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欲離難去

    走不了兩步,前方一扇門「伊丫」聲中掩開,祝秀真以舞蹈的曼妙姿態,蓮步輕搖的走
出來,攔住了項少龍的去路,眼神既幽怨,似乞憐的道:「沈執事有空嗎?」

    項少龍當然不會蠢得相信這些歌姬的任何表情,蓋因她們都是演戲的第一流專家。

    不過縱使董淑貞和祝秀真曾佈局害他,現在比較弄清楚是甚麼一回事後,他對她們不但
沒有怨恨,還探感憐惜。

    說到底,她們都是在這男權當道的社會追求自己理想而掙扎求存的女子,雖然手段太過
份,但亦只是迫不得已。

    只恨自已身為東方各國的頭號公敵,自顧不暇,縱想幫她們亦是有心無力。

    這刻他想到的只是如何脫身,不用捲入這牽涉到多方面的漩渦裡。

    他尚未來得及回答,祝秀真已扯著他衣袖,硬把他拉進房內去。

    忽然間,項少龍清楚感到自己成了舞伎團內分別以鳳菲和董淑貞為首的兩大派系間鬥爭
的關鍵。

    無論鳳菲想脫身退隱,又或董淑貞要繼承鳳菲的位置,均須通過他這掌管一切的「下
人」去部署安排。

    而他更是對外接觸的橋樑。

    他現時的角色有點像二十一世紀超級巨星的經理人,又或劇團的經理。

    若沒有他的合作,鳳菲和董淑貞便無牙無爪甚麼花樣都變不出來。以前張泉和沙立得以
親董淑貞和祝秀真的香澤,原因正在於此。

    豈知給鳳菲利用張泉和沙立間的鬥爭,連消帶打地一下粉碎了董淑貞和祝秀真的優勢,
把這最重要的職位交到他項少龍的身上去。

    這時他已有點明白為何鳳菲肯把張泉留下來,其實此乃非常厲害的一著棋。

    因為張泉與董淑貞既有曖昧關係,這使董淑貞很難當著張泉的眼前明目張膽的來勾引項
少龍,唯一方法只有聯合張泉來迫走他、那自然會迫得項少龍更靠攏鳳菲。

    假設董淑貞真的撇掉張泉,後者走投無路下,說不定反會向鳳菲投降,出賣董淑貞的計
劃和秘密。

    至於祝秀真本是倚仗沙立,沙立一去,遂變得孤立無援,只好投向董淑貞,任她擺佈。
可是只要她再有憑恃,可能又會與董淑貞爭奪繼承者的位置。

    不過可能連鳳菲、董淑貞和祝秀真都不知這的是張泉早被人收買,正密謀不軌。

    目下的形勢是鳳菲籠絡不了他,董淑貞想陷害他又告失敗,張泉當然更不能打動他,一
時成膠著之局。

    最可笑是他一心只想脫身。

    如此錯綜複雜的關係,電光般掠過他腦際時,祝秀真關上房門,轉身把他摟個結實,悄
臉埋入他胸膛裡,情深款款的道:「你怎可對秀真如此無情?」

    項少龍清楚感到她動人肉體高度的誘惑力,心中泛起憐意。雖明知她是虛情假意,亦生
出同情之心。

    他沒有反擁她,亦沒有把她推開,只是昂然站著,淡淡道:「秀真小姐不須如此,有甚
麼吩咐,儘管說好了。」

    祝秀真仰起俏臉,竟已梨花帶雨,淒然道:「我很害怕!」

    項少龍想不到她有此一招,心中一軟道:「秀真小姐!」

    祝秀真把俏臉埋在他比一般人寬闊得多的胸膛上,悲切地哭了起來,把他襟頭全染濕
了。

    項少籠慌了於腳的連哄帶勸,扶到她在席上坐下,任她摟緊脖子坐入懷中,又為她拭掉
熱淚,她才止泣收聲,只間中香肩抽搐一下。

    他幾可肯定她是戲假情真。

    這情當然不是愛他之情,而是對己身命運茫然的驚恐之情。

    祝秀真淒然道:「你該知大小姐已準備解散舞伎團,且準備把我們送人套交情,好使自
己可以安然脫身。」

    項少龍愕然道:「竟有此事?」

    祝秀真道:「此事絕對不假,以前團內有好幾位姊妹,離團嫁入豪門後,遭遇都很淒
慘,有人活生生給大娘打死,有人因主子丟官抄家成為官伎。倘若只是遭受冷落已是很幸運
的。秀真情願死去好了。這樣的活罪太難受。」

