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肺腑之言

    三天後小盤、項少龍等班師回朝。

    太后和繆毒率文武百官出城迎接。

    看神情,朱姬的歡容是發自內心,而繆毒則相當勉強。

    繆毒非是蠢人,還是非常犴狡的卑鄙小人。他自然知道白己被排擠在儲君的政治集團外
的人。

    異日儲君登位,太后朱姬失去了輔政大權,就是他失勢之時。

    項少龍再一次穩住了咸陽。一躍而成軍方最有實力的領袖,使小盤的王位更為穩固,只
要再蕩平蒲鵠,餘下來的就只有呂繆兩黨了。

    不過呂不韋在這近十年間,於各地大力培植黨羽,任用私人,實力仍是不可輕侮。

    咸陽雖是都城,始終在許多方面均需要地方郡縣的支持。

    王朝的地方軍隊,由郡尉負責。郡守只掌政事,而郡尉專軍政。理論上軍隊全歸君主一
人掌握。有事時由君主發令各郡遣派兵員。至於軍賦,則按戶按人口徵收,每一個到法定年
齡的男子都要為國家服役兩年:一年當正卒;一年當戍卒。守衛邊疆,謂之常備軍。

    但亦另有職業軍人,成為了大秦的主力。

    呂不韋因修建鄭國渠之便,得到了調動地方常備軍的權力,亦使他加強了對地方勢力的
控制。直至黑龍出世,小盤設立三公九卿後,這由呂不韋壟斷一切的局面才被打破。

    但呂不韋早趁這幾年在地方上掊植出自己的班底。所以若作起亂來,比成喬或繆毒要難
應付多了。

    所以他根本不怕成喬奪王位成功,因為他那時更可打著旗號撥亂反正。

    只是他發夢都未想過對手是中國歷史上罕有的絕代霸主,比他更厲害的秦始皇吧。回鹹
陽後,循例是祭祖歡宴。

    翌日早朝後,朱姬召項少龍到甘泉宮去。

    項少龍別無他法,便著頭皮去見朱姬。

    這秦國聲名日壞的當權太后在內宮的偏廳接見他,遣退宮娥後。朱姬肅容道:「長信侯
繆毒常說今次平定暴亂,他半點都沒曾參與。連我這作太后的都被瞞在鼓裡,這究竟是甚麼
一回事?累得我們平白擔心一場。」

    項少龍暗忖這種事你何不去問自己的兒子,卻來向自己興問罪之師。

    但當然不會說出口來,恭敬地道:「文武分家,長信侯不知道亦是正常事。」

    朱姬鳳目一睜,不悅道:「那為何都衛亦不知此事?韓竭便不知道你們到於城外迎戰,
故完全無法配合。」

    管中邪領兵出征後,韓竭便升為正統領,以許商為副。

    項少龍淡然道:「今趟之所以能勝,就在「出奇制勝」這四個字,而之所以能成奇兵,
必須有種種惑敵之計,使敵人掌握錯誤資料。由於敵人在城內耳目眾多,所以不得不採非常
手段,請太后明鑒。」

    朱姬呆了半晌,幽幽一歎道:「不要對我說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好嗎?你和政兒可以瞞任
何人,但怎可騙我呢?你們若不想長信侯知道,我是不會告訴他的。」

    項少龍想不到朱姬忽然會用這種語氣神態和自己說話,湧起深藏的舊情,歎了一口氣
道:「儲君日漸成長,再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現在他關心的事。就是如何理好國家,統一
天下。凡阻在他這條路上的障礙,終有一天都會被他清除,這是所有君王成長的必經歷程,
歷史早說得很清楚了。」

