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震動京華 驚傳梃擊案 波翻大內 巧遇夜行人。


  玉羅剎罵聲 「虧他是個封疆大吏,膽子比芥子還小。」在卓仲廉身上拍了兩下,卓仲廉這才悠悠醒轉。玉羅剎從懷中取出一面令旗,擲給他道:「我把你的保鏢打發走了,現在還一個給你。」卓仲廉愕然不解,玉羅剎喝道:「你把這面今旗拿去,插在車上,陝西省內,沒人敢動你分毫,比你那個什麼武當派的保鏢要強得多!」卓仲廉大喜過望,慌忙收了令旗,正待叩謝,玉羅剎已和王照希走了。
  王照希拆開岳父的信一看,信的前半段是催他赴京迎親,後半段卻說 「京中武師,暗鬥極烈,尤以宮廷之內,險象環生,望賢婿速來,愚正有事相商也。」原來王照希的父親王嘉胤是個落第秀才,二十餘年之前,在北京與名武師孟燦結為八拜之交,指腹為媒,結成親家。王照希七歲時,隨父回 ,此後兩家就沒見過。五六年前孟燦被朝廷聘為「慈慶宮」「太子所住的宮殿」的值殿武師,而王嘉胤也在 北,成了綠林首領。王嘉胤知道了親家的消息,甚為惋惜,孟燦一向豪俠仗義,名重江湖,不知何故,卻會接受了王室的聘請。自孟燦做了值殿武師後,每年總有一兩次托江湖人物捎信給他,這次則是托武當派的一個弟子。王照希早十多天已知岳父托有武當派的人帶信給他,初時還以為帶信的人是耿紹南,所以故意跟他結納。那知卻是耿紹南的師兄。
  且說王照希讀信之後,與玉羅剎告辭,匆匆赴京,在路上走了數月,到了京師,已是初春。那日大雪下得正緊,王照希自宣武門入城,忽見人頭簇擁,遠處有人嗚鑼呼喝,王照希好奇一問,旁邊有人說道:「客官,你不知麼?近日京城,鬧出一件極大的案件,許多官員都被牽連人內,今天連戶部侍郎卓繼賢也被推出午門斬首了。人說:「伴君如伴虎」果然不錯。卓侍郎聽說還是一個好官呢!」王照希聽說,吃了一驚,這卓侍郎正是卓仲廉的兒子,耿紹南替卓仲廉保鏢也是卓侍郎請他來的。怎的好端端卻被推出午門斬首!
  王照希人極精靈,就近走上一家酒樓,聽人談論,不消多時,已知道案情原委。原來明神宗「即萬曆帝」朱翊鈞生有兩個兒子,長子常洛是皇后所生,次子常洵是寵妃鄭貴妃所生。鄭貴妃陰謀奪嫡,神宗遲遲不立太子。後來朝臣請立常洛為皇太子,封常洵為福王,封地在洛陽,常洵不肯出京受藩,朝臣又上奏催他出京。常洵出京後只一年「明萬曆四十三年」,忽然有人執棗木棍打傷慈慶宮的守衛,直入前殿,始被捕獲。這案件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明朝三大怪案之一,-「梃擊案」,一時鬧得滿城風雨,震動京華!
