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嚴冬的晚上。
  房間裡卻暖暖的,喜氣洋洋。
  餘慶祥坐在床邊,陪伴著妻子。
  亦馨瞟了丈夫一眼:「我要看看孩子!」
  「你剛生產不久,多休息,明天再看她吧!」餘慶祥陪笑呵護著。
  「孩子可愛嗎?」莫亦馨仰起了臉。
  「很……很可愛。」餘慶祥欲言又止。
  「那我就更非要看她不可,否則我睡不著覺。」莫亦馨大發嬌嗔:「我要嘛!」
  「好,好,我馬上叫護士把孩子抱過來。」太太一撒嬌,餘慶祥就沒有辦法,只好立刻照辦。不一會兒,他和一個抱著嬰兒的護士進來,他臉上暗藏隱憂。
  「把寶貝給我!」余太太馬上把孩子接過去,緊抱在懷裡:「唷,小乖乖!」
  她低頭一看,馬上叫了起來:「不,慶祥,這孩子不是我們的!」
  「不是嗎?」餘慶祥望著護士。
  「是這位護士小姐弄錯了!」余太太非常的肯定,她把手逐漸放鬆。
  「余太太,平時,偶然我們也會擺一次烏龍;不過今天不會,因為今天醫院頭等產房的媽媽,分別生了五個兒子一個女兒。余太太,只有你的寶寶是位千金,我們一整天只有一個女娃娃降生,所以絕對不可能弄錯!」
  余太太聽了,忽然嘩的一聲哭了起來。
  「太太,你怎麼了?」
  「人家個個生兒子,只有我一個生女兒。」余太太哭得滿面是淚。
  「別哭,身體要緊。」慶祥忙著安慰:「你不是說,養一個兒子可以湊成兩個好字。如果多生一個女兒,家裡剛巧有三朵花!」
  「花?」余太大扁著嘴,抽抽咽咽:「你看她像花嗎?我從未見過這樣醜的孩子!黃黑皮膚、小眼睛、單眼皮、塌鼻子、大圓嘴巴,臉長得像拉過的麵團。哎唷,連眉毛都沒有呢,皮包骨的,簡直像只小貓。」
  「女大十八變,長大了自然漂亮。」
  「余先生說得對,令千金將來一定是個美人。」護士立刻說:「余太太皮膚那麼白皙,五官那麼美,不可能有一個不好看的女兒!」
  「變?你們當我沒有見過嬰兒?我一共養了四個孩子。兩個女兒和獨生子,一出世紅彤彤的,臉頰像蘋果,胖胖的,張著眼睛,還會笑呢!他們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嬰兒,現在最大的七歲,最小的也五歲,個個長大了不知道有多漂亮,跟這個東西比,嘿!天壤之別。我怎會養出這樣醜的女兒?」
  「太太,畢竟是自己的骨肉,何必……」
  「看呀!她光禿禿的連頭髮也長不出幾根,真是醜人醜事多。」余太大把嬰兒向護士懷中一推:「交給你,別讓我再看到她。」
  特護暗裡歎氣,把嬰兒抱出去。
  「哼!前生不知道做了什麼壞事,媽是美人,爹也不難看,竟然會跑出只醜小鴨!」
  「美欣長大了一定會漂亮。」
  「誰是美欣?」余太太嗤著。
  「你不是說過了,養兒子,叫凱翔,養女兒叫美欣嗎?」
  「她這樣醜也配叫美欣?笑壞人。我看索性叫她多餘。」她不像爹不像娘、不像兄也不像姐,本來就多餘。
  「多餘不是一個名宇,上學不能用呀!」
  「唔!」余太太想了想:「誰叫她是姓余的,算她夠運,叫她余小麗吧!」
  一轉眼,已經過了五年。
  余太太給小女兒命名小麗,原意是想她長大有小小美麗。可惜五年過去,小麗仍然像醜小鴨。
  垂直的頭髮像清湯掛麵條,膚色不算黑,卻是又黃又乾枯。眉毛依舊很淡,眼睛夠大,可惜單眼皮,腫腫的上眼瞼,眼珠子呆滯得有點像死魚眼。鼻子頑固地不肯起立,平平的死賴在唇上。臉兒像被刀割了兩塊肉,尖削得驚人,由於太瘦的關係,連嘴巴也顯得大。身體像竹竿,腿兒像雞腳,一副營養不足的樣子。
  小麗人雖然醜,可是「腳頭」卻好得很,自從她出生以後,餘慶祥的生意越做越大。余家也由「北角」區搬到半山區去。