    朱姬俏臉倏地轉白,驚聲道:「少龍你這番話是甚麼意思,難道政兒會對付我嗎?」

    項少龍知她是因為與繆毒生了兩個孽種,故作賊心虛,苦笑道:「儲君當然不會對太后
不孝,但對其他人,他卻不須有任何孝心,無論仲父或假父,一概如此。」

    朱姬茫然看了他一會後,垂首低聲道:「告訴朱姬,項少龍會對付她嗎?」

    項少龍大生感觸,斬釘截鐵道:「就算有人把劍加在我項少龍的脖子上,我也不會傷害
太后。」

    朱姬輕輕道:「長信侯呢?」

    項少龍愕然片晌,才以自己聽來亦覺諷刺的口氣道:「只要他忠於太后和儲君,微臣可
擔保他不會有事。」

    命運當然不會是這樣。

    繆毒之亂是秦始皇冠禮前的最後一場內部鬥爭,呂不韋亦因此而牽連敗北。

    忽然間。他知道白已成為了能左右秦朝政局舉足輕重的人物,所以朱姬亦要不恥下問,
垂詢他的意向。

    而他更成為了小盤唯一完全信任的人。

    甚至義釋韓闖,小盤都不放在心上,換了別人則若非革職,就是推出去斬頭的結局了。

    朱姬此時嬌軀輕顫,抬起頭來。欲言又止。

    項少龍輕柔地道:「太后還有甚麼垂詢微臣嗎?」

    朱姬淒然道:「告訴我。人家該怎麼辦呢?」

    項少龍捕捉到這句話背後的含意,就是她對繆毒已有點失控,故心生悔意。

    說到底,小盤畢竟是她的「兒子」,雖然兩人間的關係每況愈下,但她仍不致於與姦夫
蓄意謀害兒子。

    而繆毒則是想保持權力。

    但誰都知道這是沒有可能的,當小盤大權在握時,繆毒就只有黯然下場的結局。

    項少龍沉吟片晌,知道若不趁此時機說出心中的話,以後就再沒有機會了,至於朱姬是
否肯聽,就是她的事了。

    站了起來,移到朱姬席前,。單膝跪地,俯頭細審她仍是保養得嬌嫩欲滴的玉容,坦然
道:「太后若肯聽我項少龍之言,早點把權力歸還儲君,帶奉常大人返雍都長居,那太后和
儲君間的矛盾,便可迎刃而解。」

    朱姬嬌軀再震,低喚道:「少龍,我……」

    驀地後方足音響起。

    兩人駭然望去,只見闖進來的繆毒雙目閃著妒忌的火焰,狠狠盯著兩人。

    項少龍心中暗歎。

    造化弄人,他終是沒有回天之力。

    返回烏府時,項少龍腦海內仍閃動著繆毒怨毒的眼神。

    冰封三尺,非是一日之寒。

    繆毒對他的嫉忌,亦非今日才開始。

    他是那種以為全世界的女人均須愛上他的人,只會爭取,不懂給予。比起他來,呂不韋
的手段確比他高明多了。

    在其一程度上,呂不韋這個仲父,小盤尚可接受,但卻絕不肯認繆毒作假父。

    只是這一點,繆毒已種下了殺身之禍。

    歷史早證明凡能成開國帝皇者。必是心狠手辣之輩,小盤這秦始皇更是其中表表者。

    當年他手刃趙穆後,雙目閃亮地向他報告。他使認識到小盤的胸襟膽略。而他那時仍只
是個十五歲許的孩子。

    今次他佈局殺死成喬和杜壁。同時命人去剷除蒲鵠,便可知他思慮的周到和沉狠無情的
本質。

    這當然與他的出身背境和遭遇有關。

    胡思亂想時,與親衛馳進烏家大門。

    只見廣場處泊了輛馬車,幾個琴清的家將正和烏家府衛在閒聊,見他來到,恭敬施禮。

    項少龍喜出望外,跳下馬來,大叫道:「是否琴太傅回來了。」

    其中一人應道:「今早才回來。」

    項少龍湧起滔天愛火,奔進府內。只見大堂裡,自己朝思暮想的絕世佳人,一身素裳,
正和紀嫣然諸女談笑,另外尚有善蘭,周薇和孩子們。見到項少龍,琴清一對秀眸立時亮起
了難以形容的愛火情焰,嬌軀輕顫,但神色仍是一貫的平靜,顯見她在克制自己。烏廷芳笑
道:「清姐掛著我們其中的某個人,所以提早回來了。」

    琴清立即悄臉飛紅,狠狠瞪了烏廷芳一眼,神態嬌媚之極。

    項少龍遏制了把她擁入懷裡的衝動,硬插入她和趙致之間,笑道:「琴太傅清減了,但
卻更動人哩。」琴清歡喜地道:「琴清雖不在咸陽,但上將軍的聲威仍是如雷貫耳,今趟回
來得真巧哩:剛好是上將軍凱旋榮歸之時。」

