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戰雲密佈

    回到烏府,才知琴清來了,正和紀嫣然在廳喁喁細語,兩女均是神色疑重,見項少龍回
來,勉強露出笑容。

    項少龍坐下詫道:「什麼事這麼神色緊張。」

    紀嫣然道:「儲君正式下了諭旨,著清姐隨駕到雍都去處理冠禮的大小事宜,清姐正為
此事煩惱,去又不是,不去又不行。」

    項少龍劇震道:「知我者莫若嬴政,這一招命中我的死穴要害。」

    琴清愁容滿面地幽幽道:「不用理我不就成了嗎?諒他尚未有遷怒於我的膽量,以後看
情況奴家才到塞外會你們好哩!」

    項少龍回復冷靜,決然搖頭道:「不!要走我們必須一起走,否則只是那牽腸掛肚的感
覺,已足可把我折磨個半死。」

    聽到項少龍這麼深情的話,琴清感動得秀眸都紅了。

    紀嫣然:「嫣然可扮作清姐的貼身侍婢,有起變故,亦可應付。」

    項少龍呆了半響,才作出反應道:「這確是個可行的辦法,且教別人想像不到。必要時
我還可使荊俊親到雍都接應你們。講到飛簷走壁之術,有誰比得上他呢?」

    琴清赧然道:「我也想學項郎攀牆越壁的方法,你們肯教人家嗎?」

    項少龍和紀嫣然聽得面面相覷,琴清這麼嬌滴滴的斯文美人兒,若學精兵團攀高爬低,
會是怎樣一番光景呢?

    到了晚上,肖月潭才施施然回來。

    眾人忙聚到密室商議。

    肖月潭道:「若非有圖公在旁默默監察呂賊,我們可能到了黃泉之上,仍是一個個的糊
塗鬼。」

    眾人同時色變,追問其故。

    肖月潭道:「呂不韋愈來愈欠缺可用之人,所以不得不再次重用以圖公為首的舊人,亦
使圖公得以清楚把握到呂賊的陰謀。」

    紀嫣然道:「近來呂不韋非常低調,一副無力挽狂瀾的樣子,原來竟是裝出來的。」

    荊俊狠狠咒罵道:「今趟我們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肖月潭笑道:「我們都忽略了呂不韋最後一招殺手就是東方六國的助力;現在六國的君
臣誰不視贏政為洪水猛獸,只要能扳倒贏政,他們什麼都樂去做,最好是由繆毒登位,就更
合他們之意。」

    項少龍色變道:「難道他竟敢開放邊防,任聯軍入關嗎?」

    肖月潭笑道:「他有這個膽量也沒有用,秦軍人人忠心愛國,豈肯遵行。況且三晉和
楚、燕五國給少龍殺得元氣大傷,打開關門諒他們仍未有那揮軍深入的豪氣,不過六國卻分
別派出四批死士,人人都是以一擋百的高手,準備在適當的時機,進行精心策劃的刺殺行
動,已定的四個目標就是贏政、少龍、昌平君和李斯。」

    贏政和項少龍成為六國必殺的對象,當然不在話下。

    昌平君和李斯都是陪著嬴政出身的文武兩大臣,若有不測,會令文武百官在無人統領
下,讓呂不韋有可乘之機。

    項少龍暗忖最要殺的人當是王翦,不過可能呂不韋到現在仍未知王翦已潛回咸陽。

    秦國正在大時代轉變的關鍵時刻中,只要小盤登上寶座,呂繆兩黨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陶方沉聲問道:「這批人現在是否已身在咸陽呢?」

