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江湖術士 施詐騙紅丸 穎異少年 有心求劍訣


  原來白石道人俗家姓何,生有二女,長女何萼華今年十八歲,次女何綠華今年剛剛十歲。何綠華出生未久,白石道人死了妻子,遂把兩個女兒都交與妹妹撫養,十年來,白石道人每隔一兩年必到太室山一次探望女兒,不過卓一航不知道罷了。
  那知白石道人心中另有打算,卓一航是武當派第二代弟子中最傑出的人物,白石道人早已屬意於他,想把何萼華配他為妻。黃葉道人知道師弟的心意,所以日前一再向卓一航試探,目的便是想撮合這段姻緣。
  再說白石道人將女兒介紹與卓一航相識之後,笑道:「萼華,師兄不是外人,你們可不必拘愷客套。你這位師兄文武雙修,你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問他。」
  一行人走上太室山頂,何綺霞削髮為尼後改稱慈慧,就在太室山頂建寺靜修。慈慧帶領他們進了寺院,招呼一航坐下。白石道人笑道:「讓他們小一輩的去玩吧。」
  何萼華帶卓一航往寺內各處參觀,走到倦時,便在古柏下歇息,兩人相對閒談,說起慈慧師太的遭遇,何萼華一陣吁嗟歎息說道:「女人的命真苦!」卓一航笑道:「何以見得了這不過是慈慧師太遇人不淑罷了。」何萼華道:「這不就是了?千古以來,女人總得依靠男人,嫁得好的還可,嫁得不好,一生可就完了。像我姑姑那樣的人品武功,也只得獨伴青燈古佛,終老荒山。」卓一航道:「其實她大可不必為那負心的漢子去傷心。」何萼華繽道:「就是彼此情沒意合的也難免不生變卦。像司馬相如和卓文君,才子佳人,兩情歡悅,應算得是千秋佳話了吧?可是到卓文君年紀大了,司馬相如便生二心,要不是卓文君賦了那首「白頭吟」,使司馬相如回心轉意,佳偶豈不反成怨偶了,虧那司馬相如還給陳皇后「按:即漢孝武皇帝之後」寫過長門賦呢?輪到他自己之時,卻就不知那怨婦之苦了。你說女人的命運是不是可悲?」
  卓一航聽了,突然起了一種奇異的感覺,不期然的想起了玉羅剎來,他想在玉羅剎口中,絕不會說出「女人命苦」之類的話!
  這何萼華談吐文雅,態度大方,論本事文才武藝俱都來得。然而不知怎的,卓一航總覺得她缺少了些什麼東西似的。是什麼東西呢?卓一航說不出來,也許就是難以描繪的、蘊藏在生命中的一種奇異的光彩吧?這種「光彩」,卓一航在玉羅剎的身上可以親切的感知,也因而引起激動甚至「憎惡」,但就算是憎惡吧,那「憎惡」也是強烈的吸引人的。
  然而白石道人卻不知卓一航心中所想,他和妹妹暢敘離情之後,走出外堂,見二人談得甚歡,心中很是高興。
  白石道人本來沒有打算到少林寺參謁,但第二日一早,慈慧師太卻忽然接到少林監寺尊勝 師的兩份請帖,一份寫她的名字,另一份寫白石道人的名字。慈慧笑道:「少林監寺的消息倒真靈,你才來了一天他們就知道了。」慈慧在太室山頂隱居,和少林寺相鄰,所以也有來往。白石道:「咱們掌門師兄羽化之後,他們也曾派人弔唁,禮尚往來,既然他們又有請帖遞到,我就和你去答拜吧。」又對卓一航道:「你是本派未來的掌門,趁這機會見見少林的長輩也好。」
  太室少室兩山對峙,中間相距約十餘里,三人行了半個時辰,已到少室山北麓的五乳峰下,但見百塔如林,少林寺就 立在塔林之中。白石道:「我們先去找知客通報,你在後面稍待。」卓一航點頭應諾。正說話間忽聞得喧囂之聲,三人走到少林寺前,只見寺門緊閉,有兩個老頭站立在門前的大石上破口大罵。一個叫道:「鏡明老禿,你擺什麼架子?你雖是一派宗祖,我們也不是沒有來頭的人!」另一個道:「我看你們少林也是浪得虛名,若然是確有真才實學,為何不敢與我們觀摩較技?」卓一航聽這兩人破口大罵,十分驚訝,要知少林武當兩派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在當時而論,武當派雖較為人多聲盛,但說到歷史悠長,人才輩出,卻還要推少林第一 。這兩個是何等人物!壩然敢在少林寺的山門前挑戰!
