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抵達相府,在府門處恭候迎賓的是大管家圖先。

    這老朋友覷空向他們說出了一個密約的時間地點,才著人把他們引進舉行晚宴的東廳
去。

    他們是最遲抵達的人,昌平君、昌文君、安谷全到了,出乎料外是尚有田單、李園和他
們的隨從,前者的心腹大將旦楚也有出席。

    呂不韋擺出好客的主人身份,逐一把三人引介給田單等人認識。

    項少龍等當然裝出初次相見的模樣,田單雖很留心打量他,但卻沒有異樣表情。不過此
人智謀過人,城府深沉,就算心裡有感覺,外表亦不會教人看破。

    呂不韋又介紹他認識呂府出席的陪客,當然少不了咸陽的新貴管中邪和呂雄,其他還有
莫傲、魯殘、周子桓和幾個呂氏一族有身份的人。

    莫傲似是沉默寡言的人,態度低調,若非早得圖先點破,真不知他就是呂不韋的智囊。

    李園神采尤勝往昔,對項少龍等非常客氣有禮,沒有表現出被他得到了紀嫣然的嫉忌心
態,至少是表面如此。

    項少龍心中想到的卻是嫁與他的郭秀兒,不知這壞傢伙有否善待她呢?

    感情確是能使人神傷的負擔。

    只看這宴會的客人裡,沒有包括三晉在內,可知呂不韋仍是堅持連齊楚攻三晉的遠交近
攻策略。既是如此,賓客裡理應包括燕人,可能由於倩公主之死燕人難辭其咎,呂不韋為了
免得項少龍難堪,自然要避忌了。

    各人分賓主入席。

    只看座席安排,已見心思。

    席位分設大廳左右兩旁,田單和李園分居上首,前者由呂不韋陪席,後者則以安谷作
陪,接著下來的是項少龍與管中邪,昌平君兩兄弟則分別與旦楚和呂雄共席,打下就是滕
翼、荊俊,田李的隨員和呂府的圖先、莫傲等人。

