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歷史之謎

    項少龍盤膝坐在席上,讓半跪於身後的肖月潭在他頭上弄手腳。

    這老朋友低笑道:「我雖精通裝神扮鬼的易容術,但自己真正用上的機會卻不多,反而
是在你身上發揮得淋漓盡致,真是異數。」

    頓了頓續道:「我改變了你束髮的方式後,再把你的鬚鬢分多次染得變成少許花白,使
你的年紀看上去似大一點。」

    項少龍擔心道:「那豈非不能用水洗髮?」

    肖月潭傲然道:「我調出來的染料,哪有這麼容易沖洗掉,若能不時加染,更不會有問
題。」

    又笑道:「還有幾天才到達淄水,你最辛苦便是要改掉說話的習慣。以前扮董馬癡時的
故技當然不可重用。就改為帶點口吃,包保沒有人可聽出破綻。」

    項少龍苦笑道:「說不擔心可是騙人的。最怕就是給見過我的人由身形識破真相。」

    肖月潭哈哈笑道:「齊國原屬東夷,大多人身形雄偉,高人如少龍者雖不多,卻非是沒
有。少龍只要裝得傴僂猥瑣一點,走起路來時不要昂首闊步,保證不會出漏子。」

    項少龍想起齊人就是山東人,出名強悍高大,也就釋然。

    肖月潭瞥了窗外天色一眼,低聲道:「快天亮了,我們談了整晚,卻是愈說愈有精神,
很少這麼暢快的。自被呂不韋遣人愉襲後,我……」

    見項少龍沉默下來,歉然道:「我不該提起這件事的。唉,想起那事,我就要睡不安
寢。」

    項少龍斷然道:「政儲君登位之日,就是呂不韋敗亡之時,誰都不能改變這命運。」

    肖月潭當然不會明白他話內具有歷史宿命的含意,提醒道:「少龍千萬莫要輕敵,呂不
韋在秦掌權這麼久,絕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掙來的權位化作烏有的。」

    又低聲道:「我令趟來齊,本是要找機會把他刺殺,好為三公主和自己報仇,現在有了
少龍,就更有把握了。」

    項少龍心中叫苦,因為歷史書上寫明呂不韋是死於小盤登基之後的秦國,若要趁呂不韋
來臨淄的機會行刺他,注定必敗無疑。

    這想法當然不可說出來,只好道:「這事須得從長計議,而且這樣幹不夠痛快。我要親
眼看到他辛苦達立和得來的一切被我一點一點的毀掉,就等若逐塊的削掉他的肉,如此才能
消我的心頭之恨。」

    肖月潭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哈!完成了。你看來更不像項少龍!待會我弄方銅
鏡來給你照照看。趁還有點時間,我們還是睡上一會吧!」

    睡了不到半個時辰,項少龍給開門聲驚醒過來,偷眼一看,在昏暗的日出前的光線中,
見到雲娘躡手躡足摸了進來,嚇得連忙詐睡。

    雲娘認清了誰是誰後,鑽到肖月潭的被窩裡,接著響起肖月潭被弄醒的抗議咕噥;旋又
被親嘴的聲音代替。

    項少龍心中苦笑,若不是肖月潭來了,現在享受雲娘親熱的就該是自己。

    同時也醒覺到身份地位的重要。

    自己以前有身份有地位,加上出眾的外表,在情場上自然戰無不利,奪得多位美人芳
心。

    但現在一派落魄模樣,又只是個奴僕身份的下人,自然吸引力大減。

    聽著另一邊傳來相互調笑的挑逗聲音,他卻心如止水,不片刻重返夢鄉,去與遠在咸陽
的妻兒相會了。

    出奇的是肖月潭把他喚醒。

    此時天色大明,項少龍因近來睡得很多,所以昨晚雖少睡兩個時辰,都不覺辛苦。但見
肖月潭仍是精神翼翼,就大奇道:「我還以為你會爬不起來。」

    肖月潭尷尬道:「這女人真飢渴,幸好我是愈多女人就愈有精神那種人。船快要泊碼頭
了,我會安排人持密函到咸陽交給圖總管。你放心吧!我和總管有一套秘密的暗語,就算密
函落到別人手上,亦看不懂的。」

    項少龍由溫暖的被窩鑽了出來,笑道:「你辦事,我怎會不放心呢?」

    兩人穿衣後分頭行事。

    不久船泊碼頭,項少龍首次執行管事之職。幸好鳳菲派出愛扮男裝的俏婢小屏兒給以幫
忙指點,一起到岸上採購所需。

    除食用之物外,其他就是絲緞和胭脂水粉等物。忙了大半天,到黃昏才返船去。

    小屏兒對他頗為傲慢,項少龍暗忖自己在她眼中只是個較有身份的下人,遂不以為意。

    策馬回程時,走在前頭的小屏兒忽墮後少許,與他並騎而馳,神色平*偷潰骸*
小姐教我提醒你,雖然升為管事,但卻更須檢點行為,不要像張泉和沙立般破壞團內的良好
風氣。」

