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家終於搬進淺水灣的別墅,每一個人都很高興。因為新居面積大,四面都有花園,有自己的泳池,小球場和噴泉,余太太還花了三千元買了兩隻名種小狗回來。噴泉內又養了大金魚,後花園掛著幾籠鸚鵡、金絲雀、百靈鳥……總之,花呀!樹呀!小動物呀……全都有。
  余太太本來想在天台建一座鞦韆架,美玉說:「我們又不是小娃兒,打鞦韆,太幼稚,那真沒興趣!」
  「家家都有鞦韆架,你們大了,可是小麗還小呢!她會喜歡打鞦韆。」
  「為了她一個人建鞦韆架?浪費。」美玉和美琪極力反對。
  余太太終於投降了。
  另一方面,她也忙,忙週末舞會的事,請柬印好了,餘慶祥的秘書也把賓客的姓名、地址全寫妥。美琪看見利家的請柬,她一手搶過利凱瑞的那一張:「媽咪,我親自送去。」
  余太太看了看女兒,笑著點了點頭:「我已經和花阿姨通過電話,她答應盡早來;你叮囑凱瑞也要早點來。」
  「知道了!」美琪連忙回到房間,換了襲彩色斑紋雪紡裙子,戴一頂白色太陽帽,帽上有一大串彩花,小巧的高跟鞋,配一個掛肩的皮包。
  她先打一個電話和凱莉取得聯絡,她雖然對小麗不好,但是對凱瑞這個妹妹卻是挺好的。奉承她和無緣無故送禮物給她,甚至偶然凱莉向她發脾氣她也受得了。
  自從凱瑞由美國回來,小休了一段日子,便接管了利家好幾間公司的生意,他現在是董事長,也是利氏機構的總經理,權力僅次於總裁——利有恆之下。
  朝九晚五,工作完了就走,他工作效率高,永遠跑在時間的前面,他工作的速度往往比他計劃中還要快。
  他不是那種為了錢可以拼了命,日忙夜忙的那種生意人。
  不過,因為業務範圍廣,他認識的朋友多了,交際應酬相應增加,很少回家吃晚飯卻是真的。
  她和凱莉通過電話,緩緩的梳一下頭,灑一下香水,在全身鏡前轉了幾轉,才慢慢的步行到利家別墅。
  凱莉陪她在泳池旁,太陽傘下吃冰淇淋,大家談談笑笑,不久,一輛勞斯萊斯駛向屋子台階前面停下。
  凱瑞由汽車裡起出來,美琪連忙迎上去:「凱瑞,這麼早就下班了?」
  「下午做了一宗生意,簽了合同就走!」凱瑞把公事包交給男管家。
  「沒到下班時間就走?」
  「唔!差不多四點就離開辦公室。」凱瑞走過去,在餐桌上拿了一杯冰凍楊梅汁,喝了一大口。
  「四點?」美琪追著他:「現在已經六點了,塞車?」
  「不,蘇珊娜請我吃下午茶,那咖啡店的餅甜死人!」
  「蘇珊娜?」美琪有一絲妒忌,不過很快就壓制自己。
  「發達洋行的老闆。」
  「啊!原來是位老太太!」
  「她還沒有結婚,年輕又本領。」凱瑞皺了皺眉:「你是來找誰的?是在調查蘇珊娜?」
  「我專程給你送請柬!」美琪雙手把請柬捧上:「媽咪請你星期六早點到,替我們招待客人!」
  「好的,我答應!」
  美琪在他面前轉了一圈:「我這件新衣漂亮嗎?」
  「漂亮,像彩蝶一樣!」
  「我們去吃飯跳舞,好不好?」
  「好!」凱瑞點一下頭,他問凱莉:「你和展翔去不去?」
  「展翔買了戲票,今晚我們去看電影,不跟你們一起玩了!」
  「我們去!」美琪拉她的手,一面向凱莉搖手說再見。
  凱瑞走近那勞斯萊斯旁,司機立刻過來拉開車門。
  美琪一愕,也有點兒不高興,她不歡迎司機這電燈泡:「你自己不開車嗎?」
  「我今天懶,不想開車!」
  「我來開!」