  這兩個老頭見白石道人和慈慧師太走來,在石上跳下,迎上前來,面上堆笑,作出招呼之狀。慈慧師太冷著面孔,望也不望他們。白石道人見狀,也昂頭闊步,傲然不理。兩個老頭甚為沒趣,走了過來,迎著卓一航搭訕說道:「小哥,你是來少林參謁的嗎?」卓一航點了點頭。一個老頭鼻子「哼」了一聲道:「其實不參謁也罷,少林寺除了鏡明長老大約還可和我較量幾回合之外,其餘的都無足觀。你又何苦勞神遠來!」卓一航大吃一驚,急忙問道:「敢問老前輩姓氏。」那老頭又「哼」了一聲道:「我的名字說你也不知道。當今之世,後學者但慕虛名,言必少林武當,像我們這樣的老頭子只因無瑕開宗立派,小輩那還知道我們了不過若是武當五老在此,他們一定會以晚輩自居。」那老頭嘮嘮叨叨說了一大篇。卓一航簡直摸不著頭腦。
  那老人又問道:「前面那位道士是你的師父嗎?」卓一航打了個突 ,暗想他說武當五老都要奉他為長輩,如何卻不識白石師叔。當下答道:「他是我的師叔。」又問兩人名字,那老頭得意洋洋的道:「你是哪一派的?你們派中的長老沒有對你說過「陸上仙」胡邁和「神手」孟飛的名字嗎?我就是陸上仙胡邁。二十年前我與紫陽道長在武當山較技論劍,在拳法上承他讓了我一招:在劍法上呢,我本來可興他打成平手,但既然在拳法上勝了他,就不能不給他留點面子,所以在劍法上我讓了他半招。」卓一航真是聞所未聞,心想自己師父最為謙挹服善,若然真有這一回事,他為何從不提及。
  那「神手」孟飛插口道:「那是二十年前之事,那時紫陽道人的劍術還可以與我這位胡老哥匹敵,若現在來比,我敢說不滿五十招他就要敗下陣來。至於少林寺雖以神拳著名,但其實弱點甚多,看來那鏡明 師還不是我的對手,更不要說對我們的胡老哥了。」說罷從袋子裡摸出一本書來,封面上寫著「少林拳法十弊」,說道:「我為了破除世人成見,所以著了這一部書,詳論少林拳法的疏漏之處。」卓一航道:「哦,那你是要把此書獻與鏡明長老的了!」孟飛道:「可惜那鏡明老禿空負重名,氣度甚差,我們來了,他竟然給我們來個閉門不見。」卓一航正想接過此書翻閱,忽見少林寺大門打開,兩個老和尚並肩走出。那胡邁大叫一聲:「好呀!總算見著你了!暗明,你敢不敢接我十招。」左首那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道:「貧僧年老體衰,久已無此雅興了。」右首那個和尚卻冷笑道:「聽說你們這幾天天天要來找我們的主持比武,我們的知客僧人已經對你說過少林的規矩,要來此武的先和我們第五級的門人比起,你一級級的打去,若都打勝了,我自然來接你的高招,你不按我們的規矩,來這裡吵吵嚷嚷作甚?」把手一招,叫道:「悟淨,你和這兩位客人比劃比劃。」一個十四五歲的小沙彌應聲跳出,胡邁怒氣沖沖,大聲罵道:「尊勝老禿,你敢這樣小覷我們,你是監寺,我們也是有身份的人,難道我們就不配和你觀摩印證。」那小沙彌立了一個門戶,叫道:「好呀,你們遠來是客,讓你先進三招!」胡邁怒道:「你這小禿驢,你知道我是誰?」小沙彌做個鬼臉說道:「我知道你叫無賴!」卓一航聽了,不覺笑出聲來,這「無賴」二字用河南鄉音念出,正好和「胡邁」相同。
  胡邁又罵道:「武當少林,並稱武林領袖:鏡明你為何不學學紫陽道長的氣度,紫陽當日親自迎接我上武當,比拳輸了給我,又親率四個師弟送我下山。那才是武林領袖的胸襟!」話未說完,忽然拍的一聲中了一記耳光,白石道人把手一揮,將他摔出三丈開外,殺豬般的滾地大叫!
  孟飛在旁大叫道:「你們少林寺目中還有王法麼?白日青天傷人害命!」胡邁也邊滾邊叫,漸漸聲音嘶啞,就像真的要死一般。鏡明老憚師皺了皺眉頭,對監寺尊勝道:「給一粒小還丹與他服用。」尊勝 師從懷中摸出一隻銀瓶,倒了一粒小小的紅丸,叫小沙彌遞給孟飛道:「主持慈悲,賜你靈丹。」孟飛一把接過,送入胡邁口中,過了一陣,胡邁仍然嘶叫。孟飛道:「我的大哥給你們用毒手暗傷,一粒紅丸頂不得事,再給兩顆與我。」尊勝師怒道:「你想訛詐麼?」鏡明老 師慈悲為懷,只恐胡邁真的傷重,便道:「再給一顆他吧。」尊勝無奈,只得再挑出一顆紅丸與他,孟飛大喜接過,納入懷中,把胡邁背在背上,拔腳下山。
  白石道人怒氣未消,喝道:「你們認得我麼!」孟飛回頭說道:「正想請教。」白石道人冷笑道:「我是紫陽道長的四師弟,人稱屠龍劍客白石道人的便是!那老無賴不是說我曾親自送他下過武當山嗎?怎麼當面又不認識了?」一群小沙彌嘩然大笑。
  那胡邁忽然在孟飛背上抬起頭來,說道:「哦,我道是誰?原來是武當五老中人,怪不得有點功力,我老了,精神不濟了,過三年我叫徒弟找你算帳。」聲音雖然並不響亮,但卻一點也不嘶啞。白石道人又好氣又好笑,喝道:「鼠輩快滾!」孟飛急忙飛步下山。
