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糾纏不清

    烏府內,滕翼親自為他包傷口,駭然道:「這箭只要歪上一寸,三弟莫想能逃回來。」

    荊俊此時回來道:「查過了!旦楚仍沒有回來,那兩位刁蠻小姐早安全歸家了。」

    項少龍皺眉苦思道:「我敢肯定今日有份與會的大臣裡,必有人與田單暗通消息,否則
他怎能把握到這麼好的時機。」

    一旁的陶方點頭道:「假若少龍遇害,人人都會以為是呂不韋下的手,那時秦國就有難
了。」

    荊俊插口道:「會不會真是呂不韋通過田單向三哥下毒手,事後大可推說是別人陷害他
哩!」

    滕翼道:「應該不會,對方擺明連嬴盈和鹿丹兒都不放過,只因她們走早了一步,才沒
遇上旦楚和他的人吧!」

    項少龍暗吁出一口涼氣,剛才情況的凶險,乃平生僅遇,若非因兩女布下的絆馬索,再
詐得敵人陣腳大亂,現在休想能安坐在此。

    陶方道:「幸好箭上沒有淬毒,可見由於事起倉卒,旦楚等亦是準備不足,否則結果就
完全兩樣了。」

    頓了頓又道:「只要我們查出有那位大臣,離開議政廳後立即找田單,就知是誰與田單
暗中勾結。一天找不出這人來,始終是心腹之患。」

    項少龍道:「我看不會那麼容易查出來吧!為了掩人耳目,他們會有一套秘密的聯絡手
法,不愁被別人看破。」

    滕翼接入道:「只憑他能猜到嬴盈和鹿丹兒會纏你到城外較量,就知此人不但深悉咸陽
城的事,還須是與嬴盈等相當接近的人。若這立論正確,呂不韋蒙驁均該與此事無關。」

    荊俊正想發表高見時,烏舒奔進來道:「牧場有信來了!」

    項少龍大喜,取過竹筒,拔開蓋子,把一封帛書掏了出來,果然是那封冒充春申君寫給
李園的偽信。

    眾人看過,都歎為觀止。

    陶方道:「少龍準備怎樣把這封偽信交到李園手上?」

    項少龍微笑道:「備車,今趟要由你們扶我去見鹿公了。」

    步下馬車時,項少龍才領教到滋味,當受傷的左腿踏到地上去時,傷口像裂了開來般痛
入心脾。

    烏言著和另一鐵衛荊別離,忙左右扶持著他,朝鹿公將軍府的主宅走去。

    門衛都訝然看著他。

    項少龍報以苦笑,登上門階,到廳內坐下,才令兩人到門外等候他。

    俏婢兒來奉上香茗,瞪著好奇的大眼偷瞥著他,有點欲言又止的樣兒。

    項少龍心中奇怪,想問她時,一團黃影,旋風般由內進處衝了出來,到了他幾前坐了下
來,得意洋洋地看著他,原來是聞風而至的鹿丹兒。

    只見她小嘴一翹,神氣地道:「想不到堂堂都騎大統領,只不過摔了一跤,就那麼跌斷
了狗腿子,真是笑死天下人,羞家極了。」

    項少龍看著她嬌俏的模樣,苦笑道:「你們不是打定主意不理睬我這沒用的手下敗將
嗎?為何丹兒小姐又這麼有興致了?」

    鹿丹兒微一愕然,接著大發嬌嗔道:「誰理睬你了,只是你摸上門來吧!還要說這種
話?」

    項少龍微笑道:「算我不對好了,丹兒小姐請勿動氣。」

    鹿丹兒氣鼓鼓地瞪著他,向身旁掩嘴偷笑的美婢道:「看甚麼!給滾入去!」

    嚇得那小俏婢慌忙溜掉。

    此時氣氛頗為微妙,兩人都不知說些甚麼話才好,這刁蠻美麗的少女更是進退兩難,項
少龍心中一軟,為她解圍道:「後天就是田獵大典了,丹兒小姐作好了準備嗎?」

    鹿丹兒愛理不理地道:「誰要你來管我的事。哼!你這人最不識舉,累得盈姐哭了,我
絕不會放過你的。」

    項少龍失聲道:「甚麼?」

    鹿丹兒愈想愈氣,怒道:「甚麼甚麼的?你當自己是甚麼東西?我們要來求你嗎?我恨
不得一劍把你殺了。」

    項少龍暗自心驚,眼前的鹿丹兒,乃咸陽琴清外絕對碰不得的美女,因為她正是儲妃人
選之一。

