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麗一踏進家門,心情就兩樣,心跳、手足冰冷、緊張、惶恐、畏懼,她輕著腳步走進客廳,以為美琪和美玉已在客廳等候著處置她。
  出乎意料之外,屋子裡靜靜的,爸爸今天簽合同,媽媽到某名伶家中學粵曲準備參加義演籌款。她離開利家時,展翔正在陪凱莉蕩鞦韆,大姐也許見美琪不開心,陪著她出外消遣。
  小麗伸開兩臂呼了一口氣,希望美琪玩得開心,忘記今天利家的事。
  跳著輕鬆的步伐踏腳上樓梯,像彈琴似的一下又一下,直到她自己的臥房前。
  推開房門,頓時眼睛呆了!
  美琪坐在她的房中。
  「三……姐!」她幾乎想逃走。
  「回來了?」聲音是平和的。
  「是……的,是的!」她直發抖,人靠在牆上,不知道美琪這一次會用哪一個「招式」,或是「獨門暗器」。
  「凱瑞送你回來的?」
  「不、不、不,」小麗十隻手指晃動著:「他沒有送我回來!」
  「哼!凱瑞這個人真沒有信用,答應過親自送你回來的,誰知道竟然不理。他不是推你出門口叫你坐巴土吧?」
  「不是的,三姐,他叫司機送我回來,一直送到門口。」小麗為凱瑞說好話:「我走的時候,剛巧有個朋友找他有急事,他是今天的主人,他忙著!」
  「給女孩子纏住了!」美琪把指甲挫往化妝台上一扔,顯然不像對小麗生氣。
  「不,是個男的!」
  「今天在利家,凱瑞跟你說了些什麼?」美琪看著她,有點笑意,挺和藹可親的,似乎只有關心而沒有審查。
  「沒說什麼,他忙著,是利家的女傭替我把身體弄乾,衣服干了我就走!」
  「他沒有稱讚你漂亮嗎?」
  「他……他怎會稱讚我漂亮?」小麗臉都紅了,幸而頭髮遮著。
  「他會的!他人不算壞,就是喜歡討女孩子便宜,口花花、心花花,他完全沒有審美眼光,只要是女的他都贊。」美琪歎了一口氣:「我說過他多少次,他總是不聽;由於他口多,高帽子滿天飛,因此惹來了不少女孩子向他追求。小麗,他說你漂亮,你不會以為你真的漂亮吧?」
  「我知道自己長得醜!」
  「你有自知之明,那我就放心了,你千萬別上當,你不理他,他來惹你;等你喜歡他,他就不管你,你看你三姐有多漂亮?都是我不好,讓他知道我喜歡他,他就不尊重我,還欺負我呢!」美琪說著,眼眶全都紅了。
  「三姐,你不用擔心,沒有人比你更漂亮的了!」小麗心裡不安,反過來安慰美琪:「凱瑞哥哥不會不理你的,因為除了你,沒有人可以配得上他!」
  「你也認為我們很相配嗎?」美琪真的笑了,笑得很開心。
  「唔!你們是最漂亮的一對!」
  「你的嘴巴真甜。」美琪突然停頓了:「要是他不喜歡我,偏喜歡你呢?」
  「那我就告訴他,我雖然醜人醜事多,但是他比我還要笨!」
  「真有趣,小麗呀!你真可愛!」美琪走過去,搔了搔她的頭髮:「大姐在她的房間等你!」
  「大姐等我?三姐……」不麗心裡一慌,雙腿又發軟了!
