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殺機四伏

    趙雅像脫胎換骨般,完全沒有了那股淒怨鬱鬱的神態,回復了往昔黠慧風流的俏樣兒,
神采飛揚,笑靨如花,美目盼兮,明艷照人。看得項滕兩人眼一亮,難以相信。

    她隔遠便施禮,嬌呼道:「董爺龍爺兩位貴體安康,趙雅專誠前來拜晤。」

    項滕兩人臉臉相覷時,這美女像她跟項少龍從沒有發生過任何事般,在小几一旁□娜多
姿地坐了下來,向兩人甜甜一笑道:「依董爺吩咐,小女子幸不辱命,不知可否將功抵
過。」

    項少龍失笑道:「請先自行報上,看你立了此怎麼樣的功勞。」

    趙雅巧笑倩兮的橫了他風韻迷人的一眼,傲然道:「大小功勞各有其二,且讓小女子一
一道來。」

    滕翼笑著為她奉上香茗,歎道:「第一功自然是造就了一個董城守出來,對嗎?只這一
功,便足抵過。」

    趙雅眉花眼笑道:「有龍大哥愛惜,趙雅對未來的擔憂一掃而盡了!」

    項少龍心中湧起無限欣慰,寬恕確比仇恨更令人愉快和感到生命的意趣。眼前□趙雅比
對起此前的樣子,確有天堂地獄之別,含笑道:「快報上其他功勞,看可值得我董馬癡更多
予恩寵。」

    趙雅俏臉閃亮光,喜孜孜道:「人家已說服王兄,把李牧調回京師,對付趙穆的奸黨,
這可否算另一大功呢?」滕翼猛地伸出手來一拍小几,低聲道:「如此一來大事已定,那到
趙穆不立即作反。」

    項少龍伸手和他緊握著。

    當趙雅把纖美的玉手參加了這三手的聯盟時,項少龍笑道:「如此大功,足可使董某人
患上了失憶症,忘了雅兒曾和別的男人鬼混了。」

    趙雅「啊!」地嬌呼一聲,又羞又喜又不依的白了他一眼。

    三人收回手後,趙雅道:「那女人果然在王兄前推薦過董爺,王兄還來問人家意見,妾
身遂痛陳利害,順帶立了另一功勞。」

    項滕兩人訝然望向她。

    趙雅像只快樂的小鳥般,得意洋洋道:「人家對王兄說:若能以那馬癡作作城守,因他
不隸屬任何軍方派系,趙穆定會加以籠絡,那時董馬癡便可將計就計,打入趙穆的陣營,盡
悉奸黨虛實,說不定可得到他謀反的憑據,那時李牧回來,便可將奸黨一網打盡了。」

    滕項兩人大喜,同聲讚歎。

    此著確是妙不可言,可使他們立即作出各種佈置和進行計劃。

    趙雅認真道:「忘了我是滕翼嗎?喚我作二哥吧!」

    趙雅顯然在高漲至極□情緒□,甜甜的叫了聲二哥。

    項少龍警告道:「雅兒你若以現在樣子去見人,那等若在臉上寫著我項少龍回來了。」

    趙雅飛他一個媚眼道:「董爺不用擔心,本夫人自有分寸的了。」

    滕翼忽地低喝道:「大姨子何不出來一敘。」

    項少龍早知她在旁偷聽,趙雅卻嚇了一跳,往後廊望去。

    善柔換過貴婦式的常服,千嬌百媚地走了出來,但俏臉卻繃緊著,顯是不高興項少龍與
趙雅重修舊好。

    趙雅的臉色亦不自然起來。

    善柔木無表情並示威地故意坐到項少龍身旁。

    滕翼忙向項少龍打個眼色,後者早胸有成竹,微笑向趙雅道:「有了雅兒這妙計,假設
我真的找到趙穆與田單合謀的證據,雅兒認為你王兄敢否對付田單呢?」善柔「啊」一聲叫
了起來,精神大振,看著趙雅。

