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開心見誠

    項少龍回到聽松院,那居心叵測的池子春在主堂前迎上他道:「小人又有要事要向執事
報告。」

    項少龍虛與委蛇道:「甚麼事?」

    池子春左顧右盼後,低聲道:「不若借一步到園內說話,那就不虞給人看見。」

    項少龍皺眉道:「這麼夜了,甚麼人會看到我們?」

    池子春煞有介事的道:「其實我是想領執事到園裡看一對狗男女幽會。」

    項少龍愕然半晌,暗忖難道今早還誓神劈願的董淑貞在說謊話?壓低聲音道:「是二小
姐嗎?」

    池子春點頭道:「還有沙立,若非我一直留意谷明等人,仍不知他們安排了沙立偷進
來。」

    項少龍心中無名火起,冷冷道:「帶路!」

    池子春喜色一掠即逝,帶路繞過主堂,沿著小徑朝後園走去。

    踏入花園時,四周寂靜寧謐,明月高掛天際,卻不覺有人。

    項少龍心生疑惑,問道:「人呢?」

    池子春指著後院遠方一角的儲物小屋道:「就在柴房裡,我們要小心點,谷明等會在附
近給他們把風,執事隨小人來吧!」

    不待他答應,逕自繞過後院小亭左方的花叢,看來是想由靠後牆的小徑走去。

    項少龍大感不妥,董淑貞若有和沙立勾結,私下見面絕不稀奇。但在目前這種形勢下,
他今早又曾懷疑過她和沙立的關係,照理怎都不會仍要在這麼侷促的地方幽會。想到這裡,
腦海浮現出池子春剛才的喜色,那就像因他中計而掩不住得意之情的樣子。

    池子春走了十多步,見他木立不動,催道:「執事快來!」

    項少龍招手喚他回來,把他帶到一叢小樹後,道:「我尚有一事末弄清楚。」

    池子春道:「甚麼事?」

    項少龍指指他後方道:「那是誰?」

    池子春愕然轉身,項少龍抽出匕首,從後一把將他箍著,匕首架到他咽喉處,冷喝道:
「還想騙我,二小姐仍在她的閨房裡,我親眼看到的。」

    池子春顫聲道:「沈爺饒命,小人不知二小姐返回房間了。」

    只這句話,便知池子春心慌意亂,根本份不清楚項少龍只是詐語。

    項少能以毫無情緒的語調冷冷道:「誰在那裡伏擊我,只要你敢說不知道。我立即割開
你少許咽喉,任你淌血致死。」

    池子春的膽子比他預估的小許多,全身打震,哆嗦道:「沈爺饒命,是沙立迫我這麼做
的。」

    項少龍想起仲孫玄華對他們的事瞭如指掌,心中一動問道:「仲孫龍派了多少人來助沙
立?」

    池子春完全崩潰下來,顫聲道:「原來沈爺甚麼都知道,小人知罪了。」

    項少龍終弄清楚沙立背後的指使者,整個人輕鬆起來,沙立若非有人在他背後撐腰,祝
秀貞和董淑貞怎會將他放在眼內。跟紅頂白如谷明、富嚴之徒,就更不會聽他的命令。

    若非身上負傷,這就去狠狠教訓沙立和那些劍手一頓。可是不借這機會懲治他們,又太
便宜這些卑鄙之徒。

    項少龍抽出池子春的腰帶。把他扎個結實,又撕下他的衣服弄成布團塞滿他的大口,才
潛出去,采再一方向往柴房摸去。

    潛蹤匿隱本就是他特種部隊的例行訓練,直到迫至柴房近處,敵人仍一無所覺。

    項少龍留心觀察,發覺柴房兩扇向著花園的門窗,都半敞開來。屋頂處則伏了兩人,都
手持弓箭,假若自己冒然接近,不給人射個渾身都是箭矢才怪。再留心細看,連樹上都藏了
人,確是危機四伏。