  太子雖然沒有受傷,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闖進宮殿,打傷衛士,這真是從所未有之事。尤其奇怪的是,那執棍闖宮的人,自稱鄭大混子,說話舉止,瘋瘋癲癲,太醫會診,也不敢斷定他有病無病。三司會審,要他供出主謀,他胡說八道,報了一大串大臣和宮中太監的名字,也不知那個是真,那個是假,結果朝臣閹 ,皇親國威,紛結黨羽,相互攻訐,神宗皇帝,又是個昏庸的人,毫無主意,今日聽這個朝臣的話,明日又聽那個閹 的話,弄得牽連日廣,朝中人人自危。連卓繼賢那樣一個不好管閬事的官兒,也被牽連入內,竟然不加審訊,就把他推出午門斬首去了。
  王照希明白了案情原委之後,暗暗歎息,心想滿洲崛起東北,倭寇為患東南,而皇帝昏庸,朝中又是黨爭未已,這大明江山,恐怕也不會長久了。轉而又想:這樣也好,朱家無能,就讓我王家來管一管。折下酒樓,根據父親所給的京城地圖,一直尋至報子胡同,孟家門巷依稀記得,不料走進巷內,抬頭一看,猛吃一驚,孟家朱門深鎖,門外交叉貼了兩道封條,竟然是錦衣衛封的,門外還站有兩名魁梧漢子,顯然是宮中衛士。王照希那敢停留,慌忙溜出胡同。心中驚疑不定,一路踱到天橋附近,再尋訪一位父執,也是京中頗有名氣的武師柳西銘,幸好一找便著,柳西銘見是他來,嚇了一跳,急忙鎖好門戶,拉他進入內室,低聲說道:「你怎樣這般大膽?你父親是朝廷欽犯,你岳父又被捕去,生死未知。若有人知你身份,如何是好?」王照希笑了一笑,說道:「京中正注意著這件怪案,錦衣衛未必會分心來料理我。我正想請問叔父,敝岳是太子官中的值殿武師,怎的也會被捕?難道他也被牽連進梃擊案了嗎!」柳西銘歎了口氣道:「我也莫名其妙呢,那鄭大混子,還是你岳父擒著的,就是沒功也該無罪,卻顛倒起來,把他也捕了去。」王照希暗暗盤算,當下卻不作聲。
  過了兩天,孟家門口的警衛已經撤了,一晚王照希食過晚飯,突然換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對柳西銘道:「叔父,我今晚想到敝岳家中,探他一探。」柳西銘道:「這如何使得!」王照希道:「我絕不連累叔父就是。」柳西銘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勸他不聽,也只得由他去了。
  北京的民居一般都很矮,就是大家臣室,也只是院落廣闊,很少有三層樓宇的。「因為歷代皇帝限定民居不能高過五鳳樓的角樓,以便在宮中可以俯瞰全城,而民居則不能窺探宮內。」王照希輕功甚好,輕輕一躍,已上了屋頂,從囊中取出兩枚銅錢,箝在中食二指之間,先把第一枚銅錢向上一拋,二指一甩,再把第二枚銅錢照准第一枚打去。兩枚銅錢在空中相撞,發出錚然聲響!
  這一招有個名堂,叫做「青蚨傳信」,是夜行人聯絡的暗號,兩枚銅錢在空中一碰,滾落院中。王照希蜷伏在屋簷上動也不動,過了一會,果然有兩個黑衣衛士走了出來,望了一望,喃喃自語道:「什麼聲響,連鬼影也不見一個。」另一個人道:「京師重地,那有人這樣大膽。李指揮也太小心了。」兩人呆頭呆腦的看了一會,又進去了。王照希暗扣錢鏢,本待二人上屋,就要猛下殺手。心裡笑道:「真是笨蟲,江湖路道一點也不懂。」身形一晃,疾的飛過一片瓦面,趕在兩個衛士的前頭,進了庭院,再縱身一躍,跳上書樓,這是他岳父平日休憩之所,王照希見樓門半掩,內裡無人,躡足入內。不料前腳剛剛踏入,那扇門板突然倒了下來,一口明晃晃的利刃,從門後伸出,冷氣森森,已從側面刺到。好個王照希,臨危不亂,伏地一滾,左手將門板一抬,那口利刃插在板上,王照希一個「鯉魚打挺」翻起身來,長劍拔在手中,只聽得有人嘿嘿笑道:「你這小賊是自沒羅網!」王照希長劍一晃,正待進招,驀然間書房兩面側門大開,暗器嘶風,紛紛打進,王照希身子滴溜溜一轉,長劍劃出一圈銀虹,在滿室暗器飛舞激撞之中,揮劍直取那伏在門後的衛士。
