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性的一局棋
 
作者:金庸

    「號外!號外!叮噹,叮噹!大新聞!」

    一九三三年二月五日,東京街頭到處響起了報販們的叫賣聲和鈴聲,賣的是《報知新
聞》的號外,向成千成萬讀者們報告一個「重大的」消息:吳清源與木谷實在正式圍棋比賽
中都使用他們所創的「新佈局法」(在日本稱為「新布石法」),木谷實先手,三子都走五
路,吳清源三子走四路,成為「三聯星」。這在圍棋界是前無古人的著法。日本人對圍棋極
為著迷,無怪這件事報紙竟要出號外。

    木谷實是日本的青年棋人,和吳清源感情很好,兩人共同研究而創造出來一種新的佈局
體系。簡單他說,那是在佈局上籠罩全盤而不是固守邊隅。他們合著的《新布石法》一書出
版後,書局門外排了長龍(日文稱為「長蛇」),在一個短短的時間之內銷去了五萬冊。不
久,日本圍棋界出現了稱為「吳清源流』(即「吳清源派」)的一群人。

    日本圍棋界向來有一種本因坊制度,所謂本因坊就是圍棋界的至尊,以往都是一人死了
或退休之後,由當時棋力最高的另一人繼任,名高望隆,尊榮無比。那時日本的本因坊是秀
哉(他原名田村保壽,秀哉是這位本因坊的尊號,有點兒像皇帝的年號一般。後來巖本薰任
本因坊,號稱本因坊「薰和」,橋本宇太郎號稱本因坊「昭宇」,等等)。新布石法既然轟
動一時,本因坊當然要表示意見,這位老先生大不以為然,認為標新立異,並不足取。兩派
既有不同意見,最好的辦法是由兩派的首領來一決勝負。

    秀哉為了保持令名,已有很久很久沒下棋了,這時為形勢所迫,只得出場奮戰,這是日
本圍棋史上一件極度重要的大事。那時吳清源是二十二歲。

    吳清源先行,一下子就使一下怪招,落子在三三路。這是別人從來沒用過的,後來被稱
為「鬼怪手」。秀哉大吃一驚,考慮再三,決用成法應付。下不多子,吳清源又來一記怪
招,這次更怪了,是下在棋盤之中的「天元」,數下怪招使秀哉傷透了腦筋,當即「叫
停」,暫掛兔戰牌。棋譜發表出去,圍棋界群相聳動,守舊者就說吳清源對本因坊不敬,居
然使用怪招,頗有戲弄之意。但一般人認為,這既是新舊兩派的大決戰,吳清源使出新派的
代表手來,絕對無可非議。

    這次棋賽規定雙方各用十三小時,但秀哉有一個特權,就是隨時可以「叫停」,吳清源
因為先走,所以沒有這權利。秀哉每到無法應付時,立即「叫停」。「叫停」之後不計時
間,他可以回家慢慢思考幾天,等想到妙計之後,再行出陣,所以這一局棋因為秀哉不斷叫
停,一直拖延了四個多月。棋賽的經過逐日在報上公佈,棋迷們看得很清楚,吳清源始終占
著上鳳。一般棋人對於權威和偶像的被打倒不免暗暗感到高興,但想到日本的最高手竟敗在
一個中國青年手裡,似乎又很喪氣,所以日本的棋迷們在這四個月中又是興奮,又是擔憂,
心情是十分矛盾的。

    社會人士固然關心,在本因坊家裡,情形尤其緊張。秀哉連日連夜地召集心腹與弟子們
開會,商討反攻之策。秀哉任本因坊已久,許多高手都出自他的門下,這場棋賽大家自然是
榮辱與共。所以,這一局棋,其實是吳清源一個人力戰本因坊派(當時稱為「坊派」)數十
名高手。下到第一百四五十著時,局勢已經大定,吳清源在左下方佔了極大的一片。眼見秀
哉已無能為力,他們會議開得更頻繁了。第一百六十手是秀哉下,他忽然下了又凶悍又巧妙
的一子,在吳清源的勢力範圍中侵進了一大塊。最後結算,是秀哉勝了一子(兩目),大家
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勝得很沒有面子,但本因坊的尊嚴終於勉強維持住了。

    這事本來已經沒有問題,但事隔十多年,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圍棋界的元老漱越憲
作忽然在一次新聞界的座談會中透露了一個秘密:那著名的第一百六十手不是秀哉想出來
的,是秀哉的弟子前田陳爾貢獻的意見。這個消息又引起軒然大波。這時秀哉已死,他的弟
子們認為有損老師威名,迫得漱越只好辭去了日本棋院理事的職務。

    許多年後,曾有人問吳清源:「當時你已勝算在握,為什麼終於負去?」(因為秀哉雖
然出了巧妙的第一百六十手,但吳還是可以勝的。)吳笑笑說:「還是輸的好。」這話說得
很聰明,事實上,要是他勝了那局棋,只怕以後在日本就無法立足。

    最近在日本的圍棋雜誌上看到吳清源大勝前田陳爾和現在本因坊高川格的棋局。前田居
然連用了兩下吳清源當年所創的「鬼怪手」,要是老師還活著,他一定不敢這樣「離經叛
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