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小麗下課回家,難得看見余太太。就算余太太在家裡,小麗看見她叫聲媽,她也是低哼一聲根本沒有看她一眼。
  今天出乎意料之外,余太太不單只在家;而且一看見小麗就叫住她!
  「小麗,坐下來,媽跟你聊聊!」
  「我?」小麗受寵若驚地指著自己。
  「坐呀!別像呆瓜似的。」余太太今天的心情特別愉快:「我告訴你,小麗,我們很快就可以搬家了!」
  「搬家?」小麗一陣黯然,從此之後,沒有人再會陪她跑步了。
  「我們在淺水灣買了地,在開始自建別墅,大概明年就可以搬進去住了。」
  「淺水灣?」小麗一下子又開心:「利叔叔不就住在那兒嗎?」
  「唔!以後我們去看花阿姨,連汽車也不用坐。」余太太一臉滿足的神情。
  小麗也很開心,只要凱瑞學成回來,他們又是鄰居,不愁沒有機會見面。
  可是,凱瑞三年多沒有回來了,他會不會不回來,在外國和三姐結婚?
  就在這時候,余太太又說:「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不是一直很想念美琪吧?她兩個月後就回來了!」
  「三姐一個人回來?」
  「她一個人才不肯回來呢!她是和凱瑞一起回來。我看,今次他們也差不多要訂婚了。凱瑞二十二歲,美琪也二十歲了!」
  「凱瑞!」小麗情不自禁地低叫:「他真的回來了?」
  「畢業文憑都拿到了,不回來幹什麼?不過美琪回來還要繼續念大學,她大學還沒有念完。以後你們四個人可以在一起了。」
  「是的!媽媽!」
  余太太開心,小麗也開心。余太太心情好是因為她在淺水灣自建別墅的美夢成真,同時很快就可以看見愛女。
  小麗越想越喜悅,是因為很快又可以再見凱瑞;而且明年又再次成為鄰居。
  小麗在江家吃晚飯。因為餘慶祥要參加一個商業性的酒會;余太太下午去淺水灣參觀,晚上又有應酬。美玉和朋友拍拖去了;展翔也約了凱莉,家中只有小麗一人。
  飯後,波比和小麗在客廳閒聊。
  「我們快要搬家了。」
  「搬到哪裡去?」波比愕然中,又有點憂愁。
  「淺水灣!」相反的,小麗卻滿面笑容:「我們在那兒自建別墅!」
  「你似乎很開心!」
  「當然囉!我又可以常常見到凱瑞哥哥!」
  「凱瑞?利凱瑞!」江波比有點酸酸的,二十歲的男孩子,已經懂得妒忌:「我一直不知道利凱瑞是你的男朋友!」
  「誰說利凱瑞是我的男朋友?」小麗掩住嘴笑:「你到底有沒有見過利凱瑞?」
  「我們是世交,當然見過。」
  「利凱瑞那麼英俊,他會喜歡像我這樣的醜小鴨嗎?」小麗搖一下頭:「他是我三姐的男朋友,回來就訂婚!」
  「真的?」波比舒了一口氣:「不過,我看得出你非常喜歡利凱瑞。」
  「是的!」小麗毫不隱瞞:「因為凱瑞哥哥對我好、關心我。」
  「我對你不好嗎?」
  「你對我,比我的家人對我還要好!」
  「其實你很聰明、成績好、和藹可親人又溫柔,我不明白,你姐姐對你為什麼這樣凶,連余伯母也好像不喜歡你!」
  「因為我長得醜,我和他們完全不相似,我好像是不屬於我的家庭。大姐說,我是玫瑰花裡的一根野草。」
  「我不同意她的話,就算醜,大家也該是一家人,他們怎可以這樣對你?」
  「我令她們丟臉。」小麗輕歎了一口氣:「不要說這些好不好?波比!」
  「我不喜歡你搬走,你搬走了我們就不可以常常見面,我也不能再陪你跑步。」
  「你可以去探望我,我也可以來探望你。淺水灣距離這兒不算太遠,你自己又有車,一下子就可以到我家。」
  「可是,總不像現在這麼方便!」
  「真的!我有什麼困難,這兒也不可能是我的避難所了!」
  小麗今天的心情特別的緊張,一早自己就洗了頭髮,翻出一條她認為最漂亮的裙子;然後對鏡梳頭,前面的頭髮她沒有動,遮醜嘛!大姐下令動不得的!
