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夜探侯府

    夜幕低垂。

    馬車隊開出行府。

    由烏果扮的「假董匡」和滕翼兩人,與一眾手下及雅夫人的親衛前呼後擁,策著駿馬隨
車護送。

    真正的項少龍和善柔則躲在車廂裡。

    兩人均換了以鹿皮製的防水衣服,只露出臉孔、手掌和赤足,有點像二十一世紀的潛水
衣。

    項少龍那套本是善柔為趙致造的,幸好一來趙致生得特別高大,鹿皮又有彈性,所以仍
可勉強穿得上去。

    兩人除了攀爬裝備、兵器暗器外,還各攜銅管一枝,以供在水內換氣時之用。

    不過到現在善柔仍未肯透露入府之法,項少龍只好悶在心裡。

    趙雅看著緊身鹿皮衣下項少龍賁起的肌肉、健碩雄軀顯露出來充滿陽剛魅力的線條,情
動下不理有人在旁,伏入他懷裡,嬌喘細細,那模樣媚惑誘人之極。

    項少龍一手撫上她溫的香肩,張開另一手臂向善柔道:「柔姊不到我這裡來嗎?」

    善柔瞪了他一眼,還故意移開了點,到了窗旁簾往外望出去。

    項少龍早預估到她不會順從聽話,府頭湊到趙雅的耳旁道:「雅兒想好了嗎?」

    趙雅白他指的是要她先行離趙的事,以請求的語調應道:「這樣好嗎?你走後人家待一
段時間,才溜往某處會你。唉!若教人不知你的安危便溜走,只是擔心就可擔心死趙雅
了。」

    項少龍皺眉道:「假若你王兄突然逝世,權力落到晶王后手內裡,她肯放過你嗎,那時
我回到咸陽,鞭長莫及,怎樣助你呢?」

    趙雅不屑地道:「她陣腳未隱,憑甚麼來對付我,況且她始終是韓人,若剛上場就拿我
們王族的人來開刀,王公大臣豈會讓她得逗,那時我若要走,她歡迎還來不及哩!唉!少
龍!人家害怕的是別的事啊!」說到最後兩句,聲音低沉下去。

    善柔顯得不清楚,不滿道:「趙雅你說話可否大聲點。」

    兩人為之啼笑皆非。

    項少龍不理她,轉向趙雅道:「雅兒怕甚麼呢?」

    趙雅用力摟緊了他,神色黯然道:「怕別的人不原諒人家嘛。」

    項少龍其實一直頭痛這問題,只好安慰她道:「回咸陽後我會為你做一番工夫,廷芳和
倩公主都是胸無城府的人,不會記恨,其他人更不用擔心,這叫將功贖罪啊!」

    車外此時傳來滕翼的聲音道:「準備!經過侯府了。噢!真精采,田單的車隊對頭來
了。」

    車內停止了說話,項善兩人避到角落,雅夫人則掀起窗簾,往外望去。

    田單的車隊緩緩而至,雙方均緩緩停下。

    烏果的董匡拍馬和滕翼迎了過去,向田單問好請安。

    田單現身於掀起的窗簾後,哈哈笑道:「董將軍辛苦了,我們這些閒人去酒作樂,你們
卻日忙夜忙,不過人的體力終有限度,董將軍可勿忙壞了。」

    烏果模擬著項少龍的聲線,淡然笑道:「我這人天生粗賤,愈忙愈精神,謝田相關心
了。」無論聲線、態、語調,均惟肖惟妙,使人絕倒。

    以田單的銳目,在閃動不停的燈籠光下亦看不出破綻,頷首微笑後,朝趙雅瞧來道:
「夫人這幾天容光煥發,神采飛揚,可願告知田某其中妙訣嗎?」

    眾人心中懍然,知道田單話裡有話,在試探趙雅的口風。

    趙雅自有她的一套,嬌笑道:「趙雅可不依哩!田相在笑人家。」言罷垂手簾子。

    田單呵呵大笑,向「董匡」和滕翼打個招呼後,下令動程。

    兩大隊人馬交錯而過。

    項少龍向善柔打出手勢。

    下車的時間到了。

    兩人藉著夜色,神不知鬼不覺掩到侯府外西南處的叢林裡。

    項少龍更不知善柔葫蘆裡所賣何藥,直到隨她到了一條小河之旁,才有點明白。

    善柔拉著他蹲下來道:「凡有池塘的府第,必有入水口和出水口,這是我善柔的大秘
密,上趟我便是由這裡潛往那奸賊府內大池塘裡的,若幸運的話,說不定我們還可直至碧桃
園那條人工河去呢?」