    項少龍心中好笑,閃到柴房後,悄悄把後面一扇窗的窗門以匕首挑開,再將窗門推開少
許,朝內望去。

    很快他便習慣了柴房內的黑暗,借點月色,隱約見到每面窗前都伏有兩人,正嚴陣以待
的守候著。

    沙立的聲音響起道:「池子春那狗奴才怎樣辦事的,和那狗雜種躲在那裡幹甚麼?」

    再一人沉聲道:「似乎有些不妥。」

    項少龍沒有聽下去的閒情,躲到一旁打燃火熠,再竄到窗旁,采手朝其中一堆似是禾草
的雜物拋下去。

    驚叫聲在屋內響起,一片慌亂。

    木門敞開,數名大漢鼠竄而出,往後院門逃去。

    項少龍後屋後撲出,大喝道:「哪裡走!」


    認準沙立,匕首擲出。

    沙立慘嚎一聲,仆倒地上,小腿中招。

    樹上的人紛紛跳下,加入逃跑的行列,轉瞬由後門逸走。

    項少龍施施然走出去,來到沙立躺身處,用腳把他挑得翻轉過來。

    沙立慘叫道:「不要殺我!」

    柴房陷在熊熊烈焰中,將沙立貪生怕死的表情照得絲毫畢露,醜惡之極。

    鳳菲大發雷霆,將所有與沙立勾結和暗中往來者立即清洗出歌舞團。沙立則給五花大
綁,扎個結實,準備明早送上齊王,務要求個公道。

    沙立被押走時,已過二更,鳳菲請項少龍隨她回閨樓,到了樓上的小廳時,鳳菲語帶諷
刺道:「沈執事不是病得爬不起來嗎?為何轉眼又和解子元溜了出去混,更大發神威,擒凶
懲惡?」

    項少龍疲態畢露的挨坐席上,淡淡道:「剛才我見到你的情郎。」

    鳳菲背著他瞧往窗外,平靜答道:「由今晚開始。鳳菲再沒有情郎,以後都不會有。」

    項少龍感受到她語調裡哀莫大於心死的意態,歎道:「不是這麼嚴重吧」

    鳳菲搖頭道:「你不明白的了。我曾向他提及仲孫龍的事,請他憑仲孫玄華師兄弟的身
分,說幾句話,卻給他一口回絕,並明言不會私下去見仲孫玄華。唉!」

    接著幽幽道:「鳳菲現在已心灰意冷,只想找個隱僻之地,靜靜度過下半生,甚麼風
光,都一概與我無關。」

    項少龍苦笑道:「這正是本人的夢想,我對戰爭和仇殺,早深切厭倦。」

    鳳菲別轉嬌軀,狠狠盯著他道:「終於肯說出真心話了嗎?鳳菲早知你是這樣的人。」

    項少龍淡然道:「甚麼人也好,假設大小姐肯答應讓二小姐作接班人,我可保大小姐完
成你這夢想。」

    鳳菲哂道:「你憑甚麼可保證能辦到呢?」

    項少龍微笑道:「項少龍這三個字夠了嗎?」

    鳳菲香軀劇震。秀眸烈射出不能相信的神色,呆瞪了他好半晌,頹然倒坐,嬌呼道:
「這不是真的?」

    項少龍苦笑道:「若不是我,今天大小姐來探病時,小弟又怎會見毒指環而色變,趕著
將韓竭見仲孫玄華的事說出來。」

    鳳菲羞慚垂首,六神無主的道:「鳳菲那樣對你,為何你仍肯幫人家呢?」

    項少龍道:「大小姐本身絕非壞人,只是慣了與對大小姐有狼子野心的人周旋,故不敢
輕易信人吧!」

    鳳菲幽幽道:「人家現在該怎辦才好。」

    項少龍道:「呂不韋今晚已認出沈良就是項少龍。我再隱瞞身份對自己實有害無益,明
天我索性以項少龍的身份,晉見齊王,那時誰想動你,均須考慮後果。」

    鳳菲一震道:「你不怕會人加害嗎?」

    項少龍哈哈笑道:「若我在這裡有甚麼事。齊人不能免禍。我已厭倦了左遮右瞞的生
活,現在歸心似箭,只想盡早回家與妻兒相聚。大小姐若要在秦國找個安居的地方。我保證
可給你辦到。」

    鳳菲垂下熱淚,低喟道:「鳳菲的心早死了,一切就聽上將軍的安排吧!」

    翌晨項少龍尚未睡夠,就給人喚醒過來,說仲孫玄華在大廳等候他。

    項少龍記起沙立的事,心中明白,出廳見仲孫玄華,果然他客套一番,立即切入正題
道:「小弟有一不情之請,萬望沈兄給點面子我仲孫家。」

    項少龍心中明白,知他昨晚見呂不韋如此對待自己,已覺自己大不簡單,又發覺解子元
和他項少龍交情日深,就生出退縮之意,再不斤斤計較飛刀之事,樂得做個順水人情,微笑
道:「仲孫兄既有這話,我沈良怎敢計較,沙立就交回仲孫兄,其他話都不必說了。」