  她用後面的頭髮結了兩條小辮子,還紮了紅色的蝴蝶結;最後穿上那漂亮的裙子。
  她很開心,從未打扮得這樣漂亮過,衣服漂亮,人也好像沒有那麼醜。她開了房間的門,高興地跑出去。
  「小麗!」有人在她的背後大喝一聲,小麗嚇得整個人站著。
  美玉從後面追上來,上下打量了小麗一會兒,面色一變,雙手抓下她的蝴蝶結,拆散了她的辮子,「你怎麼打扮成這種鬼樣子?你忘了自己的髮型,你應該梳遮醜裝!」
  「大姐,我以為紮起辮子,看起來,人會精神些,我……」
  「你是存心和美琪作對,她今天回來,你故意打扮得古靈精怪,令她丟臉!」
  「大姐,我以為……我不是有意的!」
  「還有,你一向穿長褲,T恤,為什麼突然穿起裙子來了?」
  「這條裙子好漂亮,大姐穿過的。」
  「你怎能跟我比?」美玉瞪了她一眼:「我生得好看,穿什麼衣服都漂亮;你呀,你看看,你兩條腿多醜陋,怎能見人?你不要鬧笑話好不好,否則我們不帶你去機場。」
  「大姐,我知道錯了,我立刻把頭髮梳好,改穿T恤長褲。」小麗最擔心美玉不讓她去機場接凱瑞。
  「好吧!給你一次機會,回房間換衣服。」美玉走了兩步又突然叫住她:「喂!你年紀太小,為什麼學人家塗口紅?」
  小麗委屈地咬了咬唇:「我從來沒有塗過口紅,我自己也沒有口紅!」
  「對呀!你是沒有口紅,好吧,招供吧!你到底偷了我的唇膏,還是偷了媽媽的?」
  「我沒有嘛!」小麗用手拉住裙子,她最不能忍受人家冤枉她!
  「嘿!給我看到了還想賴?過來!」
  美玉揪住她的頭髮向前一拉,她用另一隻手大力擦小麗的嘴唇。她再看一看手,手上果然沒有沾到唇膏,美玉只好放開小麗說:「你腸胃燥熱,叫媽媽煲涼茶給你喝!」
  「是的,大姐。」小麗如釋重負:「我可以回房間換衣服了嗎?」
  「走!走!麻煩!」
  小麗站在一旁,看見利凱瑞和余美琪由海關走出來。
  四年不見,利凱瑞比以前更高大更強壯更有男性魅力。濃而向上飛的雙眉,明朗的大眼睛,挺直鼻子,豐厚而線條優美的雙唇。蛋形臉,烏溜溜的貼服頭髮,紅紅的膚色,非常非常的健康!
