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將計就計

    項少龍一震道:「何有此言?」

    肖月潭微笑道:「若論玩權謀手段,沒有多少個可及上你老哥我。早在你告訴我如何坐
上這執事之位時,我便知不妥。所以暗下留心,發覺不但張泉對你嫉恨極深,以董淑貞為首
的一派歌姬都恨不得去你而後快。在這種情況下,祝秀真竟送上門來,不是陷阱才怪。」

    項少龍清醒過來,暗罵自己疏忽,點頭道:「這或者就叫便宜莫貪吧!幸好我根本不打
算去。」

    肖月潭一呆道:「項少龍何時變得這麼好相與了。所謂安內才可定外,若不趁此機會狠
狠挫折對方氣焰,這種女子小人合起來想出來的毒計,只會教你防不勝防。更何況你曾答應
鳳菲助她應付對她有野心的男人,不在這種時刻顯點手段,如何建立她對你的信心。」

    項少龍尷尬道:「我不太習慣對付女人,總是狠不下心來。而且更不知怎樣利用這脂粉
陷阱反過來對付她們。」

    肖月潭胸有成竹道:「首先且讓我分析形勢,昨晚我由雲娘處早探清楚各人關係,原來
董叔貞暗裡和張泉有一手。而沙立則是祝秀真的面首。不要以為他們間真是郎情妾意,其實
只是一種利益和色慾的結合。現在沙立給你趕走,張泉又因而降職失勢。你可說同時得罪了
董祝兩女,面對的惡劣情況可想而知。」

    項少龍擁被苦笑道:「這只是鳳菲利用我來重整舞伎團的形勢,否則怎會忽然信任起我
這麼一個陌生人來呢?」

    肖月潭同意道:「鳳菲是個很有手段的美人兒,比狐狸還要狡猾。你確變成了她一著棋
子。不過她仍不想太過開罪董淑貞,否則就會連張泉都早掃了出去。哈!究竟祝秀真擺下的
是甚麼陷阱呢?量她仍沒有殺人的膽量。看來只會誣你偷入她房裡圖謀不軌,使鳳菲不得不
逐你出團。」

    項少龍喜道:「那倒非常划算,若我可以離團,便可改為由你聘我做御者諸如此類等下
役,那時就不用擔心會給人識破我了!」

    肖月潭失笑道:「到我那裡反更危險。我船上的人大多看過你的畫像,相處久了,難保
不會有人起疑。這亦是我遣走仲孫何忌等人的原因,待我改好你的容貌時,你才可和他們接
觸。」

    項少龍歎道:「那現在該怎辦呢?」

    肖月潭搖頭笑道:「祝秀真來來去去都不過是賊喊捉賊的招數,少龍有沒有興趣真的去
玩這女人,保證滋味極佳,不會令你失望。」

    項少龍湧起刺激的衝動,旋又壓下這衝動,拒絕道:「我不習慣與沒有感情的女人歡
好,更不想用這種手段征服她。而且若讓鳳菲知道我和她有關係,更不知她會怎麼看我,所
以此計萬萬不行。」