    言罷得意洋洋地看著項少龍。

    項少龍道:「這裡離開侯府足有百丈之遙,怎樣換氣呢?」

    善柔橫他一眼,嗔道:「真蠢!人家可以進去,自然有換氣的方法,那枝銅管難道是白
給你的嗎?除非剛下完大雨,否則河水和入府的大渠頂間總有寸許空隙,只要把銅管一端銜
在口中,另一端伸出水面,不是可解決問題了嗎?」

    項少龍心中歎服,另一方面亦心中有氣,忽地湊過去封上她香唇,一手緊抓著她後項,
強行索吻。善柔猝不及防,給他吻個正著,一措手不及,略掙扎幾下後竟熱烈反應著。項少
龍以報復心態,探手她胸前放一番後,才開放她道:u這是獎勵!」

    善柔給他攪得臉紅耳赤,作又是春心蕩漾,狠狠橫他一眼,率先躍進河裡。

    轉瞬間兩人先後穿進三尺許見方的暗水道裡,在絕對黑暗中緩緩前進。

    項少龍心中泛起奇異的滋味。

    每趟當他干夜行的勾當時,他都有由明轉暗的感覺。

    就像這明暗兩個世界是一同並行而存,只是一般人只知活在那光明的人間裡,對這鬼蜮
般的黑暗天地卻一無所知。

    今次來到這暗黑得只能憑觸覺活動,萬籟無聲的水道內,感覺尤為強烈。

    這令人步步驚心,充滿危險和刺激的另一世界,確有其誘人之處。

    一盞熱茶的工夫後,兩人由出水口穿了出去,來到了府後大花園中的荷花池,在一道小
橋下冒出了水面。

    這處院落重重,天上群星羅布,月色迷濛,池蛙發出「閣閣」嗚叫,又是另一種氣份。

    遠處一隊府衛沿池巡了過來,兩人定睛一看,特別吸引他們注意是兩大點綠芒,詭異之
極。

    項少龍嚇了一跳,忙拉著善柔潛入水裡。

    他的心悸動著。

    那兩點綠光正是犬隻反映著附近燈火的瞳眸,看來這些本應是夜深人靜才放出來巡府的
巨犬,因著田單等的來臨,提早出動來加強守。

    巡衛過橋遠去後,兩人又從水裡冒出頭來,善柔低聲道:「糟!有這些畜牲在岸上,我
們惟有水道摸到那裡去。若臥客軒也放了兩頭惡犬在那裡,我們只好回家睡覺了。」

    項少龍亦不由大感氣餒,但中途而廢更是可惜,勉力振起精神,與善柔肯定了碧桃園的
方向後,分頭潛進池水裡。

    項少龍曾受過嚴格潛水訓練,像魚兒般在暗黑的水低活動著,憑著池水流動的微妙感
覺,不片晌找到了一個去水口,浮上水面和善柔會合時,兩人同時喜:「找到了!」但又不
由齊叫不妙。

    究竟那個水可通往碧桃園呢?又或都不是通到那裡去?這事誰也不能確定。更要命是這
兩條暗水道均設在池底,完全沒有可供呼吸的空間,假設不能一口氣由另一方冒出來,便要
活生生悶死,那才冤枉透頂。