  「這兒不是美國,在香港開五十碼車,準沒命;而且你的技術又不好,連泊車也泊不好!」
  「為什麼這樣懶?那位漂亮的年輕女強人令你筋疲力盡?」美琪心裡一氣,諷刺他。
  「你怎麼了?不想去是不是?那好,我們改天再去玩!」
  「噢!不,坐勞斯萊斯才舒服。」美琪見爭取失敗連忙上車而去。改天?不知道又給哪個露絲、瑪莉、芝芝、咪咪拉去了。
  小麗早晨跑步回來,第一件事,是吃早餐,吸收營養。
  非常意外地,早餐桌上竟然坐著美琪小姐,平時這個時候,她應該還在做第十八個夢。
  「三姐,這麼早起床?」小麗笑著坐下來,用毛巾抹了抹汗。
  「昨天睡得早,睡夠了,醒來就到花園走走,呼吸一下清新空氣。你呢?你在忙什麼?滿頭大汗的?」
  「我剛跑步回來呀!」
  「跑步?你還嫌自己不像竹竿?想運動減肥?」
  「三姐,你猜對了,我是真的怕肥,又肥又醜,更難看了!」
  美琪心裡好笑,她皺了皺眉問:「奶媽不知道怎麼搞的,我難得早起床吃一頓豐富的早餐,她竟給我這杯撈什子,奶不像奶,蛋不像蛋,腥腥的!」
  「三姐,是我的,我喜歡把一隻生雞蛋拌在牛奶裡。奶媽可能不知道你早起,有人要早餐,以為是我,就把我要吃的全搬出來了!」
  「真氣人!給回你!」美琪大聲叫:「給我一杯鮮奶!」
  大家一起吃過早餐,美琪回到自己房間,小麗休息了一會兒,也回房間洗頭。剛洗好頭,波比的電話來了,邀請他去看一位中國名家的畫展,小麗答應了!
  剛放下電話,突然肚子一陣絞痛,這種情形,小麗以前從未試過,她全身不舒服,手心、額角冒汗,忍不住啦!於是衝向洗手間。
  就是這樣,整個下午上床躺著,再跑洗手間,足足折磨了半天。
  畫展自然看不成了,波比要來看她也婉拒了,上洗手間,有什麼好探望的。
  晚上終於停下來,不過已經疲倦不堪,奶媽進來看她:「四小姐,今晚老爺、太太、大小姐、二少爺和三小姐都不回來吃飯,家裡只有你一個人,你喜歡吃什麼菜?」
  小麗擺擺手:「奶媽,我什麼都不想吃,只想睡覺。」
  第二天早上,人好了許多,不過雙腿好像軟軟的,提不起勁兒去跑步。
  肚子開始叫餓,正想下床更衣到樓下吃早餐,大姐進來了。
  「大姐,早!」
  「唔!奶媽說你昨晚沒有吃飯,為什麼?正在減肥!」
  「不,大姐,我腹瀉!」
  「腹瀉?我們家一向食物清潔,食具也很衛生,這幾天你也沒有出去,不可能吃下不清潔的東西吧?食物中毒?」
  「我相信是我自己不好,吃的東西太多,消化不良。」
  「對了,近來你的食量驚人,我就知道你早晚會出事,果然發作啦!咦!你下床幹什麼?」
  「我肚子餓,下樓吃早餐!」
  「你還敢吃東西?你的肚子、腸臟全塞滿東西,少吃兩三頓,讓腸胃休息一下,舒展一下,身體才會好。你還是聽我的話,睡它半天吧!」
  小麗認為美玉說話有理,她又回到床上,安心睡覺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朧間,好像看見床頭有一個人影。
  她睜大眼睛,是美玉。
  「你別說大姐不好,見你身體不舒服,特地吩咐廚房堡雞粥給你吃!」
  「啊!」小麗從床上爬起來,用舌頭舔了舔上唇:「有雞粥吃,好香啊!大姐真好,知道我餓得手足無力了!」
  「那快把粥吃了吧!」美玉把粥捧到她的手上,挺細心的。
  小麗一下子就把粥吃光了,她還舔了舔嘴角:「我想多要一碗,大姐!」
  「你消化不良,不能吃太多,先吃一碗。如果明天沒事了再多吃些!」
