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謁見齊王

    肖月潭神情肅穆的為項少龍回復原貌,後者亦心事重重,使房內的氣氛相當沉重。

    項少龍終覺察到肖月潭的異樣,訝道:「老兄有甚麼心事?」

    肖月潭歎丁一口氣道:「我太清楚呂不韋的為人了,他怎都不會讓你活著回到咸陽,愈
是甜言蜜語,手底下愈是狠辣厲害。」

    項少龍擔心的卻是小盤的身份危機,暗責自己確是後知後覺,一旦呂不韋和繆毒聯手,
必會想到這個破綻上去,更糟是此事連想請人幫手也不行。

    肖月潭續道:「在現今的情況下,我也很難幫得上忙。假若一提是李園、韓闖、郭開等
要對付你,再一邊的呂不韋和田單又想要你的命。你的形勢比前更凶險百倍。只要製造點意
外,例如塌屋、大浪、大風沉船,儲君便很難入任何人以罪。」

    項少龍想起龍陽君,暗忖他可能是自己唯一的救星。只不知為何他仍末有消息來,照理
他去試探韓闖後,該第一時間來告知他箇中情況難道又再有變數?口上卻反安慰肖月潭道:
「至少我在臨淄應是安全的,因為誰都不敢公然對我行兇。」

    肖月潭道:「這仍是很難說。假若田單使人通過正式挑戰的方式,把你殺死,政儲君將
很難為你報復。你的傷勢怎樣了?」

    項少龍看看銅鏡中那個親切又陌生的原貌,活動了一下臂膀道:「最多兩三天,我可完
全復原過來。」

    肖月潭道:「我不宜再常來找你,否則會惹起韓闖懷疑,唉。事情的發展,真令人擔
心。」

    此時手下來報,龍陽君來了。

    項少能在東廳見龍陽君,後者知道他要揭開了自己的身份後,閃過吃驚的神色,苦惱
道:「這樣事情會複雜多了。」

    項少龍不想再費神在此令人心煩的事上,問起他韓闖的反應。龍陽君先垂首沉吟片刻,
才抬頭瞧著他道:「曹秋道會不會碰巧是在你偷刀時剛好在那裡呢?」

    項少龍肯定的搖頭道:「絕對不會,他親口對我說得到有人盜刀的消息。究竟韓闖怎麼
說?」

    龍陽君雙目閃過不安之色,低聲道:「奴家照計劃向韓闖提出應否對付你的問題,卻給
他痛罵了一頓。看來並不是他出賣少龍,會否是少龍忘記把把此事告訴其他人呢?」

    項少龍想起肖月譚,當然立即把這可能性刪除,道:「韓闖會否高明至可識穿君上是在
試探他呢?」

    龍陽君道:「看來他並非裝姿作態,這麼多年朋友,他很難瞞過奴家,這事真教人摸不
著頭腦。」

    項少龍生出希望,假若有李園、韓闖、龍陽君站在他這一邊,他要安抵咸陽,自是輕而
易舉。

    龍陽君道:「少龍不用擔心。無論如何奴家也會站在你這一邊,不若我們今晚就走,只
要返回魏境,奴家就有方法送你回秦。」

    項少龍大為心動,道:「但鳳菲她們怎辦呢?」

    龍陽君道:「只要你留下一封信交給韓闖或李園,請他代你照顧她們,那無論他們心中
有甚麼想法,都只有照你的吩咐去行事。」

    項少龍更為意動,旋又想起道路的問題,龍陽君道:「這兩天天氣暖了點,又沒有下
雪,河水該巳解凍,我隨便找個藉口,便可用船把你送走,擔保就算事後有人想追你,亦追
你不到。」

