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死邊緣

    走了十來步,項少龍雙腿一軟,倒在雪園裡,中劍處全是斑斑血漬,滲透衣服,這時始
感到劇痛攻心。

    他勉力爬起來,腦際一陣暈眩,自知剛才耗力過巨,又因失血的關係,再沒有能力離開
這裡。

    假若留在這天寒地凍的地方,明天不變了僵直的冰條才怪。

    遠方隱有人聲傳來,看來是兩人的打鬥聲,驚動了宮內的人,只因曹秋道的嚴令,故沒
人敢過來探查吧!

    項少龍取出匕首,挑破衣衫,取出肖月潭為他旅途預備的治傷藥敷上傷口,包紮妥當,
振起精神,爬了起來。

    先前的人聲已然斂去,一片沉靜。

    項少龍把血浪棄在一處草叢內,把百戰刀綁好背上,忍著椎心的痛楚,一步高一步低的
往外圍摸去。

    經過了數重房舍,項少龍再支持不住,停下來休息。心想這時若有一輛馬車就好了,無
論載自己到哪裡去,他都不會拒絕。以他目前的狀態,滑雪回咸陽只是癡人作夢。

    想到這裡,忙往前院的廣場潛去。

    照一般習慣,馬兒被牽走後,車廂都留在廣場處,他只要鑽進其中一個空車廂,捱到天
明,說不定可另有辦法離開。

    片刻後他來到通往前廣場的車道上,四周房舍大多烏燈黑火,只其中兩三個窗子隱透燈
光,不知是哪個學士仍在燈下不畏嚴寒的努力用功。

    項少龍因失血耗力的關係,體溫驟降,冷得直打哆嗦,舉步維艱。

    就在這刻,車輪聲由後傳來。

    項少龍心中大訝,這麼夜了,誰還要乘車離宮呢?忙躲到一旁。

    馬車由遠而近。正是韓竭的座駕,項少龍還認得那御者的裝束。

    項少龍叫了聲謝天謝地,趁馬車過時閃了出去,奮起餘力攀上車頂,任由車子將他送返
臨淄古城。

    當夜他千辛萬苦才摸近聽松院,倒在席上立即不省人事,直至日上三竿,仍臥在原處,
喚醒他的是肖月潭,駭然道:「你的臉色為何這麼難看?」

    項少龍苦笑道:「給曹秋道刺了一劍,臉色怎會好看。」

    肖月潭失聲道:「甚麼?」

    項少龍把昨晚的事說出來,然後道:「現在終於證實了兩件事,首先是鳳菲的情郎確是
韓竭,其次就是韓闖出賣了我。」

    肖月潭苦惱道:「以你目前的狀態,能到哪裡去呢?」

    項少龍道:「有三天時間我就可復原,屆時立即遠走高飛,甚麼事都不管。」

    肖月潭道:「讓我去告訴其他人說你病了。這三天你盡量不要離開聽松院,這裡總比外
面安全。」

    項少龍苦笑道:「希望是這樣吧!」

    肖月潭走後,項少龍假裝睡覺,免得要應付來問病的人。

    午未之交時,肖月潭回來為他換傷藥。低聲道:「真奇怪,稷下學宮那邊沒有半點消
息,好像昨晚從未發生過任何事情,但至少他們該傳出百戰刀不見了的事。」

    項少龍沉吟道:「你看曹秋道會杯猜出昨晚偷刀的人是我項少龍呢?」

    肖月潭拍腿道:「該是如此,只有慣用百戰刀者才可把該刀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亦
只有項少龍方可把曹秋道殺得一時難以反擊。」

    旋又皺眉道:「若曹秋道把你在此地的事告訴齊人,將使事情變得更複雜。」

    項少龍道:「橫豎我都要走的,有甚麼大不了。最精采是沒有人敢明目張膽來對付我,
像韓闖便要假借他人之手夾殺我。」說到這裡,不由歎了一口氣。被好朋友出賣,最今人神
傷心痛。

    肖月潭明白他的感受,拍拍他道:「李園他們有沒有遣人來探聽消息?」

    項少龍搖頭道:「照道理李園知道我曾找他,怎都該來看看我有甚麼事。」

    肖月潭沉吟片刻,道:「或者他是問心有愧,羞於面對你。唉!曹秋道真的那麼厲害
嗎?」

    項少龍猶有餘悸道:「他的劍術確達到了突破體能限制、超凡入聖的境界,我對著他時
完全一籌莫展,只有挨打的份兒。」

    肖月潭道:「你知否一般所謂高手與他對陣,連站都站不穩,不用動手就要擲劍認
輸。」

    項少龍感同身受道:「我也有那種感覺。」

    肖月潭思索道:「假設打開始你用的是百戰刀,勝負會是如何呢?」

    項少龍苦笑道:「結局可能是連小命都不保。」


    肖月潭訝道:「你這人是真正的謙虛,且不把勝負放在心上。照我看你落在下風的最大
原因,是因知道被好友出賣,心神震盪下無法凝起鬥志,又一心想溜,所以發揮不出平時一
半的實力。假若換了環境,用的又是百戰寶刀,你當是曹秋道的勁敵。」