  「是的!謝謝大姐。」
  「人是不是好了點兒?」
  「吃了粥精神好多了!」
  「起來換件衣服散散步,別像林黛玉似的老躺在床上。」
  美玉捧著餐盆走出去,小麗全聽美玉的話,還洗了一個澡。
  她一直想,沒有再腹瀉,人有了力氣,晚上應該可以吃飯。
  可是剛開晚飯,她肚子又絞痛了,和昨天沒有兩樣,跑洗手間,上床,跑洗手間,上床,一直到半夜三點才停下來。她躺在床上,動也不動。
  唉!明天家裡開餐舞會,這副樣子,怎麼穿那粉紅色公主裝,還有那花冠?但願明天能好起來。
  星期天,中午,她還在夢中,突然有人把她推醒。
  「唉!三姐。」
  「你怎麼了,好點沒有?」
  「已經沒有腹瀉了,不過全身乏力,好像打完一場仗似的!」
  「我拿了碗三絲面來給你吃,吃了就有力。馬上洗澡更衣,客人就快要來了,別忘了你的漂亮晚裝。」
  「三姐,我……」
  「趕快吃,我沒有多少時候侍候你,我自己也要打扮。」美琪焦急地:「來,我扶你起床。嘖!我索性餵你吃,快一點兒吃!」
  「三姐,太麻煩你了!」
  「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快點吃,嗯!大姐也真是的,腹瀉怎能吃粥,粥是通便的呀!她真是糊塗。」
  小麗吃光面,美琪把碗筷放進金色餐盒內:「你休息一會兒就要打扮!」
  她走出去,美玉正在等候,美玉問:「情況怎樣?」
  「面青唇白,殭屍似的,別說穿那粉紅色新衣,擔保她三日三夜起不了床!」
  「你主意真好!」美玉拍一下手掌:「絕透了!」
  「是不是?我說過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有我在,擔保她出不了頭!」
  「你好本領,我跟了你。我們去換衣服。」美玉突然問:「你想,她會不會懷疑我們在食物內放了瀉藥?」
  「她懷疑就不會吃我們的東西;而且還吃得津津有味。她那麼笨,別說懷疑,死了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笨蛋!活該!」美玉問:「你真的肯替我梳髻?」
  「我余美琪最守信用。你也要為我帶上那水鑽皇冠!」
  「當然……」
  余太太日忙夜忙,連小麗病了她也不知道。當然,美玉和美琪也不會告訴她,奶媽是想說的,但是她一開口,美琪即刻把她的話截住了。
  余太太忙了半天才想起小麗,可是到處見不著。平時家裡請客,她不願意小麗出現,但是現在不同呀!
  她連忙找著了美玉:「小麗打扮好了沒有?她完全不會化裝,你去幫幫她!」
  「媽!她不能參加餐舞會!」
  「為什麼?」余太太吼叫:「衣服都做好了,她擺什麼架子?」
  「小麗病了!」
  「病了?什麼病?有沒有看醫生。」
  「她不肯看醫生,其實她也不是真的病,她只是吃了過量的食物,一天到晚要上洗手間。」
  「她在這個時候怎能病?我花了多少時間,為她設計了那襲公主裝,她穿在身上,好看不好看不要緊,但是,這是我的精心傑作。我總想親友讚我夠本領,竟能設計一襲這樣出色的舞衣。小麗太不爭氣,病倒啦!還是自己故意吃壞了,拉肚子,天!我怎會生出這樣的女兒?」余太太張大喉嚨:「奶媽,你上樓告訴四小姐,只要她還能站得住,也要穿著那粉紅色的晚禮裝,下樓迎接親友!」
  美玉和美琪交換看了一眼,背轉身笑了起來。