    一來項少龍心切回家,二來臨淄實非久留之地。他終同意了龍陽君的提議,約定了今晚
逃亡的細節。此時韓竭和旦楚聯袂而至,說入宮見齊王的時間到了。

    項少龍是首次由大城進入小城,乘輿朝子城北的宮殿而去,沿途的建築又要比以民居為
主的大城建築更有氣勢。

    只見公卿大臣的宅第,各衙門的官署林立兩旁,說不盡的富麗堂皇,豪華壯觀。

    旦楚和韓竭兩人表面都裝得必恭必敬,客氣有禮,前者還負起介紹沿途景物之責。

    抵達王宮時,呂不韋和田單聯袂相迎,就足禮數。

    寒暄過後,田單不失一代豪雄本色,呵呵笑道:「無論是上將軍的朋友或敵人,無不對
上將軍佩服得五體投地。天下間若非有上將軍這等人物在。會使人大感乏味。」

    項少龍回復了往昔的揮灑自如,微笑道:「人生如遊戲,得田相有此雅量,佩服的應屬
少龍才是。」同時注意到田單已老態畢呈,無復當年之勇。

    呂不韋扮出真誠親切的模樣,道:「大家都是老朋友,大王正心急要*ン愔*
有甚麼話,就留待田相設宴款待少龍時再說吧。」

    齊襄王接見項少龍的地方是宮殿內最宏偉的桓公台,亦是三日後鳳菲表演的壽宴場所。

    桓公台是王殿區最宏偉的建築組群,位於小城北部偏西處。距小城西牆只有八十餘丈,
是一座宏偉的高台,這長方形的高台南北長達二十五丈,東西二十許丈,高度則是五丈有
余,其磅礡之勢可想而知。登上高台,可俯瞰在桓公台和金鑾殿間可容萬兵操演的大廣場。

    桓公台本身非常有特色,似若一座平頂的金字塔,台頂有兩層,東、西、北三角陡斜,
南面稍緩,建了登台石階百多級,台頂四周砌以灰磚矮花牆。台頂中間再有一個高出五尺許
的方形平台,台面鋪的是花紋方磚,典雅貴氣。

    齊王在桓公台下層的「點將殿」接見項少龍,陪著的還有大王子田生和二王子田健。

    齊襄王年在七十許間,身矮且胖,一副有神沒氣的樣子。使人擔心他隨時會撒手歸西。

    田生和田健兩位王子都是中等身材,樣貌肖似,雖五官端正,卻都是頗為平凡,望之不
似人君。比較起來。田生一副酒色過度的二世祖模樣,而田健則有精神多了。

    氣氛卻是出奇的輕鬆親切。

    禮儀過後,項少龍和呂不韋坐於齊王下首。再一邊則是田生。田健和田單。

    齊王以他那對昏花老眼仔細打量了項少龍後,在台階上的王座處呵呵笑道:「昔日張儀
作客楚國,宴會時傳看當時楚人視為鎮國之寶「和氏璧」傳來傳去,忽然不翼而飛,有人懷
疑是張儀偷的,把他打了一頓。張儀回家時,問妻子看看他舌頭還在否,說只要舌頭還在。
就甚麼都不用怕。哈……」

    眾人慌忙陪笑,但都不明白他為何會說起這故事來。

    齊王欣然道:「張儀就憑這沒有被人打斷的三寸不爛之舌,封侯拜相;項上將軍則憑手
中之劍,成了上將軍,一舌一劍,可謂先後互相輝映。」

    項少龍初次領教到齊人荒誕的想像力,應道:「大王這比喻真妙。」

    田生笑道:「不過大將軍已改用自創的長匕首,棄劍不顧哩。」

    齊王瞪了田生一眼,不悅道:「難道寡人不曉得嗎?寡人已命人去把上將軍的寶劍取回
來。」

    今次輪到項少龍大感尷尬,張口欲言,卻不知該怎說才好。難道說自己早把刀偷回來,
還給曹秋道捅了一劍嗎?同時亦明白到齊王與大王子田生的關係非常惡劣,難怪田單臨時轉
頭,改田健。不過看田單的衰老樣子,也不會比齊襄王長命多久。

    齊襄王談興極濃。侃侃而言道:「自先王提出「尊王攘夷」,我大齊一直抱著匡天下、
和合諸侯之志。至貴國商君變法,我們齊秦兩國,隱為東西兩大國,合則有利,分則有害,
其形勢顯而易見。今次仲父親臨,又有上將軍作客,我們更加多三分親近,實為最大的賀
禮。」

