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聲東擊西

    有了全盤大計後,項少龍等改變了訓練的方法,把大軍一分為二,二萬騎兵專習隱蔽偽
飾的行軍戰術。

    項少龍把二十一世紀學來的東西,活用在這隊騎兵上。

    轉眼冬盡春至,小盤登壇拜將,親身送行,項少龍又再次踏上征途。

    大軍乘船順流而下,在武遂登岸往東北行,直抵管中邪駐軍的泫氏城。

    管中邪、連蛟、趙普三人領軍出城迎接。表面上當然執足尊卑之禮。

    項少龍教烏果、荊俊等紮營城外,為了不讓管中邪生疑,只和滕翼領一千親兵入城,到
了帥府後,拿出小盤詔書,命管中邪立即交出兵符,同時回京述職。

    管中邪看罷詔書,色變道:「這是甚麼意思,仲父為何沒有指令?這詔書亦欠太后璽
印。」

    項少龍故作驚奇道:「管將軍為何如此緊張,儲君只是體念管大人勞苦功高,又屯駐外
地經年,才讓管將軍回咸陽小休,這等更換將領,何用勞煩仲父和太后呢?」

    此時滕翼見連蛟往後移退,忙一聲令下,隨來的親衛立時取出箭弩。控制了場面。管中
邪那想得到項少龍有此一著,見他面含冷笑,手按百戰刀鞘,知道只要說錯一句話,立即是
身首異處的結局。舉手制止了手下作無謂反抗,換上笑容道:「上將軍教訓得好,事實上未
將亦很希望回去見娘蓉。」

    項少龍笑道:「君命難違,我只是依命行事,管將軍肯合作就最好。」

    他是不愁管中邪不聽話,除非他要立即作反。否則就只能有這等結果。

    翌日項少龍使荊俊名之為送行,實在是把管中邪和他的二千親兵親將押解往武遂,看著
他們登上戰船,才返回泫氏城。

    此時項少龍已完成對管軍的編整,騎兵增至五萬人,輕裝步兵五萬人,重裝甲兵八萬
人,登時實力大增。

    在泫城再練了一個月兵後,這才離開泫城,沿河朝長子城北上。

    他們的行軍穩而緩,務使兵員得到充份的休息,保持充沛的體力。

    到了潞水南岸,十八萬大軍停了下來,等待晚上的來臨。

    桓奇聞訊趕來,眾人相見,又悲又喜,敘迷離情,與項少龍、滕翼、桓奇、周良、烏
果、趙大等到帥府舉行會議。

    桓奇先報告屯留的情況,分析道:「屯留城內只有千許人是杜璧和成喬的舊部,其他就
是蒲鵠的家將和本是趙民的叛民。情況有點和幾年前東部民變相似,志氣有餘,實力卻不
足。不過最大問題是有李牧的十萬趙軍駐於屯留東西四十里趙境內的路城。互為呼應,不但
使屯留有所依恃,亦使我們不敢放手攻打屯留。」說到李牧,他便露出猶有餘悸的表情。

    滕翼歎了一口氣道:「那埸仗你們是怎樣輸的?」

    桓奇沉痛地道:「李牧打仗就像變戲法似的,上將軍和我已全神留意趙境的動靜,廣設
軍哨,豈知警報才起,李牧的鐵騎已來至營寨,那晚星月無光。李牧使人先攻佔高地,再以
火箭燒營,屯留的叛軍也乘勢衝出,持炬擊鼓來攻,我們未撐到天明便潰退了,我領著一支
萬人隊伍,死命斷後,否則傷亡恐怕會更多呢。」

    眾人都聽得直冒寒氣。

    桓奇奮然道:「王上將軍過世後,我藉著哀兵的士氣,二次攻打路城。都給李牧出城擊
退,他的陣法變化無方,將士用命,訓練優良。難怪能名震當世。」

    荊俊道:「無論李牧如何厲害,但有良將而無明主,仍是沒用,小奇有派人去察看中牟
那方面的情況嗎?」

    桓奇精神一振,掏出一卷地圖,攤在席上,道:「我趁大雪之時,才命人采察敵情,保
證敵人一點都不知情。中牟乃趙人長城外最重要的軍事重鎮,本屬魏人,四年前才落人趙人
之手,使他們在長城外多了個據點,故而極受重視。」