  原來今晚輪值的三個錦衣衛,都是老於江湖的高手,他們接的命令,是要將所有來探的人生擒,所以故意裝出祖心大意的樣子,引他進來,然後三面伏擊。幸好王照希武藝高強,要不然幾乎受了暗算。
  那伏在門後的衛士,似乎是個頭目,一口刀橫掃直劈,呼呼生風,居然是「五虎斷門刀」的上乘刀法,另外兩名衛士,一個使熟銅棍,一個使七節鞭,也都是招沉力猛,王照希揮劍力戰,左湯右揮,連掃帶扎,打了片刻,那使熟銅棍的衛士中了一劍,跳出圈外,王照希挾寒風,伏身一躍,乘著一招得手,急下殺手,想先斃掉一人再算,不料使斷門刀的那個傢伙,招數著實滑溜,乘著王照希伏身進劍,驀地橫刀掃去,一招「鳳凰展翅」,逕斬對手上盤,王照希迫得放鬆那名使熟銅棍的衛士,擰身翻劍,把來襲的斷門刀格出外門,緩得一緩,那使七節鞭的衛士已撲了上來,使熟銅棍的也負傷再戰。
  王照希以一敵三, 然不懼!長劍寒光閃閃,劍勢如虹。須知他的父親王嘉胤乃是劍法名家,得過石家躡雲劍的真傳,王照希文武兼學,內外雙修,極為了得。再戰了片刻,使七節鞭的也中了一劍,痛得哇哇大叫,王照希運劍如風,節節進迫,使熟銅棍的那個,退至牆邊,猶自不如,王照希一劍刺去,他向後一退,碰得那堵牆也動了起來,王照希劍招如電,一劍把他釘在牆上,忽聽得「砰」的一聲,牆上竟然裂了一個大洞!那名衛士的 身跌入洞內,王照希重心驟失,晃了一晃,幾乎給七節鞭掃著,急忙抽劍回身,就在此際,猛聽得牆內一聲怪叫,竄出了一個人來。王照希楞了一楞,不知是友是敵了尚未看清,眼睛又是一亮,牆內又躍出了一個少年女子,白衣飄飄,縱身一躍,在眾人驚愕之中,搶到了門口,橫劍一封,急聲叫道:「敏哥,攻那名使刀的衛士。」
  先跳出來的是個少年,傻虎虎的掄刀急撲,兩刀相格,雙方都感手腕  。王照希定了定神,凝眸看那少女,心想:莫非是我的未婚妻子。再細看時,輪廓依稀記得,心裡驀然一酸,說不出是什麼味兒!呆呆的看那兩人相鬥。另一名衛士,見情不妙,慌忙奪路飛逃,倚在門口的少女嬌叱一聲,一抖手,三柄飛刀連翩飛出,上中下三路一齊打到,那名衛士慘叫一聲,身上頓時添了三個窟窿。那白衣少女一邊放暗器,一邊嬌嗔發話道:「喂,少年人,你為什麼盡瞧著我不動手呀!」王照希面色一變,看那個少年和敵手相持不下,一躍上前,左肘朝他一撞,說道:「你退下!」那少年愕道:「幹嗎?」王照希一腔怒氣,無處發 ,長劍一掄,用足了十成力量,那名使刀的衛士雖非庸手,卻那裡敵得住他的內家功力,只聽得「喀嚓」一聲,「斷門刀」真個斷了,王照希劍鋒一轉,把他斬為兩截。收劍要走,卻聽得那少女盈盈笑道:「你的劍法真不錯呀!巴是魯莽一點。」王照希心頭一震,暗笑自己修養不夠,一個以天下為己任的人,怎能為兒女之情動了閒氣?這「魯莽」二字之評,弄得他面都紅了。那少女上前一揖,說道.「義士為家父冒此大險,尊姓大名,可肯賜告麼!」
  王照希與未婚妻分別已有一十六年,孟燦催他迎親的事,女兒並未知道,做夢也想不到未婚夫從萬里之外來到京師。所以雖覺這人似曾相識,卻不敢相認。王照希道:「小姓王名日召,小姐可是孟武師的掌上明珠閨名叫做秋霞?」孟秋霞詫道:「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王照希又問道:「這位小哥可是……」那少年傻笑答道:「小弟叫做白敏,是孟武師的弟子,王兄,你的武功真好,只一招就把這鷹爪孫廢了,你撞了我一下,我一點也不怨你。」王照希心想:這傻小子名叫「白敏」,卻一點也不機敏。
  王照希心裡酸溜溜的,故意不報真名,胡亂捏了一段來歷,說是自己曾受過孟燦的大恩,所以拚捨性命,也要來探他一探。孟燦交遊甚廣,孟秋霞竟自信了。再次道謝。王照希忽然問道:「你們躲在這復壁裡多少天了?」白敏道:「從老師被捕的那天算起,已有三天了。」王照希越發不舒服,不自覺的面色鐵青!