  「怕什麼呢?姐妹談談,我們不是有說有笑?你不去,她才生氣,快去吧!」
  小麗在美玉的房門上敲了敲。
  美玉打開門,一手揪著她的頭髮把她拉進房間去,拍上了房門。
  「我以為你從今以後不回來了!」
  「大姐,我……」
  「你今天犯了很多事!」美玉一掌把她推在地上:「我來數一數你的罪行:凱瑞為了你和美琪吵架!」
  「大姐,不關我的事!」
  「駁嘴!」美玉抓起一個小瓶子扔向她身上:「美琪因為你哭了,她本來是茶會的女主人,因為你,什麼都沒有啦!罪大惡極的,是你竟敢一個人留在利家,不跟我們一起回來!」
  「大姐,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先走;而且我渾身濕透……」
  「你又不懂游水,跳進泳池裡幹什麼?想向凱瑞撒嬌,讓他英雄救美人。你美嗎?哪兒美?有沒有照鏡子?你的鏡子夠不夠光亮?我告訴你,你聽清楚,余小麗,你醜死了,醜得令人作嘔!」美玉把她拉到鏡前:「你看你自己,像叫化子、像女流氓、像巫婦、像醜八怪,像你這樣的女孩子也配去勾引凱瑞?」
  「大姐,我沒有勾引凱瑞哥哥。」小麗委屈地抽咽起來:「十年啦!誰都知道凱瑞哥哥是三姐的男朋友。」
  「知道又怎樣?你貪心,不自量,看見好的就想去搶。不錯,凱瑞一向待你好,你以為他看中你了,是不是?他可憐你、同情你,笨蛋!」
  「大姐,我明白的。」
  「明白了就要聽我的,聽不聽?」
  「聽!我聽!」
  「以後不准你單獨見凱瑞,你不能去找他,不准和他說話,知道嗎?」
  「知道!但是,如果他跟我說話呢?他常常來找三姐,我不知道會不會碰上他,假如他有話問我……」
  「你老遠看見他,不會立刻避開?」
  「假如他突然……」
  「假如、假如!」大姐用力擰一下小麗的鼻子,小麗眼淚都流出來了:「你要是違反我的命令,讓我碰見你和凱瑞在一起,我用針和油墨在你的臉上刺個丑字,讓你醜上加丑,一輩子嫁不出去,讓媽白養你一輩子,恨你一輩子!」
  「大姐,我知道錯了,我聽話了!」
  「哼!只有美琪才會被你騙倒。我和你相處的日子多,你的壞心腸我全知道,你一直想打凱瑞主意,連姐姐的情人也想偷,真不要臉!」
  「大姐,我沒有……」
  「滾!」美玉抓起小麗,開了房門:「爬著出去,丑蛋!」
  第二天,美琪起床比誰都早,因為她整個晚上想凱瑞,根本無法入夢。她看著太陽升起,鳥兒唱歌,由七時至八時,太陽已轉了方向,鳥兒也出外覓食去了。
  美琪心底很煩,並不是因為小麗,因為小麗微不足道,她明白,她和凱瑞都找小麗發洩,小麗做了磨心,做了犧牲品!
  她真正擔心的是別的女孩子,她們都是名門淑女,也很有條件。美琪自己心裡明白,這些年,她根本沒有辦法控制——令凱瑞乖乖的做她裙下之臣。凱瑞除了她,還有許多許多女朋友,或許凱瑞對她是好,但是,她佔不住他的心。
  好可惡的凱瑞,但是她愛他!
  她在床上呆不住,索性起床、更衣,準備去利家找凱瑞,就算凱瑞來幾句冷嘲熱諷,她也決定忍下去。
  嫁進利家,做了利凱瑞太太,到那時候,再慢慢整治他,還他十倍顏色。
  她走下樓梯,剛巧凱瑞拿著一束玫瑰花,迎面走過來。
  美琪很高興,凱瑞終於肯主動來向她道歉了,還帶了玫瑰花呢!
  大獲全勝,立刻驕傲起來,冷著臉孔,雙眼看著天花板。
  「嗨!美琪,早安!」他的面皮真厚,連看面色都不會,還挺輕鬆呢!
  「嘿!」美琪用鼻音哼了一下。
  凱瑞聳聳肩,也不理她,向樓梯走去。美琪見情況不對,馬上跑過去攔住樓梯口:「喂!你要到哪兒?」
  「上樓!這是樓梯,不是雲梯,放心,我不會上天堂的!」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這就是凱瑞,美琪永遠沒奈他何!
