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未雨綢繆

    小盤負手立在書房前御園的大窗前。背著門口淡淡道:「寡人想單獨和上將軍說幾句
話,其他人在門外等候。」

    李斯和昌平君領命退出,侍衛把房門在項少龍身後關上。

    項少龍沒有施禮,氣定神閒地來到小盤身後,低聲道:「邯鄲那場燒死幾百人的大火,
是否儲君遣人幹的。」

    小盤歎了一口氣道:「寡人是別無選擇,否則現在就不是寡人殺人,而是你我兩個被人
殺了。」

    項少龍立時無言以對。

    若從實際的角度去看,小盤這狠辣的手段是必要且是有效的,連他項少龍亦想不到再有
其他更乾脆的方法。

    那數百條人命,他項少龍亦要直接負起責任。

    若不是他以小盤冒充贏政,這場災禍就不會發生。

    此時已是後悔莫及!

    又或者這就是命運。

    自捧出這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后,他尚是首趟感到後悔。

    小盤柔聲道:「師傅現在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請千萬不要惱我,沒有上將軍的支
持,寡人會感到很孤獨的。」

    他的稱謂由「師傅」和」我」,最後轉變回「上將軍」和「寡人」,有種非常戲劇性的
變化味道。

    剎那間,項少龍似是經歷了小盤由一個頑劣的小孩,轉變成威凌天下的秦始皇整個過
程,心中感到無與倫比的衝擊。

    項少龍強壓下翻騰不休的激動情緒,淡然道:「今天微臣是來向儲君辭行的,待會微臣
就返回牧場,靜侯大典的來臨。」

    小盤劇震道:「上將軍仍不肯諒解寡人的苦衷嗎?」

    項少龍搖頭笑道:「我怎會怪你,事實上你在政治的舞台上,做得比以前所有君主更出
色,天下誰能勝得過你呢?」

    小盤重重舒出一口氣,轉過身來,龍目射出前所未有的異采,急促地道:「還有四個
月,我就可以正式登位,師傅若不怪我,就助我清除呂、繆兩黨。」

    項少龍心中一軟,歎道:「既有王翦,那還須我項少龍呢?」

    小盤嘴角逸出一絲充滿懾人魅力的微笑,搖頭道:「師傅誤會了,我把王翦召回來,是
因為他剛好應該回來了,且一旦師傅在齊有什麼三長兩短,寡人就有王翦可為上將軍報
仇。」

    項少龍沉吟片響,道:「微臣回牧場,實是想好好休息一段日子,也可以多點時間陪伴
妻兒,儲君切勿想歪了。」

    小盤啞然失笑道:「只有上將軍敢叫寡人不要想歪,換了別人怎還敢說。」

    接著正容道:「上將軍是否仍打算在寡人冠禮後,要退往北塞呢?」

    項少龍疑望著小盤威凌四射的龍目,沉聲道:「這是微臣最大的心願,儲君切莫阻
撓。」

    小盤苦笑道:「上將軍是寡人唯一不敢開罪的人,教寡人可以說什麼呢?現在寡人只有
一個要求,就是請你替寡人除去呂不韋和繆毒。」

    項少龍斷然道:「好吧!一個月後臣子會重返咸陽,與他們的決戰亦將會展開。」

    項少龍與荊俊、滕翼策馬馳上牧場內最高的山丘,俯瞰遠近暮春的美景。

    四周的景色猶如畫卷,駝馬牛羊自由自在的在廣闊的草原頭蕩,享受著肥沃土地提供的
肥美水草。

    在清晨縹緲的薄霧下,起伏的丘陵谷地墨綠蔥蒼,遠山則隱約猛朧,層次無限,間有瀑
布從某處飛瀉而下,更平添生趣。

    滕翼仰望天際飛過的一群小鳥,歎道:「終於回來了。」

    項少龍卻注目正在策馬追逐為樂的紀嫣然、鹿丹兒、善蘭諸女和項寶兒等孩兒,油然
道:「這次出征最大的收穫非是立下什麼功業,而是學懂兩件事。」

    荊俊大感興趣地追問。

    頂少龍道:「首先是學懂接受失敗,那可以是在你自己以為勝券在握,萬無一失時發生
的。」

    滕翼心有餘悸道:「李牧確是用兵如神,一日有此人在,我軍休想在趙境逞雄。」

    項少龍歎道:「李牧在戰場上是下會輸於任何人的,即管王翦亦難奈何他,可是明槍易
擋,暗箭難防,終有一天他要敗於自己國中昏君奸臣之手,這是所有功高震主的名將的下
場。」

