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麗穿上凱瑞送給她的運動衣,覺得既舒適,合心意,又愉快。
  畢竟是自己唯一的新衣,還是凱瑞送的呢!凱瑞送她的蘋果鎖匙扣、照片,她也視同珍寶。
  余太太為她設計的粉紅色公主裝和便裝,美玉說她沒福氣穿,拿去送給朋友。花冠呢?美琪借去了,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歸還的意思。小麗見她那麼喜歡,索性送給她,反正她也用不著,那麼怪的髮型,戴上花冠,正是醜人多作怪。
  黃昏跑步,她是絕對不敢穿這套運動衣。因為,那時候美玉多半下班回家,看見她有一套這樣漂亮名貴的運動衣,不來個大審訊才怪。
  打罵挨慣了,就是怕她沒收衣服。
  早上穿沒有關係,清晨六時,除了傭人,誰都擁被高臥,她跑步回家換了校服,也是一個人吃早餐。
  她由小側門出去,剛跑了十幾步,看見前面不遠處,有個高大個子站著。
  他也穿著運動衣,運動衣和小麗那套一模一樣的,頸上還搭著條白毛巾。
  「凱瑞哥哥!」小麗撲過去,小鳥兒似的。很意外,很高興:「你不是也跑步吧?」
  「是呀,等你!」他雙手叉腰。
  「才六點呢,為什麼不多睡一會兒?你不是說每晚差不多深夜才能上床?」
  「應酬太多,吃喝太多,人好像胖了,非要運動結實肌肉不可!」
  「但是你會睡眠不足!」
  「少睡點兒可以減肥,正合我意。走,我們一邊跑,一邊說!」
  小麗開心地點著頭,和凱瑞並肩跑,不斷看著他甜笑。
  跑了半小時,凱瑞說疲倦了:「真不中用,以前打三、四小時的橄欖球也不會疲倦,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還未足二十四歲,人家還叫你小伙子。」小麗跟著凱瑞停下來,用毛巾抹汗:「我記得我第一次跑步,只跑了十五分鐘,你已經比我強了一倍。」
  「跑步和運動的時間是應該一天天加上去。我回來香港以後,連一場足球也沒有踢過,腳腕都硬了!」凱瑞坐在欄杆上,臉紅紅的。
  小麗靠在他身邊。
  「不倦嗎?」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時間許可我可以跑一個半小時。」
  「你比我強。」
  「誰也比我強,尤其是你!」
  「以後無論有多忙,星期六下午一定去打場球。寫字樓的椅子我坐得好苦,還是在運動場上開心得多。」
  「坐了一會兒,是不是好多了?」
  凱瑞吸了一口氣:「清晨的空氣令我覺得精神煥發。太好了!」
  「我們回去好嗎?」
  「為什麼不多聊一會兒,這兒空氣好,人少,鳥兒的歌聲又動聽!」
  「我要上學;而且等會兒你不能跑了,要慢慢走回去。」
  「誰說我不能跑!」凱瑞跳下欄杆,向前便跑,小麗連忙跟了上去。
  「黃昏你還會來嗎?」
  「不會,我約了朋友,」凱瑞抱歉地問:「會怪我不陪你嗎?」
  「不會的,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你也跑步,我往相反方向跑。」
  「為什麼?」
  「大姐下了班,會看見我們。」
  「你依照原來路線,我每天最多只能跑一次,明天陪你!」
  「好!就是擔心你睡眠不足。」
  「到我家吃早餐好嗎?」
  小麗搖一下頭:「我每天回家吃早餐,要是我不吃,大姐會起疑心的!」
  「那麼精明,少吃一天早餐都知道?她為什麼不去做特務頭子?」
  「一天當然不會知道;不過,有了第一天,自然會有第二天、第三天。」
  「我發覺你的思考也很精密,等會兒見!」凱瑞向她搖了搖手。
  「等會兒?」
  「我接你上學,七時四十五分!」
  「等會兒見!」小麗高興極了。
  不過,第二天早晨就沒有看見凱瑞。小麗到他門口等了一會兒,大約十五分鐘,她知道凱瑞一定還在夢中,昨晚可能又應酬到三更半夜。
  做生意就得應酬,她一邊跑,一邊歎氣:「男人賺錢真不容易!」
