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再遇琴清

    到了那天小盤追出來找他,累得他也給琴清訓了一頓話的書軒外時,項少龍向領路的內
侍道:「我還是在外面園中等候太子好了。」

    內侍提議道:「項太傅不若到外進稍坐,時間也差不多了。」

    項少龍點頭答應,在外進一旁的臥幾坐了下來,忽地感到無比輕鬆,沒有了呂不韋的鹹
陽,等若沒有了食人鱷魚的清澈水潭。

    在這時代所遇的,雄材大略者莫過於信陵君、田單和呂不韋這三個人,但若說玩陰謀手
段,前者兩人都及不上呂不韋。

    這大商家一手捧起了莊王,登上秦相之位,又迫死了政敵,真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項少龍自問鬥他不過,但所憑藉者,就是任呂不韋千算萬算,也想不到以為是自己兒子
的小盤,竟是他項少龍無心插柳下栽培出來的。

    只要他能捱到小盤正式坐上王位,他便贏了。

    問題是他能否有那種幸運?

    琴清甜美低沉的聲在旁響道:「項太傅!今年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哩!」

    項少龍嚇了一跳,起立施禮。

    這俏寡婦清麗如昔,皮膚更白皙了,只是看到她已是視覺所能達到的最高享受。

    紀嫣然的美麗是奪人心魄!但琴清卻是另一種不同的味道,秀氣迫人而來,端莊嫻雅的
外表裡藏著無限的風情和媚態。

    琴清見他呆瞪著自己,俏臉微紅,不悅道:「項太傅、政太子在裡面等你,請恕琴清失
陪了。」

    衽為禮後,裊娜多姿地走了。

    項少龍暗責自己失態,入內見小盤去。

    這小子長更高了,面目的輪廓清楚分明,雖說不上英俊,可是濃眉劍目下襯著豐隆有勢
的鼻子,稜角分明使人感到他堅毅不屈意志的上下唇,方型的臉龐,雄偉得有若石雕的樣
子,確有著威霸天下之主的雛形。

    他正裝作埋頭讀書,再不像以前般見到項少龍便情不自禁、樂極忘形。

    不知如何,項少龍有點兒失落,似乎和小盤的距離又被拉遠了少許。

    項少龍施禮時,小盤起立還禮,同時揮手把陪讀的兩個侍臣支了出去。

    兩人憑席地坐下後,小盤眼中射出熱烈的光芒,低聲道:「太傅消瘦了!」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太子近況可好!」

    小盤點頭道:「甚麼都好!哼!陽泉君竟敢害死倩公主,抵他有此報應!韓人都不會有
多少好日子了。」

    項少龍心中一寒,聽他說話的語氣,那像個只有十四五歲的孩子。

    小盤奇道:「太傅你為何仍像心事重重的模樣?」

    這時少龍希望他叫聲「師傅」來聽聽,不過記起是自己禁止他這麼叫的,還有甚麼好怨
呢,勉強擠出笑容道:「有很多事,將來你自然會明白的。」

    小盤一錯愕,露出思索的神色。

    項少龍愈來愈感到這未來的絕代霸主不簡單,道:「你年紀仍少,最緊要專心學習,充
實自己。嘿!還有沒有學以前般調戲宮女?」

    小盤低聲道:「我還怎會做這些無聊事,現在唯一使我不快樂的事,就是沒有太傅在身
旁管教我,小賁他也想念著你哩!」

    說到最後一句時,再次顯露出以前漫無機心的真性情。

    項少龍想起當日教兩人練武的情景,那時趙倩和諸婢仍快樂地與他生活在一起,禁不住
心如刀割,頹然道:「我會照顧自己的了,讓我再多休息半年吧!好嗎?」

    小盤忽然兩眼一紅,垂下頭去,低聲道:「昨晚我夢到了娘!」

    項少龍自然知他指的是趙妮,心情更壞,輕拍著他肩頭道:「不要多想,只要你將來能
好好管治秦國,你娘若死後有靈,必會非常安慰。」

    小盤點頭道:「我不但要治好秦國,還要統一天下,呂相國便時常這麼教導我。」

    項少龍苦笑搖頭,道:「那就統一天下吧!我安排了一個非常有才能的人來匡助你,那
人的名字叫李斯,只要將來能重用他,必可使你成為古往今來,無可比擬的一代霸主。」

    小盤把「李斯」念了好幾遍後,興奮起來道:「太傅將來肯否為我帶兵征伐六國呢?
唉!想起可以征戰沙場,我便恨不得可立即長大成人,披上戰袍了。」

    項少龍失笑道:「將來的事將來再說吧!我要回牧場了。不要送我,免惹人懷疑。」想
起在宮內滿佈線眼的呂不韋,這顧慮絕非多餘。

    小盤伸手緊緊抓了他手臂一下,才鬆了開來,點了點頭,神情有種說不出的堅強。

    項少龍看得心中一顫,唉!真不愧是秦始皇哩!