    滕翼愕然道:「少龍似乎很有感觸,可否說清楚點呢?」

    項少龍道:「這正是我臨淄之行學到的第二件事,政治從沒有什麼道*□裳裕*
為了個人和國家的利益,最好的兄弟朋友也可將你出賣。」

    滕翼和荊俊露出深思神色。

    項少龍道:「所以我們必須未雨綢繆,否則一旦大禍臨頭,就會在措手不及下把辛苦得
來的東西全賠了去。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到時後悔就遲了。」

    紀嫣然此時獨自馳在山丘,剛巧聽到項少龍最後兩句話,讚賞道:「夫君大人這兩句話
發人深省,隱含至理,嫣然聽到就放心了!」

    項少龍心中湧起無限柔情,看著來到身旁的紀嫣然,豪情奮起道:「這最後一場仗我們
必須打得漂漂亮亮,既幹掉呂賊,又可功成身退,到塞外安享我們的下半輩子。」

    滕翼道:「不過假若儲君蓄意要對付我們,他將不須有任何顧忌,這可不容易應付。」

    荊俊劇震道:「不會這樣吧?」

    紀嫣然向項少龍道:「我看夫君大人還是坦白告訴小俊為何會有這可能的情況吧!否則
小俊或會把握不到形勢的險惡而覺出問題。」

    荊俊色變道:「這麼說,謠言並非謠言了。」

    項少龍緩緩點頭,把小盤的身世說了,然後道:「此事必須嚴守秘密,小俊更不可告訴
任何人,包括丹兒在內。」

    荊俊吁了一口涼氣道:「只要看看那天儲君怒斬錢直,便知他為了保住王位,是會不惜
一切的。」

    項少龍沉聲道:「我被人騙得多了,很懷疑儲君亦在騙我,你們聽過狡兔死,走狗烹的
故事嗎?」

    紀嫣然雖博覽眾書,卻當然未聽過此事,一呆道:「是什麼來的?」

    項少龍暗罵自己又說了多餘話,解釋過:「當兔子全被宰掉,主人無獵可狩時,就把獵
犬用來果腹。現在我們的情況就是那樣,當呂、繆兩黨伏誅後,我們便變成那獵犬、最要命
的是我們乃知悉儲君真正身世的人,還會威脅他王位的安穩。」

    滕翼點頭道:「三弟有此想法,二哥我就放心了。我們應否及早離開呢?沒有我們,呂
不韋亦不會有好日子過。」

    項少龍道:「若我們現在便走,保證沒有半個人可活著見大哥。」

    三人同時動容。

    項少龍極目遠眺,苦笑道:「他是我一手帶大的,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意志。當年他
尚是一個孩子時,就用詐騙親手把趙穆刺斃,事後談起還得意洋洋。照我猜測,我們烏家的
人中,定有人因受不起引誘,做了他的臥底,所以若有什麼風吹草動,絕逃不過他的耳
目。」

    荊俊雙目寒光爍閃,道:「如給我找出這叛徒來,立殺無赦。」

    紀嫣然道:「兵不厭詐,若我們可尋出這入來,該好好利用才對。」

    項少龍道:「我們唯一逃走的機會,就是趁儲君去了雍都對付叛黨的天大良機,否則便
再難走得了。」

    滕翼哈哈笑道:「此言正合我意。」

    項少龍道:「儲君忌的是我,所以只要一天我仍在這裡,其他人要離開他都不會干涉。
我們就利用這形勢,將包括廷芳、寶兒等大部份人均撤往塞外,儲君亦很難不同意,因為至
少在表面上,他已許諾讓我離開。」

    紀嫣然皺眉道:「但當我們要走,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項少龍問荊俊道:「現在我們烏家可有之兵有多少人?」

    荊俊道:「加上我新來依附的族人,去除出征陣亡者,共有二千一百多人,不過由於要
護送婦孺往塞外去,能留下者就會很少了!」

    項少龍滿意地道:「人多反不便逃走,只要留下三百人就足夠了,但這三百人必須是最
精銳的好手和在忠誠上絕對沒有問題的人。此事由二哥和五弟去辦吧!我們人少一點,儲君
更不會著意提防。」

    紀嫣然沉吟道:「但夫君大人有否想過,剿叛黨時,儲君定會調動大軍,將雍都和咸陽
重重包圍,那時我們人力單薄,有起意外變故來,如何逃走呢?」

    項少龍淡淡道:「儲君若要殺我,絕不會借他人之手,難道他可命四弟、昌平君、桓奇
等來對付我嗎?試問他有什麼借口呢?唯一的方法,就是把責任歸於呂、繆兩黨身上,例如
通過像茅焦那種繆黨內鬼,布下陷阱讓我自己踩進去。只有到迫不得已之時,才會親自領兵
來對付我,事後再砌詞掩飾。」