  下課的時候,凱瑞開車到學校。
  「對不起!」凱瑞一看見她就道歉:「今天起床已經九點鐘,因為……」
  「我明白的!」小麗把書包放在座位的後面:「昨晚你睡得遲。」
  「是的!都是我不好……」
  「做生意就得交際應酬!」
  「也不一定。其實,昨晚我只不過和女朋友上夜總會,夜總會散了又去游車河兜風,所以……」
  「在社會上做事,應酬,交朋友,遲歸……都是很平常的,只有學生過著有規律的生活才有條件天天跑步!」小麗平靜的說:「你的學生時代過去了,天天清晨跑步是不可能的!」
  「是有點吃力。不過我有空一定陪你,一個人跑步好寂寞,有個伴兒會開心許多,是嗎?」
  「是的!以前波比每天陪我跑步兩次,我搬走後,他也不能再陪我了。」
  「波比?姓江的?是不是江醫生的兒子?胖胖的!」
  「就是他,利叔叔把房子賣給波比的爸爸!」
  「你們是好朋友?」
  「我也難得有那麼一個朋友。」
  「你喜歡他嗎?」
  「我喜歡,他是我的朋友嘛!」
  「我呢?」
  「你,最喜歡了。因為你是我的哥哥,也是我的朋友,雙份喜歡!」
  「那就好!」凱瑞滿足地笑。
  小麗看了凱瑞一眼,輕輕地問:「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十個都可以。」
  「昨天晚上,你為什麼不和三姐出去玩?她昨晚一個人在家看電視,好悶。」
  「我除了美琪還有別的女朋友;況且,我前晚已陪了她一晚。」
  「為什麼要交那麼多女朋友?」
  「比較,選擇,我還是自由身,有權跟任何人交朋友。」
  「大姐說你愛情不專一,是不是說你不可能專心對一個女孩子好?」
  「是吧!」凱瑞聳一下肩:「每個女孩子的優點不同,既然捨不得全拋掉,倒不如全留下來。」
  小麗想了想又問:「每一個人只能娶一個太太,是不是?」
  「當然!」
  「但是你有一大堆條件好的女朋友,不拋掉,全留下,那豈非……」
  「我會選一個最好的做我的太太。」
  小麗立刻問:「三姐算不算最好?」
  「她不錯,不過……」
  「你會不會和三姐結婚?」
  「小麗,三十歲之前我不會結婚的,我喜歡自由自在,隨意交朋友。我不喜歡受管束,也不能忍受天天對著一個女孩子。我喜歡新鮮、喜歡刺激,因為我年青。當然,到了三十歲,步入中年,我會靜下來,我會去娶一個妻子。」
  「噢!三姐還要等六年!」
  「今天功課多嗎?」
  「不多!明天學校開運動會,一連三天,今晚我根本不用做功課。」
  「我們去吃下午茶!」
  「你沒有約三姐嗎?」
  「今天我只是想著你,擔心你因為我早上失約而和我絕交。」
  「有那麼嚴重嗎?」小麗吐口氣:「像我這種人,有個朋友已經不容易了,還敢和朋友絕交?」
  「你的自卑感又來了,總有一天,我要證明給你看,有許多男孩子搶著跟你交朋友。別自怨自艾了,去喫茶吧!」
  小麗點了點頭。
  吃完茶,凱瑞就送小麗回家,小麗不斷叫:「停車,就在這兒停車!」
  「這兒距離你家很遠!」
  「走路回家只不過十分鐘。」
  「既然要走路,何必坐汽車,開前一點兒再下吧!」
  「總之,要在我家看到的範圍之外停車。」
  「知道啦!」凱瑞向前駛,在距離余家別墅三間屋前面停車。
  小麗立刻開車門出去。
  凱瑞一手拉住她:「要是我不能陪你跑步,一定會接你上學。不用怕的,擔保你家裡任何一個人都見不到你。」
  「謝謝!再見。」小麗哼著歌,蹦跳著回家。
  一踏腳進客廳,看見美玉和美琪都在客廳內,美琪鐵著面孔。
  「你終於回來了!」美玉衝出去,一手抓住她的頭髮,把她拉前十幾步:「現在是什麼時候?」
  「六時……四十分。」
  「三時四十分下課,六時四十分才回家?這三個鐘頭你去了哪裡?」美玉抓住她的頭髮用力搖。
  「我……」小麗有點暈眩的感覺。
  「和凱瑞去喫茶?」美玉用另一支手抓住早已準備好的木棒,猛向小麗身上揮打:「竟敢和凱瑞約會了?」
  「大姐,我……」這謊話怎樣說?美玉怎會知道她和凱瑞去喫茶?