  餘慶祥很疼愛這小女兒,余太太卻不以為然,她認為餘慶祥發達是她自己的鼻子生得好;鼻相好的女人肯定旺夫益子。
  她始終不喜歡小麗,五年來,她從未買過一份玩具、一件新衣給小麗。小麗穿的都是大姐和三姐的舊衣服,永遠衣不稱身。
  大姐余美玉和三姐余美琪也很愛欺負小麗,常常說她「好臭」,不肯和她玩。
  二哥余展翔,總算把小麗當妹妹,有時候,甚至為了小麗和美琪吵架。
  小麗舉起十個手指頭在數著:「七、八、九……十一加五是十六。」
  剛巧美玉經過她的房間,那天她無聊死了,心裡想:拿她玩玩,出口悶氣。
  她躡足走進小麗的房間,看見小麗在算算術。她忽地搶過小麗手中的鉛筆,在數學簿裡畫了一隻大烏龜。
  小麗哇的一聲哭起來。
  「哭什麼?」美玉用戒尺在她的頭上敲了一下:「醜八怪!」
  「老師說,功課簿不能弄花的。」小麗一邊揩眼淚;一邊用擦膠把烏龜擦去。
  「別擦啦!煩死了!」美玉把簿子搶過去,嘶的一聲,把一頁紙扯下來:「撕掉算啦!唔!破破爛爛的簿子,我替你扔掉!」
  呼!簿被拋出窗外。
  「嗚嗚,明天沒有功課交,會被罰留堂的。」小麗想衝出去把數學簿拾回來。
  到門邊,被三姐美琪擋住去路。
  「你想死,撞到我的身上。」十歲的美琪一掌把小麗推倒在地上。
  小麗喘著氣爬起來,美琪揪著她頭髮,對大姐說:「你看她多怪、多醜,不知道爸爸從哪兒撿回來的野孩子!」
  「是媽媽生我的,我不是野孩子!」
  「駁嘴!」美琪摑她一個巴掌,用手指戳她的眼、耳、口、鼻:「你哪一樣像媽?哪一樣像我和大姐?我看見你就討厭,野種、丑蛋,我巴不得你被山狗咬死!」
  美琪往她腹部一踢,小麗痛得一陣冷汗直冒,眼前星兒閃閃,突然一陣昏黑,就倒在地上暈過去了。
  「美琪!」美玉連忙走過去,蹲下身子推了推小麗:「你不是把她打死吧?」
  美琪拍了拍手,翹了翹唇:「她死了倒好,省得同學都笑我有一個丑妹妹,真沒面子。哼!我早就想踢她出大門。」
  十二歲的美玉總算比較懂事:「她雖然討厭,可是,打死人是命案啊!」
  美玉想去找人救醒小麗,走出甬道,剛巧碰見二弟展翔,連忙告訴他一切,請他幫忙。
  展翔進房間,先把小麗抱到床上,然後過去摑了美琪一個巴掌。
  「你為什麼打人?你為什麼打人?」美琪揮拳頓足,哭得唏哩嘩啦。
  「你能打小麗,我為什麼不能打你?」
  「我是你妹妹,她不是!」
  「她不是,你也不是!」展翔不再理她,過去看小麗,替她抹汗。
  「擦點兒藥油好不好?奶媽早上留了一瓶藥油在我的房間裡。」美玉說。
  「還是告訴媽媽吧!大人總有辦法!」
  「可是……」
  「媽咪!」美琪哭著直奔出去,余太太在樓下聽見女兒的哭吵聲,立刻問:「美琪,發生了什麼事?」隨著,她跑上樓梯,除了小麗,她對三個兒女寶貝到不得了。
  「媽!」美琪撲進母親懷裡:「二哥打我!罵我!欺負我!」
  「唉!怎麼又吵架呢?兄弟姐妹如手足,應該相親相愛,是不是爭玩具?明天媽給你們每人買一套。美琪,乖,別哭,你喜歡什麼玩具?告訴媽咪!」
  「二哥因為小麗打我!」
  「因為小麗?」余太太皺了皺眉:「這兒子越來越牛脾氣,他在哪兒?」
  「小麗的房間!」
  余太太帶著美琪進去,恰好小麗醒過來。
  「展翔,要是妹妹做錯了,告訴媽媽,幹嘛動手打她?你看,她臉都被你打紅了!」
  「媽,是她先把小麗打暈,我才打她!」
  「不是呀,媽咪,是小麗自己不小心跌倒在地上暈了過去,二哥冤枉我!」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余太太歎氣。
  「問大姐,大姐說美琪一腳踢暈小麗!」
