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拒婚之恨

    翌日起床時,腿傷疼痛大減,傷口處還消了腫。

    項少龍大讚滕翼的山草藥了得,滕翼警告道:「這兩天你絕不可作激烈的動作,否則傷
口爆裂時,手尾就長了。」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我想到最佳應付莫傲和管中邪陰謀的方法了,就是因傷退出狩
獵,橫豎說起打獵,我比你們差遠了。」

    滕翼笑道:「那會使很多人失望了。」

    吃早點時,呂不韋忽然派人召他往見。

    項少龍想起呂娘蓉的事,大感頭痛,無奈下只好匆匆趕往相府。

    在府門處遇上前往南門都衛衙署的管中邪,後者全無異樣神態地向他執下屬之禮,笑
道:「這幾天很想找項大人喝酒聊天,只恨公私兩忙,抽不出時間來,今天出門遇貴人,相
請不若偶遇,不如今晚由我請客,加上昌文君兄弟,大家歡敘一夜。」

    由於兩人間那種微妙的關係,反使項少龍難以拒絕,無奈答應後,裝出抱歉的神態道:
「因呂雄的事,累得管大人降官一級,我」

    管中邪哈哈一笑,拉著他走到一旁低聲道:「項大人勿將此等小事放在心上,呂雄是自
取其咎,怨不得任何人。小弟降職亦是難卸罪責。」

    項少龍聽得心中生寒,這人城府之深,確教人心中檁然。

    定下了今晚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後,項少龍才往書齋拜見呂不韋。

    呂不韋正在吃早點,著項少龍坐下與他共進早膳後,肅容道:「聽城衛的報告說,少龍
昨天黃昏在城外遇襲,受了箭傷,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知否是誰人做的?」

    項少龍道:「他們都蒙著了頭臉,不過假若我沒有猜錯,其中一人應是田單手下的猛將
旦楚。」

    呂不韋臉色微變,借吃糕點掩飾心中的震盪。

    項少龍明白他動容的原因,因為假設田單成功了,最大的嫌疑者將是他呂不韋本人,那
等若田單在陷害呂不韋。

    項少龍索性坦然道:「田單已識破了我董馬癡的身份,由於我有位好朋友落到他手上,
他竟以此威脅我,幸好當時給我看穿那位朋友早給他害了,所以一時氣憤下,當著他的臉說
要殺他報仇,他自然要先發制人了。」

    呂不韋沉吟不語,好一會才道:「他怎能把時間拿捏得這麼天衣無縫,就像我為了呂雄
這蠢材的事,心懷不忿,派人去找你算賬的模樣。幸好當時我是和你一道離開,在時間上趕
不及遣人吊著你和那兩個刁蠻女,否則我也脫不了嫌疑。」

    項少龍心中佩服,呂不韋無論氣魄風度,均有使人為之懾服,甘心向他賣命的魅力,像
眼前這番說話,便充滿推心置腹的坦誠味道。

    項少龍道:「當日在邯鄲時,田單曾暗示在咸陽有與他勾結的人,還表示蠻有對付我的
把握,那人當然不應是指呂相,該是昨天與會的其他六位大臣之一。」

    呂不韋點頭道:「鹿公、徐先、王和蒙驁四人都應該沒有問題,餘下的就只有蔡澤和王
綰兩人,其中又以蔡澤嫌疑最大,說到底他仍是因我而掉了宰相之位,哼!竟然擺出一副依
附於我的模樣,看我如何收拾他吧!」

    項少龍吃了一驚道:「還是查清楚一點才決定吧!」

    呂不韋冷笑道:「這事我自有分寸,是了!娘蓉的事你決定好了嗎?」

    項少龍想起「無毒不丈夫」這句話,把心一橫道:「呂相如此看得起我項少龍,我怎敢
不識舉,此事」

    就在此時,窗外傳來一聲嬌叱道:「且慢!」

    兩人同時嚇了一跳時,愛穿紅衣的呂娘蓉像一團烈焰般推門而入,先對呂不韋道:「爹
不要怪守衛有疏職守,是我不准他們張聲的。」

    項少龍忙站起來行禮。

    呂不韋皺眉道:「爹和項統領有密事商量,蓉兒怎可在外面偷聽?」

    呂娘蓉在兩人之前亭亭玉立,嬌憨地道:「只要是有關娘蓉的終生,娘蓉就有權來聽,
入鄉隨俗,秦人既有挑婿的風俗,娘蓉身為堂堂右相國之女,自應享有這權利,娘蓉有逾禮
嗎?」

