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翼聽罷,整個人呆若木,良久說不出話來。

    面對善柔時,確是沒有人不頭痛,可是自她離開後,又沒有人不苦苦牽掛著她。

    她卻在芳華正茂的時間慘遭不幸。

    善柔是這時代罕有獨立自主的女性,堅強而有勇氣,只要她想做的事,不達目的誓不干
休。

    而她正是為自己的心願而犧牲了!

    項少龍雙手捧臉,默默流下了英雄熱淚,卻沒有哭出聲來。

    這時有手下要進來報告,給滕翼喝了出去,吩咐鐵衛不許放任何人進來。

    滕翼伸手拍著項少龍肩頭,沉痛地道:「死者已矣,現在我們最重要是如何為她報仇!
我的親族等若死在田單手裡,這兩筆賬一起和他算吧!」

    當項少龍冷靜了點,滕翼道:「你猜田單會否把這事告知呂不韋,又或直接向儲君投
訴,所謂兩國相爭,不斬來使,秦人勢不能坐視田單被人襲殺。」項少龍悲慼地道:「不知
是否善柔在天有靈,在我想到她自殺之時,腦筋忽地變得無比清晰,在剎那間想到了所有問
題,才有此豪語。」

    頓了頓續道:「秦人就算派兵護送田單離去,只是限於秦境,一出秦境,就是我們動手
的良機。問題是我們先要弄清楚田單的實力,在秦境外有沒有接應他的軍隊,這事只要我找
龍陽君一問,立可盡悉詳情。」

    沉吟半晌後,歎道:「田單可說是自作孽獨善其身,沒有參加最近一次的合從。趙人固
因上趟他密謀推翻孝成而對他恨之刺骨,韓人則因與趙國太后關係密切,不會對他特別優
容。在這種種情況下,他只有取魏境或楚國兩途,前者當然近多了,卻不及楚境安全,若我
猜得不錯,他會偕同李園一齊離開,那麼我的安排就似乎應萬無一失了。」

    滕翼愕然道:「若他在秦境有秦人保護,楚境有楚人接應,我們那還有下手之機?」

    項少龍露出一個冷酷的笑容,淡淡道:「為了善柔和二哥的深仇,我將會不擇手段去對
付這惡人,首先我要設法把李園迫離咸陽,田單總不能未和呂不韋談妥便匆匆溜走。」

    滕翼皺眉道:「先不說你有甚麼方法迫走李園,你是如何知道呂不韋和田單尚未談妥
呢?」

    項少龍道:「這只是一種直覺。一來昨晚宴會時兩人仍不斷交頭接耳;又因他想借善柔
威脅我去為他做事,凡此種種,均顯示他仍有事未曾辦妥。現在多想無益,讓我們去分頭行
事,二哥負責查清楚田單身邊有多少人,我則去找龍陽君和太子丹,說不定會有意外收
獲。」

    滕翼愕然道:「太子丹?」

    項少龍道:「在咸陽城內,沒有人比他更該關心田單的生死了,不找他找誰呢?」

    再輕輕道:「派人告訴致致,今天我實在難以抽出任何時間了。」在這一刻,他下了決
心永遠都不把善柔的遇害告訴趙致。

    龍陽君見項少龍來找他,喜出望外。把他引到行府幽靜的東軒,聽畢後為他很感難過,
安慰了幾句,知是於事無補,轉入正題道:「齊國最近發生馬瘟,我看他只是想你給他一、
二千匹上等戰馬,以濟燃眉之急吧!當然,他也有可能要你做些損害呂不韋的事;對呂不
韋,他比對秦人更顧忌。只看呂不韋上場不到三年,竟為秦人多取得三個具有高度戰略性的
郡縣,可知道呂不韋的厲害,若秦國變了呂家天下,誰都要飲恨收場。」

    項少龍沉聲道:「君上會否反對我殺死田單呢?」

    龍陽君搖頭道:「不但不會,高興還來不及。你猜得對,田單將取道楚境返齊。有支一
萬人的軍隊,由他的心腹田榮率領,正在那裡等他。你須在他們會合之前,發動襲擊。除秦
國外,對我們最大的威脅就是齊人,若可除去田單,三晉無人不額手稱慶。上趟獨他不加入
合從軍,早惹起公憤,他分明是想坐收漁人之利。」

