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飛龍神槍

    到達會面的民居時,圖先早在恭候,兩人見面,自是歡喜,經過了這大段共歷憂患的日
子,他們間建立起了真正的信任和過命的交情。若非有圖先不時揭呂不韋的底牌,項少龍恐
怕已死於非命。

    圖先笑道:「少龍你對付呂雄這一手確是漂亮,使呂不韋全無還手之餘地,又大大失了
臉子。回府後,這奸賊大發雷霆,把莫傲召去商量了整個時辰,不用說是要重新部署對付你
的方法。」

    項少龍道:「呂雄父子怎樣了?」

    圖先道:「呂雄雖沒像兒子般皮開肉裂,卻被呂不韋當眾掌摑,臭罵一番,顏臉無存。
現在給呂不韋派了去負責造大渠的工作,並負責助他搜刮民脂。最高興的人是管中邪,呂雄
一向不服從他的調度,與他不和,呂雄去了,他的重要性也相應提高,只要再有點表現,呂
娘蓉該屬他的了。」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管中邪不過是求權求利,圖兄認為有沒有可能把他爭取過來
呢?」

    圖先正容道:「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此人城府之深、野心之大,絕對比得上呂不韋,
而且他清楚自己始終不是秦人,只有依附呂不韋,才可出人頭地。且由於連晉的事,他與你
之間仇怨甚深,該沒有化解的可能,少龍還是不要在這方面白費心思了。」

    項少龍點頭答應了。圖先乃老江湖,他的看法當然不會錯。

    圖先道:「近日我密切注視莫傲的動靜,發現他使人造了一批水靠和能伸出水面換氣的
銅管子,我看是要來對付你的工具了。」

    項少龍心中檁然,這一著確是他沒有想及的,在田獵場中,河湖密佈,除了涇水設了木
橋外,其他河道都要靠木筏或涉水而行,若有人由水底施以暗算,以莫傲製造的特別毒器,
如毒針一類的事物,確是防不勝防。深吸了一口氣道:「幸好我的腿受了箭傷,甚麼地方都
不去就成了。」

    圖先失笑道:「這確是沒有方法中的辦法,不過卻要小心,他要對付的人裡,包括了滕
兄和小俊在內,若他兩人遇上不測,對你的打擊將會非常巨大。」

    頓了頓續道:「我雖然不知他們如何行事,但以莫傲的才智,應可製造出某種形勢,使
他們有下手的機會,此事不可不防。」

    項少龍暗抹了一把冷汗,他倒沒有想過滕荊兩人都會成為對方刺殺的目標,現在得圖先
提醒,才知自己多麼粗心大意。

    圖先沉聲道:「莫傲這人最可怕的地方,就是躲在背後以無聲無息的暗箭傷人,又懂得
保護自己,不貪虛名小利,真乃做大事的人。」

    項少龍道:「這人難道沒有缺點嗎?」

    圖先答道:「唯一的缺點就是好色吧!聽說他見到寡婦清後,就有點神魂顛倒,不過這
事呂不韋也無計可施,否則呂不韋自己早把寡婦清收入私房了。我尚未告訴你,呂不韋對少
龍得到了紀才女,非常妒忌,不止一次說你配不上她。」

    又道:「比起上來,管中邪的自制力便強多了,從不碰呂府的歌姬美婢,每天大部分時
間都在練習騎射劍術,又廣閱兵書,日日如是,此人意志的堅定,教人吃驚。最厲害是從沒
有人知道他渴望甚麼,心中有何想法。他或者是比莫傲更難應付的勁敵,若有機會就把他也
幹掉,如此你我才睡可安席。」項少龍聽得心驚肉跳,比起上來,自己是好色和懶惰多了。

    像管中邪這種天生冷酷無情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對手。

    莫傲至少還有個弱點,就是寡婦清。

    這或者足以使他喪命。

    圖先歎了一口氣道:「呂不韋的勢力膨脹得又快又厲害,每日上門拍他馬屁的官員絡繹
不絕,兼之又通過毒間接控制了太后,這樣下去,秦國終有一天會成為他呂家的天下。若非
他防範甚嚴,我真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杯毒酒把他殺了。」