  余美琪也已經完全成長,無論外型、五官、身材、儀態,都顯示出她是個美人,她和凱瑞真是天生一對。
  凱瑞和家人談了一會兒,終於發現了小麗,他走過來,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你是小麗嗎?」
  「凱瑞哥哥早就記不起我了。」
  「那是因為你長高了,也漂亮了!」凱瑞認真地說:「我從來沒有忘記你,我還記得替你改了個名字,我叫你仙麗!」
  小麗開心地笑著。
  「你有多高?」
  「五呎五吋!」
  「多少歲了?唏!如果你不方便說出來,可以保守秘密!」
  「十五歲半。你去美國時,我是十一歲零四個月。我現在念F4,明年可以參加中學會考了!」小麗毫不考慮地說。
  凱瑞吹了一下口哨:「你將來一定是亭亭玉立,國際標準身材。仙麗,我不喜歡你的頭髮,把整個臉都遮蓋了。真可惜!」
  「大姐替我設計的髮型,很適合我的。凱瑞哥哥,你看我是不是胖了?」
  凱瑞撥開一點兒她額上的頭髮,「胖了,面色也好廠!」
  「你說過太瘦的孩子不好看!所以我拚命吃東西,爭取營養。我怕自己長胖更難看,所以另一方面我又拚命運動。我知道長胖了也不會好看;不過,起碼不會瘦得像殭屍!」
  「你比我去美國的時候好看得多了!」
  「凱瑞!」美琪走過來,拉住他。
  「三姐!」小麗立刻說:「你越來越漂亮,可以競選世界小姐。」
  「小鬼,幾年不見,嘴巴變得那麼甜?」美琪開心地打一下她的頭:「凱瑞,你跑到這兒來幹什麼?」
  「和仙麗聊天!」
  「什麼仙麗?」美琪訝然:「她叫小麗,真的一點兒印像也沒有?她是余小麗!」
  「我知道她叫小麗,但是我不喜歡她這個名字,仙麗的名字,是我為她改的!」
  「想不到你竟然有這份閒情。凱瑞,我好疲倦,送我回去!」
  「你自己回去,我喜歡在這兒多耽一會兒。」凱瑞拉開她的手。
  「這兒有什麼值得你留念?快跟我走!」美琪用力拉他。
  「余美琪,不要在公眾場所撒野!」
  「你為什麼老愛連名帶姓叫我!」
  「我喜歡連名帶姓的叫我的同學和朋友!你不喜歡我可以永遠不叫你!」
  「你怎能拿我跟你的同學和普通朋友比?我跟你到美國,而且我……」
  「別太自信,你並沒有什麼了不起!」
  「我當然了不起,除了那些所謂碧眼金髮女郎,有哪一個比我高?你別忘了你六尺三寸,有多少個中國籍,而又美麗的女孩子,像我一樣的五尺八寸高?」
  「仙麗,仙麗十八歲的時候,一定會有五尺九寸!」
  「發神經,她出世的時候像只小貓,長大了也不會高到哪裡,現在應該是頂點;而且,就算她有五尺九寸又怎樣?她樣子這樣醜,你會讓她做你的女朋友?」
  「你真能損人,她是你妹妹,你竟然忍心傷害她?冷血動物!」凱瑞叉起了腰。
  「這是事實,小麗自己也知道的。」美琪抓住他的手臂:「何必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和我過不去?」
  「不相干?」凱瑞拉脫她的手:「她姓余的,是你的妹妹!」
  「她是我的妹妹又怎樣?這和我們沒有關係!」美琪死纏他不放,兩個人拉扯著,糾纏著,凱瑞可火了:「放手,否則我……」
  美琪搶著:「你能把我怎樣?」
  小麗在一旁可慌了,連忙上前勸凱瑞,又勸美琪,請他們互相遷就。
  「不關你的事!」美琪一手推開小麗。
  美琪只留下一隻手控制凱瑞,凱瑞輕而易舉的把她擺脫,低哼一聲,昂頭便走。