  奶媽走進小麗的房間,看見小麗躺在床上,面無人色。
  「四小姐你怎樣了?」
  「又腹瀉,剛停下來。」小麗有氣無力地說:「奶媽,都是我不好,大姐早就叫我餓兩天,清理一下腸胃,但我不聽她的話,不吃東西就沒有事,一吃東西就腹瀉。奶媽,由明天開始,我三天不吃東西!」
  「太太要你立刻到樓下。」
  「奶媽,我不能動!」
  「我知道,但是太太很生氣,她說只要你能動,也要穿著新衣到樓下。」
  「好,我起來!」小麗喘著氣爬下床,奶媽扶著她,她走了兩步,奶媽一放手,她就倒在地上。
  奶媽嚇得尖叫,小麗抓住奶媽,爬回床上:「告訴……媽媽……對不起,我……不爭氣。」
  「怎會這樣的,剛才波比少爺來看你的時候,你還好好的!」
  「其實,我已經很不舒服,我知道不能參加舞會,所以叫波比先走。我不能轉動,只好躺著!」
  奶媽把這種情形回報余太太,余太太當然又是一陣火,把小麗痛罵一頓,聲言以後再也不會給她做新衣。
  餘慶祥歎著氣到樓上看小女兒。
  幸而,穿全套黑色晚禮服的利凱瑞,和珠光寶氣的花錦燕來了,後面還有小公主凱莉和典型紳士利有恆。
  余太太、美琪、展翔連忙上前歡迎。
  自從美琪上次親自送請柬到利家,和凱瑞去吃飯、跳舞,他們又恢復來往。
  美琪挽住凱瑞的手臂,嬌聲問:「你喜歡先喝杯雞尾酒?還是水果賓治?賓治是我親手調的。」
  「你不是請我來招待朋友的嗎?怎麼竟然招待起我來了?」
  「對,我忘了,請自便……」
  跳舞的時候,凱瑞一面和美琪跳舞,一面說:「大姐穿著金黃色的旗袍,很有女人味,尤其梳了個髻更高貴優雅!」
  「你知道是誰給她梳髻的?」
  「理髮師!」
  「我!」美琪驕傲地昂了昂頭。
  「你還會設計髮型?」
  「哈!你不知道我有多本領!」
  「又吹牛!」
  「大姐就是好證明!」美琪推開他一點兒:「我的銀色晚禮服好看嗎?」
  「很好!」
  「多加一個形容詞好嗎?」
  「漂亮、光采,像個皇后。」凱瑞一邊跳舞,一邊說話,一邊到處看。
  「皇后應該有個皇帝的!」
  「今晚我是不是你的舞伴?」
  「當然!除了你,我不會跟任何一個人跳舞!」
  「那我做你的臨時皇帝吧!」
  「臨時,不可以永久……」
  「奇怪!」凱瑞停下來:「我整個晚上沒有見過仙麗?」
  「你有沒有見到江波比?」
  「也沒有!」
  「你應該知道是什麼事!」美琪不高興凱瑞突然停下來。
  「我不知道!仙麗怎樣了?」
  「不舒服,躺在床上。」
  「不舒服?病啦?」凱瑞停止一切動作,全神貫注。「醫生怎樣說?」
  「她沒有看醫生。」
  「仙麗有病,為什麼不給她請醫生?」凱瑞在抗議。
  「你幹嘛這樣擔心?她根本沒有病,只不過她饞嘴,吃的東西太多,拉肚子,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我要去看她!」
  「凱瑞,你……」
  「你又不高興?我,我自己去!」
  剛得回凱瑞又怎能再失去他?美琪壓制住自己,陪笑說:「我還沒有把話說完呢!我說,凱瑞,你要看小麗,我陪你去!難道我做錯了嗎?」
  「對不起!是我自己太性急。」凱瑞拉起美琪的手:「我們現在就去!」
  「不知道她睡著了沒有,她畢竟還是個小孩子!」
  「她睡著了我不會叫她,看一眼就走,好不好?」
  「好!我代替小麗謝謝你!」
  到小麗臥房,美琪敲了敲門,然後把凱瑞拉進去。
