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禁宮暢敘

    項少龍憑鉤索和大雪的掩護,翻過了兩重殿宇,落到一個院落的草叢中。

    這是單美美剛才進入那座宮殿後方的房舍,該是宮娥內侍一類人物居住的地方。

    他並不擔心會遇上侍衛或巡犬,那只會布在內宮的外圍處。

    無論趙宮、秦宮、楚宮,帝主和帝后的寢宮都是各自獨立的殿宇群。

    除非魏王要來寵幸單美美,否則他亦不會撞上魏王。

    眼前當務之急,是要找個藏身之所,才再趁機找尋食物及如何脫身等的事。

    現在他認為最佳辦法,是先躲藏個十天半月,待風聲稍緩才偷王宮。

    不過正如龍陽君所言,假若他長時期的偷吃偷喝,遲早會惹人動疑。

    最理想當然是可冒充宮內某一內侍,但他那比任何人都要高挺俊拔的體型,要冒充體態
陰柔的內侍,只等如癡人說夢而已!

    項少龍環目四顧,風雪中四周寂然無聲,但各廂房卻透出燈光。

    剛才他翻過重重殿宇時,已對環境瞭然於胸。

    這以後宮為主的屋宇群,被外牆團團圍了起來,自成一個獨立的天地。

    除了圍牆的四角設有哨樓外,就只有前後入口處有守衛,其他地方都是不設防的。

    單美美當然有一定數目的親衛,但他們卻是不會亦不容許進入她起居的地方。

    所以若他能夠潛入這美女的寢宮,該會是最為安全的。

    在刻下置身的方形露天花園裹,西首和南首各有一道門戶,卻是緊緊關閉著。

    擬定好了行動的方針後,他再不猶豫,再次翻上屋脊。

    這些內宮房宇,雖是結滿冰雪,卻不似城牆般高了至少三倍以上。且有可供鉤子掛搭的
簷蓬脊頂一類的東西,故雖不容易扳騰上落,仍難不倒他。

    落下來時,已到了後宮後方的園林裹。

    這時代各國王宮的建設,大多是參考周室在鎬和洛邑兩地的都城制度而成。

    魏王宮基本上是依中軸線排列的建組群,大致可分前中後三個區域,呈長方形,坐北朝
南,北區共有十五組建物,乃王室的居住區並以帝后的寢宮為主,居於此區正中。

    中區是三朝所在。

    三朝就是大朝、外朝、內朝。名稱雖不同,但其實都是君主和朝臣處理政務的地方。

    南區是王宮的正門和校兵場所在,以五層門戶把它和正中的主殿群分隔開來。

    項少龍之所以會如此留神於王宮的佈局,皆因他想起了凡王宮必有秘密的地道。

    這是古代權貴必備的逃生捷徑。

    可以推想魏王寢宮下必有這麼一條逃生地道,若能找到,就可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王城
了。

