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蛇蠍美人

    在兩名美婢引路下,項少龍經過一條長廊,踏入一座院落裡,前院的樂聲人聲,漸不可
聞。

    雖在燈火之下,仍可看到院落裡種著很多花卉,還佈置了各式各樣的盆景,幽雅寧靜,
頗具心思。

    院落中心有魚池和假石山,綠草如茵,蟲鳴蟬唱,使人想不到這竟是妓院的處所,就像
回到了家裡。

    那兩個領路的美婢,不時交頭接耳,低聲說話和嬌笑著,更頻頻回頭媚笑,極盡挑逗的
能事。

    項少龍自知頗有吸引女人的魅力,加上堂堂都騎統領的身份,這些出來賣笑的女子,自
然都以能與他攀上關係為榮了。

    自當上這人人艷羨的職位後,項少龍公私兩忙,接觸平民百姓的工作,都讓手下去做
了,今天才算親身體會「民情」,感受到都騎統領的社會地位和榮耀。

    難怪這麼多人想當官了。

    像蒲布、劉巢這類依附著他的人,平時必然非常風光了。

    轉過假石山,一座兩層的獨立院落出現眼前,進口處守著十多名都衛和禁衛,都是昌文
君和管中邪等人的親隨,平時早見慣見熟。

    他們雖只能站在門外,但卻毫不寂寞,正和一群俏婢在打情罵俏,好不熱鬧。見到項少
龍單人匹馬來到,肅立致敬時,都忍不住泛起訝色。

    項少龍在女婢報上他的來臨聲中,含笑步進燈火通明的大廳內。

    寬敞的大廳內,置了左右各兩個席位,放滿酒菜。

    管中邪、昌平君、昌文君三人各佔一席,見他到來,欣然起立致禮,氣氛融洽。

    侍酒的美妓均跪地叩禮,充滿謙卑的態度。

    管中邪笑道:「項大人遲來,雖是情有可原,卻仍雖先罰三杯酒,好使酒意上能大家看
齊,否則喝下去定斗項大人不過。」

    項少龍愈來愈發覺管中邪口才了得,言之有物,微笑道:「管大人的話像你的劍般令項
某人感到難以抵擋,那敢不從命。」

    坐好後,自有美人兒由管中邪那席走了過來,為他斟酒。

    項少龍看著美酒注進酒杯裡,晶瑩的液體,使他聯想到白蘭地,一時豪興大發,探手撫
上側跪一旁為他斟酒的美妓香肩柔聲道:「這位小姐怎麼稱呼?」

    對面的昌平君哈哈笑道:「這真是咸陽城的奇聞,原來少龍竟是花叢裡的高手。」

    昌文君插口道:「少龍自是高手,否則怎能把紀才女收歸家有,大兄說的應是青樓的老
手才對。」

    那美妓向項少龍拋了個媚眼,含羞答答道:「奴家叫楊豫,項大人莫要忘記了。」

    項少龍感到整個人輕鬆了起來。