    讓各人研究了好一會後,才道:「他們在城外長期駐有兩路趙軍,人數皆在萬許之間,
分處南北,互為呼應,本意該是應付魏人。至於城內守軍約在二萬之間,在趙國的城池來
說,這樣的兵力已是罕見了。若有事時,長城內的兵員還可出兵來援。所以魏人數次與趙人
開戰,都破不了中牟這重要城池。」

    項少龍道:「所以此戰必須以奇兵襲之。攻其不備,否則這一仗便必敗無疑。」

    桓奇道:「趙人在中牟外圍教處高地築起了百多個烽火台,日夜有人放哨,若大軍進
襲,縱是晚上,亦會被偵知,很難瞞過對方耳目。」


    荊俊拍胸保證道:「這個由我負責,擔保沒有一個高地上的烽火台有機會發出警報。」

    項少龍道:「今晚我們的四萬精騎,將於入黑後分四批出發,由荊俊率萬人作清除烽火
台的先頭部隊。其他十四萬人在此再留三天,然後分作兩軍,每軍七萬人,一軍往長子。一
軍往中牟。當李牧回師之日。就是小奇行動的時刻了。記緊擺出持久作戰的格局,絕不可冒
進攻城,否則若李牧明退實進,返過頭來再重演當夜之戰,就敗得很不值了。」

    桓奇動容道:「難怪兩位上將軍生前都如許推舉項上將軍了,未將反沒有想過此點,聞
之立時出了一身冷汗呢。」

    烏果笑道:「吃飯的時間到了。」眾人一陣笑罵。出帳時,項少龍向桓奇道:「你攻下
屯留後,立即修築防禦工事,而我們則佯攻分隔趙魏邊境間的長城,再突然退走,教趙人難
以追擊。」

