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殘酷現實

    過百艘三桅大船,組成龐大的船隊,浩浩蕩蕩地逆流駛至雍都南面的碼頭處。

    兩艘戰船放下數百禁衛,列成護駕隊伍,予人一處威武和緊張的氣氛。

    醪毒率領雍都的大小官員,在碼頭前排列迎駕。

    項少龍扮的烏果和荊俊則在安谷奚之旁,遙觀壯大的船隊。

    荊俊湊近項少龍,低聲道:「你看繆毒的樣子,昨晚定是沒有睡過。」

    他們仍未知道韓竭漏夜溜了,都有點不明白繆毒的精神為何這麼壞?

    小盤的龍駕船在隆隆響聲中靠岸。

    荊俊擔心道:「假若烏果那小子給識穿了身份,五花大綁的給抬下來,我們怎辦才
好。」

    項少龍苦笑道:「惟有告訴贏政這是惑敵之計,不過我們的計劃就要宣告完蛋了。」

    安谷奚這時向荊俊道:「久未見過我三哥了,心中很記掛著他,來吧!」

    拍馬而出。

    兩人慌忙跟隨。

    跳板由船面探了下來,岸上的繆毒命人奏起歡迎的樂曲。

    先下船的三百名禁衛築起左右各三重的人牆,中間留下闊約十尺的空間,行動一致,整
齊而好看。

    安谷奚等甩蹬下馬,跪在馬旁。

    昌文君大步領頭由跳板走下來,後面是二十名開路的禁衛精銳,頭兩人分持王旗族旗。

    接著是十名捧奉各式禮器祭皿的內侍臣,然後再二十名禁衛,才見未來的秦始皇小盤和
儲妃在昌平君、王倌、李斯、蔡澤、戴上頭紗的琴清,扮作項少龍的烏果等文武大臣簇擁
下,步下船來。

    外圍處以萬計的雍都城民,立時爆起震天采聲,高呼萬歲,紛紛下跪,氣氛熾烈之極。

    項荊見烏果「安然無恙」都放下心頭大石。

    項少龍瞥了遠處的繆毒一眼,見他聽得群眾歡迎的喊叫,臉色陰沉下來。心中暗歎「憑
你這靠裙帶關係封爵的小白臉,無論在軍力、民心和形像幾方面,怎抵得過秦始皇呢?」

    小盤從容自若地接受醪毒的祝賀後,與儲妃登上龍輿,在昌文君的禁衛前後護駕下,駛
往城門。安谷奚的軍隊同時沿途把守,保安上無懈可擊。項少龍和荊俊找個機會,登上烏果
的座駕,項少龍和烏果脫下面膜和衣服,勿勿交換穿戴。

    烏果得意洋洋道:「幸好我懂得裝病,否則都不知怎樣應付那些人才好。」

    項少龍道:「儲君沒找過你嗎?」

    烏果道:「他只派御醫來看過我,又說登岸後要陪他到大鄭宮謁見太后。」

    項少龍失聲道:「什麼?」

    這時安谷奚才抽空策馬馳至他們的車旁,項少龍忙坐上烏果剛才的位置,微笑道:「上
將軍你好。」

    安谷奚顯是茫然不知他和小盤間的矛盾發展,笑道:「少龍像平常般喚我作谷奚吧!少
龍真是威風八面,乃我秦國的支柱。」

    項少龍有一句沒一句的和他聊了一會,車隊進入城門,安谷奚一聲告罪,忙其他事情去
了。

    項少龍挨到椅背處,鬆了一口氣。

    計劃的第一階段大功告成,剩下的就是怎樣逃過小盤的暗算,潛返咸陽了。

    小盤偕儲妃領著一眾臣子在大鄭宮主殿前下車。

    項少龍見到有這麼多人陪同,舒了一口氣,暗忖若只是他和小盤去見朱姬,那就慘了。

    經紀嫣然提醒後,他已痛苦地認識到在目前的情況下,朱姬已是泥足深陷,再沒可能離
開繆毒來跟隨他。

    但怎樣才能保她一命呢?

    這或者仍非全無辦法。

    但失去了繆毒和兒子,更清楚小盤非是自己親子,她活著亦等似走肉行屍,做人還有何
意義?