    趙雅乃挑通眼眉的精靈美女,除了項少龍這命中剋星外,善柔那是她對手,故意賣個關
子道:「這事到時再看吧!若計策得宜,甚麼不可能的事,也可以變成可能的。」

    善柔登時落在下風,在幾底狠狠扭了項少龍一把,要他為她說項。

    滕翼先一步道:「齊國怎也比趙國強,今趙田單亦非孤身來邯鄲,過萬精兵佈於城外,
我看你王兄只好忍下這口氣了。」

    趙雅道:「齊國的中興,是因田單而來,此人若去,齊國有何足懼,不過那過萬齊兵,
又有旦楚這等絕代名將統率,確非易與,現在隨侍田單身旁的全是能以一百的好手,縱使以
你們的實力,恐亦難以討好。」

    善柔冷哼道:「只要能製造出一種形勢,迫得田單要倉皇逃返齊國,我們便有機可乘
了。」

    項少龍道:「此事還須從長計議,現在先是要找到可令孝成王信服田單確與趙穆合謀的
罪證,其他的應遲一步才想辦法。」

    善柔喜道:「你這回可不准騙人呢!」

    項少龍苦笑道:「你最好對雅夫人尊敬點,否則她怎肯為你盡心力。」

    趙雅趁機道:「董爺怎可這樣說柔夫人,她對人家是很尊重的!」

    善柔俏臉一紅,唯唯諾諾含混過去。

    項少龍想起樂乘,趁機問起他的葬體。

    趙雅不屑地道:「魯公秘錄現在是否落在郭縱手上。」

    趙雅傲然道:「當然不是呢!秘錄現在宮□雅身的夫人府內,由小昭她們日夜趕功,復
制多一份出來,完成後才會把副本逐一交給郭縱,但仍要看情況的發展,若郭縱決意離趙,
他不但拿不到魯公秘錄,還要死無葬身之地。」

    項少龍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為何見不到小昭這群可愛的美婢,同時也知道李園追求趙
雅,非只是向他報復那麼簡單,實是另有圖謀,不禁暗責自己思想不夠精密周到。向趙雅
道:「你要小心點,田單李園等無不想把秘錄□弄手上,說不定信陵君也派了人來搶回秘
錄。他對你恨意甚深,唔!我要派些人貼身保護你才成。」

    善柔道:「不若由我們姊妹保護夫人吧!」

    項少龍不悅道:「你是想找機會行刺田單吧!」

    善柔氣道:「我善柔是那麼不為大局著想的人嗎?真是不識好人心。」

    見到三人無不以懷疑的目光瞪著她時,善柔可愛地聳肩道:「不信就算了。」

    項少龍站起來道:「趁我尚未當上城守前,先去找龍陽君探個口風。唉!我復元了都不
去問候他,實在說不過去。」

    善柔冷冷道:「不要給他迷倒了。」

    項少龍打了個寒噤,狠狠瞪了她一眼。

    善柔掩偷笑時,趙雅盈盈而起道:「雅兒也要走了,就讓人家順便送你一程吧!」

    龍陽君坐在大廳的一端,席上加□了厚毛氈,後靠軟枕,以一張繡上了美麗圖案的薄被
蓋著雙腿,有點兒「花容慘淡」地看著項少龍由家將引領進來,柔聲道:「請恕本君不便施
禮,董兄亦不用多禮,請坐到奴家身邊來。」

    項少龍眼光落到侍候他的四名年輕男僕上,他們都長得出奇地清秀俊俏,充滿脂粉味
兒。

    龍陽君笑道:「董兄不用怪,他們都是出色的美女,只不過穿上男裝吧了!」

    項少龍心中大奇,難道龍陽君也愛女色嗎?這可是「千古奇聞」了。

    坐好後,接過香茗,那四個男裝美女和十多名親衛默默退出廳外。

    龍陽君眼神深注地瞧了項少龍一會後,眼□射出感激的神色,輕輕道:「董兄救了奴家
一命,奴家應怎樣謝你呢?」項少龍暗忖你唯一謝我的方法,就是千萬莫要用你「那種心
意」來報恩。口上卻道:「董某只是為己及人,何足掛齒?君上好了點嗎?」龍陽君眼中寒
芒一閃,冷哼道:「他們還要不了我的命。」