    項少龍愕然道:「小人不明白小姐的話意何所指?」

    小屏兒嘟起小嘴冷哼道:「你自己知自己事,昨晚有人見到雲娘到你房內去。談先生是
君子,當然與他無關。哼!勾上了人還要抵賴。」

    項少龍啞口無言。

    他自然不能出賣肖月潭,破壞了他在鳳菲眼中的君子形像,只好把這只「死貓」一口吞
掉。

    小屏兒露出鄙屑神色,不再理他,策馬領先去了。

    晚飯後,項少龍回到房中,肖月潭坐在席上,憑幾專心研磨染料,笑道:「奔走了半
天,才張羅到這些東西。我準備把你臉上的皮膚弄得黑一點,那看起來便粗獷多了。」

    項少龍在他旁坐下,笑道:「知否我給你頂了黑鍋。」

    肖月潭訝道:「甚麼事?」

    項少龍遂把俏屏兒的話複述出來。

    肖月潭沉吟片晌,啞然失笑道:「這高傲的妮子在嫉忌呢!少龍確有魅力,竟能令她著
緊。」

    項少龍苦笑道:「肖兄莫要說笑了!」

    肖月潭欣然道:「少龍智計過人,想不到卻會在陰溝裡翻船,中了這個小妮子的狡計。
想想吧!這幾天天氣這麼冷,誰會在人人睡熟時四處走動,親眼看到雲娘摸到我們房裡來。
定是給雲娘的貼身小婢發覺主子離開房間,遂告訴這愛穿男裝的漂亮丫頭。她才猜到雲娘找
你偷情,豈知一試就試出來了,只不過弄錯了對象。」

    項少龍為之啞口無言。

    肖月潭捧腹道:「除了鳳菲外,舞伎團有何良好風氣可言。你當鳳菲不知道我和雲娘有
一手嗎?我是出名風流的人。只是屏兒那丫頭心生妒意,才故意借鳳菲來壓制你吧!」

    項少龍恨得牙癢癢道:「我遲早要整治這丫頭。」

    肖月潭笑道:「最好在被窩內整治她,讓她在你胯下稱臣。」

    項少龍苦笑道:「現在我那還有拈花惹草的閒情。不過是想有機會時作弄她一下來消氣
吧了,而且我認為她根本看不起我。」

    肖月潭道:「若她不著緊,只會來個不聞不問。你也是其中能手,當知女人的心最不可
理喻。愈是針對你,愈是對你有意。」

    項少龍不想討論下去,改變話題道:「為何不見你那幾位同伴回返船來?」

    肖月潭道:「你指仲孫何忌他們嗎?我使了點手段,教他們留在我那艘船上,免得他們
對我兩人過於親近而起疑心,用的自是小屏兒那招假傳旨意的手法。」

    兩人對視失笑。

    肖月潭把磨好的染料藏入剛帶來的衣物箱裡,拍拍手道:「鳳菲今晚排演歌舞,囑我去
給點意見,要一道去看看嗎?」

    項少龍躺了下來,道:「若我今晚起來時不見你,是否可在雲娘房中找到你呢。」

    肖月潭搖頭苦笑的去了。

    不一會上層傳來舞樂之音,項少龍卻是思潮起伏。

    想不到重重轉折後,終仍是要到齊國去,真不知是禍還是福。

    戰國七雄的齊、楚、燕、趙、魏、韓、秦中,除了燕韓兩國首都未到過外,其餘都在他
這時空旅程之內。

    回程時,很大可能會隨肖月潭到韓京去,但卻該與燕國無緣。

    從燕國懸想起太子丹與其他人,最後龍陽君的「嬌容」浮現,不禁睡意大減。

    明早船就會繼續航程,會否在臨淄又遇上這曾是患難與共的「叛友」呢?

    在這戰爭的時代上每個人都為自己效忠的國家或人盡力謀取利益,自己何嘗不是如此。

    某一程度上,他項少龍其實是為歷史盡忠。

    一切早給命運之手安排好了,而他只是一個忠實的執行者。

    問題來了!

    假設沒有他,歷史仍會如此嗎?

    照道理當然是完全兩回事。至少小盤便做不上秦始皇。

    沒有秦始皇,可能便沒有大一統的中國。

    像秦始皇這種雄材大略的人,即使在中國歷史上也不常見。

    或說秦國發展到這時刻,誰當上皇帝都可統一中國,他卻絕不同意。

    事實上他由於此時身歷其境,更明白那只是事後孔明的說法。

    勝敗往往只是一線之隔。

    假若秦國沒王翦、李斯,嘿!還有自己這個關鍵人物,要征服六國只是癡人說夢吧!

    既是如此,為何歷史上卻沒有寫下自己這號人物?