    呂不韋和項少龍臉臉相覷,都不知應如何應付這另一個刁蠻女。

    呂娘蓉眼神移到項少龍臉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傲然道:「若想娶我呂娘蓉為妻,首先
要在各方面都勝得過我,才可成為我呂娘蓉的選婿對像之一。」

    呂不韋不悅道:「蓉兒!」

    呂娘蓉跺足嗔道:「爹!你究竟是否疼錫女兒?」

    呂不韋向項少龍攤攤手,表示了無奈之意,柔聲道:「少龍人品劍術,均無可挑剔,還
說爹不疼愛你嗎?」

    項少龍卻是心中暗笑,剛才他並非要答應婚事,只是希望以詐語把事情拖到田獵後才
說,亦好使呂不韋不疑心是他殺死莫傲,豈知這位曾被他拒婚的三小姐竟躲在窗外偷聽,現
在到來一鬧,反是正中他下懷。

    呂娘蓉蓮步輕搖,婀娜多姿地來到項少龍身前,仰起美麗的俏臉打量他道:「我並沒有
說一點都不喜歡他呀!只是有人更合女兒心意,除非他能證明給我看他才是更好的,否則休
想女兒會挑他為婿。」

    她對著項少龍,卻是只與她爹說話,只是這態度,就知她在有冤報冤,向項少龍討回曾
被拒婚的屈辱。

    她雖是明媚動人,但由於與呂不韋的深仇,項少龍對她並沒有愛的感覺,微微一笑道:
「三小姐心中的理想人選是誰呢?」

    呂娘蓉小嘴微翹,惱恨地白他一眼道:「我的事那到你來管,先讓我看看你在田獵的表
現吧!」

    項少龍向呂不韋苦笑道:「那恐怕要教小姐失望了。」

    呂不韋皺眉道:「蓉兒不要胡鬧,少龍受人暗算,傷了大腿,明天」

    呂娘蓉不屑地道:「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有甚麼資格作女兒的丈夫,爹!以後都不可再
提這頭婚事了,女兒寧死都不會答應。」

    嬌哼一聲,旋風般去了。

    項少龍心中大喜,表面當然裝出失望的神態。

    呂不韋著他坐下後歎道:「這女兒是寵壞了,少龍不須放在心上,過幾天我再和她說說
看。」

    項少龍忙道:「一切聽呂相吩咐!」心中卻在想要設法使管中邪知道此事,他會有方法
使呂娘蓉不對他「變心」,例如把生米煮成熟飯那類手段,那自己就可化解了呂不韋這一招
了。

    呂不韋沉吟片晌後,低聲道:「少龍是否真要殺死田單?」

    項少龍苦笑道:「想得要命,只是相當困難,當時是氣憤衝口而出,事後才知太莽撞
了。」

    呂不韋點了點頭,苦思頃刻,待要說話時,下人來報,李園有急事求見。

    呂不韋大感愕然,長身而起道:「此事容我再想想,然後找你商議,我要先去看看李園
有甚麼事?」

    項少龍忍住心中喜意,站了起來。

    李園終於中計了。

    離開相府,項少龍立即入宮謁見小盤,這大秦的小儲君在寢宮的大廳接見他。

    侍候他的宮女均年輕貌美,有兩三個年紀比小盤還要少,但眉目如畫,已見美人兒的坯
形。

    小盤和他分君臣坐好後,見他對她們留神,低笑道:「這都是各國精挑來送給我的美人
兒,全都是未經人道的上等貨色,統領若有興趣,可挑幾個回去侍候你。」

    項少龍想起當日自己制止他非禮妮夫人的侍女,不禁感觸叢生,搖頭道:「儲君誤會
了,我只是怕你沉迷女色,傷了身體。」

    小盤肯定地道:「統領放心好了。」伸手揮退眾宮娥,才淒然道:「自母親受辱慘死
後,我曾立誓把心神全放在復仇之上,再不會把精神荒廢在女人身上了。」

    項少龍暗忖這或者是小盤能成為一統天下的霸主原因之一,環顧其他六國君主王太子,
誰不於酒色逸樂,只有小盤因母親妮夫人之死,立下復仇壯志,視身旁美女如無物。

    點頭道:「女人有時亦可調劑身心,但最緊要有節制。」小盤道:「受教了,琴太傅亦
常提醒我這方面的事。」

    頓了頓道:「聽昌文君說你受了箭傷,去探你時師傅卻早睡了覺,害得我擔心了一晚,
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呢?」

