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咸陽風雲

    琴清小住三天,才返回咸陽。

    現在項少龍已完全清楚小盤的心意,為了保持王位,他對殺人是絕對不去手軟的。

    雖然很難說他敢否對付自己,但經過臨淄的教訓,項少龍再不敢掉以輕心。

    他保持每天天亮前起床練刀的習慣,更勤習射。

    從烏家和荊族的子弟兵中,他們挑了三百人出來,當然包括了烏言著、荊善這類一級好
手,配備清叔改良後鑄制的鋼刀強弩,又由項少龍傳他們鋼針之技,日夜操練。

    烏應元等則開始分批撤走,今天是輪到烏廷芳、趙致、周薇、善蘭、田氏姐妹、鹿丹
兒、項寶兒等人,臨別依依,自有一番離情別緒。

    項少龍、滕翼、荊俊和紀嫣然陪大隊走了三天,才折返牧場,只覺牧場登時變得冷清清
的,感覺很不自在。

    晚膳時,騰翼沉聲道:「烏應恩可能就是那個叛徒。」

    眾人均感愕然。

    烏應恩乃烏應元的三弟,一向不同意捨棄咸陽的榮華富貴,但仍沒有人想到他會作小盤
的內奸。

    紀嫣然道:「我一向也很留意這個人,但二哥怎能如此肯定呢?」

    滕翼道:「因他堅持要留下來管理牧場,待到最後一刻才撤走。這與他貪生怕死的性格
大相逕庭,所以我特別派人秘密監視他和手下家將的動靜,發覺他曾多次遣人秘密到咸陽
去。於是我通告陶公,著他差人在咸陽跟蹤其家將,果然是潛到王宮去作密報。」

    荊俊狼狠罵道:「這個傢伙我從來就不歡喜他。」

    項少龍道:「幸好我們早有防備,不過有他在這裡,做起事來終是礙手礙腳。有什麼法
子可把他和他的人迫走呢?」

    紀嫣然道:「他只是受人蠱惑,又貪圖富貴安逸,才會作此蠢事罷了!只要我們針對他
貪生怕死的性格,加以恫嚇,並讓他明白儲君絕不會讓人曉得他在暗算你的秘密,保證他會
醒悟過來。」

    滕翼皺眉道:「不要弄巧反拙,假若他反向儲君報告此事,儲君便知我們對他有提防
了。」

    紀嫣然秀眸芒閃閃,嬌哼道:「只要我們將他的妻妾兒女立即全部送走,他還敢有什麼
作為呢?這事交由嫣然去處理好了。」

    項少龍見紀嫣然親自出馬,放下心來,道:「明天我們就要回咸陽去,誰留在牧場看顧
一切。」

    紀嫣然苦笑道:「紀嫣然留下吧!否則烏果恐難制得住三爺。」

    項少龍見雖然不捨得,也別無他法,時間愈來愈緊迫了,尚有三個月就是小盤登基的大
日子,一切都是會在那幾天內解決。

    項少龍回到咸陽,第一件事就是入宮見小盤。

    小盤如常地在書房接見他,還有李斯陪在一旁。

    行過君臣之禮後,小盤道:「李卿先報告目下的形勢。」

    李斯像有點怕接觸項少龍的眼神,垂頭翻看几上的文卷,沉聲道:「呂不韋大部份時間
都不在咸陽,名之為監督鄭國渠最後階段的工程,事實上卻是聯繫地方勢力,好能在朝廷有
變時,得到地方的支持。」

    項少龍故意試探他道:「管中邪呢?」

    李斯仍沒有朝他瞧來,垂頭道:「管中邪剛被儲君調往韓境向韓人施壓,除非他違令回
來,否則儲君加冕之日,他理該仍在遠方。」

    小盤淡淡道:「這人的箭術太厲害了,有他在此,寡人會寢食難安。他身旁的人中,有
寡人布下的眼線,只要他略有異舉,就會有人持寡人的聖旨立即將他處決。」

    李斯迅快的瞥了項少龍一眼,又垂下頭去,道:「現在雍都實際上已落入繆毒手上,他
的部下數增至三萬,盡佔了雍都所有官職。」

    小盤微笑道:「寡人是故意讓他坐大,使他不生防範之心,然後再一舉將他和奸黨徹底
清剿。哼!就讓他風流快活多一會吧!」

    李斯首次正眼瞧著項少龍道:「照儲君的估計,呂不韋會趁儲君往雍都加冕的機會,與
繆毒同時發動,控制咸陽。由於都衛軍仍控制在許商的手上,而昌文君的禁衛軍又隨儲君到
雍都去。變起突然下,呂賊確有能力辦到此事。」

