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權力鬥爭

    船抵谷城城外的碼頭時,天仍未黑。

    房生興高采烈的扯著項少龍要下船去胡混時,給張泉叫著項少龍道:「鳳小姐要用車,
你去準備一下。」

    項少龍愕然道:「車在哪裡?」

    張泉不悅道:「你的眼睛長出來是用來瞧屁股嗎?碼頭上不見泊了輛馬車在?」

    項少龍話才出口,便知要挨罵。

    馬車雖在另一艘船上,這時該已駛了下來,只不過他心中焦急難以逃遁,才胡亂說話。

    房生暗地扯了他一把,他知機的隨房生由踏板走下船去。

    方寸大亂間,忽地有人在背後向他猛力一推,他失驚無神下,失去平衡,往前跌去,撞
到房生背上去。

    兩人蹌踉滾下跳板,直跌到碼頭的實地去,若非跳板兩邊有扶手圍欄,說不定會掉進河
裡去。

    項少龍爬了起來,房生捧著左腳,痛得冷汗直冒,臉容扭曲。

    船上響起哄然大笑。

    只見谷明等一眾御者,擁著個矮橫力士型的壯漢,正向他們捧腹嘲笑。

    有人叫道:「看沈良你個子高大結實,原來是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給我們巫循大
哥無意輕碰了一下,便跌個四腳朝天,還說甚麼精通武技。」

    項少龍認得說話的人叫富嚴,乃谷明那黨御者的中堅分子,同時暗暗記著那叫巫循的家
將。

    張泉出現在船梢處,向谷明他們怒喝道:「甚麼事?」

    谷明好整以暇道:「他兩人連走路都不會,怪得誰來。」

    接著爭先恐後奔下碼頭,呼嘯去了。

    張泉怒瞪了跌得灰頭土臉的項少龍一眼,罵了聲「沒用的傢伙」,轉身去了。

    項少龍動了真怒,默默扶起房生,房生仍慘叫連連,道:「我的腿斷了!」

    項少龍恨不得立即去追谷明等人,把他們殺得一個不留,歉然道:「是我累了你!」

    房生苦笑道:「他們原是要弄傷你,教你不能駕車,唉!今晚我和你都不用去尋樂子
了。」

    這時有幾名御者奔了下來,協助項少龍把房生扶上船去。

    快到甲板時,有女聲嬌喝道:「你們在弄甚麼鬼,竟敢阻著鳳小姐的路。」

    項少龍心叫不妙,低了頭躬著身,扶房生移往一旁。

    偷眼一瞥,戴了面紗的鳳菲盈盈俏立眼前,旁邊是那仍穿男裝的小屏兒和另四名俏婢,
在十多名家將簇擁下,這美女正打量自己。

    那小屏兒顯然認不出自己來,一臉怒容道:「發生了甚麼事?」

    張泉和另一人不知由甚麼地方鑽了出來,待要說話,旁邊那長相頗英俊的中年人搶著
道:「只是發生了無意的碰撞。」接著向項少龍喝道:「你就是那新來的傢伙嗎?真沒用!
還不快滾下去,難道要大小姐等你嗎?」