  尊勝笑道:「白石道兄,你真不該通名。」白石道:「為什麼?」尊勝道:「你一通名,又有他們說嘴的了。他們將來死了,也可以在墓碑上刻上一行大字:曾與武當五老交手?」白石失笑道:「豈有此理!」尊勝道:「白石道兄,這倒不是我故意說笑。武林中很有這麼一些無聊人物。像這兩個老無賴,他明知我們的主持不肯與他們動手,又明知少林寺的人絕不會傷他們性命,所以才敢在山門胡罵,希望一罵成名。」白石道:「只有你們少林寺才這麼寬宏大量,若然是在武當山上,他們不斷了兩條腿才怪。」尊勝笑道:「所以他們不敢惹你們武當派,但他們卻料不到在嵩山上談論武當派,也會遇上你這位煞星。」白石撫掌大笑。尊勝忽道:「白石道兄,我看你剛才所發那掌,初發時似用了十成力量,到沾衣時最多只有三成力量,不知我看得對否?」白石十分佩服,道:「大師真是觀察入微。我見那老無賴這樣說嘴,所以出手時用力打去,那知一看他的身法,才知他實是不堪一擊,所以只用了三成力量。」尊勝 師歎息說道:「倒底上了他們的當了!」白石道:「怎麼?」尊勝道:「給他們多騙去了一粒靈丹。」鏡明老
  師道:「師弟不可如此刻薄,就算給他多要了一粒,此丹只能救人,也不愁他們會拿去做什麼壞事。」尊勝搖了搖頭,默然不語。誰知事有出乎意料,後來竟然因為此粒紅丸,引出明史上的第二個大奇案,,「紅丸案」,白白送了一位皇帝的性命,這是後話,按下不表。
  再說白石道人與鏡明長老相見之後,招手叫卓一航過來參謁,鏡明長老見卓一航氣宇不凡,甚為稱讚。
  當晚鏡明長老在「解行精舍」設下齋宴,給白石道人接風,席閒談起紫陽道長逝世之事,吁嗟再四。卓一航也暗暗感慨,心想:自己的師父死後,武當派已是群龍無首,四個師叔,雖然武功不錯,卻都不是領袖之才,看來武林宗主之位,該讓少林派了。
  晚霞漸收,山間明月升起,三十六殿與五十四塔都浸在溶溶月色之中,鏡明長老啜了一口清荼,仰觀月色,忽然笑道:「你看這樣的夜色,夜行人方不方便!」白石道人詫道:「老 師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有什麼夜行人敢到少林寺來麼了那兩個老無賴就是想與少林糾纏,也沒有這樣大的本事。」鏡明長老笑道:「今夜來的可不是什麼無賴了,他是熊經略派來的人。而且是我特別邀請他來的。」
  白石道人益發莫名其妙。問道:「那個熊經略?是不是遼東經略使熊廷弼大將軍?」鏡明道:「天下那還有兩位熊經略!」白石詫道:「熊經略是當世名將,道德兵法,舉世推重,難道他會與少林為難?」鏡明笑道:「那當然不會!」歇了一歇,忽道:「有一個人叫岳鳴珂的,你們可聽過他的名字麼?」
  卓一航心念一動,說道:「這人我知道。」鏡明道:「今夜就是他來。」卓一航駭然問道:「他為什麼會來!」鏡明道:「他就是熊經略差遣來的。」
  原來熊廷弼奉旨掛了遼東經略使的帥印之後,明朝皇帝又賜他尚方寶劍,准他先斬後奏。要知明朝邊防之壞,那屯邊的將軍之腐敗,也是一大因素。熊廷弼得了尚方寶劍之後,決意整頓軍務,率了親兵,晝夜兼程,趕出關外。一到遼陽,就把三個貪污枉法、縱兵擾民的將軍劉遇節,王捷、王文鼎殺了,斫下腦袋,送到各營示眾,軍士們看了,個個害怕,人人聽令。熊廷弼於是大加整頓,一面教練兵士,一面督造戰車火炮,掘壕修城,把十八萬原來腐敗不堪的邊防軍隊,竟然訓練成了雄赳赳的精兵,進守撫順和滿洲兵對壘,那滿洲的皇帝聽說是熊廷弼督師,不敢進兵,退守興京。兩軍對峙,倒也無事。這時岳嗚珂在軍中掛上參贊的差事,職位雖然不高,卻是熊廷弼的一條臂膊。
  東北出產有上好的白金和精鐵,熊廷弼突然想起要鑄一把寶劍,叫岳嗚珂負責鑄造。這時京中恰又傳出消息,說是首輔方從哲和兵部主事劉國縉等人,娘忌熊廷弼得皇帝信任,專掌兵權,準備對他不利,要示意卸史彈劾他。因此岳嗚珂請令回來,一面到京中打探消息,並替熊廷弼疏通,一面物色劍師到關外替熊廷弼鑄劍。
  岳鳴珂先到北京,打聽得陰謀雖然正在醞釀,但有一班正直的大臣,如楊漣.劉一憬等都力保熊廷弼,暫時可以無事。於是又想起鑄劍之事,但著名的劍師,不是死了,便是年老到不願走動了。岳嗚珂雖是劍法的大行家,卻不會鑄劍。想了又想,忽然想起武林各派之中,只有少林派有一本專研鑄劍的書,名為「龍泉百煉訣」,岳嗚珂想,不如請少林寺的主持准他抄一本副本出來,那就不但可以為熊經略鑄劍,而且可以利用東北的精鐵,給兵士們鑄造許多刀劍了,因此他趁著邊防無事,上少室山謁少林寺,道達來意。
  再說鏡明長老將岳鳴珂的來意對白石道人說後,說道:「本來這是一件好事,何況又是熊經略的面子。但少林家法,典籍不許外傳,我思維再三,只好叫他來偷。」說罷哈哈大笑。
  尊勝 師忽然問卓一航道:「這岳嗚珂武藝如何?」卓一航道:「比弟子何止高明十倍!」白石道人吃了一驚,面色不悅。尊勝 師笑道:「老弟太過謙了。我打探他的武功造詣,另有原因。我和主持師兄雖然願他順利得手,但難保其他僧眾不與他為難。因此,若然他是武藝低微的話,我們就不派高手把關了。」白石道人忽道:「以少林寺的盛名,就是有意讓他,也該叫他不要太易得手。」尊勝笑道:「這個自然。道兄有此雅興,不妨看看。」
  再說岳嗚珂得了鏡明 師暗示,十分歡喜。這晚換了青色的夜行衣服,到少林寺來,在寺門外恭恭敬敬拜了三拜,飛身人內。正在此時,忽然一股微風掠過身畔,似有一條黑影,疾若流星,向東北角飛去。這人的輕功造詣已是上上功夫,等閒的人,根本不能發現。岳嗚珂微吃一驚,心想難道鏡明長老改了主意,派高手暗中釘著我了?
