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攻其不備

    化身為烏果的項少龍與荊俊領著特別挑選出來的五十名烏家戰士,在翌日清晨,秘密登
上漁舟,逆流往雍都開去。

    眾鐵衛因要隨烏果喬扮的項少龍與小盤赴雍,當然不能參與這次行動。

    紀嫣然則要陪琴清,亦不能來。

    滕翼負責指揮都騎去清剿餘下的三批刺客,並須座鎮咸陽。

    這天層雲密佈,細雨綿綿。

    穿上蓑衣的項少龍和荊俊兩人,坐在船頭商量行動的細節。

    項少尤道:「我們只有一天一夜的時間,若不能在這段時間內殺死管中邪,便不會有第
二個機會。」

    荊俊充滿信心道:「潛入雍都後,我們立即把管中邪藏身之處置於嚴密監視下,待入黑
才動手殺他。」

    項少龍皺眉道:「但我現仍拿不定主意,究竟是否該借助安谷奚的力量呢?那樣或會驚
動繆毒。」

    荊俊道:「不若我們找四哥設法吧!」

    項少龍搖頭道:「我不想事後為贏政知道,那會用響四弟的前途。」

    荊俊奮然道:「那就讓我們自己獨力進行,只要用心策劃這次突襲,功成身退,那時管
中邪死了,繆毒卻仍未知發生了什麼事。」

    項少龍搖頭道:「但韓竭必會很快曉得,而由於這是韓竭的地頭,若想把他一起刺殺,
風險會很大,故使我猶豫難決。」

    荊俊道:「知道就讓他知道吧!難道他敢告訴繆毒嗎?且就算他立即派人通知呂不韋,
已是兩天後的事,何況他還可能過不了二哥這一關。」

    依照計劃,小盤率文武百官赴雍都後,滕翼的都騎會在來往雍都和咸陽的水陸要隘處,
設置關卡,檢查往來的行旅。

    項少龍同意道:「只好這樣了。」

    當天黃昏,項少龍在離開雍都兩里許處棄船登岸,避過關防,由陸路往雍郁。

    憑著正式的身份文件,他們扮作外縣來的各式樣人,分批進城。

    與陶方派往雍都長駐達兩年的烏家戰士聯絡後,他們藏在城南的一所普通居家,準備一
切。

    雍都是秦人在關中的第一個都城,位於渭河與支河交匯處,乃關中文化、巴蜀文化和氏
羌文化的連接點。

    陸路交通上更有棧道通住隴南、漢中、巴蜀等地。

    一百五十年前,秦公定都城,就是要以其為據點,鎮守關中,飲馬黃河。

    後來贏政能統一華夏,亦是因憑雍以據關中之策,起了關鍵性的作用。

    所以後來雖遷咸陽,秦室祖廟仍留在雍都,凡有大事,必到雍都祖廟舉行。

    作為咸陽的後防守塞,雍都直至此時,仍有無比重要的地位。

    雍都有多座宏偉的宮殿,其中以大鄭宮和祈年宮最具規模。

    前者現在是朱姬的鸞殿,祈年宮則是小盤今趟來行冠札暫居作駐此扎的行宮。

    到了雍都,項少龍才真正感覺到繆毒的威風。

    這裡的駐軍,軍服襟領處都捆上金邊,透出一豪華的氣派,與一向外表樸素的秦軍迥然
有別,且人人一副不可一世,橫行霸道的樣子。

    安谷奚的駐軍明顯仍未取得全城的控制權,只控制了最接近渭水的南城門,以及通往祈
年宮的大道與祈年宮。

    由於有朱姬在背後撐腰,在正式反目前,連小盤都奈何不了繆毒這個「假父」。

    當然,只要王翦的無敵雄師進入城裡,形勢會立時逆轉,醪毒的三萬「死士」

    無論改了多麼威風的稱呼,到時亦只有侍宰的分兒。

    唯一最具威脅的就只有管中邪秘密主持的暗殺團。

    而項少龍今次來此就是要先一步把這刺客團瓦解殲滅。

    這還要在繆毒不知不覺中進行,否則誰都會沒命離開。

    酉時未,報告回來,扮成平民的管中邪剛剛獨自離開了藏身處,這時天仍下著細雨。

    管中邪的問題和項少龍相同,無論他扮作什麼樣子,有心人一眼就可以從身型氣概把他
認出來。

    項少龍當機立斷,下了行動的指令。

    項荊和五十戰士抵達目標建築物附近的一道僻靜橫巷,才脫去遮蓋身上夜行裝備的外
袍。

    五十人迅速分作十隊,五人一組,藉著簷牆和夜雨的掩護,間中見有人往來廊道間,都
是些面目陌生的大漢。

    此宅共分五進,中間以天井廊道相連。

    待所有人進入戰略性的位置後,項少龍和荊俊及兩組戰士潛到主堂旁的花叢處。

    裡面透出燈火人聲。

    一名戰士潛到窗外窺視過後,回來報告道:「廳內有五名漢子,只兩人隨身帶著兵器,
集中在東面靠窗的地席處。」

    項少龍沉聲道:「有沒有女人?」

    另一名剛回來的戰士答道:「內堂見到兩名女婢。」

    項少龍大感頭痛,他本是決定將宅內的人全體格殺,在這你死我亡的情況下,再沒有仁
慈這一念的容身之所。」

    但他怎可以下令殺死沒有反抗能力的女人呢?