    殿內諸人神態各異。田生剛給王父責怪,低頭噤若寒蟬。田健則以熱切的眼神,望向項
少龍。呂不韋雖然陪笑,但神情卻不太自然。田單仍是那副胸藏城府、高深莫測的樣子。

    此時有一近臣,走上王台,跪地把一個信簡呈上齊王,還說了幾句話。

    齊王聽得臉露訝色。向項少龍望來道:「曹公說已把寶器歸還上將軍,還有帛信一封,
請寡人轉交上將軍。」

    田單大訝道:「這是甚麼一回事,上將軍見過曹公嗎?」

    項少龍大感不妥,含胡點頭。

    齊王使那內侍臣將信簡送到項少龍手上,項少龍取出帛書看後,微笑道:「承曹公看得
起,約末將於壽宴後一天在稷下學宮的觀星台切磋技藝,未將不勝榮幸。」

    田單和呂不韋喜色一閃而沒。齊王則龍軀劇震,臉色更蒼白了。

    項少龍則心中好笑,三天後他該已安抵魏境,別人就算笑自己怕了曹秋道,他也不會在
意。

    現時他最不想遇上的兩個人,一個是李牧,再一個就是這可怕的曹秋道。

    項少龍甫離桓公台。就給解子元截住,扯到一旁道:「上將軍騙得小弟好苦,原來
你……」

    項少龍先向解子元以眼色示意,再向田單、呂不韋等施禮道:「不敢再勞遠送,讓未將
自行離去吧!」

    田單道:「這幾天定要找個時間敘敘。」言罷與呂不韋去了。

    解子元細看了項少龍現在的尊容,歎道:「項兄果是一表人材,不同凡響。」

    兩人並肩朝宮門舉步走去時,項少龍淡淡道:「解兄的消息真快。」

    解子元傲然道:「宮中有甚風吹草動,休想可瞞得過我。」

    項少龍笑道:「那你知否曹秋道剛向小弟下了挑戰書,定了四日後子時在稷下的觀星台
比武,到時卻不准任何人在旁觀戰?」

    解子元色變道:「這怎辦才好?唉,你還可以笑得出來。」

    項少龍暗忖若非今晚可以溜走,便絕笑不出來。現在當然是兩回事。安慰他道:「大不
了就棄刀認輸:難道他可殺了我嗎?」


    解子元愕然道:「項兄若這麼做,不怕嬴政責怪嗎?」

    項少龍這才想起自己代表的是秦人的榮耀,棄刀認輸當然不行,但溜走卻是再一回事。

    總好過給一向劍下不留情的曹秋道一劍殺了。壓低聲音道:「兄弟自有應付之法,解兄
不用擔心。」

    解子元苦笑道:「不擔心就是假的,曹公的劍道已到鬼神莫測的境界,不知多少名震一
方的超卓劍手,對者他就像小孩碰著個壯漢,連招架之力都沒有。」

    項少龍深有同感,這時來到停車處,侍從拉開車門,讓兩人登車。

    坐好後,馬車開出。

    項少龍問道:「到哪裡去?」

    解子元道:「去見仲孫龍,他要親自向項兄謝罪。」

    項少龍心中一陣感觸。世態炎涼,人情冷暖,莫此為甚。

    一旦回復項少龍的身份,整個世界都改變了。像歌舞團上下人等立即對自己奉若神明,
紛來討好。

    反是扮作沈良時,感覺上還自然得多。

    解子元又道:「仲孫龍父子得知你是項少龍後。非常興奮。央我來求項兄一同對抗呂不
韋,有項兄說幾句話,二王子說不定會改變心意。」

    項少龍道:「解兄可否安排我在今天與二王子碰碰頭,但這並非為了他們父子,而是為
解兄做的。」

    解子元感動地道:「項兄真夠朋友,就定在今晚吧!」

    項少龍望往窗外的街道,家家戶戶都在掃雪鏟雪,嚴寒的冬天快過去了。

    仲孫龍父子在府門倒屣相迎,熱情如火。

    項少龍現在成了他們唯一的救星。

    對齊人來說,沒有比與秦國維持良好的關係更重要。如此齊國方可安心兼併宿敵燕國,
擴張領土,進而一統天下。

    田單之所以能從仲孫龍手上爭取田健,皆因他有呂不韋這張皇牌。

    假若比呂不韋對嬴政更有影響力的項少龍站到仲孫龍這邊來,田健那還用改投一向支持
他胞兄的田單。

