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恩怨分明

    坐上解子元的馬車,聽他哼著輕鬆的調子,項少龍定下神來,回想過去這幾天內發生的
事。

    可以想像當初李園在仲孫家碰上自己時,心中是只有友倩而無歹念。直至他忍不住向韓
闖透露,才興起應否除去他這個大患的念頭。至於以後如何搭上郭開,則無從猜估了。

    他們知道龍陽君對他有特別感情,且曾後悔出賣過他,故把此事瞞著龍陽君。

    龍陽君只因找鳳菲才碰上他的。

    到韓闖親來找他,知道他會去曹秋道處偷刀時,可能仍未決心害他,尚在舉棋不定。

    可是當韓闖把這事告訴李園或郭開時,終引發了他們欲借曹秋道之手除去他的詭計。當
見曹秋道殺他不死後,韓闖知道事情已洩露出來,所以避他不見,只由李園來探他口風。

    李園不愧高手,故意暴露韓闖與郭開勾結的事,好騙取他的信心。而自己還蠢得把龍陽
君安排他逃走的事洩了出來。

    龍陽君則明知李園等人要害他,苦在無法說明,故準備不顧一切送他離開臨淄。

    只因自己反悔而拒絕了他的好意。

    若不是昨天偷聽到他們的密話,恐怕這一世都弄不清楚這其中的種種情況。

    奇怪是他只感到痛心,卻沒有恨意。

    因為誰都是迫於無奈的。

    解子元這時道:「你和許商熟識嗎?據說他是上蔡人,很有本領。」

    項少龍這才記起他是呂不韋今趟來齊的隨員,只因沒有碰頭,故差點忘記了他。點頭表
示認識。

    解子元道:「現在他和齊雨爭蘭宮媛爭得很厲害,呂不韋似乎對許商非常縱容。」

    項少龍想了想道:「若我猜得不錯,蘭官媛和許商的戀情,該是當年在咸陽開始的,
嘿,你知否蘭宮媛曾扮婢女行刺我?」

    解子元訝道:「竟有此事,不過她確曾受過訓練,身手非常了得。」

    項少龍遂把當時事情談出來,解子元神色凝重道:「那個雜耍團該是邊東山的『東州雜
耍團』,一向周遊列國表演,難怪忽然消聲匿跡,原來已全體喪身咸陽。」

    項少龍問道:「邊東山是誰?」

    解子兀歎道:「曹秋道四大弟子中,以邊東山居首,接著才是仲孫玄華、韓竭和內人。
這邊東山最擅騰挪跳躍之術,是個第一流的刺客,一向都在田單門下辦事。」

    項少龍道:「可能他也在那一役中死了。」

    解子元搖頭道:「上幾個月我還聽仲孫玄華說見過他。據說他剛到燕都刺殺了一個燕
將,燕人對他是談虎色變。上將軍雖是厲害,但暗殺是不擇手段的,不可不防。」

    項少龍苦笑道:「要刺殺我,現在是最好的機會了。」

    解子元正容道:「在這裡反不用擔心,邊東山對大齊忠心耿耿,絕不會令大王為難,但
若離開齊境就很難說。燕人稱邊東山作百變刺客,可知他裝龍像龍,扮鬼似鬼,誰都不知他
會變成什麼身份樣貌見人。」

    項少龍這時那有閒暇去理邊東山,記起張泉偷譜的事,說與解子元知道,並說鳳菲己另
譜新曲,就算她演奏出來,也打擊不了鳳菲。

    解子元憤然道:「定是齊雨指使的,此人曾追求過鳳菲,卻給拒絕,故此懷恨在心。這
可包在我身上,我解子元絕不容許媛媛作出這種羞人的事。」

    馬車開進玉蘭褸去,此時青樓尚未開門營業,偌大院落寧靜得像個隱士居住的世界,只
後院某處隱隱傳來樂聲。

    兩人走下馬車,朝後院持別宏偉的歌樂殿堂舉步走去。

    解子元低聲道:「以前大王沒那麼多病時,常愛到歌樂殿堂聽歌看舞,說歌姬在這裡都
活潑多了。當然啦,入到王宮,誰不怕出不來,無論是一時獲罪賜死好,又或給大王留下,
做了只隔一夜就給忘了的宮娥妃嬪,實際上都沒多大分別。」

