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然諸女前往琴清處時,項少龍解下從不離身的佩劍,換上平民服飾,在家將掩護下,
溜往城北的鳳凰橋會晤圖先。

    自到邯鄲後,他一直都與權貴拉上關係,到咸陽後更是過著高高在上的生活,與平民百
姓隔著一道鴻溝,出入時前呼後擁,甚少似今趟般回復了自由身,變成了平民的一分子,分
享著他們平實中見真趣的生活。

    他故意擠入了市集裡,瀏覽著各種售賣菜蔬、雜貨和工藝品的攤肆。

    無論鐵器、銅器、陶器、木漆器、皮革,以及紡織、雕刻等手工藝,均有著二十一世紀
同類玩意所欠缺的古天趣。

    忍不住買了一堆易於帶的飾物玩意,好贈給妻婢,哄她們開心。

    市集裡人頭湧湧,佔了大半都是女子,見到項少龍軒昂英偉,把四周的男人都比了下
去,忍不住貪婪地多盯了他幾眼。

    賣手環給他的少女更對他眉目傳情,笑靨如花。

    項少龍大感有趣。想起若換了三年多前初到貴境的心情,定會把這裡最看得入眼的閨女
勾引到床上去。

    秦國女子的開放大膽,實是東南各國所不及。

    項少龍硬著心腸,不理那少女期待的眼光,轉身欲去時,人群一陣騷動,原來是幾名大
漢,正追著一個小伙子拳打腳踢,另有一位看來像是他妹妹或妻子的嬌俏女郎,哭著要阻止
那群惡漢,卻給推倒地上。

    那小伙子身手倒硬朗,雖落在下風,卻沒有滾倒地上,咬緊牙齦拚死邊退邊頑抗。

    其中一名惡漢隨手由旁邊的攤檔拿到一擔挑,正要對小伙子迎頭痛打時,項少龍來到小
伙子前,一掌把打得最凶的惡漢推得跌退幾步,張開手道:「好了!這事就到此為止,不要
再動手動腳了,若弄出人命,誰擔當得起。」

    那俏女郎乘機趕了過來,擁著被打得臉青白的小伙子哭道:「周郎!你沒事吧!」

    項少龍這才知道對方是對小夫妻,更是心生憐惜。

    那群惡漢共有七、八人,都是橫行市井的惡棍,雖弄翻了幾個攤檔,卻沒有人敢出言怪
責他們,見到有人多管事,勃然大怒,總算不過他們打鬥經驗豐富,見到項少龍高大威猛,
氣定神閒,不敢怠慢,紛紛搶來屠刀擔挑等物,聲勢地圍著項少龍。