  正在思量,羅漢堂內倏的跳出一個沙彌,只有十五六歲光景,身法卻極為敏捷,一照面就是一招「陰陽雙撞掌」迎面掃來,喝道:「大膽狂徒,敢來闖寺!」岳鳴珂已得鏡明指示,知他故意裝模作樣,假戲真做,暗暗好笑。閃得幾閃,正自打不定主意如何闖關,令他好好下台。不料這小沙彌卻似十分好勝,竟然施展出少林「綿掌」的功夫,忽掌忽指,似點似戳。卓一航和師叔由達摩院的一個高僧陪著,在石塔上觀看,見這小沙彌正是日間向胡遙叫陣的那一個,不覺好笑。卓一航道:「這位小 師身法好靈,要是日間由他出手,只怕那老無賴傷得更重。」
  岳嗚珂隨著那小沙彌轉了幾轉,忽然賣個破綻,小沙彌收掌不及,啪的一掌按到他左乳下的期門穴上,岳嗚珂身子倏的飄起,飛上牆頭,說道:「小師父掌風厲害,我甘拜下風!」那小沙彌掌方沾衣,陡覺敵人肌肉內陷,根本沒有按實,想不到他已給「按」得連身飛起,不覺愣在當場。
  小沙彌還道是自己的綿掌功力厲害,手掌還沒有按實,敵人就已站立不住,要飄身躲閃了。正想說道:「你既然甘拜下風,為何還向內闖?再下來斗幾個回合吧!」正在他發楞的當兒,忽聞得半空中有聲飄下,原來是尊勝 師在「初祖庵」的高處喝道:「蠢才,別人讓了你還不多謝?你的綿掌功夫還差得遠呢?」
  小沙彌面紅耳熱,抱掌說道:「謝貴客手下留情。」岳鳴珂也覺駭然,心想這尊勝
  師人在遠處,卻看得如此清楚,少林寺果然名不虛傳。
  岳嗚珂跳過了羅漢堂,進入「解行精舍」,就是適才鏡明長老款待白石道人的地方。岳鳴珂剛剛躍入,忽聞得呼呼聲響,迎面飛來,岳鳴珂施展絕頂輕功,一飄身攀上大梁,只聽得一個和尚笑道:「客人勿驚,請下來比試暗器。」岳鳴珂眼見那長方形的東西,又回到和尚手中,也頗為驚異。
  這和尚乃監寺尊勝 師的弟子,名叫玄通,剛才使這獨門暗器,本是想嚇嚇來人,那料岳鳴珂輕功之高,出乎他意想之外,他本想用「鴛鴦枕」夾著敵人雙耳飛過,那知剛到敵人身前,他的身影就不見了。收回暗器,才看出他已躲到樑上。這一來卻激起玄通好勝之念,真的要和他較量暗器了!
  岳嗚珂一笑飄身,躍了下來,抱拳說道:「請大師手下留情!」玄通道:「好說,好說,你用什麼暗器?」岳鳴珂從來不用暗器,想了一想,舉頭外望,忽見精舍外一棵龍眼樹結實  ,笑道:「我口渴得緊,讓我先摘幾顆龍眼解渴如何?」玄通一楞,道:「請便。」岳嗚珂一口氣吃了二三十粒,將龍眼核集在手中,笑道:「好了,我暗器已經有了,請大師指教!」
  玄通見他竟以龍眼核作為暗器,不覺慍怒,手腕一翻,先打出五粒鐵菩提,但聽得錚錚亂響,岳鳴珂手指連彈,一粒粒的龍眼核連珠飛去。把玄通的鐵菩提全部打落。
  玄通大吃一驚,雙手一揚,獨門暗器「鴛鴦枕」兩路打出,這暗器狀似枕頭,中藏利刀,能放能收,端的厲害。岳鳴珂雙指連彈,接連打出四枚龍眼核,那兩個鐵鴛鴦枕給小小的龍眼核一撞,竟然歪歪斜斜失了準頭,玄通把手一招,收了回來。岳嗚珂眼利,看出「鴛鴦枕」上系有一條極細的鐵絲,另一端纏在玄通指上,待他再發出時,突然飄身而起,雙指在鐵線上一剪,把鐵線剪斷,鴛鴦枕驟然斜飛出去,內中的飛刀激射出來,竟然射出「解行精舍」,釘在龍眼樹上。岳鳴珂說聲:「承讓!」闖過了第二關,直向藏經閣行去。
  行得幾步,達摩院中又跳出一名和尚,手提一柄方便鏟,寒光閃閃,攔在面前,說道:「施主留步!」
  岳鳴珂知道少林寺對武功的考核最嚴,寺中僧眾或以拳技見長,或以暗器見勝,或以兵刃稱雄:而對拳技、暗器,兵刃全都有了造詣之後,再精研內功,到內功也有了深湛的造詣之後,方才送入達摩院。所以少林寺達摩院中的高僧,無一不是內外兼修,身懷絕技的好手。這個和尚從達摩院中跳出,必然是少林寺中有數的人物了,當下抱拳請問,這和尚名叫天元,乃是鏡明 師的頭徒,橫鏟把關,稽首笑道:「岳施主請亮兵刃。」
  岳嗚珂道聲「得罪」,拔劍在手,只見一泓秋水,滿室生輝,原來岳嗚珂的師父天都居士在天山上探取五金之精,托前輩煉劍師歐陽治子煉了兩把寶劍,一長一短,長的名為「游龍」,短的名為「斷玉」,岳嗚珂這把,正是天山派鎮山之寶劍游龍劍。
  天元和尚見他亮出寶劍,微微一凜,但想起方便鏟乃是重兵器,寶劍難削,亦自不懼。岳鳴珂施禮之後,平劍當胸,天元和尚一鏟拍下,岳嗚珂兩肩一擺,身軀半轉,反手一劍,急如電光石火,直刺天元手腕,天元和尚喝聲「好快!」手腕一翻,方便鏟反鏟上來,岳鳴珂把劍一收,轉鋒刺出,天元和尚的鏟向前一送,只聽得「叮噹」一聲,火花四濺,方便鏟缺了一口,岳嗚珂也覺臂膊
   ,不敢怠慢,就在騰挪閃展之時,手中劍已刷,刷,刷的連進三招!