    項少龍笑道:「毒這一著,未必會是好事哩!」

    接著把捧毒以抗呂不韋的妙計說了出來。

    圖先聽得目瞪口呆,好一會才歎道:「少龍你可能比莫傲更懂耍手段哩!毒確是這種只
顧自己,無情無義的人。」

    項少龍心叫慚愧,問起呂娘蓉。

    圖先道:「在呂府內,我唯一還有點好感的就是這妮子,呂不韋另外的三個兒子都沒有
甚麼用,只懂花天酒地,其他兩個女兒又貌醜失寵,只有呂娘蓉最得呂不韋歡心,誰能娶得
她,等若成了呂不韋的繼承人,若你能令她喜歡上你,將會教呂不韋非常頭痛。」

    項少龍苦笑道:「縱是仇人之女,我亦不能玩弄她的感情,何況我根本爭不過管中邪,
連我都覺得他很有吸引人的魅力。」

    圖先道:「管中邪若想謀取一樣東西,無論是人是物,都有他一套的手段,最難得是他
謙恭有禮,從不擺架子,不像莫傲般難以使人接近,故甚得人心,連呂娘蓉身邊的人都給他
收買了,呂娘蓉更不用說,給他迷得神魂顛倒,你確是沒有機會。」

    旋又皺眉苦思道:「但實情又似不全是這樣,自你拒婚後,三小姐反而對你因不服氣而
生出了興趣,她最愛劍術高明的人物,若你能在這方面壓倒管中邪,說不定她會移情別
戀。」

    項少龍歎道:「那可能比由他手上奪得呂娘蓉更困難,你知否他們間有了親密的關係
嗎?」

    圖先道:「管中邪絕不會幹這種會令呂不韋不快的蠢事。」

    看了看窗外漸暗的天色,道:「少龍這三天田獵之期,最緊要打醒精神做人,首要自
保,莫要教呂不韋陰謀得逞,現在呂不韋前程最大的障礙就是你,千萬別對他有任何僥倖之
心。」