    田單首先笑道:「假設這宴會是在十天後舉行,地點應是對著王宮的新相府了。」

    呂不韋以一陣神舒意暢的大笑回答他。

    到現在項少龍仍不明白呂不韋與田單的關係。看來暗中應有勾結,否則剛來犯秦的聯
軍,就不應獨缺齊國了。

    但又或者如李斯所評,齊人只好空言清談,對戰爭沒有多大興趣。

    至於李園來自有份參戰的楚國,卻仍受呂不韋厚待,不過由於項少龍對情況瞭解,故大
約亦有點眉目。

    說到底,楚國現在最有權勢的人仍是春申君,此人雖好酒色,但總是知悉大體的人,與
信陵君份屬至交,故必在出兵一事費了很多的唇舌。

    呂不韋為了進行他分化齊楚,打擊三晉的策略,自然要籠絡李園,最好他能由春申君處
把權柄奪過來,那他便可放心東侵,不怕齊楚的阻撓了。

    田單當然不是會輕易上當的人,所以呂不韋與他之間應有秘密協議,可讓田單得到甜
頭。

    政治就是這麼一回事。

    底的交易,比戰場上的勝敗更影響深遠。

    對項少龍這知道戰國結果的人來說,田單李園現在的作為當然不智。

    但對陷身這時代的人來說,能看到幾年後的發展已大不簡單了。

    群雄割據的局面延續了數百年,很易予人一個錯覺是這情況會永無休止地持續下去。

    最好是秦國因與三晉交戰,致幾敗俱傷,那齊楚就可坐收漁人之利了。

    田單湊了過去,與呂不韋交頭接耳地說起私話來,看兩人神態,關係大不簡單。

    其他同席者趁菜餚端上來的空間,聊起來。

    項少龍真不願與管中邪說話,可是一席那五、六尺的地方,卻是避無可避。

    只聽對方道:「項大人劍術名震大秦,找日定要指點末將這視武如命的人,就當兄弟間
切磋較量好了。」

    項少龍知他說得好聽,其實只是想折辱自己,好增加他的威信。

    不過高手就是高手,只看他的體型氣度,腳步的有力和下盤穩若泰山的感覺,項少龍知
道來到這時代後所遇的人裡,除元宗、滕翼、王翦外,要數這人最厲害。

    假若他的臂力真比得上囂魏牟,那除非他項少龍有奇招克敵,否則還是敗面居多。

    那趟他能勝過連晉,主要是戰略正確,又憑墨子劍佔了重量上的便宜,才把他壓得透不
過氣來,終於落敗慘死。

    這一套顯然在管中邪身上派不上用場。

    微微一笑道:「管大人可能還不知這裡的規矩,軍中禁止任何形式的私鬥,否則就是有
違王命。」

    管中邪啞然失笑道:「項大人誤會了,末將怎會有與大人爭雄鬥勝之心,只是自家人來
研玩一下擊劍之術吧了!」

    項少龍從容道:「那是我多心了。」

    管中邪欣然道:「聽說儲君酷愛劍術,呂相恐怕項大人抽不出時間,有意讓末將侍候太
子,卻忘了末將亦是俗務纏身。不要看相爺大事精明,小事上卻非常糊塗哩!」

    項少龍心中懍然。

    呂不韋的攻勢是一浪接一浪攻來。

    先是以毒取代他在朱姬芳心中的位置,接著就是以管中邪來爭取小盤。

    呂不韋由於不知真相,故以為小盤對他的好感,衍生於小孩對英雄的崇拜。所以若管中
邪擊敗了他,小盤自然對他「變心」。

    幾乎可預見的是:呂不韋必會安排一個機會,讓小盤親眼目睹管中邪挫敗他,又或只要
迫得他落在下風,便足夠了。

    假若這全是莫傲想出來的陰謀,這人實在太可怕了。

    不由往莫傲望去,見他正陪著荊俊談笑,禁不住有點擔心,希望荊俊不要被他套出秘
密,便可酬神作福了。

    一連串清越的鐘聲響徹大廳。

    十多人組成的樂隊不知何時來到大門左旁,吹奏起來。

    眾人停止了交談,往正門望去。

    項少龍還是首次在秦國宴會上見到有人奏樂,對六國來說這是宴會的例行慣事,但在秦
國卻非常罕見。可知呂不韋越來越無顧忌,把自己歡喜的一套,搬到秦國來。

    在眾人的期待下,一群近三十名的歌舞姬,在樂音下穿花蝴蝶般踏著輕盈和充滿節奏感
的步子,走到廳心,載歌載舞。

    這批燕女人人中上之姿,在色彩繽紛的輕紗裹體裡,玲瓏浮凸的曲線若隱若現,加上柔
媚表情和甜美的歌聲,極盡誘人之能事。

    昌平君和昌文君終是血氣方剛之輩,都看呆了眼。想起呂不韋任他們挑選的承諾,不由
落足眼力,以免挑錯了次貨。

    項少龍最不喜這種以女性為財貨的作風,皺眉不語。

    管中邪忽然湊過來低聲道:「大好閨女,落到任人攀折的田地,確是我見猶憐。但想想
能把她們收入私房,再好好對待她們,也應算是善行吧!」

    項少龍大感愕然,想不到他竟說出這樣的「人話」來,不由對他有點改觀。

    燕女舞罷,分作兩組,同時向左右席施禮。

    廳內采聲掌聲,如雷響起。

    她們沒有立即離開,排在廳心處,任這些男人評頭品足。

    呂不韋呵呵笑道:「人說天下絕色,莫過於越女,照我周遊天下的經歷,燕女一點不遜
色呢。」

    那批燕女可能真如呂不韋所說,都是黃花閨女,紛紛露出羞赧神色。

    田單以專家的身份道:「齊女多情,楚女善飾,燕柔趙嬌,魏纖韓豐,多事者聊聊數
語,實道盡天下美女短長。」

    昌平君抗議道:「為何我秦女沒有上榜。」

    李園笑語道:「秦女出名刁蠻,田相在此作客,故不敢說出來吧!不過得睹寡婦清的絕
世容色後,恐怕該有秦越絕色之定論,誰可與項大人家中嬌嬈和清寡婦相媲美呢。」話裡言
間,終流露出神傷酸澀之意。

    管中邪插入道:「難怪昌平君有此抗議,據聞君上有妹名盈,不但劍術高明,還生得美
賽西子,換了我也要為好妹子大抱不平。」

    昌文君苦笑道:「不過秦女刁蠻一語,用在她身上卻絕不為過。我兩兄弟都不知吃盡她
多少苦頭了。」

    這幾句話一出,登時惹來哄堂大笑。

    項少龍愈來愈覺得管中邪這人不簡單,說話得體,很容易爭取到別人的好感,比之囂魏
牟的只知以勇力勝人,又或連晉不可一世的驕傲自負,不知高明多少倍,難怪呂不韋選了他
來克制自己。

    呂不韋笑得喘著氣道:「今趟太子丹送來的大禮,共有燕女百名,經我細心挑選後,剩
下眼前的二十八人,儘管你們閉目挑揀,都錯不了,稍後我會派人送往各位府上。如今諸燕
女給本相國退下去。」

    諸女跪倒施禮後,瞬即退走。

    昌平君等至此才魂魄歸位。

    呂不韋生性豪爽,對要籠絡者出手大方,難怪他在咸陽勢力日盛,膽敢害死莊襄王了。

    酒過三巡後,磬音再起。

    眾人都大感奇怪,不知又有甚麼節目。

    忽然一朵紅雲飄進廳來,在滾動閃爍的劍影裡,一位體態無限誘人的年輕佳麗,手舞雙
劍,作出種種既是美觀悅目,但又是難度極高的招式動作。

    她身穿黃白相雜的緊身武士服,卻披上大紅披風,威風凜然,甫進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
眼光。