    旋又歎道:「只恨我們現在的兵力都集中防守魏秦邊境,實難抽調人手助你,大王更未
必答應。不過我可使人偵查楚境齊軍和楚人的虛實,保證準確妥當。」

    項少龍感激道:「這幫我很大的忙了。我有把握憑自己手上的力量教他死無葬身之地,
不知田單今次來了多少人?」

    龍陽君道:「在城內約有三百許人,城外駐有一支齊國騎兵,人數在千人之間,是齊軍
的精銳,若加上李園的人,總兵力將超過三千人。少龍萬勿輕敵,尤其你只能在他們離開秦
境始能動手,一個不好,就要給田單反噬一口。」

    項少龍道:「我當然知道田單的厲害,但我也有些能耐是他夢想難及的。」龍陽君怎知
他指的是二十一世紀的戰術和技術。還以為他有足夠實力,順口道:「少龍你有王命在身,
怎可隨便溜開幾個月呢?」

    這又是難以解釋的事,難道告訴他自己和儲君關係特別嗎?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我會有辦法的。」

    商量了聯絡的方法後,項少龍告辭離去,把疾風和鐵衛留在龍陽君處,徒步走往隔

    太子丹寄住的行府,向門衛報上官銜名字,不到片刻功夫,太子丹在幾名從人簇擁下,
親身出迎。

    項少龍暫時擱下徐夷亂兩次偷襲他的恩怨,施禮道:「丹太子你好,請恕項少龍遲來問
候之罪。」

    見到他不由想起了荊軻。

    若沒有刺秦一事,恐怕自己不會知道有太子丹這麼一號人物。

    風度絕佳的太子丹欣然施禮,道:「項將軍乃名震宇內的人物,燕丹早有拜會之心,只
恐將軍新拜要職,事務繁忙,才擬苦待至田獵之後,始登門造訪,將軍現在來了,燕丹只有
倒屣相迎。」

    搶前拉著他的手,壓低聲音道:「說句真心話,燕丹對紀才女花歸項府,實在妒忌得要
命。」

    言罷哈哈大笑起來。

    項少龍陪他大笑,心中有點明白,為何荊軻會甘心為他賣命了。

    能名垂千古的人物,均非簡單的人。

    太子丹又把身旁諸人介紹他認識。

    其中印象特別深刻的有三個人。第一個是大夫冷亭,此君年在四十許間,樣貌清瞿,一
對長目閃動著智慧的光芒,身量高頎,只比項少龍矮上兩寸許,手足特長,予人靜如處子,
動若脫兔的感覺,應是文武兼資的人物。

    接著是大將徐夷則,只聽名字,當是徐夷亂的兄弟,三十來歲,五短身材,但頭顱特
大,骨骼粗橫,是擅於徒手搏擊者最顧忌的那種體型。兼之氣度沉凝,使人不敢對他稍生輕
忽之心。

    另一個則是像太子丹般風度翩翩公子哥兒模樣的尤之,介紹時燕丹尊之為先生,此人只
比太子丹大上兩三歲,臉上帶著親切的笑容,給人極佳的印像。但項少龍卻看穿他是太子丹
的首席智囊。