    此時茅焦由殿內迎出來跪奏道:「太后今天有點不舒服,不想見那麼多人,只請儲君和
上將軍入內相見。」

    眾人愕然。

    小盤和項少龍則是臉臉相覷,假若殿內布有伏兵,兩人豈非給剁成肉醬。

    昌文君奏道:「末將必須隨侍在旁。」

    一旁的醪毒賠笑道:「太后只是不想一下子見那麼多人,禁衛大臣當然要侍奉隨行!」

    小盤忽道:「不用了!就上將軍陪寡人進殿問安好了。」

    項少龍瞥見茅焦向小盤暗打手勢,這才明白小盤為何忽然如此豪氣。


    小盤向項少龍打下手勢,昂然登階,項少龍忙追隨其後。

    小盆頭也不回的低聲道:「那女人在怎樣想呢?」

    項少龍低聲應道:「因為她想把事情弄清楚,看看是否該全力支持繆毒。」

    小盤毫不驚詫地冷冷道:「這叫一錯再錯。」

    項少龍很想盡最後努力提醒他要謹守諾言,但知等同廢話,遂把這股衝動強壓下去。

    朱姬高坐太后的鸞座上,殿內除了她之外再無其他人,靴子踏到大殿的地台上,發出使
人心顫的足音迴響。

    空曠的大殿冷冰冰的沒有半點生氣。

    朱姬胖了少許,但仍是艷光照人,不見半分老態。只是玉容有些兒憔悴,冷冷看著二人
對她行孔,朱姬淡淡道:「王兒、上將軍請就坐。」

    兩人坐到她右下首處,小盤公式化地道:「王兒見到母后風采勝昔,心中非常欣慰。」

    朱姬歎了一口道:「哀家多久未見過王兒呢?怕有三、四年吧!有時哀家真的以為從沒
有生過你這兒子。」

    小盤龍目殺機一閃,迅裝出恭謹之色道:「母后過責了,王兒只是國務繁重,又怕驚擾
了母后的靜養,但王兒仍像從前那麼關心和愛戴母后的。」

    項少龍呆望前方,心中希望現在只是做夢,因為現實太殘酷了。

    回想起當年初抵邯鄲時,朱姬和小盤是如何相親相愛,但現在卻是爾虞我詐,互相在算
計對方。

    朱姬的目光落到項少龍身上,聲音轉柔道:「哀家尚未有機會祝賀上將軍凱旋歸來
呢!」

    項少龍深深望了她一眼,胸臆間充滿真摯深刻的感情和內疚,歎道:「只是幸保小命
罷!怎當得起大後讚賞。」

    朱姬鳳目一寒道:「最近有關儲君身世的謠言囂塵上,上將軍有什麼對付良策?可說出
來安哀家的心呢?」

    小盤冷然截入道:「王兒已傳令全國,不准任何人再談此事,望太后明鑒,毋用多
疑。」

    朱姬勃然大怒道:「是否連我作娘親的也不准說?」

    小盤好整以暇道:「王兒怎敢,但上將軍卻有不能違令之苦。」

    朱姬發出一陣有點失常的嬌笑,淒然道:「哀家差點忘了,三天後王兒就正式登基,自
然不用再把我這太后放在眼內了。」

    小盤淡道:「母后過責王兒了。總之母后聽到的閒言閒語,全是有心者故意離間我們母
子感情的。」

    接著長身而起道:「母后身體欠佳,不宜激動,王兒告退了,遲些再來向母后請安
吧!」

    項少龍直至此刻仍沒有說話的機會。

    心中暗歎,縱使以前小盤沒有殺她之心,只朱姬這一番話,現在已為她招來殺身之禍
了。

    偏是他卻毫無辦法救她。

    因為朱姬對他再沒有愛,代之而與的只有咬牙切齒的痛恨。

    因為她已可肯定是他騙了她,甚至認為是他殺了她真正的兒子。

    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做上些什麼呢?

    祈年宮。

    御書房內,小盤接過項少龍遞上來的管中邪大鐵弓,哈哈笑道:「管卿家,你現在若不
成了一個糊塗鬼,就該知昔年投靠呂老賊,乃是你一生中最錯誤的一著。」

    恭立兩旁的李斯、昌平君、昌文君、安谷奚、王倌等紛紛因項少龍立此頭功而向他道
賀。

    小盤如釋重負的把鐵弓放在几上,著眾臣坐下,笑問項少龍道:「可惜見不著中邪的人
頭,不過寡人亦完全贊成荊卿的做法,只毀屍滅跡才不致驚動閹黨。」

    頓了頓續道:「這幾天我們在飲食上必須小心在意,不要著了繆賊的毒手。」

    昌平君欣然道:「儲君放心,微臣們會加倍在意的了。」

    小盤環視眾人,最後目光落在項少龍處,柔聲道:「上將軍身體好點了嗎?」

    項少龍搖頭苦笑道:「都是在韓魏邊境地上逃亡時累的,當時還可強撐著,豈知回來後
便不時發作,只是吃藥都怕了。」

    小盤道:「那上將軍這幾天勿要操勞,好好休息吧!」

    接著龍目寒茫大盛,冷哼道:「繆黨已確定在登基當晚的國宴時作亂,上將軍有何應付
妙策?」

    項少龍淡淡道:「先發制人,後發受制於人,此乃千古不移的至理。」

    小盤一掌拍在龍席前的長几上,歎道:「就是這句活,我們可穩操勝券了。」

    王倌皺眉道:「請恕微臣糊塗,我們不是擬好等醪黨作亂時,才治之以罪嗎?」

    小盤從容笑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勝利都是最重要的,那管用什麼手段。我們就
在國宴前動手,攻他一個措手不及。」