  「二弟……聽錯了!我只是說小麗暈了,沒有人打她!」美玉護著美琪。
  展翔瞪著美玉。
  「其實,問是多餘的。美琪斯斯文文,怎會打暈妹妹?」余太太指著小麗:「你啊!醜人多笨事呀!好端端的怎會摔倒?看樣子你一定又跑又跳,五歲的人啦!還哭?住嘴!」
  「媽咪,」美琪在撒嬌:「二哥冤枉我,欺負我,我要他向我說對不起!」
  「展翔!」余大太微笑示意。
  「嘿!」展翔走開去,經過美琪身邊,他向她晃一下拳頭:「總有一天我揍你一頓!」
  「媽咪,我好怕!」
  「別怕,哥哥只不過跟你開玩笑,都是你!」余太太指著小麗:「你不單只給我添麻煩,惹我生氣,還害你三姐給二哥打了……」
  「新房子裝修好了!」
  「利有恆同意了嗎?」餘慶祥問。
  「不同意也得同意。本來她們要在九龍塘買房子,可是一個在香港,一個在九龍,我和錦燕見一次面要走多少路?現在好了,利家的房子就在我們隔鄰。」余太太一提起她的同學花錦燕就開心:「錦燕命真好,嫁了個年少英俊、富有又溫柔體貼的好丈夫。」
  「我不夠好嗎?」
  「你和利有恆比,差遠了!」余太太瞟了丈夫一眼:「明天下午不要上班!」
  「為什麼?哪一個孩子生日?」
  「明天錦燕一家搬過來,利家雖然有不少傭人,我們不用幫忙;可是,我想請她們一家子過來吃頓晚飯!」
  利有恆一家四口果然來了,花錦燕和莫亦馨同樣是美麗的少婦。利有恆很瀟灑,十二歲的利凱瑞又高又大好神氣,樣子很可愛。八歲的凱莉活潑漂亮,像個小公主。
  原本,飯桌座位的安排,是利凱瑞和余展翔坐在一起,美琪和凱莉又是另一對。
  開飯時,美琪悄悄走到展翔的身邊,說了幾句話,展翔看著凱莉,笑了,點點頭,和美琪交換了座位。
  一頓飯,凱瑞和美琪交上朋友。凱瑞還到美琪房間教她計加減乘除混合算。
  嬌滴滴的凱莉,老纏著展翔陪她玩,展翔喜歡她可愛嬌柔,他把自己最心愛的玩具也拿出來給她玩。美玉放下飯碗就回到房間,小麗蹲在一旁看展翔陪凱莉玩耍。
  自從利家搬來以後,余家可熱鬧了,大鐵門開著,孩子們由余家花園走到利家花園,又由利家花園追進余家花園。
  碰巧學校放暑假,孩子們全部不用上課,於是展翔、美玉、美琪、凱瑞、凱莉天天一起玩,開心到不得了。
  每次玩遊戲,總沒有小麗的份兒,因為美玉和美琪不讓她參加。
  小麗不用上課,暑假作業也做了,她無聊、寂寞;於是,她常常忍不住躲在暗角處偷看她們。看見她們玩得高興,她不知道有多羨慕。她常常對自己說:「讓我參加,玩一次,只是玩一次!」
  可是她不敢開口,因為,美琪說過要打她,美琪一動粗,必定拳腳齊飛。
  小麗害怕!
  這天,小麗躲在洋白蘭樹後,看她們玩捉迷藏。
  美琪用手帕縛住凱瑞的眼睛,之後叫他數十下,她自己連忙躲起來。
  凱瑞數完數,他開始伸出兩手摸索著,一邊叫,一邊笑,他緩緩向前走,竟然來到洋白蘭樹旁。小麗年紀小,反應慢,正想轉身便跑,已經被凱瑞一手抓住:「我捉到了!」
  「不,我不是!」小麗吃驚地掙扎。
  「我已經捉到你了,還想賴?」凱瑞拉下手帕,看見小麗:「原來是最小的妹妹!」
  他笑著把小麗拉出去,小麗嚇得嘴唇發黑,額角冒著汗。
  所有躲藏的孩子都走出來,美玉輕蔑地盯了她一眼。
  美琪面色大變,衝進去,拉開凱瑞的手,好像小麗是細菌,怕凱瑞沾染了。
  「她不是,再來追!」美琪推開小麗。
  「她為什麼不是?我雖然很少看見她,但是我認得她,她是小麗!」
  「是又怎樣?她不跟我們一起玩!」美琪在小麗胸前用力推了一下,小麗打著踉蹌,差點仰後倒在地上。凱瑞連忙從後面抱住她:「美琪,你怎可以這樣對你妹妹?」
  「她不是我妹妹,她是從垃圾堆裡撿回來的,她是野種!」