    項少龍點頭受教後,兩人才分別離開。

    項少龍走到街上時,剛是華燈初上的時刻,咸陽城的夜生活及不上邯鄲、大梁的熱鬧,
但街上仍是行人熙攘,尤其是城中青樓酒館林立的那幾條大街,行人比白天還要多。

    約會的地點是咸陽城最大的醉風樓,是間私營的高級妓院,項少龍雖不清楚老闆是何許
人,但想必然是非常吃得開的人物了。

    項少龍以前雖常到酒吧和娛樂場所混日子,但在這時代還是首次逛民營的青樓,不由泛
起新鮮的感覺。

    穿著普通的武士服,徜徉於古代的繁華大道裡,既是自由寫意,又有種醉生夢死的不真
實。

    四年了。

    小盤這秦始皇亦由一個只知玩樂的無知小孩,變成胸懷一統天下壯志的十七歲年輕儲
君。

    現時東方六國沒有人把他放在眼內,注意的只是呂不韋又或他項少龍,但再過十年,他
們將發現是錯得多麼厲害。

    思索間,來到了醉風樓的高牆外,內裡隱見馬車人影。

    守門的大漢立時把他這紅人認了出來,打躬作揖地迎他入去。

    尚未登上堂階,有把熟悉的聲音在後方叫嚷道:「項大人請留步!」

    項少龍認得是韓闖的聲音,訝然轉身,只見韓闖剛下馬車,朝他大步走來,到了他身旁
後,一把扯著他衣袖往門內走去,低聲道:「好個董馬癡,把我騙苦了。」

    項少龍連否認的氣力都沒有了,暗忖自己假扮董馬癡的事,現在可能天下皆知,苦笑
道:「是誰告訴你的?」

    韓闖待要說話,一名衣著華麗的中年漢子,在兩位風韻極佳,打扮冶艷的年輕美女陪伴
下,迎了上來,施禮道:「項大人首次大駕光臨,還有韓侯賞光,小人伍孚榮幸之至。」

    右邊的艷婦笑語如珠道:「賤妾歸燕,我們樓內的小姐聽到項大人要來的消息,人人都
特別裝扮,好得大人青睞哩!」

    韓闖失聲道:「那我來就沒有人理會嗎?」

    另一個艷姝顯然和韓闖混得相當稔熟,「哎唷!」一聲,先飛了兩人一個媚眼,呢聲
道:「韓侯真懂呷醋,讓妾身來陪你好嗎?」

    又橫了項少龍一眼道:「賤妾白蕾,項大人多多指教。」

    韓闖乃花叢老手,怎肯放過口舌便宜,一拍項少龍道:「蕾娘在向項大人畫下道兒哩!
否則何須要大人指教?」

    兩女連忙恰到好處的大發嬌嗔。

    伍孚大笑聲中,引著兩人穿過大廳,到內進處坐下,美婢忙奉上香茗,兩女則分別坐到
兩人身旁來。

    項少龍有點摸不著頭腦為何要坐在這裡時,伍孚一拍手掌,笑道:「項大人初臨敝樓,
小人特別預備了一點有趣的東西,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項少龍心中好笑,暗忖貪污賄賂之事,古今如一,自己身為都騎大統領,等若咸陽城的
治安防務首長,這些風月場所的大阿哥,自然要孝敬自己,好能在有起事來時得到特別照
顧。

    韓闖笑道:「伍老闆真是知情識趣,項大人怎可錯失了你這麼一個朋友。」

    白蕾半邊身壓到韓闖背上,撒嬌地嗲聲道:「韓侯才是真的知情識趣,我們老闆望塵莫
及哩!」

    另一邊的歸燕挨了小半邊身到項少龍懷裡道:「項大人要多來坐坐,否則奴家和樓內的
姑娘都不會放過你呢。」

    溫柔鄉是英雄塚,項少龍深切地體會到這種滋味。

    他這兩年來對妻妾以外的美女退避三舍,一方面固是因心感滿足,更主要是怕負那感情
上的承擔和責任。

    這些野花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即食的方式。大家擺明車馬,事後拍拍屁股即可走人,
沒有任何手尾。確可作為生活的調劑。

    只是項少龍初抵邯鄲時,給人扯了去官妓院,第一趟就遇上素女的慘劇,在他心裡留下
了深刻的傷痕,使他對青樓有種敬而遠之的下意識抗拒,更怕知道樓內姑娘們淒慘的身世。

    不過這刻看來,私營的妓院與官妓院大不相同,充滿你情我願,明買明賣的交易氣氛。

    記起當年落泊時的苦況,若非得陶方收留,無論是殺手或男妓,可能都要被迫去做。

    歸燕湊到他耳邊道:「項大人為何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讓我找美美來陪你吧!男人見
到她,連魂魄都掉了。」

    項少龍暗忖為何「美美」這名字如此耳熟,腦筋一轉,才記起了是毒的老相好單美美,
就是她把烏廷威迷住了,累得他出賣了家族,慘被處死,心中一陣討厭,哂道:「有只美燕
子陪我便夠了,何須甚麼美美醜丑呢?」

    白蕾嬌笑道:「原來項大人也是風流人物,哄我們女兒家的手段,比得上韓侯哩!」

    韓闖笑道:「項大人真正的厲害手段,你兩個美人兒嘗到時才真知要得哩!不用像現在
般生硬的吹捧了。」

    接著當然又是一陣笑罵。

    伍孚奇道:「原來韓侯和項大人是這麼熟絡的。」

    項少龍和韓闖交換了個會心的微笑。

    這時四個美婢,兩人一組,分別捧著一把長達丈半的長槍和一個高及五尺,上平下尖的
鐵盾,走進內廳。

    項少龍大感意外。

    本以為他送的必是價值連城的珍玩,誰知卻是這副兵器。

    伍孚站了起來,右手接過長槍,左手起護盾,吐氣揚聲,演了幾個功架,倒也似模似
樣,虎虎生威,神氣之極。

    歸燕湊在項少龍耳旁道:「這是我們醉風樓鎮邪辟魔的寶物,是三年前一個客人送贈給
我們的,老闆知項大人要來,苦思良久,最後才想起這禮物。」

    項少龍暗忖那有客人會送這種東西給青樓的,定是千金散盡後,只好以兵器作抵押了。
在這時代裡,寶刀一類的東西,可像黃金般使用,有錢亦未必可買到。

    韓闖起身由伍孚手中接過槍盾,秤秤斤兩4,動容道:「這對傢伙最少可值百金,想不
到伍老闆竟私藏寶物。」

    項少龍暗讚伍孚,以兵器送贈自己,既不落於行賄的痕跡,又使自己難以拒絕,欣然站
了起來,接過長槍一看,只見槍身筆挺,光澤照人,隱見螺旋紋樣,槍尖處鋒利之極,鋼質
特佳,這麼好的槍,還是首次得睹。

