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百戰立威

    抵達玉蘭樓時,仲孫龍父子早在恭侯,情意殷殷,與以前當然是天淵之別。

    今趟設宴的場所及氣派亦大是不同,仲孫龍訂的是最華麗的院落,由包括蘭宮媛在內的
八名美姬親自款待,也少不了蘭夫人從旁打點。

    蘭宮媛看到回復了原貌的項少龍,迎了上來,挽著他到上席坐下,湊到他耳旁低聲道:
「上趟明明刺中了你,為何竟絲毫沒有事的呢?」

    項少龍暗叫厲害,只這麼輕描淡寫的一問,便輕易把兩人間的仇恨化成似男女間的兒
嬉,微笑道:「媛小姐為何會聽命於田單?是否因為齊雨的關係?」

    蘭宮媛淡淡道:「媛媛身為齊人,自要為我大齊盡點心力。不過對上將軍奴家卻是非常
仰慕的。」

    此時下首的仲孫玄華哈哈笑道:「媛媛今晚移情別戀,只顧與上將軍說親密話,是否該
罰一杯?」

    蘭宮媛輕吻了項少龍的臉頰,這才媚眼斜兜了正與另一美姬打得火熱的解子元一眼,笑
靨如花的道:「移情別戀的另有其人,罰的該是解大人而非妾身呢。」

    解子元舉杯笑道:「該罰該罰。但媛媛也該罰,且須以曲代酒,哈!」

    項少龍心中好笑。解子元甫進入青樓,立時興致勃勃,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不過只要
看他能對蘭宮媛這種超級美女亦毫不留戀,便可知他只是逢場作興,不會真個沉溺於酒色歡
逐裡。

    對於三大名姬,蘭宮媛一點都不能令他生出遐想,原因或者是對她的狠辣手段深存戒
懼。說到底她大批的團友夥伴都因自己而喪身成陽,若說沒有心懷怨恨就是奇事。

    鳳菲雖對他有高度的誘惑力,但因屢次騙他,甚至下毒手殺他,亦使他心淡了。

    反是石素芳這作風特別,難以相處的美女,令他有些兒憧憬的興趣。

    嬉笑聲中,眾人舉杯對飲。

    仲孫龍坐在項少龍對席下首,正左擁右抱,向項少龍舉杯敬酒後,奇道:「二王子為何
竟會遲來了呢?」

    這間題當然沒有人能回答,解子元提議道:「不若派人去催催看?」

    仲孫玄華立即命人去辦此事,然後對項少龍道:「聽解大人說,柔師妹明天會來找上將
軍試劍。若上將軍不介意,玄華可否忝陪末席,見識上將軍的威風。」

    項少龍暗怪解子元多口,欲拒無從,只好道:「彫蟲小技,只怕不堪入玄華兄之目。」

    仲孫龍呵呵笑道:「上將軍太謙虛了!」

    項少龍心中明白,仲孫玄華這不情之請,是想來探探自己的斤兩,看看是否能在乃師劍
下保住性命。假若自己力有不逮,他們就要另想其他辦法,免得自己一命嗚呼時,那就使他
們的甚麼大計都要付諸東流。

    蘭宮媛又湊到他耳旁道:「上將軍見過曹公嗎?」

    項少龍當然不會告訴她事實,搖了搖頭,正要說話時,三個人大步走進來,其中一個赫
然是蘭宮媛的面首齊雨,另兩人年紀相若,分作武士打扮和文士裝束。

    那武士外型高大彪悍,肩厚頸粗,麻皮臉,目若銅鈴,獅子鼻,頗為醜陋,但卻非常具
有男人的陽剛氣概。

    文士裝束的男子高瘦精明,樣子很像田單,使項少龍很容易猜到他是田單的兒子田邦,
不禁大感驚愕。

    這似乎不該是他應該來的場合。

    仲孫龍等亦呆了一呆,不知怎樣應付才對。

    眾女已盈盈跪拜。

    田邦帶頭立定拱手致敬,向項少龍笑道:「田邦聞得上將軍大駕在此,特來一親顏色,
希望上將軍莫要怪我等唐突。」

    項少龍起立還禮,目光落在齊雨臉上時,這小子眼中掠過深刻的恨意,嘴角更露出一絲
冷笑道:「項兄別來無恙,聞說雅夫人客死咸陽,此事確令人遺憾。」

    項少龍明知他是故意提起雅夫人,來勾起他曾被奪愛的舊恨,心中仍忍不住抽搐了一
下,勉強一笑,沒有答他。

    那武士的態度更是囂張,抱拳道:「在下麻承甲,一向對上將軍的劍法極為神往,不知
可否在上將軍與曹公一戰前,讓在下先領教絕藝呢?」

    仲孫龍父子和解子元同時色變,麻承甲這麼公開向項少龍挑戰,不但很不給他們面子,
同時擺明認為項少龍必會命喪曹秋道之手,故現在要爭取機會。只恨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實
在很難插口。