    這幾天實在太緊張了,壓得他差點透不過氣來。

    現在他須要的是好好享受一下咸陽聲色俱備的夜生活,忘記了善柔,把自己麻醉在青樓
醉生夢死,不知人間何世的氣氛裡。

    舉酒一飲而盡。

    一眾男女齊聲喝采,為他打氣。

    坐在他下首的管中邪別過頭來道:「且慢,在喝第二杯酒前,請項大人先點菜。」

    項少龍愕然看著几上的酒菜,奇道:「不是點好了嗎?」

    眾人登時哄堂大笑。

    昌文君捧著肚子苦忍著笑道:「點的是陪酒唱歌的美人兒,只限兩個,免至明天爬不下
榻到田獵場去。」

    管中邪接口道:「樓主已把最紅的幾位姑娘留了下來暫不侍客,就是等項大人不致無美
食可點。」

    這話又惹起另一陣笑聲。

    昌平君道:「我們身邊的人兒們少龍也可點來陪酒,見你是初到貴境,就讓你一著
吧!」

    他身旁的兩女立時笑罵不依,廳內一片吵鬧。

    項少龍雙手正捧著楊豫斟給他的第二杯酒,啞然失笑道:「我沒有迫你讓給我呀!勉強
的事就勿做,今晚我只點歸燕姑娘陪酒,因為頭更鐘響時,小弟便要回去了。」

    旁邊的楊豫和三人旁邊的美妓,及跪在後方的俏婢們,一起嬌聲不依。

    管中邪歎道:「項大人除非忍心仗劍殺人,否則今晚休想本樓的姑娘肯眼白白放你回家
睡覺。」

    楊豫為他斟著第三杯酒,放輕聲音道:「讓奴家今晚為項大人侍寢好嗎?」

    項少龍把酒一飲而盡,苦笑道:「非不願也,是不能也,小弟腿傷未癒,實在有心無
力,請各位仁兄仁姐體諒。」

    管中邪歉然道:「是我們腦筋不靈光,應全體受罰酒。」

    項少龍心中暗罵,你這小子分明想借此測探我腿傷的輕重。表面當然不露痕,敬酒聲
中,舉杯喝了。

    楊豫低聲道:「大人莫忘了還要再來找奴家。」這才跪行著,垂頭倒退回管中邪的一席
去,動作誘人之極。

    昌文君道:「有一個菜式少龍不能不點,否則我兩兄弟和管大人都會失望,那就是咸陽
城無人會未聞芳號的單美美姑娘了。」

    項少龍知管中邪正注視他對這名字的反應,好用來判斷他是否知道單美美是媚惑烏廷威
一事,故意不露出任何破綻,啞然失笑道:「那我是身在咸陽耳在別處了,為何我從未聽過
有這麼一位美人兒呢?」

    妒忌單美美的眾女登時為他喝采鼓掌,情況混亂熱鬧。

    管中邪咋舌道:「幸好單美美的耳朵不在這裡,否則休想她肯來了,可能以後聽到項大
人的大名,她都要掩香耳以報復。人來!給項大人請歸燕小姐和單美美兩位美人來。今晚我
是主人,自然該以最好的東西奉客。」