    客氣話後,太子丹把他引進大廳內。

    分賓主坐下後,兩名質素還勝呂不韋送出的燕國歌姬的美女,到來侍候各人,奉上香
茗。

    隨燕丹陪坐廳內的除剛才三人外,還有燕闖和燕軍這兩個應屬燕國王族的將軍,侍從都
撤往廳外。

    項少龍呷了一口熱茶後,開門見山道:「小將想和太子說幾句密話。」

    太子丹微感愕然,揮退了兩名美女後,誠懇地道:「這些都是燕丹絕對信任的人,項將
軍無論說的是甚麼事,都可以放心。」

    項少龍心中再贊太子丹用人勿疑的態度。在六對眼睛注視下,若無其事道:「我想殺死
田單!」

    太子丹等無不駭然一震,目瞪口呆。只有尤之仍是那從容自若的態度。

    項少龍盯著太子丹,細察他的反應。

    太子丹眼中射出銳利的光芒,與他對視了一會後,驚魂甫定地道:「將軍有此意不足為
奇,只是為何要特別來告訴我。」

    項少龍虎目環掃眾人,緩緩道:「在解釋之前,先讓我項少龍把太子兩次派徐夷亂偷襲
小將的事一筆勾銷,俾可衷誠合作,不須互相隱瞞。」

    這幾句話更如石破天驚,連六人中最冷靜的尤之亦禁不住露出震駭神情,其他人更不用
說了。

    到此刻太子丹等當然知道董匡和項少龍二而為一,是同一個人了。

    雙方間籠罩著一種奇異的氣氛。

    好一會後,燕丹一聲長歎,站了起來一揖道:「項兄請勿怪燕丹,為了敝國,燕丹做了
很多違心之事。」

    項少龍慌忙起身還禮,心慶沒有挑錯了人。假若太子丹矢口否認,他以後都不用理這個
人了。

    兩人坐下後,氣氛已大是不同。

    冷亭眼中閃過欣賞之色,點頭道:「到這刻我才明白,為何將軍能縱橫趙魏,在秦又能
與呂不韋分庭抗禮了。」

    尤之淡然道:「項將軍知否要殺田單,實乃難比登天的事,且將軍身為秦將,此事不無
顧忌。」

    項少龍知道他在試探自己的底細,若他只是想借燕人之手去除掉田單,自己則躲在背
後,自然會教這六個人看不起他。

    說到底這仍是一宗交易,事成與否完全關乎利益的大少。

    項少龍微笑道:「現在李園和田單狼狽為奸,前者通過乃妹李嫣嫣,生下王儲,若孝烈
歸天,李園這新

    之人,不得不借助齊人之力,對付在楚國根深蒂固的春申君;田單則要借助李園之力,
拖著三晉,好讓他能向

    邦拓展勢力。故要對付田單,不得不把李園計算在內。至於秦國軍方,除呂不韋外,我
均有妙法疏通,各位可以放心。」

    太子丹吁出一口長氣道:「到現在燕丹才親身體會到項兄的厲害,對各國形勢洞察無
遺。我不再說多餘話,請問項兄如何解決楚人的問題。要知田單若與李園同行,實力大增,
到楚境時又有雙方大軍接應,可說是無懈可擊,我們縱有此心,恐怕亦難達致目的。」

    項少龍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從容自若道:「李園的事,包在小將身上,我會教他
在田獵之前,離秦返楚,破去兩人聯陣之勢,李園乃天性自私的人,自顧不暇時,那還有空
去理會自己的拍檔。」

    各人聽得一頭霧水。

    徐夷則忍不住道:「項將軍有甚麼錦囊妙計呢?」

    項少龍油然道:「請恕我賣個關子,不過此事在這兩天內將可見分曉,若我連這點小事
都辦不到,也無顏來見諸位了。」

    太子丹斷然道:「好!不愧是項少龍,假若李園果然於田獵前溜回楚國,我們便

    手合作,使田單這狗賊永遠都回不了齊境。」

    項少龍早知這結果。

    燕齊相

    ,一向水火不容,互謀對方土地,加上燕人曾入侵齊國,被田單所破,致功敗垂成,自
對田單恨之入骨,若有除去田單的機會,那肯放過。

    對他們來說,最顧忌的就是李園。

    若把李園一併殺死,等若同時開罪了齊楚兩個都比燕人強大的國家,可不是說著玩的一
回事。

    現在若少了對楚人這顧慮,事後又可把責任全推在項少龍身上,此事何樂而不為。

    項少龍與太子丹握手立誓後,匆匆趕往找鹿公,推行下一步的大計。

    自出使歸來後,他還是如此積極的去辦一件事。

    至此他才明白自己是如何深愛著善柔。

    項少龍沉聲道:「我要殺死田單。」

    鹿公嚇了一跳,駭然道:「你說甚麼?」

    這已是項少龍今天第五次說要殺死田單。第一次是當著田單本人說,接著是對滕翼、龍
陽君、太子丹,現在則在鹿公的內軒向這秦國軍方第一把交椅的上將軍說出來。

    如此明目張膽去殺一個像田單這種名震天下的人物,若非絕後,也應是空前了。

    項少龍以充滿信心和說服力的語調道:「這是唯一破去秦廷變成呂家天下的手段。」

    鹿公大惑不解道:「這與田單有甚麼關係呢?」

    項少龍淡淡道:「東方諸國最近一趟合從來攻我大秦,為何獨缺齊國呢?」鹿公露出思
索的神色,好一會後才道:「少龍是否指呂不韋和田單兩人互相勾結?」

    項少龍胸有成竹道:「以前呂不韋最怕是沒有軍功。現在先後建立東方三郡,功勳蓋
天,陣腳已穩,又受到五國聯軍的深刻教訓,故眼前要務,再非往東征伐,而是要鞏固在我
大秦的勢力,鄭國渠的事只是他朝這目標邁出的第一步。」