    項少龍人急智生,咬著善柔耳朵道:u我們分頭進入水道,試探出水道的方向立即回
頭,千萬不要逞強。」

    善柔應命去了。







    項少龍深吸吸一口氣後,潛進水裡去,穿入水道,前進了丈許,發覺水道往左方彎去,
連忙按著渠道方石砌成的底部迅速退出,在這狹窄的空間裡,要轉掉頭亦很難辦到。

    善柔道:「我游了足有兩丈,前邊的方向似乎沒有問題了,但這裡離碧桃園最少數不步
的距離,我們怎能一口氣游到那麼遠的地方。」

    項少龍憑記憶思索著蒲布交給他那張帛圖,道:「由這裡到碧桃園還有一個池塘,我看
水道應先通到那池塘去。」

    善柔這麼堅強的人也不由洩氣道:「即使池塘剛在正中處,離這裡也有百多步的距離,
我們仍是到不了那處去。」

    項少龍人急智生,善道:「我有辦法了,只要我們把銅管的一端包紮著,另一端用手按
緊,管內的餘氣可足夠我們換上兩三次氣,不是可潛到那邊去嗎?」

    善柔眼中閃著驚異之色,道:「你這人原來並不太蠢,但用甚麼東西包紮管口呢?」

    項少龍不懷好意地道:「我的皮衣裡只有一條短褲,你裡面有穿東西嗎?」

    善柔大窘道:「你這好色鬼,噢!」

    項少龍把她拉到池中心的假石山處,解開她襟口的扣子,探手進內,先滑入她衣裡指頭
享受殺那的歡娛後,才撕下了大截內裳。

    善柔出奇地馴服,沒有惡言相向,或者是知事不可免,只好認命。又或為了殺死趙穆田
單,甚麼均可犧牲。何況最大的便宜早就給這男子拔了頭籌。

    看著項少龍撕開布帛,紮緊管子,懷疑地道:「會漏氣嗎?」生死攸關,她禁不住關心
起來。

    項少龍充滿信心地道:「有三層布包著,濕透後縱或會漏出少許空氣,但那時我們早由
那邊出口鑽出去了。來吧!」

    兩人游到入口處的水面,深吸一口氣後,用手按緊沒有包紮那端的管口,由善柔領路鑽
進水道裡。

    兩人迅速深進。

    游過了三十步許的距離,兩人第一次換氣,到第二次換氣時,兩人早暈頭轉向,不辦東
西遠近,只覺管內的氣被一口及盡,大駭下拚命前游。

    出口在前方出現,隱見光暈。

    大喜下兩人鑽了出去,浮上水面,靠著岸大口吸著平時毫不在乎的新鮮空氣。

    四周樹木環繞,花木池沼,假山亭榭,是個較小的花園,佈置相當不俗。

    項少龍每次到侯府來,活動範圍只限於幾座主建築群,想不到原來還有這麼雅致的處
所。

    園裡一片孤寂,不聞人聲,只掛著幾盞風燈,把池塘沐浴在淡黃的月色裡。

    善柔喘息著道:「今次更不妙,我們最多只游過了不步的距離,由這裡到碧桃園那條人
工小河,少說還有兩百步以上的距離,遠近尚不能肯定,銅管的空氣怎夠用?」

    項少龍亦正為這問題苦惱,呆看著善柔,倏地靈機一動道:「你給我親個嘴,我便可想
到辦法了。」

    善柔愕然半晌,垂頭低聲道:「若是騙我,便宰了你。」伸手纏上他脖子,獻上火辣辣
的香吻。

    忽地足音傳至,難捨難離下,這對男女沉進水裡去,讓嘴舌繼續糾纏不休。

    到實在蹩不住時,才再浮上水面去,巡衛早遠去了。

    兩人都泛起刻骨銘心的動感覺,尤其在這種危機四伏的環境裡。

    善柔捨不得地緊摟著他,喘著氣道:u快說!」

    項少龍道:「我們把頭罩割下來,用布條在管口紮緊,不是可多了幾口氣嗎?」

    善柔歡喜得在他左右臉頰各吻一口,道:「不愧是我善柔的第一個男人,不過今趙由我
負責,人家才不信你的手勢。」

    項少龍皺眉道:「甚麼第一個男人,你大小姐還會有第二第三個男人嗎?」