  孟秋霞秋水盈盈,注視著王照希的面色,關心說道:「王兄,你累了?歇一歇吧!」白敏接口說道:「一定是打得乏了,我去尋一瓶好酒來,給你提提神。」王照希又好氣又好笑,那傻小子已經跑下了樓,到酒窖裡尋陳年老酒去了。
  王照希與未婚妻在書房裡悠悠相對,淡淡的月光從窗外 進來,王照希一陣陣心跳,孟秋霞燃起了兩枝紅燭,在燭光映照下,她越發顯得艷麗。王照希道:「孟小姐請恕冒昧,我想知道令尊大人是怎樣被捕的!下落如何?好設法相救。」
  孟秋霞眼光閃了一閃,眼睛中充滿謝意,王照希低下了頭不敢迫視,孟秋霞倒是落落大方, 衽說道:「就在梃擊案發生後的第二天晚上,我們家中突然來了兩個奇異的客人,也是在這書房裡和家父說話。我和白敏躲在裡房,只聽得他們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後來就簡直聽不見了。我只斷斷續續聽得那客人說些什麼兇手,口供、陰謀之類的話,又聽得家父接連說了幾次「我不知道」,後來客人去了,父親就叫我們趕快逃走,但他到外面望了一望,忽然又走回書房把我們推進牆內的暗室,還把兩大包食物擲了進來。我們剛剛躲好,錦衣衛就進來了。我們輪流睡覺,聽外面衛士的換班談話,才知道已過了三天。我們在裡面悶得不耐煩,正想闖出去,你就來了。」王照希聽她說到與白敏在裡面躲藏,毫無羞澀面紅之態,心念一動,懷疑不定。孟秋霞又道:「我記起了,他們還似乎提到鄭國舅和魏公公的名字。」
  王照希曾佐助父親處理過許多事情,見識閱歷都超於他的年紀。聽了孟秋霞的話後,低頭默想,過了一陣,才緩緩說道:「這梃擊案一定是個大陰謀,有人買通兇手,想陷害另一批人。你的父親是第一個接觸兇手的人,所以被捲進去了。主謀的人只恐你父親知道什麼內情,或者是想套問兇手說過些什麼說話,所以把他架走。照情形看來,主謀的人定是朝廷上有大勢力的人,也許是那個鄭國舅,或者就是那個魏公公。我猜想你的父親一定沒有死。」孟秋霞道:「為什麼?」王照希笑道:「除非你父親真知道些什麼,而又把所知道的全都說了.否則他們疑神疑鬼,一定會慢慢套問。」孟秋霞眼睛明亮,讚歎道:「你看得真透徹。」對面前的這個少年,不自覺的欽佩起來。心想:自己未婚夫不知是什麼樣的人,要是像這個姓王的少年那就好了。可巧他們都是姓王的。想到這裡,面上一陣紅暈,粉頸低垂,王照希暗暗詫異:怎麼剛才還是那樣落落大方,現在又顯出女兒羞態來了。
  盂秋霞自覺失態,急忙定了定神,抬起頭來,正想說話,門外一陣腳步聲,白敏已回來了。
  白敏提著兩瓶陳年老酒,興沖沖的跑上樓來,推門說道:「王兄,喝兩口酒提提神吧,你打得太累了。」一見王照希神采奕奕,又不禁喜孜孜的笑道:「王兄,你精神恢復得真快,剛才看你那樣壞的面色,我還擔心你生了病呢!」
  王照希心中感動,暗想這小子倒傻得可愛。想到自己與未婚妻分別了一十六年,若她另有心上之人,這也怪她不得。這樣一想,心中寬坦許多,反覺對白敏有些歉意。