    才走出門外,兩個宮娥迎了上來道:「太后有請項太傅。」

    項少龍那有心情去見華陽夫人,更怕她問起陽泉君的事,但又不敢不從,只有暗罵琴
清,若不是她,太后怎知自己來了?

    像上趟般,太后華陽夫人在琴清的陪同下,在太后宮的主殿見她,參拜坐定後,華陽夫
人柔聲道:「項太傅回來得真巧,若遲兩天,我便見不到你了。」

    不知是否因陽泉君這親弟之喪,使她比起上次見面時,外貌至少衰老了幾年,仍保著美
人胚子的顏容,多添了點滄桑的感覺,看來心境並不愉快。

    項少龍訝道:「太后要到那裡去?」

    想她曾托自己把一件珍貴的頭飾送給楚國的親人,自己不但沒有為她辦妥,還在紅松林
丟失了,事後又沒有好好交待。禁不住心中有愧,枉她還那麼看得起自己。

    華陽夫人滿佈著魚尾紋的雙目現出夢幻的神色,輕輕道:「後天我會遷往巴屬的夏宮,
聽說那處地勢平坦,土地肥沃,種字撒下去,不用理會都能長成果樹,我老了,再不願見到
你爭我奪的情景,找處美麗的地方,過了這風燭殘年的歲月便算了。」

    琴清插入道:「巴屬盆地山清水秀,物產豐饒,先王派李冰為屬守,在那裡修建了江
堰,把千頃荒地化作良田,太后定會歡喜那地方的。」

    華陽夫人愛憐地看著琴清,微微道:「那為何又不肯隨我那裡去?咸陽還有甚麼值得你
留戀呢?真教人放不下心來。」

    琴清美目轉項少龍處,忽地俏臉一紅,垂下頭去,低聲道:「琴仍未儘教導太子之責,
不敢離去。」

    項少龍既感受著兩人間深摯的感情,又是暗暗心驚,難道冷若冰霜的琴清,竟破了多年
戒行,對自己動了情?不過細想又非如此,恐怕只是他自作多情居多了。

    唉!感情實在是人生最大的負擔,他實在無膽再入情關。像與善柔般的有若白雲過隙,
去留無跡是多麼美麗,一段回憶已足夠回味一生了。

    三人各想各地,殿內靜寂寧洽。

    華陽夫人忽地道:「少龍給我好好照顧清兒,她為人死心眼,性格又剛烈,最易開罪
人。」琴清抗議地道:「太后!清兒懂照顧自己的了。」

    項少龍暗叫不妙,華陽夫人定是看到了點甚麼,才有這充滿暗示和鼓勵性的說話。

    華陽夫人臉上現出倦容,輕輕道:「不阻太傅回牧場了,清兒代我送太傅一程好嗎?」

    項少龍忙離座叩辭。

    琴清陪著他走出殿門,神氣尷尬異常,默默而行,雙方都不知說甚麼話才好。

    到了太后宮外門處,項少龍施禮道:「琴太傅請留步,有勞相送了。」

    琴清臉容冷淡如昔,禮貌地還禮,淡淡道:「太后過於關心琴清,才有那番說話,項太
傅不必擺在心上。」

    項少龍苦笑道:「傷心人別有懷抱,項某人現在萬念俱灰,琴太傅請放心好了。」言罷
大步走了,留下琴清呆在當場,芳心內仍迴盪著項少龍臨別時充滿魂斷神傷意味的話兒。

    雨雪飄飛。

    項少龍在隱龍別院花園的小亭裡,呆看著這入冬後第一次的雪景。

    去年初雪時,仍在籌備出使事宜的情景,猶歷歷在目。

    趙倩和春盈四婢因可隨行而雀躍,翠桐諸婢則因沒分兒而心生怨懟。

    俱往矣!