    桓奇心悅誠服,點頭受教。

    當晚入黑時,周良放出鷹王,肯定沒有敵人潛伏的探子後,荊俊那隊由烏家精兵組成的
特擊軍首先出發,不片晌四隊人馬先後開出。緩騎而行。

    到第三大早上。大軍已潛抵中牟城外四十里的密林內,在四方設置崗哨。等待黑夜的來
臨。

    中牟城在地平遠處,城高牆厚,果是堅固的軍事要塞,城外的林木均被剷平,要接近而
不被發覺。確不容易。

    項少龍和滕翼觀察良久,均感到氣餒,但又想不到有甚麼好辦法。

    眾人不敢生火造飯,只吃乾糧。

    到了黃昏時,忽地狂風大作,大雨灑下。

    項少龍等大叫大助我也,立即出動。

    烏果和周良各領一軍,攻打城外的趙營。

    荊俊則率領一千烏家子弟,橫渡護城河,攀牆進城。

    項少龍和滕翼的兩萬主力軍,則潛往最接近城池的隱蔽點,準備城門打開。就殺進城內
去。

    雨愈下愈大了,還不時雷電交加。視野模糊不清。雷聲也把馬嘶蹄音全掩蓋了。

    荊俊的千人精兵團把戰馬綁在城外,用了個多時辰,才潛過護城河,開始攀城。

    項少龍和滕翼則提心吊膽苦候著,此刻若給敵人發覺,荊俊等定無一人能倖免。

    城頭的燈火都給暴雨遮蓋了。

    正焦急等待中,向西的城門敞了開來。吊橋隆隆降下。

    項滕兩人大喜如狂,一聲令下,全軍蜂擁而出,兩萬匹戰馬的奔馳聲,驚碎了中牟城軍
民的美夢,不過一切都遲了。

    烏果和周良的軍隊同時對城外兩個趙軍的營寨進行突襲。

    城內城外,一時殺聲震天。

    暴雨雖停了下來,可是戰爭卻更激烈了。

    大軍殺進城內,嚇得人人緊閉門戶,大半守軍脫甲棄械,躲入民居保命。餘下的開城逃
命。

    連反抗的意志都失去了。

    到天明時,這趙國在南方最具戰略性的重鎮,已落到項少龍手上去。

    按著的十天,趙大率領的上萬步軍陸續抵達,帶來了大批的攻城器械和物資糧食。並建
立了由泫氏城來此的補給線。

    項少龍嚴令不得擾民,並善待降將降兵,採取安定民心的政策。

    媵翼在城外設營立寨,構築防禦工事,又截斷了趙魏官道的交通,擺出大舉進侵趙都邯
鄲的模樣。

    一個月後,趙人兩次來犯,均被擊退。

    魏人亦生出警覺。在邊境嚴密戒備,但由於秦軍據有堅城,魏人只是採取觀望姿態。

    對項少龍這位秦國的名將,已沒有人敢抱輕視之心了。

    這天烏吉著由長子城來見頂少龍,帶來了重要消息,據邯鄲的線眼情報,郭開果然怕得
要死,力勸趙王和太后調回李牧,守衛長城內的城堡番吾。

    但趙王發出命令後,竟給李牧拒絕了。

    項滕兩人暗叫厲害。知道給李牧看穿了他們的陰謀。

    兩人商量過後,決定對番吾發動一次猛攻。

    等一切準備充足,十天後項少龍發動八萬大軍,由官道北上番吾,在趙人長城外佈陣立
寨,先日夜派人衝擊城牆,趙人數次出城劫營,均被秦軍先一步察覺,給打了個落花流水。

    攻了十八天,終於破開了一截城牆,但仍給敵人擊退,兩方死傷慘重。

    但項少龍等卻知道已完成了任務,今趟不愁趙王廷不召李牧回守番吾說實在的,他們現
在的兵力,根本沒有進攻邯鄲的資格。

    只一天時間趙人便把城牆補好。

    項少龍收兵不戰,好讓戰士能有回氣的機會,死者就地火葬,傷兵則送回回中牟。

    這時項少龍對戰場的生生死死,早心同槁木,否則根本不能當這秦軍的統帥。

    小盤說得對。戰場上從來就沒有仁慈存身的地方。

    每個人都是一顆棋子,吃掉人或被吃掉都是常事。

    不過可以做到的,他都設法做到了。例如關懷下屬,善待降兵降民等,趙人不知是否被
打怕了,再不敢出城反擊,兩軍陷進了膠著的狀態。

    而桓奇則依項少龍之言,虛張聲勢,更不斷派軍來援,加重趙人的危機。

    步入夏季的第二個月分,李牧終屈服在趙王的軍令下。回師邯鄲。

    項少龍忙下令加強防禦,準備應付李牧的反擊。

    他最不想發生的事,終迫於眉睫之前了。

    這天項少龍、滕翼和荊俊三人在長達五里的木寨作例行巡視時,荊俊笑道:「任他李牧
三頭六臂,都難以攻下我們的營寨,最多是扯個平手吧了。」滕翼道:「魏人那邊有動靜
嗎?」

    荊俊道:「魏人那邊有烏果應付,不過若不攻下了中牟,我們此時早被擊退了。」

    那晚項少龍發了個可怕的夢,夢到李牧來襲營,營內四處都是他名震天下的鐵騎,所有
營帳同時起火。項少龍衝出帳外,想呼喚媵翼荊俊,卻叫不出聲來,想拔刀,但百戰寶刀卻
不翼而飛,人駭醒來。才發覺天仍末亮,自己渾身冷汗,不住喘氣。