    肖月潭道:「他們為了隱蔽行蹤,目下都藏身在附近的山頭密林處,飲食均由圖公負責
供應,各位該明白這點對我們多少有利吧。」

    紀嫣然道:「圖總管知否他們行動的細則?」

    肖月譚道:「這事由許商這都衛統領負責,只要能生擒此人,肖某自有手段教他乖乖招
供。」

    滕翼道:「只要許商肯走出城門,我們便有把握將他生擒,再交由先生迫供。

    可是若他留在需內,我們除非和他正面衝突,否則難奈他何。」

    許商本身是第一流的劍客,寄居仲父府,出入都有大批親衛,需內又是他都衛的勢力范
圍。要殺他可能仍有點機會,但若要將他生擒,自是難比登天。

    肖月潭由懷掏出一軸圖卷,攤在幾面,道:「這是仲父府的全圖,包括所有防禦設施和
密室,但若只以智取,不以力敵,並非全無生擒許商以至於刺殺呂不韋的可能。」

    頓了頓又道:「圖公已準備了一種烈性麻醉藥,只要下在仲父府的幾口水井裡,喝下者
三天內都休想醒過來了。」

    荊俊喜道:「果是妙著!」


    項少龍問道:「圖老既有參加與呂不韋的密議,是否探悉得他的全盤計劃呢?」

    肖月潭冷笑道:「就算圖公沒與聞其事,但呂賊的動靜怎瞞得過圖公。呂賊的計劃要雙
管齊下,當醪黨在雍都舉事時,他就會在咸陽起兵,盡殺反對他的人。」

    頓了頓續道:「關鍵處是能否殺死贏政,只要贏政身死,他便可以討繆為名,將大秦軍
權握在手裡。」

    陶方皺眉道:「假設繆毒失敗,呂賊豈不是要好夢成空?還落得背上作反的臭名。」

    肖月潭道:「所以呂賊特命管中邪潛往雍都,配合六國的高手,主持刺殺的行動,憑此
人高超的箭術,這並非全無可能的事。說到底雍都非是嬴政的地頭。」

    眾人心下顫然,若不先一步除掉此人,確是最可怕的威脅。

    項少龍歎道:「此事不幸給我們猜中,有沒有辦法可以知道他的行蹤?」

    肖月潭搖頭道:「這可說是老賊最後一著厲害棋子,故恐怕除他之外,再沒有人知道他
的行蹤,呂賊的成敗,全繫在能否刺殺贏政這關鍵上,而他卻不是沒有成功的機會。」

    紀嫣然道:「那烏果豈不是險上加險?」

    烏果臉色轉白,不過只要想想管中邪的蓋世箭術,誰都不會怪他膽怯了。

    肖月潭撫鬚笑道:「諸位這叫關心則亂,其實管中邪亦非沒有可尋之跡,首先,他第一
個要刺殺的必是嬴政,又或四項刺殺同時進行。否則打草驚蛇下,刺殺行動就不靈光。」

    烏果登時鬆了一口氣。

    紀嫣然道:「那麼刺殺行動該集中在雍都才對,只有那樣,才可把責任全推到繆毒身
上。」

    接著微笑道:「善戰者,鬥智不鬥力,呂繆兩黨最大的問題是互不信任,互相暗算。照
嫣然猜估,呂不韋定把刺殺行動瞞住繆毒,而儲君身邊的近衛裡,亦該有呂賊的內奸,只要
我們將消息洩漏給繆毒知道,說不定可收奇效。」

    項少龍絕不擔心小盤的龍命,否則歷史上就沒有秦始皇其人,亦不擔心昌平君和李斯,
其理是相同。

    滕翼這時道:「最可靠的還是先一步殺死管中邪,而我們亦要顧及自身的安危,因為著
我和小俊有什麼不測,呂賊就可公然把都騎軍接收過去了。」

    管中邪乃智勇雙全的人物,有他暗中主持六國的刺客聯軍,誰敢掉以輕心。

    肖月潭忽然道:「烏果扮成少龍,那少龍可扮成烏果,如此就更萬無一失。」

    眾人齊聲叫絕。

    陶方懷疑道:「時間趕得及嗎?」

    肖月潭欣然笑道:「早在製作假面時,肖某心中已有此念,故而兩張臉皮一起製作,否
則怎會須那麼多天工夫呢?」

    眾人紛紛讚歎,都對肖月潭的智計佩服得五體投地。

    接著商量行事的細節,決定把追查管中邪行蹤列為首要之務,並定下種種應變計劃。

    當夜項少龍好好睡了一覺,翌晨故意在早朝現身,讓呂不韋等看到他的病容,並聽到他
沙啞的聲音。

    那天的討論集中到即將來臨的冠禮上去。

    呂不韋主動提出留守咸陽,小盤裝作拗他不過,勉強接受了。

    早朝後,小盤與項少龍、昌平君、昌文君和李斯四人在書房商議。

    昌平君和李斯先後作出報告,都是關於往雍都和冠禮的程序。

    小盤聽畢後道:「眾卿均知道這是呂繆兩黨最後一個推翻寡人的機會,在這方面眾卿有
什麼對策呢?」

    昌文君道:「這事微臣已有周佯計劃,首先今次赴雍都的船隊,不但式樣如一,且全部
掛上王旗,教敵人難以認識那一艘是儲君的駕座,再配以輕便的小型戰船開路,沿岸更在戰
略點駐紮精兵,可保旅途的安全。」