    單美美的寢宮可能亦有這麼一條地道,且至少該有九成的機會。

    憑他鞋底的「開鎖工具」和曾受過的開鎖訓練,這時代的鎖頭機關絕不能把他難倒。

    想到這裹,等若在絕對的黑暗中看到一線希望的曙光,一顆心登時活躍起來。

    只要尋到單美美的寢宮,他便有可能安然離去了。

    他靜心地藏在一堆草叢內,留心觀察後宮的情況。

    單美美回來不久,自應先沐浴更衣,然後再返寢室。

    現時後宮只前進處燈火通明,可推知單美美仍未返寢室休息。

    大雪逐漸稀疏,項少龍心叫不妙,決意先潛進宮裹,先一步摸入單美美的繡房去。

    遂從藏身處竄了出來,移到一所似是儲物房子的窗下,肯定內裹無人後,取出鞋底的幼
鐵枝,探入窗扇間的隙縫處,挑起了窗門。

    跨入屋內後,把窗門關好。

    習慣了房內的光線後,只見房門外有燈光透入,移身過去,貼耳門邊查聽外邊動靜。

    門外沒有一點聲息,他正想推門外看時,足音由左方傳來。

    項少龍嚇了一跳,暗叫好險,往後急退,躲在一個大櫃之側。

    足音過後,項少龍又走了出來,推門試探看去。

    外面是一道長廊,兩旁各有三道門戶,看來這該是專責侍候單美美那組內侍宮娥的居
室。

    項少龍心中叫苦,若這麼硬闖出去,撞上人時便避無可避。

    但假若現在不冒點險,待會服侍單美美的人要檢拾或拿取甚麼東西時,他碰上人的機會
便大多了。

    項少龍猛一咬牙,闖了出去。

    後宮共分前後兩進,中間是個露天花園,現在他置身後進處,而最大的問題是他不知單
美美的寢所究竟是在前房還是後室,否則就不用現在似瞎子般亂摸亂撞。

    他迅速來到右方一個廊道交接的岔路處,正要往前院的方向搶去,兩名宮娥正朝他走
來,離他只有丈許的近距離。

    項少龍縮身回去,順手推開最近的一扇門子,不理是否有人,躲了進去。

    還未有機會看清楚形勢,門子再被人推開,兩名宮娥走了進來。

    無奈下項少龍急忙躲在敞開的門扇後,祈禱她們千萬不要把門關上。

    燈火亮起,這才知道躲到了後宮的膳房來。

    兩女顯是來取食物去侍候單美美,逕自在櫥櫃灶籠間檢拾搬弄,一點都沒注意到他這不
速之客的存在。

    其中一名宮娥道:「她的心情定是非常不好,我還是首次見她罵人罵得這麼凶哩!」

    另一宮娥膽少多了,低責道:「不要亂說話,給那些愛搬弄是非的小人聽到就糟了。」

    不一會兩女托著香茗糕點等物離去。

    項少龍撲了出來,順手牽羊取了餘下的糕點,躡手躡足追著兩女去了。

    項少龍展開渾身解數,蛇行鼠竄,忽快忽慢,避過了幾起內侍,來到前進一座大廳處。

    前頭兩名宮娥由大廳的後門,進入了該是內廳的地方去。

    他肯定了單美美寢宮的位置後,連忙翻上了屋頂,到了簷沿處,再以鉤索降下,弄開窗
門,閃了進去。

    那是座較小的側廳,佈置華麗,呈長方形,鋪著厚厚的地氈,踏足其上,頗感舒服。

    由於廳角的火爐沒有燃點,所以他可放心單美美不會到這裹來。

    向南處有道大門,照方向該是通往內廳去。

    現在他對後宮的佈局已大致把握了。

    北面大門入口處是正堂,接著兩重的廳子,又有東西二廂。

    而單美美的寢宮該在南面靠近露天的那座大院子,兩鄰則是下人居住的地方。

    他把耳朵貼到門旁,留神傾聽。

    隱有聲息傳來,卻聽不到有人說話。

    若要找尋地道,這就是最好機會,否則若讓單美美回到寢室,那就要錯失良機。

    項少龍於是又從這側廳溜了出來,片刻後他終於來到了單美美的寢室裡。

    這是間寬大而陳設華麗的房間,一角處燃起了爐火,室內溫暖如春,正中靠牆處放了一
張特別巨大的繡榻,地上鋪著厚氈。

    與爐子相對的另一角放了一面大屏風,不用說都是解衣方便的地方。

    其他梳妝台銅鏡小几等物自是一應俱全,佈置有序。

    項少龍大感頭痛,要在這麼一個地方找條地道出來,非是辦不到,卻休想瞞過別人。

    首先他要把地氈全揭起來,甚至把榻子或家俱移開,那和搬屋怕沒有多人分別,怎能瞞
過別人的耳朵?