  「我在這兒你上樓,幹什麼?」
  「我上樓和你在哪兒都沒有關係!」
  「你一大清早,不是來看我的嗎?」
  「不是!」凱瑞十分乾脆。
  美琪驚異又忿怒,她雙手一擋:「你不能上樓!」
  「為什麼?你們樓上,我由小至大,起碼跑過幾十次。是不是現在有了新規例,到樓上要申請,還要莫阿姨批准?」
  「這……」他說的也是實話,余、利兩家的人,根本不分主和客:「你到樓上,到底要找誰?」
  「仙麗!」
  「她?你發神經!」美琪尖叫。
  「我除了問候她,還給她送玫瑰!」
  凱瑞的語調充滿關懷:「昨天她掉進泳池裡,不知道有沒有嚇著,我還擔心她會著涼,昨天她全身濕透。」
  「你放心,她是根野草,野草被狂風吹過,被暴雨打過,也不會枯死!」
  「觀點與角度不同,她在我的眼中,是塊翠玉,我很珍惜她!」
  「凱瑞,你太過份,你忘了我是你的女朋友?」美琪氣得聲音發抖。
  「大家一起認識的,仙麗也是我的朋友,無彼此之分。」
  「真的沒有分別?你和她戀愛過,甚至親吻過?」
  「美琪,我不想跟你吵。因為,大清早我吵醒你全家我於心不忍,你只要回答我一句話,你到底讓不讓我去看仙麗?」
  「不!決不!」
  「好!你不讓我上去,我們分手!」
  「什麼?」美琪瞪大了眼。
  「我會和展翔交朋友,還有美玉和仙麗,但是我永遠不會再和你說一句話!」
  「她——」美琪吸一口氣:「真的那麼重要嗎?利凱瑞。」
  「唔!余美琪。」
  「比我還重要?」美琪的眼淚,差點滾下來了。
  「沒有衡量過,也許根本不能衡量。」凱瑞不耐煩地皺起了眉:「怎樣了?你到底讓我上去,還是跟我說拜拜?」
  終於,美琪放下了手。
  凱瑞走上兩級樓梯,突然停下來:「如果你對你妹妹好些我也會對你好些,連手足之情也不顧,我很難相信你會對我有真意。好好的反省一下!」
  美琪咬住牙,用力握緊拳頭。
  凱瑞到小麗的房間,輕輕敲房門。
  小麗由床上跳起來,看了看鬧鐘,糟糕!九點了,早上跑步的時間也過了。
  昨夜給美玉折騰了半晚,快到天亮才入睡,誰知道一睡就睡過了頭。
  敲門聲繼續,她爬下床,赤著足,穿著睡袍,迷迷糊糊地走過去開門。
  「仙麗,怎麼,還沒有睡醒?昨晚三司會審?」凱瑞輕拍她的頭。
  小麗眼一瞪,看見凱瑞,像見了魔鬼似的,一面用手推他;一面焦急地說:「你不能進來,你走錯了地方,這兒不是三姐的房間!」
  「誰要找你三姐?我是特地來看你的,看這玫瑰花有多新鮮!」
  「出去!請你出去,我求你。你不能進來,真的不能進來!」
  「噓!你不是要把家裡的人都吵醒吧?」凱瑞力大如牛,一壓住房門,人就進去了,他順手關上房門。
  小麗心一急,伏在牆上哭了起來。
  「仙麗!」凱瑞握著她抽動的雙肩:「昨天回來,美琪怎樣為難你?」
  「三姐沒有打我,沒有罵我,她不知道對我有多好!」
  「撒謊,你滿臂都是傷痕。」小麗穿的是短袖睡袍:「她到底用什麼方法傷害你?告訴我,我找她算帳!」
  小麗用兩手攬住雙肩:「根本不是三姐,你不要冤枉她!」
  「不是她是誰?」
  「你不要管,凱瑞哥哥,你分明知道我不配,我已經那麼可憐了,你為什麼還要拿我開玩笑?」
  「我一夜沒有睡好,一大清早就趕著來看你!」凱瑞吼叫:「你竟然說我拿你開玩笑,你有沒有良心?」
  小麗嚇得連拍咽,喘氣都停止了。
  凱瑞見她慌成這樣子,心中不忍,語氣也轉了:「仙麗,我是真心關懷你的,你受了什麼委屈,告訴我!」
  「我知道你對我好,從小就把我當妹妹;不過,我還是懇求你不要再理我,看見我最好避開,我們是不能見面的。你今天來看我,我很感謝,不過……」
  「到底是誰不讓我們見面?」
  「我不會說,總之,你對我好,我會記著。只求你不要再見我,或者,我還可以過些寧靜的日子的!」