  孟秋霞笑道:「你這傻小子,倒很會獻慇勤。」白敏笑嘻嘻的斟了三杯,說道:「師妹,你也喝一杯。」孟秋霞走出房外,向天空瞧了一瞧,回來說道:「別盡顧飲酒了,天色已快將亮了。衛士們就將換班,我們得想個辦法才好。」王照希把酒杯一推,說道:「咱們走!」
  王照希帶孟、白二人到柳家,柳西銘一夜無眠,尚在心焦等候。王照希叫盂,白二人在庭中稍候,自己和柳西銘進入內室密談。王照希將經過情形說了一遍,又道:請柳叔叔替我隱瞞身份,孟小姐並不知道我就是她的未婚夫婿,還是不要告訴她好。柳西銘拈鬚微笑,抬頭說道:「為什麼?」王照希面上一紅,吶吶說道:「還是不要告訴她好!」柳西銘微微一笑,道:「你們少年人的心事真不易猜,好,我依你便是。」走出院子,給孟秋霞和白敏安排了歇息的地方。
  過了幾天,風波漸息。柳西銘交遊頗廣,聽在宮中當差的人傳來的消息,神宗皇帝又把宮中的執事太監龐保、劉成殺了。卻把一個叫做什麼魏忠賢的太監,升做太監總管。王照希聽了,心念一動,想道:這魏忠賢想必就是那個什麼「魏公公」了。
  孟秋霞心懸老父,度日如年,這幾天來她和王照希已經很熟,屢次催他想法。這晚,王照希招孟秋霞和白敏進房,突然說道:「孟小姐,你敢不敢再冒一次絕大的危險。」孟秋霞嗔道:「王兄,這是什麼話來?我無力救父,已是羞慚無地,我家的事情難道還能要王兄獨力肩擔?」王照希笑道:「我不懂說話,該打該打。」白敏道:「你快些說出辦法吧,要冒什麼險,請算我一份。我這個人沒有什麼用處,就是不怕死,為了救出師父,我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王照希看了他一眼,說道:「我今晚想進皇宮探他一探。我已探清楚那個鄭貴妃住在「乾清宮」,連宮中的地圖我也托柳叔叔弄來了。」白敏拍拍手道:「那敢情好。」王照希忽道:「不過,夜探皇宮,那高來高去的本事一定要十分了得,孟小姐的輕功造詣我可以放心……」白敏這次居然不傻,心想自己的輕功本事果然遠比不上師 ,隨他們去,莫說幫不上忙,反成了累贅。因道:「既然如此,我不去好了。」心無雜念,說得甚為坦然。
  這晚,王照希和孟秋霞聽得更樓敲了三更,換上青色的夜行衣,到了紫禁城外,淡月疏星,一片靜寂。孟秋霞足尖點地,正想躍上牆頭,王照希忽然把她扯住,打了一個手勢,一蹲身,撿起兩塊石頭,丟人護城的御河,「卜通」兩聲,聲響雖然不大,已驚動了暗伏在城上的輪值衛士,只見四條人影,飛下城牆,直奔御河橋上,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一剎那,王照希和孟秋霞肪身掠起,飛上城牆,就如換班一般。王照希早把宮中地圖研究清楚,帶著孟秋霞,繞過了太和、中和、紀和三大殿進入內廷,兩人輕功都是上上之選,等到那幾個輪值衛士折回頭時,他們已到了乾清宮外側面的小花園了。