    善柔理所當然地道:「你們男人可以有很多女人,為何女人可以有多男人?」

    項少龍一呆道:「那誰還敢娶你?」

    善柔皺起鼻子,扮了個鬼臉道:「誰要嫁人呢?天下這麼大,若殺了趙穆田單,我便四
處浪蕩,或者有天累了,就來找你吧!那時你要不要人家也沒打緊。」

    項少龍發覺自己真的喜歡她,比起別人,她更接近二十一世紀堅強獨立的女性。

    善柔不再理他,由手臂的革囊處拔出匕首,工作起來。

    由於有了上趙的經驗,兩人換氣時都小心多了,駕輕就熟地潛過二十多丈的地下暗水
道,來到了碧桃園的人工河處,悄悄由河底往園心的臥客軒潛過去。

    這道人工小河寬約丈許,繞軒蜿蜓而流,兩岸亭樓榭,花樹小橋,美景層出不窮。

    守衛亦森嚴多了,通往臥客軒的主要通路掛滿風燈,滿佈守衛,園內又有人拉著巨犬巡
逡,若非有這水底通道,項少龍儘管有二十一世紀的裝備,欲要不為人知摸到這裡來,亦是
難比登天。

    小河最接近臥客軒的一段只有丈許之遙,兩人觀察過形勢,找到了暗哨的位置,在一座
橋底冒出了水面。

    項少龍看準附近沒有惡犬,向善柔打個手勢,由橋底竄了出來,藉著花叢的掩護,迅速
搶至軒旁一扇緊閉著的窗漏旁,項少龍拔出一枝鋼針,從隙縫處插了進去,挑開窗閂。

    兩人敏捷地翻進軒內去,把窗門關好,又下了窗閂,均感筋疲力盡,移往一角挨著壁坐
了下來。

    善柔打著了火熠子,項少龍忙用兩手遮著,避免火光外洩。

    掩映的火光中,軒內的環境逐漸清楚起來。

    軒內佈置清雅,偌大的空間,放了二十多座精緻木櫃,陳列著各式各樣的珍玩寶物。

    軒心處鋪著地氈,圍著一張大方幾放了四張上蓋獸皮的舒適臥幾。

    項少龍正暗讚趙穆懂享受時,喜柔喜道:「你看!」

    項少龍循她手指處望去,只見其中兩個珍玩架處放置了個五尺許高的大鐵箱,與整個環
境絕不協調。

    善柔摸著那把鎖著鐵箱的巨鎖,苦惱道:「這種鎖我還是第一次見,怎打開它呢?」

    項少龍笑道:「讓我這開鎖宗師來看看吧!」

    才把鎖抓在手中,還未及細看時,人聲忽由正門外傳來。

    善柔環目一掃,底呼道:「上橫樑!」拔出發射掛勾的筒子。

    開門聲剛於此時傳來。

    項少龍一把拍息她手上火苗,善柔射出掛勾,準確無誤地緊掛在橫架軒頂的大樑柱去。

    黑暗中項少龍不敢冒失出掛勾,猛一咬牙道:「抱著我!」抓緊索子,往上攀去。

    善柔知事態危急,躍起摟緊他的熊腰,把命運托付在他手裡。

    大門洞開,有人叫道:「點燈!打開窗子,侯爺和客人快到了。」

    項少龍大叫倒霉,用盡吃奶之力,往上攀去,善柔則把身下索子不斷收起來。

    門旁燈火亮起。

    十多名府衛走了進來,這時若有人抬頭一看,保證他們無所遁形。

    幸而他們這時心中所想的不是點燈就是開窗,一時無人有暇望往屋頂。

    當兩人驚魂甫定,伏在橫樑和瓦桁間的空隙時,下面早大放光明,新鮮空氣由窗門湧
入,驅走了軒內的悶氣。

    善柔湊過小嘴吻了他一口,表示讚賞。

    足音響起,接著是趙穆的聲音道:「你們都給本侯出去。」

    項善兩人的心「卜卜」跳了起來,知道趙穆要帶田單和李園到這裡來,定是想給他們看
看那批可顯示實力的效忠書。說不定還有重要事情商量,不由緊張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