  「仙麗,你真的很可憐,好吧!我順從你,馬上就走!」凱瑞拍了拍她的背:「我都明白了,我知道怎樣做。照顧自己,再見!」
  凱瑞拉開門,馬上看見美玉和美琪。
  「仙麗和我說的話,兩位大概聽到了,她把我趕出來。今天是我來找她,她是無辜的,有什麼深仇大恨,算在我身上。因為是我不好,我也合作!」
  「凱瑞,我和美琪都不明白你的意思!」美玉冷冷的。
  「你們明白的。仙麗是個好妹妹,放過她,寬恕是美德!」
  凱瑞對美玉和美琪說的話,在房間裡的小麗全部聽到,她甚至看見凱瑞開著他的跑車離開余家。
  小麗木乃伊似的站著,等候美玉進來整治她。
  但是,美玉沒有進來,美琪卻進來了,她的面色並不難看。
  「三姐,我……」小麗想向她解釋。
  「我帶了個花瓶進來,女孩子的房間,怎可以連一個花瓶也沒有?奶媽人越老越糊塗,真不濟事了!」美琪一邊說,一邊把玫瑰花插在瓶子裡:「玫瑰花真的很新鮮,還凝著露水。」
  「送給三姐最適合了,這樣美的花,跟著我也會變醜!」
  「凱瑞很少送花給女孩子,你總算轉運,我是特地來給你插花的,你也該梳洗更衣,快要吃早餐了!」
  「三姐,我……」小麗有點意外:「我不知道應該怎樣感激你?」
  「姐妹嘛!」美琪向她笑一下:「等你吃早餐!」
  下午,小麗去學畫畫。
  美玉和美琪左右伴著余太太。
  「媽咪!」美琪靠在母親的身上:「我們是不是應該對小麗好一點兒?」
  「我們對她不夠好嗎?她吃好的、穿好的,念名校,有自己的套房。」余太太自以為是:「淺水灣別墅,你們四兄妹的房間都經過特別設計,面積一樣大的,你們以為媽偏心?」
  「媽咪!女孩子不能夠一輩子耽在家裡做父母的包袱!哪一家的女孩子不嫁出去?小麗沒有人要,這對小麗和媽咪都沒有好處,那些名流夫人會說:「哎唷余太太,你家的四小姐不是留著送博物館吧?媽,你認為這樣夠面子嗎?」
  「唉!這些話,我等著聽的了!小麗那麼醜,我相信沒有人肯要她,注定我和你們爸爸養她一輩子!」
  「江波比喜歡她!」美玉插嘴:「剛才小麗去畫苑,是江波比送她去的!」
  「啊!那小胖子是不是?這孩子不錯呀?爸爸做醫生,家境不俗。江波比雖然長得比較胖些,但脾氣好,有禮貌,他肯喜歡小麗,我真的要感謝天主,你們不用擔心小麗嫁不出去。」
  「媽咪,你想得太美好了。不錯,江波比現在是對小麗不錯;可是,將來呢?江波比白白胖胖,不算瀟灑風流,可是,他總比小麗好,我看隔不了多久,就會被大學裡的女生搶走了!」
  「怎麼?連一個波比都保不住?」余太太感歎:「那怎麼辦?」
  「乘江波比未變心,把小麗嫁到江家,大姐說,江伯母也很喜歡小麗!」
  「現在就把小麗嫁出去?她才十五歲多,還差好幾個月才十六歲呢!」
  「媽,你說鄉下的童養媳,六、七歲就嫁人了!」美玉提醒她。
  「我是這樣說過,不過……」
  「小麗有了好歸宿,我們才安心!」
  「話是不錯,但是,你們兩個還沒有出嫁呢!小麗搶先嫁出去,人家……」
  「人家大不了說我和大姐沒有人要,嫁不出去。為了小麗的幸福,閒言閒語我們受得了!」
  「好!想不到你們那樣愛護小麗,真夠姊妹之情,晚上我和你們爸爸商量!」
  「媽咪,你一定要說服爸爸!」
  「大家都為了小麗好,你爸爸自己應該會想,放心吧!一切會順利!」
  「……不,不行!」
  「鄉下的女孩子,六、七歲就做童養媳,」余太太盯了丈夫一眼:「我今天總算算過了,小麗已經十五歲零七個月啦!可以做媽媽了!」
  「這兒不是鄉下,這兒是文明的城市;而且,家裡窮才把孩子送給人家做童養媳,我們余家並不窮!」
  「啊!你藏著她,想她一輩子都嫁不出去?就算你肯養她,將來她找不到歸宿,她也一樣不會快樂!」
