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謙謝掌門 情緣難斬斷 難收覆水 恨意朱全消


  耿紹南看師父危急,驚叫一聲,正想拉虞新城搶出,只見紅雲道人退後兩步,巳脫了險。原來紅雲劍法雖非玉羅剎之敵,但功力頗高,危急之際,急運內力將玉羅剎的劍一黏,稍微消了來勢,就立刻拍劍退身,吁了口氣。
  玉羅剎微笑道:「咱們鬥了一百來招,未見勝負。我看這筆債一筆勾消了吧,咱們不必斗了。」玉羅剎這是看在卓一航面上,才如此說法,為紅雲道人留點面子.那知紅雲道人已鬥得昏頭昏腦,在徒弟面前,戰一個小輩不下,那肯干休?聽了這話,更是如火添油,鐵青著面,咬實牙根,唰的一劍,又向玉羅剎刺去!
  玉羅剎秀眉一挑,冷笑道:「哈,你還要鬥?」劍鋒一偏,戳他右側,這一招又是武當派的劍法,名為「白鶴啄魚」,按說紅雲剛才吃了大虧,應該警醒,急忙退守為是。不料紅雲在本門劍法上沉浸了幾十寒暑,心劍合一,已成習慣,一見玉羅剎使的是本門劍法,不知不覺又搶到外門,橫劍一封,使了一招「橫江截斗」,玉羅剎反手一劍,劍勢一轉,只聽得「叮噹」一聲,紅雲道人的劍,頓時脫手飛出。
  黃葉道人急極,推卓一航道:「你還不出去!」說時遲,那時快,虞新城和幾個同門已紛紛搶出。卓一航亡魂失魄,慌忙拔劍上前,只聽得一陣金鐵交鳴之聲,玉羅剎白衣飄飄,左穿有插,片刻之間,五個武當弟子,手中長劍全都脫手飛去「還有一個耿紹南剛才為了救師,不顧生死,那知出去之後,給玉羅剎雙眼一瞪,猛然一震,勇氣全消,竟然不敢交鋒,伏地一滾,直滾到牆角方才停止。
  紅雲道人見一眾弟子如此狼狽,火紅了眼,在地下撿起一把長劍,向玉羅剎又是一劍,玉羅剎冷冷笑道:「待你的徒弟再撿起劍來也還不遲!」紅雲道人眨眼之間疾攻三劍,玉羅剎橫劍一封,突然轉鋒下戳,疾如閃電。卓一航這時恰好趕到,手軟腳軟,見師叔危急,沒奈何一劍刺出,玉羅剎叫道:「你好!」忽然尖叫一聲,把劍一撒,掉在地上,向後倒縱丈許,手臂上白衣已現血跡!
  玉羅剎原是個好強爭勝的人,所以初鬥紅雲之時,雖然礙於卓一航情份,想讓紅雲道人一招半招,但見紅雲咄咄迫人,一時動了脾氣,鬥到酣時,那還肯讓?到勝了紅雲,又奪了武當眾弟子的兵刃之後,這才猛然後悔,不知這局殘棋如何收抬?所以到了卓一航揮劍來時,她故意讓紅雲的劍鋒,輕輕擦過手臂,裝出負傷敗逃!
  紅雲道人倒反吃了一駕,見玉羅剎棄劍敗逃,幾疑是夢!挺著長劍,竟然不敢追去,就在這時,忽聽得鐵飛龍一聲大吼,黃葉道人嘶聲叫喚!