  「凱瑞、凱瑞……」
  晚上,美玉和美琪姊妹敘舊。
  「大姐,威廉是你的男朋友嗎?」
  「男朋友有一大堆,沒有一個是喜歡的!」美玉說:「吃晚飯的時候,凱瑞好像不大願意和你說話。四年了,還綁不住他的心?」
  「由開始到現在,我整整花了十年的時間在他的身上。你還記得他第一次來我們家吃飯嗎?那時候我十歲,他十二歲,我已經主動接近他。這四年多,我又跟著他在一起;可是,說句真心話,我還不瞭解他。」
  「他不像個深不可測的男孩。」
  「他不像,也不是;可是,想控制他根本不容易。他喜歡交朋友,男朋友、女朋友一大堆。有時候他帶著我去參加舞會,他可以拋下我去做另一個女孩子的舞伴。」
  「你任由他這樣對你?你為什麼不跟他吵,男人呀!你對他太好是不行的。你發發威,他才會尊重你。」
  「吵過了,弄巧反拙,我跟他吵,他索性不理我,溜了。今天在機場,他也是這樣。」美琪鼻子一酸,眼睛澀澀的:「他對我好像一點兒也不在乎!」
  「會不會他心中另有所屬?」
  「怎麼會?」美琪很自信:「這四年多,他去哪兒,我就跟到哪兒,差不多全個世界我們都去過了,根本沒有一個女孩子比得上我。我是沒有對手的。」
  美玉聳聳肩:「那,他對你為什麼這樣冷淡無情?」
  「其實他對任何一個女孩子都是這樣的,在法國,他就在街上當眾打了他的法國女友一個巴掌,他對我已經算好了。」
  「凱瑞很大男人主義?」
  「對,對!」美琪猛點著頭:「他這個人樣樣都好,就是大男人主義。」
  「對自己的愛人也不例外?」
  「唔,例外是有的,不過不顯著。」
  「美琪,你已經回來一整天,你有沒有注意那丑蛋?」
  「有什麼好注意的?成個乞幫首領,她的髮型為什麼這樣怪?醜死了!」
  「是我迫她,我不想人家看到她的臉。」
  「何必為她費神遮醜?」
  「剛巧相反,那小鬼長大了,也好看了。」
  「真的好看了?」美琪低叫。
  「明天你好好的留意她!」
  「有什麼好留意的?還不是那副鬼樣子。瑟瑟縮縮的,小家種。」
  「你有沒有好好看過她,她長胖了,腿長,身材又高;而且她的皮膚也很好。」美玉非常凝重地說:「你有沒有注意她的頭髮,我不是說她的髮型,她的頭髮是烏溜溜的,光亮又潤澤,柔軟得像絲一樣。」
  「大概是倒了半瓶護髮油。」
  「不,是先天性的……」
  「先天性?她小時候的頭髮像幾根乾草,她先天無處不醜。」
  「我應該說先天加上後天。近一年來,她胃口很好,人也似乎開朗了,很少愁眉苦臉,也不常躲在房間裡哭。」
  「可能大姐對她太好!」美琪不以為然,「我心裡從未把她當妹妹,她是另一種人,另一副相,我永遠不會對她好。」
  「我已經常常找她麻煩,你應該相信我和你一條心,我不會厚待她。唉!」美玉歎一口氣,垂下頭:「唉!女大十八變,她頭髮漂亮,嘴唇紅。最初我還以為她塗了口紅,後來證實是天然的,我不知道這醜小鴨會不會變天鵝。從她的性格看,只要她漂亮些,擔保人見人愛,很快就奪走了我們在家裡的地位。」
  「我才不怕,如果她是天鵝,那我是天使,永遠沒有人可以蓋過我。」美琪陰險地冷笑著:「不過,現在我回來了,她想再過以前的快樂日子,很難了。等著瞧吧!大姐,這小東西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美琪要對付小麗,並非難事;不過,她也沒有太多精神,她要每分每秒的套住凱瑞的感情。風平浪靜的時候,凱瑞對美琪實在是很不錯的。