    仲孫玄華那想得到他這麼好相與,伸出友誼之手道:「我交了沈兄這位朋友。」

    項少龍采手與他相握道:「小弟一直都當仲孫兄是朋友。」

    仲孫玄華尚要說話,費淳神色慌張地來報導:「秦國的仲父呂不韋爺來找執事!」

    仲孫玄華想不到呂不韋真的來找項少龍,而且是在項少龍明示不想見他的情況下,大感
愕然,呆瞪項少龍。

    項少龍拍拍他肩頭道:「仲孫兄該猜到沈良是小弟的假名字,遲點再和仲孫兄詳談
吧!」

    仲孫玄華一面疑惑的由後廳門溜了。

    呂不韋的大駕光臨,令整個歌舞團上上下下震動起來,惟隻鳳菲心中有數,其他人都是
不明所以。

    這名震天下的秦國仲父甫進門便要求與項少龍單獨說話,其他人退出廳外後,呂不韋喟
然長歎道:「少龍真厲害,竟能化身沈良,躲到了臨淄來。」

    項少龍淡淡道:「仲父怕是非常失望吧?」

    呂不韋雙目寒芒一閃,盯著他道:「少龍何由此言,儲君不知多麼擔心你的安危,現在
給老夫遇上少龍,自會全力護少龍返回咸陽。今次來只是看少龍的意向為何。」

    項少龍斷然道:「此事遲一步再說,現在我再沒有隱瞞身份的必要。*氏肭脛*
父正式向齊王提出本人在此的事,好讓我能以本來身份向他請見。」

    呂不韋沉吟片晌,又歎了一口氣道:「為何我們間的關係會弄至如此田地?」

    項少龍語帶諷刺道:「似乎不該由未將負責吧?」

    呂不韋道:「是我錯了,只不知事情是否仍有挽回的地步。只要我們同心合力輔助政儲
君,天下實我大秦囊中之物。」

    項少龍心中大懍。

    他太清楚呂不韋的性格,堅毅好鬥,無論在甚麼情況下絕不會認輸,更不肯認錯。現在
肯這麼低聲下氣的來說話,只代表他再有一套撒手鑭,故暫時要將自己穩住。

    那會是甚麼厲害的招數?項少龍淡淡道:「由始至終,我項少龍都是愛好和平的人,只
是被迫應戰。我們之間的事已非只憑空口白話可以解決的了。」

    呂不韋裝出誠懇的樣子道:「本仲絕不會怪少龍會這樣想。當日本仲想把娘蓉許配少
龍,正是表示想修好的誠意。只因這刁蠻女兒不聽話,才使事情告吹。」

    頓了頓凝望他緩緩道:「現在本仲就去把少龍的事告知齊王,少龍好好想想本仲剛才的
話。但無論少龍怎樣不肯原諒我,本仲決定放棄與少龍的爭執,讓時間來證明這事好了。」

    呂不韋走後,項少龍仍呆坐席上。

    他可以百份百肯定呂不韋有了對付他的殺著,才有這麼矯情作態,假若不能識破他的手
段,說不定又會一敗塗地。

    但只是殺死他項少龍,一日有小盤在,呂不韋仍末算獲得全勝,想到這裡,登時渾身出
了一身冷汗。

    他已猜到呂不韋的撒手鑭是甚麼了。那就是他項少龍和小盤唯一的致命破綻,小盤的真
正身世。

    若繆毒由朱姬口中得知過程,又由朱姬處得到那對養育「真嬴政」的夫婦的住址,把他
們帶返咸陽,抖了出來,不但小盤王位難保,他項少龍更犯了欺君大罪。

    不過回心一想,若此事真的發生,歷史上就該沒有秦始皇。

    現在就算猜到呂不韋其有這麼一著撒手鑭。在時間上已來不及阻止,只好聽天由命,信
任歷史的不能改移。

    想雖這般想,但心中的焦慮,卻使他煩躁得差點要捶胸大叫,以渲洩心中的不安。

    此時鳳菲來了,柔順的坐到他身旁,低聲道:「現在就和淑貞她們說清楚好嗎?」

    項少龍壓下波蕩的情緒,點頭同意。

    歌舞團的事在幾經波折下完滿解決,但他自己的事,卻是方興未艾,刻下他已完全失去
了留在臨淄的心情,只希望能盡早趕返咸陽,與小盤一起應付這個「身份危機」何時才能有
安樂的日子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