  原來在卓一航奔出之後,黃葉道人耳聽斷金戛玉之聲,眼見門人狼狽之狀,又見卓一航腳步踉蹌,顯然遠非玉羅剎之敵:這時再由不得黃葉道人矜持,雙臂一振,急忙飛掠上去。這邊廂黃葉道人身形一起,那邊廂鐵飛龍袍袖一拂,也如大雁飛來,兩人出掌相抵,「蓬」的一聲,各給震退,鐵飛龍大吼道:「黃葉道人,你要不要臉?」這時玉羅剎已故意受傷,尖叫後退。黃葉道人心驚動魄,顧不得答鐵飛龍的話,啞聲嘶喚道:「一航,你掛綵了?」他還以為是卓一航遭了毒手。紅雲道人叫道:「師兄,咱們走吧!」
  鐵飛龍引拳欲擊,玉羅剎倚著紫檀香桌,叫道:「爹,女兒和他們打個平手,不必比了!」鐵飛龍道:「這是怎麼個說法?」玉羅剎道:「我承紅雲道長讓了一場,但接戰他們第二代弟子之時,我卻輸了一招,所以只能算是扯平,兩無虧輸。」鐵飛龍道:「既然如此,那麼這筆帳不必算了!黃葉道兄,你們有大事在身,我不留了!」收拳歸座,遽然端荼送客。紅雲道人哭笑不得,黃葉道人知道再鬥下去,絕無好處,只好強抑怒氣,裝出笑容,向鐵飛龍拱手道別。鐵飛龍道:「紫陽道長靈前,代我多多告罪!」黃葉道人道:「那絕忘不了!」卓一航也隨著黃葉道人拱手道別,忽見玉羅剎倚在門邊,似笑非笑。卓一航疾忙轉身,不敢再望。
  一行人離開鐵家,紅雲道人面色緊繃,久久不話。黃葉道人和卓一航並轡而行,故意落後,低聲說道:「這玉羅剎劍法奇詭精妙,果然不是徒具虛名,怎麼她倒給你刺了一劍?」卓一航道:「那是三師叔之功。」黃葉道人笑了一笑,道:「我也未必能夠勝她。」卓一航知他不信,面上一紅。黃葉道人又道:「我看她對你倒是手下留情。」卓一航知道師叔已經起疑,只得把和玉羅剎結識的經過,細細說了。黃葉道人聽卓一航說到玉羅剎在華山絕頂惡鬥六魔等事,暗自驚歎,聽了玉羅剎來歷之後,更是駭然。沉吟良久,點了點頭,心想:這女強盜行事倒不尋常,雖是「妖邪」,也還有點正氣。當下說道:「原來她是母狼所乳大,怪不得性子如此之野。只是你是書香子弟,不宜與她混。」卓一航道:「師叔明鑒,弟子其實與她並無私情。」黃葉道人笑道:「但願如此。要不然你這掌門弟子,可要被同門笑話。」卓一航心道:這掌門弟子,我不做也罷。
  他們沿著黃河,經潼關而人河南,再自南陽折下,進入湖北,一路上談談講講,倒不寂寞。只是紅雲道人和虞新城耿紹南等,言談之間,對玉羅剎總是充滿敵意。黃葉道人雖然較好,但也是把玉羅剎視為異端邪派,卓一航暗自慨歎,歎人與人間的誤會,真難消除。
  行了二十多天,過了老河口,武當山已經在望,武當派道家俗家的各支弟子,已雲集山上,聞得黃葉紅雲接得卓一航歸來,紛紛出來迎接,上到山上,白石道人和青 道人也出了道觀相迎。卓一航行禮之後,白石道人帶他人內,瞻仰紫陽道長的遺容。
  紫陽道人逝世已有兩月,武當門下為等卓一航歸來,猶自停棺未葬,紫陽的 體用藥物防腐,雖然過了兩月,猶如生前。卓一航揭棺瞻視,不禁大哭暈倒。