    肖月潭點頭道:「我忘了你是正人君子,既是如此,就採取威嚇手段,給這蕩婦來個下
馬威好了。」

    接著低聲說出了計劃。

    河風呼呼中,項少龍由艙窗鑽了出去,利用索鈞攀往上層,踏著船身突出的橫木,壁虎
般往祝秀真的房間游過丟。

    幸好船壁結的冰因這兩天氣候回暖溶掉了,否則縱有鉤索之助,亦非常危險。

    船上岸上均靜悄悄的,在這種天氣下,誰都要躲進被窩內去。

    每逢經過代表一間房子的艙窗時,他都要俯身而過。

    此時這邊十多間艙房只有兩、三個窗子仍透出昏暗的燈火,祝秀真的閨房當然不在其
中。

    最接近船頭的三間艙房,分別住了鳳菲、董淑貞和祝秀真這團內最有地位的三位女性,
而雲娘則在另一邊的艙房。

    由於項少龍的房間靠近艙尾,所以要攀爬好一截船身,才可到達祝秀真那扇窗子。

    房內和船艙外壁絕對是兩個不同世界,那不單是冷暖的分別,而是感覺的兩樣。

    項少龍心中好笑。

    自己就像成了武俠小說中描寫能飛簷走壁的高手;只不過非是去行俠仗義,而是為自己
的命運掙扎求存。

    肖月潭對鳳菲的評語,使他對這美女生出戒心。

    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自己實在太容易相信別人說的話,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心中早定
了她們內在與外表同樣美麗。最難測是婦人心,祝秀真就是眼前活生生的例子。

    他收回索鈞,再次射出,掛到上方艙頂更遠處,借力橫移,如是者重覆幾趟後,來到了
祝秀真的艙房外。

    房內悄無聲息。

    正要拔出匕首,挑開窗門鑽進去時,前方董淑貞房間處隱隱傳來女子的嬌呼聲。

    項少龍一陣心跳,又感好奇,不由移了過去,來到那扇窗外,貼耳細聽。

    究竟誰會在董淑貞房內呢?

    一聽之下,立時呆在當場。

    原來房中翻雲覆雨者都是女人,可能正在最要命的時刻,兩女都叫得聲嘶力竭,極盡挑
逗之能事。

    原來董淑貞不但愛男人,也愛女人。

    正要離開時,董淑貞沙啞的聲音響起道:「秀真你真好。」

    項少龍大吃一驚,怎麼祝秀真竟會到了董淑貞的房間去,那在祝秀真房中的又是誰?

    雲娘不是告訴肖月潭:董淑貞和祝秀真分別與張泉和沙立搭上嗎?那董淑貞該與祝秀真
處於對立的位置。為何兩女又做了同性戀人呢?

    茫然不解時,祝秀真的聲音喘息著道:「這時刻還要逗人家,那傢伙該快來了,這樣搞
法連門響都聽不到。」

    董淑貞嬌笑道:「只要聽到幸月的尖叫就行了!」

    祝秀真道:「今天我才和幸月調房子,大小姐會否生疑呢?」

    董淑貞笑道:「精采處正在這裡,就算鳳菲懷疑我們在弄鬼,卻也知道沈良只是個好色
的奴材。當執事沒兩天已搞三搞四,那能委以重任。而對我們更是無可奈何,沒有我們她怎
能和蘭宮媛她們爭一日之短長呢。」

    祝秀真默然片晌後,低聲道:「真不明白以談先生那種身份地位的人,對沈良這奴材會
這麼另眼相看。」

    項少龍本想離開,聞言留下續聽。

    董淑貞歎了一口氣道:「這傢伙確有點特別,身手又厲害得教人吃驚,若非覺得他難以
收買,給他佔點便宜都是值得的。」

    項少龍仍弄不清楚董淑貞要弄出這麼多事來究竟為了甚麼?很想她自己說出來。但兩人
又沉默下去,不片刻再傳出祝秀真輕輕的呻吟聲。

    項少龍沒興趣聽下去,返回自己的艙房。

    肖月潭聽畢後,也覺好笑,沉吟片晌後拍腿道:「我有一將計就計之法,不但可返過來
害祝秀真,還可增添你的光采。」

    項少龍連忙問計。

    肖月潭壓低聲音道:「你可揮筆寫下一信,內容當然是表示你多謝祝秀真垂青於你,可
是你卻不能接受,請她見諒諸如此類。再放入那換了是幸月的房間內。如此不但可拆穿她們
的詭計,還可以表現出你並非易受引誘的人。」