    項少龍把事情說出來後,小盤亦想到呂不韋指出的問題,動容道:「這事必有內奸,否
則不會曉得那兩個女娃子會纏你出城比鬥?」

    項少龍道:「這事交由呂不韋去煩惱吧。是了!昨天你擺明不聽你母后的話,事後她有
沒有責怪你。」

    小盤冷笑道:「她自搭上了毒後,就有點怕我,教訓是教訓了幾句,還著我借田獵的機
會,把管中邪升回原職,我已答應了,犯不著在這種小事上和她爭。」

    提起管中邪,項少龍記起了鹿丹兒的事,說了出來。

    小盤眼中閃過森寒的殺機,冷然道:「呂不韋真膽大包天,竟敢派人來和我爭女人,看
他日後有甚麼好下場。」

    項少龍暗忖:當然是給你迫死了。順口問道:「你歡喜那鹿丹兒嗎?」

    小盤笑道:「那是估相當難服侍的丫頭,若論美麗,我身邊的女人比得上她的大有人
在,只不過非是鹿公的孫女吧!哼!我不歡喜任人安排我的婚姻,話事的人該是我這儲君才
對。」

    項少龍皺眉道:「我看太后是不會由你自己拿主意的。」

    小盤得意地道:「我早有應付之策。」

    項少龍待要追問,李斯捧著大卷宗公文來了。

    行禮後,李斯將文件恭敬地放到几上,道:「儲君在上,微君幸不辱命,趕了兩晚夜,
終弄好了外史的職權,請儲君過目。」

    項少龍才省起這外史是自己根據包公想出來給內史騰勝的新職位,想不到牽涉到這麼繁
重的文書工作。

    小盤欣賞地望著李斯道:「那個燕國美女是否仍是完璧?」

    李斯偷看了項少龍一眼,尷尬地道:「微臣這兩天連看她一眼的時間都找不到。」

    項少龍聽得一頭霧水時,小盤欣然道:「大前天呂不韋送了個燕女來給寡人,寡人遂轉
贈李卿家,那知李卿家為了公事,竟可視美色如無物,寡人非常欣賞。」

    李斯忙下跪謝小盤的贊語,感動之情,逸於言表。

    至此項少龍才明白有明君才有明臣的道理,換了別人,怎會從這種地方看出李斯的好
處。

    坐定後,小盤伸手按著几上的卷宗道:「這就是寡人和太后的交易了,我送她的姦夫一
個大官,又附贈大屋,她自然要在寡人的婚事上作出讓步。那個楚國小公主,寡人可收之為
妃嬪,至於誰作儲妃,則要待寡人正式加冕再作決定。」

    項少龍心叫厲害,秦始皇加上李斯所產生的化學作用,確是擋者披靡,至少歷史已證明
了這是「天下無敵」的組合。

    李斯關心地道:「聽說項大人受了箭傷哩!現在見到你才安心點。」

    小盤插入道:「項卿不若由御醫檢視傷口好嗎?」

    項少龍婉言拒絕了,正要說話時,昌文君來報,呂不韋偕李園求見。

    三人心知肚明是甚麼一回事,項少龍遂與昌文君一道離開,李斯則留下陪小盤見客。

    溜出後殿門,來到御園裡,昌文君把項少龍拉到一角,不安道:「都是我妹子不好,扯
了你到城外,累少龍遭人暗算了。」

    項少龍笑道:「怎可錯怪令妹,這種事誰都想不到呀!」

    昌文君道:「我本想找你去逛青樓,才知你受傷後提早就寢。今晚由我請客,管大人說
你已答應了。哼!若讓我找出是誰做的,保證他人頭落地。」

    項少龍道:「不要說得這麼口響,敢對付我的人不會是善男信女,嘿!你的好妹子怎樣
了?」

    昌文君歎道:「昨天由城外回來後,就關上門大發脾氣,又不肯吃飯,你也知我們兄弟
倆公務繁忙,爹娘又早死,我們那來這麼多時間去哄她。」

    接著有點難以啟齒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項少龍苦笑道:「我只是承認被打敗了,請她們高貴手再不要理會我,令妹便大發嬌
嗔,扯著鹿丹兒走了。」