  「你竟然說這種話?媽咪告訴我,莫阿姨一共養了四個孩子,小麗分明是你妹妹。」凱瑞很不高興,第一次和美琪吵架。
  「她醜、她髒,她惹人討厭!」美琪拉開凱瑞的手:「別碰她!」
  「我不覺得她討厭。你看,你這樣欺負她,她只是垂著頭,不哭、不吵也不鬧。她是醜,但是可愛。小麗,來,到我家裡蕩鞦韆。」
  「不准去!」美琪拉住凱瑞:「我們是好朋友,不要為了這丑蛋跟我生氣。」
  凱瑞不理她,低聲問:「小麗,去嗎?」
  「我……不去,謝謝凱瑞哥哥!」小麗一步步向後退,她但願能離開。
  「好吧!下次我再請你!凱莉。」凱瑞拖起自己的妹妹:「我們走吧!」
  「不要走,凱瑞。」美琪求著:「我們玩捉迷藏不是很開心嗎?」
  「你開心,我不開心!」
  美琪沒有辦法,怕他真的走了不理她:「你要怎樣才開心?」
  「除非讓小麗跟我們一起玩!」凱瑞雙手交抱在胸前,蠻神氣地:「我最看不起大欺小,怎樣?我不高興等,我要回去!」
  美琪知道鬥不過他,只有投降:「好吧!大家一起玩!」
  「小麗!」凱瑞對她說話特別溫柔:「剛才你輸了,輪到你尋找我們。我替你縛住眼睛,你要小心點兒,可不要碰倒!」
  「三姐!」小麗又驚又喜:「我……」
  美琪忍住氣:「聽凱瑞的話!」
  小麗可開心了,她的願望成真啦!終於讓她參加,並且玩了一次又一次……
  晚餐後,凱瑞和凱莉走了,美琪暗中把小麗揪到房間,關上門。
  「三姐……」小麗看著她發青的臉發抖。
  美琪騎在她身上,握著拳頭,捶打了一大頓,小麗哭叫,她打得更多。小麗咬住唇,忍住哭聲,全身抽搐。
  美琪無力了才喘口氣說:「丑蛋!豬八怪!你聽著,從今之後,我不准你再偷看我們玩遊戲,利家兄妹來了你立刻躲進房間。如果你不聽話,下次我打死你!」
  「三姐,小麗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小麗跪在地上抽咽。
  「看你的鬼樣,明天不准吃午餐,裝病。」美琪指著她:「如果爸媽問你為什麼身上有傷痕,你說不小心摔倒了!」
  小麗點著頭,用手背擦著眼淚。
  「不服氣是不是?」美琪唬她。
  「三姐,我不哭!」小麗慌忙用兩手揩去淚水,張著口吸氣。
  「哼!賤種!」美琪滿意地離去了。
  小麗從地上爬起來,渾身上下痛,她緩緩走近床邊,爬上床躺下來,人舒服多了。
  美琪不開心就打小麗,已經打了幾年。最初,小麗小不省事,向媽媽投訴,余太太護著美琪,塞給她一塊波板糖,還叫她以後別惹三姐生氣。結果第二天,美琪說她搬弄是非,又打了她一頓。
  她轉而求助父親,餘慶祥對四個兒女都那麼疼愛,他當然不會打美琪,但是忍不住也教訓了美琪幾句。美琪認為父親偏心,放聲大哭,結果引出來個余太太。余太太看見美琪流淚就心痛,衝著丈夫吵了一頓。
  小麗只好向奶媽哭訴,奶媽只會說:「四小姐,你命不好,忍著點兒吧!」
  於是,她逐漸明白,她是孤立的,沒有人可以幫助她。她甚至認為美琪打她,美玉罵她,全是命中注定。
  她雖然只有五歲,但是在這種畸形環境下生活,已經很懂事。
  她的自卑感一天比一天加重,在任何人面前,她都會感到自己是最渺小的。
  這種打打罵罵,無人關懷的日子又過了三年。小麗已經八歲,小學三年級學生,她比以前更懂事,知道得更多。
  這天,她在後花園,看得入了神。
  「小麗!」突然有人叫她。
  她抬起頭,原來是越長越俊逸的凱瑞,看見他,她立刻站起來便跑。
  「喂!小麗。」十五歲的利凱瑞,已經長得像他爸爸一樣高。他是出了名的美少年,美琪一直追求他。在大人的心目中,十五歲的凱瑞和十三歲的美琪已經是很配襯的小對兒。
  小麗撥足便奔,因為美琪說過,要是小麗和利家兄妹說話,美琪就打死她!