    披風像火焰般燃燒閃動,使她宛若天上下凡的女戰神,演盡了女性的嬌媚和雌姿赳赳的
威風。

    劍光一圈一圈地由她一對纖手爆出來,充滿了活力和動感,連項少龍也看呆了眼。

    管中邪雙目透出迷醉之色,一瞬不瞬。

    這美人兒以劍護身,凌空彈起,連作了七次翻騰後,才在眾人的喝采聲中,再出重重劍
影,似欲退下時,忽移近項少龍和管中邪的一席前。

    在眾人驚異莫名間,兩把寶劍矯若游龍般,往項管兩人畫去。

    兩人穩坐不動,眼也不霎一下,任由劍鋒在鼻端前掠過。

    少女狠狠盯了項少龍一眼後,收劍施禮,旋風般去了。

    項少龍和管中邪對視一笑,均為對方的鎮靜和眼力生出警之心。

    眾人的眼光全投往呂不韋,想知道這劍法既好,模樣又美的俏嬌娃究竟是何方神聖。

    呂不韋欣然道:「誰若能教我送出這野丫頭,誰就要作我呂不韋的快婿了。」

    項少龍記起她臨別時的不忿眼神,立時知她是誰。

    當然是被他拒婚的三小姐呂娘蓉了。

    宴罷回府,呂不韋已早一步送來三個燕女俏歌姬。

    項少龍與滕翼商量了一會,對荊俊道:「小俊可接受其中一個,但記緊要善待她,不准
視作奴婢。」

    荊俊喜出望外,不迭點頭答應,項少龍尚未說完,他早溜了去著意挑揀。

    項少龍與滕翼對視苦笑,同時想起昌平君昌文君兩人,以呂不韋這種手段,他們那能不
對他歸心。

    項少龍向候命一旁的劉巢和蒲布道:「另兩女分歸你們所有,她們都是落難無依的人,
我要你們兩人照顧她們一生一世,令她們幸福快樂。」

    劉巢兩人自是喜出望外,如此質素的燕女,百不一見,她們應是侍候其他權貴,那輪得
到他們染指,只有項少龍這種主人,才會這樣慷慨大方,自是感激不已。

    處置了燕女的事後,項滕兩人坐下說話。

    滕翼道:「管中邪此人非常不簡單,我看他很快便能打進最重英雄好漢的秦國軍方里,
比起六國,秦人比較單純,易被矇騙。」

    項少龍歎道:「縱以我來說,明知他心懷不軌,仍忍不住有點歡喜他,今趟真是遇上對
手了。」

    滕翼道:「那莫傲才厲害,不露形,若非有圖先點醒,誰想得到他在相府這麼有份量,
這種甘於斂藏的人,才最可怕。記著圖管家約了你明天在鳳凰橋密會,應有要事。」

    項少龍點頭表示記住了,沉聲道:「我要在田獵時,佈局把這莫傲殺死。」

    滕翼皺眉道:「他定參與此會嗎?」

    項少龍肯定地道:「那是認識咸陽王族大臣的最好機會,呂不韋還要借助他的眼力,對
各人作出評估,故此他會參與應是沒有問題。而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莫傲仍不知已暴露了
底細。」

    滕翼道:「這事交由我辦,首先我們要先對西郊原野作最精細的勘察和研究,荊族的人
最擅山林戰術,只要能制做一個令莫傲落單的機會,便可佈置得莫傲像被毒蛇咬死的樣子,
那時呂不韋只可怨老天爺了。」

    項少龍大喜道:「這事全靠二哥了。」

    滕翼傷感地道:「難道二哥對倩公主她們沒有感情嗎?只要能為她們盡點心力,二哥才
可睡得安寢。」

    兩人分頭回房。

    烏廷芳等仍撐著眼皮子在候他回來,項寶兒則在奶娘服侍下熟睡了。

    項少龍勞碌了一天,身疲力累,田貞田鳳侍候他更衣時,紀嫣然低聲道:「清姊想見
你,明天你找個時間去拜候她好嗎?她還希望我和廷芳致致三人,到她處小住幾天哩!」

    項少龍聳肩道:「你們願意便成了,只不過我不知明天能否抽出時間。」

    紀嫣然道:「你看著辦吧!」

    另一邊的烏廷芳道:「你看嫣然姐今天心情多麼好!」

    項少龍奇道:「發生了甚麼事?」

    愈發標緻的趙致道:「她乾爹使人送來了一個精美的芭蕉型五絃琴,嫣然姐自是喜翻了
心兒哩!」

    項少龍喜道:「有鄒先生的新消息嗎?」

    紀嫣然欣然道:「乾爹到了巴蜀探訪華陽夫人,見那裡風光如畫,留了下來,專心著作
他的《五德始終說》,以乾爹之學,那定是經世之作。」

    烏廷芳笑道:「我們項家的才女,何時才肯動筆著書呢?」

    紀嫣然橫他一眼道:「以前我確有此意,但自遇到項少龍這命中剋星後,發覺自以為是
的見解,比起他便像螢火和皓月之爭,所以早死了這條心哩!要寫書的應是他才對。」

    項少龍心叫慚愧,扯著嬌妻,睡覺去了。

    那晚他夢到自己到了美得像仙境的巴蜀,同行的竟還有動人的寡婦清,在那裡過著與世
無爭的生活。

    轉眼又夢到病得不似人形的趙雅、渾身冒汗醒來時,老天早大放光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