    項少龍暗忖比起上來,小盤的自制力就好多了。

    解子元歎道:「大王有個願望,就是三大名姬同時在他眼前表演,所以務要我們為他辦
到。這可是他死前唯一的期待。為此才能撐到這刻,否則可能早已……嘿!」

    項少龍這才明白今趟盛事的來龍去脈,由此可知齊人不但愛空言,還愛安逸。

    這種苟安的心態,使堂堂大國不但成不了東方諸國的領袖,還不斷在破壞唯一能真正抗
秦的合從之策。


    悠揚的樂韻愈是清晰,眾姬同聲頌詠,調子擾美,項少龍也不由聽得入神。

    解子元得意道:「這就是我那晚在廂房內寫的一曲,應是小弟生平的代表作。」

    項少龍笑道:「這是否說排演已到了尾聲呢?」

    解子元哈哈一笑,跨進歌樂殿堂去。

    殿堂中心處近六十名歌姬揮揚著各色綵帶,幻出千變萬化的圖案,像一片片彩雲般環繞
中心處盛裝的蘭宮媛載歌載舞,使人見之而神迷陶醉。

    此時蘭宮媛正一人獨唱。

    看她柔較的嬌軀作出各種高難度的曼妙舞姿,歌唱出抑揚頓挫,宛如天外仙青的樂曲,
令人幾疑誤入仙子群居的仙山福地。

    佈於一隅的四十人大樂隊,正起勁吹奏,殿內充滿歡樂的氣氛。

    觀者除了齊雨並有一群十多個項少龍不認識的齊人外,赫然還有許商在其中。

    一曲既罷,齊雨等鼓掌喝采。

    蘭宮緩舍下其他人,往解子元和項少龍迎過來,笑臉如花道:「解大人和上將軍為何這
麼遲才來呢?」

    解子元不知是否記起剛才項少龍講及「偷曲」一事,告罪後把蘭宮媛拉往一角,說起話
來。

    齊雨等則朝項少龍走過來,其他歌姬,無不對項少龍露出注意神色,交頭接耳,低眸淺
笑,情意盎然。

    許商依秦法向項少龍施軍禮,肅容道:「尚未有機會正式向上將軍請安,上將軍請恕末
將無禮之罪。」

    項少龍笑道:「這處又非咸陽,一切從簡好了。」

    齊雨有點驚疑不定的偷瞥遠處正板起臉孔與蘭宮媛說話的解子元,心神不屬的對項少龍
道:「聽說上將軍對音律極有研究,未知對剛才一曲,有何評價?」

    項少龍知他是由張泉處聽到消息,心叫慚愧,正容道:「齊兄說笑了。對音律小弟乃門
外漢,不過即使不懂音律如我者,也覺剛才一曲精采絕倫,令人神馳感動。」

    在齊雨旁一名體型彪悍的年青武士插入道:「在下閔廷章,見過上將軍。」

    項少龍暗付原來你就是與麻承甲同時在齊國劍壇崛起的人物,口說幸會,留心打量了他
幾眼。

    閔廷章比較起來,要比麻承甲斯文秀氣,亦較為順眼。

    閔廷章目光落到他的百戰刀處,項少龍索性連鞘解下,遞給他過目。

    這著名劍手露出意外神色,接過後與其他好奇的人研玩起來,嘖嘖稱賞。

    剩下齊雨、許商和項少龍三人,都有點不知說甚麼才好的尷尬。

    幾名大膽的美歌姬擁了過來,爭相向項少龍招呼施禮,眉目傳情後,又笑著飄了開去。

    幸好這時解子元和蘭宮媛回來了,後者神態委屈,顯是給解子元數說一頓,但看情況她
是甘於受責的。

    齊雨用眼色向她詢問,蘭宮緩卻故意不看他,看來是把氣發洩在他身上。

    許商移到蘭宮媛旁,奇道:「媛媛似乎不開心呢?」

    蘭宮媛目光卻落在項少龍身上,道:「媛媛尚末有機會向大小姐請安,不知上將軍是否
直接回聽松院?」

    除解子元外,其他人均感愕然。

    項少龍想不到解子元對蘭宮緩這麼有影響力,微笑點頭。

    蘭宮緩問道:「可否立即起行呢?」

    齊雨等無不錯愕,不明白發生甚麼事。

    閔廷章聞言將百戰刀雙手遞回給項少龍,讚歎道:「聞說這奇兵乃上將軍親自設計,確
是巧奪天工,令我等大開眼界。」

    項少龍知道自己一刀敗走麻承甲,已贏得這個本來目空一切的劍手尊敬,謙虛幾句,待
要和解子元、蘭宮媛一道回聽松院時,閔廷章卻遨請道:「明天是稷下宮每月一趟的劍會,
上將軍可肯撥尊蒞臨,指點一下我們這些小輩?」

    項少龍露出為難之色,誠懇地道:「說實在的,這麼與曹公見面,是有點尷尬的。」

    另一人興奮地道:「曹公近十年都沒有出席劍會,上將軍可以放心。」

    項少龍暗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敷衍道:「明天再說吧!」又頓覺奇怪道:「劍會不是
在初一舉行嗎?為何推遲了?」