    仲孫玄華本身亦非善男信女,暗忖只要項少龍出言婉拒,他便立即向*槌屑自*
戰,務要取他狗命。仲孫龍則心想縱使有田單庇護他,也要找人打斷他兩條狗腿。

    院內一時呈現劍拔弩張的氖氛。

    置身在二十一世紀時,項少龍便是愛撩事打架的性子,只是現在「年紀大了」,收斂了
火氣,又覺得爭鬥沒有甚麼意義,這才不願與人動手,卻絕非怕事之輩。

    現在見到田邦、齊雨和齊國著名劍手麻承甲一副欺上門來的姿態,不由火上心頭,卻竭
力壓柳,淡淡一笑道:「麻兄既然那麼有興趣,項某人陪你玩兩手也無不可,不過現在卻非
適當時候,不如……。」

    齊雨搶著截斷他道:「項兄若是等二王子,就不用費精神了,仲父和韓大人剛去見二王
子,怕二王子不能抽空來哩。」

    仲孫龍等無不色變,這豈非田健明示已投向田單和呂不韋嗎?只有項少龍推想得夠透
切,明白到田健是怕他會命喪於曹秋道之手,使他的注碼押錯了,遂暫採觀望態度,避嫌不
來出席。此刻呂不韋和韓竭自是大鼓如簧之舌,極力對他煽動。

    麻承甲呵呵笑道:「既是如此,那就請上將軍立即出劍,讓我麻承甲領教高明吧!」

    項少龍早因被韓闖、龍陽君等出賣憋了一肚子悶氣,又見田健勢利如隨風擺動的牆頭
草,現在更被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麻承甲蓄意挑釁,怒從心起,猛地脫去外袍,露出比麻承甲
更強悍的體型,喝道:「既是相迫不已,那就動手吧!」

    眾人那想得到他如此悍勇,真個立即便要出手,都大感意外。

    眾女瞧著他勁裝包裡著肩寬胸闊、腰細腿長的出眾體型,加上他那睥睨昂揚的氣概,都
露出迷醉的神色,連蘭宮媛都不例外。

    項少龍此時手握百戰刀柄,大步走出場中,形成了一股懾人的逼力。

    田邦和齊雨都有點慌了手腳,忙亂的往後退開,更添加了他猛龍出洞式的威勢。

    麻承甲亦想不到他立即便要動手,此時首當其衝,更感項少龍的威脅。

    但勢不能請對方暫停片刻,遂冷哼一聲,下意識往後退開,藉以擺開架勢。

    項少龍實戰經驗何等豐富,知道不經意間製造出先聲奪人之勢,那肯容麻承甲有喘息之
機,見他後退,仰天大笑,「鏘!」的一聲,拔出百戰寶刀,直住對方迫去。,

    刀才離鞘,堂內立時寒氣滲滲,教人心生冷意。

    麻承甲這時始記起對方用的並不是他慣於應付的長劍,心底不由更是虛怯,往後再退兩
步,好看清楚對手的兵器走勢。

    項少龍那會放過這機會,步伐沉穩的繼續前進,百戰刀往頭上舉起,左手同時握在刀把
上,暴喝道:「拔劍!」

    麻承甲立感宛如對著千軍萬馬殺過來般,倉忙應聲拔劍。

    項少龍箭步前標,已到了上方最高點的百戰刀鋒,化成寒芒,如雷電擊閃般全力往氣勢
已失,進退失據的麻承甲當頭劈去。

    麻承甲若是聰明的話,此時唯一解法,就是再往後退,甚至奔出門外,到了院落間的空
地再接戰,那就可避過這驚天動地的一刀。

    但偏是他身為挑戰者,剛才又把話說得那麼滿,此刻在眾目睽睽下,那肯在人家甫使出
第一刀便作縮頭烏龜,咬緊牙齦,揮劍橫架。

    項少龍見對方倉皇招架,用的又是單手,心中暗笑,全力下擊。

    「鏘!」的一聲。麻承甲的長劍應刀中斷,眾人齊聲驚呼時,項少龍退了開去,還劍入
鞘。

    麻承甲的臉色比死人更要難看,手持斷劍,呆若木雞的立在場中,由髮際至眉心上呈現
出一道血痕,鮮血涔涔淌下,可怖之極。

    眾人都知是項少龍手下留情,卻更驚懍項少龍刀法的尺寸和精到。

    誰猜得到只一刀就使名震臨淄的麻承甲一敗塗地?只怕連曹秋道都難以辦到。

    項少龍則暗叫僥倖,若自己用的是血浪,恐怕要費很大氣力,才可收拾此子。

    一時閒場內鴉雀無聲。

    麻承甲驀地一聲怪叫,棄下斷劍,羞愧得無地自容般狂奔而去。

    仲孫玄華長身而起,舉杯歎道:「難怪上將軍能名蓋咸陽,連師尊都動了要和你比試的
心,如此刀法,實世所罕見。」

    田邦和齊雨仍是臉如土色,有點難以相信的瞪著項少龍,啞口無言,留既不是,退更不
是,尷尬之極。

    項少龍環目掃視眾人,見人人尚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知道自己在機緣巧合下立了
威,微微一笑道:「二王子既然不來,我們不若早點回家睡覺吧!」