  過了許久,卓一航悠悠醒轉,只見四個師叔和第二代南北各支的十二個大弟子分列兩旁,面容肅穆。黃葉道人開口說道:「一航,你師父生前對你愛護備至,把平生技藝,全都傳給了你。為的就是望你能繼承他的遺業,把本派更發揚光大,你知道麼?」卓一航叩首道:「弟子粉身碎骨,亦不足報答先師於萬一。」黃葉道人將他扶起,說道:「那麼你今晚沐浴齋戒,明日舉行大典,由你接任掌門。對本派各支情形,你有不明之處,現在就可問明。」卓一航道:「掌門大任,弟子萬萬不敢擔承。」黃葉道人道:「這是為何?」卓一航道:「弟子年輕識淺,怎能表率同門。」黃葉道人道:「要光大本門,正要你這樣年輕力壯,有才能有魄力的人擔任。難道你還要推在我們幾個老頭身上嗎?」卓一航看了虞新城一眼,虞新城不待他說話,已先率本支的四大弟子過來參見,開聲說道:「卓賢弟你不必推辭,前任掌門的遺命,誰敢違抗。何況有四位師叔扶你。」虞新城以為卓一航恐怕同門不服,所以如此說法。其直卓一航卻不是為此。白石道人也插口道:「一航,你應該想想你師父生前對你的期望。」卓一航環室四顧,見同輩的十二個師兄弟中,確實沒有一個足以擔承大任的人,知道另提人選,也必然不被接受。黃葉道人又迫緊一句道:「你師父不能長久停棺,你若不接掌門之命,令他不能人土,你於心何安。」卓一航哭道:「各位師叔師兄聽稟,弟子身受本門重恩,既有先師之命,自當遵從,無奈弟子尚另有別情,就是要接掌門,也須待三年之後。」黃葉道人問道:「這是為何?」卓一航道:「弟子受人陷害,現為朝廷欽犯,若不辯白,如何可接掌門!」黃葉道人吃了一驚,叫卓一航人內,細問根由。
  卓一航因為事片重大,在旅途上同門眾多,恐怕 漏,所以未曾向黃葉票告,現在迫於無奈,只得說出。黃葉道人聽得滿洲收買奸人圖謀傾覆朝廷等事,不禁駭然。過了許久,忽然問道:「那麼這事玉羅剎知道嗎!」
  淖一航道:「玉羅剎當然知道,在華山上和她惡鬥的六魔之中,有兩個就是滿洲奸細。」黃葉道人道:「她既是綠林巨盜,有人要傾覆朝廷,那豈不是和她志同道合?」卓一航道:「她把那些人恨同刺骨。不但是她,王照希也是如此。在綠林豪傑心中,天子可取而代之,但卻絕不能亡於異族。」黃葉道人沉吟良久,說道:「本來我們武當一派,素不主張過問朝政。但事情既有關國運,而你又身受奇冤,那麼倒不能不管了。你是想待師父下土之後,就赴京師麼!」卓一航道:「正是,我要面見太子,把那些奸人陷害欽差,移禍於我的事情說出來。」黃葉道人道:「其他同門,可不必說知,四個師叔,你卻該稟告。」卓一航道:「我也正是如此想法。我不是不信同門兄弟,但只恐人多知曉,會 漏出去。」黃葉道人道:「這個我很明白,你不必再解釋了。」
  黃葉道人吩咐卓一航在靜室稍候,到外面去將紅雲、白石、青 三人喚了進來,商議好久,白石道:「既然如此,那麼掌門一職,就由黃葉師兄暫代三年。」黃葉道:「我年將垂暮,精神日衰,怎能應付!」白石道人道:「反正不過三年,師兄你不接任還有誰可接任。」黃葉道人 好答應。四老和卓一航同出,對十二弟子說明,一眾同門知道卓一航受人陷害,無不關懷,但他們知道事關秘密,也不敢探問。
  當下忙了幾天,紫陽道長下葬之後,各俗家弟子也紛紛離山歸去。卓一航仍留山守孝,一晚,黃葉道人將他喚進雲房,問道:「你父親在京時可曾替你定下婚約?」卓一航道:「沒有。」黃葉道人道:「那你可有意中之人?」卓一航而上飛紅,遲疑半晌,答道:「也沒有。」心中奇怪何以師叔會如此問他?黃葉道人道:「你年紀不小,也該定一門親事了。」卓一航道:「弟子重孝在身,那能議婚。」黃葉笑道:「我雖非官宦人家,古禮尚知一二,重孝在身,婚姻自當待三年服滿之後,但議婚卻是不妨。」