  天元和尚勝在臂力沉雄,見岳鳴珂劍招來得厲害,把一柄鏟盤旋急舞,離身兩丈以內,風雨不透,全身上下,儼如籠罩在一片青色的光幢之中。岳鳴珂讚道:「好!」憑著一身所學,游龍劍疾若驚飆,吞吐撒放,在青色的光幢中揮霍自如!
  天元和尚大吃一驚,他是達摩院中的高僧,論本領在少林寺可坐第三把交椅:論閱歷南北各派的武功無不見過。但岳嗚珂的劍術,乃是探納各家劍術而成,沉穩雄健兼而有之,天元和尚打了五十餘回合,竟然摸不透他的家數。
  兩人輾轉攻拒,又鬥了三五十招,岳嗚珂劍招催緊,直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下,在青色光憧中盤旋進退,只聽得一片斷金戛玉之聲,連綿不斷,激鬥正酣,忽聽得又有聲音,空中飄下,原來是鏡明老 師在塔頂傳聲,微哂說道:「天元你已經輸了,還不退下!」聲音並不很大,但卻入耳驚心。天元一楞收招。只見方便鏟的兩邊鋒刃,已全給削平,雖是驚心,但心想:這乃是對手寶劍之力,論本領自己並未輸招,所以雖然被師父喝退,心中卻並不很服。
  岳鳴珂望空遙拜,繞過達摩院,再向藏經閣行去。這時天元和尚已上了石塔,問師父道:「弟子並未輸招,師尊何以喝退?就是有意放他,也該讓他知道。這樣讓他,豈不叫他小覷了少林寺的鏟法?」
  要知少林寺的伏魔鏟法,乃是武林絕學。當時論劍法首推武當:論拳掌暗器和其他器械卻還算少林,所以天元和尚有此說法。鏡明長老又是微微一哂。說道:「你跟我這麼多年,在達摩院中也坐上了上座了,怎麼輸了招都還不知?你看你的胸前衣服。」天元和尚俯首一看,只見袈裟上當胸之處,穿了三個小洞,這一下冷汗沁肌,才知岳嗚珂確是手下留情。
  鏡明老 師合什讚道:「真的:江山代有才入出,各領風騷數十年。想不到老衲晚年還得見武林中放此異彩。」天元和尚駭然問道:「這岳鳴珂的劍法究是何家何派,師父對他如此推崇?」鏡明老 師道:「他的劍法乃探納各家各派精華,獨創出來的。我久聞天都居士在天山潛修劍法,這人想必是他的得意高足。」天山嵩山相隔何止萬里,霍天都潛研劍法之事,只有極少數武林長老知道,天元和尚雖是達摩院中的高僧,卻連霍天都的名字都未聽過。當下更是驚異。鏡明老 師又道:「這人除了功力還稍嫌淺薄之外,論劍法即紫陽道長復生,也未必能夠勝他。看來他不必要我們讓,也可以闖過四關的了。武學之道日新月異,不進則退,汝其慎之!」天元和尚得師父所傳最多,在諸弟子中武功第一,本來有點自負,經了此番教誨之後,修養更純,習練更虔,終於繼鏡明 師之後,成為少林下一代的主持,這是後話。
  再說岳嗚珂繞過了達摩院,行到初祖庵前,藏經閣已然在望。這初祖庵乃少林寺僧紀念達摩祖師所建,非同小鄙,岳鳴珂急忙跪下禮拜。裡面尊勝 師笑道:「岳施主請進來坐。」岳嗚珂進了庵堂,恭恭敬敬的行禮說道:「弟子參見,不敢較量。」這尊勝
  師和鏡明長老乃是同輩,本來他不想自己把關,後來見到岳嗚珂武功確實厲害,一時興起,這才從石塔下來,要親自試試他的功夫。
  尊勝 師笑道:「你不必過份謙虛,坐下來吧。學無先後,達者為師。相互觀摩,彼此有益。」岳鳴珂道聲「恕罪」,坐在西首蒲團之上。尊勝 師坐在東首蒲團之上,兩人相距三丈。尊勝道:「咱們不必動手較量,我就坐在這蒲團之上與你比比拳法吧。」岳嗚珂心想:坐在蒲團上怎麼比拳?只聽得尊勝說道:「我們相距三丈,拳風可及,你我就坐在蒲團之上發拳,若誰給打下蒲團,那就算輸了。若兩人都能穩坐,那麼就用鈴聲計點。」岳嗚珂詫道:「什麼叫做鈴聲計點?」
