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渾身解數

    晶王后在御花園那幽靜的小樓上接見他,賜他坐好後,項少龍道:「雅夫人告訴我,明
天要出使大梁,所以若要依計對付她,今晚是唯一的機會了。我只要找個藉口,便可到她的
夫人府去行事,晶後預備好證物了嗎?」

    這趙國之後眼中閃過狠毒的神色,猶豫半晌後,才歎了一口氣道:「算她走運,此事就
此作罷吧。」

    項少龍心中懍然,知道這貴婦和趙穆間必然存在隱密有效的聯絡方法,所以才這麼快知
道事情起了變化。

    心中正想著該如何點醒她關於武城君這個可能性時,晶王后淒然一歎道:「酒入愁腸化
作相思淚!今天我心裡不斷馳想著這動人的句子,甚麼都提不起勁來。」

    憑著各方面的資料,項少龍已可大約地勾畫出一幅有關這趙國第一夫人的圖畫。

    她嫁入趙國為後,本是負有使三晉和平合一的使命。而她亦爭氣地為趙人生下了唯一的
太子。

    一切本應是美滿圓好,可是問題出自孝成身上,因對男人的愛好冷落了她。

    晶王后絕非淫蕩的女人,雖然孝成沒暇管她,但她仍是規行矩步,過著宮廷寂寞的生
活。這類女人,往往一旦用情,比慣於勾三搭四的女人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使她動了真情的是信陵君。後者可能只是因利乘便,逢場作興,又含有政治目的,不得
不敷衍她,他真正歡喜的卻是趙雅,當晶王后發現了此事後,遭受到了直至此刻仍未能復元
過來的打擊和創傷。

    而趙穆覷此良機,憑著孝成沉迷於各類遊戲的方便,乘虛而入,藉著各種藥物,刺激起
她的春情,使她沉迷陷溺,自暴自棄,甘於為他所用。

    晶王后本身對孝成有很深的怨恨,加上她非是沒有野心的人,種種利害和微妙的男女關
系,使她和趙穆私相勾結,同流合污。

    無可否認趙穆是個很有吸引力的男人,對男對女均有一套,否則趙雅亦不在愛上自己之
餘,仍受不了他的引誘和挑逗。

    假設他項少龍能把晶王后爭取過來,趙穆的唯一憑藉便沒有了,要佈局擒拿他亦容易得
多。想到這裡,不由歎了一口氣,要在這時代安然和快樂地生存,只有不擇手段,無所不用
其極了。

    晶王后凝視著道:「你為甚麼歎氣呢?」

    項少龍想到自己要不擇手段的心事,一時意興索然,頹然道:「我也不知道。」

    晶王后想到對方會如此答她,愕然道:「你倒坦白得很。」

    兩人沉默下來,凝視頃刻後,晶王后有點抵敵不住他灼熱的眼神,垂下頭道:「你真的
肯聽我的命令去誣害趙雅?你不是歡喜她嗎?男人都愛她那種最懂在笫上逢迎討好他們的女
人。」

    項少龍明白她的心態,行險道:「要董某去陷害無辜,本人實是屑為之。寧願一劍把她
殺掉,落個乾淨利落,頂多事後即逃出邯鄲,以報答晶後提拔的恩情。」

    晶王后一震往他瞧來,鳳目閃動著凌厲的神色,冷然道:「你敢不遵本後之命行事
嗎?」

    項少龍以柔制剛,再歎一口氣道:「我董匡這樣把事業甚或生命都送了給晶後,晶後還
不滿意嗎?晶後和雅夫人間究竟有甚麼深仇大恨呢?」

    晶王后至臉一寒,怒道:「我和她之間的恩怨,那到你來過問。」

    見她不再指責自己抗命,項少龍知她已軟化下來,此時是勢成騎虎,若不以非常手段,
把她制服,後果如何,確是難料。只看趙雅便知這類長於深宮的女人是多麼難以測度,遽下
逐客令道:「若沒有其他事,董將軍給本後退下去吧!」