卓一航心中一震,急忙說道:「我實在無意及此。」黃葉想了一想,笑道:「以你的人才,當配才貌雙全的淑女。那玉羅剎武功雖高,可是野性難除的強盜,我勸你不必留意她了。」卓一航道:「弟子並無此心,師叔一再道及,莫非不相信弟子麼?」黃葉道:「你是本門最傑出之人,身膺重命,我怕你誤入歧途。」卓一航道:「師叔放心,弟子還知自愛。」黃葉道:「這樣就好。但若有合適的淑女,我倒要勸你先定下來,也兔心生外 。」卓一航越聽越驚,在他心中,雖然也確實未想到要與玉羅剎成婚,但不如怎的,自從見她之後,便覺得天下女兒,都如塵土。
  玉羅剎那強烈的個性,雖然有時也令他恐懼,甚至今他憎厭,但卻已深烙他的心頭。現在聽得師叔口氣,好像要為他做媒,嚇得連忙搖手說道:「弟子實在不想過早論婚。」黃葉道人看他神情,不覺暗笑,但也不禁暗暗憂慮。知他所說對玉羅剎無情之話,未必是真。心想:他既如此,也不好迫他。待他見到另一個更好的人時,再讓他們多在一處,不愁他不慢慢移情。
  卓一航見師叔微微一笑,不再續說下去,鬆了口氣,站起來道:「師叔還有別的吩咐麼,弟子想明日離山了。」本來他想守滿「三七」之後才走,但聽了黃葉今晚之言,只想早早離去。黃葉又微笑道:「你且坐下。」
  黃葉道人援緩說道:「你是本門待任的掌門弟子,我不放心你獨自赴京。」卓一航想起雲燕平和金千 相迫之事,也覺師叔並非過慮,黃葉續道:「因此我想叫你的四師叔陪你一遭。」四師叔乃是白石道人。白石道人在武當五老中雖是排行第四,年紀卻是最輕,今年剛剛五十出頭,而且他做道士,也不過是最近十年的事。卓一航約略知道他俗家姓何,是妻子死了之後才披上黃冠,上武當山做道士的。
  黃葉續道:「你四師叔自那年與鐵飛龍比掌受挫之後,勤修內功,現在已大非昔比,你多與他親近,也有好處。」卓一航道:「有四師叔同行,那好極了,只是太 煩他了。」黃葉笑道:「怎麼你與師叔也講起客套話來?」當下含笑立起,叫他早早休息。
  在四個師叔之中,卓一航平日與白石道人較為接近,得他同行,頗為歡喜。第二日卓一航拜別了三位師叔,又到師父的墓祭掃一番,這才和白石道人下山,一路曉行夜宿,走了十多天後,進入河南東部,白石道人忽道:「一航,我和你到嵩山一遊如何!」卓一航一心想到北京,頗奇師叔有此雅興,因道:「師叔何以要游嵩山?」白石道人笑道:「嵩山為五嶽之一,大好名山豈能錯過?」卓一航道:「待事完之後,回來時再游也還未遲?」白石道:「遲也不遲在這幾天,而且我不單是去游,送想去訪一個人。」卓一航道:「既然如此,那弟子自當奉陪。」心中暗怪師叔何不早說。
  嵩山是太室.少室兩山的總稱,兩山對峙,中間相距約十餘里。在少室北麓的五乳峰下,就是聞名全國的少林派拳術發源地少林寺。卓一航問道:「師叔是到少林寺參謁麼?」白石笑道:「僧道不同,我去參謁作甚?我和少林寺的主持也沒有什麼交情。我和你先游太室,若有餘暇,再到少室山去。」卓一航更覺奇怪,武林人士到嵩山卻不先游少林,那麼他所訪的大約不是武林中人了。但師叔既要先游太室,卓一航也 好隨他。