  皇宮面積極大,真說得上是殿宇連雲,綿亙不絕,北海、白海、什剎海三個人工湖也包括在皇城之內,湖水閃閃發光。王照希和孟秋霞伏在暗陬之處,忽見園腳側門開處,有五六個衛士伴著一個身披斗蓬,頭面都藏在兜風之內的人,閃閃縮縮的走了進來。王照希目送他們走入宮門,正想冒險一探,遠處琉璃瓦面,人影忽然一閃,一溜煙般直入殿宇之中。王照希大吃一驚,這人輕功之高,竟遠在自己之上。若然他是宮中侍衛,那麼今晚定然走不脫了。
  孟秋霞悄聲說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王照希道:「且等一會。」就在這一時間,忽聽得乾清宮內,大呼「刺客!」官外約有五六個衛士,飛奔跑來。王照希覷準最後一名,突然長身而起,出指如電,一下子就點了他的暈眩穴,拖回暗處,在假山石後,剝了他的衣裳,匆匆換上,對孟秋霞道:「你伏在這裡不要亂動,我走進宮內,看他一看。」躍了出來,拔劍在手,他也大叫「捉刺客」,跑人乾清宮內。
  宮中混戰正烈,王照希只見一個長身玉立的少年,手使一把寒光閃閃的長劍,大戰十名衛士,劍光霍霍,虎虎生風,鬥到急處,但見劍花閃爍,冷電精芒,耀人眼目。這人使的是武當派七十二手連環劍法,但功力之深,比耿紹南之流,卻不知要高多少倍!王照希暗暗稱奇,看他年紀輕輕,卻不料這般了得!
  但宮中衛士眾多,少年雖然厲害,被十餘人圍攻,也慚慚支持不住。王照希正看得出神,忽聽得有人叫道:「喂,你為什麼不上去呀!」這人乃是錦衣衛的一個指揮,王照希躲閃不及,和他打了一個照面。這人一見是個陌生面孔,比剛才發現刺客還要驚慌,大聲叫道:「有人冒充侍衛進宮!」手中鐵尺也迎頭劈下!王照希刷刷兩劍,把他刺傷,但自己也陷入了包圍。
  這身長玉立的少年正是卓仲廉的孫子卓一航,他七歲之時,隨父親卓繼賢來京,適逢武當派的掌門紫陽道長也來京化緣。紫陽道長劍法天下無雙,正想找尋一個有根基的少年繼承衣缽。一日來到卓府,見卓一航頭角崢嶸,氣宇不凡,動了收徒之念。卓繼賢以前在湖北為官,曾和紫陽道長有一面之緣,知他武功妙奧,深不可測。也願兒子成為文武全材的完人,於是一口答允。紫陽道長把他帶回山中,全心教授,又用藥物培養他的元氣,磨練他的體膚,如是經過一十二年,卓一航已得了七十二手連環劍和九宮神行掌的全部秘奧,本領在武當第二代弟子中首屈一指,甚至比若干師叔還強。在這十二年間,紫陽道長每三年帶他回京一次,讓他留在家中一月,攻讀詩書,在這一月中,卓繼賢就請名師宿儒替他講解經史奧義,滿了一月又讓他把書本帶回山中自習。所以卓一航是文武雙修,師父,父親都極滿意。
  到了卓一航十九歲這年,紫陽道長見他武功已成,而卓繼賢又想他回京應舉,因此紫陽道長送他回來,並賜了他一把寒光劍。分手時紫陽道長道:「我深願你在 海中不要沉迷,將來武當派掌門的擔子,還要你肩擔呢。」卓一航領了師父的吩咐,回轉家門,三年不見,他已長得比父親還高一個頭了。