    小盤接口道:「呂賊和繆賊手上有太后的印璽,其他人在不明情況下,很易會被他們的
愚弄,作了幫兇都不曉得。」

    項少龍談談道:「咸陽就交由我負責,保證呂不韋難以得逞。」

    小盤和李斯愕然互望。

    好半晌小盤才沉聲道:「沒有上將軍在寡人身旁,寡人怎能心安,咸陽該交由滕荊兩位
將軍處理,上將軍定要陪寡人到雍都去。」

    項少龍早知他會有這樣反應,心中暗歎,表面卻裝作若無其事道:「儲君有令,微臣怎
敢不從。」

    小盤皺眉瞧了他好半晌,轉向李斯道:「寡人要和上將軍說幾句活。」

    李斯看也下敢看項少龍一眼,退出了房外。

    書房內一片令人難堪的靜默。

    小盤歎了一口氣道:「上將軍是否不滿意寡人呢?很多事寡人亦是別無選擇,在迫於無
奈下才採取非常手段的。」

    項少龍深深地凝視著他,感覺卻像看著個完全陌生的人,輕描淡寫的道:「儲君打算怎
樣處置太后呢?」

    小盤一點不畏縮地與他對視著,聞言時龍目寒光大盛,冷哼一聲道:「到了今時今日,
上將軍仍要為那淫亂宮幃,壞我大秦室清名的女人說話嗎?」

    項少龍亦是虎目生寒,盯著他冷然道:「這是臣下對儲君的唯一要求,你要殺誰我都不
管,但卻請你念在昔日恩情,放過太后。」

    小盤龍目殺機一閃即逝,卻不知是針對朱姬抑或是他項少龍而發。旋即回復冷靜,沉吟
道:「只要她以後不再理會朝政,留在宮中,寡人絕不會薄待她,這樣上將軍可滿意了。」

    若沒有琴清透露出來的消息,說不定項少龍真會相信他的說話,但現在只感一陣心寒。

    假如項少龍是子然一身,心無牽掛,這一刻就索性豁了出去,直斥其口是心非。

    但想起滕翼、荊俊、紀嫣然等數百條人命,甚至烏族和荊族的人命都在自己身上,只能
忍下眼前這口惡氣。

    伴君如伴虎,一個不小心,立要召來殺身滅族之禍。

    這未來的秦始皇可不是易與的。

    小盤語調轉柔,輕輕道:「師傅不相信我嗎?」

    項少龍滿懷感觸地歎了一口氣道,沉聲道:「儲君對應付呂、繆兩黨的事早胸有成竹,
那還需要我效力呢?不若我今晚就走吧!」

    小盤劇震道:「不!」

    項少龍亦是心中劇震。

    他這幾句話純是試探小盤的反應,現在得出的推論自然是最可怕的那一種。

    小盤深吸一口氣道:「師傅曾答應我目睹我登基後才離開的。師傅怎樣不守信諾。」

    又歎了一口氣道:「你不想手刃呂賊嗎?」

    項少龍心知如再堅持,可能連宮門都走不出去。裝出個心力交瘁的表情,苦笑道:「若
守信諾,儲君也肯守信諾嗎?」

    小盤不悅道:「寡人曾在什麼事上不守信諾呢?」

    項少龍暗忖兩年的時間變化真大,使自己和小盤間再沒有往昔的互相信任,還要爾虞我
詐,口是心非。

    他當然不會笨得去揭破小盤對付朱姬的陰謀,微笑道:「儲君若沒有別的事,微臣想返
家休息了。」

    離開書房,李斯正肅立門外,見到項少龍,低聲道:「讓我送上將軍一程好嗎?」

    項少龍知他有話要說,遂與他並肩舉步,那知李斯卻直至到廣場,長長的整段路都沒有
說話。

    荊善等見到項少龍,牽馬走了過來。

    李斯忽地低聲道:「走吧!少龍!」

    接著神色黯然的掉頭回去。

    項少龍心中立時湧起滔天巨浪,久久不能平靜。

    李斯乃小盤現在最親近的寵臣,憑他的才智,自能清楚把握小盤的心境。甚至從種種蛛
絲馬跡猜出小盤的身份,至乎他兩人的真正關係,亦推斷出小盤不會放過他項少龍。

    沒有了朱姬,沒有了項少龍,小盤便能永遠保持他贏政的身份。

    其他人怎麼說都不能生出影響力。

    馳出宮門,有人從後呼喚。

    項少龍回頭望去,只見昌文君由宮門直追上來,道:「我們邊走邊說吧!」

    項少龍奇道:「什麼事呢?你不用在宮內當值嗎?」

    昌文君神色凝重道:「少龍是否真要到塞外去呢?」

    項少龍淡淡道:「我是個不適合留在這裡的人,因我最怕見到戰爭殺戮之事,你認識我
這麼久,該知我是個怎樣的人。」

    昌文君默然半晌,欲止又言的道:「儲君對這事似乎不太高興,說這樣會動搖軍心。」

    項少龍心中一痛,低聲道:「不要勸我了,我現在唯一後悔的事,就是沒有在兩年前
