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樸朔迷離

    韓闖隔遠向兩人施禮道:「鳳菲小姐好,沈良兄好!」

    項少龍放下心事,如韓闖由龍陽君處得到消息,有備而來,不虞會洩漏自己的秘密。

    鳳菲大訝道:「侯爺也認識沈良嗎?」

    韓闖大步走來,笑道:「當年在邯鄲,沈兄還曾幫了我幾個大忙,怎會不認識呢?」

    鳳菲倒沒有懷疑,但項少龍在她心中顯然大大加重份量,欣然道:「那鳳菲須否避席讓
侯爺先和老朋友敘舊呢?」

    這當然只是客氣說話,豈知韓闖猛地點頭道:「鳳小姐真懂體貼我們。」

    鳳菲為之愕然,似乎項少龍在韓闖眼中比她鳳菲更重要,但話已出口,再收不回來,與
上來侍候的小屏兒一齊退出廳外。

    韓闖坐到項少龍身旁,喜道:「得知少龍無恙,我高興得整晚都睡不著!」

    項少龍聽得呆了起來,一向以來,他都不大喜歡韓闖。卻想不到他對自己的交情,竟超
過了對國家的忠誠。

    苦笑道:「別忘了小弟乃貴國要除之而後快的人啊!」

    韓闖歎了一口氣道:「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大家各為其主,異日說不定尚要在沙場上見
個真章。但現在又不是打仗,我們自然仍是肝膽相照的朋友!」

    苦笑一聲,韓闖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緩緩道:「當日我戰敗遭擒,自忖必死,豈知少
龍想也不想就放了我,我韓闖一生裡從未試過那麼感動。現在就算有人拿劍威脅我,我也總
不肯做任何對不起少龍的事。」

    項少龍低聲道:「政儲君正式登基之日,就是我離秦遠赴塞外引退之時,所以侯爺該不
會再有與找對陣的機會。」

    韓闖一震道:「嬴政怎肯放你走?沒有了你,秦國就等若斷了一隻臂膀。」

    項少龍道:「這是我和政儲君的約定,但你絕不可因此而疏忽大意。秦國猛將如雲,王
翦、桓奇、蒙武、蒙恬無一是好惹的人。」

    韓闖曬道:「我才不信有人及得上你。」

    項少龍失笑道:「別忘了我給李牧打得灰頭上臉,要落荒而逃。」韓闖道:「勝敗乃兵
家常事,何況你敗得漂亮,保存了主力;故未算真敗。事後我和李牧談起此事,他也表示佩
服。他本有把握盡殲你們深入境內的孤軍,豈知硬給你牽制著他,累得他無法在滕翼大軍回
到中牟之前銜尾窮擊,致痛失良機。否則說不定我們可乘勢組成另一支合從軍,直殺到鹹
陽。唉!勝勝負負,就只這麼一步之差。」

    項少龍笑道:「那你該恨我入骨才對。」

    韓闖尷尬道:「少龍勿要耍我。這已是既成事實,我今天能在這裡風流快活,全拜少龍
所賜。」

    項少龍點頭道:「大家既是兄弟,客氣和門面話不要說了,你今趟來臨淄,不只是賀壽
那麼簡單吧。」韓闖笑道:「少龍最明白我。否則齊王壽辰關我屁事,但我卻絕不介意來這
裡。你試過齊女沒有,真是精采。」

    項少龍失笑道:「你是死性不改,到那裡就胡搞到那裡。」

    韓闖老臉一紅道:「莫要笑我。這叫得快活時且快活,異日若你秦軍東來,第一個遭殃
的就是我們韓國。那時我想胡搞亦不成呢。」

    項少龍道:「我只是說笑吧。」韓闖鬆了一口氣適:「說真的,我確有些怕你,或者該
是尊敬你吧。所以你說話最好留情些,若嚇得我再不敢去鬼混,那就糟了。」

    兩人對望一眼。忍不住開懷大笑,感受到兩人間再無半點隔閡。

    韓闖想起一事道:「你知否郭開那傢伙將你的怪兵器獻了給齊王作賀禮,累得齊王接既
不是,拒絕更不是。最後不知是誰出的主意,齊王把那東西賜了給曹秋道,供奉在稗下學宮
的大堂裡。」