    項少龍壓低聲音,開門見山道:「究竟是誰指使的,有仇不報非君子,我老董絕不會放
過害我的人。」

    龍陽君閉上眼睛,沒有說話。

    項少龍不悅道:「君上是否有事瞞著我,那天在峽口詐我們入去的是誰?」龍陽君睜開
眼來,淡淡道:「那人叫夏月,趙人早找到他,只不過給人割斷了喉嚨,再不能說出任何說
話了。」

    項少龍一怔道:「好狠辣,竟乾脆殺人滅口。」

    龍陽君冷笑道:「殺了他也沒有用,此人本是齊人,投靠了我只有兩年,本君見他劍法
不錯,人又似乎忠誠可靠,想不到竟是田單派來的奸細。」

    項少龍一震道:「真是田單主使的。」

    龍陽君悶哼道:「本君早便奇怪田單為何會親來邯鄲,現在終明白了,他根本對合全無
誠意,只是希望趁秦政未穩,一舉吞掉我們三晉,他對趙人更是不安好心,想趁李牧到了邊
疆,廉頗仍在攻打燕都的有利時刻,進行趙的陰謀。說不定他的大軍已分散秘密潛進趙境,
甚至以各種身份,躲在城□,準備□應外合呢。」

    項少龍從沒有把田單的問題想至這麼嚴重的地步,大吃一驚道:「君上已把這推斷告訴
了趙王嗎?」龍陽君搖頭道:「事關重大,我又沒有憑據,怎可隨便說出口來。過幾天我身
體復元後,立刻返回大梁,以免成了被殃及池魚,董兄若肯和本君一道離去,本君自有妥善
安排。」

    項少龍奇道:「君上難道坐看趙國給田單滅了嗎?」龍陽君嘴角露出一絲陰寒的笑意,
平靜地道:「那有這般容易呢?董兄尚未答本君的問題。

    」項少龍搖頭道:「君上的好意董某心領了,因我的族人和牲口均在來此途中,我怎能
說走便走;何況董某始終是趙人,怎能看著趙國落入田單之手。而且這個仇我必定要報
的。」

    龍陽君歎了一口氣,緩緩道:「田單現在的實力太強了,恐怕你們大王亦奈何他不得。
經項少龍一役後,邯鄲守兵只在三萬人間,大半還是老弱之途兵,李牧廉頗又遠水不能救近
火。