    在這種情況下,仲孫龍自是對項少龍情如火熱。

    在大廳坐好後,仲孫龍先向項少龍致歉,要說話時,項少龍先一步道:「在公在私,我
項少龍亦會為解兄和龍爺盡心盡力,所以客氣話不用說了。」

    仲孫龍父子大喜過望。

    解子元道:「現在小弟立即入宮見二王子,安排今晚的宴會,在甚麼地方好呢?」

    仲孫龍思忖片刻,道:「不若就到玉蘭樓,會比較自然一點。」

    解子元喜上眉梢道:「那確是好地方。」

    仲孫玄華向項少龍道:「玄華精選了一批一流的劍手出來,撥給上將軍使用,他們的忠
誠都是無可置疑的。上將軍在臨淄期間,他們只會聽上將軍的差遣。」

    項少龍道:「仲孫兄想得真周到,不過此事可否明天才開始?」心想明天我早已走了。

    仲孫玄華恭敬道:「一切全聽上將軍吩咐。」

    接著皺眉道:「聽說師尊向上將軍下了約戰書,這確是令人頭痛的事。待會玄華會去謁
見師尊,看可否央他收回成命。」

    項少龍搖頭道:「不必多此一舉,令師決定了的事,連你們大王都左右不了,小弟亦想
見識曹公的絕世劍法。」

    仲孫龍緊張的道:「曹公平時雖和藹可親,但劍出鞘後從不留情,假設上將軍有甚麼損
傷,那就……唉!」

    換了末領教過曹秋道的厲害前,假如有人像仲孫龍般以認為他必輸的口氣向他說出這樣
的話,他會大為生氣。現在當然不會,笑道:「我有自保之法,龍爺不用擔心。」

    仲孫玄華靈光一閃道:「不若我和師妹一起去見師尊,他最疼愛師妹,說不定肯破例只
作為切磋玩玩了事。」

    項少龍心中再有打算,微笑道:「真的不用你們費神,仲孫兄本身是劍手,當知劍手的
心意吧!」

    仲孫玄華頹然點頭,道:「上將軍真是了得,師尊對比武這類事早心如止水,只有上將
軍才能令他動心,看來都是上將軍那把寶刀累事。」

    仲孫龍道:「項兄太出名了,我看玄華你最好去警告麻承甲和閔廷章這兩個撩事斗非的
人,他們若來挑戰項兄,是很難拒絕的。」

    仲孫玄華雙目寒芒爍動,冷哼道:「他們若想挑戰上將軍,首先要過得我仲孫玄華這一
關。」

    項少龍心想今晚即走,隨口道:「讓我試試刀也好,仲孫兄有心了。」

    仲孫玄華露出崇慕之色,肅然起敬道:「難怪上將軍能威震咸陽,只看上將軍這種胸襟
氣魄,便知上將軍刀法已達何等高深的境界,玄華甘拜下風。有機會希望上將軍也能指點玄
華兩招。」

    項少龍失笑道:「仲孫兄手癢了。還是想秤秤小弟的斤兩,看是否須向尊師求他放過
我。」

    仲孫玄華給他看破心事,老臉一紅,尷尬道:「上將軍說笑了,玄華確是誠心求教。」

    仲孫龍忽道:「我仲孫龍特借此機會,向上將軍表明心跡,對鳳菲小*惚救嗽*
不敢有非份之想。若有遠比言,教我仲孫龍暴屍荒野,請上將軍代為轉達此意,並為我仲孫
龍向大小姐致歉。」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小弟可能會先大小姐一步離開臨淄,麻煩龍爺給小弟照顧大小
姐。」

    仲孫龍拍心口保證道:「這事可包在我仲孫龍身上。請上將軍放心。」

    採花者竟成了護花人,可知世事往往出人意表。

    解子元一震道:「不若項兄在與曹公比武前,找個藉口回秦。那就不是甚麼事都可迎刃
而解嗎?」

    仲孫玄華首先贊成,提議道:「不若就說貴岳病重,那誰都不會怪上將軍失約了。」

    項少龍心中十萬個同意,暗叫英雄所見略同,欣然道:「過了今晚,看看和二王子談得
怎麼樣才說吧。」

    眾人見他沒有拒絕,登時輕鬆起來。

    項少龍起立告辭,仲孫龍「依依不捨」地直送他到大門,再由仲孫玄華和解子元兩人陪
他返回聽松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