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返回咸陽

    二十天後,終重返韓境。

    先不要說項少龍現在對出使各國的事意冷心灰,根本所有財物和文牒均在紅松林一役失
去了,又與秦軍斷了聯絡,這樣兩手空空去拜訪各國君主,只成天大的笑話。

    這天安好營帳後,預備晚膳時,眾正奇怪不見了肖月潭,李斯氣急敗壞地趕來道:「肖
老病倒了!」

    眾人大駭,不過此事早有預兆,肖月潭這幾天滿臉病容,問他卻說沒有甚麼,到現在終
撐不住了。

    眾人湧入帳內,都嚇了一跳。

    肖月潭面若死灰,無力地睜開眼來,苦澀笑道:「我不行的了!」

    烏廷芳和一向與他友善的蒙家兄弟都忍不住流下淚來。

    紀嫣然淒然道:「肖先生休息兩天,就會沒有事的了!」

    要給他把脈時,肖月潭拒絕道:「肖某精通醫道,病況如何自會知道,我想和少龍單獨
說幾句話。」

    眾人惟有黯然退出帳外。

    到只剩下項少龍一個人時,肖月潭竟坐了起來,目光神滿氣足,臉容雖仍是那種死灰
色,但感覺上卻完全不同了。

    項少龍目瞪口呆時,才醒悟到他是以易容術在裝重病,高興得一把抓著他的手,再說不
出話來。

    肖月潭歉然道:「真不好意思,累得廷芳都哭了,但不是如此,又怕騙不過小武和小
恬。」

    項少龍會意過來,低聲道:「肖兄準備不回咸陽了。」

    肖月潭點頭道:「我再也不能忍受著以笑臉迎對那奸賊,他今趟是全心要把我除去,好
削弱圖爺的勢力,以他呂族的人代之。但又不敢明目張膽這麼做,怕人數他不念舊情。」由
枕下掏出一個封了漆的竹筒,塞入項少龍手中道:「我詐死的事,除李斯、滕翼和龍少你
外,只能讓圖爺一人知道。少龍請把這信親自交給圖爺,他看過便會明白,同時請他為我遣
散家中的妾婢僕人,幸好我無兒無女,否則想走也很難辦到。」

    項少龍想起自己亦沒有兒女的負擔,此刻看來,竟是好事而壞事了。

    但聽到這足智多謀的人語調蒼涼,回想起當年在邯鄲初會時的情景,不由滿懷感觸,歎
了一口氣,廢然道:「肖兄準備到那裡去呢?」

    肖月潭微笑道:「天下這麼大,何不能容身呢?我肖月潭還有些可出賣的小玩意,想要
求一宿兩餐,應該沒有問題,總好過與虎同室。」

    項少龍點頭無語。

    肖月潭道:「我有了落腳處後,自會使人告知少龍。記著回去後,千萬要裝作若無其
事。陽泉君的野心雖給呂不韋誇大了,但本身亦非善男信女,藉機除了他,應是好事,至於
會牽連多少人,就非我們能控制了。」

    頓了頓又道:「呂族的人裡,若諸萌在橫龍嶺一役果然喪命,那呂族將暫時沒有可成氣
候的人,只要他一天仍倚重圖爺,圖爺可照拂你們。記得回咸陽後立即引退,沒有必要,就
不要見姬後和政太子,此乃保命之道。」

    項少龍想起小盤,心中暗愁,他怎可完全置他不理呢?偏又不能把原因解釋給小盤聽,
怕他負擔不來。

    肖月潭壓低聲音道:「今夜由你們掩護我秘密溜掉後,就把整個營帳燒了,說是我的遺
命,少龍!小心點了。李斯在呂不韋眼中乃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回去亦不會有事。想不到此
人才智學養均如此高明,異日將可成為你有力臂助。」

    項少龍想起李斯異日朝拜相的風光場面,腦際又同時現出秦人征討六國,千軍萬馬對陣
交鋒的慘烈情況。

    心中不禁湧起豪情壯氣。

    項少龍啊!你千萬不能意志消沉,否則休想活著見那些場面了。

    黯然神傷下,項少龍回到咸陽,呂不韋早接到消息,在城外迎上他們。

    眾人都恨不得他肚皮處插上幾刀,不過他身旁的百多名親衛,人人身型彪悍,非是易與
之輩,顯見他在未知虛實的情況下,亦在防備他們。

    同來的還有蒙驁,見到眾人垂頭喪氣而回,屈斗祁、呂雄、肖朋潭、一千秦軍和三百相
府家將影跡全無,大為訝異,不像呂不韋般是裝出來的。蒙武和蒙恬兩人脫難歸來,終是年
幼,見到親爹立即撲下馬來,衝進了蒙驁懷裡,哭著把事情說了出來,倒省去了項少龍不少
工夫。

