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趙宮失火

    眾人入席時,項少龍想起剛才紀嫣然隨口衝出的話,愈想愈不妥,溜了出去找烏果。

    此時烏果正與在廣場等候的眾權貴親隨指天篤地胡說八道,見到項少龍來嚇了一跳,尷
尬地來到他旁,低聲道:「三爺這麼快便走了嗎?」項少龍那會和他計較,沉聲道:「立即
通知二爺,信陵君派了一批不知人數多少的高手前來邯鄲,極可能趁今晚入宮偷取魯公秘
錄,教他設法防備。」

    烏果搔頭道:「禁衛軍和我們城衛涇渭分明,除非有孝成王之命,否則我們踏入宮門半
步都會給趕出來。」

    項少龍一想也是問題,道:「那叫二爺設法使人監視王宮,若有疑人,便跟縱□們看在
何處落腳。唔!都是只動用我們自己的人較好一點,多留心例如地道那一類出口,說不定信
陵君有辦法得到王宮秘道的資料,又或藏有內應也難說得很。」

    烏果領命去了。

    項少龍鬆了一口氣,返回宴會的大堂去。

    主府在望時,右側忽傳來一把甜美的女聲嬌呼道:「董先生!請等一等。」

    項少龍聽來聲音很是耳熟,訝然望去。

    在八名女婢眾星拱月中,郭家小姐秀兒一身華貴的大紅袍服,由右側的石板路盈盈而
至,顯是要到宴堂參與訂婚盛宴。

    項少龍停下步來,有點不自然地向她道賀。

    郭秀兒淡淡還禮後,向婢女們道:「我要和董先生說兩句話,你們退到一旁去。」

    八婢大感愕然,退往遠處。

    郭秀兒往項少龍望來,神情忽黯,輕輕一歎道:「父命難違,秀兒別無選擇,先生可明
白秀兒的心意嗎?」項少龍想不到她回此坦白,呆了一呆,不知應怎樣答她。

    就算兩人間全無障礙,由於烏郭兩家的仇恨,他亦沒有可能與郭秀兒結合。

    郭秀兒淒然一笑,背轉了身,轉過來時,郭秀兒手上多了個玉墜,踏前一步,塞入他手
□,深情地道:「秀兒不能把身體獻與先生,便由這玉墜代替,假若先生對秀兒尚有點情
意,請把它掛在身上吧!秀兒死而無憾了。」

    言罷轉身而去,低頭匆匆走往主宅,眾婢連忙跟上。

    項少龍緊握著仍有餘溫的玉墜,泛起銷魂蝕骨的滋味。

    舉手攤開一看。

    原來是只造型高古的鳳形玉墜,若拿到二十一世紀的古董拍賣行,保證賣得錢可令任何
人一世無憂。

    想到這□,不禁暗罵自己。

    人家嬌女情深義重,他卻偏有這荒謬的想法。

    搖頭苦笑,順手把玉墜掛在項項處,才趕去參加這盛大的晚宴。

    大堂內氣氛熱烈,以百計的女婢男僕,在酒席間穿梭往來,為客人捧菜添酒。

    大堂對著大門的一端只設四席。

    一席是郭縱夫婦和李園郭秀兒,另三席則是晶王后、田單、龍陽君、韓闖、姬重這些主
賓。

    其他席位陳列兩旁,共有三重,每席四人,中間騰出大片空地,自是供歌舞表演之用。

    一隊樂師分佈大門兩旁,正起勁吹奏著,鼓樂喧天,人聲哄哄,氣氛熱鬧。

    項少龍趁人人注意力都集中到剛進去的郭秀兒身上時,閃到席後,往前走去,心中暗暗
叫苦,自己應坐到那一席去呢?

    這時代講究名位身份,絕不能有空位便擠進去。

    幸好郭府管家高帛遙遙看到他,趕了上來道:「雅夫人早囑咐小人,要與董將軍同席,
將軍請隨小人來。」

    項少龍立感頭痛,若與趙穆同席,紀嫣然和趙致自然沒有話說,但若和趙雅坐到一起,
兩女定會怪他偏心,撒起嬌來就夠他受了,所以齊人之福確不易享。

    硬著頭皮隨高帛往前方的席位處走去。

    在場賓客,有很多人還是初次見到這登上城守之位的傳奇人物,紛紛對他行注目禮。

    那些貴婦貴女們,更是狠狠盯著這外相粗豪雄偉,龍行虎步的猛漢。但項少龍感內交
煎,不辨東西的只懂跟著高帛,在這廣闊若殿堂的大空間靠壁行。高帛停了下來,躬身道:
「將軍請入座。」

