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統一六國

    由於今次叛亂的呂不韋和醪毒均是六國的人,加上鄭國渠一事暴露了韓人的「破秦
計」,而更為贏政擔心的是怕六國來的人繼續散播「謠言」,竟一意孤行,頒下了「逐客
令」,使從東方來的客卿人人自危。

    李斯知道自己實在知道太多不該知的事,但卻更清楚贏政要統一天下的渴望,遂冒死進
諫。

    其詞曰:臣聞吏議遂客,竊以為過矣!昔繆公求士,西取由余於戎,東得百里奚於宛,
迎蹇叔於宋,來丕豹、公孫支於晉。此五子者,不產於秦,而繆公用之,並國二十,遂矚西
戎。」

    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風易俗,民以殷盛,國以富強,百姓樂用,諸侯親服,獲楚、魏之
師,舉地千里,至今治強。

    惠王用張儀之計,拔三川之地,西並巴、蜀、北牧上郡;南取漢中,包九夷,制鄢、
邵、東據成皋之險,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國之從,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

    昭王得范唯,為鑲侯,逐華陽,強公室,杜私門。蠶食諸侯,使秦成帝業。

    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

    由此觀之,客何負於秦哉!

    向使四君卻客而下納,疏士而下用,是使國無富利之實而秦無強大名也。」

    詞中又道:「不問可否,不論曲直,非秦者去,為客者逐。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
玉,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內制諸之術也。」

    李斯慷慨陳詞的上書,不但表達了對贏政的絕對忠誠,還闡述了鐵錚錚的歷史事實。

    終使贏政收回成命,撤銷了「逐客令」。

    項少龍和紀嫣然的老朋友韓非就在此時被贏政慕其名強索入秦。

    然因他始終心懷故國,處處為韓說話,兼之口齒不伶俐。故不為贏政所喜。最後更因開
罪了姚賈和李斯,加上兩人忌他才華,被毒死獄中。

    贏政掃除了呂不韋和繆毒後,收攬了秦國的大權,遂展開徵服六國的大業。

    六國這時早失去了獨力抗秦的力量。

    但他們聯合起來,仍能在贏政即位後的第六年使秦人吃了三晉和楚人的一個虧,但韓闖
卻於是役不幸戰死沙場。

    田單由於失去了呂不韋的支持,失勢下台,齊國從此再無傑出人才。

    贏政亦學乖了,改採用李斯和尉僚的獻計,巧妙地運用賄賂、間離、分化等三個手段,
把六國逐一擊破。

    秦王政十四年,韓王安首先對秦屈服稱臣。翌年秦軍殺人新鄭,滅韓。

    被項少龍一手提拔的恆奇,此時積功至上將軍,不幸遇上可使項少龍慘吃敗將的李牧,
被其大破於合肥,無面目再見贏政,避隱燕國。

    終於到了王翦和李牧兩大名將對壘的時刻。

    秦軍在王翦和楊端和的率領下大舉攻趙,李牧迎之邯鄲城外,彼此僵持不下時,豈知郭
開受李斯反間計所惑,竟慫恿趙王換將,李牧拒不受命,結果被趙王賜死。

    大樹既倒,趙國再無可抗王翦之將,遂被秦軍以狂風掃落葉之勢,掃入歷史往昔的回憶
裡。

    秦王政十九年,太子丹派荊軻入秦國刺贏政,事敗後當場慘死。

    贏政便出師有名,派王翦攻燕,大破燕人於易水之西,翌年攻入燕人的薊都,殺太子
丹。

    王翦之子王賁,亦攻佔楚人十餘城,次年他再大展神威,決水灌大梁,破之,魏亡。

    二十三年,王翦攻楚,在平輿大破楚軍,次年蒙武破壽春,楚王和李園同被俘,李嫣嫣
服毒自殺,楚亡。

    秦王政二十六年,王賁攻入臨淄,齊王田健投降。

    六國至此雲散煙消,盡歸於秦。

    贏政仍記著項少龍所說的「始皇帝」三字,於是命群臣研究是否適合他統一六國後的身
份。

    眾人自是大聲叫好。

    於是贏政自號始皇帝。廢分封諸侯之制,分天下為三十六郡,收天下兵器,鑄金人十
二;統一度量衡;定幣制;使車同軌、書同文;徙天下富豪十二萬戶到咸陽。

    確立了日後中國的規模。

    當贏政登上始皇帝的寶座時,宏偉的懷清台亦同時建成。

    子民都以為是因他們的帝君為懷念寡婦清而建成。

    只有像李斯、王翦等有限幾個知情者,才知贏政實是因念著已遠離中土的項少龍而築
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