺,你大哥和我大姐很是適合。」
  「是嗎?」波比心裡一點印像都沒有,因為他自己也正為追求小麗而煩惱,他始終覺得小麗和他保持一段距離。
  「是的,無論性格、樣貌、外表,他們都很適合,我很想做這個媒。」
  「這個媒做不成的,你大姐有那麼多男朋友,亞拔、奇利夫、國泉、威廉、占土……我記不住那麼多。」波比用力的搖搖頭:「再說,你大姐對你又不好,她的事,你何必為她擔心?她和誰結婚,都和你沒有關係。」
  「不要為了上次的事對我大姐有成見。以前,她對我是不大好,現在已經很不錯了。」小麗寬恕別人,根本不用找理由:「大姐雖然有很多男朋友;可是,直到現在,仍然沒有一個是她所愛的!」
  「不可能吧?」
  「是真的!女孩子今天跟這個跳舞,明天和那個吃飯,是因為她們仍然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當她愛上其中一個,她會和別的男朋友分手!」
  「我承認你的感情很專一,但是,別把自己跟你大姐比。」
  「不單只是我和大姐,所有的女孩子都會這樣。你看三姐,三姐不漂亮嗎?她的男朋友應該比大姐多,但是,當她愛上了凱瑞哥哥,她不會再和別的男孩子在一起。」
  「你的說話也算有道理,我們就替大姐、大哥做這個媒,明天好嗎?」
  「太快了,起碼,我應該回去和大姐談談,基本上,約好這個星期日……」
  這天,小麗經過美玉的房間,見她正坐著聽唱片。
  「大姐,我可以進來跟你聊聊嗎?」
  「進來嗎!」美玉說:「我反正閒著,無聊得要聽音樂。」
  「大姐今天沒有去拍拖?」
  「經常跟男朋友出去,每天一個,像交際花似的,也厭倦了。」
  「大姐為什麼不找一個男朋友,像三姐一樣,三姐擁有凱瑞哥哥,她很滿足、她很快樂。」
  「美琪並沒有擁有凱瑞,不是你三姐不夠好,而是凱瑞根本不受控制。我承認你的話,有一個自己喜歡的、傾心相愛的男朋友,會令自己平靜又快樂;可惜,我雖然有不少男朋友,都沒有一個是我自己真心喜歡的!」
  「大姐,你還年青,將來會遇到。」
  「二十四歲,不再年輕了。」
  「大姐,星期日我想請你喫茶。」
  「請我喫茶?」美玉很奇怪,關上了電唱機,「為什麼?」
  「我……」小麗要趕快找一個借口:「我的內衣都穿不下,我需要買幾件新的,又不知道往哪兒買。」
  「我和你三姐用的已經是三十四號,你還嫌小,穿不下?」美玉愕然,向她上下打量,她穿了絨外套,很難看得見她的身材,所以美玉懷疑著。
  「是的!」小麗難為情地垂下頭,滿面通紅:「我穿不下,扣子差兩寸才能扣得上。」
  「這樣說,你是三十六寸,想不到你這樣胖,不是竹竿啦。」
  「早就不是竹竿了,大姐。」
  「你應該節食,女孩子太肥太臃腫很難看,多跑步,多運動,少吃東西。」
  「但是我覺得……」
  「不要駁嘴,我是為你好!」
  「是的,大姐,你肯答應星期日和我去喫茶?」
  「我答應陪你去買內衣,小孩子有什麼錢,還是由我來請客好了。」
  「不,大姐,我有很多零用錢……」
  「好了,別再說了,去睡覺吧!星期日下午二時,我陪你去買東西。」
  小麗很高興,因為,大姐答應和她一起出去,這一回,介紹人做成了。
  星期日,小麗一點多就在美玉房門外等候,有點緊張。
  美玉出來看見她,覺得她很好笑:「擔心我臨時改變主意,不陪你出去?」
  「不,大姐,不過我穿好了衣服,沒事做,所以在這兒等你!」
  「你不用化妝,又不用打扮,省時多了。走吧!我們逛公司去。」
  美玉給她買了很多東西,內衣,襪子,髮夾,還買了一雙新穎的皮鞋。
  小麗要拿錢付帳,這些年,她一角零用錢都沒有機會用,所以,她也帶了不少錢。
  但是大姐全部付錢,她說:「媽早就叫我替你添衣服,因此,我可以回家向媽媽開數,媽不會賴帳。」
  小麗堅持去希爾頓吃下午茶,美玉見她向來依順,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變得這樣固執。
  小麗正在吃冰淇淋,波比和他的哥哥——保羅來了,小麗低聲叫:「大姐,那不是波比嗎?」
  「請他一起來喫茶!」
  小麗站起來,向波比那邊招手,保羅發現了小麗,對弟弟說,波比連忙走過去:「大姐,你們也來喫茶,真巧!」
  「大姐,」一見面小麗急不及待的為他們介紹:「這是我大姐——美玉;這位是波比的大哥——保羅。」
  美玉向保羅微微一笑,雖然只不過第一次見面,但是,對他已留下好感。
  保羅也詫異不修邊幅的小麗,竟然有一個像美玉這樣美麗的姐姐。
  波比搶著請喫茶,保羅堅持要請吃晚飯,美玉為了不想失信於妹妹,她只好請大家看電影。
  結果那天晚上,她們玩到很晚才回家,因為吃過晚飯,波比還開車兜風。
  美琪見美玉和小麗一起回來;而且聽傭人說,她們已去了大半天,美琪感到很奇怪:「你們兩個去了哪兒?」
  「去替小麗買內衣,我們的衣服,她快要穿不下了。」
  「買東西買了半天?」
