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接收咸陽

    當晚項少龍謁見小盤,表示要派荊俊率人趕回咸陽協助滕翼應付呂不韋。

    小盤欲拒無從,一口答應。使項少龍可正式安排船隻等事宜,更不怕有人會起疑檢查。

    到翌日上午,琴清往見小盤,說是收到太后的通知要到大鄭宮小住兩天。

    小盆不虞有詐,在琴清的堅持下,只好答應。

    騰翼笑道:「一切安排妥當,只待上將軍回來主持大局。」

    項少尤笑著打了滕翼的粗臂一拳,道:「二哥也來耍我,可見心情多麼開朗,今自我們
只得兩天時間,所以必須立刻行動。」

    紀嫣然問肖月潭道:「圖總管那邊有什麼消息?」

    肖月潭答道:「圖公和家小以及心腹手下三百餘人已準備妥當,只要我們通知一聲,他
會立即下毒。」

    滕翼道:「時間的配合最成關鍵,圖總管下毒時,我們必須同時奪到許商的都衛兵權,
如此才既可使圖總管和他的家人親信能安然離城,又不虞呂老賊可逃出我們掌心之外。」

    肖月潭歎道:「這正是麻藥之計不盡完美的地方,此藥藥性很強,服後不到一刻就會發
作。為了能使更多人被毒倒,只好在晚膳時下毒,但至於有多少會中招,卻難以肯定。」

    荊俊道:「只要我們暗中把仲父府重重包圍,便不怕呂不韋逃掉。」

    項少龍道:「圖總管知否仲父地下秘道的出入口呢?」

    肖月潭道:「老賊建仲父府時,是圖公最不得意的一段時間,只負責辦材料的事,所以
半點都不知道這方面的事情。」

    項少龍道:「既是如此,我們只好另外派人在城外設置哨站。唉!除非我們有儲君的王
令在手,否則就不能禁止他離城。都騎的將領更會因此生出疑心,所以只好自我們自己去追
殺他了。」

    轉向琴清道:「清姐現在可由陶公陪伴回府,看看該帶那些人隨行,其他人則妥予遣
散,然後立即趕赴牧場,靜候我們的佳音。」

    琴清受到那山雨欲來的緊張氣氛,咬著下唇點了點頭。

    項少龍心中一片憐惜時,紀嫣然問滕翼道:「附近可有見到敵蹤。」

    眾人明白她說的「敵人」指的是尉僚的四萬大軍,目光都集中到滕翼身上。

    滕翼疑惑地道:「我也為此事奇怪,因為一點都見不到他們的蹤影。」

    肖月潭道:「現在我們是與時間比賽,照我看尉僚的大軍該駐紮在上游某處,正等候贏
政的指示,隨時可在短時間內開抵咸陽,只要我們行動迅快,就可在尉僚抵達之時遠離。」

    項少龍拋開一切,奮然道:「行動的時間到了。」

    眾人轟然應諾。

    眾將領對呂繆兩黨勾結一事早有所聞,兼之項少龍一向為儲君的心腹大將,本身聲望又
高,加上出示虎符。那疑有他,無不表示誓死效命。

    這時剛是華燈初上的時刻,城內一片昇平,一點不覺有異平時。

    項少龍先命禁衛和都騎軍把官署重重包圍,這才率親隨與滕翼、荊俊、紀嫣然、肖月潭
等直入官署。

    大門的守衛未及通傳,已給他們制服。

    此時許商正和一眾都領在主堂議事,驟然看見項少龍硬闖過來,來不及反應,已給數十
把弩弓威脅得動彈不得。

    許商和手下一齊色變。

    這有上蔡第一劍手之稱的高手,腰際佩劍連出鞘的機會都欠奉。事情實在來得太突然
了,尤其項少龍理該仍在雍都。

    許商仍難保持冷靜,沉聲道:「上將軍這算什麼意思?」

    項少龍待手下繳去了各人武器後,才出示虎符道:「本帥奉有王令,都衛軍由此刻開
始,由本帥全權接管,誰敢不服。」

    許商見到虎符,立知大勢已去,回天乏術。其他人更是噤若寒蟬。

    項少龍見已控制全局,下令道:「其他人給本帥押人牢房,只留許統領一人在此。當只
剩下許商時,項少龍登上主座,命許商在一旁坐下。滕翼和荊俊則在取得許商的統領軍符
後,趕去接收都衛軍。許商苦笑道:「你贏了!」