    昌平君喜上眉梢道:「看來她真的喜歡上了你,嘿!你對她有意思嗎?」

    項少龍歎道:「自倩公主慘遭不幸後,我已心如死水,只希望能專心為儲君辦事,再不
願有感情上的風波。」

    昌平君同情地道:「三年前我的一名小妾因病過世,我也有你這種心情,不過男人就是
男人,很快就會復原過來,或者少龍需要多點的時間,只要你不是對她全無意思就成了。不
過我最明白嬴盈的性格,報復心重,她定會弄些事出來,使你難過,唉!我也不知該怎麼說
了。」

    今趟輪到項少龍來安慰他。

    昌平君把項少龍送至宮門,兩人才分手。

    項少龍返回衙署,滕荊兩人均到了西郊去,聯同昌文君佈置明天田獵大典的事宜。

    他處理了一些文書工作後,有人來報,周良夫婦求見。

    項少龍還以為他們今早已被送離咸陽,至此才知他們仍留在衙署裡,忙著人把他們請進
來。

    坐定後,項少龍訝道:「賢夫婦為何仍留此不去呢?」

    周良不好意思地道:「小人和內人商量過了,希望能追隨項爺辦事,我家三代都是以造
船為業,不知項爺有否用得著小人的地方?」

    項少龍凝神打量了兩人,見他們氣質高雅,不似普通百姓,禁不住問道:「賢夫婦因何
來到咸陽呢?」

    周良道:「實不相瞞,我們原是宋國的貴族,國亡後流離失所,她」看了乃妻一眼後,
赧然道:「她並非小人妻子,而是小人的親妹,為了旅途方便,才報稱夫婦。今次到咸陽來
是碰碰運氣,希望可以弄個戶籍,幹點事情,安居下來。」

    項少龍為之愕然。

    周良的妹子垂首道:「小女子周薇,願隨項爺為奴為婢,只希望大哥有出頭的日子。」

    項少龍細審她的如花玉容,雖是不施脂粉、荊釵布裙,仍不掩她清秀雅逸的氣質,難怪
呂邦不肯放過她,心中憐意大起,點頭道:「賢兄妹既有此意思,項某人自會一力成全,
噢!快起來!折煞我了。」

    兩人早拜跪地上,叩頭謝恩。

    項少龍這二十一世紀的人最不慣這一套,忙把他們扶了起來。

    深談了一會後,手下來報,太子丹來了,項少龍著人把周良兄妹送返烏府,由陶方安置
他們後,才到大堂見太子丹。

    與太子丹同來的還有大夫冷亭、大將徐夷則和那風度翩翩的軍師尤之。

    命親衛退下後,項少龍微笑道:「太子是否接到消息了?」

    太子丹佩服地道:「項統領果有驚人本領,李園真個要立即趕返楚國,不知統領使了甚
麼奇謀妙計呢?」

    項少龍避而不答道:「些微小事,何足掛齒,只不知太子是否決定與項某共進退呢?」

    太子丹識趣地沒有尋根究底,把手遞至他身前。

    項少龍伸手和他緊握了好一會,兩人才齊聲暢笑,兩對眼神緊鎖在一起,一切盡在不言
之中。

    對太子丹來說,眼前最大的威脅,並非秦國,而是田單這充滿亡燕野心的強。

    放開手後,太子丹道:「此事我不宜出面,若我把徐夷亂的五千軍馬,交與統領全權調
度,未知統領是否覺得足夠呢?」

    尤之接入道:「鄙人會追隨統領,以免出現調度不靈的情況。」

    項少龍喜出望外,想不到太子丹這麼爽脆和信任自己,欣然道:「若是如此,田單休想
能保著項上人頭。」

    又商量了行事的細節後,太子丹等才告辭離去。

    項少龍心情大佳,忽然強烈地思念著嬌妻愛兒和田氏姊妹,遂離開衙署,往琴府去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