  凱瑞比她大七歲,腿長,一下子就捉住她:「為什麼每次看見我總是逃?怕我?」
  小麗動不得,只有垂下頭。
  「討厭我?」他挺一下胸膛:「我的樣子惹人討厭嗎?」
  小麗微仰臉偷看他,凱瑞當然不惹人討厭,他漂亮得有點兒像童話裡的王子,他和美琪簡直是天生一對。
  「你看!」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鎖匙扣。鎖匙扣掛著紅蘋果,蘋果身上鑲著小水鑽,閃閃的,很精美。
  「喜歡嗎?」他搖晃著鎖匙扣。
  小麗不斷點頭。
  「如果你肯叫我凱瑞哥哥,我把它送給你,要不要?」
  小麗望著凱瑞,八年來眼珠子第一次閃亮,她輕聲問:「真的嗎?」
  「利凱瑞從來不撒謊。」
  小麗看了看鎖匙扣,又看了看凱瑞,終於還是叫了:「凱瑞哥哥!」
  「你的!」凱瑞把鎖匙扣放進她掌中。
  小麗如獲至寶的用兩隻小手捧著它,心裡高興得卜通卜通。八年來,她第一次收到這樣漂亮的禮物。
  「你喜歡,留著它。阿姨由法國帶回來的,我知道小女孩一定喜歡它!」
  「凱瑞哥哥,可不可以不告訴三姐?」
  「怕她又罵你?」
  「我不怕挨罵,是怕,」小麗悄悄地:「三姐把鎖匙扣……」
  「搶回去?我真不明白。你們是親姊妹,她對美玉和展翔都很好,就是不喜歡你!」
  「家裡大多數的人都不喜歡我!」
  「為什麼呢?」
  「因為我長得醜!」
  「丑又不犯罪,而且你也不醜。」
  小麗笑了,難得的笑:「除了爸爸,只有你說我不醜!」
  「是瘦了些!」凱瑞指了指小麗的臉:「多吃點東西,小孩子太瘦不好看!」
  凱瑞並不知道,小麗瘦是因為不快樂。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為什麼你大姐叫美玉,三姐叫美琪,你叫小麗?跟著排下去,應該叫美什麼的。」
  「媽認為我出世的時候太醜,不能用個美字,替我改名小麗,是希望我有小小美麗。但是,我八歲了,還是這樣醜。」
  「小麗這名字不好聽,我替你改一個新的名字,好不好?」凱瑞蹲下身問。
  「好啊!叫什麼?」
  「仙麗,仙女般的美麗。比美字還好些,改了名字,說不定你長大了比美琪更好看!」
  「不會的!我永遠比不上大姐、二哥和三姐,他們才是真正漂亮。」
  「凱瑞、凱瑞……」
  「三姐來了!」小麗面色大變:「謝謝凱瑞哥哥,再見!」說著,她飛奔跑了。
  利凱瑞十八歲,高大強壯得像個專門吃牛扒的外國人。
  他要到美國留學,他考進了哈佛。
  他在香港是個A級的學生,又是足球健將,一流的守門員;此外游泳、馬術、美式欖球也打得很出色。
  美國哈佛大學,除了專收巨富、政要子弟,也喜歡吸收出色的非美籍人才。
  余家十六歲的三小姐——美琪,已經長得亭亭玉立,果然是位小美人。
  她已經正式開始和凱瑞拍拖。
  六年來,由於近水樓台的原故,美琪佔住凱瑞的時間最多;不過,凱瑞仍然有別的朋友,他似乎不是一個很專一的人。
  美琪對凱瑞,比對誰都好,很忍讓他,一直沒有忘記討他歡心。可是,美琪的小姐脾氣被余太太慫寵得又蠻又凶又野,有時候,她也忍不住和凱瑞吵架。
  凱瑞向來不道歉,結果還是美琪向他低首投降。
  這幾年間,利家在地產、樓宇買賣賺了不少錢,珠寶店開了一間又一間,每間都賺錢。利家不單只買了勞斯萊斯汽車,還在淺水灣買地自建別墅,單是裝飾也要一百多萬。
  余太太不斷對丈夫說:「利有恆真本領,他已經是太平紳士啦!」
  「星期六的酒會,是慶祝他競選議員成功。他條件好,做律師打官司有名氣,做生意又賺了大錢。」
  「我們不好嗎?」餘慶祥不以為然:「你的鑽戒越戴越大,我們公司也賺錢呀!」
  「那我們也搬到淺水灣去!」
  「自建別墅,最少也要二、三百萬,還是先買架勞斯萊斯吧!這是你的面子!」
  「慶祥,我告訴你,三年之內,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別墅。」余太太撒嬌。
  「好!全依你。亦馨,我想跟你談談小麗,她已經十一歲,小學畢業了,不能老穿美玉、美琪的舊衣服。」
  「哎唷!美玉、美琪的裙子、皮鞋,是名牌子,一百多塊錢一對鞋,難為了她?她什麼時候缺少衣服?」
  「但是沒有一件是她自己的衣服。」餘慶樣忍無可忍,「美玉比她大七歲,美琪比她大五歲,衣服穿在小麗身上,簡直像個小丑。除了尿布,你連一雙皮鞋也沒有買給她!」
  「美玉和美琪的衣服都是九成新的,我看不出有什麼不好?」
  「那你為什麼不叫美琪穿美玉的舊衣服?美玉才比美棋大兩年。」
  「美琪不肯呀!她要穿新衣服。」
  「小麗也要穿新衣服,不一定要穿名牌。二、三十元,只要合身就可以!」
  「好、好,我明天帶她買幾打衣服,幾打皮鞋,行了吧?哼……」
  余太太對奶媽說:「叫四小姐換件衣服出來,我要帶她出去!」不一會兒,小麗歡天喜地的走出來。
  余太太瞄她一眼,青黃的馬臉,頭髮的劉海蓋住半邊眼睛,骨瘦如柴,好像沒飯吃似的,難看死了。
  余太太每次帶兒女逛公司,售貨員總是稱讚:「余太太,你的少爺真英俊,兩位小姐美得像兩朵玫瑰花!你真好福氣啊,哎唷!看清楚原來兩位小姐都像余太太,怪不得那麼漂亮!」
  如果帶著這叫花子似的醜小鴨出去,人家又會怎樣說?實在太丟臉了!