    愛的反面就是恨。

    像嬴盈和鹿丹兒這種心高氣傲的貴女,份外受不起別人的冷淡,尤其這人是她們看得上
眼的人。

    正不知說甚麼時,鹿公來了。

    鹿丹兒低聲道:「項少龍!我們走著瞧吧!」一陣風般溜了。

    鹿公在上首坐下時,搖頭歎道:「這小娃子很難侍候,我也拿她沒法兒。」

    項少龍惟有以苦笑回報。

    鹿公正容道:「你的腿是甚麼回事?不是給丹兒弄傷了吧。」

    項少龍低聲把遇襲的事說了出來。

    鹿公勃然大怒道:「田單真是好膽,到了這裡仍敢行兇,真是欺我秦國無人耶?」

    項少龍道:「這事很難追究,呂不韋亦會護著他。」由懷裡掏出那封偽造的書信,交給
鹿公過目。」

    鹿公看後,點頭道:「這事包在我身上,我會在今晚把信送到李園手上,最近有位原本
在春申君府作食客的人來投靠我,就由他作信使好了,保證李園不會起疑心。」

    項少龍大喜道:「這就最好了!」

    鹿公沉吟片晌後,有點難以啟齒地道:「小丹真令我心煩!」

    項少龍訝道:「令孫小姐有甚麼問題呢?」

    鹿公道:「你不知道了,這幾天小丹除了你外,還找上管中邪,對他的劍法和人品氣度
讚不絕口,這小子又懂討女兒家的歡心,你說我應否心煩?」

    項少龍聽得心中一沉,皺眉道:「婚嫁之事,不是由你老人家作主嗎?」

    鹿公搖頭道:「我大秦族自古以來,一直聚族而居,逐水草以為生計。男女自幼習武,
更有挑婿的風俗,任由女子選取配得上自己的情郎,有了孩子才論婚嫁。自商鞅變法後,情
況雖有改變,但很多習慣仍保留下來,所以若丹兒真的看上了管中邪,老夫也很難阻止。」

    今次輪到項少龍大感頭痛。

    這可說管中邪打進秦人圈子的最佳方法,若給他把鹿丹兒弄上了手,成了鹿公的孫女
婿,不但使鹿丹兒當不成儲妃,亦使他的身份地位大是不同,對付起來困難多了。

    這種男女間的事,外人根本無權過問。

    管中邪無疑是很有魅力的人,就算自己亦沒有把握能在這方面勝得過他。

    苦笑道:「鹿公不是有意把孫小姐嫁入王宮嗎?」

    鹿公歎道:「這是徐先和騰勝的主意吧了!丹兒往時也有入宮陪儲君讀書,這兩天纏上
了管中邪後,便失去了這興致。呂不韋這招真辣,使我再不敢向太后提出丹兒的婚事。」

    鹿公雙目閃過殺機,沉聲道:「我派人警告了管中邪,若他真的敢碰丹兒,就算有呂不
韋作他靠山,我也要找人把他生了,但問題是幾乎每趟都是丹兒自己送上門去找他,教我無
計可施。」

    頓了頓忽道:「少龍和他交過了手嗎?」

    項少龍搖頭表示尚未交手。

    鹿公道:「此人劍術非常厲害,昨晚在送別龍陽君的宴會上,大展神威,連敗各國著名
劍手,連田單的貼身衛劉中夏都敗在他手上,大大的露了一手。現在咸陽已有傳言,說他的
劍法在你和王翦之上,嘿!好小子!」

    項少龍動容道:「鹿公看過他出手,覺得怎樣?」

    鹿公沉聲道:「他的劍法非常怪異,以緩制快,以拙克巧,比起你的劍法,可說各擅勝
場,但我卻怕你在膂力上遜他一籌。」

    項少龍開始感到管中邪對他的威脅,而這種形勢,極可能是那莫傲一手營造出來的,此
人不除,確是大患。

    假若嬴盈和鹿丹兒兩位咸陽城的天之驕女,都給他弄了上手,那他將能融入秦人的權力
圈子裡,對他項少龍更是不利。

    只要呂不韋派他再打兩場勝仗,立下軍功,就更加不得了。

    想深一層,如果自己拒絕了呂娘蓉的婚事,肯定呂不韋會把愛女嫁給管中邪,而此君將
會成為呂不韋手下的第二號人物。

    是否該把他幹掉呢?那會是非常困難和危險的事,或者要和他來一趟公平的決戰,不過
只是想起他比得上囂魏牟的神力,勝過連晉的劍法,項少龍便心中打鼓,難以堅持這「解
決」的方法。

