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東郡民變

    趕到琴府,寡婦清在大廳接待他,道:「嫣然妹她們到了城外試馬,準備明天田獵時一
顯身手,我有點不舒服,所以沒有陪她們去。」

    項少龍關心地道:「琴太傅沒有事吧?」表面看來,她只是有點倦容。

    琴清垂首輕搖道:「沒有甚麼!只是昨夜睡不好吧!」

    起頭來,清澈若神的美目深深注視著他道:「我有點擔心,昨天黃昏時我由王宮返來,
遇上到咸陽來參加田獵的高陽君,打了個招呼,他表現得很神氣,真怕他會弄出事來。」

    高陵君就是因華陽夫人看上了莊襄王,致王位被奪的子了。項少龍吃了一驚,知道由於
自己忙於對付田單,把這個人忽略了。龍陽君曾說高陵君與趙使龐暖有密謀,當時並不太放
在心上,究其原因,皆因沒有把龐暖當是個人物,現在給琴清提醒,不由擔心起來。

    琴清道:「或者是琴清多疑吧!有你保護儲君,我還有甚麼不放心哩!」

    項少龍暗忖:若要公然起兵叛變,怎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最怕是陰謀詭計,防不勝防
吧!唔!這事應該通知呂不韋,分分他的心神,對自己亦是有利無害。他應比自己更緊張小
盤的安危。

    琴清見他沉吟不語,幽幽一歎道:「昨天陪太后共,那討厭的毒整天在身旁團團轉,惡
形惡狀,真不明白太后怎會視他如珠如寶。」

    項少龍苦笑道:「他是名副其實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可惜沒有多少人能像琴太傅
般,可看穿其中的敗絮。」

    琴清嬌軀微顫,秀眸亮了起來,訝然道:「難怪嫣然妹說和你交談,永遠都有新鮮和發
人深省的話兒,永遠都不會聽得厭倦哩!」

    項少龍心中一熱,忍不住道:「琴太傅是否有同感呢?」

    琴清俏臉一紅,赧然白了他一眼後,垂下螓首,微微點頭。那成熟美女的情態,動人至
極。

    項少龍的心神被她完全吸引,但又有點後悔,一時間無以為繼,不知說甚麼話才好。

    頃刻的靜默,卻像世紀般的漫長。

    琴清低聲道:「項統領吃過了飯嗎?」

    項少龍衝口而出道:「吃過了!」

    琴清「噗哧」嬌笑,橫了他風情萬種的一眼道:「終給我抓著統領說的謊話了,現在才
是巳時,那有這麼早開午飯的?不想陪琴清共膳,找個甚麼公務繁忙的藉口,便不用給琴清
當場揭破了。」