    縱是所有人都聾了,但單美美隨時會進來寢息,自己那有時間把搬亂了的物件還原。

    最頭痛還是即使自己能發現地道,但進入地道後更難以整理那上曲的凌亂佈置,使人覺
察不到有人移動過東西,那等若向魏人公告他是從地道離開的。

    正叫苦不已。房門敞開。

    魂飛魄散下,項少龍再不能穿窗而去,只好閃到屏風之後,蹲了下來,伴著他的可正如
所料是個精美的馬桶和鋼製夜壺,幸好馬桶壺子極其巧飾清潔,不會發出異味。

    他從隙縫往外望去,見到來的果然是已貴為魏後的單美美,後面跟著一位宮娥,有點眼
熟,這才記起是她以前在醉風樓時的貼身俏婢。

    單美美出落得更標緻了。

    在華冠麗服的襯托下,更透出以前所稍欠的高貴氣質。

    她盈盈立在銅鏡之前,讓婢子為她卸下盛裝。

    女婢低聲道:「娘娘!不要擔心吧,項爺吉人天相,他又那麼本事,自有脫身之法。」

    項少龍先是聽聞自己之名大吃一驚,接著是心頭一陣感動。

    想不到一位風塵女子,與自己又一向不大和睦,只因自己舉手之勞般幫了她那麼一把,
反比龍陽君更是情深義重。

    在燈火下,單美美秀麗的玉容不見半點喜怒哀樂之色,淡淡道:「擔心又有甚麼用,小
卿,我不要房間這麼光亮。」

    小卿吹熄了四盞燈後,室內的燈火黯淡下來,另有一種柔和氣氛。

    項少龍心念電轉,最後終放棄了向單美美求助的強烈衝動,因為他不想破壞單美美目前
所擁有的一切。

    待會她上榻睡覺後,他便溜出去找個地方躲它一晚,明天再返來找尋地道的入口。

    打定主意,他又從屏風後往外瞧去。

    單美美這時只剩下單薄的貼身衣服,把她玲瓏飽滿的曲線表露無遺。

    項少龍暗道難怪會有這麼多見慣世面的男人迷戀她,因為她確是有充足天賦本錢的尤
物。

    單美美幽幽歎了一口氣,打破了室內那似若凝成實質的沉寂。

    小卿陪她喚了一口氣道:「大王今晚怕不會來了。」

    單美美輕輕道:「現在他只想得到項少龍的人頭,怎還有閒心到這裹來,夜了!你回去
睡吧!」

    小卿施禮後推門去了。

    單美美轉身朝屏風走來。

    項少龍頭皮驟感發麻,單美美已和他來了個兩臉相對,四目交投。

    單美美低呼一聲,忙以手掩著自己檀口,不能置信地瞠目搖頭。

    項少龍苦笑道:「美美可是受驚了?」

    單美美驚魂甫定後,伸出玉手,拉起他的大手,往榻子走去。

    片晌後兩人在溫暖的繡被內擁個結實。

    單美美獻上熱烈的香吻後,低聲道:「你要人家怎樣幫你呢?唉!項爺真是神通廣大,
竟有辦法來到這裹找人家。」

    項少龍本意並不是想來找她的,有點尷尬道:「美美到屏風後去不是要……嘿……」

    單美美俏臉一紅,橫他一眼,摟緊他的腰,夢囈般道:「好了,終可以和你睡在一塊兒
了。」

    項少龍訝道:「美美真的垂青於我嗎?」

    單美美不好意思地道:「我是很易鍾情於有本領的男人的,不過很快又會厭倦。但對你
確有些不同。你該知在目前這情況下,我再不必口不對心。初時我很恨你,你這人哩!總不
肯把人放在眼裹,想不到楊豫姐真沒說錯,你這人是外冷內熱,只有你才肯那樣幫我的大
忙。人家尚未有機會親口謝你哩!」

    項少龍笑道:「你剛才不是『親口』謝了我嗎?」

    單美美霞燒玉頰,又主動和他熱吻一番,然後神色微黯道:「你對我沒有興趣嗎?為何
毫無反應呢?」

    項少龍知她對男人經驗豐富,察覺自己對她沒有正常的生理反應,故而自苦自憐。歉然
道:「一來我覺得美美你已是有主名花,不該侵犯。最重要是現在身陷險境,正憂心如何離
開,所以難以放開懷抱,和美美你享受魚水之歡。」

    單美美釋然,旋又蹙起秀眉道:「你既能來,自然也有本事離開吧?」

    項少龍苦笑著把來此的經過如盤奉上。

    單美美聽罷咬著下道:「你既然找到我門上來,我自然也要把你安全送走。」

    項少龍享受著那「夜半無人私語時」的溫馨感覺,一顆心像溶化了般,歎了一口氣,咬
著她小耳道:「這樣你可太危險了,而且有太多不可測知的變數在內,我絕不能讓你冒這個
險。」

    單美美一陣感動,歎道:「這世上恐怕只有項少龍才肯這麼為人設想。項少龍啊!怏想
想辦法吧,只要我單美美辦得到的,我就肯去為你辦。」

    項少能把她摟個結實,把臉埋到她秀髮裹,嗅吸著她的香氣,整個人鬆弛下來,柔聲
道:「你大王有沒有告訴你這後宮內有逃離王城的地道呢?」

    單美美嬌軀劇顫,嬌呼道:「我差點忘了!確有這麼一條地道,就在這寢室內。」

    旋又苦惱道:「但開鎖的鑰子卻掌管在內侍長手上,我打不開來哩!」

    項少龍大喜道:「那就更好了,就算我走後給人發覺,你也可推個一乾二。」

    單美美奇道:「你懂得開鎖嗎?」

    項少龍挪開了一點,細審她在柔和燈光下的如花玉容,微笑點頭,又輕吻了她香,才
道:「你知否地道的出口在那裹呢?」

    他心情轉佳,開始感受到在被窩裹磨的引誘力,生出了肉慾的衝動。

    單美美顯是感受到他的壓迫,春意盎然地瞅了他兩眼,再赧然埋入他寬闊的胸膛道:
「大王說地道的出口在離東城城門半里許一個養馬廠的天井處。」

    項少龍心中叫妙,如此就可憑快馬逃生。不過仍有東門那一個關口,心中一動,又問起
她剛才曾到哪裡去。

    單美美用力抱緊他,閉目呻吟道:「我是去看一位姊妹,明天她就要到齊國去了。唉!
項少龍啊!你不用這麼快走吧!王宮的生活太刻板苦悶了,可以活活把人悶死的。」

    項少龍苦笑道:「後悔嗎?」

    單美美睜開美目,神色茫然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昨晚我才夢見醉風樓,和豫
姐像往常般在花園裹玩拋球,唉!她們怎樣了?」

