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惡煞臨門

    鳳菲雖不肯承認,但項少龍幾可肯定她的情郎必是韓竭無異。

    可以想像鳳菲在咸陽認識韓竭,兩人熱戀起來,但卻明白若讓呂不韋或繆毒知道的話,
必會從中阻撓。最糟是呂不韋和繆毒暗中勾結,那就算繆毒點頭也沒有用處。

    所以兩人相約來齊,進行例如私奔等諸如此類的大計。因為韓竭乃曹秋道的得意弟子,
放大條道理可陪呂不韋前來臨淄。

    在這種情況下,項少龍這執事的作用就大了。因為鳳菲需有人為她安排和掩飾。以使她
能安然離齊。

    既然鳳菲的情人是韓竭,那當日鳳菲要殺他就該是繆毒和呂不韋聯合策劃的陰謀。鳳菲
臨時改變主意,皆因生出要與韓竭遠走高飛之意,故犯不著冒這個殺身之險。

    再往深處推想,鳳菲說不定是奉田單之命。再由呂不韋安排她以毒指環來加害自己,只
要是慢性毒藥,多日後他項少龍才毒發身亡,又或毒盲眼睛諸如此類。陰謀得逞之後,那時
鳳菲早安然離開了。

    項少龍雖仍未清楚其中細節,但有信心把握了大概的情況。

    尚未步出前廳。碰上來找他的肖月潭,兩人避到幽靜的東廂去。

    項少龍道:「有沒有辦法給我弄一分稷下學宮的地形圖?」

    肖月潭嚇了一跳道:「你要來作甚麼?曹秋道可不是好惹的。」

    項少龍道:「我只是去把自己的東西偷回來,齊王將我的百戰刀賜了給曹秋道。掛在稷
下學宮的主堂裡。」

    肖月潭道:「我正想來告訴你這件事,誰說給你知的?」

    項少能把今早韓闖來找他的事說出來。肖月潭眉頭大皺,沉吟良久。

    道:「少龍勿要怪我多言,韓闖這人我知之甚深。既好色又貪心,自私自利,為求目
的,做事從不講原則。就算你對他曾有大恩,亦毫無分別。」

    想起今早韓闖誠懇的樣子。項少龍很難接受肖月潭這看法,但肖月潭又是一番好意,一
時使他說不出話來。

    肖月潭語重心長的道:「少龍萬勿鬆懈下來,你現在只是由一極險惡形勢,轉到了另一
種險惡形勢裡。若我是你,就絕不相信三晉的任何人,反是李園較為可靠,說到底楚人都沒
有三晉人那麼感覺到嬴政的威脅。」項少龍苦笑道:「現在我孤身一人,韓闖或龍陽君要對
付我還不容易。」

    肖月潭搖頭道:「你太易信人,首先韓闖等都知此事絕不可張揚。若讓齊人知道真相,
說不定齊王會把你奉為上賓,還恭送你返回咸陽。」

    頓了頓又道:「又或者乾脆下毒手殺了你滅口,這事誰都不能確定。」

    項少龍默然無話。

    冉月潭續道:「現在誰敢擔當殺害你的罪名。今天殺了你,明天秦國大軍兵臨城下,那
可不是說著玩的一回事。」

    項少龍道:「秘密殺了我又誰會知道呢?」

    肖月潭道:「起碼會有李園知道,韓闖和龍陽君豈無顧忌。」

    再笑道:「要殺你是那麼容易嗎?誰不知項少龍劍法蓋世,而且一旦讓你走脫,這處又
非三晉地頭,哪個人有把握可再度擒殺你?若我是他們,首先要教你絕不動疑,然後把你引
進無路可逃的絕境,才以卑鄙手段。教你在有力難施下中伏身亡。」

    項少龍出了一身冷汗,但心中仍不大肯相信,口上敷衍道:「我會小心。」

    肖月潭只是以事論事,點頭道:「或者是我多慮吧!但小心點總是好的。照理龍陽君已
害了你一次,很難再狠下心腸下第二次手。但人心難測,尤其牽涉到國家和族人的利害,少
龍好好的想想吧!」