  兩人絕早起來,爬登嵩山,東方初白,朝陽未出,嵩山上迷濛蒙一片雲海,上到半山,那迷漫的雲海才慚漸由厚而薄,一輪旭日在雲海中浮現出來,山中景物,像忽然間被揭去一層幔帳,豁然顯露。但見峰巒雄秀,泉石清妍, 洞幽深,雲霞明媚,鳥語啁啾,花香撲鼻。卓一航歎道:「名山景物,果然妙絕人寰。」兩人小憩一會,用山水送咽乾糧,嚼了半飽,繼續登山。嵩山上古柏極多,兩人冒著颯颯山風,在柏樹叢中穿進。走了一陣,越攀越高,忽見一株老柏,蒼翠夭矯,樹身兩人合圍都圍不過,卓一航流連讚歎,白石道人道:「凡上太室的遊客,無不喜在這株樹下流連,相傳漢武帝到嵩山「封 」之時,曾把它封為「大將軍」,所以一般遊客,都叫它做「將軍柏」。若然這個傳說是真,那麼這株柏樹大約有兩千歲的高齡了!」卓一航仰觀柏樹,只見它的大部枝幹仍然枝繁葉茂,生意盎然,不禁笑道:「人生不過百年,比起這株樹來,不過是嬰兒罷了,何苦奪利爭名,紛紛擾擾。」正說話間,白石道人忽然拉他一下,悄聲說道:「你聽,好像有人上來!」
  卓一航藏在古柏之後,只見那邊山徑,走來了三個軍官,其中一人,卓一航認得是錦衣衛的指揮石浩,心想:怎麼他也有此雅興,到嵩山來游。忽覺白石道人拉著自己的手微微顫抖。
  山風送聲,清晰可聞。石浩道:「李大人,欽差已送到撫衙,我們的擔子可輕了不少了。」那被他喚作「李大人」的道:「太子就要登基,諒雲燕平他們也不敢再對欽差加害。」卓一航聽了心念一動,他們說的,明明是周李兩欽差之事,聽他們的口氣,似乎欽差巳給他們尋著,安然脫險了。其中一人又道:「李大人故劍情深,今晚我們可要叨擾一杯團圓酒了。」那個「李大人」微笑不答,卓一航眼光觸處,覺白石道人面色有異,正想說話,白石卻以手示意,叫他不要作聲。
  三人上到山上,石浩道:「這株老柏居然還如此蒼翠,真是難得。咱們到樹下歇歇。」那個「李大人」歎道:「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這株樹號為「大將軍」,二千歲高齡猶未白頭,真令我輩欽 。」卓一航心想:這人肚中倒有點墨水。那三人越行越近,白石道人正想躍出,忽然山風中又送來了女孩子笑語之聲,那三人一齊停住。
  過了一陣,山頂走下一個少女,年約十七八歲,拖著一個女孩,女孩不過十歲光景,笑笑跳跳,見了生人,叫道:「姐姐,你看有人在這裡呢,叫他們讓開,我們要在這裡捉迷藏。」這剎那間,白石道人的手,又微微顫抖。
  那個被喚作「李大人」的約莫四十多歲年紀,相貌頗為威武,迎過去喚道:「喂,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你的媽媽呢?」那個女孩道:「你管不住!」但還是答了一句道:「我沒有媽媽, 有姑姑。」那個少女瞪了「李大人」一眼,道:「華妹,不要理他們,咱們回去。」那個女孩問道:「姐姐,他們是做官的麼?姑姑說,做官的都不是好人。.好,我聽你話,不理他了!」
  少女拖著 妹,扭轉了身,那個「李大人」急忙喚道:「喂,我們不是壞人,你帶我們見你的姑姑去!」少女道:「我的姑姑不見你們!」「李大人」身邊那個軍官,似乎是為了要巴結上司,飛身一掠,捫在那少女的面前,嘻嘻笑道:「真漂亮的小姑娘,為什麼不理我們?我們帶你到城裡去玩,那才好玩呢!」伸手要摸少女的臉蛋,「李大人」叫道:「老胡,別胡鬧!」話聲未了,那少女纖手一揚,只聽得「拍」的一聲,那名軍官已捱了一記耳光!