    項少龍的自信早在昨晚給曹秋道打跑,歎道:「現在我只想有那麼遠逃那麼遠,以後都
不再回來。以前無論在多麼凶險惡劣的情況下,我都沒有想過會死,但曹秋道那把劍卻似能
不住撩起我對死亡的恐懼。劍道達到這種境界,確是使人驚佩。」

    肖月潭歎了一口氣,岔開話題道:「鳳菲來過沒有?」

    項少龍答道:「所有人都來過,就只她不聞不問,我對她早心淡了。」

    這時董淑貞知他「醒」過來,要來見他,肖月潭乘機離去。

    這美女蓮步姍姍的在榻沿坐下,仲手撫上他臉頰,秀眸射出深刻的感情,幽幽道:「好
了點嗎?唉!好好一個人,怎會忽然病倒呢?」

    項少龍很想質問她為何會搭上沙立這卑鄙小人,終還是忍下這衝動,有神沒氣道:「這
事要問問老天爺才成。」

    董淑貞忽伏在他胸膛上,悲切的哭起來。

    項少龍明白她的心情,伸出沒受傷的左手,撫上她香肩,愛憐地道:「這豈是哭泣的時
候,二小姐為了自己的命運,必須堅強起來。」

    董淑貞淒然道:「我的命運,只能由你們男人來決定,現在你病得不明不白,教人家怎
辦?」

    項少龍氣往上湧,哂道:「又不是只得我一人幫你,二小姐何用淒惶至此?」

    董淑貞嬌軀一顫,坐直身體,淚眼盈盈地愕然道:「你這麼說是甚麼意思,我和秀真現
在只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絕沒有三心兩意。」

    項少龍不屑道:「若是如此,昨天為何仍要和沙立暗通消息?」

    董淑貞惶急道:「這是誰造的謠,若我或秀真仍有和沙立勾結,教我們不得好死。」

    項少龍細審她的神色,知她該非做戲,心中大訝,同時省悟到池子春是沙立的人,故意
說這些話,既可誣陷董祝兩女,又可取得自己的信任,以進行某一陰謀。自己竟差點中計。

    不過另一個頭痛的問題又來了,若兩女的命運全交在自己手上,他怎還能獨自一走了
之。但現在他是自身難保,那有能力保護她們。

    董淑貞秀眸淚花打轉,滾下兩顆豆大的淚珠,苦澀的道:「我和秀真現在都是全心全意
信任你,你……」

    項少龍伸手按在她豐潤的紅唇上,截斷她的話,低聲道:「你有沒有法子通知龍陽君,
教他來見我。」

    董淑貞點頭道:「我明白了,此事淑貞可立即去辦,絕不會教人知道。」

    董淑貞去後,似對他不聞不問的鳳菲來了。不知如何的,項少龍感到她的神情有點異
樣,眼神裡藏著一些他難以明白的東西。

    她以慣常優美動人的風姿,坐在他旁,探出右手。撫上他的額頭,柔聲道:「幸好只是
有點熱,有言先生為你診治,很快該可痊癒。」

    項少龍想起韓竭,歎了一口氣道:「多謝大小姐關心,歌舞排練的情況如何了?還有五
天就是齊王壽宴舉行的時候呢。」

    鳳菲苦澀地道:「聽你說話的口氣,就像個陌生人般,我們的關係為何會弄成這樣子
的?」

    項少龍這時才發覺她的鬢髮有點凌亂。一副無心打理的模樣,舉手為她整弄秀髮,順口
道:「小屏兒今天沒為你理頭梳妝嗎?」

    鳳菲苦笑道:「聽到你好生生一個人會忽然病倒,那還有甚麼心情。」

    說到這裡,自然地舉起一對纖手撥弄秀髮。

    項少龍的目光首先落在她因舉手而強調了酥胸玲瓏浮凸的線條上,接著目光上移,立時
給她纖指上精緻的銀指環吸引了整個心神,心中劇震。

    鳳菲停止了理發的動作,訝道:「你的臉色為何變得這麼難看?」

    項少龍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

    這銀指環正是那只暗藏毒針的暗殺利器,當日在咸陽醉風樓,鳳菲曾向他坦然承認有人
教她以此環來毒殺他項少龍,她又將指環棄於地上,以示打消此意。現在這危險的指環忽然
出現在她的玉指上,不用說是韓竭逼她來殺自己,以顯示她對韓竭的忠誠,難怪她的神情這
麼有異平常。

    鳳菲當然不知他看破了它的陰謀,微嗔道:「為何不答人家?」

    項少龍壓下心中波濤洶湧的情緒,同時大感頭痛。

    假若鳳菲以環內的毒針來刺他,他該怎辦呢?