    歎了一口氣道:「男的一個不留,女的生擒下來,稍後再作處理,教他們等待我的暗
號。」

    四名戰士領命去了。

    待了片刻,項少龍下達進入攻擊位置的命令,由荊俊連續發出三聲約定好的鳥啼聲。

    項荊和眾戰士從花叢與隱僻處迅速躍出,扼守進入大堂的第一道門窗。

    鳥啼再起。

    門破窗碎的聲音紛紛響起。

    大堂處荊俊首先破窗而入,落地前射出第一束弩箭,揭開了肉搏戰的序幕。

    靠窗一個男子咽喉中箭,倒跌地上,其他人惶然從地上躍起時,每人身上最少中了三支
弩箭當場慘死,只不知其中是否有邊東山在內。

    後院亦慘叫驚響起,但轉瞬歸於沉寂。

    一會後,十名戰士押著一個手抱嬰兒的女子和四名驚得臉青唇白的女婢來到站在廳心的
項少龍和荊俊身前。

    項少龍和荊俊臉臉相噓,竟是呂家三小姐呂娘蓉。

    呂娘蓉臉上沒有半點血色,但眼神堅定,射出深刻的仇恨,懷中的孩兒安詳地玩弄他的
衣襟,一點都不知眼前正大禍臨頭。

    她咬牙切齒的道:「殺了我們吧!爹定會給我們報仇的。」

    他曾答應小盤,會在他冠禮獻上管中邪的人頭,但現在面對著呂娘蓉母子,他怎狠得下
這個心?

    時間已不容許他多想,下令道:「請呂小姐安坐。」

    又向呂娘蓉道:「三小姐切勿呼叫示警,否則管兄必死無疑,唉!你信任我項少龍
嗎?」

    呂娘蓉聞語愕然,荊俊卻露出不同意的神色,欲言又止,終沒有說話。

    陰風細雨下,管中邪全無防備的跨進院門,等發覺不妥時,項少龍和荊俊已由左右掩
出,把他制服。

    眾人知他厲害,取了他的隨身武器後,正要綁他雙手,卻給項少龍阻住了,道:「管兄
為何回來了都不通告小弟一聲。」

    管中邪已從聲音認出他是項少龍,沉聲道:「娘蓉呢?」

    項少龍歎了一口道:「嫂子和令郎都安然無恙,進去再說吧!」

    呂娘蓉見到管中邪被擒,情緒立時崩潰下來,泣不成聲。

    管中邪苦澀地看了她們母子一眼,依項少龍指示在遠處另一角坐下,頹然道:「我管中
邪雖不服氣,但仍不得不承認不如你項少龍。」

    接著垂頭道:「可否放過她母子呢?我只要求一個體面的痛快。」

    項少龍心中感動,首次感到這堅強的宿敵對呂娘蓉母子用情真摯,所以才肯低聲下氣開
口求情。

    而且只看在這絕不適合的情況下,呂娘蓉仍要來會管中邪,便可知他們是多恩愛。

    項少龍沉吟片刻,荊俊道:「三哥!我想和你說兩句活。」

    項少龍搖頭道:「遲些再說吧!我明白你的心意。」

    轉向虎落平陽的管中邪道:「管兄該知貴岳的末日已至,繆毒更難成大事,管兄有什麼
打算?」

    管中邪劇震一下,抬頭望見項少龍,眼中射出不能相信的神色。

    荊俊急道:「但我們怎樣向儲君交待呢?」

    項少龍回復了冷靜,淡淡道:「我自有辦法,管兄且說意下如何?」

    管中邪吁出一口氣道:「項兄不怕我通知仲父,又或繆毒嗎?」

    項少龍道:「所以我才要管兄的承諾,而且我會分開兩起把嫂子和管兄送離雍都,安排
船隻讓你們到楚國去。那裡就算管兄知會別人,時間亦來不及。沒有其他人有配合。管兄孤
掌難鳴,能做出什麼事來呢?」

    管中邪瞧往另一角的妻兒,眼中露出無比溫柔的神色,然後才望向項少龍,伸出大手。

    項少龍伸手和他緊握,誠懇地道:「管兄一路順風。」

    管中邪雙目微紅,輕輕道:「即管我們一直處敵對的關係,但項兄乃我管中邪一生裡最
佩服的人,謝謝你!」

    這晚管中邪寄身的那些宅舍發生一場大火,撲滅後在現場內發現了三十多具男屍,醪毒
的人仍不明所以。

    唯有韓竭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嚇得連夜捨繆毒逃之夭夭,從此不知所蹤。

    翌日清晨,荊俊和頂著烏果身份的項少龍才與安谷奚接觸,一同恭候*襛_*
抵達,於三天後舉行加冕札的秦國儲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