    嬌柔豐滿的火熱女體,貼背而來,感到芳香盈鼻時,一對纖幼的玉掌蒙上了他的眼睛,
豐軟的香唇貼著他的耳朵道:「猜猜我是誰?」

    這是烏廷芳最愛和他玩的遊戲之一,項少龍探手往後,把美人兒摟到身邊來,笑道:
「紀才女想扮芳兒騙我嗎?」

    粉臉冷得紅噗噗的紀嫣然花枝亂顫地嬌笑道:「扮扮被人騙倒哄我開心都不可以嗎?吝
嗇鬼!」

    項少龍看著這與自己愛戀日深的美女,心中湧起無盡的深刻感情,痛吻一番後問道:
「她們到那裡去了?」

    紀嫣然纏著他粗壯的脖子,嬌吟細細地道:「去看小滕翼學走路,那小子真逗人歡喜
哩!」

    項少龍想起自己始終不能令諸女有孕,神色一黯時,紀嫣然已道:「項郎不用介懷,天
意難測,天公若不肯造美,由他那樣好了,我們只要有項郎在旁,便心滿意足了。」

    項少龍若笑一下,岔開話題道:「有沒有乾爹的消息?」

    紀嫣然道:「三個月前收到他一卷帛書後,再沒有新消息,我才不擔心他老人家哩!四
處遊山玩水,都不知多麼愜意。」

    又喜孜孜道:「二嫂又有身孕了,她說若是兒子,就送了給我們,我們都開心死了,巴
不得她今天就臨盆生子。」

    項少龍感受著與勝翼的手足之情,心中湧起溫暖,暗忖這是沒有辦法中的最佳辦法,那
叫自己這來自另一時空的人,失去了令女子懷孕的能力。

    紀嫣然道:「想不想知道前線的最新消息?」

    自由咸陽回來後,他有點逃避的心態,很怕知外間發生的一切,尤其恐懼聽到趙雅遭遇
不幸的噩耗。

    吻了她一口後,輕輕道:「說吧!再不說便把你的小嘴封了。」

    紀嫣然媚笑道:「那嫣然或會故意不說出來,好享受夫郎的恩寵。」

    項少龍忍不住又和她纏綿起來,極盡男女之歡。

    良久後,這才女始找到機會喘著氣道:「人家來是要告訴你好消息嘛!你擔心的事,只
發生了一半,晶後確要求信陵君殺死趙雅,但信陵君卻不肯答應,還到了齊國去,氣得晶後
接受燕人割五城求和的協議,然後遺廉攻佔了魏地繁陽,你說晶後這是否自取滅亡呢?失了
三十七城,還與魏人開戰。」

    項少龍大喜道:「這麼說,信陵君確是真心對待雅兒了。」

    紀嫣然道:「應是如此了,否則雅夫人怎捨得項郎你呢?唉!其實這都是夫人的心結作
崇,她因曾出賣過烏家,所以很怕到咸陽來面對烏家的人,她曾多次為這事流淚痛哭,致致
是最清楚了,只是不敢告訴你吧了!」

    項少龍反舒服了點,至少趙雅的見異思遷,非因她水性楊花了。

    紀嫣然續道:「呂不韋當然不放棄這趙魏交惡的機會,立即遣蒙將軍入侵魏境,爭利分
肥,攻取了魏國的高都和汲縣兩處地方,可惜他野心過大,同時又命王齡攻打趙人的上黨,
硬迫魏趙化千干戈為玉帛,照我看憑著信陵君的聲望,定可策動六國的另一次合從。」

    項少龍不解道:「我始終不明白為何呂不韋這麼急於攻打趙國,當日我回咸陽時,他還
說會同時韓趙用兵,結果只是攻打趙人,放過了韓國,真令人難解。」

    紀嫣然笑道:「為何我的夫君忽然變蠢了,這是一石數鳥之計,晶後是韓人,現在趙國
大權在握,說不定會與韓國合併,成為一個新的強大王國,呂不韋怎容許有這種事情出現,
所以猛攻趙國,務求削弱趙人力量。兼之孝成王新喪,李牧則在北強禦匈奴,廉頗又與燕人
交戰,此實千載一時的良機,呂不韋怎肯放過。」

    項少龍一拍額頭,道:「我的腦筋確及不上紀才女,說不定這還是姬後意思,她和大王
最恨趙人,怎也要出這一口氣。」

    紀嫣然道:「勝利最易沖昏人的頭腦,若讓六國聯手,呂不韋怕要吃個大虧,那時他又
會想起項郎的好處了。」

    項少龍望往漫天飄舞的雪粉,腦內浮現著六國聯軍大戰秦人的慘烈場面。

    冬去春來,每過一天,項少龍便心驚一天,怕聽到莊襄王忽然病逝的消息。根據史實,
他登基後三年因病辭世,到現在已是頭尾整整三年了。

    這天烏應元和烏卓由北強趕回來,到牧場時找了滕翼、荊俊、蒲布、劉巢、烏果和少龍
這批烏家領袖去說話,剛由關中買貨回來的烏廷威,亦有參與這次會議,除了陶方因要留在
咸陽探聽消息外,另外還有烏應元的兩位親弟烏應節和烏應恩。烏家的重要人物可說差不多
到齊了。

    各人都知烏應元有天大重要的事情要公佈。

    在大廳依席次坐好後,門窗都給關了起來,外面由家將嚴把守著。

    烏應元這一族之長歎了一氣口道:「少龍與呂不韋的事,烏卓已告訴了我,少龍切勿怪
他,你大哥終須聽我這做家長的話。」

    烏卓向項少龍作了無可奈何的表情。

    烏廷威等直系的人均臉色陰沉,顯已風聞此事。

    嚴格來說,項少龍、滕翼等仍屬外人,只是因項少入贅烏家,滕翼、荊俊又與烏卓結拜
為兄弟,更兼立了大功,故才被視為烏家的人。蒲布、劉巢則是頭領級的家將,身份與烏果
相若。