  「真巧吧?」美玉的手沒有停過:「你和凱瑞進咖啡室,我們正巧由另一扇門走。要不是朋友勸住我,我早就在咖啡室揍你一頓!」
  「對不住,大姐。」小麗兩隻手不停護著頭,又不停護著身體。
  「向我道歉有什麼用?凱瑞又不是我的男朋友。你勾引的是美琪的男朋友。」美玉一掌推向美琪那邊去。
  美琪一腳把小麗踢倒在地上,她冷冷地說:「大姐,你緊張什麼?我就不相信她會把凱瑞由我手中搶走。」
  「話不是這樣說,她挺下流的!」
  「小麗啊!」美琪的眼睛好陰險:「我對你不壞吧?你為什麼偏要與我作對?你到底和凱瑞吃了多少次茶?」
  「三姐,只是一次!」小麗自覺理虧,跪在地上:「我不是有意的,我只不過……三姐,我知道錯了!你打我吧!」
  「打你?凱瑞知道了會罵我沒有愛心,我不會動手。除了喝茶,還和凱瑞看戲、吃飯?怪不得凱瑞一連兩天沒有約我,原來被我的好妹妹迷住了!」
  「不!三姐,我由開始到現在,只和凱瑞哥哥喝過一次茶。」
  「沒有證據她不會承認的,你不想動手由我來!」美玉舉起木棒就打,小麗倒在地上用兩隻手護住頭,不斷向美玉求饒,不斷向美琪道歉。
  美玉呼口氣,把木棒扔在地上,手向階梯一指:「滾回房間,今天不准出來,飯也不准吃!」
  「謝謝……大姐,對不起……三姐。」小麗滿身傷痕,手臂皮破血流,她一步步走向樓梯。美琪一手把美玉拉出花園:「為什麼不繼續打下去?便宜了她!」
  「我……沒氣了呀!」
  「真沒有用!」美琪很不高興:「如果是我,一定把她打得爬不起來!」
  「你為什麼不動手,偏要做好人?我們兩人合力,可以把她打個死去活來。反正今天爸媽都不在家。」
  「她會向凱瑞搬弄是非的,凱瑞知道我打他,他會和我絕交。」美琪搖搖頭:「我不想為她失去了凱瑞。」
  「她和凱瑞約會,你不能不管,見面多了,日久生情。」
  「對一個醜八怪日久生情?」美琪冷笑一聲:「你以為凱瑞是白癡?」
  「凱瑞不是白癡,那,他為什麼要和她去吃下午茶?」
  「我總覺得是巧合,那丑蛋去中環買東西,碰見凱瑞,凱瑞一直把她當妹妹,請她喫茶!」
  「真的那麼簡單就好!」
  「不會出問題的,我知道她愛凱瑞。其實,有哪一個女孩子不喜歡凱瑞?如果凱瑞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們姊妹感情又好,你也會喜歡凱瑞吧?」
  「這問題沒想過?」美玉臉一紅:「我根本比他大,只把他當弟弟。」
  「大姐,請多幫忙,你有空,有氣力,再揍她一頓!」
  「你放心,我自然會折磨她。」
  好幾天沒有去跑步了。
  看看天,陰沉沉的,好像快要下雨。奶媽說過,一雨成秋,秋天快來了吧!