    項少龍強烈地想起家中的妻婢愛兒,恨不得拋下一切。立即返回咸陽。

    驚魂甫定,披上外衣,舉步出帳。

    值夜的親兵慌忙追隨左右。

    他的帥帳圈於營地之高處,環目四掃,只見星空覆蓋下。燈火點點,似直延往天際的盡
頭處。

    五里外的趙國長城亦是燈火通明,極為壯觀。

    項少龍想起當日由邯鄲出使往大梁,路經該處時還參觀過那裡的城牆。負責作介紹的番
吾城守叫甚麼名字都忘記了,想不到多年後的今日,自己竟是攻打此長城的主將。

    世事之變幻難測,莫過於此。

    又想起當日自己護送的兩位心愛的人兒,趙倩趙雅,均已先後亡故,不由神傷魂斷,差
點要痛哭一場,才能洩出心頭悲苦。

    晚風吹來,吹散心頭鬱抑,感覺上才好了點。

    遠眺長城,想起長城後遠處的古城邯鄲,又是百感交集。

    戰爭最令人畏懼的地方,就是那不可測知的因素。

    像此刻的他,便完全不知這連綿百里的長城之後正發生著的任何情事。

    只能估計。

    或作測度。

    要知己知彼,確是談何容易。

    現在李牧究竟在那裡呢?兩個曾經是肝膽相照的朋友,終要在沙場上成為死敵,這一切
究竟為了甚麼?到天色大明時,項少龍才收拾心情,回帳休息。

    日子就是在這情況下過去。

    一個月後,捷報傳來,蒲鵠終棄屯留城逃往趙境途中被桓奇伏兵擒拿。押了回咸陽去。

    出奇地李牧直至此刻仍沒有動靜。

    項滕亦不太訝異,若李牧是奉召守衛邯鄲,自然不會到番吾來。

    兩人以目的已達,經商議後,決定立即撤軍。還在今晚進行。

    他們照樣留下空營燈火。天入黑便分批撤往中牟。項少龍和周良負責殿後,由於有鷹王
的銳目,他並不怕敵人銜尾追來。

    荊俊領二千島家精銳先行,按著是滕翼的軍隊。

    項少龍待至二一更,才率餘下的二萬人悄悄撤走。

    不片刻大隊來到往南的官道上,迅速朝中牟進發。

    明月高掛左方天際,在每人的右方拖出了黯淡的影子。

    項少龍在隊伍中間,與周良並騎而馳。

    周良歎道:「今次能攻下屯留,全賴上將軍的奇謀妙計,連李牧也給上將軍算了一
著。」

    項少龍欷然道:「李牧並沒有給我算倒,只是趙王廷給我算倒吧了。」

    周良笑道:「戰爭只論成敗,沒有人理會是如何勝的,但怎樣敗卻人人會拿來當話
柄。」

    項少龍點頭道:「這番話很有道理。」

    周良仰首望天,道:「還有個半時辰就天明了,那時可全速行軍,只要回到中牟,便可
攻可守可退,完全不用擔心。何況即管被敵人圈城,也有桓奇的軍隊前來支援。」

    項少龍登時輕鬆起來,有點完成了此行責任的舒暢快感。

    希望這是最後一埸對外的征戰,以後就是等待小盤加冕禮的來臨。

    空中傳來鷹王振翅的熟悉響音。

    眾兵齊齊舉頭仰望。

    只看它的姿態。就知後無追兵。

    周良嘬唇發出呼嘯,喚他下來休息。

    豈知鷹王突然發出一聲嘯叫,在頭頂兩個盤旋,再衝空而去,疾飛往右方樹林之上。

    周良立即色變。凝目注視鷹王的動靜。

    項少龍大感不妥,極目望去。

    鷹王在明月下的遠空不斷打轉,飛行的路線奇怪難解。

    周良劇震道:「這是沒有可能的。似有大批敵人由左方衝來,速度極快。」

    項少龍在電光火石間,已明白了是甚麼一回事。李牧的鐵騎來了。


    可能由於馬蹄包了布,竟沒發出任何聲色。

    這名不虛傳的名將,打開始就識破了項少龍的戰略。

    雖迫於無奈放棄屯留。但卻不肯放過他們。這兩個月來關閉不出。就是要使項少龍等誤
以為他是駐守在邯鄲。其實他早來了。還布下伏兵,等待他們撤退的一刻。

    項少龍現正重蹈成喬和杜璧敗亡一戰的覆轍,唯一優勝就是他憑鷹王先一步知道敵人的
來臨。

    假若他現在立即逃走,結果亦不會與成喬軍的敗亡有何分別。就是在全軍到達中牟以
前,便被李牧殺得全軍覆沒。

    假設他奮力迎戰的話,那至少荊俊和滕翼可安返中牟。

    項少龍再不猶豫,下令全軍退往右方密林,全力阻敵。

    陣勢尚未布好,以萬計的趙兵由左方密林殺出官道,往他們衝殺過來。

    箭如飛蝗般往敵人射去。對方騎兵一排一排的倒下,但尚未換上另一批箭矢時,敵人已
殺入陣中,瞬那間前方儘是敵人。

    項少龍一聲發喊,拔出百戰寶刀,帶頭衝殺出去。

    一時間長達十餘里的官道,儘是喊殺之聲。

    二萬秦兵正堪堪把敵人抵住時,近趙境的一方亦突然亂了起來,另一隊敵人不知由那裡
衝殺出來,便生生把項少龍的護後軍沖成兩截。

    項少龍領著周良和二千多親兵,死命擋著敵人一波又一波的進擊。

    後方林木忽然劈啪作響,火頭竄起,劫斷了秦軍西退的退路,項少龍知道難以倖免,拋
開一切,連斬數十敵人,深深殺入了敵人陣內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