    項少龍皺眉道:「你們都是大小姐買回來的嗎?」

    祝秀真淒然點頭,悲切道:「不要看她表面待我們這麼好,只因我們還有利用價值,可
助她博得天下第一名妓的美名。事實上她只會為自己打算,而我們則是她的工具。」

    項少龍知她六神無主,才會如此傾欣心內的恐懼。心中暗歎這時代女*緣謀P*
地位,但亦感有心無力,道:「你這麼坦白,不怕我向大小姐出賣你嗎?」

    祝秀真苦笑道:「甚麼男人我沒見過,你是那種天生正義的人,開始時人家看錯了你,
但現在再不會犯這錯誤,所以只好厚顏求你。」又歎道:「我們這些小女子對團外的事一無
所知,離團後寸步難行,只能任人擺佈。」

    項少龍道:「可是你終要嫁人啊!」

    祝秀真在他懷裡仰起猶帶淚漬的俏臉,輕輕道:「最好當然是不用嫁人,我們人人都有
積蓄,足可一世衣食無憂,但卻須人為我們做得妥善安排,現在沙立給大小姐趕走了,只好
求你。」旋即垂頭赧然道:「就算要嫁人,都不希望被對方知道自已當過歌舞姬,秀真寧作
窮家子的正室,死不作豪門的鱔妾賤婢。」

    項少籠心中恍然,這正是關鍵所在。

    歌伎團內有野心者如董淑貞,目的是要取鳳菲而代之,沒野心的如祝秀真,則希望能憑
這些年來的床頭金,過點自己選擇的理想生活。

    無論何種目的,都是想獨立自主,把命運盡量掌握在自己手中。

    他首次認真考慮縱使可輕易脫身,是否能狠心離開,置她們不顧?最佳選擇是安排她們
到秦國安身立命,一來那處不會直接受刻戰爭的蹂躪,更重要是他只要說一句話便沒人敢欺
負她們。

    這群姿色出眾的姜女,若願意的話,他還可為她們安排好歸宿。

    問題是他眼前自身難保,團內又明爭暗鬥,加上張泉這內鬼,在這困難重重的情況下,
他是否仍有相助之力?他決意先試探祝秀真的真誠,輕輕道:「沙立是因我而被逐走,你有
沒有想過為他向我報復呢?」

    祝秀真嬌軀微顫道:「原來給你看穿了,難怪不肯來哩!秀真就此賠罪,任憑處罰。」

    項少龍當然不會「處罰」她。還下了決心不可與團中任何女子發生肉體關係,以免惹上
情孽。

    就在這一刻,他下了決心要盡力助這歌舞伎團的可憐女子,都能達到心頭的願望,就當
是為這時代的男人補贖少許罪過好了。

    他好言婉拒了祝秀真的獻身後,回房把事情向肖月潭說出來。

    肖月潭點頭道:「雖要冒點風險,但大丈夫立身處世,自該有不畏艱難的膽色胸懷。事
實上我對她們都很同情,但自問又力不足以保護她們。假若能安排她們安全地到咸陽去,不
但你可以回家與塚人團聚,她們亦可獲得安全之所,確是兩全其美的事。」

    項少龍皺眉苦思道:「但鳳菲顯然有她的打算,也不會告訴我們。」

    肖月潭笑道:「她這麼倚仗你,自然在她的計畫裡你是其中重要的一環。那只須看她吩
咐你做甚麼事,就可尋出蛛絲馬跡。現在首要之務,是要與團中所有人混熟,像你指揮軍隊
般如臂使指,要做起事來便容易應付多了。」

    項少龍歎道:「現在沙立的人都投向張泉,大部份人視我如仇敵,表面尊敬,暗裡恨不
得我塌台。這就是眼前最大的煩惱,沒有一段時間,如能贏得地們的信任。」

    肖月潭哂道:「張泉這種小腳色,拿甚麼來和我們鬥。只要我一句話,可教他永遠消
失。不過最好先找出他為誰辦事,知己知彼,才能取勝。」

    項少龍道:「除非用刑,否則他怎肯招供?」

    肖月潭失笑道:「若說陰謀手段,還是老哥我比你在行。用刑乃下下之策,況且他胡亂
拿個人出來搪塞,我們亦難辨真偽。哈,我卻有個更精采的方法,不但可去掉張泉,還可收
買人心。」接著附耳對項少龍說了一番話。

    項少龍聽畢歎道:「幸好打一開始你便是我的好朋友,否則我可能已輸掉給呂不韋
了。」

    午後大雪從天而降。

    船隊此時離臨淄只有十個時辰的水程,明早便可抵達這齊國文化薈萃的大都會了。

    項少龍改變了主意,設法去掌握舞伎團的運作,連過往的賬簿都不放過,始知原來歌舞
伎佐團不但收入豐厚,只是各國權貴的禮物便裝滿了四十多個箱子。

    誰能娶得鳳菲,等若平添了一筆幾達天文數字的財富,名副其實的財色兼收。

    張泉雖說鳳菲有秘密情郎,可是他卻不太相信。可能是張泉想當然吧了!晚飯後趁鳳菲
排舞的時刻,項少龍主動去找張泉說話。

    張泉見他來,喜出望外道:「我正要去找你呢。」

    坐好後,項少龍接過他遞來的茶盆,低聲道:「今早大小姐找了我去,許以百錠黃金的
報酬,又說可推薦我到齊國做事。坦白說吧,人不外求名求利,加上大小姐又對小弟有提拔
之恩,換了張兄是我,肯拒絕嗎?」