  她終於揮了揮手:「沒事了,回房間玩耍吧!」
  小麗很失望,垂下頭緩緩的離去。
  不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每次母親帶兄姐去逛公司,總沒有她的份兒。
  她回到房間,在床褥下,拿出凱瑞送給她的鎖匙扣捧在手上,她感到很快樂。
  美玉和美琪常來搗亂她的房間,每個人不開心都找她發洩,所以小麗把鎖匙扣放在床褥下,那兒最安全。
  美琪鬧著要跟凱瑞去美國唸書。余太太當然不想她最心愛的女兒離開自己;但是,她也明白,如果美琪離開凱瑞,可能會就此失去他。
  「不用擔心,」利太太花錦燕說:「美琪可以住在我姐姐家裡,她家房子大。美玉喜歡,也可以一起去,我姐姐最喜歡孩子。因為她自己沒有子女,她一直把凱瑞當兒子。」
  余太太終於答應了美琪的要求,為她辦手續,購買衣物,忙了一大陣。
  小麗知道凱瑞要去美國留學,她一直悶悶不樂,也許她年紀太小,不懂得什麼叫失落。或者她根本一無所有,她又能失去些什麼?
  凱瑞離去,她知道自己將會更寂寞,更孤立無援。
  她和凱瑞單獨談話的機會並不多,她怕美琪,老遠看見凱瑞便跑。那幾次相聚,都因為凱瑞發現她,把她捉住。
  小麗喜歡凱瑞,因為凱瑞從來不會因為她生得醜而討厭她。他很喜歡小麗,也關心她。有一次小麗放學回家,滿臉笑容,凱瑞立刻截住她問:「什麼事這樣高興?」
  「三姐呢?」小麗輕聲問。
  「剛上樓換衣服,我們去看電影,她起碼要磨半個鐘頭。來,仙麗,我們聊聊!」
  小麗坐在凱瑞身邊,打開書包,把一隻長信封拿出來。
  「成績報告表?」凱瑞把報告書打開:「又考第一名。仙麗你真棒,年年考第一。告訴我,你喜歡什麼,我送一件禮物給你!」
  小麗抬起頭,望住凱瑞,深深地看他:「你可不可以送一張相片給我?」
  「為什麼要相片?」
  「我最希望得到的禮物啊!」
  「小傻瓜。」凱瑞揉一下她的頭髮:「我又不是電影明星……」
  凱瑞始終沒有送相片給她,小麗是有點失望,但小麗並沒有埋怨他,因為他真的關心她。在她那冰冷的小心靈中,凱瑞彷彿為他灌輸了一股暖流。
  其實二哥展翔對她也不壞,只是他過份關心凱莉,所以對小麗疏忽了。
  算來算去,還是凱瑞最好。
  明天,凱瑞要和美琪去美國了,小麗悶了一天,連晚飯也吃不下。
  她輕輕走進母親的房間:「媽!」
  「什麼事?」余太太沒有看她,正在修指甲:「你應該上床睡覺了!」
  「明天三姐去美國,我想去送飛機!」
  「捨不得三姐?你總算有姊妹情,好吧!明天帶你一起去!」
  「謝謝媽!」小麗很高興。其實,美琪差不多每天都打罵她,她和美琪真的沒有什麼姊妹情,她只是想送送凱瑞。
  由於要等美玉下課,趕到機場,凱瑞和美琪差點要入閘。
  余太太擁住美琪叮嚀,小麗躲在一角目不轉眼的望著凱瑞。凱瑞終於發現她,走過去,把她拉過一邊。
  「給你的!」凱瑞遞給她一個信封。
  「是什麼?」
  「回去看!」凱瑞又搔了搔她的頭髮。
  「凱瑞哥哥,我可不可以寫信給你?」
  「當然可以,一到美國,我立刻寄一張漂亮的明信片給你!」
  「凱瑞,入閘啦!」利太太在那邊叫。
  「再見!」凱瑞拍拍她的臉:「多吃些東西,長胖些,嗯!」
  「再見!」小麗的眼眶盛滿了淚水。