    董兄若想躲過滅族之禍,只有到大梁一途。除非你現在立即向田單附降,否則他定不會
放過你,沒有人比他更心狠手辣了。」

    項少龍被他說得心生寒意,暗想自己確有點低估了田單。幸還有趙穆這只棋子,否則死
了都未知是何事。站起來道:「君上好好休息吧!」

    龍陽君知無法說服他,歎了一口氣,閉目再不說話。

    項少龍默立片晌,告辭走了。

    街上陽光漫天,但項少龍卻像浸在冰水□。

    街頭寧靜如昔,但他卻湧起了危機重重,殺氣四伏的可怕感覺。

    與龍陽君一席話後,項少龍茅塞頓開,想到很多以前沒有想過的可能性,勾畫出一幅完
整的圖畫來。

    田單是個充滿擴張野心的機會主義者,準確地把握了戰國目下的形勢,乘虛而入,希望
首先吞併趙國。

    烏家堡一役後,邯鄲守軍傷亡慘重,根本沒有壯丁補充,只能以老弱及婦女充數。

    趙國軍方的兩大支柱,廉頗正與燕人交戰,李牧則要應付寇邊的匈奴,無暇分身。故國
都空虛,田單遂借到來商量合從為名,帶來一支雖只萬許人,卻能威脅趙國存亡的精兵。

    當然!這萬許人並不足夠亡趙,龍陽君猜測田單另有大軍潛入趙境,項少龍卻不大相
信,因為這只會打草驚蛇。而龍陽君有此想法,只是因他尚不明白田單和趙穆的關係。

    通過趙穆,他將可操控趙政。

    孝成王一死,晶王后自然成了趙國的幕後操縱者,那時就可用卑鄙手段兵不血刃地害死
李牧和廉頗這兩名大將。

    兩人一去,趙國還不是田單的囊中物嗎?

    至於襲殺龍陽君一事,則是出於外交上的考慮。

    其他五國,必不會坐看齊人擴大勢力,併吞趙國。所以田單必須爭取他們的支持。

    燕韓可以不理,前者正與趙人開戰,後者過於積弱,幾乎是每戰必輸的長敗軍。

    剩下的只有魏楚二國有干預能力。

    魏趙□齒相依,勢不會同意趙人的土地變成了齊人的國土。

    楚國卻是另一回事了。魏國乃楚人北上的最大障礙,一天沒能收拾魏國,楚國便難以進
軍中原。於是田單以此與李園作交換條件,由齊楚分別併吞趙魏兩國。

    所以才有偷襲龍陽君之舉,將他項少龍列入襲殺的對象,自然是李園的主意。

    可是給他破壞了,使田李兩人的如意算盤打不響。

    而更使田單亂了陣腳是樂乘的被殺,原本天衣無縫的傾覆大計,立即受到致命的打擊。
因為田單終對公然攻打趙國有上很深的顧忌,那是三晉的其他魏韓兩國絕不容許的事。

    現在田單只能靠趙穆操控趙國,除掉子廉兩名大將,其他都是下下之策。

    在這種情況下,若他項少龍登上城守之位,便變成了整個核心鬥爭和關鍵的人物了。

    滕翼翼聽完他的分析後,搖頭歎道:「這就是所謂合從了,真教人不勝悲歎。」

    項少龍苦笑道:「我們今次來邯鄲原是要報復,但這樣發展下去,為公為私,都先要設
法破壞田單和李園的陰謀。難怪趙穆這麼有把□控制晶王后,全因有田單直接的支持。」

    兩人又談了一會,項少龍回房稍息,到黃昏時份,趙王派人來召他入宮,項少龍大喜,
立去見孝成王。

    今次趙王在內宮接見他,晶王后、趙雅、郭開和成胥四人全在場,行了君臣之禮後,孝
成王賜他坐到上座去,然後才輪到郭開和成胥。

    晶王后和趙雅則坐在對席處,兩女均臉有憂色,顯然這城守之位,仍有此障礙。

    項少龍心中惴然時,孝成王以忍問傷勢作開場白,他一一應對了,當然表示已完全康
復。

    孝成王神色有點凝重,沉聲道:「董卿劍法高明,又深諳兵法之道,只看你手下兒郎,
便可窺見端倪。卻不知有否想過從軍報國,若能立下軍功,將來晉爵封候,可以預期。至於
牧場之事,可交由你下面的人去做,董卿只須照握大局,不必為餘事分心。」