    張泉臉色微變,好一會才道:「我背後的人亦是出得起資財的人,其身家更非鳳菲能
比,不過我要向他先作請示,才可以肯定報酬的數目有多少,但保證不會少於一百五十錠黃
金。」

    項少龍聽他這麼說,那麼此人若非齊人,就必是來臨淄賀壽的某國使臣,否則張泉怎能
向他報告此事。


    他當然不滿足於這個情報,搖頭道:「張兄不用多此一舉!錢財雖重要,但功名更是我
夢寐以求的東西。大小姐交遊廣闊,誰都要賣點面子給她。」

    張泉打斷他道:「沈兄是明白人,當知現時若論強人,莫過於秦,我這主子正是秦國舉
足輕重的人物,沈兄若要謀得一官半職,只有隨我去投靠他。否則恐怕位子未坐穩已成亡國
之奴。」

    項少龍心兒劇跳,幾可肯定此人是呂不韋。

    以呂不韋的好色和佔有慾,鳳菲又曾到過咸陽,這傢伙不見色起心才怪。

    憑他的財勢,耍收買張泉這種小人物還不是手到拿來。

    而呂不韋剛好要到臨淄去,各方面情況吻合下,故可斷定此人必是呂不韋無疑。

    巧取豪奪,不擇手段,正是他的本色。

    不過他有田單照顧,應付起來確不容易。

    裝作大訝道:「此人究是何方神聖?」

    張泉歎了一口氣道:「若可以說出來,我早說出來了。但若我張泉有半字虛言,教我不
得好死,如此沈兄可放心了吧!」

    項少龍道:「狡兔死,走狗烹。若他得到大小姐後反口食言,我和張兄豈非不但一無所
有,還要賠上小命兩條。」

    張泉歎道:「你的形容真是非常生動傳神,不過卻大可放心。此人出名滿門食客,比你
的舊主無忌公子還愛招羅各方名士豪傑,怎會沒有容人之量,沈兄大可放心。」

    項少龍道:「這事張兄只能以空言保證,這樣吧!先教他下一半訂金,收妥後,我才傾
心和張兄合作。」

    張泉如釋重負道:「這該不會有問題。不過莫說我沒有誓告在先,若沈兄收了金子卻沒
有為他辦事,保證不能生離臨淄。」

    項少龍笑道:「大丈夫一諾千金,幸好我仍未答應大小姐,只是在敷衍著。」

    張泉欣然道:「這就最好。現在沈兄不妨仍與大小姐虛與蛇委,弄清楚誰會幫她,又或
誰是她的姘頭,那我見到那人時,亦好有點交待,向他索財都容易一些。」

    項少龍笑道:「收到錢,我自然把得來的消息奉上,張兄是明白人,當知交易的規矩是
一手收錢,一手交貨。」

    張泉拿他沒法,只好答應。

    項少龍心中好笑,想不到來到齊國後,還要暗裡和呂不韋鬥上一場。

    此事保證可令肖月潭非常興奮。

    他們都是深悉呂不韋性格和手段的人,已有了孫子兵法所說「知己知彼」的有利條件。

    反是呂不韋對他們這敵手卻一無所知,故雖有田單幫手,仍未必定可佔在上風。

    更精采是田單本身亦陷於本國的鬥爭中,加上鳳菲乃人人爭奪的目標,若他和肖月潭能
好好利用這種形勢,說不定可大玩一場,勝他漂亮的一仗。

    想到這裡,那還有興趣和張泉糾纏下去,遂告辭離開。

    踏出房門,走不了兩步,便給人在背後喚他,原來是繃著冷臉的俏屏兒。

    項少龍停下步來,小屏兒來到他身前,冷冷道:「你是否由張泉處出來?」

    項少龍只好點頭。

    小屏兒不悅道:「你究竟在弄甚麼鬼,是否想出賣大小姐?」

    項少龍看她神情,便知鳳菲已把今早自己所作的表態告訴了她,使她大受傷害。不過長
痛不如短痛,只好任她如此好了。低聲下氣道:「我怎會是這種人?這處不宜說話,小屏姐
是否有事找我呢?」

    小屏兒雙目一紅,跺足道:「誰要找你這狠心的人?是小姐找你。」

    項少龍心中一軟,柔聲道:「聽我解說好嗎?我……」

    小屏兒掩耳道:「我不要聽。」話尚未完,情淚奪眶而出,哭著去了。

    項少龍只好搖頭苦笑。

    就算狠心亦要來一次。

    他實在不想再有感情上的牽纏負擔。

    鳳菲不是在排舞嗎?為何要見他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