    項少龍大感尷尬,期期艾艾,一張老臉火燒般紅了起來。

    琴清出奇地沒有絲毫不悅,盈盈而起道:「我沒時間理你了,現在琴清要把膳食送往城
外給你的眾嬌妻們,項統領當然沒有空一道去吧!至少要抽空去吃飯啊!」

    項少龍愈來愈領教到她厲害起來時咄咄逼人的滋味,囁嚅道:「確是有些事嘿!琴太傅
請見諒則個。」

    琴清綻出個含蓄但大有深意的笑容後,看得大開眼界的項少龍失魂落魄時,又回復了一
貫清冷的神情,淡淡道:「項統領請!」竟是對他下逐客令。

    項少龍隨著她手勢的指示,往大門走去,琴清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默不作聲。

    項少龍湧起惡作劇的念頭,倏地停了下來,琴清那想到這一向謹守禮數的人有此一著,
嬌呼一聲,整個嬌軀撞在他背上。

    那感覺要怎樣動人就那麼動人。

    項少龍在這剎那回復了初到貴境時的情懷,瀟灑地回身探手挽著她不盈一捻的小蠻腰,
湊到她耳旁低聲道:「琴太傅!小心走路了。」

    琴清也不知多久沒有給男人的手探到身上來,渾體發軟,玉頰霞燒,像受驚的小鳥般抖
顫著,兩手便來推他。

    項少龍不敢太過分,乘機放開了她,一揖到地說:「請恕項少龍無禮,琴太傅不用送客
了。」

    在琴清一臉嬌嗔,又惱又恨的表情相送下,項少龍心懷大暢的離開了。

    在這一刻,他恢復了浪子的心情。

    由於縛手縛腳的關係,這些日子來他給琴清、嬴盈、鹿丹兒諸女弄得左支右絀、暈頭轉
向、反擊無力。

    到現在才有出了一口氣的感覺。

    想起剛才摟著她纖柔腰肢的享受,一顆心登時躍動起來。

    這或者就是情不自禁了。

    忽然湧起的衝動,最是難以控制啊。

    項少龍來到相府,接見他的是圖先,後者道:「平原郡發生民變,相國接到消息後,立
即趕入王宮見太后和儲君。」

    項少龍心中一檁,平原郡是由趙國搶回來的土地,在這時候發生了事情,極可能是龐暖
一手策劃的,其中有甚麼陰謀呢?

    呂不韋的反應,當然是立即派出大軍,趕往維護自己一手建立出來的郡縣,否則說不定
連毗的上黨和三川兩郡,會有樣學樣,同時叛變,再有韓趙等國介入時,形勢可能一發不可
收拾,那東方這三個戰略重鎮,就要化為烏有,白費心血了。

    為了應付這種情況,呂不韋必須把可以調動的軍隊全部派往平原郡鎮壓民變,那時咸陽
就只剩下禁衛、都騎、都衛三軍了。

    在一般的情況下,只是三軍已有足夠力量把守咸陽城,但若在田獵之時,朱姬和小盤都
到了無城可恃的西郊,就是另一回事了。

    假設高陵君能布下一支萬人以上的伏兵,又清楚兵力的分佈和小盤的位置,進行突襲,
並非沒有成功的機會。

    愈想愈心寒,又不便與圖先說話,遂起身告辭。

    圖先把他送出府門,低聲提醒了他到那間民房見面後,項少龍忙朝王宮趕去。

    快到王宮時,一隊人馬迎面而至,其中最觸目是嬴盈和鹿丹兒兩女,左右伴著管中邪。

    項少龍雖對兩女沒有野心,但仍禁不住有點酸溜溜的感覺。

    兩女若論美色,可說各有千秋,但嬴盈的長腿、纖幼的腰肢和豐挺的酥胸,卻使她更為
出眾,誘人之極。

    兩女見到項少龍,都裝出與管中邪親熱的神態,言笑甚歡,對項少龍當然是視若無睹。

    管中邪自不能學她們的態度,隔遠領著十多名手下向他行禮致敬。

    項少龍回禮後,管中邪勒馬停定,道:「平原郡出了事,儲君太后正和呂相等舉行緊急
會議。」

    兩女隨著管中邪停了下來,擺出愛理不理的氣人少女神態,不屑地瞪著項少龍。

    項少龍心中好笑,先向她們請安,才說:「管大人要到那裡去?」

    管中邪從容瀟灑地道:「兩位小姐要到西郊視察場地,下屬陪她們去打個轉,順道探訪
昌文君他們,天氣這麼暖,出城走走亦是樂事。」`

    項少龍哈哈笑道:「有美相伴,自然是樂事了!」不待兩女有所反應,策騎去了。

    唉!若非與呂不韋如此關係,管中邪應是個值得結交的朋友,那時他只會為朋友有美垂
青而高興。但現在卻感到棋差一著,給管中邪佔了上風,而他則是束手無策。

    抵達王宮時,會議仍在議政廳內進行著。

    昌平君把項少龍拉到一角道:「你見到嬴盈嗎?」

    項少龍點了點頭。

    昌平君道:「是否和管大人在一起。」

    項少龍再點頭,道:「聽說是要到西郊視察田獵場的地勢。」

    昌平君歎了一口氣道:「今早我給左相國徐大將軍找了去訓話,要我管教妹子,不要和
呂不韋的人這麼親近,今趟我是左右做人難,項大人能否救救我?」

    項少龍當然明白這小子的意思,苦笑道:「你該知管中邪是個對女人很有辦法的人,本
身條件又好,無論體魄外貌劍術談吐,均無可挑剔,明刀明槍我亦未必勝得過他,何況現在
貴妹子視我如大仇人,這事還是聽天由命罷。」

    昌平君愕然道:「怎能聽天由命,我們這一輩的年輕將領,最佩服就是徐先的眼光,他
看的事絕錯不了,若嬴盈嫁了給管中邪,將來受到株連怎辦才好。呂不韋現在的地位還及不
上以前的商鞅君,他不是也要給人在鬧市中分了屍嗎?外人在我大秦沒多少個能有好收場
的,官愈大,死得愈慘。」