  凱瑞在她臉頰上親一下;然後跑著步回到大夥兒身邊。
  小麗含著淚,看著凱瑞被美琪拉進禁區。凱瑞走了,真的走了,小麗嗚咽起來。
  「哭什麼呢?」余太太來到她身邊,溫言說:「三姐又不是去了不回來,她只不過去唸書,回去吧!」
  小麗一直抽抽咽咽,回家後,走進房間,才想起了手中的信封。
  她立刻翻開信封一看,裡面竟然放著凱瑞一張簽了名字的相片。
  凱瑞穿著運動衣,右手抱著一個美式欖球,很威風、很神氣。
  小麗把相片按在胸口上,開心得直跳,她真想買一個相架把凱瑞的相片鑲好放在床頭櫃上;可是再想想,不行呀!萬一被家裡的人看到了,相片一定會被沒收。
  小麗把凱瑞的相片放進聖經裡。
  凱瑞去美國一個月後,利家搬走了。花錦燕認為收房租太麻煩,把房子賣了。
  這天,小麗在花園的石凳上看書,突然,她聽見大鐵門口有點聲音,她回過頭去一看,一個男孩子的頭伸進來。
  小麗立刻過去,很有禮貌地問:「找人嗎?門怎麼開了的?」
  「門沒有鎖上,一推就開了!」他是個十五、六歲的小胖子。
  小麗想了想,大姐剛出去,一定是她沒有把門關好。
  「我的風箏掉進你們的花園裡,你有沒有看見?可以給回我嗎?」
  「風箏?」小麗皺了皺眉:「我沒有見過,你怎會在我家門口放風箏?」
  「我是在自己天台上放風箏的?我就住在隔鄰,剛搬來不久,我叫江波比。」
  「你是住在利家?」
  「不!我們把房子買了,我爸爸是個醫生。」小胖子說:「房子現在是姓江的。唉!你真的沒有看見我的風箏?」
  「沒有啊!既然是鄰居,你自己進來找找!」小麗開門讓他進來。
  「謝謝,你真好!」他走進去,看看左、看看右……突然他指著說:「就在那!」
  「啊!在白蘭樹上,樹多高,怎麼辦?」
  「爬上去拿不就行了?」
  「不,媽媽不准我們爬樹,由上面摔下來好危險,你不要爬上去。」
  「不用怕,我爬慣樹的!」江波比說著,便爬上樹去,很快就把風箏拿到手。
  風箏是只很大很大的蝴蝶,彩色的:「你的風箏很漂亮。」
  「喜歡放風箏嗎?」
  「喜歡!」
  「跟我一起回家,我們到天台玩!」
  「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嗎?」
  「當然可以,因為你已經是我的朋友。」
  小麗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朋友。雖然,無論哪一方面,他都比不上展翔,當然更比不上凱瑞,他只是一個小胖子;但是,他把小麗當朋友,有好吃的、好玩的,都少不了小麗一份。
  以後,小麗在家裡受了氣,就跑到江家去,江家成了她的避難所。
  美玉偏偏看不順眼。以前欺負了、作弄了小麗,小麗只有留在房中飲泣;現在不同了,美玉罵完她,她一轉身就到江家去。
  於是,美玉向余太太告狀。
  余太太反而高興:「什麼?小麗那麼醜,竟然也有人喜歡?」
  「小麗才只有十一歲,就交男朋友?」
  「人家七、八歲就做童養媳。只要有人肯要她,我隨時答應!」
  「媽!」美玉頓著地,她以為母親會打小麗一頓,起碼也應該禁止小麗和姓江的小胖子來往,把她孤立起來。
  母親不管,美玉就自己想辦法折磨她。
  看到小麗要出去,立刻叫住她!