    項少龍苦笑道:「此計絕對行不通,舞刀弄棒是我本行,但賣文弄墨卻是另一回事
了。」

    肖月潭呆了一呆,失笑逍:「我倒沒想過這方面的問題,不過只要你畫個押就成,其他
由我代勞,但千萬不要錯手寫了項少龍上去。」

    項少龍如釋重負,陪他笑了起來。

    次日清晨,船隊繼續航程。

    兩人在房內用過早膳,肖月潭到了船頭與眾姬湊興欣賞兩岸景色,項少龍則忙個不了,
學習處理團內的事務。

    小屏兒照例從旁措點。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小屏兒態度友善了點,陪他到底艙清點沿途買來的東西時,忽然
道:「你為何要給人背罪?」

    項少龍摸不著頭腦道:「背甚麼罪?」

    小屏兒俏臉微紅道:「昨天我聽人說原來雲娘找的是談先生,才知誤會了你,但為何你
不辯白呢?」

    項少龍故意氣她道:「你不是說談先生是不欺暗室的正人君子嗎?而且小屏姐根本不給
我說話的機會。幸好清者自清,小屏姐不會再鄙屑我了吧?」

    小屏兒大窘,岔開話題道:「為何這兩天你像是老了點,鬚髮都有些花白了。」

    項少龍暗吃一驚,表面裝作若無其事的笑道:「有人一夜白髮,我只是白了少許,已算
幸連呢!」

    小屏兒知他意指因自己誤會了他,為此而苦惱得白了髮鬢須髭,驚喜交集的橫了他一
眼,又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兒,指點他做該打理的事。

    項少龍暗喜過關,又覺得這樣逗逗這俏妞兒,亦是人生樂事。

    午膳時,鳳菲破例召了他去陪席,幸月也有參與。

    項少龍心知肚明是甚麼一回事,但當然扮作毫不知情。

    鳳菲隨口問了他接手了張泉工作的情況後,便開門見山道:「沈執事是否知道差點就給
人害了呢?」

    項少龍故作愕然道:「小人不明白大小姐的話。」

    對面的幸月笑道:「我昨天因祝秀真的請求與她對調了房間,所以沈執事那封情詞並茂
的信來到了我手上,這樣說沈執事明白了嗎?」

    項少龍裝出吃驚的樣子,憤然道:「原來她是佈局來害我。」

    鳳菲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道:「幸好你沒有令我失望。以往無論我聘用任何人,最終
都被她們勾引過去,沈執事是唯一的例外。」

    幸月讚道:「想不到沈執事還寫得一手好字!」

    項少龍坦然道:「那是我央談先生代筆的。我除了可勉強畫押外,其*陳a技*
不得人。」

    鳳菲點頭道:「你肯坦白說出來,更是難能可貴。可是聽沈執事出口成文,妙句橫生,
怎會是不通文墨呢?」

    項少龍暗想那能告訴你真相。只好道:「書我倒看過幾本,但卻疏於練字。」

    幸月奇道:「那沈執事必是出身於官宦之家,一般人那有機會碰到書哩?」

    項少龍面對前所未有的「身份挑戰」,要知這時代印刷術尚未發明,流行的只有人手寫
的帛書和竹書,罕有珍貴。若非以前有專為權貴效力的儒者流落到民間,設館授徒,連識字
都只屬權貴的專利。