    項少龍定神一看,只見三對美眸,正以不同神色盯著自己。

    原來趙雅、紀嫣然、趙致三女同坐在前排第二席處,首席坐的則是趙穆、郭開、成胥和
鄒衍。

    項少龍精神大振,暗讚趙雅思慮周詳,坐到席末趙致之旁,這也是他聰明的地方,若坐
到任何兩女中間,都有一人被冷落,但敬陪末席嘛?只顯出他對三女的尊重。

    一時男的在□慕他能與三女同席,女的卻希望能代替三女與言聲名鵲起的人物親近。

    鼓樂忽止,再起時,一隊過百人的美麗歌舞姬,到了堂中心處歌舞娛賓。

    趙致湊過來道:「嫣然姊叫我問你溜到那□去了?」項少龍苦笑道:「方便也不行
嗎?」趙致又傾側到紀嫣然處,再湊過來道:「方便那用這麼久的?」項少龍啼笑皆非,差
點把剛塞進口內的佳餚噴了出來,忍著笑道:「致致何時變了傳聲筒,告訴她凡事可大可
小,老天爺都管不著。」

    趙致「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苦忍著又去傳話。

    趙雅和紀然聽罷立時笑作一團,好一會後,趙致又喜孜孜轉過來道:「今次是夫人問
的,她說郭秀兒和你先後腳進來,又神色有異,是否剛給你竊玉偷香,拔了李園的頭籌。」

    項少龍暗呼厲害,當然矢口否認。

    幸好此時哥停舞罷,這通傳式的打情罵俏,才告終止。

    郭縱起立發言,宣佈把郭秀兒許配與李園為妻,但正式婚禮卻要在楚京舉行,接著自是
主賓互相祝酒,滿堂喜興。

    項少龍細郭秀兒神情,只見她像認命似的神色如常,禁不住心頭一陣感觸。

    若沒有自己的介入,郭秀兒絕不會生出於無奈的感覺,因為李園確是女兒家們的理想快
婿。

    不過自己空有奇謀妙計,亦難以為她解困,他們根本注定了難以走在一起。

    對戰國的權貴來說,嫁娶全是政治遊戲。愈有身份的女子,愈是如此。想深一層,烏應
元把愛女嫁給自己,還不是一種籠絡手段,只是湊巧烏廷芳戀上他,否則便可能是另一出悲
劇。

    趙倩能與他有情人成眷屬,實是罕有的異事了。

    滿懷感觸下,不禁多灌了兩杯下肚去。

    趙致耳語道:「致致恨不得立即把田單碎□萬段。不過人家卻不急,因為知道董爺定會
為致致作主。」

    項少龍暗忖你實在太看得起項某人了,柔聲道:「多想點快樂的事不是更好嗎?」趙致
不知想到那□去,俏臉紅了起來,低聲道:「致致全聽董爺吩咐!」

    項少龍發起怔來。

    趙致和郭秀兒本質上並有分別,都覺得男性當家作主乃天經地義的事,縱是違背自己的
願望和想法,亦乖乖奉行。

    分別只是趙致比郭秀兒幸運吧了!

    由這角度來看,善柔和紀嫣然都是反時代風氣的傑出女性,就像墨子般反對極權和不必
要的禮教和奢華。

    墨子始終是男人,故其論得以流芳百代。

    紀嫣然等無論如何思想超卓,人們最終注意她們的還是她的美色。

    因郭秀兒的被迫嫁與李園,引發了項少龍連串的幽思,神思迷惘□,一陣急劇的足音把
項少龍驚醒過來。

    整個大廳驀地靜了下來,人人均瞧著一名匆匆連滾帶跑衝進大堂內的趙兵,□沖翻了一
位女婢手捧的酒菜後,仍然絲亮不停地衝入無人的堂心,看到項少龍後,氣急敗壞地搶到項
少龍席前,在全場觸目中下跪稟道:「董將軍不好了,王宮起火了!」

    全場為之嘩然。

    趙宮的大火終於熄滅,雅夫人的行宮燒通了頂,只剩下包括小昭等在內的三十具焦□,
其中有十多人本是生龍活虎的禁衛軍,但卻無一人能逃出災場,身上都有明顯的劍傷或箭
傷。

    趙雅哭的死去活來,全賴宮娥攙扶著。

    項少龍等匆匆趕回來時,禁衛已搜遍了整個王宮,卻找不著敵人的縱跡,只發現行宮附
近一條地道有條地道有被人闖入的痕跡,負責守衛該處的四名禁衛均被人以辣手活生生勒
斃。

    成胥的臉色比旁邊的孝成王還要難看,□身為禁衛頭領,發生了這樣的事,責任自然落
在他身上,重則斬首,輕極也要革掉官職。

    孝成王氣得雙手發顫,在大批近衛重重簇擁下,暴恕如狂大罵道:「全是蠢材,若賊子
的對象不是物而是寡人,寡人豈非......哼!」

    嚇得禁衛跪滿遠近,噤若寒蟬。

    項少龍想起小昭,整顆心扭痛得可滴出血來。

    其他郭開等數十文臣武將,都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可怕的災場。

    項少龍心中充滿復仇的怒火,對方連小昭等也不放過,自是存有報復之念,否則搶去秘
錄便已足夠,何苦還要殺人放火。

    滕翼此時來到項少龍身後,輕拉了他一把,示意有話要說。

    項少龍退到遠離眾人處時,滕翼低聲道:「找到那批兇徒了,他們藏在韓闖的行府
□。」

    項少龍劇震道:「甚麼?」滕翼肯定地道:「絕錯不了,小俊率人親自跟縱他們,看著
他們進入了韓闖的行府,現他們正密切監視著那□,保證他們即使懂飛也走不了。」

    項少龍心念電轉。

    驀地想起了三晉合一的大計,和這偉大構想的三個創始人,趙國的平原君已死,剩下的
就是魏國的信陵君魏無忌,還有另一人應就是韓闖的長輩,因為韓無論年紀和聲望都嫩了
點。