    齊雨道:「皆因大王壽辰,故延期舉行,還會比平時隆重,上將軍記緊要來!」

    當下有人向他說出了時間地點。

    項少龍不置可否,在齊雨和許商嫉忌的目光下,偕蘭宮緩和解子元離開。

    到了正院時,解子元表示要返官署,故不能隨行,讓出馬車,自行騎馬離去。

    項少龍想不到會和這柔骨美人單獨相處,生出戒心,道:「媛小姐坐車吧,我騎馬好
了。」

    蘭宮媛白了他一眼,淡淡道:「妾身也久未騎馬,不若就一起借馬兒的腳力吧。」

    姚勝等忙讓出兩匹健馬,蘭宮媛雖盛裝在身,但翻上馬背卻靈巧得像狸貓,惹來一陣采
聲。

    項少龍跨上馬背,與蘭宮媛並騎馳出玉蘭褸,登時吸引了街上所有行*說哪抗狻*


    姚勝派出四騎為他們開路,其他人則分佈兩側和後方,令人頗有陣仗不凡的感覺。

    蘭官媛策馬湊近他身旁道:「上將軍是否很不安呢?最後仍是要和妾身同行說話。」

    項少龍心想這該叫惡人先告狀,微笑道:「我尚沒忘記媛小姐曾想取項某人的小命
呢!」

    蘭宮媛默然片晌,輕輕道:「在這世上,有三個人是媛媛欠了人情的,上將軍有興趣聽
聽嗎?」

    項少龍道:「第一個該不難猜,是否解大人呢?」

    蘭宮媛欣然道:「和你這人說話真的可以少費很多精神。試試猜第二個吧,他是喪命在
上將軍手上的。」

    項少龍芳笑道:「難怪你要來殺我。」

    蘭宮媛若無其事道:「上將軍都是猜不到的了!那人就是囂魏牟,媛媛所以有今天,全
賴他把人家交給一個姓邊的人栽培訓練,否則說不定早餓死街頭。」

    囂魏牟其實是給滕翼活生生打死的,他當然不會說出來,恍然道:「是邊東山嗎?難怪
你的身手如此了得,他該是你第三個感激的人吧!」

    蘭宮緩出乎他意料地咬牙切齒道:「恰恰相反,他是妾身最痛恨的人,他對我做的惡事
媛媛卻不想再要提呢。」

    項少龍大訝道:「可是咸陽之行,你不是奉他之命行事嗎?」

    蘭宮媛淡淡道:「那只是一場交易,只要奴家依計行事,不論成敗,以後都再和邊東山
沒有任何關係。而妾身肯答應,亦當是報了囂魏牟的恩惠,以後再不欠他甚麼。」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確是每個人都有個曲折離奇的故事,不過你這個險冒得太大
了,嘿:想不到囂魏牟也會做過好事的。」

    蘭宮媛不屑道:「他和邊東山只是看上妾身的容貌吧,有甚麼好心腸可言。不要說他們
了!上將軍來猜猜看那第三個人是誰好嗎?」

    項少龍搖頭道:「囂魏牟我已猜不到,第三個更難猜,不過該不是我認識的人吧?難道
是田單,又或是呂不韋?」

    蘭宮媛不斷搖頭,喜孜孜的像個小女孩般道:「都不對。」

    項少龍心想這柔骨女都相當有趣,認輸道:「不猜啦!」

    蘭宮媛抿嘴淺笑道:「是項少龍I」項少龍失聲叫道:「甚麼?」

    他們一直的聲調都壓低至僅兩人可耳聞,到這失聲一叫,姚勝等才聽見,均訝然往他們
瞧來。

    蘭宮媛欣然道:「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真是你呢,自刺殺不遂後,到漏夜離開鹹
陽,我都預備會給你拿去殺頭,豈知你竟放過人家,你說蘭宮媛怎能不感激你?當時呂不韋
也說城防全是你的人,他也很難庇護我。」

    項少龍愣然半晌,道:「你不用感激我,說到底你只是一顆棋子,被人利用來對付我,
殺了你於我沒好處。」

    蘭宮媛正容道:「項少龍就是這樣一個人,田相、旦將軍等雖視你為敵人,但對上將軍
的品格卻相當敬重,反而對呂不韋頗為不屑。」

    項少龍有感而發道,「品格有個屁用,現在誰不是利字當頭,凡於我有所畏忌者,均不
擇手段要除之而後快。」

    蘭宮媛「噗哧」失笑道:「上將軍很少有用這種語氣說話的。可見你對媛媛有點改變
了。人家今趟只是借見鳳菲為掩飾,目的卻是希望有單獨與你說話的機會。

    上將軍要小心身邊這群仲孫家的武士,他們原是土匪流氓,專替仲孫龍收爛賬,我一些
好賭的姊妹給他們害得不知多麼慘。不信就留心看看,誰不在豎起耳朵來偷聽我們的密
語?」

    最後兩句她故意提高聲浪,嚇得姚驗等下意識地離開少許。

    項少龍頓感領教到她的辣處。

    三大名姬確是各有特色,其中以蘭宮媛的行事最不檢點。不知是否因少女時的不幸遭
遇,頗有點自暴自棄,對男人亦抱著遊戲的態度,但其實心底裡卻是恩怨分明,今人敬服。

    蘭宮媛發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引得路人側目時,又向他湊近點低聲道:「上將軍見媛
媛肯和齊雨這些卑鄙小人在一起,是否心存鄙視呢?唉,這世上有多少個好人,齊雨至少生
得好看,又懂哄人。不過偷曲一事人家卻是無辜的,齊雨還騙人說是他撰作的呢。」

    項少龍笑道:「這才像蘭宮媛嘛!」

    聽松院己然在望,蘭吉媛輕輕道:「上將軍要小心石素芳,她一向和蒲鵠關係密切,說
不定會視你如仇人!」

    項少龍苦笑道:「不差在多她一個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