    剛跨進門檻,就給鳳菲召去。

    在主樓上層的小廳裡,這出色的美女正對琴發呆,見他來到,才回過神來,拉他到一角
坐下,幽幽道:「韓竭來找過人家,說盡好話,奈何我已心灰意冷,怎都聽不入耳。真是奇
怪,以前我只要想起他,心裡便甜絲絲的,現在只覺他空得個英俊的外表,為何我對他的看
法會變化得這麼大呢*俊*


    項少龍暗自心驚,只望鳳菲不是移情別戀愛上自己,試探道:「大小姐將作怎樣打算
呢?」

    鳳菲秀眸透出淒茫神色,語氣卻是出奇地平靜,柔聲道:「現在我只想靜靜過一段風平
浪靜的日子,上將軍可為我作出安排嗎?」

    項少龍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道:「只要應付過曹秋道,我立即帶你返回咸陽,在那裡
有我保護你,還有甚麼好擔心的。」

    鳳菲訝道:「我知你劍法高明,但在齊人心中,曹秋道已是天神而非凡人,為何你仍能
成竹在胸的樣子。曹秋道的劍從不留情,若你有甚麼三長兩短,人家怎……怎……唉!鳳菲
都不想活了。」

    項少龍倒沒誤會她的意思,明白她的不想活,指的是失去憑依,不如乾脆自盡。

    他當然不會逢人就和盤托出「十招之約」,微笑道:「曹秋道只是個凡人,只不過劍法
比任何人都要厲害吧!我也不是要硬充好漢的人,若沒有保命的把握,今晚就和你溜了。」

    鳳菲半信半疑道:「莫要過於自信,齊人的形容或有誇大之處,但曹秋道橫掃東南六
國,卻是不爭事實。」

    目光落到他的百戰寶刀處,輕輕道:「韓竭怕人家移情於你,說了你很多壞話,使我心
中更鄙視他。」

    項少龍早預料韓竭會如此,毫不介懷道:「誰能令全天下的人都歡喜呢?只好笑罵由
人。咦!大小姐似乎對小弟這把刀很有興趣呢?」

    鳳菲給他逗得露出笑顏,仰臉吻了他的瞼頰,暱聲道:「對你這把寶貝有興趣的是曹秋
道和齊國的劍手,我只對你這人有興趣。鬥爭仇殺有甚麼樂趣?偏是你們這些男人樂此不
疲,把我們弱質女流都牽累其中。韓竭臨行前說你可能沒命去見曹秋道,不過鳳菲卻沒給他
唬倒。」

    項少龍微笑道:「你聽過麻承甲嗎?」

    鳳菲帶點不屑的口氣道:「不但聽通,還在田單的相國府見過他,除仲孫玄華和旦楚
外,論劍術,就要數他和閔延章。」

    旋則皺眉逍:「為何提起他呢?這人相當可厭,態度囂張,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又以
為自己很受女人歡迎,我只要看到他的模樣便覺嘔心。」

    項少龍笑道:「原來你對男人的喜惡這麼強烈。不遇恐怕你有段時間會見不著他,他剛
才尋上門來挑釁,給我一刀便在他臉上留下永遠磨滅不了的回憶。」

    鳳菲失聲道:「只是一刀?」

    項少龍淡淡道:「是小弟誇大了點,我還走了幾步。」

    鳳菲倒入他懷裡,嬌笑道:「人家恨死你這得意洋洋的可憎樣兒,你卻偏是對人家不動
心。」

    項少龍坦然道:「我動心得要命,唉!誰能不對你動心呢?只是感情的擔子太重,我家
有三位賢妻,實在不敢再向別人用情。」

    鳳菲幽幽道:「人家早明白哩,雅夫人和倩公主都對你造成很大的打擊,是嗎?」

    項少龍訝道:「你怎會知道的?」

    鳳菲道:「自然有人告訴我。」

    項少龍心湖中浮現出清秀夫人的倩影,難道是她告訴鳳菲?若是如此,那這美女的內心
便非若外表般對自己的冷漠。

    鳳菲伸出纖手,撫上他的臉頰,愛憐地道:「上將軍累了,不若今晚就留宿在鳳菲處
吧!」

    項少龍正要答話,樓梯足音響起,嚇得兩人忙分了開來。

    小屏兒的聲音傳上來道:「龍陽君求見上將軍。」

    項少龍記起今晚和龍陽君的約會,心中冷笑,暗忖且看看這老朋友能找到甚麼藉口,以
取消逃走的計劃。

    鳳菲代他應了後,輕輕道:「無論是多麼晚才回來,記得來人家處。鳳菲求的非是甚麼
名份責任,只是一夕之緣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