    項少龍眼角掃視郭開和成胥兩人,只見他們均臉有得色,似是知道城守之位沒有他項少
龍的份兒。

    但為何孝成王卻透出有個重要的位置給他的語氣呢?腦際靈光一閃,已想到問題所在,
及兩女為何眉頭大皺了。

    關鍵仍在成胥。

    兩個都是重要軍職,但對他項少龍來說卻有若天淵之別,相去千里。

    項少龍心中惕然,知道若任孝成王把決定說出來,此事勢成定局,沒有人可以在短期內
改變過來。

    成胥這小子雖借晶王扶搖而上,但顯然在已與郭開結成一黨,再不受晶王后控制了,難
怪晶王后要改為培植他。

    心念電轉間,項少龍感激地道:「多謝大王知遇之恩,臣下就算肝腦塗地,也要報答大
王。

    所以有幾句平時不敢說出來的話,現亦要向大王陳告。」

    心這一著奇兵突出,包括晶王后和趙雅在內,無不訝異,不知他有甚麼話,要冒死說出
來那麼嚴重。

    孝成王動容道:「董卿儘管奏來,寡人絕不會怪你。」

    項少龍肅容道:「今次鄙人毅然拋棄一切,返國開設牧場,故因自己身為趙人,亦因承
先父遺命,回來落葉歸根,所以義無反顧,只要大王有命,任何安排,均絕無怨言。」

    孝成王不住點頭,表示讚賞。

    項少龍再慷慨陳詞道:「可是經鄙人這些日子來審度形勢,我大趙情況,實勢似□卵,
隨時有覆亡之禍。」

    眾人無不色變,郭開皺眉道:「董先生是否有點言過其實呢?」他身為孝成王座前第一
謀臣,若看不到項少龍察覺的事,便是有虧孝成王的重用了,當然大不高興。

    孝成王截入道:「董卿可放膽說出來,不用有任何顧忌。」

    項少龍淡淡道:「大王可請其他侍候的人暫且退下去?」孝成王微一沉吟,揮退了所有
宮娥侍衛,殿內只剩下他們六個人。

    趙雅眼中射出迷醉神色,她最愛的就是項少龍這種不可一世的英雄氣概。

    晶王后亦美目異采連閃,對他更是刮目相看,暗忖自己並沒有揀錯了人。

    郭開和成胥的表情都不自然起來,不過卻不信他能說出甚麼石破天驚的話來。

    項少龍沉聲續道:「現時天下大勢清楚分明,因秦政未穩,各國都得到喘息之機,力圖
擴張勢力,以爭取一統天下的本錢。今趙各國使節雲集邯鄲,名之為謀求合從,其實卻是爭
霸為實,比之在戰場交鋒,更要凶險百倍。」

    成胥冷笑道:「董先生是否有點危言聳聽呢?」孝成王亦皺眉道:「合從乃五國之利,
縱然仍有點問題,但也不致於壞到這種地步吧!」

    晶王后和趙雅不知應如何插口,惟有保持沉默。

    項少龍哈哈一笑道:「誠心謀求合從的,只是我們大趙和魏韓兩國,其他齊楚兩國尚無
切膚之痛,何須緊張。」

    郭開冷笑道:「即使齊楚心懷鬼胎,但我大趙剛大敗燕人,聲勢如日中天,韓魏又不會
坐視齊楚逞威,況且齊楚始終顧忌秦人,戚甚麼來圖我大趙呢?」項少龍微笑道:「憑的當
然是陰謀詭計。首當其衝的就是龍陽君,假若他不□身死,最受懷疑的人當然是信陵君,就
算安□不把賬算到他頭上,但權力均衡一旦崩頹,魏國必然會出現權力鬥爭,魏人那還有暇
去管國外的事。那時最大的得益者將是齊楚兩國,使他們瓜分三晉的大計可邁進無可比擬的
一大步。」

    孝成王為之動容,他們雖有懷疑過偷襲者可能是田單又或李園,但始終止於揣測,沒有
項少龍說得這肯定和透切。

    成胥截入道:「董先生最好小心言詞,若讓這番話□漏出去,定會惹起軒然大波。」

    趙雅冷冷道:「敢問誰會□漏出去呢?」成胥登時語塞。

    孝成王頗不高興地瞪了成胥一眼,神色凝重道:「董卿對此事有沒有甚麼實據呢?」項
少龍道:「當時鄙人就在龍陽君之旁,自然瞭解到整個過程,關鍵是在龍陽君下有一名叫夏
月的侍衛做內應,據龍陽君告訴我夏月乃齊人,投靠他不足兩年,事後此人更被割破喉嚨,
主使者為何要殺人滅口?當然是不想此人被抓到。若他是信陵君的人,大可隨其他人逃回魏
境,又或回魏後才神不知鬼不覺幹掉他。不用著跡地當場處置,正因行兇者仍須留在我大趙
境內。」

