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神雕俠侶》的第一段於一九五九年五月二十日在《明報》創刊號上發表。這部小說約
刊載了三年,也就是寫了三年。這三年是《明報》最初創辦的最艱苦階段。重行修改的時
候,幾乎在每一段的故事之中,都想到了當年和幾位同事共同辛勞的情景。
    「神雕」企圖通過楊過這個角色,抒寫世間禮法習俗對人心靈和行為的拘束。禮法習俗
都是暫時性的,但當其存在之時,卻有巨大的社會力量。師生不能結婚的觀念,在現代人心
目中當然根本不存在,然而在郭靖、楊過時代卻是天經地義。然則我們今日認為天經地義的
許許多多規矩習俗,數百年後是不是也大有可能被人認為毫無意義呢?
    道德規範、行為準則、風俗習慣等等社會的行為模式,經常隨著時代而改變,然而人的
性格和感情,變動卻十分緩慢。三千年前《詩經》中的歡悅、哀傷、懷念、悲苦,與今日人
們的感情仍是並無重大分別。我個人始終覺得,在小說中,人的性格和感情,比社會意義具
有更大的重要性。郭靖說:「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句話在今日仍有重大的積極意義。
但我深信將來國家的界限一定會消滅,那時候「愛國」、「抗敵」等等觀念就沒有多大意義
了。然而父母子女兄弟間的親情、純真的友誼、愛情、正義感、仁善、勇於助人、為社會獻
身等等感情與品德,相信今後還是長期的為人們所讚美,這似乎不是任何政治理論、經濟制
度、社會改革、宗教信仰等所能代替的。
    武俠小說的故事不免有過分的離奇和巧合。我一直希望做到,武功可以事實上不可能,
人的性格總應當是可能的。楊過和小龍女一離一合,其事甚奇,似乎歸於天意和巧合,其實
卻須歸因於兩人本身的性格。兩人若非鍾情如此之深,決不會一一躍入谷中;小龍女若非天
性淡泊,決難在谷底長時獨居;楊過如不是生具至性,也定然不會十六年如一日,至死不
悔。當然,倘若谷底並非水潭而系山石,則兩人躍下後粉身碎骨,終於還是同穴而葬。世事
遇合變幻,窮通成敗,雖有關機緣氣運,自有幸與不幸之別,但歸根結底,總是由各人本來
性格而定。
    神雕這種怪鳥,現實世界中是沒有的。非洲馬達加斯加島有一種「像鳥」(Aepyo
rnistitan),身高十英尺餘,體重一千餘磅,是世上最大的鳥類,在公元一六六
○年前後絕種。像鳥腿極粗,身體太重,不能飛翔。像鳥蛋比鴕鳥蛋大六倍。我在紐約博物
館中見過象鳥蛋的化石,比一張小茶几的幾面還大些。但這種鳥類相信智力一定甚低。
    《神雕俠侶》修訂本的改動並不很大,主要是修補了原作中的一些漏洞。

                                           一九七六年五月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