  胸口悶得很,就算下雨也要去吸口氣,雨水淋濕了,大不了病一場。
  她換上運動衣,由側門鑽出去,站住腳,就看見凱瑞。
  她一愕,似乎有點怕他,不知所措。
  「你好幾天沒有跑步了!」他說。
  「學校考試!」她隨口胡言。
  「我每天開車等你上學總等不到,考試不用上學嗎?」
  「我提前在七點鐘上課。」
  「我到學校接你放學也接不到你!」
  「放學後我在圖書館溫習。」
  「那就怪不得!」
  「我們跑步吧!」小麗的身體已向前衝;而且跑得很快。
  「仙麗……」凱瑞一直跟住她。
  大約跑了十五分鐘,突然天上下起雨來,「仙麗,下雨了,停下來,避一避。你怎麼了?雨越下越大啦!」
  小麗彷彿聾了耳朵,繼續向前跑。
  「仙麗……」凱瑞腿長,終於追上她,他把她拉到人家的屋簷下。
  小麗已渾身濕透,她靠在門上喘氣。
  凱瑞把毛巾擰乾,替小麗抹著頭髮,抹著臉。他把蓋在小麗臉上的頭髮全向後撥。
  一張秀麗的臉出現了。
  凱瑞呆了一下。他記得一年多前,他在家中開茶會,美琪把小麗推下泳池,凱瑞也曾見過小麗那張清秀的臉。不過和現在不同,以前很重的孩子氣,現在變成熟了!
  她是有飽滿寬闊的額頭,兩道彎彎的、很清秀的眉毛,眼眼圓大,睫毛很長,眼眶秋水盈盈。挺直的鼻子,線條明顯而性感的雙唇。一張鵝蛋臉,皮膚幼嫩、細緻、白皙;雖然有點蒼白,也有點憔悴,但是,卻是個百分之一百的美人胚子。
  「仙麗,你很漂亮。」
  小麗緩緩搖一下頭。
  「仙麗,是真的,你全變了!」凱瑞狂熱地握住她兩條手臂。
  「哎!」小麗忍不住痛叫一聲,因為凱瑞握痛了她的傷口。這幾天,小麗天天被美玉打,昨晚才算告一段落。她全身都受傷,露在衣服外的手臂受傷最重。
  「仙麗?」凱瑞以為她討厭他。
  「不要拿我這可憐人開玩笑。」
  「原來你懷疑我的話,是真的。」凱瑞衷心地說:「你的五官比美琪還完美,只是面色差些,但精神煥發。你們三姐妹當中,你最美。你好像瘦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哼!天天被人打,天天沒晚餐吃,會神采飛揚才怪。不過,小麗什麼也沒有說:「學校考試,要挨夜。」
  「原來是睡眠不足,怪不得,等你考完試,好好睡一覺,吃幾塊牛扒,面色就紅潤了,你一定勝過美琪。」
  「我不想勝過任何人,我向來不會奢望,只想過平靜的日子。」想起這幾天,眼淚忍不住由瞳孔滲出來,她索了索鼻子,很快忍住了。
  真是一雨成秋,一陣秋風吹來,小麗打了一個寒噤,抖了一下。
  「你又濕又冷。」凱瑞上前輕輕擁抱她,啊!凱瑞的懷抱好闊、好暖好舒服,滿腔的委屈、辛酸,真的想伏在他的懷裡痛哭一頓。
  小麗的身體雖然又濕又冷,可是輕輕的。也很奇怪,他不知道擁抱過多少個女孩子,只有小麗能令他產生又憐又愛的感覺。在這一刻他甚至完全沒有別人的影子,女朋友,甚至父母。