  小麗沒有睡,躺在床上眼巴巴。
  「仙麗!」凱瑞放開美琪走進去,坐在床邊:「你哪兒不舒服?給你請個醫生好不好?」
  小麗看見凱瑞好開心,真想稱讚他好棒好帥好迷人,但是,她知道不該說這種話。因為凱瑞是美琪的男朋友,更好也與她無關。她只能,也只能暗窺他一下。況且美琪也曾經警告過她,不准和凱瑞說話。
  「仙麗,你沒事吧?」凱瑞很擔心:「連話都不想說,美琪,我立刻請我們的家庭醫生來替仙麗看看好不好?」
  「小麗,你的意思怎樣?」美琪柔聲說,一隻手搭住凱瑞的背:「為什麼不回答凱瑞哥哥的話?你不知道他關心你?」
  小麗這才笑一下,緩緩地說:「我根本沒有病,只不過吃多了東西,餓一兩天就會好。謝謝凱瑞哥哥關心!」
  「果然是饞嘴吃壞了,你那麼喜歡吃東西,為什麼還是這麼瘦?面色又不好,跟那天參加我家茶會不大相同。」
  「腹瀉嘛!腹瀉當然消瘦,你們為什麼不跳舞?」
  「凱瑞要來看你嘛!」
  「我沒有事。」小麗看著美琪:「三姐,你好漂亮,像個公主。」
  「甜嘴巴!」美琪笑了。
  「我呢?」凱瑞連忙問:「我不好看嗎?」
  「好看!凱瑞哥哥是個最英俊的王子,三姐是最美麗的公主,你們真是天生一對。」小麗面對美琪,感覺到她不耐煩:「你們到樓下跳舞吧!我知道舞會一定很熱鬧!」
  「反正時間多著,我們多陪陪你!」
  「但是我困了,想睡覺。」
  「腹瀉後,人會疲倦些。」美琪立刻補上一句。
  「你睡覺,我明天再來看你!」
  「你不要來看我!」小麗急著說。
  「為什麼,不喜歡見到我?」
  「不,當然不是,我只是怕你來的時候我又在睡覺。」
  「那沒有關係,我只不過關心你的病況,你睡著了,我看看你就走。」
  「你想知道我的情況,問三姐就可以了!」小麗說了違背良心的話,其實,她很希望凱瑞來看看她。
  「問美琪?」凱瑞有點意外,美琪向來不關心小麗。
  「唔!大姐和三姐好關心我,今天三姐還餵我吃麵。」
  「真的?」凱瑞很高興地望著美琪。
  「小麗的話你相信不相信?」美琪含笑垂下了頭。
  「是真的,凱瑞哥哥,三姐對我很好。」小麗比較單純;而且,她一向被人冷待慣了,突然美玉和美琪都親自送食物來侍候她,她怎能不感動?
  「不要把我說得太好,姐姐關心妹妹是應該的。你,還是睡吧!」美琪為她拉好薄被,又給她拉上所有的窗紗。
  凱瑞一直用欣賞的目光望著她。
  美琪弄妥一切,她回到凱瑞的身邊,拉起他的手:「讓小麗睡吧!」
  「明天我再來看你!」凱瑞拍了拍小麗的臉:「你睡了我就問美琪。要是情況沒改進,我就要給你請醫生了。」
  「明天我一定會好,三姐,凱瑞哥哥,盡情享受,晚安!」
  「晚安!」到門邊,凱瑞還看了小麗一眼,關上房燈,輕輕拉上房門。
  凱瑞擁著美琪的腰:「你知道嗎?我很高興!」
  「因為你知道我對小麗好,所以你高興?」美淇心酸酸的。
  凱瑞點一下頭。
  美琪凝視凱瑞。
  「我喜歡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我喜歡有愛心,有同情心的女孩子,我喜歡注重親情的女孩子。」
  「我是嗎?」美琪冷冷地問。
  「以前不是,總算改好了!」
  「改好了是不是應該獎勵一下。」
  「你要什麼獎品?」
  美琪站下來,用兩隻手繞住凱瑞的脖子,輕似無聲:「你知道的!」
  凱瑞低下頭,兩個人在二樓的通道上,熱情地擁吻!