  卓一航看得幾乎要笑出聲,心想:這些軍官平日仗勢欺人,調戲婦女不當一回事情,捱了這少女耳光,真是活該。看這少女出手不凡,一定是練過武功的人。
  那名軍官叫胡國柱,職位比那「李大人」和石浩要低一級,但這三人同在錦衣衛中供職,平時飲花酒、玩女人常在一處。先前聽得上司喝他「別胡鬧」,心裡已自不滿,暗道:哼,你裝什麼正經!捱了一掌,十分疼痛,這個氣可就大了,身子一撲,雙手抓去,那少女把妹妹推開,一招「如封似閉」,只掌一陰一陽,輕輕一格,把胡國柱的來勢消掉,雙掌向前一按,胡國柱不由得不退後三步。少女叫道:「喂,你是不是想打架!」
  胡國柱身為錦衣衛的副指揮,又是崑崙派的好手,在武林中也有點名聲,竟然猝不及防,被少女出招迫退,在同僚面前,面子更掛不下去,當下喝道:「哼,你要和我打架?」少女道:「不是我要和你打架,是你要和我打架!」胡國柱道:「好,不管誰要打架,這場架是打定了!」
  那「李大人」本想喝住,轉念一想:且看看這少女武功如何?看她是否那人所教?當下叫道:「喂,要打架到這裡來打,這裡地方寬闊,在山徑上打什麼呀?」少女秀眉一挑,說道:「你們三個人上來我也不怕。」把妹妹安頓在山石上坐下,吩咐她道:「你看打架,可別亂跑!」那女孩拍掌笑道:「好呀,看打架,看打架!姐姐,你可一定要打贏呀!」少女身形飛起,躍到古柏前的空地上,回頭招手道:「喂,來呀!」胡國柱氣紅了面,跟蹤躍至,在輕功上他已先輸了一招了!
  少女氣定神閒,凝身待敵。石浩道:「老胡,不要托大,這個姑娘是個會家!」胡國柱腳尖一點,飛身竄起,右拳劈面搗出,喝聲:「接招!」少女一聲冷笑,身形微晃,反手一掌,閃電般的截擊敵人右臂。胡國柱喝聲:「來得好!」左掌往上一搭,右手往上一伸,刷的向少女面門抓去,這一招名叫「金龍探爪」,是崑崙派「龍形十八式」中的厲害招數。
  那知一抓抓去,竟自撲空。少女身軀疾的擰豹,右掌倏然劈出,反劈敵人左肋,胡國柱一個彎腰轉步,好容易才避開這招,少女左掌又發,變了「印掌」,「印」向敵胸,胡國柱大吃一驚,猛的長身,「拍」的一聲,肩頭中了一掌,被打得倒退數步,暗叫「好險!」若不是用肩頭硬接,胸膛要穴,被她印掌所擊,只恐有性命之憂。
  胡國柱領了兩招,那敢輕敵,掄拳復上,呼呼生風,從「龍形十八式」的掌法改成了「黑虎拳」,這套拳宜攻,威力甚猛,少女輕功雖好,氣力卻差,一時間倒打成了平手。
  打了一陣,少女拳法忽變,在胡國柱周圍繞來繞去,專揀他的空門進襲,胡國柱身法遠不如少女輕靈,攻她不著,守也不移嚴密,不過片刻,又接連捱了兩掌,幸喜擊中的不是要害,還可支持,但也已累到滿頭大汗。
  那個「李大人」看得連連搖頭,叫道:「老石,你去把老胡拉下來,不要傷那女子。」石浩一個箭步衝上,插在兩人中間,右掌一推,左掌一帶,這一招就稱為「帶馬歸槽」,胡國柱給他左掌帶到旁邊,那少女也給他推開幾步。本來論掌法石浩未必勝得過那位姑娘,可是他內力甚強,掌含陰勁,當年他緝捕王照希之時,就曾顯過「腳碎階石」的武功,王照希也要避他。這少女武功在王照希之下,當然接不住他的掌力。