  父子團圓,一家高興。卻不料風波忽起,橫禍飛來,父子相聚,不到三月,卓繼賢就被捲入了「梃擊案」的漩渦,一日上朝,遂成永訣。卓一航哀痛逾常,在居官的父執處探聽得知,父親乃是被鄭國舅所誣陷,而鄭國舅又是秉承他妹子鄭貴妃的意旨。卓一航一怒之下,不管宮中好手如雲,竟自一劍單身,深宵闖入。
  再說王照希陷入包圍,展開躡雲劍法,飄忽如風,專揀敵人的罅隙進攻,過了一會,居然給他移近了卓一航,卓一航也連沖數劍,殺開一個缺口,把王照希接納進來,兩人聯劍並肩,威力大增,和衛士們混戰,有守有攻,看看就可闖出。
  這時乾清宮內的寢宮房門忽散,鄭貴妃兄妹和剛才進宮那個披著斗篷的男子,在五六個衛士圍擁之下,倚門觀戰,鄭貴妃笑道:「常洵,叫你的隨從顯顯功夫。這些衛士膿包,連兩名小賊都捉不著。不早點收抬,駕動正宮,反而不妙。」那披著斗篷的男子把手一揮,兩名衛士疾衝出去,一個使護手鉤,直奔卓一航,一個雙手空空,竟然憑著一雙肉掌,來硬搶王照希的長劍。王照希唰的一劍,那人身形一矮,竟然從側面搶來,王照希的躡雲劍以快捷見長,一刺不中,立刻變招橫截敵人手腕,劍尖下刺敵人膝蓋,那人「噫」了一聲,雙掌護身,退了兩步。
  這人練就鷹爪功,在「空手奪白刃」這門功夫上,有很深的造詣。不料王照希家傳劍法,凌厲異常,這人連撲數次,都未得手。那邊使護身雙鉤的衛士,以為憑著雙鉤可以克制刀劍,故一上來就用急招「大鵬 翅」,雙鉤一合一拉,要鎖拿卓一航手中的長劍,不料卓一航劍術更妙,長劍一翻,青光匝地,後發先至,那人雙鉤猶未遞到,他的長劍已以「旋風掃葉」的招數斬向敵手下盤,使護手鉤的也由不得退了幾步,常洵見自己倚重的兩名高手,出手不利,不禁甚為失望。
  但這兩人功夫到底比其他衛士強得多,這一加入,配合了其他十餘名衛士,把卓王二人緊緊圍著,又拖延了一些時候,王照希不覺焦躁起來,忽聽得孟秋霞尖聲急叫,接著是一片叫喊捉女刺客之聲,王照希更急,刷刷數劍,硬往前衝,與卓一航稍稍分開,衛士立刻乘虛而人,把兩人隔在兩處,王照希一急則亂,雖然勇猛前撲,殺傷了兩名衛士,而自己肩頭火辣辣的,也中了一刀,險象環生,幾遭不測。急忙凝神止躁,把一柄劍舞得風雨不透,縮短圈子,護身待援。
  正混戰閒,乾清宮外側面的花園,園門大開,一隊衛士疾跑進來,鄭貴妃面上變色,急推那個披著斗篷的男子入內。說時遲,那時快,這隊衛士已跑到宮前,卻並不加人追拿刺客,當中一個男子,在衛士簇擁之下,大叫「停手,搜宮!」包圍王卓二人的衛士,嚇得個個住手跳開,鄭貴妃尖聲叫道:「殿下,我犯了什麼罪了?」原來這人乃是太子,只聽他又大聲喝道:「搜宮!」他帶來的衛士,衝上台階。鄭貴妃頭髮一甩,厲聲斥道:「沒有萬歲爺的聖旨,誰敢擅進此門。」衛士一窒,太子冷笑說道:「早巳有人擅進此門,不必父皇聖旨,萬事有我承當!」衛士們發一聲喊,搶人宮殿,鄭貴妃也尖聲叫道:「替我擋著這些暴徒,我與他到萬歲爺前講理去,萬事有我承當!」兩邊針鋒相對,衛士各為其主,頓時混殺起來!