  「什麼事?大姐。」
  「今天晚上要參加晚會,你把我那新買的銀色高跟鞋找出來;還有,我要穿那銀藍的晚禮服。手套、手袋你替我配一配!」
  小麗馬上照辦,這種工作她做慣了,以前美琪和凱瑞去拍拖,也是小麗在一旁服侍。
  美玉要小麗替她梳頭,梳了十幾次都不滿意,美玉生起氣來,搶過梳子猛向小麗頭上敲;小麗不敢反抗,只用兩隻手護住頭部。
  如果美玉的男同學不是已經開了汽車來,在門口呆等著,美玉還不肯放過小麗。
  小麗吃過晚飯,便高高興興到江家聽唱片,好像從未發生過任何不愉快的事。
  江波比是小麗的好朋友;但是,這些日子以來,小麗始終無法忘記凱瑞。她寄了很多信給凱瑞,凱瑞只回了幾張明信片給她。
  小麗以為凱瑞放暑假會回家度假的,可是第一年凱瑞利用假期和美琪去歐洲玩;第二年利先生夫婦去美國看兒子;第三年餘太太強迫丈夫放下生意,陪她去探望寶貝女兒。
  結果小麗足足三年沒有見過凱瑞。
  幾年了,小麗已經十五歲,家裡有了很大的變動:餘慶祥自從開了工廠之後,很少時間在家,余太太一天到晚跟著花錦燕在婦女界活動,整天開會啦!搞慈善籌款啦!花錦燕熱心公益,並且有丈夫大力協助,終於做了保良局總理。不久,莫亦馨表現良佳,加上朝廷有人好做官,後來她也成為保良局的中堅份子。總之出錢出力,好事做盡。
  餘慶祥夫婦天天出外,小麗一個月也難得見父母一次。幸而,皮鞋穿美玉、美琪不要的,連校服也是穿美琪剩下的。需要錢嗎?可以向奶媽要,而小麗也很少用錢。
  展翔忙著去淺水灣追求凱莉,他也很少留在家裡。
  只有美玉,她不上學、不拍拖,就去找小麗的麻煩。
  在余家,小麗只是一個被遺忘、受欺凌的可憐蟲,她的年紀越大,就更加自卑。
  這天,余太太在家裡宴請一班太太團,小麗剛由江家回來。
  「余太太,這位也是令千金嗎?」
  「她,啊!是的!」余太太瞪了小麗一眼,她每次請客,都不准小麗「亮相」。
  「長得很清秀啊!」
  「哎唷!馮太太,別開我玩笑了,她呀!是個出了名的醜小鴨!」
  「你有沒有聽過醜小鴨變天鵝的故事?」馮太太很認真的說:「而且令千金五官端正,一點兒也不醜!」
  「好了,馮太太,我請飲茶!」余太太對女兒說:「你還不回房間做功課?」
  「是的,媽媽!再見馮阿姨!」小麗垂著頭轉身走,她不怨人,只怪自己。她忘了家裡請客,其實她應該走後門。
  「唉!我一生中最感遺憾的是生了這個女兒……」余太太仍在列舉小麗的弱點,飄進小麗耳裡,連小麗也感到本身的醜陋,羞辱家門。她含著淚,咬著牙,盡快跑回房間。
  她恨自己,如果自己沒有留在世上,母親就不會遺憾。
  她不是一個好女兒,她不是!
  不過,她已經發了誓,由明天開始,她要多吃東西,多爭取營養,盡量令自己快樂,不再憂傷。她訂下了計劃,每天一早起來繞著房子跑步,吃飯前再跑一次。她知道自己永遠不會漂亮起來,丑就丑吧!但是起碼應該健康些,以免人家看到她,會以為她沒有飯吃。
  她要為母親取回一點點面子。
  余家的食物多的是,只要小麗肯吃,永遠吃不完。她對一天兩次的跑步很有恆心,她的體重不斷增加,但是由於她每天運動;而且她的頭髮永遠垂在臉上,穿的衣服又寬又大,所以表面上她好像沒有什麼改變。
  她曾經和奶媽商量,想奶媽陪她到理髮店,把頭髮剪短和修理一下,她認為這樣會精神些。後來給大姐知道,不由分說的拉下了她一撮頭髮。
  「剪短頭髮?誰批准的?你忘了美琪說過了,波浪式長髮是我專有的,短髮是她專有的,你只能留亂髮!」
  「我能不能把額前的劉海剪短些?大姐,頭髮蓋著眼,做功課不方便!」
  「不行,你梳的是遮醜發,你額頭生得不好,沒有眉毛,眼睛醜死了。遮著它,以免人家看了反胃,十天十夜吃不下飯!」
  「大姐,其實我有……」
  「你敢駁嘴?」美玉舉起手:「你是不是想我打你一頓?」
  小麗慌忙逃走。
  波比對小麗也真好,天天陪小麗跑步,風雨無間,連星期日也一早爬起來!
  跑步完畢,他們坐下來抹汗。
  「人家說跑步可以減肥,你又不肥,為什麼要天天跑步?」
  「誰說我不肥?我一共重了二十磅。我每天最少吃三塊牛扒,四隻雞蛋,還有一大盒沙律,又大量吃蔬菜和水果。我吃那麼多東西,如果不跑步,令肌肉結實,我很容易變成最醜陋的小肥婆!」
  「你為什麼老說自己丑?」
  「我本來就丑嘛!樣子長得醜,要漂亮是沒有可能的了,唯一的辦法就是令自己身體健康,成績好,才可以為媽媽爭回一點面子。媽媽常為了我而自卑。」
  「我倒認為你是個很好的女孩子,連我媽咪也稱讚你!」
  「可能因為你媽咪只有兩個兒子,沒有女兒。」小麗忽然問:「你大哥去了外國留學,什麼時候才回來?」
  「念完書。你有沒有發覺,我和大哥是完全兩個人,他瀟灑、英俊,我又笨又醜!」
  「你既然認為我不醜,就不要說自己丑。說真的,我覺得你一點兒也不醜。」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