  可是這少女似乎也頗好勝,身形一退復上,叫道:「好哇,你們都上來吧!」那個「李大人」叫道:「小姑娘,不必打了!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的師父是不是姓何的!」少女愕然注視,久久都不說話。
  「李大人」又微笑道:「現在你可以帶我去見你的姑姑了吧?」話聲一停,忽然從上面山坳處奔下一人,冷冷說道:「你還要來見我做什麼?」這人是個中年尼姑,約莫四十歲光景。「李大人」一見,跑上前去,叫道:「嗯,你怎麼削髮做了尼姑了?」
  那中年尼姑不理不睬,左手攜那少女,右手攜那女孩,道:「這世界壞人太多,咱們回去。」「李大人」又奔前幾步,嚷道:「喂,你聽我一句話成不成?」
  那尼姑欲行又止,回過頭道:「好,你說。」「李人人」笑嘻嘻的道:「說多兩句成不成!」那尼姑面色一沉,「李大人」道:「霞妹,當年是我錯了,現在我特來接你回去!」那尼姑「哼」了一聲,道:「我與你有什麼相幹了你做你的官,我做我的尼姑,你別來這裡胡纏。」「李大人」道:「太子就要登基了。」尼姑道:「這更與我無關!」「李大人」道:「你知道我是太子的親信,太子登基,我求他外放,起碼就是一個總兵,也許是將軍也說不定,那時你就是誥命夫人。」那尼姑氣得面色紅裡泛青,斥道:「你自有你的誥命夫人,你再胡纏,休怪我不客氣!」那「李大人」笑了一笑,又道:「難怪你發脾氣,你還不知道哩!胡氏已經死了,她又沒留下兒女,我這個家還是你的!」那尼姑冷笑一聲,板起臉孔斥道:「滾開,十四年前你貪圖富貴把我休掉……」那「李大人」急插口說道:「那是我母親的主意,與我無關!」那尼姑續道:「我可沒那麼下賤,休了的妻已潑出去的水,你把潑出去的水收回給我看看!」那「李大人」又道:「你縱不念夫妻之情,也當看在申兒面上。」那尼姑身軀顫抖,本已轉身,又回過來問道:「申兒怎樣?」「李大人」道:「他等著媽媽回家哩!」那尼姑突發冷笑,斥道:「你當我什麼也不知道麼?申兒不堪後母虐待,早就跑啦「你要不要我告訴你他在那裡?」那「李大人」面色灰敗,忽然躍起來道:「好呀,果然是你把他收起來!」那尼姑冷笑道:「你看,我一試便試出來了,你是來要你的兒子,什麼誥命夫人,呸!膘滾!」那「李大人」飛步衝前,大聲叫道:「我要你們母子兩人都回來!」那尼姑冷冰冰的宛如石人,待得那「李大人」衝到,這才說道:「申兒不在這兒!」「李大人」說道:「那麼他在那裡?」那尼姑板臉不理。「李大人」嚷道:「那你隨我回去!」那尼姑仍是板臉不理,「李大人」忽道:「好,我知你是戀著那姓龍的小子,可是人家也不要你!」那尼姑怒道:「胡說八道!」疾的一掌打去,「拍」的一聲,那「李大人」也像胡國柱一樣,捱了一記耳光!
  「李大人」捧起面孔叫道:「好潑的婆娘!」一抓抓去,尼姑身形一轉,一招「七星手」連環推出,那「李大人」吸胸凹腹,倏地揉身進掌,道:「我已讓了你,你還不知進退!」呼呼兩拳,左掌橫劈,右掌直掃,端的是內家高手,那位尼姑也喝道:「你滾不滾!」在掌風中突然進招,一手刁著他的手腕,往外便甩,那「李大人」武功確高,手腕一沉,居然掙脫,叫道:「喂,夫妻打架,不叫旁人笑話!」那尼姑氣極怒極,連環發掌,凌厲之極,「李大人」給迫得連連後退。石浩站在旁邊,不敢幫手,那「李大人」直退到了老柏樹前!