    項少龍拍拍肖月潭的眉頭,感激道:「在這裡老哥你是我唯一完全信任的人,鳳菲的問
題現在更是複雜。」

    肖月潭忙問其故,項少龍說出心中的推斷後,肖月潭眉頭緊鎖道:「我雖不認識韓竭,
但觀他不遠千里到咸陽追求榮華富貴,真肯為了個女人放棄一切嗎?」

    項少龍同意道:「據說韓竭乃韓國的貴族,在韓時早和繆毒認識。既肯和繆毒這種人相
交,很難會是個好人,若他是騙鳳菲而非愛鳳菲,問題就更嚴重。」

    肖月潭笑道:「這種事我們作外人的很難明白。鳳菲確是那種能使男人肯犧牲一切的女
人。少龍不妨一試,好過白白便宜韓竭。」

    項少龍搖頭道:「知道了她的情郎是韓竭,我更不會碰她。」


    肖月潭拍案道:「我想到哩,鳳菲必是打算潛返咸陽,作韓竭的秘密情人,而此事已得
繆毒首肯,只是要瞞過呂不韋。」

    項少龍歎道:「鳳菲真個狡滑,當日我告訴她說張泉背後的主子是呂不韋時,她還裝出
震駭不已。慌惶失措的姿態表情,騙得我死心塌地,原來我竟是給他玩弄於圈套之中。」

    肖月潭道:「我還探聽到另一件會使你頭痛的事,你要知道嗎?」

    項少龍苦笑道:「我早麻木了,說出來亦不會有太大的不安。」

    肖月潭道:「仲孫何忌照我的話去找仲孫龍打聽消息,原來這吸血鬼暗中派人通知稷下
那班狂人,說你自恃劍法高明,不把齊國劍手看在眼內。唉!這人如此卑鄙。因怕開罪李園
和解子元,故此要暗裡施展卑鄙手段。」

    項少龍聳肩道:「早有人來找過我,還吃了暗虧。若是明刃明槍,倒沒甚麼可怕的,總
不會是曹秋道親來找我吧!」

    肖月潭道:「你要小心麻承甲和閔廷章這兩個人,他們最愛撩事生非,一副惟恐大下不
亂的性子,但確有真實本領。」

    話猶未已,家將費淳慌張來報:「執事不好,有群劍手凶神惡煞的來了,指名道姓的要
見執事。」

    兩人愕然互望,暗忖又會這麼巧的。

    項少龍不想肖月潭捲入這種麻煩事裡,更不欲暴露兩人的親密關係,堅持一個人去應付
來鬧事的人。

    自於今早與韓闖的一席話推斷出鳳菲一直在騙他後,他對自己的「一番好意」大感心灰
意冷。

    對韓竭這堪與他項少龍匹敵的劍手,他雖無好感亦無惡感,但若要歸類,此君應該是
「好人有限」之輩。但鳳菲卻被他英俊的外表迷倒。為此,在他心中鳳菲的地位不由急劇下
降。他雖對鳳菲沒有野心,但總希望她托付終身的是個有品格的人。

    現在他心情大改,只希望能安排好董淑貞等人的去路,便功成身退,返咸陽去與嬌妻愛
兒相會,再耐心等待小盤的登基和與呂繆兩大集團的決鬥。

    肖月潭雖指出韓闖不太可靠,但他卻有信心韓闖對他的交情是超越了人性卑劣的一面。

    直到此刻,他仍對人性的善良有近乎天真的信念;因為他自己正是這麼的一個人。

    沒有人比他更痛恨仇殺和鬥爭。但在這時代裡,這一切平常得就像呼吸的空氣。

    左思右想間,項少龍跨過門檻,踏入前院主廳。

    五名高矮不一的齊國年青劍手,一字形的排開在大廳正中處,十道目光在他甫進來的剎
那,射到他身上去。

    他們穿的是貴族的武士服,只看他們華麗的佩劍。便知若非公卿大臣之後,就是富商巨
賈的兒於。

    張泉的親信昆山和家將馮亮、雷允兒等一臉憤然之色的站在一旁,顯是被這些傲慢無禮
的人激怒了。

    說實在的,項少龍現在心情大壞,很想找這些送上門來的人開刀。但卻知如此一來,只
會把事情愈鬧愈大,最終就是惹來像仲孫玄華、旦楚、麻承甲、閔廷章那種高手的挑戰。

    眼前這五人絕沒有這類級數的高手,這從氣勢神態便可斷定。

    但也不宜太過忍讓,否則對方會得寸進尺,使自己在臨淄沒有立足之處。

    如何在中間著墨,是最考功夫之處。

    其中最高壯的青年冷喝道:「來人可是自誇劍無雙的狗奴才沈良。」

    項少龍冷哼一聲,直迫過去。

    五人嚇了一跳。手都按到劍把去。

    項少龍在五人身前半丈許處止步立定。虎目一掃,霎時間把五人的反應全收入腦內,微
笑道:「這位公子高姓大名,為何一言便犯下兩個錯誤。」

    那高壯青年顯是五人的頭領,雙目一瞪,聲色俱厲道:「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快
劍」年常就是本公子,我犯的是甚麼錯?」