    一幅清晰的圖畫立時在腦海□成形。

    因平原君之死,趙國再無重臣推行這項計劃,只剩下魏韓兩國,仍在默默地進行這個夢
想。

    這亦是韓闖暗中包庇信陵君的人的原因。

    若信陵君的人不是如此辣手,說不定項少龍會放他們一馬,因為他根本不將魯公秘錄放
在心上。

    但牽涉到小昭諸婢的血仇,就算天王老子也沒得商量了。

    忽聞孝成王喝道:「董匡何在!」

    項少龍先向滕翼道:「立即召集人手,準備行動。」

    大步往孝成王走去。

    此時趙穆、田單、龍陽君、韓闖、姬重、晶王后、李園等全來了,人人木無表情,看著
孝成王如何處理此事。

    孝成王鐵青著臉瞪著項少龍,暴喝道:「你這城守是怎麼當的,連賊人入了城都不知
道。」

    李園、郭開、姬重三人立時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反而韓闖默然垂頭,顯然連他都不知
道信陵君的人如此手辣心狠,又牽累了項少龍。

    晶王后花容慘淡,扶著孝成王咬□不語。

    項少龍一眼掃去,一絲不漏地收取了所有人的反應。

    他並沒有像成胥等般跪伏地上,昂然道:「兇手早潛伏城內,只是等到今晚才動手而
已!」

    韓闖震了一震,露出驚惶之態。

    李園等則掛著不屑的冷笑,嘲弄他推卸責任。因若兇手早便來了邯鄲,那時他還未當上
城守,責任自然不在他身上。

    孝成王顯己失去理智,戟指罵道:「你怎敢說得如此肯定?」項少龍愈發清楚孝成王是
怎樣的一個人,靜若止水般道:「此事如無內應,實教人難以相信,無論時間、情報、來去
無縱的方式均是天衣無縫,絕非倉卒可乘。所以末將敢斷言,兇徒定是在邯鄲潛伏了一段長
時間,到今晚才覷準時機動手。」

    孝成王清醒了點,開始思索項少龍的說話。

    田單插入道:「大王何不讓董將軍去主持搜索敵人的行動,好讓他帶罪立功呢?」龍陽
君亦出言附和。

    晶王后則低聲在孝成王耳旁說了幾句話。

    孝成王抬起血紅的眼睛,瞪著項少龍道:「寡人限你三天之內,把賊子找出來。」再望
向伏地抖顫著的成胥道:「給我把這蠢材關到牢了□,若找不到賊人,就拿他作陪葬。」

    成胥一聲慘哼,給幾名禁衛押走了。

    孝成王又望向項少龍,語氣溫和了點,輕喝道:「還不給寡人去辦事?」項少龍漫不經
意地環視眾人,看到滿面憂色的趙穆時還從容一笑,淡淡道如此小事一件,何用三天時間,
明天日出前,宮內失去的東西,將會放在大王案上,兇徒則會一個不漏地給大王拿回來,就
算死了也讓大王見到□首。若辦不到,我董馬癡不用大王動手,也無顏再見明天的太陽。」

    話畢,在全場各人瞠目結舌下,大步朝宮門走去。

    韓闖倏地變得臉無人色,趁眾人所有注意力全集中到項少龍遠去的背影時,悄悄退出,
再由另一出口往項少龍追去。

    來到宮門的大校場處,烏果等百多名親兵早牽馬以待。

    項少龍面容肅穆,一言不發飛上馬。

    韓闖這時剛剛趕上,大叫請等。

    項少龍早知他會追來,使人讓出一匹馬來,與韓闖並騎馳出宮門。

    韓闖惶然道:「董將軍要到何處拿人?」項少龍雙目神光電射,冷冷看著他道:「自然
是到韓侯落腳的行府去,韓侯難道以為賊子會躲在別處嗎?」韓闖劇震道:「將軍說笑
了!」

    項少龍長歎道:「真人面前那容說假話,念在韓侯恩德,而董某亦知韓侯不知賊子會辣
手至此。現在事情仍挽回的餘地,只看韓侯肯否合作,否則有甚麼後果,韓侯絕不會不清楚
吧!

    」一夾馬腹,戰馬倏地前衝。

    烏果等如響斯應,馬鞭揚起,全速追隨後了的韓闖猛一咬牙,趕馬追去。

    蹄聲震天響起,驚碎了邯鄲城住民的美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