    李斯道:「繆毒那惡賊,可能連死了都不知錯漏是出在什麼地方。」

    李斯指的當然是茅焦這個大內奸,正因小盤對繆毒的虛實與佈置時間瞭若指掌,所以才
以從容應付。

    小盤顯是成竹在胸,好整惟暇的道:「在國宴前一個時辰,安大將軍*止訝酥*
令,奪去城守兵權,控制所有出入要道,不准任何人離開。如此必可迫繆毒提早發動。而禁
衛則負責封鎖祈年宮,一方面可保護各公卿大臣,亦可依名單逮捕宮內奸黨。」

    頓了頓續道:「同一時間王上將軍的大軍會開進城內,把亂黨殺個片甲不留。

    而項上將軍則和寡人攻打大鄭宮。哼!讓寡人看繆毒如何收場。」

    眾人紛紛稱善。

    只有項少龍心知肚明,假若自己沒有應付之法,大鄭宮就是自己葬身之所了。

    項少龍回到祈年宮後宮一座分配給他的四合院時,隔鄰的琴清和扮作婢女的紀嫣然溜了
過來。正和荊俊、烏果兩人聊天。

    見到項少龍,兩女自是喜上眉梢。

    項少龍坐下問道:「聯絡上四弟了嗎?」

    荊俊點頭道:「剛才趁三哥到大鄭宮,我和他碰過頭。」

    紀嫣然問道:「朱姬有什麼話說?」

    項少龍歎道:「情況很惡劣,儲君和她的關係終於徹底破裂。」

    答後轉向荊俊道:「四弟有什麼活說?」

    荊俊道:「四哥說儲君向他下達命令,由現在開始。把雍都封鎖,嚴禁任何人出入,除
非持有特別通行的文件。」

    項少龍一震道:「儲君又在騙我,剛才他只說在加冕禮後和國宴之前才會圍城。」

    琴清吃了一驚道:「那怎辦才好呢?」

    項少龍思索道:「我要離去是易如反掌,只要扮回烏果,正式向儲君表示須率人回去鹹
陽加強二哥的實力,就可溜掉,烏果回去也沒有問題,他只要變回自己,再有四弟之助,就
可順利脫身。問題只是清姐,贏政會派人名為保護,實則都是嚴密監視,那該怎辦才好?」

    紀嫣然道:「夫君大人可曾定了何時回去呢?」

    項少龍道:「我應該明天和荊俊動程回去。唉!可是我怎能就這樣丟下你們?儲君太清
楚我了。」

    紀嫣然微笑道:「那我們就一起回去吧!」

    眾人愕然蹬著這美麗的才女。

    琴清喜道:「嫣然不要賣關子了,你究竟想到什麼好計謀呢?」

    紀嫣然欣然道:「我是剛給夫君大人的說話所觸發。就是利用太后和儲君間的曖昧形
勢。試想假若太后派人來請我們的琴太傅到大鄭宮陪她解悶,儲君會怎樣反應?」

    眾人連忙叫絕。

    琴清喜道:「這個可由我來用點手段安排,儲君亦難拒絕。」

    眾人知道她最熟悉宮廷之事,故這方面不用為她操心。

    紀嫣然道:「這一著還可使儲君以為夫君大人全無溜走之心呢。豈知我們的琴太傅尚未
到達大鄭宮,已在中途溜掉了。烏果問道:「那我這個上將軍該何進逃命去也?」

    項少龍道:「基本上是隨機應變,以保命為第一要務。但切勿待到加冕禮之時,那時贏
政怎都不會讓你溜出視線之外。」

    紀嫣然道:「就在加冕之前一晚走吧!有兩天時間的緩衝,我們足可收拾呂不韋。」

    荊俊提醒道:「記著莫要在咸陽多留,而是盡速返回牧場去,集合後再依計劃逃去,就
大功告成。」

    項少龍歎道:「辛苦了這麼多年,老天爺該好好讓我過些安逸悠閒的日子吧!」

    眾人眼中都射出憧憬的神色,耳內似乎響起了健馬塞外的大草原上忘情飛馬的蹄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