  卓一航身形急起,運劍如風,叫道:「太子,我替你捉拿叛賊!」只見他翻身進劍,在人叢中直穿過去,乾清官的衛士在混戰中那分得出身來攔他,宮內有三幾個衛士衝出攔截,也給他一頓潑風劍法,連環發招,打得東歪西倒。那披著斗篷的男子,跑在鄭貴妃前頭,看看就可進入內室,卓一航足尖一點,平地躍起,疾如飛箭,在半空中疾衝撲下,一把抓著他的斗篷,拿了起來,將他的身軀當成兵器,一個旋風急舞,揮了一個圓圈,官內雖有五七名衛士,那個敢上!在這時間,王照希也揮劍殺了入來,太子和兩名侍衛也已闖人殿中。
  卓一航一個旋風急舞,將擒獲的那個男子向外拋出,早有太子帶來的衛士上前接過,揭開風兜,現出面目,衛士驚叫道:「二皇子!」太子冷笑道:「把他困了!繼續搜宮!」卓一航雙臂一振,劈啪兩掌,把乾清宮內殿的宮門震開,一馬闖進。
  原來二皇子常洵,仗著母親鄭貴妃得父皇寵愛,早思陰謀奪嫡,但朝中大臣多是太子的羽翼,被迫離開京師,受封到洛陽去做藩王。鄭貴妃心中不忿,勾結了太監魏忠賢、哥哥鄭國泰與若干朝臣結成黨羽,定下了一條惡毒之計,唆使一個心腹死士,扮成癲漢,在青天白日之下,手執棗木棍,硬闖慈慶宮,被擒之後,故意瘋言瘋語,亂供同黨,嫁禍插髒,將扶助太子的大臣一個個牽連人內,又把宮中兩個最有勢力的太監龐保劉成除了,讓魏忠賢得以掌握東廠,接任「宗主」。 「按:明朝的特務組織,分「東廠」「西廠」和「錦衣衛」三個機關,東西廠由太監掌握,「錦衣衛」則由武官主管。東廠的總管稱為「宗主」。」常洵在洛陽也收買死士,密謀造反。後來「梃擊案」陰謀成功,牽連日廣,鄭貴妃以為大事可成,遂密召兒子進京。不料太子常洛,頗為精明,手下也有一班武士。常洵進京的事,居然給他偵察出來,因此遂爆發了深宮喋血的一幕怪劇。
  卓一航震坍宮門,直闖進去。只見鄭貴妃兄弟和一個白淨肥胖的太監都在殿中。卓一航認定鄭貴妃兄弟是陷害他父親的仇人,大吼一聲,掄拳直上。那太監正是魏忠賢,斥道:「你敢造反?」把手一揮,四名「椿頭」「東廠衛士的頭目」一齊迎擊,卓一航呼的一掌掃去,第一名「樁頭」伸臂一格,身形一歪,居然並不退後,第二名「樁頭」反掌一揮,竟是鐵琵琶手的功夫,挾著勁風,撲面打來,第三名「樁頭」乘著他旋身之際左肩向前一撞,和卓一航碰個正著,他給卓一航反震之力,震倒地上,卓一航也給他碰得歪歪斜斜,收不著腳。說時遲,那時快,第四名「樁頭」卜地飛起一腿,一個「蹬腳」踢在卓一航胯上,頓時把卓一航踢出一丈以外,但卻並未跌倒。這四名「樁頭」都是東廠高手,武功遠在外面混戰的衛士之上。卓一航雖然武功極高,但經驗火候都尚不足,以一敵四,竟然吃了大虧。卓一航勃然大怒,一個翻身,拔出寒光寶劍,王照希和太子的衛士,也已經人到內殿來了。太子喝道:「常洵私離藩地,圖謀叛逆,誰敢包庇,一併拿了。」喝聲未停,已經入到內殿來了魏忠賢忽然把手一招,叫道:「遵命!」竟指揮四個「樁頭」,一把就將貴妃兄弟拿著。笑嘻嘻的道:「鄭貴妃兄弟主謀叛逆,我是證人!」太子愕然,王照希卻心不在焉,提劍四顧。正是:深宮喋血,大起波瀾,刀光劍影,骨肉相殘。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