  「你放心,香港男孩子多,女孩子少,還怕小麗嫁不出去?」
  「如果她五官端正,我也不會擔心,大不了貼點兒錢,總有人要;可是,你的女兒那麼醜,除了江波比,誰肯要?」
  「我並不覺得小麗丑,她最近長高了。」餘慶祥笑瞇瞇:「人也健康了!」
  「你喜歡沒有用,你是她爸爸,不能娶她!」余太太抿了抿嘴。
  「荒唐,你說到哪裡去了!」餘慶祥面一變:「我知道你不喜歡她,早就希望趕她出去!」
  「哎唷!」你那麼說,我變了兇惡的後娘啦?喂!孩子是我生的,好醜也是我自己的骨肉,我為她找婆家,也是為了她將來一生的幸福!」余太太一手拉了張紙巾,嗚咽著:「二十幾年夫妻,想不到我在你心中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好,好,算我說錯了!」餘慶祥一見眼淚馬上投降:「只要小麗本人同意,我不反對她結婚。唉!她是沒有兩個姊姊漂亮,是吃虧些,她出嫁時,我多送她嫁妝!」
  「這才對呀!我馬上去跟小麗說,擔保她一定高興。」
  余太太歡天喜地地走到小麗的房間,小麗已經上床睡覺,看見母親,她連忙由床上起來。
  「躺著吧!」余太太按下她:「我只不過想和你聊聊天。噢!現在想找一個理想的對象真是不容易!」
  小麗瞪大眼看,在頭髮下望著母親。
  「波比對你很好,是不是?」
  小麗點一下頭。
  「波比這孩子很不錯,對嗎?」
  「是的,媽媽!」
  「你喜歡他?」
  「喜歡!」
  「那就好,你喜歡他,他現在也喜歡你,抓緊機會,別放過他。明天我去拜候江太太,和她談談你和波比的事。」
  「我和波比?媽,我和波比有什麼事?」小麗越來越莫名其妙。
  「當然是婚事?男孩子,心不定,他雖然現在喜歡你,誰知道將來會怎樣?我們要把握時機,你盡快和波比結婚!」
  「結婚?」小麗叫起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和波比結婚!」
  「那你到底想和誰結婚?除了江波比,你還有別的男朋友嗎?」
  「媽,」小麗逐漸明白了,她也開始著慌了:「我還小,等將來……」
  「你大姐和三姐十二、三歲已經有很多人追求了!」
  「媽,我想多念點兒書,還有幾個月,我就會考了,我功課一直不錯,科科A;而且每年都獲得獎品。我知道,女孩子念大學,是過份要求;不過,我保證會考一定有好幾科優,我一定能申請大學助學金,不會浪費家裡的錢。」
  「誰說女孩子不應該念大學?你二哥念大學,大姐、三姐也念大學,將來你也可以念大學!」
  「結了婚,就不能念大學了!」
  「為什麼不能?我跟江家說好,你結了婚,仍然要唸書,費用全部由我們余家負責,你每天上學我派司機接你!」
  「媽,我能不能提一個問題?」
  「當然可以,你說吧!」
  「為什麼大姐和三姐都長大了,她們還不用嫁出去,而我是最小的,卻非嫁不可?」小麗鼓足勇氣。
  「你和兩個姐姐不同,不能比!」
  「我知道,我生得醜,留在家裡令媽媽很沒有面子;可是,媽,我真的不想結婚,我只想多念點書,給我幾年時間留在家裡好嗎?如果我大學畢業還沒有人要,那任由媽媽作主,你把我嫁給殘廢的抑或是老弱的,我也不會埋怨!」小麗說著,爬下床,卜通一聲跪在余太太的腳下。
  「孩子,你這是幹什麼?」余太太可嚇了一下:「你不是聽了人家的閒話,以為你不是余家的骨肉,由外面撿回來的?我是你親娘啊!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生下來,你是怎樣不好看,但總是我的骨肉。我怎會因為你長得醜,丟我面子,就迫你出嫁?其實,媽都是為你好,為你爭取。你愛波比,你們結合一定快樂,難道我說錯了?」