  「大姐請我喫茶。」小麗怕美琪難為情:「我請大姐看電影,大姐請我吃晚飯,就這樣便花了大半天。」
  「想不到大姐那麼偉大,放下所有的男朋友陪小麗玩大半天。」美琪聽了,很不以為然,諷刺美玉。
  「要是你有興趣,下次歡迎你參加。又或者我另外找時間陪你。」
  「謝了,我也很忙,單是到處跟隨凱瑞,我根本沒有一天空閒;而且幾個女孩子,一起也沒有意思。」
  美琪並不知道,小麗今天介紹美玉認識了一個男朋友;否則為了滿足好奇心,美琪也樂意去看看的。
  第二天,美玉下班不久,就接到了保羅給她的電話,約她去吃晚飯,美玉停頓著,裝作考慮了一會兒,終於答應了。
  她放下電話,想了想,走到小麗的房間,看見小麗正在做功課。
  「大姐,你沒有出去嗎?」小麗的樣子,已顯示她知道美玉今晚要出去。
  「你可不可以暫時把功課停下,我有話跟你說。」
  「好的,反正我的功課差不多已經完全做好了。」
  「小鬼頭。」美玉含著笑,一點兒也沒有生氣的意思:「你昨天是不是和波比計劃好了,騙我出去陪你買衣服,其實,你是想把波比的哥哥介紹給我?」
  「是的,不過這個計劃波比沒有份,你不要怪他,是我認識了波比的哥哥後,覺得他條件很不錯。也許我自私,好的都要留給自己的姐姐。三姐有一個凱瑞哥哥,大姐也應該有一個保羅哥哥。」
  「年紀那麼小,就學人家做媒,你為我做媒,我也要為你做媒。」美玉笑一笑:「不過不用了,波比不是現成的嗎?」
  「不,大姐,你千萬不要誤會,波比只不過是我的好朋友,不是男朋友。」
  「我也明白,波比配你,是委屈了你,我應該替你找一個較好的。」
  「大姐又誤會了,其實我是配不起波比,我那麼醜,波比肯喜歡我,我已經感到很高興。只是,我覺得,無論怎樣,我是不會……愛上他的!」
  「小麗,我跟你說句真話,其實,你不單並不醜;而且很漂亮,是波比配不上你。他人肥,又不夠高,他大概比你高三、四寸,他人雖然好,但外型條件不夠;而且又有點古板,你和他在一起會覺得很沒有樂趣。」
  「大姐又拿我開玩笑,誰都知道我醜,你還笑我漂亮呢!」
  「我說的是真心話,其實,你很漂亮,只是被埋沒,什麼令你看起來不順眼?首先是那亂七八糟的頭髮,那衣不稱身的衣服,那些大得鬆脫的皮鞋!」
  「但是,大姐說我現在梳的髮型,最適合我的,把我醜陋的地方都遮住了。」
  「我以前騙你,和美琪聯合好了陷害你,我沒有對你說過一句真心話。因為我和美琪都討厭你,認為你影響了我們;又怕你有一天會比我們漂亮,會影響我們在家中的地位。」大姐站起來,走到窗前,「我們都自私,也太過份了,把你的優點全埋沒,我們處處為難你,你不單不怪責我們,還處處為我們設想周到,我實在很慚愧。」
  「也不能怪你和三姐,我又醜又笨,別說你和三姐,學校的同學也不喜歡我。根本沒有一個朋友喜歡我的,除了波比,這又怪得了誰?」
  「也是我和美琪不好,我們令你自卑、孤僻。人太孤僻就沒有朋友,你認為自己樣樣比不上別人就不願和別人來往,結果朋友越來越少。」美玉撥起她額上的劉海:「你的傷疤越來越少,看來不用做美容手術,等你的疤痕全好了,我為你設計一個新髮型,擔保一定漂亮十倍。」
  小麗想了想,還是傻傻地問:「改了裝,我難看的額、眼睛,不都全顯出來了嗎?還有,三姐說我面型不好!」
  「這些問題你不要問,我現在告訴你什麼你也不會相信了。等你的頭髮剪好,讓媽媽告訴你,你到底美不美!媽媽的話,你大概相信了吧!」
  「相信!因為媽媽從未讚我漂亮。如果她說我好看,那我必然是好看。」
  「你開心啦!」美玉修一修她的頭髮:「將來會有很多男孩子追求你!」
  「我不希望有很多,我只是……我還小,還是安心讀書。在沒有考進大學之前,我是不會交男朋友的!」
  「我是明白的,你心裡永遠不能忘記凱瑞,一千個、一萬個男孩子,都比不上一個凱瑞。」
  「不!凱瑞哥哥是三姐的……」
  「不是的,起碼現在還不是!」
  「我不明白,其實,三姐已經是最好的了,凱瑞哥哥為什麼還不滿足?」
  「兩上原因:第一,他們性格不合,美琪也不是真的好,凱瑞不是傻瓜,是不是假裝,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第二,凱瑞從來沒有愛過美琪,愛是不能勉強的,也不一定要講原因。你也不愛波比,但是你找不到原因。」
  「是的,不過,凱瑞哥哥不愛三姐,應該坦白告訴她,讓三姐有心理準備,不會把希望寄托在凱瑞哥哥的身上。」
  「你不愛波比,有沒有跟他說明?」
  「我沒有坦白跟他說我不愛他,但是,告訴他,我們繼續發展下去,也只能做朋友。我相信波比已經很明白。」
  「可能凱瑞已經和美琪說清楚;可能美琪什麼都明白,她不接受,一定要纏住凱瑞,是她自討苦吃。」
  「三姐要交男朋友,還怕沒有人喜歡?她不應該那麼癡心!」
  「很難講的,要找一個像凱瑞那麼好的,實在也不容易!」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