    只聽他的語氣,便知他給自己的氣勢壓著,心中好笑淡淡道:「首先我從沒有認為自己
的劍術有甚麼了得,其次我更不是狗奴才。」

    另一矮壯青年嘲笑道:「歌妓的下人,不是狗奴才是甚麼東西?」

    其他四人一起哄笑,更有人道:「叫你的主子來求情,我們就放過你吧!」

    昆山三人和隨項少龍進來的費淳都露出受辱的悲憤神情,但又如這些人是惹不得的,無
奈之極。

    項少龍從容自若,裝作恍然的「啊!」一聲道:「原來替人辦事的就是狗奴才,那齊國
內除大王外,不都是狗奴才嗎?」

    這五人都是有勇無謀之輩,登時語塞,說不出辯駁的話。

    項少龍語氣轉趨溫和,施禮道:「敢問五位公子,何人曾聽沈某人白詡劍法無雙,可否
把他找出來對質,若真有此事,沈某就叩頭認錯。」

    五人你眼望我眼,無言以對。

    昆山乘機道:「小人早說必是有人中傷沈執事哩!」

    年常有點老羞成怒的道:「橫豎我們來了。總不能教我們白走一趟,沈執事露
一手吧!」

    項少龍笑道:「這個容易,沈某的劍法雖不堪入五位大家之眼,但卻有手小玩意,看
刀!」

    猛喝聲中,左右手同時揚起,兩把早藏在袖口內的匕首滑到手裡,隨手擲出,左右橫飛
開去,準確無誤的分插在東西兩邊的窗框處,高低位置分不差。

    包括昆山苦在內,眾人無不駭然色變。

    最難得是左右開弓,都是那麼快和准。

    項少龍知已懾著這幾個初生之犢,躬身施禮道:「沈某尚有要事辦理,不送了!」從容
轉身,離開廳堂。

    項少龍借肖月潭馬車的掩護。離開聽松院,往找「最可靠」的李園。

    肖月潭讚道:「少龍真懂齊人愛面子的心態,這麼一來,這五個小子還那敢說出真話,
只會揚言你向他們認錯,弄到誰都再沒興趣來找你。」

    項少龍搖頭歎道:「仲孫龍既是愛面子的齊人,怎肯罷休。」

    肖月潭道:「你今趟找得李園出馬,仲孫龍怎都要忍這口氣的。」

    頓了頓低聲道:「知否剛才鳳菲和小屏兒在幾個心腹家將護送下由後門離開了呢?」

    項少龍愕然道:「你怎知道?」

    肖月潭答道:「雲娘見到嘛!是她告訴我的。」

    項少龍皺眉道:「會否是去見韓竭?我若可跟蹤她就好了。」

    肖月潭道:「你在這裡人地生疏,不給人發現才怪。」

    此時蹄聲驟響,數騎從後趕來。

    項少龍探頭出去,原來是金老大金成就和幾名手下策馬追來,叫道:「沈執事留步。」

    肖月潭吩咐御手停車。

    金老大來到車窗旁,道:「沈執事有沒有空說幾句話?」

    項少龍那能說「不」,點頭答應後。對肖月潭道:「老哥記得給我弄稷下宮的地圖,我
會自行到李園處。」

    步下馬車時,金老大甩蹬下馬,領他到了附近一間酒館,找了個幽靜的角落。坐下道:
「沈兄!你今趟很麻煩呢。」

    項少龍苦笑道:「我的麻煩多不勝數,何礙再多一件。」

    金老大豎起拇指讚道:「沈兄果是英雄好漢。我金老大沒交錯你這朋友。」

    項少龍心中一熱道:「金老大才真夠朋友,究竟是甚麼事?」

    金老大道:「昨晚田單為呂不韋舉行洗塵宴,我和素芳都有參加,我恰好與仲孫龍的一
個手下同席,閒聊中他問我是否認識你,我當然不會透露我們間的真正關係。」

    項少龍笑道:「不是懸賞要取我項上的人頭吧!」

    金老大啞然失笑道:「沈兄真看得開,但尚未嚴重至這個地步,你聽過「稷下劍會」這
件事嗎?」

    項少龍搖頭表示未聽過。

    金老大道!「每月初一,稷下學宮都舉行騎射大會,讓後起者得有顯露身手的機會,今
天是二十七,三天後就是下月的劍會,照例他們會邀請一些賓客參加。嘿!那只是客氣的說
法,不好聽點就是找人來比試。」

    項少龍道!「若他們要我參加?我大可托病推辭,總不能硬將我押去吧!」

    金老大歎道!「這些邀請信都是通過齊王發出來的,沈兄夠膽不給齊王面子嗎?聽說仲
孫龍的兒子仲孫玄華對沈兄震怒非常,決定親身下場教訓你。他雖不敢殺人,用的亦只是木
劍,但憑他的劍力,要打斷沈兄的一條腿絕非難事。」

    項少龍立時眉頭大皴,他怕的不是打遍臨淄無敵手的仲孫玄華,而是怕到時田單、呂不
韋等亦為座上客,自己不暴露身份就是奇跡。

    金老大低聲道!「沈兄不若乘夜離開臨淄。鳳小姐必不會怪你。」

    項少龍大為意動,這確是最妙的辦法,但董淑貞她們怎辦呢?如此一走了之,日後會成
一條梗心之刺,休想心中安樂。

    金老大再慫恿道:「仲孫龍勢力在此如日中天,連有身份地位的公卿大臣都怕他,沈兄
怎都鬥他不過的。」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多謝老大的提點,這事我或有應付之法。」

    言罷拍了拍金老大眉頭,往找李園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