    滕翼道:「三弟這番話極有見地,但假若儲君全心對付我們,而我們中又有內奸,確是
令人非常頭痛的事。」

    項少龍忽地岔開話題道:「我們怎樣可秘密在這裡作點安排,倘有起猝變,亦可躲回收
場,再從容離開呢?那既可避過大軍襲擊,又可使儲君以為可以秘密在這裡來處決我們。」

    紀嫣然歎道:「逃走的最佳方法,當然是挖掘地道,問題是如何能夠保密?」

    忽又嬌軀輕顫道:「嫣然想到了。」

    三人大喜往她瞧來。

    紀嫣然指著東南角近郊處妮夫人諸女的衣冠墳道:「若我們表面重建這座衣冠墳,內裡
則暗建地道,用的是小俊新來的兄弟和嫣然的人,保證除*砩裰昉D翿H藶□*
」

    項少龍苦惱道:「問題是儲君知道我擅於用計,只要在攻打前派人守著各處山頭,我們
能逃得多遠,由現在到加冕只餘四個多月,絕不能建一道長達數里的地道出來。」

    荊俊獻計道:「這個易辦,以前尚是小孩時,我們敵不過鄰村的孩子,就躲進山洞裡。
所以只要能從地道逸走,就要找個隱秘處躲上他娘的幾天,待大軍走後,才悄悄溜走好了,
這事包在我身上。」

    項少龍大喜道:「這些事立即著手進行。」

    當天下午,在烏應元主持下,開了個烏族的最高層會議,商討了進行撤退計劃的所有細
節後,項少龍拋開一切,投進歡娛的家庭生活中。

    想起過去兩年的遭遇,就像發了一場大夢。

    不過夢仍未醒,只是記起二十一世紀時的自己,便難以不生浮生如夢的奇妙感覺。

    三天後,琴清來了。

    項少龍忍不住將她擁在懷裡,以慰相思之苦。

    琴清臉嫩,更因為有烏廷芳、趙致、田氏姐妹和紀嫣然在旁偷看,掙又掙不脫,羞得耳
根都紅了。

    紀嫣然等識趣離開內廳,好讓兩人有單獨相談的機會。

    項少龍放開這千嬌百媚的美女,拉她到一角坐下,愛憐地道:「清姐消瘦了!」

    琴清垂首道:「人家今趟來找人是有要事來奉告呢?」

    項少龍一呆道,「什麼要事?」

    琴清白了他一眼,接著蕭容道:「最近政儲君使人在歌姬中挑了個人,又命專人訓練她
宮廷的禮儀,此事非常秘密,人家亦是在偶然的一個機會下,見到廷匠為她縫製新衣,才知
道此事的。」

    項少龍皺眉道:「這事有什麼特別?」

    琴清臉上現出害怕的表情,顫聲道:「這歌姬無論外貌體型,均有七、八分酷象太后。
啊!少龍,我很心寒呢!」

    項少龍張臂抱著撲入懷裡的琴清,只覺整條中樞神經都涼沁沁了。

    他立時的把握到琴清所猜想到的是什麼。

    小盤決定了要殺朱姬,但朱姬終是他名義上的親母,殺她乃不孝和不義的事,故以此偷
天換日、李代桃僵之法,禁之於宮苑之內,確能輕易瞞過秦國的臣民。

    琴清之所以害怕,因她並不知道朱姬實非小盤的生母。

    小盤再非昔日的小盤了,他已變得狠辣無情的贏政,舉凡擋在他前路的障礙,他都要一
手去掉。

    當年他曾答應放過朱姬,現在他顯然並不守諾。

    自己該怎麼辦?

    對朱姬他仍有很深的內疚和感情。

    但在這種情況下,他能幹什麼呢?

    琴清幽幽道:「儲君變了很多。」

    項少龍沉聲道:「他對你怎樣?」

    琴清道:「他對我仍是很好,常找人家談東談西,下過我卻感到他對你不同了。從前他
最愛談你的事,但自你從臨淄回來後,從沒在我面前說你的事。唉!他不說話時,我真不知
他在想什麼。」

    項少龍再一陣心寒,問道:「他知道你來牧場找我嗎?」

    琴清道:「這種事怎能瞞他,他還囑我帶了一批糕點來給你們。」

    項少龍苦笑道:「殺了我都不敢吃他送來的東西。」

    琴清猛地坐直嬌軀,色變道:「他敢害你嗎?」

    項少龍抓著她香肩柔聲道:「不要緊張,這些糕點該沒有問題,告訴我,若我到塞外
去,你隨我去嗎?」

    琴清伏入他懷裡、抱看他的腰道:「你項少龍就算到大地的盡頭去,琴清也會隨伴在
旁,永不言悔。」

    緊擁著她動人的香軀,項少龍的心神飛越萬水千山,到遠方那壯麗迷人的大草原去。

    只有在那裡,他才可過苦盼了足有十年的安樂日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