    項少龍語帶雙關地淡淡道:「這是注定了的歷史,我項少龍只是執行吧!由呂不韋毒殺
先王一刻開始,呂賊就注定了要悲慘收場。問題是許兄是否關心自己的結局。」

    許商眼中掠過希望,沉聲道:「上將軍肯放過我嗎?」


    項少龍微笑道:「許兄該知我不是殘忍好殺的人。連管中邪和三小姐我都放了他們走。
現在他們該已抵楚境,故眼下我只想知道許兄的心意。」

    聞得管中邪都失敗得被釋放逃走了,許商崩潰下來,歎道:「上將軍果是無敵神將,你
究竟想我怎樣做?」

    項少龍道:「只要許兄告訴我呂不韋緊急時的逃生路向,我便可立時送許兄和家小離
城。」

    許商仍在沉吟猶豫時,項少龍道:「許兄若想再聽得蘭宮媛的仙曲,就要立下決定。」

    紀嫣然柔聲道:「呂不韋縱能逃出城外,最後仍是不得不死,許兄莫要失去時機。」

    肖月潭淡淡道:「本人肖月潭,許兄該聽過我的名字吧!」

    許商駭然瞧往肖月潭道:「你不是早死了嗎?」

    肖月潭狠狠道:「若不詐死,呂不韋焉肯放過我?你以為呂不韋真的器重你嗎?誰當上
呂不韋的手下,都只是他的棋子,隨時可棄之殺之,你明白嗎?」

    許商終於屈服,道:「仲父在臥房中有條秘道入口,可通在城南『百通街』一所大宅,
我知道的就是這麼多。」

    項少龍奮然起立,斬殺呂不韋這大仇人的時機,在苦候了近十年後,終於來臨。

    項少龍等圍繞秘道出口處,無不大惑不解。

    圖先兩個時辰前領著荊俊、滕翼等入仲父府時,中了麻醉藥的人倒滿府內,獨是找不到
呂下韋,自然是從秘道逃走了。

    問題是到現在仍未接到有關呂不韋離城的任何報告,難道他仍敢躲在城內?

    這實在是於理不合。

    荊俊道:「我們就搜查全城,看他能躲到哪裡去?」

    圖先道:「我們不如先搜查此空宅,若我所料不差,此宅必是另有秘道,可通往城牆附
近的住宅或倉庫,在那處該再有出城的秘道。」

    滕翼揮手示意,眾手下忙展開行動。

    紀嫣然歎道:「若是如此,今趟我們可說棋差一著,皆因布在城外的哨崗,只留心幾個
城門的出入要道。」

    肖月潭道:「呂賊必捨不得珠寶財物,走地道更遠比不上走在路面上快,不如我們就賭
他一鋪,賭他是已離開地道,從陸路逃往邊境去,因為咸陽的水路交通已被我們控制在手心
處。」

    項少龍斷然下令道:「不用搜了,我們立即出城。」項少龍一眾人等,偕同烏家二百多
鐵士,輕騎全速離城。望趙境方向馳去,不片響在離城里許外,發現了腳印遺痕,其中一些
痕印特別深刻,顯是負了重物。

    眾人大為興奮。

    荊俊卻皺眉道:「只看腳印,對方人數超過二千,實力遠勝過我們。」

    滕翼笑道:「逃走之人何足言勇,且其中必有婦人孺子,何須懼怕。」

    項少龍正容道:「呂府家將,不乏高手,假若我們銜尾追去,他們可聞蹄聲而測知我們
虛實,必會回頭一拼。我們雖未必會敗,但傷亡難免,故非上策。」

    紀嫣然道:「假設我們能預估呂賊逃走的路線,憑輕騎馬快先一步在前頭埋伏,便可予
呂賊來個迎頭痛擊,又不虞被對方知道我們人少,那就有把握多了。」

    圖先最清楚呂不韋的情況,道:「照足印的方向,他們該是逃往下游的大鎮梧昌,那處
的鎮守是他的心腹,到了那裡就可乘船順水東去,否則憑腳力能逃得多遠呢?」

    滕翼大喜道:「到梧昌途中有個叫狂風峽的地方,乃往該處的必經之路,憑馬力就算繞
道而行,頂多兩個時辰可抵該地,我們不若就在那裡恭候仲父的大駕吧!」

    項少龍哈哈大笑道:「種什麼因,就結什麼果,今趟若非有圖爺照拂呂老賊,我等勢將
功虧一簣。」

    圖先笑道:「那裡那裡,滕將軍請領軍先行。」

    士氣昂揚下,二百多騎旋風般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