  尊勝 師微微一笑,把一個銅鈴拋了下來,說道:「把它放在懷中。」岳嗚珂依言放好。尊勝
  師盤膝而坐,也把一個銅鈴放在懷中,然後說道:「你我隨意發拳,以一炷香為限,兩人若都不跌下蒲團,就看誰人的鈴聲響得最多。」這比法倒很新奇,岳嗚珂點頭遵命。
  尊勝端坐蒲團,道:「請發拳。」岳嗚珂一拳劈空打出,尊勝喝道:「好!」遷擊一拳,拳風相撞,岳鳴珂拳力稍遜,只覺微風拂面,幸好銅鈴未響。尊勝連發數拳,岳鳴珂拚力抵擋,拳風相撞,每次都有微風吹來,而且風力有逐漸加強之勢。岳鳴珂一想不好,這少林神拳無敵,和他硬拚,必然抵擋不住。尊勝一拳打來,他暗運千斤墜功夫,坐穩身子,卻並不發拳,只聽得鈴響叮噹,尊勝數道:「一,二……」岳嗚珂趁這空隙,驟發一拳,尊勝一拳方出,未及發拳抵禦,懷中銅鈴也叮噹響了,岳嗚珂也數「一二……」兩人銅鈴都各響三下。尊勝笑道:「你倒聰明。」遙擊一拳,岳嗚珂又使用前法,待他出拳之後,才再發拳,那知尊勝這拳卻是虛發,岳嗚珂一拳擊出,他才按實,拳風又撞過來。岳嗚珂急忙縮手,尊勝出拳快極,跟手又是一拳,岳鳴珂懷中銅鈴又叮噹響了起來,這一次岳嗚珂輸了兩點。
  岳鳴珂領了個乖,留心看尊勝的拳勢虛實,尋瑕抵隙,此來彼往,鈴聲叮噹不絕,過了大半炷香,岳嗚珂比對之後,輸了五點,心中大急,尊勝一想,該讓讓他了,岳嗚珂連發兩拳,尊勝並不抵禦,懷中銅鈴響了四下,岳嗚珂比對只輸一點,不覺露出笑容。尊勝暗道:「再讓你著急一下。」不再讓拳,拳風猛撲,岳嗚珂打起精神,帶攻帶守,過了一陣,比對又輸了三點,香已就要燒完。岳嗚珂不知尊勝心意,只道他有意為難,猛然得丁一計,尊勝又發一拳,岳嗚珂運內力一迫,懷中銅鈴驟然飛了起來,岳嗚珂加上一拳,兩人拳風衝擊,那銅鈴在半空中炸裂,銅片紛飛,岳鳴珂大叫道:「哎,我的銅鈴毀了!這如何算法。」尊勝一楞,身形欲起,岳嗚珂趁這檔口猛發一拳,尊勝懷中的銅鈴接連響了三下,滾落蒲團,那炷香剛剛燒完!
  尊勝大笑道:「老弟,真有你的!咱們剛好扯平,這關算你又闖過了!」岳鳴珂道聲「得罪」,跳下蒲團,作了一揖,只覺兩臂 痛。尊勝笑道:「以你的年紀,有如此功力,這關也該讓你過了。」
  岳嗚珂走出初祖庵,但覺淡月微明,星河耿耿。忽然想起初人寺時的那條黑影來。心想連闖四關,夜已三更了,那條黑影若是少林寺中所派暗中盯著自己,為何現在還不出現。不知不覺走到了藏經閣,岳嗚珂又跪下去磕了三個響頭,只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道:「好孩子,進來吧!」
  岳鳴珂推門進去,只見鏡明老 師端坐蒲團之上,岳嗚珂急整肅衣冠,下跪參謁。鏡明道:「你是天都居士的弟子麼?」岳嗚珂道:「是。」鏡明 師道:「三十年前貧僧游至峨嵋,與令師曾有一面之緣。那時他正收集天下劍譜,冥思默索,欲窮其理。後來他隱居天山,音訊乃絕。今晚看了你的出手,想來他天山劍法已成,貧僧真要為故人道賀了。」岳鳴珂垂手說道:「天山劍法初具規模,還望大師指點。」鏡明長老笑道:「劍擊之學,老衲遠遠不及尊師。你今晚到來,我試試你的內功吧。」岳鳴珂吃了一驚,心想內功較量,贏輸立判,想取巧藏拙,均無可能,這卻如何是好。鏡明道:「你到那邊的蒲團上坐下。」岳鳴珂只道他又與尊勝一樣,要試自己的拳力,急忙說道:「弟子萬萬不敢接老禪師的神拳。」鏡明微微一笑,道:「我不是與你比拳,你且坐下。」岳嗚珂自知失言,鏡明 師一派宗主,斷無與自己比拳之理,面上一紅,依言到蒲團上坐下。鏡明端來一個蒲團,坐在岳嗚珂對面,取出一條繩子,遞給岳嗚珂道:「你我各執一端,你照平時做功夫的樣子,靜坐調元,讓我看你內功的深淺。」