    這一針他當然不能硬捱,但若揭破,等若告訴她自己就是項少龍,這情況確是兩難之
局。

    在他呆若木頭時,鳳菲撲在他胸膛上,淒然道:「為何鳳菲竟會在這種情況下遇上你這
個人?」

    項少龍知她是有感而發,不過他關心的卻是她玉指上的殺人凶器,忙一把抓著地想摟上
他脖子的「毒手」,同時分她神道:「為何大小姐會看上*嫌醃訊就∩睇挕h*
人呢?」

    鳳菲心中有鬼,嬌軀猛顫,坐直身體,又把「毒手」抽回去,裝出生氣的樣子怒道:
「不要胡猜好嗎?人家根本不認識韓竭。」

    項少能把心神全放在毒指環上,嚴陣以待道:「還要騙我,大小姐想不想知道昨晚韓竭
送你回來後,去了見甚麼人?」

    他這話只是順口說出來,但話出口時,才心神一顫。

    仲孫龍不是欲得鳳菲而甘心的人嗎?韓竭去見仲孫龍的兒子,是否有甚麼問題?

    鳳菲「啊」的一聲叫起來,瞪著他啞口無言。

    項少龍放下心來,知她絕不會在未弄清楚韓竭去見的是甚麼人前暗算自己。微微一笑
道:「大小姐若仍否認,我們就不用談下去。」

    鳳菲垂下俏臉,低聲道:「他去見誰呢?」

    項少龍淡淡道:「是仲孫玄華。」

    鳳菲失聲道:「甚麼?」

    項少龍伸手拍拍她的臉蛋,含糊地道:「大小姐好好的去想吧!我累得要命,須睡他一
覺。只有在夢中,我沈良方可尋找躲避這充滿欺詐仇殺的人世的桃花源。」

    鳳菲愕然道:「甚麼是桃花源?」

    項少龍將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娓娓道出,但人物和時代當然順口改了。

    鳳菲忽地淚流滿臉,想說話時泣不成聲,再次撲入項少龍懷裡,悲切道:「人家現在該
怎辦才好?」

    項少龍坦白道:「此事還有待觀察,韓竭去見仲孫玄華,並不代表甚麼,大小姐可否給
點時間小人去查看查看。」

    鳳菲搖頭道:「但他至少該告訴我會去見仲孫玄華啊!」

    項少龍歉然道:「很多男人都慣了不把要做的事情說給女人聽的。」

    鳳菲默然片晌,才幽幽道:「若換了是別人,在這種情況下,是絕不會為韓竭說好話
的。唉!沈良啊!你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項少龍苦笑道:「你還不明白嗎?我只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傻瓜,明知大小姐騙我害我,
仍不忍見你傷心落淚。」

    鳳菲坐直嬌軀,任由項少龍為她拭掉淚珠,神情木然。

    項少龍不知該說甚麼才好,幸好龍陽君來了,打破了這僵局。

    當鳳菲的位置換上龍陽君後,項少龍若無其事道:「我差點給韓闖害得沒有命見君
上。」

    龍陽君駭然道:「這話怎說?」

    項少龍知道龍陽君由於對自己的「感情」,絕難作偽,判斷由他真不知道此事,遂把昨
晚的事說出來。

    龍陽君不斷色變,沉吟片晌,斷然道:「雪剛停了,待這兩日天氣好轉後,奴家立即護
你離開臨淄。」

    項少龍道:「此事萬萬不可,否則君上將難逃貴國罪責。我現在只想知道韓闖有沒有將
我的事告訴郭開。」

    龍陽君道:「這事可包在我身上,現在回想起來,韓闖確曾在言語上向我試探,這賊子
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其教人鄙視。」

    項少龍道:「我卻不會怪他,他這麼做實是迫於無奈,憑著大家的交情,應付他亦不困
難,最怕是他通知了郭開,那就危險多了。」

    龍陽君站起來道:「奴家立即去查,只要我向韓闖詐作想害你,保證他甚麼都說出
來。」

    龍陽君去後,項少龍心情轉佳,傷勢竟像立即好了大半。

    這一著他是押對了。

    以龍陽君和他的交情,很難狠下心來第二次害他。

    想著想著,沉沉睡了過去,給人喚醒時,已是黃昏時分。

    解子元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