    這回郭開和成胥均無言以對,事發後行兇者把傷的人全部挪走,留下肩地魏人的□骸。
但因龍陽君並沒有告訴他們有關夏月的事,所以並不知道其中一具□體是被滅口的奸細。

    好一會後,郭開道:「龍陽君為何獨要把這種機密事告訴董先生呢?」項少龍淡淡道:
「鄙人對他有救命之恩,他又希望把鄙人招攬回魏,才不瞞我。」

    孝成王臉色變得有那麼難看便那麼難看,狠狠道:「好一個田單和李園!」又冷哼道:
「董卿須謹記楚人最不可信。」

    項少龍道:「第二件便是樂將軍被刺之事,樂將軍乃邯鄲城防的中流砥柱,樂將軍一
去,若沒有德望均足以代替他的人,定會出現軍心不穩的局面。那時只要田單或李園勾結一
些懷有異心的當大臣將領,便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我們縱有名將如李牧廉頗之輩,卻遠
在外地,亦勢將回天乏力,所以鄙人才有這一番陳詞。」

    眾人登時想起田單駐在城外的過萬精兵,若邯鄲出現內亂,這批齊兵足可左右整個形勢
的發展了。

    假若沒有趙穆和他的奸黨,區區齊兵自不足懼,但現在卻是另一回事了。

    郭開和成胥均啞口無言。他們都像稍前的項少龍般,雖看到危機,卻從沒有想過會嚴重
到可立至亡國的地步。

    孝成王鐵青本已蒼白的龍顏道:「董卿有甚麼奇謀妙計,可扭轉這危險的局勢呢?」項
少龍以退為進道:「鄙人一介武夫,那有甚麼妙策,這種大事還是交由郭大夫和成將軍為大
王運籌決策吧!」

    郭開和成胥均大感尷尬,一時間教他們拿甚麼出來化解這錯綜複雜,牽連廣泛的危機
呢?

    孝成王不悅道:「難道真沒有人可給寡人出主意嗎?」郭開無奈地乾咳一聲道:「當今
之法,微臣認為只有速戰速決,把有懷疑的反賊秘密處死,免去了心腹之患,那時田李兩人
縱有陰謀,亦將一籌莫展......」晶王后截斷他道:「那豈非硬迫奸黨立即策反嗎?烏家堡
一役後,實不宜再見動亂了。」

    成胥道:「這事可交由小將執行,保證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把奸黨一網打盡。」

    孝成王不滿道:「成卿家清楚誰是奸黨嗎?可能仍在部署時,賊子們早動手造反了。」

    趙雅嬌笑道:「王兄啊!你現在知道王妹的話有道理了吧!只有把董先生委為城守,才
能進行計中之計,把奸黨一網成擒。」

    孝成王斷然道:「董卿接命,由此刻開始,你就是邯鄲城守,明天早朝時,寡人正式把
城守軍符賜與董卿,董卿萬勿令寡人失望。」

    項少龍裝作呆了一呆,才叩頭謝恩。

    晶王后與趙雅當然歡天喜地,郭開和成胥卻交換了不善和狠毒的眼神,顯是另有對付項
少龍的毒計。

    這一切均瞞不過項少龍的銳目,心中暗笑,任你郭開如何奸狡,亦絕猜不到他和趙穆間
的微妙關係。

    哈!

    現在他可公然去和趙穆勾結了。

    世事之奇,莫過於此。

    項少龍又請孝成王一併把滕翼委為副將,才離宮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