  他抽出一隻手,托起小麗的臉,他替小麗撥去臉上的髮絲:「你知道你有多可愛、多迷人嗎?」
  小麗搖搖頭,想起美玉這幾天打她,美琪那張冰一樣的臉,她再也忍不住,滑下兩串淚。
  「你怎麼了?」凱瑞憐惜地問。
  「太高興!」
  「可憐的小寶貝,」凱瑞吻她的臉,吻去她臉上的淚,嘴唇一直移下去,到小麗的唇邊,小麗冷得雙唇微顫,凱瑞略一猶豫,把唇吻在她的唇上。
  啊!不得了!小麗慌得心頭直跳,她從來沒有被人吻過。父母,兄弟姐妹都沒有,沒有人吻過她的額,她的臉,何況是她的嘴唇?噢!是的,凱瑞吻過她的頭髮和臉頰之間。沒有給人吻過,但是,她知道親嘴是怎麼一回事。
  她想起美琪,她掙扎、抗拒,可是沒有用,凱瑞貪婪地吻她。凱瑞口內有一股暖流,直透進小麗的體內,她溫暖、陶醉、乏力,軟軟的,一點兒氣力都沒有。
  她停下手,閉上眼睛,慢慢的去適應,去接受凱瑞的親吻……
  她輕歎一口氣。
  「仙麗,我愛你!」凱瑞喘息著,緊緊地把小麗整個地擁抱。
  小麗忘了雙臂的傷痛,忘了疼痛,她伏在凱瑞的懷裡,嗚嗚咽咽。
  一會兒,小麗如夢初醒,推開了凱瑞:「我要回家更衣上學。」
  「下著大雨,耽一會兒,嗯!」
  「雨,已經停了。」
  凱瑞歎著氣,一手擁著小麗,另一隻手伸出屋簷外:「還有毛毛雨!」
  「我喜歡在毛毛雨下跑步。」
  「我們一起回去!」凱瑞低下頭看她,這美麗的可人兒,他想再吻她,小麗輕聲說:「上課鈴快響了!」
  「回家吹乾頭髮,換了校服,不用吃早餐了,我在途中買給你吃。」
  小麗跑在雨中,人似乎清醒了。
  「我開車到門口等你!」
  小麗埋頭跑向家裡去,眼前,她只有美玉兇惡的樣子;腦中,她只有美琪那被騙被遺棄的樣子。
  「仙麗,別忘了我愛你,等會見!」
  回到家裡,小麗用吹發器吹乾了頭髮,匆匆換上校服,拿了把雨傘往後門走。
  凱瑞的心情非常輕鬆,連凱莉那只芝華華,他也抱起吻一下。其實,他從小就討厭狗。
  他弄乾頭髮,穿上一套新縫的淺栗色三件頭西裝,米色新襯衣,金咖啡絲領帶,金咖啡的漆皮皮鞋。
  跑到樓下,突然嗅到香味,他走進飯廳,看見凱莉在吃薯片牛扒:「味道如何?」
  「你由外國回來,一直都吃中式早餐。」凱莉切了一小塊牛扒,用叉子送進凱瑞的口裡。
  「唔!味道不錯,而且牛肉又嫩。」凱瑞滿意地點著頭,「多吃牛扒,可以令身體健康,增加體力。」
  「你壯健如牛,體力充沛,還要爭取那麼多營養幹什麼?瞧!你的鮑魚雞絲粥來了!」
  凱瑞沒有吃粥,吩咐女管家用焗爐裡的熱餐包,做了兩個美味的牛扒包,還拿了兩瓶鮮奶出門。
  他走到後花園,開了房車到余家附近。他看了看表,快八點了,小麗大概弄乾頭髮多花了時間,女孩子都是這樣。
  但是一直等到八點半,沒道理呀!她八點四十分就上課了,現在飛車也趕不及回學校;而且,小麗根本不打扮,通常十五分鐘她就可以出門。
  難道她淋了雨,不舒服!