    當說到橫龍嶺一役時,呂不韋明顯地鬆了一口氣,以為奸謀尚未敗露。

    聽到肖月潭的「因病逝世」時,呂不韋胸頓足地悲歎道:「此事我定會為月潭討回公
道。」轉向項少龍道:「少龍!此事非你之罪,我立即和你入宮向大王面稟此事。」

    若在以前,項少龍必會心生感激,這時當然是另一回事了。

    各人分作四路,蒙驁向項少龍表示了衷心的感激,領兩子回府去了。

    滕翼、紀嫣然、烏廷芳等逕返烏府。

    李斯在幾名呂不韋的親衛護送下,到相國府去。呂不韋則和項少龍並騎進宮。

    蹄聲的嗒中,項少龍很想找些話穩住呂不韋,偏是心內只有滔天血仇,半個字都說不出
來。

    呂不韋還以為他在擔心莊襄王會怪罪下,假言安慰道:「都是我不好,想不到有燕人徐
夷亂這著伏兵,否則就不致教少龍落至這等田地,妻喪婢亡了,待我在府內精挑幾個美女予
你,以前的事,忘記它算了。」

    項少龍的心在淌著血,道:「呂相萬勿如此,是了!東周的事如何了?」

    呂不韋立即眉飛色舞,昂然道:「區區東周,還不是手到拿來,在我提議下,大王已把
東、西周故地合併為三郡,三川即河、洛、伊三條大河,還封了我作文信侯,負責管治此
郡,食邑十萬戶。」

    頓了頓再興奮地道:「陽泉君此人當然不可放過,韓人與他勾結,亦是罪無可恕,現在
再無東周妨礙阻撓,我立即便請大王對韓用兵,際此六國自顧不暇之時,盡量佔領韓人土
地,然後就輪到趙魏兩國了。」

    項少龍暗暗心寒,肖月潭說得對,若論心狠手辣、陰謀手段,確沒有多少人是呂不韋對
手。

    說到這裡,宏偉的宮門出現眼前。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莊襄王對自己這麼信任,自己偏要硬著心腸騙他,人生為甚麼總有
這麼多無可奈何的事呢!

    莊襄王在後宮書內接見項少龍,聽罷後龍顏色變,顯是動了真火,沉吟不語。

    與小盤居於右席的朱姬悲呼道:「陽泉君如此膽大妄為,害得少龍痛失嬌妻,損兵折
將,大王定要為他討回這筆血債。」

    小盤亦雙目噴出怒火,緊握小拳,因他對趙倩有著母子姊弟般的深刻感情。呂不韋更以
最佳的演技喟然道:「老臣一直都遵照大王吩咐,對左丞相抱著以和為貴的態度,怎知人心
難測,縱使他對大王有恩在先,但大王對他已是仁至義盡,他竟敢如此以怨報德,唉!臣下
真不知說甚麼話才好了。」

    項少龍低垂著頭,以免給呂不韋看穿他心中鄙屑之意。

    莊襄王再思索了半晌,朝項少龍道:「今次出使,所有殉難的人,家屬都得十兩黃金。
唉!人死不能復生,少龍你最緊要節哀順變,先是婷芳氏病逝,繼而是倩公主遇害,寡人感
同身受,少龍有甚麼請求,儘管說出來,寡人定會設法為你辦到。」

    朱姬和呂不韋兩人忙向他打眼色,教他求莊襄王為他主持公道。

    項少龍詐作看不見,下跪叩頭道:「少龍一無所求,只希望能暫時退隱出山林,好悼念
亡妻。」

    莊襄王、朱姬、呂不韋和小盤同感愕然,臉臉相覷,說不出話來。

    朱姬心中升起異樣的感覺,蹙起黛眉,苦思原因。

    她最清楚項少龍恩怨分明,怎會肯放過陽泉君呢?

    呂不韋不知奸謀敗露,見他心灰意冷,反心中暗喜。

    小盤則大感愕然,暗忖難道師傅不再理我了。幸好他最清楚項少龍對趙倩深刻的感情,
故雖不開心,卻不怪他。

    莊襄王還以為項少龍怕自己難做,故連大仇都擺在一旁,心中一熱道:「少龍先休息一
下也好,但這事寡人絕不肯就此不聞不問,待會就去見太后,先向她打個招呼。」

    朱姬失聲道:「大王千萬勿如此做,太后雖不喜陽泉君,但說到底都有骨肉之情,若驚
動了陽泉君,驀地發難,只會苦了百姓。」

    呂不韋也離座叩頭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大王請立即下令,由臣下指揮,把奸黨一
網打盡,為大王立威。」

    莊襄王凝視著跪在座前的項少龍和呂不韋兩人,猛地咬道:「好!這事就交給相國去
辦,但雖留左丞相一命,待我稟知太后後,再作定奪。」

    呂不韋忍著心中狂喜,大聲答應了。

    項少龍心中卻忖道:「好吧!現在即管讓你橫行一時,但終有一天,我要教你這大奸賊
命喪於我這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人手裡。」