  從此之後,凱瑞和美琪的感情有了極大的進展。雖然,凱瑞還有別的女朋友;不過,他和美琪見面最多。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大概是凱瑞和別的女孩子的總和。美琪知道凱瑞很難控制,是個任性不羈,感情無法專一,又是大男人主義和英雄主義的男人;可是美琪愛他,所以目前的情況,她已經相當滿意。
  她常常對美玉說:「他喜歡孩子,結了婚,養了孩子,還怕他不乖乖的?」
  美琪知道凱瑞喜歡小麗。因此,凱瑞在的時候,她對小麗特別優待,但在平時,她對小麗是不睬不理的。
  美玉沒有顧忌,因此在人前人後,她對小麗都那麼凶。
  凱瑞忍不住說:「我想不到你比大姐好,她好像沒有人性!」
  「有比較才知好壞,我很高興你終於明白了。其實,我對大姐和小麗都一樣,她們都是我的姊妹,我兩個都關心!」
  美玉很不高興,凱瑞來的時候,美琪沒有把小麗趕回房裡去,還任由凱瑞和小麗聊天。
  「如果我反對,凱瑞就不再喜歡我了,我不要失去凱瑞!」
  「凱瑞為了小麗才對你好!」美玉誇張地笑:「那他喜歡的人不是你,是我們家醜小鴨啦!」
  「不!大姐,你誤會了!其實,凱瑞一直把小麗當妹妹,他愛的是我。她對小麗好,是英雄主義作怪。其實,他由始至終沒有愛過小麗,他只是喜歡她!」
  「你以為是嗎?」
  「凱瑞自己說的。」
  「你就這樣相信凱瑞的話?」
  「凱瑞向來不撒謊,他根本不需要,因為誰的帳他都不賣!」
  「我覺得凱瑞對小麗特別好,總之這是不尋常;而且他還迫你對小麗好。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屈服?」
  「只要凱瑞愛我就夠了。其實,重點不在於小麗,不管是誰,只要你我兄弟姐妹好,凱瑞就喜歡,他喜歡有愛心、重視骨肉親情的女孩子。」
  「你重視嗎?」
  「大姐,我一向對你很好!」
  「小麗呢?」
  「她無足輕重,只要在凱瑞面前做做戲,騙到他就夠了!」美琪胸有成竹。
  「你不怕有一天凱瑞愛上她?」
  「她還不夠份量!」美琪十分自信:「看她那副樣子,相貌、身材、智能都比不上我,她憑什麼跟我鬥?」
  「我有一種預感,小麗長大了,一定會好看。要是她相貌,身材都跟你差不多;而她比你溫柔,智能又比你高,你還會這樣滿不在乎嗎?」
  「你放心!」美琪拍一下美玉的肩:「永遠沒有那一天,大姐信我!」
  「但願如此,」美玉聳聳肩:「我的話是說在前頭。」
  這天,小麗跑步回家的途中。
  一輛華麗跑車在她身邊停下。
  「嗨!早安!」坐在車裡的是穿著粉藍色西裝的凱瑞。
  小麗停下來,看看四周沒有人:「你好勤勞啊!一大清早就上班工作了。」
  「不,你完全猜錯了,我剛回來。」
  「剛回來?你是說,你是從外面回來,昨晚沒有回家睡覺?」小麗詫異:「你不是現在才回家睡覺吧?」
  「唔,你真聰明,一猜就猜到了!」凱瑞打了一個呵欠:「昨天我一個老同學結婚,昨天鬧到今天,新娘新郎沒有睡。幸而我不是伴郎,否則現在還不能回來。結婚,真麻煩!」
  「人家說,做伴郎很威風的,你的同學為什麼不請你做伴郎?」
  「他說我比他英俊,怕我搶了他的鏡頭。」凱瑞上下打量小麗:「你大清早一個人在這兒又幹什麼?」
  「跑步啊!我每天跑步兩次!」
  「跑步?幹什麼?」凱瑞一晚沒有睡,眼睛還睜大大的。
  「保全身體健康,增進血液循環;而且還可以保持美好的身材。」
  「真的有效嗎?」凱瑞再次打量小麗:「小孩還懂得保持美好身材?」
  「我開始跑步差不多有一年多了,身體結實了許多,精神也好。除了那次腹瀉,我根本就沒有病過。」
  「身材呢?」凱瑞做了一個手勢。
  小麗滿臉通紅,側過了身:「這個我不懂,也沒有研究。」
  「仙麗,」凱瑞把她的身體旋過來:「你不應該穿這套衣服大清早在外面跑步,路上人少不安全的!」