  他衝動地跑下車,走了幾步,突然發覺直衝往余家很不智。小麗不是最害怕美玉知道他和小麗在一起,現在進余家可能和美玉碰個正著,不把小麗嚇死才怪。
  不!他回到車上,先把車開回家;然後進大廳去打電話。
  他打電話到工人房,找奶媽。
  「你是……」
  「凱瑞。」
  「凱瑞少爺,那麼早?三小姐剛起床不久,你可以打電話到她的房間。」
  「奶媽,我想你幫我一個忙。」
  「可以,你叫我做什麼都可以。」
  「保守秘密!」
  「秘密!誰的?」
  「我的。希望你不要讓任何人知,可以嗎?」
  「可以!我這個人不喜歡搬弄是非。」
  「仙麗,不,四小姐是不是病了?」
  「大概有點兒不舒服,拖著腳步出門,唉!」奶媽歎了一口氣。
  「出門?她去了哪裡?」
  「搭巴士上學啊!我根本不想她乘巴士,危險啊!」
  「噢!」凱瑞整個人頹下來:「她靜悄悄的上學去了,也不說一聲?」
  「當然是靜悄悄,難道想吵醒大小姐?這幾天還打得不夠?」
  「打?」凱瑞立刻追問:「不是大小姐打四小姐吧?」
  「難道是四小姐打大小姐?在余家,四小姐連一個傭人都不如!」
  「美玉為什麼要打她?」
  「因為四小姐和人家去吃下午茶,啊!對了,那個人就是你,你害得我們四小姐好苦啊!」
  「嘎?美玉怎樣對待四小姐?」
  「天天用木棒打她,不准她吃晚飯,四小姐兩條手臂滿是傷痕。四小姐希望秋天快點兒到,可以穿長袖毛衣,昨天擠巴士,一個男人粗手粗腳,擠去四小姐手臂上一塊皮。四小姐哭著回來,幸好大小姐有應酬出去了,否則又是一頓打。」
  「奶媽,」凱瑞在電話裡叫:「你叫美玉不要走,我立刻來找她算帳!」
  「算什麼帳?」
  「她打小麗,」凱瑞握緊拳頭:「我打她!」
  「千萬不要,千萬不要。」奶媽聲聲勸止:「你只有害了四小姐,你打大小姐,大小姐一定不會放過四小姐。」
  「你放心,我會保護她,我不會讓美玉欺負她!」
  「怎樣保護?能保護多久?是不是一生一世?如果只是保護幾天,你走了,美玉還不是一樣會打她!」奶媽就只會歎氣:「四小姐命不好,很可憐的,從小就沒有人疼她。她是我一手帶大的,四個都是,所以,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有時候見到四小姐實在太慘,開口說句公道話,可是,誰喜歡聽?結果還不是讓大小姐罵一頓。我知道你一向心地好,肯同情四小姐;不過,這是沒有用的。如果你真的關心她,以後不要再見四小姐,也許她還有些好日子過。」
  「奶媽!」凱瑞不知道怎樣說出心事,事實上,他自己也很矛盾。
  「我要去侍候三小姐吃早餐。你放心,你打電話來,我不會告訴大小姐和三小姐,拜拜!」
  凱瑞放下電話,雙手捧著頭,內心非常痛苦。
  怪不得小麗那麼憔悴,面青唇白,精神不振,原來她天天挨打挨餓。美玉怎會知道他和小麗去吃下午茶?就為了一頓下午茶,把小麗害得那麼慘。奶媽說得對,是他害了她,如果他不去纏她,她就不會挨打。
  是不是應該聽奶媽的話,從此之後不再見小麗?可是,剛才在雨中……他能夠不見她,能夠忘記她?
  他從小就喜歡小麗,總覺得她是最好的。可是,這是喜歡還是愛?他不知道。不過如果他愛她,為什麼可以拋下她去了美國四年?那四年還過得那麼好?這證明沒有小麗,他還是生活愉快。
  和她談談,應該好好談一下……
  午餐時間,小麗沒有去吃飯,在校園的僻角處,一個人靜靜的坐著。
  她用手指輕輕撫著嘴唇。今天雨中的情景,歷歷在目。
  她好喜歡凱瑞,喜歡在凱瑞的懷裡,喜歡凱瑞吻她。
  另一方面,她又深深的痛責自己。過去,美玉一直說她下流、卑鄙,勾引姐姐的愛人,她一直叫屈。但是,今天早上,她真的做了下流事,她和姐姐的愛人親吻,她多卑鄙。
  她人已經丑了,為什麼心也這樣醜?難道就不可以爭爭氣氣,不做下流事,做個純潔的女孩?
  美琪對她雖然不算好,但也不算壞。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親生妹妹,竟然背著她和她的愛人親熱,她一定會很傷心。向她坦白,向她懺悔,求她原諒!