    伍孚湊了過來,指著槍身道:「項大人請看這裡,刻的是槍的定名。」

    項少龍這才注意到近槍柄盡端處鑄著兩個古字,他當然看不懂。

    幸好韓闖湊過頭來讀道:「飛龍!哈!真好意頭,項大人得此槍後,定可飛黃騰達。」

    伍孚恭敬地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歸燕倚著項少龍道:「項大人啊!讓奴家親手為你縫製一個槍袋好嗎?」

    項少龍取起鐵盾,舉了兩記,試出盾質極薄,偏又堅硬非常,拿久了亦不會累,心中歡
喜,向伍孚道謝了。

    歸燕撒嬌道:「項大人仍未答奴家哩!」

    伍孚笑道:「項大人又沒有拒絕,限你三天內製出槍囊,那時載著飛龍槍一併送到項大
人府上去好了。」

    歸燕緊挨了項少龍一下,神情歡喜。

    伍孚歉然道:「誤了兩位大人不少時間,兩位君上和管大人正在後園雅座等候項大人,
韓侯是否和項大人一道的。」

    韓闖道:「我是約了太子丹來喝酒的,伍老闆若不介意,我想和項大人說上兩句私
話。」

    又湊到白蕾耳旁道:「待會才輪到你。」伸手到她盛臀處重重拍了一記。

    白蕾誇張地哎唷一聲。

    歸燕則偎入了項少龍懷裡,暱聲道:「待會記緊要奴家陪你哪!」橫了他一記媚眼,這
才和伍孚、白蕾去了,還為兩人關上了門。

    項少龍重新坐下時,仍有點暈浪的感覺,就算對方是虛情假意,但一個這麼懂討男人歡
心的美女曲意逢迎,沒有男人能不動心的。

    韓闖低笑道:「伍孚這傢伙真有手段,弄了這兩個醉風樓最有騷勁的娘子來向你灌迷
湯,就算明知他在討好你,我們也要全盤受落。」

    項少龍心有同感,想做清官確非易事,點頭道:「韓兄還未說為何知我是董馬癡哩!」

    韓闖道:「有人見到你去見田單,若還猜不到你是誰,我也不用出來混了。聽說你見完
他後臉色很難看,田單則匆匆去了相府找呂不韋,是否出了事呢?」

    項少龍對韓闖自不會像對龍陽君般信任,淡淡道:「只是言語上有點衝突吧!沒有甚麼
的。」

    韓闖誠懇地道:「若項兄要對付田單或李園,切勿漏了我的一分。」

    項少龍道:「若有需要,定會找侯爺幫手。」

    韓闖忽地狠聲道:「項兄認識毒嗎?」

    項少龍記起毒因偷了他的小妾,才要逃到咸陽來,點頭表示認識。

    韓闖咬牙切齒道:「這狗雜種忘恩負義、禽獸不如,我以上賓之禮待之,那知他不但和
我最心愛的小妾夾帶私逃,還把我的小妾在途中勒死,免她成為累贅,這樣狼心狗肺的人,
我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只是他終日躲在相府裡,使我無從下手。」

    項少龍知他仍未得悉毒搭上了朱姬的事,看來他在醉風樓出入,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是志在毒。歎道:「侯爺怕要死了這條心了,現在毒到了宮內辦事,甚得太后寵愛,你若
動他半根毫毛,休想能安返韓國。」

    韓闖劇震了一下,雙目紅了起來,射出悲憤神色,好一會後才頹然道:「兄弟明白了,
明天我便返回韓國,項兄異日若有甚麼用得上兄弟的地方,只要能力所及,定不會教你失
望。」

    又低聲道:「在邯鄲時項兄已有大恩於我,到現在兄弟仍是心中感激。」

    項少龍想不到他會有真情流露的時候,忍不住道:「韓兄放心吧!我敢以項上人頭擔
保,不出七年,毒必死無葬身之地,韓兄的仇可包在我身上。」

    韓闖不能相信地看了他一會後,點頭道:「若這話由別人口中說出來,我必會嗤之以
鼻,但出自董馬癡之口,我卻是深信不疑。」

    兩人站起來時,韓闖道:「晶姊現在雖搭上了龐暖,但她真正愛上的人,卻是死去了的
董馬癡,此事我亦不打算向她揭破。」

    項少龍心中一顫,腦海裡冒出趙國當今太后韓晶的艷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