    烏應元苦笑道:「我們烏家人強馬壯,又擅於放牧,難免招人妒忌,本以為到大秦後,
因著同根同源,可以相安無事,豈知卻遇上呂不韋這外來人,尤可恨者卻是我們對他忠心一
片,又為他立了天大功勞,豈知換來的只是絕情絕義的陷害,若非少龍英雄了得,早已慘死
洛河之旁。先父有言,不能力敵者,唯有避之而已矣。」

    烏應節道:「國之強者,莫如大秦,我們還有甚麼可容身的地方呢?」

    烏應恩也道:「就算六國亦沒有人敢收容我,誰都不想給呂不韋找到出兵的藉口。」

    一直與項少龍嫌隙未消的烏廷威道:「呂不韋針對的,只是項少龍而非我們烏族,為了
大局著想,不若......」

    烏應元臉容一沉,怒道:「住嘴!」

    項少龍與烏卓對望一眼,都感到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兩句話的至理。

    烏廷威仍不知好歹,抗聲道:「我只是說項少龍可暫時避隱遠方,並不是......」

    烏應元勃然大怒,拍幾怒喝道:「生了你這忘情背義,目光短少如鼠的兒子,確是我烏
應元平生之恥,給我滾出去,若還不懂反思己過,以後族會再沒有你參與的資格。」

    烏廷威臉色數變,最後狠狠瞪了項少龍一眼,憤然去了。

    廳內一片難堪的沉默。

    烏應節和烏應恩兩人眉頭深鎖,雖沒有說話,但顯然不大同意烏應元否決烏廷威的提
議。

    項少龍大感心煩,他最大的支持力量來自烏家,若這根基動搖,他再沒有本錢了。

    以他的性格,若不是有小盤這心事未了,定會自動接受離開秦國的提議,但現在當然還
不可以這麼做。

    烏卓打破僵持的氣氛道:「今趟我和大少爺遠赴北強,就是要到塞外去探察形勢,發覺
那處果然別有天地,沃原千里,不見半片人跡,若我們能到那處開荒經營,定可建立我們的
王國,不用再像現在般寄人籬下。仰看別人的臉色行事了。」

    烏應恩色變道:「大哥千萬要慎慮此事,塞外乃匈奴和蠻族橫行的地方,一個不好,說
不定有滅族之禍。」

    烏應元道:「我烏家人丁日盛,每日均有出生的嬰兒,這樣下去,終不是辦法,唯有立
自己的國家,才是長遠之計,趁現在諸國爭雄,無力北顧,正是創不朽之業的最佳時機,何
況我們有項少龍、滕如此猛將,誰敢來惹我們呢?」

    烏應節道:「建族立國,均非一蹴可成的事,大哥還是從長計議好了,現在大王王后都
對少龍恩寵之極,呂不韋應仍不敢公然對付我們。」

    烏應元容色稍緩,微笑道:「我並沒有說現在就走,今趟到北強去,曾和少龍的四弟王
剪見面,坦誠告知了他我們的情況。王剪乃情深義重的人,表示只要他一天鎮守北強,定會
全力支援我們。居安思危,我們便用幾年時間,到塞外找尋靈秀之地,先紮下根基,到將來
形勢有變時,亦可留有退路,不致逃走無門。束手待斃了。」

    烏應節道:「不若就請少龍去主持此事,那就更為妥當了。」

    滕翼等無不心中暗歎,說到低,除烏應元這眼光遠大的人外,其他烏系族長,均是只圖
逸樂之輩,捨不得離開大秦這豐饒富足的國家。

    烏應元臉色一沉道:「那豈非明著告訴呂不韋我們不滿此地嗎?若撕破了臉皮,沒有少
龍在,我烏家豈非要任人宰割。」

    烏卓插入道:「創業總是艱難的事,但一旦確立根基,將可百世不衰,我們現在雖似是
不得以而為之,但說不定可因禍得福。到塞外開荒一責,就交由我去辦,憑著我們幾位兄弟
一手訓練出來的一千烏軍,縱橫域外雖仍嫌力薄,自保卻是有餘,各位放心好了。」

    烏應元斷然道:「這事就此決定,再不要三心兩意,但須保持高度機密,不可洩出去,
否則必以家法處置,絕不輕饒。」

    轉向烏卓道:「你去驚戒那個畜牲,著他守秘密,否則休說我烏應元不念父子之情。」

    敲門聲響,一名家將進來道:「呂相國召見姑爺!」

    眾人齊感愕然。

    呂不韋為何要找項少龍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