    想到這裡上立時渾身出了冷汗。

    以前想到這問題時,總是一閃即逝。

    惟有此刻沒有人令他分神,又閒得要命,才能對此作出進一步深思。

    他曾向小盤提出過要他把一切有關自己的事徹底抹掉,就是基於一個可怕的想法。

    假若不是出於自己主動提議,而是由小盤主動地做,那就大為不妙。

    說到底,現在唯一能影響小盤當皇帝的漏洞,就是他那不可告人的身世。

    呂不韋精明厲害,又是知道「內情」的人,見到小盤完全不把他當作父親,難保不會生
疑。

    當日圖先便對自己膽敢讓鹿公等對小盤和呂不韋進行滴血認親而驚駭欲絕,所以小盤身
世的保密工夫,非是全無破綻。

    想到這裡,更是汗流浹背。

    現在只有朱姬和他兩個人知道收養真正贏政的那家人所在,如若朱姬把這秘密洩漏給繆
毒知道,小盤便會陷身在很大危機中。

    以小盤的性格,絕不會讓任何人來動搖他的寶座。

    他或者不會殺自己。

    但朱姬呢?

    「咯!咯!」

    敲門聲響。

    項少龍訝然坐起來,道:「誰!」

    一咿呀!」

    門開。

    一位小婢溜了進來,笑臉如花道:「沈管事好!這麼快便睡了!」

    項少龍認得她是美歌姬祝秀真的隨身小婢小寧,昨天還想把自己趕離艙廳,現在卻是眉
目含情,春意盎然,不解道:「小寧姐有甚麼事?」

    小寧口角含春地來到他旁坐下,微笑道:「人家是賠罪來呢!噢!沈管事這麼早就睡覺
嗎?」

    項少龍見她神態親怩,生出戒心,正容道:「小寧姐不是要侍候秀真小姐嗎?」

    小寧湊近了點,吐氣如蘭地低聲道:「人家正是奉小姐之命來見你,唉!旅途寂寞,小
寧都想找個人來聊聊啊!」

    項少龍皺眉道:「你小姐找我有甚麼事?」

    小寧蹙起黛眉道:「不要將人家當作仇人般好嗎?嘻!不過你發怒時的樣子很有霸氣,
看得人心都動了,好想任由你懲罰處置。」

    項少龍終是男人,不由心中一蕩,仔細打量起這個俏婢來。

    她年紀絕不該超過十八歲,雖只中人之姿,但眉梢眼角洋溢春情,胸脯脹鼓鼓的,腰細
腿長,皮膚滑嫩,要說不對她動心就是騙自己。

    正思量該否拖她入懷,但又大感不妥,心中矛盾時,小寧低聲道:「不過現在可是小姐
想你,小寧只好耐心苦候。」

    項小龍嚇了一跳,失聲道:「你小姐,……」

    小寧點頭道:「你該知小姐在那間房的了。今晚初更過後,小姐在房裡等你,只要推門
進去便可以了。嘻!事後莫忘要謝我這穿針引線的人呢。」

    話完一溜煙的走了。

    項少龍目瞪口呆的坐著。

    這祝秀真在眾歌舞伎中姿色僅次於鳳菲和董淑貞,以前擺出一副憎厭自己的高傲樣子,
原來卻是對自己暗動芳心。

    這種飛來艷福,自己是否應該消受?

    若給鳳菲知道,又怎麼評自己這個人。

    自離開咸陽後,除了在大粱時和秋琳有過一手後,便過著苦行僧式的獨身生活,這刻松
懈下來,又給雲娘那蕩婦挑起了多少綺念,突然有這麼送上門來的風流艷姬,自然有點心
動。

    這刻更是睡意全消。

    不用說這風情頗佳的小寧亦是和祝秀真共居一室,今晚若去偷香,很可能會一矢雙雕。

    忽又湧起羞愧之心。

    家中的紀才女等正為自己擔心,而他卻在這裡風流快活,怎對得住自己的良心。

    秋琳還可說是迫不得已,但要惹祝秀真卻沒有任何藉口。

    猛地下了決心,躺回臥席去,拉被蓋個結實。

    肖月潭此時哼著小調回來,神情欣然。

    項少龍奇道:「雲娘怎肯放你回來?」

    肖月潭神色迷醉的手舞足蹈,應道:「這是我的養生之道,色不可無,但不可濫。告訴
你,董淑貞都想和我再續前緣,還暗示我可做她好姊妹祝秀真的入幕之賓,看來她們是有事
求我。」

    項少龍聞語默然,大感沒趣。

    原來祝秀真只是這麼一個女人。

    肖月潭見他神態有異,打量了片晌奇道:「你睡不著嗎?」

    項少龍歎道:「本要睡的!卻給人吵醒!」

    肖月潭坐下,訝問其故。

    項少龍把事情說出來後,肖月潭沉吟片晌,忽然道:「好險!這定是個陷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