    項少龍恨得牙癢癢的道:「今晚我就去把我的百戰刀偷回來。」

    韓闖駭然道:「千萬不可。曹秋道這老頭兒愈老劍法便愈出神入化,少龍雖是厲害,但
遇上他絕不能討好。」

    項少龍笑道:「我只說去偷,並非去搶,怕甚麼呢?」

    韓闖仍是擔心,提議道:「少龍回秦後,只要求贏政修書,請齊人把刀歸還。保證齊人
乖乖從命,何用去冒這個險?」

    項少龍道:「讓我自己來想想,嘿,能活動一下筋骨也不錯。是了,你是否和風菲有密
約。」

    韓闖尷尬道:「原來你知道了,是否有甚麼問題?」

    項少龍定神瞧了他好半晌,微笑道:「看來你真有點怕我。」

    韓闖苦笑道:「現在連李牧都有些怕你,何況是我。有甚麼話就說吧!我從來都猜不透
你的。」

    項少龍道:「鳳菲今次請你幫忙,許給你甚麼好處呢?」

    韓閱歎道:「這本是公平交易。不過看在少龍分上,我惟有忍痛放棄一親鳳菲香澤的機
會。」項少龍失聲道:「甚麼?」

    韓閱奇道:「你竟不知此事嗎?早知如此我就不說出來。」

    項少龍心中翻起滔天巨浪,一直以來,無論他或董淑貞等,都被風菲騙得深信她要把董
淑貞等送與韓闖,以換取韓闖的幫助,此事合情合理,故項少龍採信不疑。怎想得到只是鳳
菲放出的煙幕。

    她為何要說謊,這三大名姬之首究竟在玩甚麼把戲?

    當日鳳菲說過奉了某人之命來毒殺他,後來又放棄了。這幕後的指使者說不定就是它的
真正情郎。

    他項少龍仇家遍天下,太多的可能性使他無從猜估。

    好半晌後,項少龍深吸一口氣。好令頭腦清醒點,低聲道:「鳳菲要你怎樣幫她的忙
呢?」

    韓闖道:「她說要在我韓國的一所別院躲上三個月,待別人丟淡了對她的事後,她就會
離開。」

    項少龍道:「她是否講好要和你一起離開臨淄?」

    韓闖道:「當然是這樣,有我護她誰敢不賣賬。」

    項少龍又多發現鳳菲的另一項謊話。因她曾表示過須項少龍送她離開臨淄,再與韓闖會
合。

    她究竟在玩甚麼手段。

    韓闖歎道:「唉,想不到會有少龍牽涉在其中,我和龍陽君的好夢都要成空!」

    項少龍一震道:「你們都不是真心幫她的嗎?」

    韓闖惋惜的道:「這種世所罕有、色藝雙絕的大美人,誰肯放她歸隱。唉!其實我和龍
陽君約好了先由我享用她一段時間,再由龍陽君接她到魏國獻給魏王,現在當然不敢這麼
做,龍陽君都正為此很苦惱哩。」

    項少龍倒吸一口涼氣,問道:「你知否鳳菲的秘密情郎是誰?」

    韓閱愕然道:「她竟有情郎?難怪變得這麼風情撩人的!」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你何時感到她有這轉變呢?」

    韓闖思索了一會後,緩緩道:「該是她咸陽之行後的事。」

    項少龍拍案叫道:「那她這情郎必是在咸陽時認識的,亦因此動了歸隱嫁人之心。可是
她為何要來到這裡才退走?以她的才智,難道不知你們所有人都對她有不軌企圖嗎?」

    韓闖苦笑道:「我也給你弄得糊塗,現在你要我怎辦才好?」

    項少龍沉吟道:「你就裝作甚麼都不知情,照以前般與她虛與委蛇,不要洩漏任何事,
遲些我再和你商量。」

    韓闖道:「好吧,現在我去和她說兩句話就離開。你可知我落腳的地方嗎?就是隔兩間
的聽梅館。有甚麼事隨時可來找我。」

    韓闖到後院找鳳菲時,項少龍仍留在廳中沉思。

    假若鳳菲的情郎是在咸陽結識的,且又是那情郎指使她來害項少龍,那她的情郎便很可
能是屬於呂不韋集團的人,那究竟是誰?

    能令鳳菲傾心的人,絕不會是平凡之輩。會否是管中邪,又或是許商?

    但細想又不大對。因為若是如此,呂不韋就不用收買張泉來查采鳳菲的情人是誰了。

    且無論足管中邪或許商,都不會為鳳菲捨棄大好的前途。

    若非是呂系的人,究竟會是誰?

    項少龍想得頭都大起來時,小屏兒來請他去見鳳菲,他方知韓闖走鳳菲在閨樓上的小廳
見他,小屏兒退往樓下後,這口不對心的美女美目深注的瞧著他道:「看來各國有頭有臉的
人,都是你的老朋友。如此我就更是奇怪,憑你的交遊廣闊,為何要落泊大梁兩年之久,最
後竟淪落至當了個小御手?」