  那尼姑一掌擊去,「李大人」退到樹後,白石道人忽然一躍而起,左手朝他肩頭一按,將他推開,那尼姑一見,又驚又喜,大聲叫道:「哥哥,你幾時來的?」
  原來這尼姑乃是白石道人的 妹,名叫何綺霞,二十餘年前,有兩家向她求婚,這兩家在武林中都頗有名望,一個是峨嵋派的龍嘯雲,一個便是現在這個「李大人」,名叫李天揚的。龍嘯雲、李天揚和何家都是世交,何綺霞父兄決斷不下,就由她自選。那時何綺霞還只是十六七歲小姑娘,見李天揚生得較為英俊,便選上他了。
  那知李天揚名利之心甚重,結婚之後,遊學京師,他武功既高,又通文墨,給一個世襲的「車騎將軍」看上,要把女兒配他。李天揚還算稍微有點良心,不敢立即在京別娶,准說要回家稟告父母,回家之後,就暗中叫母親出頭,把妻子休了。他們已有了一個三歲大的孩子,白石道人那時還未出家,也曾去李家勸解,說是:夫妻已做了幾年,又有了孩子,何必離異?可是李家執意不理,白石甚為氣憤,從此就和李家斷了這門親戚。
  如是者過了十四年,李天揚在錦衣衛中做到了指揮之職,龍嘯雲不知下落,何綺霞則在被休之後,就到太室山跟她的師傅,師傅七年前死了,她這時已慣山居生活,也便做了尼姑。
  且說李天揚驟見白石道人,嚇了一跳,定了定神,吶吶說道:「大舅,你來得正好,給我勸勸綺霞。」白石道人含嗔說道:「那是你兩人之事,我勸有何用處。十四年前我已經勸過你了!」李天揚甚是尷尬,一時說不出話。
  再說卓一航也跟著躍了出來,石浩一見,拱手叫道:「卓公子!」他不好意思聽李天揚的家事糾紛,就拉卓一航過一邊說話。卓一航道:「石指揮,我現在仍是欽犯,你可要緝我回京?」石浩大笑道:「太子正思念你呢,你早已不是欽犯了二皇上現在重病,兩個月前朝政巳由太子攝理。李欽差和周欽差那日在你家逃出來後,奔到河南,在河南的河防督辦家中住下,遣人密報太子,這時太子已掌朝政,下令徹查,那冒充欽使的御史已被革職查辦,大內的衛士雲燕平也被通緝,線索一直查到魏忠賢身上,但魏忠賢掌管東廠,羽翼已成,太子不願在登基之前,和他硬拚。現在正招賢納士,對你尤其思念。他差遣我和李指揮出京,保護欽差回來,順便也叫我探問你的消息。」卓一航道:「我正有事要到京師去見太子,可是你們保護欽差,我可不能和你同行。」石浩道:「在京相見也是一樣。」
  兩人說了一會,忽聽得那尼姑厲聲斥道:「滾下去!」想是和解不成,李天揚又惹得她生氣了!
  卓一航舉頭一望,只見那李天揚哭喪著臉,說道:「好吧,那麼咱們再見!」尼姑道:「我與你恩斷義絕,永不再見!」李天揚歎了口氣,招手叫石浩下山。
  李天揚等三人下了山後,卓一航過來與那尼姑相見。這時那個少女已在尼姑身邊,小的那個則坐在白石道人膝上,白石道人笑道:「叫卓哥哥!」向卓一航道:「你未見過我的女兒吧?」指著大的那一個道:「她叫何萼華。」又抱起那小的一個道:「她叫何綠華。」何綠華高高興興叫了一聲:「卓哥哥。」何萼華卻微現羞態, 是低低叫了一聲。白石道人哈哈大笑。正是:最憐小兒女,被捲入情潮。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