  凱瑞要在家中請客,把一些舊同學、老朋友請回來敘舊。利家已經在港九各處有好幾間別墅,凱瑞還是選中了淺水灣的家。
  展翔、美玉和她的男伴,自然在被邀請之列,連小麗也是嘉賓之一。美琪更以女主人的身份,穿梭在淺水灣的別墅花園中。
  小麗的打扮卻越來越土,越來越俗不可耐,這都是美玉姊妹的傑作。
  小麗坐在游泳池旁喝水果賓治。
  凱瑞由球場那邊走過來。
  「仙麗,」凱瑞用手抹一下汗,接過她手中的飲品喝了一口:「為什麼不去打球?」
  「我不會,我只會打乒乓球。」
  「我教你,很容易的!」
  「我很笨,不想浪費時間。」小麗指著泳池:「你家的泳池很美,水是金色的。」
  「傻女孩,哪兒有金色的水,水是無色的,只不過我們的泳池,是用金色磁磚鋪成的,在陽光照射下,水就變成了金色。既然喜歡水池,為什麼不跳下去游水?」
  「我沒有帶泳衣。」
  「我們家有泳衣,是給客人穿的,你可以隨便挑一套。」剛巧有一個男僕人推著餐車經過,凱瑞拿了一杯雪糕給小麗,他自己要了一杯啤酒。
  「凱瑞哥哥,我很土很笨,就算要我穿了泳衣也沒有用,因為我不會游泳。」
  「游泳是最容易學的,改天我教你,唔,你到底會玩什麼?」
  「剛才說過的打乒乓球、跳繩,還有蕩鞦韆。」小麗難為情地垂下頭。
  「沒有人陪你玩,所以你什麼都不懂,美玉去球會打網球沒有帶你去?」
  小麗搖一下頭。
  「她們實在太忽視你,別怕,以後我做你的導師,我保證你比兩個姐姐更加棒。我教你騎馬、打獵……」
  「凱瑞……」美琪跑過來,喘著氣:「我找得你好苦。」
  「剛才我已經告訴你,我和史提夫、卡拉和嘉琳打網球。」
  「我知道,但是網球場上根本沒有你的影子,想不到你會跑到這兒來。凱瑞,你在這兒跟小麗幹什麼?」
  「陪仙麗聊天,她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兒,根本沒有人理她。你做主人的不管,那我只好自己來了。」
  「自己人還要招待?」美琪不屑地瞥了一眼小麗:「而且,怎樣招待她也沒用,因為她什麼都不會玩,注定她孤獨。」
  「平時你們應該多帶她出去玩,教她各種玩意兒。香港長大的女孩子,怎麼像個剛從鄉下來的,你們對小麗有責任。」
  「小麗的事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決的,她本來就是很麻煩;而且我來找你,也不是和你討論小麗的事。」
  「有什麼事?缺少吃的,還是缺少喝的?要你那麼擔心!」
  「什麼都不缺少,今天天氣真好,看!」美琪仰起了臉:「藍的天,白的雲,紅紅的太陽,這樣的天色最適宜拍照;而且,我這套運動裝也別緻,法國貨,你看拍彩色照片是否很適合?」
  小麗看著姊姊美琪,紅白藍的法式運動裝,果然很是出色:「三姐穿什麼衣服都好看!」小麗由衷地說。
  「連小麗也有眼光,證明我這套運動衣很棒,凱瑞,替我拍照。」
  「簡直要命,節目表裡面沒有拍照這一項,事前我一點兒準備也沒有。」
  「你常常喜歡拿著相機到處拍照,」美琪迷惑不解:「替我拍幾張相片也要準備?」
  「幾張相片?這兒有那麼多朋友,每人拍幾張,我手都麻了。」凱瑞扔下球拍,放下酒杯。
  「凱瑞,你有沒有聽錯?我只是叫你替我拍照,並不是替所有的人!」