    項少龍心中篤定,因為張果確是從大梁的官家馬廊把他「聘」回來的,淡淡道:「正因
為他們是我朋友,我才不想他們為難。」

    鳳菲不解道:「你這話是甚麼意思。」

    項少龍正容道:「因為我和趙相郭開勢成水火,若非有我居中奔走,廉大將軍亦難以安
然離趙。所以若任何人收留我,就會成了郭開的仇人。」

    鳳菲呆了半晌,幽幽道:「你和各國權貴有這麼多不清不楚的關係,教人家怎能信任
你?」

    項少龍曬道:「那又有甚麼分別?你根本從沒有信任我。」

    鳳非俏臉轉寒,不悅道:「除了開始的一段時間,我怎樣不信任你了?」

    項少能把心-橫,冷然道:「大小姐的情郎究竟是誰?」

    鳳非愕然道:「人家不是說了給你知嗎?」

    項少龍露出一絲冷酷的笑意,雙日寒芒大盛,緩緩搖頭道:「那只是你用來敷衍我的手
段吧,否則大小姐就不會不去中牟,而要到咸陽了。」

    鳳菲沒好氣的道:「就憑這點便指我騙你,沈執事是否太過魯莽?」

    項少龍心念電轉,淡淡道:「不如讓小人來猜猜大小姐肯與之共效于飛的情郎是誰好
嗎?」

    鳳菲一派安詳的道:「嘴巴長在你身上,你愛怎麼猜怎麼說都可以。」

    項少龍知她根本不認為自己可以猾中的。而事實上自己確是不知道,只是作勢哄嚇,笑
著道:「大小姐以為很難猜嗎?」

    鳳菲白了他一眼道:「再說廢話,我就把你趕下去。」

    項少龍滿懷信心道:「大小姐不會這麼做的。因為你最愛玩遊戲手段,有我這麼一個對
手,你不知多高興。」

    鳳菲嗔道:「你竟敢這樣看人家!」

    項少龍好整以暇道:「大小姐自己鵝食放光蟲,心知肚明。我這話是對是錯。」

    鳳菲一呆道:「雞食放光蟲?那會有這樣的蟲,真虧你想出來。」

    按著苦惱的道:「快說吧!不要再兜兜轉轉。」

    項少龍大樂道:「這叫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就是你這句話,已知大小姐的情郎非是項
少龍。」

    鳳菲小嘴不屑的一撇,淡淡道:「我只是好奇你胡思亂想出甚麼東西來。我何時作過這
樣的承認或否認。」

    項少龍移到她身後,伸手攪著她沒有半分多餘贅肉的動人小腹,略一用力,鳳菲嬌聲呻
吟,軟倒在他懷內。

    項少龍咬著她的小耳珠,嗅吸她安發的香氣柔聲道:「你的情郎定是秦人,卻絕不是項
少龍,而且是他的對頭。」

    鳳菲嬌軀猛顫,仍堅持道:「你想到哪裡去了,有甚麼根據?」

    項少龍貼上她嫩滑的臉蛋,笑道:「道理很簡單,因為那時你以為我和張泉有勾結,故
想借我之口,使呂不韋誤以為你的情人是項少龍。」

    鳳菲道:「可是你又憑甚麼指那人是項少龍的對頭?」

    項少龍這才知自己露出馬腳,暗罵自己求勝心切,太好逞強。因為鳳菲奉命害項少龍一
事。只他項少龍知道,當然不可說出來。眉頭一皺,胡謅道:「因為這等若加深呂不韋對頂
少龍的仇恨,若非你的情郎是項少龍的死敵,你怎會這樣去害他。」

    鳳菲嗔道:「不要胡說,首先我從不懷疑你會和張泉勾結。而我的情郎亦真的是項少
龍。唉!不過現在我也有點糊塗了,先不說這些,你來親親人家好嗎?」

    項少龍淡淡道:「大小姐是否害怕我說下去?」

    鳳菲猛地掙脫他的摟抱,別轉嬌軀向著他道:「說吧!看你還說出其麼荒誕的想法
來?」

    項少龍用指頭逗起她的下領,在她唇上靖蜒點水的輕吻一口,微笑道:「那就很易猜
哩!在咸陽能與項少龍一系為敵的只有呂不韋和繆毒兩大集團,而此人能令大小姐傾心,必
然是既有身份地位,又是智勇雙全,呂不韋和繆毒可以不論,因若是他們,大小姐就不須左
瞞右騙。既是這樣,此人是誰,可呼之欲出。」

    鳳菲露出震駭的神色,轉瞬又回復平靜,垂首道:「不要胡猜了,鳳菲依從了你便作算
吧!」

    項少龍曬道:「是害怕了嗎?否則何用說這種違心之言。」

    鳳菲氣道:「人家這是真心話,不信就給我滾。」

    項少龍霍地站起,再唬嚇道:「我知道他是誰了。」

    鳳菲平靜地道:「我很累,不管你知不知道,我都只想靜靜的休息一會。」

    項少龍朝樓梯走去,忽然劇震轉身,回頭狠狠盯緊她道:「他是韓竭吧?」

    鳳菲猛地一抖,臉上再無半點血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