  岳嗚珂將信將疑,心想:怎麼這樣就可以試出我內功的深淺,於是盤膝坐下,做起吐納功夫。坐了一會,只覺胸腹之間,似已結成一股勁力,隨著呼吸動作,上下升沉。這正是內功到了一定火候時,體內所養成的氣勁。岳鳴珂自幼隨師父在天山靜修,內功已得真傳,所以坐了一會,已是氣透四梢,身子微微發熱。岳嗚珂自知頗有進境,心中歡喜,眼睛微開,只見鏡明 師端坐蒲團之上,閉目垂首,面有笑容。岳嗚珂心想難道鏡明 師已測知了我的內力,只此一念,心中已有微波。鏡明憚師仍是閉目靜坐,岳鳴珂坐了半個時辰,雜念慚生,從猜測鏡明用意想到「龍泉百煉訣」不知能否取到,一會兒又想到自己的武功不知是否能入老 師法眼,一會兒又想到熊經略鎖守邊關,軍情不知有否變化:雜念一生,以意行氣,已沒有最初那樣自然。鏡明 師忽道:「善哉,善哉!」岳嗚珂吃了一驚,又聽得鏡明師道:「斬無明,斷執著,起智慧,證真如。這十二字訣,古今修士幾人領略?」岳嗚珂凜然戒懼,咀嚼這十二字,領悟鏡明長老是借上乘佛理,指點自己內功。所謂「無明」,指的乃是「貪嗔癡」之念:所謂「執著」指的乃是心中有事不能化開,以致閉塞性靈。所謂「真如」乃是指無人無我之境。佛家 理,必須斬無明,斷執著,然後才能起智慧,而到達真如的境界。岳嗚珂從 理參透內功修持之道,豁然貫通,心中開朗。
  岳嗚珂一通此意,雜念即泯,運氣三轉,心境空明。鏡明 師把繩一牽,道:「行了,你依此修持,內功自有大成之日。」岳嗚珂起立致謝,不知鏡明何以會知自己心中意念,正想請問。鏡明已道:「修練內功,必須心中一塵不染。心若不靜,四肢亦不能靜,所以若有雜念,必形之於外,你初坐時,繩子微動,其後即歸靜止,可見你內功已有火候。可惜尚未純靜,其後繩子又微微顫動,有如死水微瀾,我就知道你必然胸有雜念了。」岳嗚珂心悅誠服,正想察告取書,鏡明長老面容一端,忽道:「你是否還有同伴隨來?」
  岳嗚珂吃了一驚,急道:「沒有呀!」鏡明 師道:「有人已到藏經閣上,你替我把他捉來。」話聲方停,已聽得尊勝 師在高處傳聲叫道:「達摩院僧人快到藏經閣來!」
  岳鳴珂拔劍在手,飛躍上閣,黑黝中忽聽得一聲怪嘯,掌風劈面掃來,岳嗚珂一邊擋掌,只覺敵人掌風奇勁,急向掌風來處,身形疾進,唰的一劍刺去。岳嗚珂內功已有根 ,自然亦通聽風辨器之術,不料一劍刺出,只覺微風颯然,一團黑影向前撲到自己右側,岳嗚珂大喝一聲,游龍劍一個旋風疾舞,頓時銀光四射,一室生輝,照見一個紅面老人,負隅獰笑!
  岳鳴珂寶劍一翻,寒光閃處,一招「白虹貫日」,劍鋒直奔敵人「華蓋穴」扎去,那紅面老人倏地一退,岳嗚珂恐毀壞架上藏經,劍鋒一轉,截他去路,那知這老人身手,竟是迅疾異常,他趁著岳嗚珂換招之際,突然撲到,手掌一拂,便照岳鳴珂持劍的手腕直截過來。岳嗚珂身軀一矮,舉劍撩斬敵手脈門,那老人身軀半轉,突飛一掌,岳鳴珂急撤招時,手腕已給敵人手指拂了一下,火辣辣的作痛。岳鳴珂大怒,游龍劍向前一領,劍鋒一顫,伸縮不定,這一招暗藏幾個變化,是天山劍法中殺著之一,紅面老人肩頭一晃,岳嗚珂的劍刷的向他退處刺去,「嗤」的一聲,那老人的長衫給撕了一塊,岳嗚珂挺劍再刺,紅面老人猛喝一聲,反手一掌,掌風勁疾,岳嗚珂的劍點竟給震歪!那老人疾如鷹隼,颯聲竄上屋頂!