    這幾句話雖霸道了點,但卻使人聽得舒服,無從拒絕。

    俏婢領命去了。

    管中邪大力拍了三下手掌,廳內立時靜了下來。

    坐在門旁的幾位女樂師雖上了點年紀,但人人風韻猶存,頗具姿色,難怪醉風樓被稱為
咸陽青樓之冠。若非他們在此地有頭有臉,恐怕沒有資格坐在這裡。

    女樂師應命奏起悠揚的樂韻。

    大廳左右兩邊側門敞開,一群歌舞妓載歌載舞地奔了出來,輕紗掩映著內裡無限的春
色,像一群蝴蝶般滿場飄飛,悅目誘人,極盡聲色之娛。

    項少龍細察她們,年紀都在十八、九歲間,容貌姣好,質素極佳。

    在這戰爭的年代裡,重男輕女,窮等人家每有賣女之舉,項少龍初遇陶方時,後者正在
四處搜羅美女,眼前這批年青歌姬,可能都是這麼來的。

    想到這裡,不禁又想起了病逝的婷芳氏,心中一陣苦,恨不得立即離去。

    神思恍惚中,樂聲悠悠而止,眾歌姬施禮後返回側堂內。

    美婢上來為各人添酒。

    門官唱道:「歸燕姑娘到!」

    項少龍收拾情懷,朝盈盈步入廳內的歸燕看去,暗忖這個名字應有點含意,說不定歸燕
是別處人,思鄉情切下,取了這名字。

    歸燕逐一向各人拜禮後,才喜孜孜走到項少龍一席坐了下來,眾女均露出艷羨神色。

    項少龍尚未有機會說話,歸燕已膝行而至,半邊身緊挨著項少龍,為他斟酒,笑臉如花
道:「大人恩寵,奴家先敬大人一杯!」

    管中邪三人立時大笑起來。

    昌文君道:「這叫迷湯酒湯雙管齊下,少龍小心今晚出不了醉風樓,腿傷發作哩!」

    歸燕吃驚道:「大人的腿受了傷嗎?」

    項少龍嗅著由她嬌軀傳來的衣香髮香,暗忖女人的誘惑力真不可小覷,尤其當她蓄意討
好和引誘你的時候,當日趙穆便強迫趙雅用春藥來對付自己,美人計是古今管用。

    想到這裡,記起當說起單美美時管中邪看望自己的眼神,登時暗裡冒出冷汗。

    自己真的疏忽大意,若剛才的酒下了毒,自己豈非已一敗塗地。

    莫傲乃下毒高手,說不定有方法使毒性延遲幾天才發作,那時誰都不會懷疑是管中邪使
人作的手腳了。

    歸燕見他臉色微變,還以為他的腿傷發作,先湊唇淺喝了一口酒,才送至他嘴邊道:
「酒能鎮痛,大人請喝酒。」

    項少龍見她真的喝了一口,才放下心來,在她手上也淺喝了一口。

    同時心念電轉。

    要收買青樓的姑娘來對付自己這都騎統領,絕非易事,因為那是株連整個青樓的嚴重罪
行,而且必會牽起大風波。管中邪更不會隨便把這陰謀透露給別人知道。所以若要找人下
手,只有找單美美這個可能性,因為她早給毒迷倒了,自是聽教聽話,想到這裡,已有計
較。

    昌文君笑道:「歸燕這麼乖,少龍理應賞她一個嘴兒。」

    歸燕嬌羞不勝地「嚶嚀!」一聲,倒入項少龍懷裡,左手緊纏著他沒有半分多餘脂肪的
熊腰,右手摟上他粗壯的脖子,仰起俏臉,星眸半閉,緊張地呼吸著。

    給她高聳豐滿的胸脯緊迫著,看到她春情洋溢的動人表情,項少龍也不由心動,低頭在
她唇上輕吻了一口。

    眾人鼓掌喝采。

    歸燕依依不捨地放開了他,微嗔道:「大人真吝嗇。」又垂首低聲道:「大人比獅虎還
要粗壯哩!」

    門官這時唱喏道:「單美美小姐到!」

    大廳倏地靜了下來,所有目光集中往正門處。

    環珮聲中,一位身長玉立的美女,裊娜多姿舉步走了進來。

    項少龍一看下,亦不由動容。

    單美美年齡在二十許間,秋波流盼、櫻唇含貝、笑意盈面。最動人處是她有種純真若不
懂世事的仙子般的氣質,使男人生出要保護疼惜她的心情。相比之下,廳內眾美妓登時作了
只配拱奉單美美這明月的小星點。

    管樂聲適時奏了起來。

    單美美盈盈轉身,舞動起來。

    在燈火映照裡,身上以金縷刺繡著花鳥紋的襦衣裳袂飄飛,熠熠生輝,使她更像不應屬
於這塵世的下凡仙女。

    這咸陽最紅的名妓在廳心攬衣自顧,作出吟哦躑躅的思春表情,檀口輕吐,隨著樂音唱
起歌來。

    她的聲音清純甜美得不含半絲雜質,非常性感。

    項少龍只能大約聽懂歌詞,說的是一位正沐浴在愛河的年輕女子,思念情人時,忽然收
到愛郎托人由遠方送來的一疋綢子,上面織著一對對鴛鴦戲水的飾,使她既是心花怒放,又
是情思難遣。

    配合她舞姿造手,關目表情,單美美把個中情懷,演譯得淋漓盡致,連項少龍亦為之傾
倒。

    她的氣質容色,比之紀嫣然和琴清,也只是稍遜一籌,想不到妓院之內,竟有如此絕
品。

    項少龍心中奇怪,像她這種色藝雙絕的美女,理應早被權貴納作私寵,為何仍要在這裡
拋頭露臉呢?