    張泉聽他指桑罵槐,臉色一變。

    鳳菲那妙比仙樂天瀨的聲音在面紗內響起道:「沙副管事!」聽來隱帶責怪口氣。

    沙立目的已達,得意洋洋的閉口不語。

    鳳菲瞧了項少龍一眼,淡淡道:「以後小心點好了,扶了房生回房後,再下來給套車
吧!」

    項少龍抹過一把冷汗,知道她們主僕果然認不出自己來。

    看著她在前呼後擁中步下跳板,心中只能苦笑。

    這麼一來,他就休想可開溜了。

    何況他感到房生一天腿傷未癒,自己也該留下來照顧房生。

    這就是他項少龍做人的原則了。



    不知何時,雪粉又開始降下來。

    在黃昏的朦朧光線下,細雪輕柔無力地飄舞著,似很不情願才落到地上結束了那短暫而
動人的旅程。

    一切都放緩了,被淨化了。

    項少龍策著健馬,載美而行。

    前方四名家將開路,後面還隨著八名家將。

    魏兵的指揮偏將敖向亦帶了十多名親隨,伴侍兩旁,益發顯出風菲備受各國權貴尊重的
身份。

    她就像二十一世紀色藝雙絕的藝人,譜出的曲詞均盛行一時,非是一般出賣色相的歌伎
所能相比。

    在這種前呼後擁的情況下,項少龍縱沒房生這負擔,亦溜不了。

    非是沒有可能,而是會教敖向生疑。


    最妙是敖向自然以為項少龍是已替鳳菲辦事多年的御者,故對他半點都不起疑心。

    他完全不知目的地在哪裡,只知追在前方家將的馬後。

    蹄聲嘀嗒中,車馬隊暢通無阻的開入陷在一片白茫茫的古城裡。

    大多店舖均已開門,但仍可從招牌看出此城以木工、繡工、織工和縫工等工藝為主。

    項少龍雖非對文化有深厚認識的人,但因觀察力強,感覺此城比之以前到過任何這時代
的城市,都多了一份書香和古色的氣氛。

    此時敖向策馬來到馬車旁,垂頭向鳳菲說話道:「昔年舊晉韓宣子來到魯國,看到魯太
史所藏典籍,大歎『周禮盡在魯矣』,鳳小姐故地重遊,當有所感。」

    項少龍心中一動,這才知道此城原屬魯國,魯亡後不知何時落人魏人之手。

    連孔夫子都是在這土地上出生,難怪會有一種他國沒有的文化氣息。

    鳳菲幽幽一歎道:「也正因此累事,若非我們魯人頑固守舊,抱著典籍禮樂不放,也不
致始受制於齊,繼受制於吳、越;雖得君子之邦的稱譽,還不是空餘亡國之恨。敖大人過譽
了。」

    項少龍聽她語氣蕭颯,心中一陣感慨。原來她非是宋國公主,而是魯國公主。不過魯宋
相鄰,更說不定兩國都和她有點關係。

    敖向這著馬屁拍錯了地方,尷尬地東拉西扯了兩句後,見風菲全無說話的興趣,知機地
退回原處。

    馬隊左曲右轉,逐漸離開了大道,朝城西偏僻處走去。

    在風燈的光芒中,淒風苦雪之下,就像在一個永無休止的夢境中前進。

    項少龍感受到身後美女重回故國的黯然神傷。想像著將來小盤統一天下時,敖向等都會
變成像她般的亡國之人,禁不住又是另一番感慨。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這或者可作現時東方六國的寫照。

    馬隊穿過一片疏林後,在一處陵寢停下來。

    項少龍心中恍然,原來鳳菲到這裡來是要祭祀某位先祖故人。

    鳳菲等魚貫下車,由敖向陪伴著朝陵墓走去,沒在林木後。

    項少龍和一眾家將魏兵留在原地,不一會隱有哭聲傳來。

    當她們回頭時,除鳳菲被面紗遮著看不見臉容,小屏兒等都哭腫了秀眸。



    回到船上,已是深夜。

    谷明等全溜到岸上花天酒地,剩下一臉憤慨的房生。

    項少龍見他的左腳胡亂紮了些布帛,問道:「怎樣了?」

    房生兩眼一紅道:「若我的腳好不了,就要找他們拚命。」

    項少龍曾受過一般接骨駁骨的跌打醫術訓練,將紮著的布帛解了開來,摸捏研究一番
後,鬆了一口氣道:「只是骨頭移了位,來!忍點痛。」

    房生慘叫一聲,淚水奪眶而出時,項少龍亦完成了壯舉。

    房生站起來試著走了兩步,大訝道:「沈兄確有一手。」

    項少龍拍拍身旁的蓆子,笑道:「坐下來,我有些話想和房兄說。」

    房生這時的心情和剛才已是天淵之別,欣然坐下道:「沈兄請說!」

    項少龍由懷裡掏出那兩錠黃金,用手掌托著,送到他眼皮子下。

    房生的眼睛立時瞪大至極限,呼出一口涼氣道:「天!這是黃金。」

    只這麼兩錠金子,便夠普通人一世無憂。

    項少龍把金子塞入他手裡,低聲道:「這是你的了。」

    房生猶豫了一下,才搖頭道:「我怎能受沈兄的金子呢?」

    項少龍騙他道:「我共有十錠這樣的黃金,都是無忌公子自知不免的時候分贈給我的,
房兄儘管要了它們,然後詐作跌斷了腿,離開這小人當道的歌舞團,追求自己的理想生
活。」