    小盤點頭讚好,然後道:「不過最危險的卻是抵達雍都之後,繆賊佈置多年,等待的便
是這一刻,絕不能粗心大意。」

    昌平君道:「谷奚會先領一萬精兵進駐雍都,把關防完全接收過來,微臣才不相信繆毒
敢於此時抗命。」

    項少龍皺眉道:「安大將軍何時回來的?」

    小盤乾咳一聲道:「由於上將軍臥病在家,寡人不敢驚擾,所以才沒將此事告訴上將
軍。」

    李斯等三人都垂下頭去,噤若寒蟬。

    項少龍火氣道:「儲君已胸有成竹,那還須臣下籌劃,不若臣下留在咸陽養病好了。」

    李斯三人的頭垂得更低了。

    小盤不慌不忙的道:「上將軍萬勿誤會,現在寡人就是要向上將軍請教。」

    項少龍斷然道:「若不早一步給臣下知悉所有佈置和手上可用之兵,此仗必敗無疑。」

    小盤四人同時愕然。

    項少龍心想這叫語不驚人死不休了。有了從圖先來的珍貴情報後,他就更有把握應付這
場前門有呂醪兩黨,後方有小盤這寡情薄義的小子的兩面戰爭。

    小盤肅容道:「上將軍何出此言呢?」


    項少龍心知肚明小盤重視自己說話的原因,皆因從小到大,小盤都視自己為天人,方能
縱橫不倒。而自己屢次助他渡過難關,更在他心中建立了無可比擬的形像。

    換了其他人,即管是王翦、李斯等,亦休想可把這未來的秦始皇嚇倒。

    項少龍不答反問,淡淡道:「安大將軍今趟從楚境調了多少人回來?」

    小盤猶豫片刻,無奈道:「調了五萬人回來。」

    項少龍看看其他人的表情,便知小盤並沒有在這件事上說謊,悠然道:「其他的四萬兵
員駐在哪裡?由何人統率?」

    他怎不明白這批大軍要對付的除了呂不韋外,尚有滕、荊和烏族的戰士,卻故意迫小盤
說出來。

    小盤有點不敢看項少龍似的,詐作翻看幾上文件,若無其事道:「這是應付緊急情況的
後備部隊,由尉僚指揮,可從河道迅速增援雍都或咸陽。」

    接著有點不耐煩的道:「上將軍仍未答寡人剛才的提問呢?」

    天下間怕只有項少龍一人膽敢這樣和小盤對話。

    李斯等都不敢插口。

    項少龍淡淡道:「任呂繆兩黨如何猖狂,亦不敢以卵擊石的公然作反,所以他們定是先
采暗殺的手段,只要行刺儲君成功,天下大亂,奸黨才能混水摸魚,得到最大利益。」

    昌文君忍不住道:「這點我們早想到,且有對付的方法。」

    項少龍沉聲道:「假設刺殺行動由管中邪暗中主持,參與行動者乃六國派來千中挑一兼
經過嚴密訓練的第一流刺客,而且在冠禮時儲君又不得不亮相,更而禁衛內侍內又有內應,
君上是否仍那麼有把握呢?」

    包括小盤在內,各人無不色變。

    當年小盤赴德水春祭途中被外來刺客襲擊,幸好誤中副車一事,仍是記憶猶新。現在多
了個箭法驚人的管中邪,誰敢拍胸保證不會出事。

    昌平君愕然道:「但據消息傳來,管中邪該仍在韓境與韓人僵持不下。」

    項少龍道:「那只是障眼法,際此緊要關頭,呂不韋怎會不把愛婿召回來,這就是養兵
千日,用在一時了。」

    他的話有龐大的說服力,不怕眾人不信。

    小盤龍目寒光爍閃,盯著項少龍道:「上將軍這消息從何而來?」

    項少龍早知小盤必有此問,微笑道:「呂不韋在六國有朋友,微臣何嘗不是。」

    小盆呆瞧他半響後,點頭道:「上將軍可有什麼應付之策?」

    項少龍打蛇隨棍上道:「儲君首先要將虎符賜給微臣讓微臣有調兵遣將的能力,微臣才
有辦法處理此事。」

    這正是項少龍最厲害的一著,且不由小盤不答應。不同級數的將領,持著一是反映身份
的虎符,規限了帶兵人數的多寡。

    在大將軍級數以上的將帥,不但沒有兵員數目的限制,還可在各地調動和招募新兵。

    一旦征戰回朝,另一半虎符重歸朝廷,兵員亦回到各地,各將領只能依官階大小擁有自
己的親兵,兵權重新回到君主手上。

    項少龍乃僅有的兩位上將軍之一,如若持的是完整的虎符,便等若軍方的最高統帥,那
時除了小盤外,誰也不能收回他的虎符。

    所以假若項少龍手握完整的虎符,便等若將軍權握在手裡,那時小盤若要對付他,絕不
能派出像尉僚那種低級的新將領。唯一之法就是小盤親來處理他。

    由此可見虎符之事關重大處。

    但項少龍卻不怕小盤不答應,是基於三個原因。

    首先,小盤會想到項少龍陪侍在側,到了雍都後,便可從容算計他,不怕有將在外,君
命有所不受的情況出現。

    其次就是項少龍蓄意製造出一種形勢,令小盤不得以此來誆騙他和安撫他。

    最後的原因更微妙,因為小盤對他才幹的信心已是根深蒂固,確信他這樣做會對他有利
無害。

    所以項少龍才不愁他不容應,還不可以查根究底,顯示出對項少龍的不信任。

    果然小盤呆了剎那光景,即微點龍首答應道:「就如上將軍所請吧!」

    項少龍壓下心中的狂喜,淡淡道:「儲君冠禮之日,就是微臣獻上管中邪首級之時,否
則儲君可以軍法治我以罪。」

    小盤眼中掠過複雜之極的神色。

    項少龍心中暗歎,乘機辭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