  「我能為你拍照,也應該為其他朋友拍照,這茶會又不是為你一個人開的!」
  「我不同,你不能拿我和人家比!」
  「你又有什麼特權?余美琪?」凱瑞不耐煩地皺起了眉頭。
  「我當然有特權,我是女主人。」
  「別拿這個名堂來唬我,你不喜歡做女主人,我可以另外請別人。」
  「你還能請誰?」美琪抿了抿嘴,心裡很不高興:「每個人都有男伴。」
  「我可以請仙麗,反正她一個人。」
  「請她?」美琪一陣狂笑:「請一個醜八怪做利凱瑞的HOSTESS?」
  「你這個人,尖酸刻薄!」凱瑞指著她大聲說:「冷酷無情。」
  「你為了她跟我吵?」美琪氣得面孔發青:「人瞎了眼,美醜不分。」
  「觀點與角度不同,我並不認為仙麗丑,況且美醜根本沒有標準。」
  「你不是很欣賞她吧?」美琪喊著。
  「是又怎樣?」
  「你!」美琪指著小麗的鼻子,話未說先給她一個巴掌,後來索性兩手一推,把小麗推下泳池:「去死吧!」
  小麗是不會游泳的,掉進泳池裡,嚇得她高舉兩手叫救命。
  凱瑞又氣又急,追到美琪的面前要打她,美琪見形勢不對,慌忙逃走。
  那時候已引來了一些人,凱瑞脫下運動鞋便跳進泳池裡,單手托起小麗,把她救上來。
  小麗喝了幾口水,在喘氣,凱瑞接過僕人遞來的毛巾,為小麗抹去臉上、發上的水。
  「我……我怕!」
  「不要怕,喝幾口水不礙事的!」凱瑞叫僕人拿杯白蘭地來,「喝一口,定定驚!」
  小麗閉上眼喝了兩口,她的臉和唇好蒼白,凱瑞用毛巾裹住她,把她整個抱起,走進屋裡去:「把頭髮弄乾,換下濕衣服,人馬上會舒服起來。」
  「我沒有衣服更換。」
  「你忘了我家有游泳衣。」凱瑞把小麗送進一間客房,然後叫一個女傭進來侍候小麗:「盡快把余小姐的衣服弄乾。」
  他自己也上樓更衣。
  美琪含著淚走到美玉和她男朋友的身邊:「大姐,我們走吧!」
  「走?茶會還沒有正式開始。」美玉挽著她的臂:「你還是今天的女主人呢!」
  「現在已經不是了,」美琪嗚咽起來:「凱瑞為了那丑蛋幾乎要打我,他請了醜小鴨做女主人,他瞎了,瘋了!」
  「小麗?」美玉愕然:「他竟然為了小麗和你鬧意見?」
  「他還說小麗好看!」
  「是不是?我早就叫你提防她!」
  「誰知道那小狐狸精竟然是我的妹妹。大姐,我們走吧,我耽不下去了。」
  「好,我們走!那小鬼呢?」
  「管她呢!你到底理不理我?」
  「我當然理你,我是想把她一起帶走,不讓她有機會和凱瑞在一起。」
  「我把她推進泳池,她浸死了就好!」
  美玉拖著美琪安慰她,美玉的男朋友更像哈叭狗似的跟在後面。
  凱瑞換了水綠色的褲套裝,剛由屋子裡走出來,看見美玉一行三人,連忙上前打招呼:「大姐,為什麼向外走?你還沒有吃點心呢!希爾頓的師傅是你找來的!」
  「凱瑞,你為什麼常常和美琪鬧意見,男孩子應該讓讓女孩子!」
  「她欺負仙麗,完全不顧骨肉之情。」
  「兄弟姐妹吵吵鬧鬧,是平常事,你何必花時間去分誰是誰非;而且美琪畢竟是你的女朋友,你應該對她體貼些。」
  「就是因為她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才沒有控告她蓄意謀殺。」凱瑞並不退讓:「仙麗不會游泳,她是知道的!」
  「你!」美琪指住他。
  「唏!」凱瑞立刻用手一擋:「我不想跟你交談,省得大姐以為我老跟你鬥!」
  美玉回頭對男朋友說:「把車開過來。」
  男朋友聽命走開去。