    其中最粗壯的帶頭者暴喝道:「小子何人?看你臉生得很,定是未聽過我們咸陽十虎的
威名,識相的跪下叩三個頭,否則要你的好看。」

    項少龍沒好氣地看他一眼,懶得理他,別過頭去看後面的小夫妻,微笑道:「小兄弟沒
事吧?」

    那小伙子仍未有機會回答,他的嬌妻尖叫道:「壯士小心!」

    項少龍露出瀟的笑容,反手奪過照後腦打來的擔挑,一腳撐在那偷襲者下陰處。

    那人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嘶,鬆開擔挑,飛跌開去,再爬不起來。

    項少龍另一手也握到擔挑處,張開馬步、擔挑左右掃擊,有兩個衝上來的大漢左右耳分
被擊中,打著轉翻跌兩側。耳鼓乃人身最脆弱處,他們的痛苦完全反映在表情上。

    其他漢子都嚇呆了,那還敢動手,扶著傷者以最敏捷的方式狼狽溜掉。

    圍觀者立時歡聲雷動。

    項少龍身有要事,不能久留,由懷裡掏出一串足可買幾匹馬的銀子,塞入那小伙子手
裡,誠懇地道:「找個大夫看看傷勢,趕快離開這裡吧!」

    小伙子堅決推辭道:「無功不受祿,壯士已有大恩於我,我周良還怎可再受壯士恩
賜。」

    他的妻子不住點頭,表示同意夫郎的話。

    項少龍心中歡喜,柔聲道:「若換了我們易地而處,你又是手頭寬裕,會否做同一樣的
事呢?」

    周良昂然道:「當然會哩!」

    項少龍笑道:「那就是了!」把銀子硬塞入他手裡,大笑而去。

    在眾人讚歎聲中,他匆匆走出市集,正要橫過車水馬龍的大道時,後面有人喚道:「壯
士留步!」

    項少龍訝然轉身,見到一個衣著光鮮,腰佩長劍,似家將式的大漢趕了上來道:「壯士
剛才的義行,我家小姐恰好路過,非常欣賞,動了愛才之心,請壯士過去一見。」

    項少龍啼笑皆非,不過見此人談吐高雅,顯是在大貴人家執事。婉言拒絕道:「小弟生
性疏狂,只愛雲野鶴的生涯,請回覆貴家小姐,多謝她的賞識了。」

    言罷飄然去了。

    那家將喃喃的把「雲野鶴」這新鮮詞句念了幾遍,記牢腦內後,才悵然而回。

    圖先把項少龍領進看去毫不起眼,在橋頭附近一所佈置簡陋的民房內,道:「這是我特
別安排供我們見面的地點,以後若有事商量,就到這裡來好了!」

    項少龍知他精明老到,自有方法使人不會對這所房子起疑心,坐下後道:「呂不韋近來
對圖兄態度如何?」

    圖先淡淡道:「有很多事他仍要靠我為他打點,其中有些他更不願讓別人知道,像那批
燕女便是由我向燕國的太子丹勒索回來。說來好笑,太子丹

    本是要自己大做人情,好巴結咸陽的權貴,不幸給呂不韋知道了,只向我暗示了幾句,
我便去做醜人給他完成了心願。還裝作是與他全無關係,你說好笑嗎?」

    項少龍聽得啞然失笑,對太子丹的仇恨立時淡了不少。想起他將來會遣荊軻來行刺小盤
這秦始皇,事敗後成了亡國之奴,只感覺他不外是一條可憐吧!

    當然!他太子丹現在絕不知道未來的命運是如此淒慘的。

    圖先的聲音在他耳內響起道:「有月潭的消息了!」

    項少龍從未來的馳想醒過來,喜道:「肖兄到了那裡去?」

    圖先道:「他改名換姓,暫時棲身在韓國權臣南梁君府中作舍人,我已派人送了五十黃
金予他了。韓國始終非是久留之地。」

    項少龍同意道:「秦人若要對東方用兵,首當其衝就是三晉,其中又以韓國最危險,根
本沒有反抗之力。」

    圖先笑道:「韓國雖是積弱,卻非全無還手之力。你該知鄭國的事了,此人並不簡
單。」

    項少龍凝神一想,才憶起鄭國是韓國來的水利工程師,要為秦國開鑿一條貫通涇洛兩水
的大渠,好灌溉沿途的農田,訝道:「有甚麼問題呢?」

    圖先道:「我認識鄭國這人,機巧多智。由於韓王有大恩於他,故對韓國忠誠不貳,他
來求見呂不韋,說出大計時,我還以為他是想來行刺呂不韋的,故意不點醒這奸賊,豈知鄭
國真是一本正經地陳說渠的方法、路線和諸般好處。莫傲知道這乃增加呂不韋權力的良機,
大力聳恿之下,才有這條鄭國渠的計劃。」項少龍不解道:「既是如此,對呂不韋應是有利
無害才對。」

    圖先分析道:「或者確對呂不韋和秦人都有好處,但對東征大業卻絕對於利,沒有十年
八年工夫,尚要動員過百萬軍民,才可建成這麼一條大渠。在這樣的損耗下,秦國那還有餘
力發動東侵,充其量都是由三晉多搶幾幅就手的土地吧了!你說鄭國這一招夠不夠陰辣
呢?」

    項少龍恍然大悟。不過他雖是特種部隊出身,卻絕非好戰份子,暗忖趁小盤未正式登基
前,大家歇歇邊爭也該是好事吧!