    只聽她唱道:「裁為合歡被,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

    歌聲樂聲,悠悠而止,眾人魂魄歸位,轟然叫好。

    單美美分向兩邊施禮,然後輕舉玉步,往項少龍走過去。

    項少龍提醒自己,眼前美女,實是披著仙女外表的蛇蠍,這才鼓著掌站了起來,笑道:
「歡迎單姑娘芳駕?」

    單美美嫣然一笑,美眸飄到項少龍臉上,倏地亮了起來,閃過揉集了驚異、欣賞、矛盾
和若有所思的複雜神色。

    項少龍這時更無疑問,知道單美美確是管中邪和莫傲用來暗害自己的工具,否則她的眼
神不會這麼奇怪。

    她的眼睛太懂說話了,落在項少龍這有心人的眼中,卻暴露了心內的情緒。

    見到項少龍,自然使她聯想起情人毒,而她吃驚的原因,是他項少龍整體的給人感覺比
毒更要勝上一籌,更有一種毒所無法企及的英雄氣魄。

    單美美下意識地避開了項少龍的眼光,垂下螓首,來到項少龍另一旁,跪拜下去。

    項少龍偷空瞥了管中邪一眼,只見他緊盯著單美美,一對利如鷹隼的眼睛首次透射出緊
張的神色,顯是發覺單美美給項少龍打動了芳心的異樣神情。

    項少龍俯身探手,抓著她有若刀削的香肩,把她扶了起來。

    單美美仰起俏臉,櫻唇輕吐,呵氣如蘭道:「單美美拜見項大人!」旋又垂下頭去,神
態溫婉,令人我見猶憐。

    但項少龍卻知她是心中有鬼,所以怕了自己清澈的目光。

    昌平君笑道:「我們的單美人是否見項大人而心動了,變得這麼含羞答答,欲語還休的
引人樣兒。」

    昌文君接著道:「項大人的腿傷是否立即好了。」

    這句話又引來哄堂大笑。

    項少龍扶著她一起坐下時,管中邪道:「英雄配美人,單美人還不先敬項大人一杯,以
作見面禮。」

    項少龍留心著單美美,見到她聞言嬌軀微顫,美眸一轉,不禁心中好笑,知道管中邪怕
夜長夢多,迫她立即下手。

    莫傲這招確是高明,若非項少龍知道單美美乃毒的姘頭,給害死了仍不知是甚麼一回
事。

    單美美猶豫了片刻,才由廣袖裡探出賽雪欺霜的一對玉手,為項少龍把盞斟酒。

    看著她頭上綴著玉釵的墮馬髻,秀髮烏閃黑亮,香氣四溢,項少龍不由恨起管中邪來,
竟忍心要這麼一位美麗的女孩子去幹傷天害理的勾當。

    單美美一對玉手微微抖顫著。

    另一邊的歸燕湊到項少龍耳邊低聲道:「大人忘了奴家哩!」

    項少龍正心有所思,聞言伸手過去,摟著歸燕的蠻腰,在她玉頰吻了一口。

    單美美這時捧起滿斟的酒杯,嬌聲道:「美美先喝一半,餘下的代表美美對大人的敬
意,大人請賞臉。」

    一手舉杯,另一手以廣袖掩著,以一個優美無比的姿態,提杯而飲,沒有發出任何聲
息。

    項少龍留神注意,見她沒有拿杯的手在袖內微有動作,還不心裡雪亮,知她是趁機把毒
藥放入酒裡。

    廣袖垂下,改以兩手捧杯,送至項少龍唇邊,眼光卻垂了下去。

    昌平君等鼓掌叫好。

    項少龍看著眼前剩下了半盞的美酒,心中閃過無數念頭。

    他是否該當場揭破毒酒的玄虛呢?這或者是對付管中邪的最佳良機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