    房生抓緊了金子,訝道:「沈兄身家如此豐厚,何用來到我們處混日子呢?」

    項少龍胡謅道:「實不相瞞,我今趟是藉機離開大梁,自無忌公子死後,我們這些舊人
無人敢用,我又不甘於平淡,遂乘機到齊國來碰碰運氣的。」

    房生感激零涕道:「大恩不言謝,有了這兩塊金子,加上我這兩年的積蓄,明早我便向
小姐請辭了。」

    想了一想又道:「不若我們一起走吧!沙立那人心胸狹窄,定不會放過你的,張泉則只
是利用你,就算沈兄死了,他亦不會掉半滴眼淚。」

    項少龍微笑道:「房兄走了,我再無後顧之憂,我們那一跤絕不會白摔的。」

    房生呆望著他,就在這刻,他感到項少龍活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當晚房生已迫不急待,向張泉表示了因腿傷而要離團。

    張泉毫無挽留他的意思。藉口是他自己離職,隨便給了他微不足道的十來個銅錢,便著
他明早離船。

    房生憤然告訴項少龍,本該有一筆可觀的安休費給他。不用說已落到*湃T乃*
囊裡。

    當然他不會真的把這放在心上,因為那兩錠金子已令他心滿意足。

    翌晨項少龍送他下船,正猶豫好不好隨他一同失蹤時,谷明等人回來了,經過時對兩人
冷嘲熱諷一番,這才登船。

    項少龍又見碼頭間滿佈魏兵,船上的張泉則是虎視眈眈,便與房生道別,壓下心中的沖
動,返回船上去。

    船隊開出。

    項少龍見其他僕人御者,都如避瘟神般不敢與他交談,張泉那批人又當他是廢物般不再
理睬他,心中好笑,取過早飯,躲到甲板一角吃了起來。

    心中卻在盤算如何狠狠鬧他一場,好迫鳳菲把自己辭退,那就可大搖大擺地的離開,誰
都不會對他生疑。

    不過時間須拿捏恰當,最好是要在下一站補充食物用水之前生事,那便可順理成章於泊
碼頭時給趕下船了。

    初時他還對搶了人家的飯碗有點內疚,現在卻知是幫那人擋了一場災禍。

    谷明那些人顯是奉了副管事沙立之命,誓要把他迫走。

    那沙立賣相不俗,可能正是憑此天賦條件,勾搭上某一個頗有權力的婢子,實力增加後
就來謀奪張泉這可賺錢的大肥缺。

    左思右想時,眼前出現了一對小靴子。

    項少龍愕然上望,剛好給人家姑娘胸前的插雲雙峰擋著了視線,看不到她的模樣兒,吃
了一驚下長身而起,原來是二小姐董淑貞的近身寵婢小玲姐。

    她似笑非笑地瞅了他兩眼,冷哼道:「你就是那愛鬧事的沈良了?」

    項少龍已決定了在下一站離船,那還須賣她的賬,回復以前叱吒風雲的氣概,微笑道:
「小玲姐過獎了,沒有人起哄,那鬧得出甚麼事來呢?」

    小玲姐怎想得到項少龍會如此針鋒相對,一愕下變臉道:「好膽!你知否和誰人說
話。」

    項少龍雙手環抱胸前,淡然自若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萬事都逃不過一個理字,
我現在孤身一人,人家卻是成群成黨,小玲姐給我來評評看,誰才有鬧事的資格?」

    小玲姐登時語塞,說到雄辯滔滔,她怎是見慣大場面的項少龍的對手,氣得臉都脹紅
了,狠狠盯了他幾眼,才叉腰嬌叱道:「你是否不想幹了!」

    項少龍好整以暇道:「這怕該由張管事或鳳小姐決定吧?」

    小玲姐一向只有她罵人,那曾給項少龍這種身份的下人頂撞過,氣得七竅生煙,跺足走
了。

    項少龍看著她走到另一邊谷明那群人處,把谷明召了入艙,心知肚明好戲正在後頭,暗
覺好笑,掉頭欣賞停了雪後兩岸的美景。

    他幾乎可肯定沙立勾上的人就是這個頗有姿色的婢女小玲姐,背後可能更得到歌舞團內
第二號人物董淑貞的支持,才敢挑戰張泉的權力。

    當他正思索逃回秦境的路線時,肩頭給人拍了一記。

    項少龍別頭看去,入目是一名家將,也是昨晚護送鳳菲到城內祭祀的其中一人。

    那家將道:「張爺要見你!」

    項少龍見他說話時雙目不敢直視自己,那還不知是甚麼一回事,微笑道:「這位大哥怎
麼稱呼?」

    那人道:「我叫許然,隨我來吧!」

    項少龍心中一熱,手腳同時發癢,隨他進艙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