    點頭道:「今次圖管家約我來見,就是為了這兩件事吧。」

    圖先沉聲道:「當然不是為了這些小事,呂不韋定下計劃,準備在那三天田獵期間,把
你殺死。烏廷威的失,惹起了他的警覺,知道你和他勢成水火,再沒有合作的可能性。除非
你肯娶呂娘蓉,以這方式表示屈服,否則呂不韋定不會容你這心腹大患留在世上,沒有人比
他更清楚你的厲害了。」

    項少龍暗叫好險,原來呂不韋昨天那一番話和贈送燕女,擺出與他「誤會冰釋」的格
局,只是為了安他的心,教他不會提防。自己差點上當了!

    苦笑道:「真巧!我湊巧也想趁田獵時幹掉莫傲這壞傢伙。」

    圖先笑道:「我早知你不是易相與的了。少龍看得真準,若除去此人,等若斬了呂不韋
一條臂膀。」

    項少龍奇道:「這些機密,圖兄是如何探來的呢?」

    圖先傲然道:「有很多事他還得通過我的人去做,而且他絕想不到我知道紅松林事件的
真相。更猜不到我這一向對他忠心的手下會和外人串通,有心算無心之下,當然給我看穿他
們的陰謀了。」

    項少龍點頭道:「若能弄清楚他對付我的手段,我便可將計就計了。」

    圖先搖頭道:「這事由莫傲和管中邪一手包辦,故難知其詳。最熱心殺你的人是管中
邪,一來他想取你而代之,更主要是他不想心中的玉人呂娘蓉嫁給你,若他能成為呂府快
婿,身價更是不同了。」

    項少龍歎道:「他太多心了,你應看到呂三小姐昨晚對我恨之入骨的神情了。」

    圖先笑道:「女人的心理最奇怪,最初她並不願嫁你,可是你拒絕了呂不韋的提婚後,
她反對你刮目相看。無論愛又好,恨又好,不服氣也好,總之對你的態度不同了。那天的舞
劍,是她自己向呂不韋提出來的,我看她是想讓你看看她是多麼美麗動人,好教你後悔。」

    項少龍不知好氣還是好笑,歎道:「要我娶仇人的女兒,那是殺了小弟都辦不到的
了。」

    圖先笑道:「呂娘蓉是呂不韋的心肝,若非政太子可能是他的兒子,他早把她嫁入王宮
去了。」

    看到項少龍詢問的眼光,圖先聳肩道:「不要問我政太子究竟是誰的兒子,恐怕連朱姬
都不清楚。因為她在有孕前,兩個男人她都輪番陪過。」

    項少龍心中暗笑,天下間,現在除他項少龍、滕翼和烏廷芳外,再沒有人知道小盤的真
正身份。

    項少龍前腳踏進都騎衛所,便接到儲君要召見的訊息,匆匆趕赴王宮,小盤正在書齋內
和改穿了長史官服的李斯在密議。

    見項少龍來,小盤道:「將軍的說話對毒果然大有影響,今早母后把我召去,說這傢伙
實乃難得人材,理該重用,問我有何合適位置,不用說母后是給他纏得沒有辦法,才要做點
事來討好他。」

    項少龍心中歎息,知道朱姬陷溺日深,不能自拔。

    不過也很難怪她,這美女一向重情,否則不會容忍呂不韋的惡行。而莊襄王之死,對她
心理造成強烈的打擊,使她內心既痛苦又矛盾,失去了平衡,加上心靈空虛,又知想和自己
搭上一事沒有希望,在這種種情況下,對女人最有辦法的毒自然有機會可乘虛而入了。

    她需要的是肉慾的補償和刺激!