    鹿公聞言動容。

    這兩天他曾多次在徐先和王等軍方將領前發牢騷,大罵呂不韋居心叵測,為建渠之事如
此勞民傷財,損耗國力,阻延統一大業。

    項少龍知他意動,鼓其如簧之舌道:「所以現在呂不韋連楚結齊,孤立三晉和燕人,為
的就是由外轉內,專心在國內建立他的勢力,如若成功,那時我大秦將會落入異國外姓人手
裡了。」

    這一番說話,沒有比最後一句更能對鹿公這大秦主義者造成更大的震撼了。鹿公沉吟半
晌後,抬起頭來,雙目精芒閃動,一瞬不瞬地瞪著銅鈴巨目看著項少龍,沉聲道:「在談此
事前,我想先要少龍你解開我一個心結,為何你那麼有把握認為政儲君非是呂不韋的野種
呢?」

    項少龍心中暗喜,知道鹿公被自己打動了,所以才要在此刻弄清楚這問題,方可以決定
是否繼續談下去。

    坦誠地望著他道:「道理很簡單,因為我對此事亦有懷疑,故在呂不韋的心腹肖月漂臨
終前問起此事,他誓言政儲君千真萬確是先王骨肉,在那段成孕的日子裡,姬後只侍候先王
一人。」

    鹿公皺眉道:「我知肖月潭是誰,他應是知情者之一,只是他既為呂不韋心腹,至死為
他瞞著真相,乃毫不稀奇的事。」

    項少龍兩眼一紅,淒然道:「肖月潭臨死前不但不是呂不韋的心腹,還恨他入骨,因為
害死他的人正是呂不韋。」

    鹿公並沒有多大震駭的神情,探出一手,抓著項少龍的肩頭,緊張地道:「這事你有否
人證物證?」

    項少龍悲憤搖頭。

    鹿公放開了他,頹然道:「我們曾對此事作過深入調查,可是由於活著返來的對此事均
一無所知,屈斗祁和他的人則不知所

    ,所以雖是疑點重重,我們仍奈何不了呂不韋。不過只看你回來後立即退隱牧場,便知
不妥。」

    歎了一口氣後續道:「我深信少龍之言不假,看來再不須滴血認親了。」

    項少龍堅決地搖頭道:「不!此事必須照計劃進行,只有這樣,才可肯定儲君乃先王的
骨肉。」

    鹿公深深地看著他道:「我喜歡少龍這種態度。昨天杜壁來找我,說你在先王臨終前,
曾在他耳旁說了一句話,先王就去了,當時少龍說的是甚麼呢?」

    項少龍心知肚明杜壁是由秀麗夫人處得知此事,毫不猶豫道:「我告訴先王,假若他是
被人害死的,我就算赴湯蹈火,亦要為他報仇。」

    原本的話當然不是這樣,項少龍故意扭曲少許,避了呂不韋的名字,又變成了只是「假
設」。

    鹿公霍地立起,兩眼射出凌厲的光芒,跺足仰天一陣悲嘯,歇下來時暴喝道:「好!少
龍,你須我鹿公如何助你。」

    項少龍忙陪他站起來,恭敬地道:「呂不韋現在權勢大增,為了避免內亂,首先要破他
勾引外人的陰謀,若能殺死田單,不但對我大秦統一天下大大有利,還可迫使呂不韋窮於應
付外患,以保東方三郡,那時我們就可逐步削除他在國內的勢力了。」

    鹿公顯然心中憤然,抓著項少龍的手臂,來到後花園裡,緊繃著老臉,咬牙切齒道:
「我們何不召來大軍,直接攻入呂不韋的老巢,殺他一個片甲不留呢?只要儲君點頭,我可
輕易辦到此事。」

    項少龍低聲道:「千萬不可,現在呂不韋頗得人心,若漏出風聲,給他先發制人,就大
事不妙,說不定儲君太后都給害了。其次即管成功了,成蟲喬和高陵君兩系人馬必乘勢爭奪
王位,秦室若陷此局,再加東南六國煽風點火,大秦說不定分崩離析,三家分晉,正是可的
前車。」

    鹿公容色數變後,有點軟弱地按在項少龍肩頭上,低聲道:「說吧!要我怎樣助你
呢?」

    項少龍湧起狂喜,知道鹿公這麼的點了點頭,田單至少有半條命落入了自己的掌握之
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