  「這是學校規定穿的體育制服,很正派的!」
  「我知道,可是你看,身短、袖短;還有那條運動褲,又窄又短。你長大了,一年年增高,應該每年做兩套運動衣。穿這麼窄的運動衣跑步,根本就妨礙血液運行!」
  「我有很多校服和運動衣。奇怪,這套運動衣是大姐十八歲念F7穿的,她穿在身上還嫌長,沒理由我會嫌短!」小麗拉著自己的衣服,越看越不對眼,實在是又短又窄。
  「仙麗,你現在多少歲了?」
  「十六歲八個月。」
  「我由英國回來已經一年多?」
  「對呀!我現在已經是F6的學生,開課一個多月。」
  「噢!」凱瑞吐了一口氣:「時間過得真快,我也快二十四歲了。仙麗,你有多高?可有五尺七寸?」
  「你明白為什麼穿上美玉的衣服又窄又短?」凱瑞又吹了一下口哨問。
  小麗搖一下頭。
  「因為你比美玉高,美玉只有五尺六寸半,你應該另外訂一批新校服。」
  「我由幼稚園到現在,從未做過校服,我們三姐妹同讀一間女校;而我一直是穿大姐和三姐的舊校服。」
  「太不公平!」凱瑞搖一下頭:「我一定要跟莫阿姨談談!」
  「不!」小麗嚇得呆了:「千萬不要跟我媽媽討論我的事。」
  「你一天天長高,每天都在發育,校服穿不下,難道不上學?」
  「假如校服真的穿不上,媽會替我縫新的,媽其實對我很好!」
  「我不相信,讓我想想,你穿的一切似乎都是你兩個姐姐的。莫阿姨不關心你,沒有為你買過衣服。她如果關心你,知道你每天跑步,她應該給你買一套好的運動衣。你現在穿的只能在學校,不能上街。外國的運動衣又漂亮又實用,你起碼應該有一套。」
  「家裡就有許多衣服,只要能夠穿得下,何必再浪費金錢去買新的?」
  「你實在太不像話,髮型、服裝都一團糟,好看也會變醜!」凱瑞很為小麗感到不值。
  「糟糕!」小麗竟然叫了起來:「我不能跟你說,我要立刻回家換校服上課,否則一定遲到。」
  「還早呢?坐汽車一會兒就到。」
  「我是搭巴士的!我連吃早飯的時間也沒有了,拜拜!」
  凱瑞看著她的背影,無限同情地搖了搖頭,直至看不見小麗的影子,他才開車回家。可是剛把車泊進車房,想到小麗一會兒搭巴士的狼狽相;於是,他又把車駛出來,開到余家門前。
  等了好久,果然看見小麗穿著校服,背著布袋書包急步衝出來,凱瑞連忙叫住她:「仙麗!」
  「你……」
  「別說了!」凱瑞開了車門:「快上車,現在搭巴士也來不及了,快八點了!」
  小麗吐口氣,終於上了凱瑞的汽車。
  「你不應該把汽車停在我家門口,在附近也不可以,我也不應該坐你的車。」
  「為什麼?」
  「大姐看見我和你在一起,她會……她會不高興!」
  「管她高興不高興?其實我也挺討厭她的作風為人。」凱瑞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這個你放心吧!你家的情形我很清楚,你大姐每天十點多鐘才和你爸爸一起坐勞斯萊斯汽車上班。她大學畢業後就協助你爸爸做生意,她現在正在夢中;至於你三姐,現在大概剛起床。」
  「但願如此!」
  「太不公平,你大姐坐勞斯萊斯,美琪開跑車上學,你坐巴士。」
  「我年紀太小,要足十八歲才能學駕駛。這不是不公平,而是我自己不夠資格,怪得了誰?」
  「也應該派一個司機接送你,你們家又不是只有一個司機一部勞斯萊斯。」
  「另一部媽要用的。中學生,坐什麼勞斯萊斯?只要時間足,搭巴士其實也很方便。」
  「你太容易滿足,你可能會快樂,但是你一定經常吃虧。」
  「媽媽常常說,吃虧就是佔便宜。凱瑞哥哥,你快一點兒行嗎?……」
  下課後,小麗緩緩一個人步出校門,朝著巴士站的方向走去。她從小自卑,連女朋友也不敢交一個。人家主動跟她好,當她想到連請同學回家開個生日會都不可以(根本沒有人記起她的生日,不像別的同學,老在家中請客),她心一橫,立刻疏遠,甚至逃避那些好心的同學。
  她低著頭走,忽然吱的一聲汽車聲,一輛汽車在她身邊停下。
  是一部平治房車,誰的?