    小盤歎道:「這傢伙終是急進之徒,當了內侍官不到幾天,已不感滿足,剛才我和李卿
商量,看看該弄個甚麼官兒給他哩!」

    說到最後,嘴角逸出一絲笑意。

    成了小盤心腹的李斯道:「照微臣看,定要弄個大得可令呂不韋嫉忌的職位給他,最好
是能使呂不韋忍不住出言反對,那就更堅定了毒要背叛呂不韋的決心了。」

    項少龍這時才有機會坐下來,啞然失笑道:「恐怕任天下人想破腦袋,也猜不到我們和
儲君商議的竟是這種事。嘿!有甚麼職位是可由官擔當,但又在權力上可與呂不韋或他的手
下發生正面衝突的呢?」

    李斯靈機一觸道:「何不把他提升為內史,此職專責宮廷與城防兩大系統都騎和都衛的
聯繫,有關這兩方面的文書和政令,均先由內史審批,才呈上給儲君定奪,權力極大,等若
王城的城守,管轄城衛的廷官。」

    小盤皺眉道:「但這職位已由騰勝負責,此人德望頗高,備受軍方尊敬,如若動他,恐
軍方會有反對的聲音。」

    李斯道:「儲君可再用升調的手法,以安騰勝之心。」

    小盤煞費思量道:「現時內廷最重要的職位,首推禁衛統領,那已由昌平君兄弟擔當,
其次是李卿的長史,負責一切奏章政令的草議,接著就是內史官了。其他掌管田獵的佐戈
官,負責禮儀的佐禮官,主理賓客宴會的佐宴官等諸職位,均是低了幾級,我倒想不到有甚
麼位置可令騰勝滿意。」

    在這些事上項少龍並沒有插口的資格,因對於內廷的職權,他可說是一竅不通。

    尚幸聽到這裡,他突然想起了包公,靈光一現道:「既有內史,自然也應有外史,這新
職等若王廷對外的耳目,專責巡視各郡的情況,遇有失職或不當的事,可直接反映給太子知
曉,使下情能上達,騰勝當對此新肥缺大感興趣。」

    小盤拍案叫絕道:「就如此辦,此事必得母后支持,呂不韋亦難以說話。不過他若是反
對就更理想了。」

    李斯讚歎道:「項大人真是思捷如飛,下官佩服之致。」

    項少龍道:「最好能在王宮內撥出一間官署,作毒辦事之所,那毒便可聚眾結黨,與呂
不韋打對台了。」

    小盤失笑道:「那不如就在新相府對面找個地方好了,打對台自然須面對著面才成。」

    三人對望一眼後,終忍不住捧腹笑了起來。

    呂不韋這回可說是作法自弊,他想出了以毒控制朱姬的詭謀,怎知不但使朱姬對他「變
心」,還培養了個新對頭出來。

    這時內侍入稟,說琴太傅來了,正在外間等候。

    小盤露出歡喜神色,先吩咐李斯如剛才商議的去準備一切,待李斯退下後,長身而起,
向項少龍低聲說心事道:「不知如何,自王父過世後,我特別歡喜見到琴太傅,看到她的音
容顏貌,心中一片平寧,有時給她罵罵,還不知多麼舒服,奇怪是以前我並沒有這種感
覺。」

    又再壓低聲音道:「除師傅和琴太傅外,再沒有人敢罵我了,先王和母后都從不罵
我。」

    項少龍忍不住緊擁著他長得相當粗厚的肩頭,低歎道:「孩子!因為你需要的是一位像
妮夫人般值得尊敬的娘親。」

    小盤身軀劇震,兩眼紅了起來,有點軟弱地靠入他懷裡,像小孩要躲進父親的保護之
下。

    項少龍明白他的心態,自充當了贏政的角式後,這孤苦的小孩很自然地把疼愛他的父王
母后當作了父母,對朱姬更特別依戀。可是莊襄王之死,卻使這幻覺破滅了。

    朱姬終是重實際的人,並不肯為莊襄王與呂不韋反目,再加上毒的插入,使小盤知道朱
姬代替不了正氣凜然的生母妮夫人。

    而琴清則成了他最新寄托這種思母情懷的理想處所了。

    項少龍亦因想起趙妮而心若刀剜,低聲道:「等心情平復後,該出去讀書了。」

    小盤堅強地點頭應是。

    項少龍放開了他,步出門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