  「媽,我只是把波比當作好朋友,我和他只能做朋友,我不會嫁給他,我根本……不愛他!」小麗拉著母親的手:「只要媽媽讓我留下,不趕我走,您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媽,請你可憐可憐我!」
  「你說到哪裡去了!」余太太看見女兒這樣悲傷、委屈,她鼻子都酸了:「這兒是你的家,你喜歡留多久我和你爸爸都歡迎,快起來!」
  「媽答應不把我嫁出去,我才敢起來!」小麗在爭取。
  「我不會迫你嫁一個你不愛的人,我答應絕不迫你出嫁,你喜歡讀書,五年、十年……一切由你吧。不過,我也有一個要求,波比是個好男孩,不要和他絕交,繼續交朋友。現在你還小,也許還不懂得什麼叫愛情,等你大了,也許會喜歡他,為自己留一個機會,好嗎?」
  「好的,媽媽!」
  「現在,總可以起來了吧?」
  「媽!」小麗激動地伏在母親懷裡,兩手緊抱著余太太:「你待我真好!」
  「小傻瓜!」
  美琪又發脾氣扔東西。
  余太太看了心裡就怕:「發什麼脾氣呢?我們要小麗嫁波比,是為了她好;可是,她不願意,我沒有理由迫她!」
  「她不嫁波比,嫁誰?」
  「她不愛波比!美琪,你自己說說看,嫁一個自己不愛的人,會不會幸福?她好歹也是我的女兒,我不能斷送她的幸福。要是她真的沒有人要,正如你爸爸說的,我們家裡又不是養不起小麗,嫁不出去,養她一輩子好了!」
  「家裡養著個老姑婆,不怕親戚朋友說閒話?」
  「我當然不高興說閒話;不過,小麗是我親生女兒,我不忍她受委屈。她說得對,她勤力而又用功,成績又好,為什麼不讓她多念點書?」
  余太太捧著美琪的臉:「你以為小麗愛波比,怕她失去他,才提議讓他們早點結婚。既然小麗不愛波比,波比要變心,由他去!反正小麗不在乎,你不用再擔心啦!」
  「這……」美琪無話可說了。
  美琪計劃不成功,很生氣,幸而家裡有喜事——淺水灣別墅可以入伙了,裝修得美倫美奐,很有氣派。
  余太太請了兩位服裝師回家。
  「搬進新居後的第一個星期六,我準備宴請所有的親友到別墅,開一個自助餐舞會,大家贊成不贊成?」余太大問。
  「太太,我要出去。」餘慶祥補充一句:「我絕對贊成!」
  「剛回來又出去?」
  「陪位南洋廠商參觀工廠,別忘了晚上我們還要在夜總會請客,我八點鐘回來接你!」
  「知道了!你去吧!」
  餘慶祥走了兩步,忽然停下來:「是大喜日子,小麗也應該有一件屬於自己的新衣服了,是吧?太太!」
  「當然,她是余家四小姐。」余太太喜悅地笑:「美玉,美琪,我把旗袍、洋裝的服裝師都請回來,你們喜歡做旗袍或是晚禮服?每樣做一件都可以。展翔,你爸爸的西裝師傅明天到,你多等一天好嗎?」
  「這兒沒有我的事,我出去了!」展翔在家裡越來越呆不住了。
  「去哪兒?」余太太隨便問。
  「媽咪,別問啦!他活著為了侍候利家的小公主!」美琪向來不大喜歡展翔,因為展翔曾經為了小麗打她。
  「你活著不是也為了侍候利家的王子?可惜人家不領情,他等的是真正的公主。」展翔顯然也不喜歡她。
  「你是說我不是公主,是女奴!」美琪衝過去,真想打展翔一個巴掌。
  「誰說你不是?不過,凱瑞可能不喜歡公主,偏喜歡灰姑娘。」
  「你這是什麼意思?」美琪叉起了腰,樣子很凶。
  「美琪,你到底喜歡什麼料子?」余太太在看衣料版樣。
  「哼!好男不跟女鬥!」展翔轉身出去了。
  「怕你沒有命鬥,該死的!」美琪氣呼呼,回到母親身邊。
  「你怎麼咒哥哥的?大學生啦,還像小孩子似的吵吵鬧鬧。」
  余太太搖一下頭:「美玉挑旗袍,你縫一襲西式晚禮服好不好?」
  「不!我兩樣都要!」
  「好!好!各縫一套。」余太太自言自語:「小麗年紀太小,穿旗袍不適合,就給她縫一件便裝一件晚禮服。她膚色不夠好,綠色、黃色、白色都不能穿,粉紅色會令她好看些!」