  車門打開,有人說:「快上車!」
  「凱瑞哥哥?」小麗認得那聲音。上次他送她回學校之後,已經有一段日子沒有看見他了。
  小麗雖然不願意,但是怕被在附近漫步的同學發現,立刻鑽進汽車。
  「你來這兒幹什麼?」小麗把身體往下縮:「給同學看見多難為情。」
  「又不是開篷跑車,誰看得見?」
  「這是部新車,膠套還完整的,向朋友借來的?」
  「我買的!」凱瑞提高一點兒聲音。
  「你家有幾輛勞斯萊斯,你又有跑車,還買房車嗎?」
  「是特地為你而買的,夠好了吧?」
  「為我而買?」小麗坐直了身體:「為什麼?」
  「那天我送你上學,你老是擔心同學看見,又怕美玉發現,我見你這樣擔心,索性就去買一輛房車。」
  「為了我,值得嗎?」小麗搖著頭。
  「只要我喜歡,就值得!」
  「這就是名公子的作風嗎?」
  「你也是金枝玉葉身。」
  「我?」小麗掩住嘴笑。「我只是醜小鴨,不是什麼千金小姐。你和我在一起,難道你不覺得你的身份降低了嗎?」
  「畢竟是高材生,小小年紀,口齒伶俐,對答如流。不過,你也有缺點,你太自卑,對自己沒有信心。」
  「如果換了你,你也會自卑。」
  凱瑞在紅燈前停下來,他伸手到後面,把一隻大袋子放在小麗的膝上。
  「是什麼?」
  「為什麼不打開看看?」
  「我有權嗎?」小麗小心地問。
  「絕對有權!」
  小麗打開膠袋,裡面還有一隻白色膠袋,她從白色膠袋內拿出一件長袖夾克,白色的,由肩膊至袖口都鑲著一條藍皮和一條紅皮,兩邊上袋也鑲著。裁剪好、款式美,質料又好。
  「還有一條長褲,整套的!」
  長褲質料相同,兩邊褲管也有兩條一藍一紅的條子。
  「這是美國今年最流行的運動衣,紅、白、藍,代表美國。我姨母昨天特地托人帶回來的。」
  「衣服好漂亮,你姨母對你真好!」
  「你應該寄張感謝咭給她!」
  「我!」小麗指著胸口:「凱瑞,你沒弄錯吧!我是小麗,不是三姐!」
  「你五尺七寸,美琪比你大一個碼。」凱瑞匆匆看她一眼:「以後你每天跑步穿這套運動衣,保證你一定很神氣。喜歡嗎?」
  「真的送給我,噢!」小麗把運動衣擁在胸前:「我第一次擁有一件自己的衣服,我好高興。凱瑞哥哥,你知道嗎?我本來有兩條新裙子,因為我不爭氣,全給大姐拿走了!」
  「你放心,她不會拿走這套唯一屬於你的衣服。」
  「凱瑞哥哥,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當然!你說吧!」
  「不要告訴我三姐你送了這套漂亮的運動衣給我!」
  「美琪也會拿走你的東西?」
  「不!三姐待我很好,只是她偶然不小心說出來,大姐知道不得了!」
  「好!我答應你!不告訴任何人!」
  「謝謝凱瑞哥哥,你從小就待我好,你真是我的好哥哥。」
  「我不能忍受她們都欺負你,好像上下課,人人坐汽車,只有你一個人擠巴士。這件事我也跟美琪說過,美琪告訴我她很抱歉,她說大學上、下課的時間沒有一定,和中學不同。她一臉負疚的樣子,所以我不能怪責她。」
  「你是不應該怪責她。因為有時候她早上第一堂設有課,有時超過下午四時才下課,由大學趕到我的學校,我要在街上站好久,三姐是真心的!」
  「所以,沒有辦法,我只好立刻去買一輛新車,為了這輛車,我還在後花園建了個車房。」
  「你家的車房好大,為什麼還要在後花園另建?」
  「你這小傻瓜!如果我把這輛車放在車房,美玉一到我家就看到了,以後還想騙她?你由這輛車下去,她就知道你和我一起。」
  「要是凱莉或是花阿姨告訴她們?」
  「媽咪難得在家,凱莉拍拖昏了頭,她和展翔真是金童玉女。兩個人互相欣賞,她除了你二哥,什麼事都沒興趣知道,瞞她們很容易。仙麗,餓不餓?我們去吃下午茶。」
  「我回家有點心吃,今天功課多,我想早點回家。」
  「好吧!我先送你回去,你三姐約了我六點鐘。」凱瑞頓了一會兒問:「你每天早上什麼時候跑步?」
  「早上六時,黃昏六時。」
  「怪不得急著回家。」
  「不是為了跑步,沒空可以留在睡前,我實在是功課忙。」
  「清晨六時,好早啊!」
  「夏天已經有陽光了,冬天是早了點兒;不過,那時候的空氣最清新。」
  「唔!應該是的。」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