    項少龍聽得心中一酸,問道:「他對你好嗎?」

    單美美呆了半晌,低聲道:「我也弄不清楚,自做了魏王后,他變得很厲害,有時夢中
也會叫著要殺某個開罪了他的大臣名字。若非人家有了身孕,說不定會央你帶我走呢。」

    項少龍的慾火立時退得一滴不剩,清醒過來。暗忖在這等時刻,怎也得保留體力,自己
前幾天才曾大病一場,更不適宜和單美美顛鶯倒鳳。岔開話題道:「你剛才去見的姊妹,是
否三大名姬之首的鳳菲?」

    單美美點頭道:「是的!我們還曾說起你來,她很欣賞你哩。」

    接著興奮起來道:「不若求她掩護你出城好嗎?她是很有辦法的人哩!」

    項少龍斷然搖頭道:「不!我不想牽累任何人?她為何要到齊國呢?」

    單美美答道:「是為了齊王的五十大壽,聽說石素芳和蘭宮媛都應遨到那襄去。且包括
秦國在內,各國都會派代表去賀壽。」

    項少龍聽得糊塗起來,訝道:「燕趙兩國不是和齊國交戰嗎?為何忽然又會和好起來
呢?」

    單美美搖頭道:「對這種事我也不太清楚。聽大王說:好像齊王到現在仍決定不了誰當
太子,其中牽涉到田單的權力,所以大王很熱衷於齊國太子策立的問題。」

    項少龍此時自顧不暇,哪有心情去理齊人的內政,低聲道:「乖美美!快告訴我地道的
入口在哪裹?」

    單美美駭然道:「不要那麼快走好嗎?我有辦法把你藏上幾天哩!待風頭火勢過後再
走,不是更安全嗎?」

    項少龍吻了她香,斷然道:「不!我定要趁現在大雪時走,雪停後便走不了。」

    單美美不捨地把他摟緊,淒然道:「摟著你,就像把往昔最可貴的全擁有了,你卻那麼
不停嚷著要走,項少龍啊!不要對人家那麼無情好嗎?」

    項少龍心中一陣感觸,知道單美美並不是真的愛上自己,那是一種混雜了感激和懷念的
複雜心情,加上深宮寂寞,所以才渴望自己留下來陪她。

    但他心中也不無憐惜之意,在她溫軟香滑的紅上輕輕啜了一下,柔聲道:「我怎捨得無
情待你呢?不過我現在定要保留體力,以應付艱苦的逃亡生涯。」

    單美美回吻了他一口,臉泛紅霞道:「我不再迫你好了!但你總該有點表示,例如摸摸
人家的身體,那將來就不致會輕易忘掉美美。」

    項少龍聽得心中一蕩。

    說真的,這麼摟著一個豐滿而充滿青春活力的動人胴體,兼之陣陣幽香隨著被窩的溫熱
送入鼻中,若說不血脈賁漲,就是騙人的了。

    不由探手在她背臀間來回愛撫。

    單美美登時呼吸急促起來,水蛇般在他懷裹蠕動揉貼,更挑起項少龍的情慾火。

    項少龍的手擴大了活動的範圍,由她的大腿上移至俏臉,其中不可對人言的過程,令這
對男女都生出既銷魂又刺激的偷情滋味。

    項少龍此時如箭在弦,不得不發,正要翻身把她壓著時,單美美推開了他,嬌喘細細
道:「地道入口就在大衣櫃裹,下面是塊活板揭起它就可見到鎖死了的地道入口。」

    項少龍驚醒過來,心中感激,知她是怕影響了自己體力,所以強自克制。

    和她來了個熾烈得可把兩人熔掉的熱吻後,他跳下榻來,正要拉開櫃門時,想起一事
道:「究竟有沒有別的入口呢?」

    單美美道:「御園內有兩個入口,宮內的人都知道。」

    項少龍摟了她一下,道:「那就更好了,因出口既多,我走後縱使給人發覺,都不會懷
疑到你頭上來。」

    再纏綿一番後,這才再踏上逃亡之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