    項少龍倒沒從這角度去想這個問題,一時間啞口無言。

    兩兄弟之中,以昌平君較為穩重多智。昌文君則胸無城府,比較愛鬧事。

    昌平君歎道:「現在你該明白我擔心甚麼了,問題是與管中邪總算是談得來的朋友,難
道去執著他胸口,警告他不可碰嬴盈,但又交待不出理由嗎。」

    項少龍為之啞然失笑,昌平君說得不錯,難道告訴管中邪,說因怕他將來和呂不韋死在
一塊兒,所以不想妹子和他好?

    昌平君怨道:「枉你還可以笑出來,都不知我是多麼煩惱。」

    項少龍歉然道:「只是聽你說得有趣吧了!說到婚嫁,總要你們兩位兄長點頭才能成
事,管中邪膽子還沒有那麼大吧。」

    昌平君忿然道:「像你說得那麼簡單就好了,假若呂不韋為管中邪來說親,甚或出動到
太后,我們這兩個小卒兒可以說不嗎?」

    項少龍一想也是道理,無奈道:「你說了這麼多話,都是想我去追求令妹吧了!何不試
試先行巧妙及婉轉點地警告管中邪,鹿公已這麼做了。」

    昌平君苦笑道:「鹿公可倚老賣老,不講道理,四十年後我或者可學他那一套,現在卻
是十萬個行不通。嘿!難道你對我妹子一點意思都沒有嗎?在咸陽,寡婦清外就輪到她了,
當然,還有我們尚未得一見的紀才女。」

    項少龍失笑道:「你倒懂得算賬。」

    昌平君伸手拿著他手臂道:「不要顧左右而言之了,怎麼樣?」又看著他手臂道:「少
龍你長得非常粗壯。」

    項少龍心中實在喜歡昌平君這朋友,無奈道:「我試試看吧!但卻不敢包保會成功。」

    昌平君大喜,此時會議結束,呂不韋和蒙驁、王神色凝重地步下殿門,邊行邊說著話。

    呂不韋見到項少龍,伸手召他過去。

    項少龍走到一半時,呂不韋已與蒙王兩人分手,迎過來扯著他往御園走去,低聲道:
「少龍該知發生了甚麼事,現經商議後,決定由蒙驁率兵到平原郡,平定民變。王則另領大
軍,陳兵東疆,一方面向其他三川、上黨兩郡的人示威,亦可警告三晉的人不可妄動。」

    頓了頓再道:「這事來得真巧,倉卒間駐在咸陽的大軍都給抽空了,又碰上田獵大典,
少龍你有甚麼想法?」

    項少龍淡淡道:「高陵君想謀反了!」

    呂不韋劇震道:「甚麼?」

    項少龍重複了一次。

    呂不韋回過神來,沉吟頃刻後,來到御園內一條小橋的石欄坐了下來,示意他坐在對面
後,皺眉道:「高陵君憑甚麼策反了平原郡的亂民呢?」

    項少龍坐在另一邊的石欄處,別過頭去看下面人工小河涓涓流過的水,隱見游魚,平靜
地道:「高陵君當然沒有這本領,但若勾結了趙將龐暖,便可做到他能力以外的事。」

    呂不韋一拍大腿道:「難怪龐暖葬禮後急急腳的溜了,原來竟有此一著。」

    接著雙目閃過森寒的殺機,一字一字緩緩道:「高陵君!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再轉向項少龍道:「他若要動手,必趁田獵這大好良機,這事就交給少龍去處置,若我
猜得不錯,高陵君的人將會趁今明兩天四周兵馬調動的混亂形勢,潛到咸陽附近來,高陵君
身邊的人亦不可不防,但那可交給中邪去應付。」

    項少龍心中暗笑,想不到高陵君竟無意中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呂不韋怎麼蠢也不會在這
微妙的形勢下對付自己,這當然亦因他似是答應了呂娘蓉的親事有關係。

    呂不韋站了起來道:「我要見太后和儲君,少龍要不時向我報告,使我清楚情況的發
展。」

    項少龍扮出恭敬的樣子,直至他離開後,才策馬出城,往西郊趕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