    所以假若兩女問起他看過那本書,只要追問兩句,立時可拆穿自己的西洋鏡。

    惟有胡謅道:「以前我跟隨廉大將軍時,曾接觸過幾本書而已!」

    鳳菲倒沒有生疑,含笑道:「祝秀真這回做的只是小事一件,以後就算有人在我面前說
你是非,我也不會相信。」

    幸月似乎對他頗有好感,道:「我們排演歌舞時,沈執事最好在場,好清楚人手的編排
以及和我們要準備的東西,好嗎?」

    項少龍連聲應是。

    鳳菲忽然歎了一口氣,蹙起了靈秀的黛眉。

    項少龍雖見慣美女,仍不得不承認她的一對秀眉非常好看。

    就像老夭爺妙手偶得的畫上去般,形如彎月,絕無半點瑕疵。

    幸月也陪著歎了一口氣,低聲道:「又勾起大小姐的心事呢!今趟臨淄之行,怎都不能
給三絕女和柔骨娘比下去的。」

    項少龍無話可說。

    要他和人比劍還可以,但這方面他卻完全幫不上忙來。

    看鳳菲的表情,便知她在歌舞編排上遇上難題。

    象鳳菲這種搞創作的人,自然希望能有突破。

    但那代表了向自己的過去挑戰,自然非常因難。

    鳳菲有點意興蕭條,再沒有說話。

    反是幸月談興甚濃,還特別矚他今晚記得看她們排演。

    告退後,正想返房去找肖月潭合口供,後面有人叫道:「沈良!」

    項少龍轉過身來,原來正是「穿針引線」害他的騷婢小寧。

    她由長廊另一端趕過來,大瞠道:「昨晚為何不見你來,累得小姐白等了一晚。」

    項少龍笑道:「昨晚我竟累得睡著了,請小寧姐見諒。」

    小寧忍著怒火道:「你這人真是,現在小姐惱了你呢!」

    項少龍瀟灑地聳聳肩,裝了個無奈的表情,看得小寧呆了一呆時,轉身朝往下層的木梯
走去。

    小寧追上來一把扯著他衣袖道:「你怎麼這樣就溜了,還不想想有甚麼方法可將功贖
罪?」

    項少龍為免她糾纏,索性道:「其實我歡喜的是小寧姐你,不若你來陪我吧!」

    小寧顯早諳男女之事,白了他一眼道:「想我給小姐趕走嗎?唉,見你這人還不錯,讓
我替你想個辦法補救吧!」項少龍不耐慎起來,低聲道:「男女間的事那能勉強。小寧姐不
用為此煩惱。不若你今晚來我處吧,」

    小寧見計不得授,急道:「怎行嘛?你房內還有談先生。」

    項少龍伸手往她臉蛋捏了一把,笑道:「談先生是明白人,怎會介意?」

    言罷心中好笑的揚長去了。

    回到房中,與肖月潭說了後,兩人都感好笑。

    肖月潭又為他染須染髮,正忙個不停時,有人來喚肖月潭去見鳳菲,嚇得他們手忙腳亂
地把東西收好。

    項少龍正要睡午覺,出奇地張泉竟來找他,還和顏悅色,與以前判若兩人。

    坐好後,張泉正容道:「沈兄以前跟過無忌公子,不外求利求財。所以希望能與沈兄作
個商量,看看有沒有法子談得攏。」

    項少龍早知他此來另有目的,淡淡道:「張兄請說!」

    張泉歎了一口氣道:「當初我聘沈兄當御者,確是另有居心。但這亦很難怪我。這個職
位你以為容易擔當嗎?到了臨淄沈兄就知道味兒。那些公卿大臣根本只杷我們這種人視作奴
材。一不小心立要惹禍。他們在大小姐處受了氣後,就遷怒於我們。但假若沈兄肯合作,我
自然會像兄弟班的在旁照顧,說到底我都當了近兩年的正執事。」

    項少龍心中暗笑,道:「張兄有話請直說。」

    張泉眼睛轉了幾轉,才湊近道:「沈兄與我合作還有一大好處,就是可享盡艷福,除了
只有幾個碰不得外,連二小姐我都可為你穿針引線。」

    項少龍故作驚奇道:「張兄莫要逗我了。」

    張泉忙誓神劈願保證沒有吹牛皮,然後道:「只要沈兄肯依我之言,我可以先給你五錠
金子,事成後再給你十錠。」

    項少龍心中一震。

    十五錠金子可不是少數目,足夠揮霍數年,張泉何來這等財力。

    想到這裡,已猜到他是被對鳳菲有野心又財雄勢大的人收買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