  不!她不想美琪傷心,也不想美琪痛恨凱瑞。她知道凱瑞吻她,只不過是一時衝動,也許是可憐她。凱瑞愛的始終是美琪,不能破壞她們。
  無論美玉和美琪怎樣對待她,大家始終是親姐妹。余太太常常說過,姐妹兄弟應該互相愛護,就算不能做到關心別人,起碼也不能傷害別人。
  她不會那麼沒良心,沒人性,傷害自己的親姐姐;而且,她根本配不起凱瑞,她和凱瑞,是沒有結果的!
  發誓不再見凱瑞。無論凱瑞和美琪的將來怎樣,起碼,她沒有做過罪人。
  早上做過了,及時回頭吧!
  她看看時間表,最後一堂是體育課,這科目少一堂沒關係。她知道凱瑞要來接她下課,她要設法避開他。
  一連幾天,凱瑞沒有辦法和小麗接觸,心裡很煩燥。這幾天,他沒有約會美琪,也沒有約會其他女孩子,而女孩子打來的電話都給他的秘書和管家擋了。
  他知道小麗避開他是為了不願意挨打挨罵,他原諒她;可是……他要見小麗,然而,又不想害了她。
  這天,他一直坐在廳裡等母親回家。
  差不多兩點鐘,利有恆夫婦才回來。
  「今天回來得好早。」花錦燕問兒子:「為什麼還不睡覺?」
  「等你!」
  「等我?有事嗎?」
  凱瑞點一下頭:「媽,我想單獨跟你談談!」
  利有恆在妻子臉上吻了一下:「我去洗澡,你和孩子聊聊!」
  利有恆上樓去了。
  「凱瑞!」花錦燕把孩子拉下來,兩個人坐著:「是不是告訴媽,你終於肯結婚了?」
  「不!媽,你還記得莫阿姨最小的女兒?叫小麗的!」
  「記得,那醜小鴨。」
  凱瑞眉頭一皺:「怎麼連你也欺負她?她根本不醜;而且還很漂亮。」
  「對不起!媽是不應該說這種話!」
  「我想接她到我們家裡來住。」
  「是什麼原因?給凱莉做個伴?可是凱莉並不寂寞,展翔天天來陪她!」
  「媽,」凱瑞正色說,沒半點笑容:「我是為了小麗!」
  「為了她?你能為她做什麼?」
  「小麗被美玉虐待,余伯伯和莫阿姨又不管。小麗在家裡常常挨打挨餓,十分可憐。」
  「不會吧!你莫阿姨雖然不大疼愛小麗,但是,她絕不會刻薄自己的骨肉。」
  「不是莫阿姨,是余美玉。」凱瑞性子急,動氣了。
  「那就更沒有可能了,美玉和小麗是姊妹,彼此平輩,美玉欺負小麗,小麗不會反抗嗎?現在的女孩子,個個都不是弱質女流,說不定她們還打架。」
  「小麗不會打人,她有很重的自卑感,她從小被美玉她們欺負慣了,她從來不肯反抗,只有咬著牙忍。」
  「真有這回事?」花錦燕頗懷疑。
  「真的,我親眼見到,小麗在家裡一直受苦,她很不快樂。媽,你可憐可憐她、幫助她!」
  「話雖如此,可是,這件事不是說說那麼簡單。」花錦燕搖一下頭:「余伯伯又不是養不起她的女兒,我們憑什麼請小麗到家來住?那會傷害你莫阿姨的自尊心。她的女兒要寄人籬下?你叫我怎樣開口?」
  「你只顧莫阿姨的自尊心,根本不顧小麗的死活。」
  「沒有那麼嚴重的,大概小麗和姐姐吵了幾句,向你訴苦,姐妹嘛!過幾天就沒事了!」
  「媽,你不管,好!」凱瑞指一下胸口:「你不管,我管!我買一間小房子讓小麗搬出來,我供她唸書!」
  「你千萬不要這樣做,人家會告你拐帶人口,也會影響你和美琪的婚事!」
  「哼!」凱瑞跑回房間去。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