    項少龍站了起來,憤然走了兩步,背著她道:「晶後知否大禍已迫在眉睫之前呢?」

    晶王后嬌軀微顫,冷笑道:「董將軍危言聳聽,本後絕不饒你。」

    項少龍瀟灑地一聳肩膊,毫不在乎道:「乎若是如此,請恕鄙人收回剛出口的話。由天
開始,董某人再不欠晶後任何東西了,晶後若要取鄙人之命,即管動手吧!」

    晶王后勃然大怒,霍地起立,嬌喝道:「好膽!竟敢以這種態度和本後說話,信不信本
後立即遣人把你的舌頭連根勾了出來。」

    項少龍倏地轉身,即如寒電般瞪視著她,形相變得威猛無倫,回應道:「我董匡從不把
生死放在心上,亦非任人魚肉之輩。我若要討你歡心,昧著良心說幾句偽話可是輕而易舉。
但是董某騙誰都可以,卻不想騙對我青睞有加的晶王后,才吐出肺腑之言。不想卻只換來晶
後的不滿。罷了!這城守不當也罷,初時還可以為可為晶後做點事,可惜事與願違。我這便
往見大王,交出兵符,邯鄲的事我再不想理了。」

    晶王后何曾給人這麼頂撞責怪,一時目瞪口呆,但看到他慷慨陳詞的霸道氣勢,竟心中
一軟,只緊繃著俏臉道:「好吧!看你這麼理直氣壯,就把所謂肺腑之言說出來吧!本後在
洗耳恭聆。」

    項少龍心中暗喜,適可而止地頹然一歎道:「現在鄙人心灰意冷,甚麼都不想說了,晶
後喚人來吧!我絕不會反抗。」

    晶王后愕然片刻,離開几子,來到他身前,微仰俏臉細看了他好一會後,輕歎一口氣
道:「為甚麼要對人家發那麼大脾氣呢?就算你不顧自己的生死,亦應為隨你來邯鄲的族人
著想哩!以下犯上,大王都護不住你。」

    項少龍知是時候了,眼中射出款款深情,搖頭道:「我也不明白為何控制不了情緒,只
覺得若給晶後誤會,便......嘿!鄙人不知怎麼說了。」

    晶王后先是一呆,接著發出銀鈴般的嬌笑,探出雙手按在他寬闊的胸膛上,白他一眼
道:「你不用解釋了,人家當然明白是甚麼一回事。」

    感覺到她那對尊貴的手在溫柔的撫摸,項少龍感到一陣刺激,舒服得閉上眼睛,低聲
道:「晶後請勿如此,否則鄙人忍不住要侵犯你哩!」

    晶王后「噗哧」笑道:「剛才不是凶霸得想把人吃掉嗎?為何現在又戰戰兢兢,誠惶誠
恐呢?噢!唔!」

    項少龍等候如此良機,感覺上已有數個世紀的長時間,那還客氣,略帶粗暴地一把將她
摟個滿懷馨香,重重吻在她香肩上。

    晶王后那想得到他如此狂野大膽,還以為他會以前般規矩,想掙扎時,早迷失在男人的
魅力和侵犯下。

    項少龍熱烈地痛吻著這第一夫人,一對手在她臀背處肆無忌憚地活動著,只摟擠得她差
點透不過氣來。

    只有打破男女間的隔閡,他才有機會減低趙穆對她的控制。那有點像與趙穆的關係相
似。這些宮廷的驕貴婦女,一切無缺,但正因物質太過豐足,無不感到心靈空虛,若自己能
彌補她這方面的缺陷,等若征服了她的芳心,做起事來便有天壤雲泥之別。雖說有欺騙成
份,但對方何嘗不是以色相手段惑騙他。對他來說,這只是另一個戰場吧了!

    不旋踵,晶王后熱烈地反應著。

    項少龍亦慾火大盛,尤其想到她貴為一國之後至高無上的身份。但亦知她因精神飽受創
傷,不宜操之過急,吻得兩人均喘不過氣來時,低聲道:「晶後知否武城君與田單和趙穆勾
結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