    離開上將軍府後,他強烈地思念著妻兒和愛婢,不過礙於那拐行的左腳,怕她們擔心,
才放棄了這衝動。

    而他深心處,隱隱知道自己其實很想再見到琴清,縱使沒有肉體的接觸,只要能看到她
的音容笑貌,雅致的丰姿,已是最大的享受。

    回到烏府後,項少龍向滕荊兩人告知了鹿公府之行的情況,提到了鹿丹兒和管中邪的
事,歎道:「呂不韋這一招實令人難以招架,男女間的事誰都插手不得,最糟是秦女風氣開
放,又可自選嬌婿,連父母都管她不著。」

    荊俊聽得心癢癢地道:「鹿丹兒和嬴盈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若全被管中邪弄上手,令
人想起都心中不服氣,唉!我說起來都是個堂堂副統領,為何她們不來尋我開心呢?」

    滕翼沉聲道:「不要說這些無聊話了,在現時來說,我們根本沒有餘暇去理這方面的
事,亦不到我們理會,還有一天就是田獵大典,我們要擬好計劃,好對付那莫傲,同時要應
付呂不韋的陰謀。」

    項少龍道:「小俊摸清楚了田獵場的環境嗎?」

    荊俊興奮起來,取出一卷帛圖,攤在几上,陶方這時剛好返來,加入了他們的密議。

    荊俊解釋道:「田獵場佔地近百里,界於咸陽和梁山之間,一半是草原和縱橫交錯的河
流,其他是山巒丘谷,營地設在田獵場最接近咸陽城的東端一處高地上,涇水由東而來,橫
過北方,檢閱台就設在營地下方的大草原處,分早獵和晚獵,如要動手,當然是在有夜色掩
護時最佳了。」

    陶方擔心道:「少龍的腿傷,多少會有些影響。」

    項少龍道:「這事是鬥智而非鬥力,而且坐在馬背上,腿傷應沒有太大影響。」

    滕翼道:「田獵有田獵的規矩,首先是禁止使用弩弓,亦不准因爭逐獵物而進行私鬥,
人數方面也有限制。最受人注目是第三天的晚獵,由狩獵最豐的單位派出人選,到西狩山行
獵較量,該處盛產虎豹等猛獸,誰能取回最多的獸耳,就是勝利者。」

    所謂單位,指的是軍中的單位,例如禁衛軍、都騎軍、都衛軍便是三個獨立的單位,其
他如上將軍府、左右丞相府,都是不同的單位,用意是提拔人材,就像一場比拚騎射的考
試。

    為了展示實力和激勵鬥志,像田單這些外人亦會被邀參加,好比拚高低。

    荊俊道:「佈置陷阱並不困難,問題是如何把莫傲引到那裡去,這傢伙的壞心術最多,
恐怕很難令他上當。」

    項少龍道:「有些甚麼陷阱,可否說來聽聽?」

    荊俊精神大振道:「其中一著手段,就是把一種取自蜂后的藥液沾點在莫傲身上,只要
他經過蜂巢附近,保證可要了他的命。」

    陶方皺眉道:「若他穿上甲冑,恐怕只手臉有被螫的可能,未必能致他於死地。」

    滕翼道:「陶公有所不知了,在西狩山一處斜坡旁的叢林裡,有十多巢劇毒的地蜂,只
要叮上十來口,人就要昏迷,多幾口的話,神仙怕都難打救,問題就是怎樣誆他到那裡去,
因為他只是文官,不會直接參與狩獵,這計劃對付管中邪反容易一點。」

    陶方色變道:「這麼說,呂不韋對付少龍亦應不是太困難的了。」

    項少龍苦笑道:「只要想想那毒計是由莫傲的腦袋裡走出來,便知非是易與,看來我可
暫且拖著呂娘蓉的婚事,待殺了莫傲後,才與他計較,始是聰明的做法。」

    滕翼歎道:「三弟肯這樣做嗎?」

    項少龍雙目神光一閃道:「兵不厭詐,否則就要吃大虧,或者佯作答應後我們再利用管
中邪,破壞呂不韋這如意算盤,此事隨機應變好了。」

    陶方省起一事道:「我差點忘了,圖先著你明天黃昏時分去會他,應有新的消息。」

    滕翼長身而起道:「夜了!少龍早點休息吧!若仍走得一拐一拐的,怎樣去與圖先會
面。」

    項少龍在兩人扶持下,朝寢室走去。

    心中一片茫然。

    由與呂不韋鬥爭到現在,雖然不斷落在下風,但從沒有像這刻般的心亂如麻,無論是呂
娘蓉、鹿丹兒又或嬴盈,每個都令他大感頭痛,有力難施。

    他清楚地感覺到,即管成功除去了莫傲,這個管中邪仍有可能使他一敗塗地。

    這刻他只希望能摟著紀嫣然她們好好睡一覺,自己未來的命運實太難以逆料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