  「媽咪,不用花錢給小麗縫新衣。」美琪立刻說:「我有幾條裙子,法國貨,非常漂亮的!」
  「這一次不能省,你沒有聽見你爸爸的話?我答應了他,怎能不守諾言?而且幾套衣服也花不了多少錢!」
  「我和大姐的衣服都給了她,她每天換兩件,四個月也不用回頭!」
  「搬新屋應該穿新衣,而且十五年了,我還是第一次為她縫新衣。」余太太說:「奶媽,快請四小姐出來!」
  「媽,何必費神!」美玉看了美琪向她打的暗號立刻說:「小麗那麼醜,穿新衣也不會好看!」
  「我為她設計一襲粉紅色的公主裝,連著花冠的,人醜要衣裝,擔保她一定會好看些!」
  「媽!」小麗開心地走出來。
  「快度身縫新衣!」
  「媽,」美玉向小麗翹了翹下唇:「我還沒有度身呢!一個輪一個好不好?」
  「你!小麗,你最小,最後才輪到你。你看,這個款式漂亮不漂亮?」
  「媽,好看極了,像灰姑娘進宮廷穿的衣服一樣。可惜,我沒有她那張漂亮面孔,我擔心……」
  「你穿了這件衣服,我擔保你像白雪公主。小麗,你也不太小了,應該打扮一下,等我有空,我還要替你換一個髮型,我認為你剪短頭髮比較精神些。」
  小麗偷偷看了美玉一眼,美玉正瞪著她,小麗連忙說:「媽,我喜歡長頭髮,我的頭髮已經留了好幾年,我捨不得把它剪短,我覺得這樣子也很好看!」
  「媽,」美玉說:「你是大忙人,難得有一天半天空閒,小麗改髮型的事,還是交給我去辦吧!」
  「還是你懂事!」余太太拍一下大女兒的臉:「這件差事交給你了!」
  美玉和美琪度完身,美玉立刻拉美琪進房間。
  「你拉拉扯扯幹什麼?我還要多做一件衣服呢!」美琪鼓著氣坐下來。
  「你已經一共做了四件了,前幾天又買了兩條名牌裙子。我拉你進來,是有重要的事和你商量。那小鬼出頭了!」
  「出什麼頭?嘿!」
  「你沒看媽為她造的公主裝,還有花冠呢!那小鬼穿上貼身的新衣服,再戴上花冠,還怕她不變成公主?」
  「我才不怕,就算她好看又怎樣?我就不相信她比得上我們。」
  「我不是擔心她比我們漂亮,我擔心的是媽媽!」美玉皺起了眉。
  「媽咪?」美琪聳了聳肩。
  「你承認不承認小麗脾氣好,溫柔又聽話,很會討人喜歡?」
  「我承認,因為她醜,她自卑,她連頭也不敢抬起來。」
  「她讀書聰明、勤力,我們四姐妹當中,算她成績最好!」
  「這唯一是令媽媽感到光榮的!」
  美玉逐一把事情分析:「她溫柔、聽話、成績又好,媽媽為什麼疼我們,不喜歡她?」
  「那是因為我和你漂亮,長得像媽。而丑蛋不像爹又不像媽,所以媽咪不喜歡她,一提起她就傷腦筋。」
  「除了漂亮,她似乎樣樣比我們好?」美玉進一步提醒她。
  「這就夠啦!媽咪喜歡漂亮的孩子,她永遠不會疼愛小麗!」
  「如果小麗聰明、勤力、溫柔聽話又漂亮,你以為媽會喜歡誰?」
  「不會的!她的鬼樣我又不是沒有見過,漂亮?石頭也會變翡翠?」
  「美琪,她是女大十八變,不再是以前的丑蛋,再穿上粉紅色的晚禮服和花冠,就算比不上我們也可算是個美人。」
  「哼!是又怎樣?我才不管!」
  「她什麼都好,媽會疼愛她,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肯定不會像現在任由我們為所欲為。要是你刁鑽、任性,媽還會以她為例子教訓你!」
  「唔!」美琪開始沉思:「不能讓她穿那晚禮服和戴花冠。」
  「衣服已經訂造了,在餐舞會中她將會大出風頭,唉!麻煩!」
  「她不可能參加舞會!」
  「你有辦法?」
  「唔!」美琪陰森地笑:「等著瞧!余小麗,翻不了身!」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