  「大姐要走留不住,改天再來玩。」
  「唔,」美玉忽然停下來:「小麗呢?」
  「她全身濕透,像落湯雞,還受驚了。我吩咐傭人侍候她,她正在客房休息,大姐是不是想去看看她?」
  「在你家裡很放心,我只是想知道,她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家,我派車來接她!」
  「等她的人舒服些,衣服又弄乾了,我會親自送她回家,大姐不用掛心。」
  美琪牽著姊姊走了。
  上了汽車,美玉禁不住埋怨美琪:「我早就提醒了你,你根本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你看,吃虧的還不是你自己;他不單只沒有向你道歉,連話也不跟你說。」
  「他的性格向來如此,我不順著他,他就要我下不了台,這倒不是為了那小鬼,我始終不相信小麗能比得上我。就算她長大了,好看些;可是,好看的女孩子多的是呀!在過去我不是——都打敗了嗎?」美琪不以為然:「而且,她那副德性,討飯吃似的,叫凱瑞和她在街上走,凱瑞也不敢。」
  「你還是不肯聽我的話?」
  「不,姐姐的話我一定聽,只不過,我並不認為她有條件可以和我爭凱瑞。威廉,」美琪問美玉的男朋友:「你認為小麗如何?」
  「小麗?」他懵然不知。
  「我們那個最小的妹妹,打扮得像未開化民族的,今天她跟我們一起來。」
  「啊,那小女孩,我記起了!」威廉終於如夢初醒,「不過我沒有看清楚她,我連她的樣子都想不起來。」
  「是不是?大姐,人家連她的樣子都沒有看清楚,這算是有吸引力的女孩子?她真的可以和我們比嗎?」
  「我並不擔心她比我們漂亮,事實也不可能。不過她很會討人喜歡;而且,我總覺得凱瑞對她特別的好。不是現在,小時候,你還記得那一次大家玩捉迷藏,小麗才五歲,凱瑞那時已經為了她和你吵架。」
  「我記得。不過由這件事,你可以知道,凱瑞對小麗好,不是因為她漂亮,也不是因為他看上了她,大概是他那種大英雄主義作怪。認為我們對小麗不好,是欺凌弱小,所以他覺得自己有責任幫助她,保護她!」
  「你說得有道理,凱瑞的性格的確如此,美琪,你一定恨死了小麗,是不是等她回家,重重揍她一頓?美琪,你下手不要太重,人命關天。」
  「大姐,你放心,我必然會好好對付她;但是,我不會為了她而犯殺人罪,她不配!」美琪的眼神轉變了幾次:陰險、狡詐、仇恨、凶殘……
  利家的女傭侍候小麗洗過澡,也洗了頭,她送了一套比基尼泳衣進來。
  小麗看著那套泳衣,臉有難色。
  「啊!小姐不喜歡這個款式。」女傭倒是相當聰明:「我去拿另一件給你。」
  女傭換了另一件一件頭的泳衣進來。
  小麗穿在身上,仍然覺得暴露,她用兩隻手交叉抱住肩膊。
  女傭笑了笑,走出去,一會兒又進來,手上拿著一件沙灘毛巾衣:「穿上就不冷!」
  小麗立刻穿上沙灘褸,人自然舒服多了,她坐下來,女傭開始為她吹乾頭髮;最後,還替她把頭髮梳好。
  「我去看小姐的衣服干了沒有。」
  女傭給她倒了一杯熱茶:「我很快回來。」
  小麗靠在床上,喝了兩口熱茶,她無意間撫了撫額前的劉海,咦!為什麼光禿禿的?
  她跑到鏡子面前,啊!女傭替她把頭髮全部梳齊,用橡皮圈把它束起,梳了一條「馬尾」。剛才女傭為她梳頭時她一直垂下頭,所以她根本沒有注意。
  頭髮束起,不單只整個人精神了;而且完全換了樣,可是,這不行啊!