  岳鳴珂正想追上,忽聽得屋頂上尊勝憚師大喝一聲:「滾下!」接著「蓬」的一聲,如巨木相撞,紅面老人直跌下來「尊勝 師跟著躍下,把火摺子一亮,只見那個老人躲在兩個書架之中,面色灰敗,卻仍是獰笑不已。
  尊勝 師喝道:「什麼人,還不束手就縛?」那紅面老人獰笑道:「你敢再進一步,我便把你們少林寺的藏經統統毀了,你接過我一掌,難道還不相信我有此力量?」
  尊勝 師面色鐵青,他剛才和那老人硬接硬架,那一掌也受得不輕,知他所言不假。投鼠忌器,楞在當場。正在此際,鏡明 師口宣佛號,走上閣來,紅面老人道:「鏡明
  師,你們少林寺若以多為勝,我也不打算生出此門了!」鏡明 師念了句「阿彌陀佛」,合什問道:「施主到此,意欲何為,可肯見告麼?」
  紅面老人道:「想借龍泉百煉訣和易筋經一觀。」鏡明 師道:「龍泉百煉訣我已答應借與別人,至於易筋經乃是我們祖師的遺寶,請恕不能奉閱。」尊勝冷笑道:「你中了我的神拳,不趕快靜養治療,還敢在這裡訛詐麼?」鏡明 師繞書架走了一周,忽道:「你出去吧,我不怪你便是。典籍經書你要帶也帶不出去。」那紅面老人一想,確是道理,就算鏡明長老不管。少林僧眾也不會不理,便道:「你說放我出去,那外面的僧人呢?」鏡明道:「我叫監寺陪你出去,曉諭他們,不要動手。」紅面老人看了尊勝一眼,雙手仍然扶著書架。鏡明長老道:「佛家不打誑語。你還驚懼什麼?」紅面老人道:「好,那請把小還丹拿一粒來!」尊勝「哼」了一聲,鏡明憚師道:「給他。」尊勝無奈,從銀瓶中挑出一粒紅丸,紅面老人接過,立刻放人口中。尊勝喝道:「好,你隨我出去!」飛身一躍而出,紅面老人轉身向鏡明 師一揖,隨著躍出。岳嗚珂見他眼光流動,怕有不測,也提著游龍寶劍,跟在後面。
  屋頂瓦背上已站滿了人,達摩院中的八名高僧,連同白石道人與卓一航全都來了。岳嗚珂見卓一航在此,怔了一怔。尊勝 師揚手嚷道:「方丈有命,放他出去!」
  卓一航正在尊勝憚師身旁,在月光下看得明白,尊勝 師的手掌遍佈紅斑,急忙問道:「 師適才和這老賊對掌來了?」尊勝道:「怎麼?」卓一航道:「他是陰風毒砂掌金老怪!」尊勝憚師吃了一驚,適才接了一掌,已覺奇異,但還料不到就是陰風毒砂掌。大喝一聲,要想追時,雙腿忽軟。金獨異已越了兩重大殿,回頭叫道:「你們少林寺說話不算話嗎!」鏡明長老在下面也道:「不要追他!」
  岳嗚珂忽道:「我不是少林寺的人!」卓一航猛然醒起,急道:「岳大哥,我們追他,他偷了你師娘的劍譜!」岳嗚珂大喝一聲,身形疾起,從藏經閣一掠數丈,兩個起伏,巳跳到了初祖庵殿背。卓一航與岳鳴珂同時起步,緊跟著他追出了幾重屋面。
  白石道人大感意外,心中頗怪卓一航好管閒事。他卻不知卓一航念著玉羅剎,一見了偷玉羅剎劍譜之人,竟然不顧本領懸殊,逕自追下去了!
  且說卓一航飛趕下去,起初還可見著岳鳴珂的背影,慚漸背影變成了一個黑點,在夜色朦朧中隱去。卓一航輕功雖是不凡,但比起岳嗚珂和金獨異卻還相差頗遠。所以越追越遠,終於望不見他的影子。 ,
  卓一航正在躊躇,白石道人已經趕到,卓一航道:「他們在西北角,我們去也不去?」白石道:「你是我派未來的掌門,對江湖上的人情世故,應該通達。我們到少林寺作客,少林的監寺中了毒砂掌的傷,我們該先救主人,然後追敵。何況那金老怪已中了少林神拳,定非那姓岳的對手,何必你去相幫。」卓一航一想,也是道理,當下隨白石道人回轉少林寺。
  再說岳鳴珂施展絕頂輕功,緊躡陰風毒砂掌金獨異身後,追了半個時辰,巳從少室山追到太室山麓。岳嗚珂忽覺心頭煩躁,口中焦渴,腳步一慢,金獨異發足狂奔,倏忽不見。
  岳鳴珂緩了口氣,只覺臂膊 癢,捲袖一看,自臂彎以下,瘀黑脹腫,一條紅線,慢慢上升,就如受了毒蛇所咬一般。要知這金獨異以陰風毒砂掌成名,功力比他的侄兒金千 何止深厚十倍。岳嗚珂手腕被他拂著,劇鬥之後繼以狂追,毒傷發作,毒氣上升,岳鳴珂見了不覺駭然,急忙擇地坐下,忙運吐納功夫,以上乘內功,將毒氣強壓下去。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那條紅線已退至寸關尺脈以下。岳鳴珂想:等到天亮,大約可以回少林寺了。正自欣慰,忽聞得清脆笛聲,超自藏身不遠之處。岳嗚珂探頭外望,只見一個少年,就端坐在外面的一塊岩石上。岳嗚珂大奇,看斗轉星橫,月斜雲淡,想來已是四更時分了,為何這個少年,還獨自在此吹笛?
  又過了一陣,遠處黑影幢幢,歷亂奔來,少年把笛子一收,倏然站起,朗聲說道:「你們來遲了。」
  來的約有十餘人,為首的是個五十歲左右的乾瘦老頭,仰天打了一個哈哈,道:「諒你也不敢擅自離去。喂,你這個娃娃,叫什麼名字?」
  少年眉毛一揚,笑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老頭道:「你這個初出頭的雛兒,你懂不懂綠林規矩?你伸手做案,為何不拜見這裡的龍頭?」少年道:「你也不是這裡的龍頭。」老頭笑道:「你倒查得清楚,那麼看來你已知道這裡的龍頭大哥是誰了。那你是知情故犯,罪加一等。」少年道:「什麼大哥不大哥,你們偷得,我也偷得。」
  老頭旁邊閃出一個魁梧漢子,怒氣沖沖,戟指罵道:「你這小賊,居然敢干黑吃黑的勾當,快把那枝玉珊瑚繳回來。」
  岳嗚珂心想原來這是強盜內訌,但看這少年,一表斷文,為何也干黑道的勾當?正是:江湖黑吃黑,俠士起疑心。仗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