    回到烏府時,上下人人臉帶悲色,愁雲籠罩。

    陶方在大門處截著他,拉著他到了花園裡,長嗟短歎,卻欲語無言。

    項少龍大感不妥,顫聲道:「甚麼事?」

    陶方搖了搖頭道:「趙魏間發生了很多事,雅夫人怕不會來了。」

    項少龍一震道:「她不是死了罷?」

    陶方苦笑道:「死倒沒有死,只不過和信陵君舊情復熾,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忘掉她
算了。」

    項少龍反放下心來,只要她是自願的,他便不會怪她,

    自認識她以來,她便一直是這種放蕩和多情的性格,信陵君無疑是個很吸引人的男人,
只是想不到他們間發生了這麼多事後,仍可走在一塊兒。

    陶方的聲音又在耳旁響起道:「韓晶當上太后,掌握了趙國的大權,竟派人知會魏王,
要他將趙雅處決,幸好龍陽君通知趙雅逃走,趙雅於是避到了信陵君府內,得他護著逃過了
這難關,趙雅感恩圖報,暫時都不會離開信陵君。但她卻使人來告訴你,她真正愛的人只有
你一人,希望你能體諒她。」

    項少龍那想得到其中這麼多曲折,龍陽君果是言而有信,比很多人都強多了,並不因他
董馬癡「死了」而不照顧趙雅。沉聲道:「那趙致呢?」

    陶方道:「放心吧!她早回來了,現正在府內。」

    項少龍鬆了一口氣,道:「我還以為是甚麼事,陶公剛才你的神色差點嚇壞了我。咦!
為何你的臉色仍是那麼難看?」

    陶方頹然道:「翠綠和翠桐兩人聽得三公主遇害,一起偷偷上吊死了,我們發現時,剛
斷了氣,身子仍是暖的。」

    這幾句話像晴天霹靂,轟得項少龍全身劇震,淚水奪眶而出,再看不清楚這殘酷無情的
現實。

    在內宅偏廳處,木無表情的項少龍把肖月潭囑托的信交給來弔祭趙倩和諸婢的圖先。

    圖先一言不發,拔開活塞,取出帛卷,默攪著,神色出奇地沒有多大變化。

    看罷立即把帛書燒掉,到成了灰燼時,淡然道:「這十多年來,我圖先從沒有把肖月潭
當作下屬,甚至比親兄弟更要好。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沒有說出來,只有他辦的事,我才
會放心。到了這種時候,他仍肯給我這一封信,我總算沒有錯交這好兄弟。」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搖頭無語。

    圖力瀟灑地一聳肩頭,若無其事道:「鳥盡弓藏,此乃古今不移的至理,共患難容易,
共富貴則難若雪中送炭,我們這群老臣子,錯在知道太多呂爺的事,尤其關乎到他和姬後之
事。其實在看這封信前,我已找李斯問清楚了一切,所以才一點不覺驚奇。」

    項少龍才恍然,為何圖先能先表現得那麼冷靜。

    圖先冷然道:「呂不韋雖然厲害,我圖先又豈是好惹的人,諸萌到現在仍未回來,應是
凶多吉少,呂雄則剛回來了。你小心點蒙驁,若讓他知道真相,以他剛直的性格絕藏不住
心,徒教他給呂不韋害死。現在陽泉君被囚禁起來,株連者達萬人之眾,秦國軍方大半人都
巳向呂不韋投誠,若是明刀明槍,我和你也鬥不過半個指頭。」

    項少龍點頭道:「圖兄準備怎麼做呢?」

    圖力嘴角露出一抹冰寒的笑意,低聲道:「和你一樣,在等待最好的機會。」

    哈哈一笑,舒盡了心中的憤慨,起身去了。

    項少龍呆坐在那裡,直至烏應元來到他旁下,才清醒了點。

    烏應元歎了一口氣道:「呂相教我來勸你,他正在用人之時,蒙驁將軍馬上要出征韓
國,少龍肯做他的副將嗎?」

    項少龍誠懇地道:「岳丈信任我嗎?」

    烏應元微一錯愕,點頭道:「這還用說嗎?我對你比自己的親兒更信任。」

    項少龍低聲道:「我每件事都是為烏著想,包括這次退山林,終有一天岳丈會明白小婿
為何這樣做,但現在卻請千萬勿追問原因。」

    烏應元劇震下,色變道:「你有甚麼事在瞞我?」

    項少龍虎目淚水泉湧,緩緩道:「岳丈不是想為烏爺爺在咸陽建一個風風光光的衣冠塚
嗎?假若十年後我項少龍仍有命在,必可完成岳丈這心願。」

    烏應元目瞪口呆了好一會後,長長吁出一口氣,點頭道:「我明白了!明天我們立即遷
出咸陽,無論如何,我們岳婿之情,永不會改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