  如果讓美玉看見她把頭髮束起,生起氣來可能把她的頭髮剪光;再加以剛才美琪為了她和凱瑞吵架,她這樣子回家,不給兩個姐姐打死,也小命難保。
  她正想一手把頭髮扯下來,突然回心一想,那位女傭好心好意為她梳好這個頭髮,要是她來一個大破壞,她會開心嗎?
  她正在猶豫間,有人敲門,小麗想,一定是那幕女傭把她的干衣服送回來了,她只要穿上自己的衣服,跑出利家,立刻就可以回復本來面目。
  「進來!」
  門被推開,進來的竟然是利凱瑞。
  小麗猝不及防,嚇得呆站在房中。
  凱瑞上下打量她,眼睛發出異樣的光彩。
  小麗猛然醒悟,她屈膝用雙手抱住大腿。
  凱瑞走過去,小麗突然站起來,避到床邊,因為床褥可以遮住她裸露的腿。
  「仙麗,你知道嗎?你很漂亮!」凱瑞走到她的身前。
  小麗無處可避,她只有側過了臉。
  「不相信我的話,你可以來照照鏡子。其實你真的很好看,只是你的頭髮,你的服裝,把你弄糟了。」
  小麗掙扎著:「我每天看自己幾十次,我很清楚自己的樣子。」
  「你的髮型實在太糟糕,我帶你去髮型屋,為你設計最適合你面型的髮型;再買一些適合你的衣服,我擔保你比現在更美。」
  「我的衣服干了沒有?我想回去。」
  「何必急著走,反正你穿了泳衣,我和你出去,我教你游泳。」凱瑞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她的臉上。
  「改天吧!我非要立刻回去不可。」
  「仙麗……」
  「咯!咯!」
  小麗立刻跑過去開門,果然是那幕女傭,小麗非常開心:「衣服干了?」
  「干了!」她雙手把衣服放在小麗手上。
  小麗看了看凱瑞,他應該出去的,但是,他完全沒有離去的動向。小麗只好對女傭說:「和我進浴室好嗎?我想請你幫忙。」
  「好的,余小姐。」
  不一會兒,小麗穿著她那不稱身、土頭土腦的衣服由浴室出來。
  女傭拿著泳衣、沙灘褸走出去。
  小麗立刻把頭髮散下來,頭髮又遮住她的眼睛,蓋住她的臉。
  「上帝,美麗又埋藏起來了。」
  「再見!」
  「讓我送你回去!」凱瑞攔住她。
  「你關心我嗎?對我好嗎?」
  「當然!」凱瑞毫不考慮。
  「剛才我已經闖了禍,三姐一定很生氣。如果你再和我在一起,只有令她更恨我。」
  「我就是太清楚你大姐和三姐的為人,我知道你回去一定會受苦,所以我才要送你回去,目的就是保護你。」
  「你可以保護我一輩子嗎?」
  「這……」
  「我自己回去,大不了給大姐罵,給三姐打。我又不是沒有被打過,慣了,皮也厚了,我不會害怕;而且只要你不在,三姐發洩過了就沒有事,我可以從此安寧。」
  「你根本沒有錯,她有什麼理由要打你?」
  「兩位姐姐要動手,向來不必講理由,反正我願意挨打。」
  「你真笨,你又沒有犯錯,怎可以隨便讓人打?而且,她們又不是你的父母。」凱瑞憤憤不平:「她們沒有權!」
  「我是笨,真笨!媽媽常常說,醜人笨事多,我那麼醜,笨一點兒不相干吧?」
  「你……」凱瑞氣得直翻眼。
  「凱瑞哥哥,請你讓我回家,」小麗求著:「遲了更不得了啦!」
  「好吧!我叫司機送你!」
  小麗很高興,正要伸手旋門球,突然凱瑞繞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拖一把,在她的頭髮和臉之間吻了一下:「如果她們太過份,告訴我,不要忘記,最關心你的人是我!」
  「謝謝!」小麗含羞垂下了頭。凱瑞已經不是第一次吻她了!不過以前她還很小:「這個我會記著!」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