走,那我對大秦的記憶,便將會是我在大草原上馳騁時,最值回味的。」

    言罷一夾馬腹,加速馳走,把愕然勒馬停下的昌文君遠遠拋在後方。

    一行十多騎,逢馬過馬,遇車過車,旋風般在日落西斜下的咸陽大道全速奔馳。

    項少龍到這刻才真的對小盤死了心。

    現在他心底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如何助朱姬逃過殺身之禍。

    自來到這古戰國的世界裡,他每天面對的都是各式各樣的鬥爭,鍛練*瞇鬧頸*
任何人都要堅強,縱使對於是秦始皇,他也絲毫不懼。

    但他絕不會低估小盤,因為他是這時代裡最能明白他可怕處的人。在歷史上,秦始皇是
個高壓的統治者,所有人最後都要向他俯首稱臣。

    最諷刺的是這歷史巨人,卻是由他一手培養出來的。

    項少龍很想仰天大叫,以渲洩出心頭的怨恨。

    但他當然不能這樣做。

    只有這樣,他才有希望活著到塞外去過他幸福的新生活。

    假設朱姬肯跟他走,他定會帶她一起離開,以補償騙了她多年的罪疚。

    項少龍前腳才踏入烏府,已給陶方扯著往內廳走去,不由大奇道:「什麼事?」

    陶方神秘兮兮地微笑道:「老朋友來了!」

    這時剛步入內廳,滕翼正陪著兩位客人說話,赫然竟是圖先和肖月潭。

    項少龍大喜奔了過去,拉著兩人的手,歡喜得說不出話來。

    圖先雙目激動得紅了起來,道:「我事先也不知道。「眾人一陣哄笑。圖先歎道:「說
得真好,走為上著,我們剛才正是研究如何離開這風雨是非之地。」

    陶方笑道:「坐下再說吧!」

    到各人坐好,肖月潭道:「今趟我到咸陽,是要親眼目睹呂賊如何塌台,不過剛才與滕
兄一席話後,始知少龍處境相當不妙。」

    項少龍見到肖月潭,心中的愁苦一掃而空,代之是奮起的豪情,哈哈笑道:「能在逆境
中屹立不倒的,才是真正的好漢子,現在有肖兄來助我,何愁大事不成。」

    圖先欣然道:「見到少龍信心十足,我們當然高興,縱使形勢如何險惡,我們亦是鬥志
高昂,現在呂賊敗勢已成,問題只是如何能安抵塞外,好過我們的安樂日子罷了!」

    陶方接口道:「剛才圖管家詳細分析了呂賊的處境,他現在僅餘的籌碼,就只有仍握在
手上的都衛軍、管中邪的部隊、一萬五千名家將和與同流合污的繆黨,至於其他一向與他勾
結的內外官員,有起事都派不上用場,所以只要我們能作好部署,定可將他迫上絕路,報卻
我們的深仇。」

    肖月潭肅容道:「問題只是我們如何在手刃呂賊後,再安然離開。」

    項少龍微笑道:「本來我還沒有什麼把握,但現在老哥來了,就是另一回事哩!」

    肖月潭苦笑道:「不要那麼依賴我,說不定我會教你們失望。」項少龍低聲音道:「老
哥有沒有把握變出另一個項少龍來呢?」

    眾人齊感愕然。

    項少龍欣然道:「烏果此人扮神像神,裝鬼似鬼,身型又與我最為相近,只要老哥有方
法將他的臉孔扮成我的模樣,我就有把握騙倒所有人。以暗算明的去對付敵人了。」

    肖月潭在眾人期待下沉吟舉響,最後斷然道:「這乃對我肖月潭的最大挑戰,雖然難度
極高,我仍可保證不會讓少龍失望。」

    項少龍一掌拍在几上,哈哈笑道:「有老哥這句活,整個形勢就不同了。我們第一個要
殺的人就是管中邪,只要此人一去,呂不韋就像沒了牙的老虎,再不能作惡。」

    滕翼點頭同意道:「對!若讓此人拿起弓矢,真不知有多少人仍能活命。」

    陶方道:「但現在我們擔心的,卻非呂不韋而是贏政。」

    項少龍談淡道:「這正是我需要有另一個項少龍的原因。」

    肖月潭嘴角飄出一絲微笑,與圖先交換了眼色後,笑歎道:「少龍確是了得,騙得我們
那麼苦。」

    就在這一刻,項少龍曉得肖月潭和圖先已猜到了小盤非是真的贏政。

    而這正是小盤要殺自己的原因。

    凡是深悉內情者,均知空穴來風,非是無因。

    只有當項少龍不在人世,小盤才能根絕這害得他早晚不安的禍患。

    他和小盤的決裂,是命運早注定了的,誰都不能改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