    善蘭笑道:「你兩人不用裝神弄鬼了,這處只有自己人,偏要那麼客氣見外。」

    紀嫣然為琴清解窘,岔開話題對頂少龍道:「清姊說呂不韋到了她家鄉去。還著力巴結
當地大族,最無恥是減賦之議出自李斯,他卻吹噓是他的功勞。」

    周薇道:「最可恨他還多次來纏清姊,嚇得清姊要避往別處去。」

    項少龍微笑道:「因為他打錯了算盤,以為成喬可把我們除去,所以再不用克制自
己。」

    湊近琴清道:「明天我們便回牧場去,琴太傅可肯去盤桓這下半輩子嗎?」

    琴清連小耳都紅了,大嗔道:「你的官職愈來愈大,但人卻愈來愈不長進。不和你說
了,人家還要去見太后和儲君哩。」

    項少龍肆無忌憚的抓著了她小臂,揍到她耳旁道:「不理琴太傅到那裡去,今晚太傅定
要到這裡來渡夜。」

    烏廷芳正留神傾聽,聞言笑道:「清姊早答應了,但卻是來和我們幾姊妹共榻夜話,嘻
嘻,對不起上將軍哩。」

    項少龍點頭道:「那就更理想了。」

    眾女一齊笑罵,鬧成一片。

    項少龍這時已把朱姬、繆毒,至乎所有仇隙鬥爭,全拋於腦後。

    在這一刻,生命是如斯地美好。他的神思飛越到塞外。想起了當年在二十一世紀受訓時
曾到過的大草原。藍天白雲、綠草如氈,一望無邊,大小湖泊猶如一面麵點綴其上的明鏡,
長短河流交織其中,到處都是草浪草香*H裟芎推捩景詁啾ee笞勻壞哪*
場上,安安樂樂渡過這奇異的一生,再不用理會人世間的鬥爭和殺戮,生命是多麼動人呢?

    翌日他和滕翼兩家人返回牧場,同行的當然少不了琴清。兩人飽受相思之苦,再不理別
人怎樣看待他們。

    十天後王陵和桓奇集合了十萬大軍,進攻屯留,而蒲鵠亦打出為成喬復仇的旗號,叛秦
投趙。王賁和楊端和屢被李牧擊退,改採守勢,勉力穩住了東方諸郡,形勢凶險異常。同時
韓桓惠王病死,太子安繼位為王,韓闖一向與太子安親善,坐上了宰相的位置,成為韓國最
有影響力的人。而龍陽君在魏亦權力大增,兩國唇齒相依,聯手抗秦,壓止了管中邪和蒙氏
兄弟兩軍的東進。

    項少龍卻與滕翼在牧場過著優哉悠哉的生活。離小盤的冠禮尚有兩年許的時間。但在這
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日子裡,誰都猜不到會出現甚麼變數。

    這天昌文君和李斯聯袂到牧場來採訪他們,各人相見,自是非常歡喜。

    項少龍和滕翼領善兩人在黃昏時到處騎馬閒逛時,昌文君道:「呂不韋剛回來,他和繆
毒的關係明顯改善,不時一起到醉風樓飲酒作樂,還把白雅雅讓了給繆毒呢。」

    李斯冷冷道:「照我看他是想重施對成喬的奸計,就是煽動繆毒謀反作亂,說不定還擺
明支持他和太后生的孽子登上王位,然後再把繆毒除去,自立為王。由於現在呂不韋在地方
上很有勢力,故非是沒可能辦到的。」

    昌平君接著道:「但有一事卻相當奇怪,少龍走後,太后找了儲君去說話,主動交出部
份權力之後便避居雍都,繆毒現在不時往返雍都和咸陽,不過一些重大的決策或人事陞遷,
仍要太后點頭才成。」

    項少龍心中欣慰,朱姬總算肯聽自己的話,使她和小盤間的關係有了點轉機。

    滕翼道:「茅焦那方面有甚麼消息呢?」

    昌平君冷哼道:「他說繆毒正在雍都培植勢力。有一事你們還不知道,令齊當了雍都的
城守。雍都由於是太廟所在,故為繆毒的職權所管轄,可以說雍都已落入他的掌握內了。」

    項少龍早知繆毒必會爭到點本錢,否則也不能興兵作反。

    滕翼又問起王陵和桓奇的戰況。

    李斯歎道:「儲君亦心中擔憂,蒲鵠策反了屯留軍民堅守不出,王上將軍一時莫奈他
何,最怕是冬季即臨,利守不利攻,何況還有李牧這不明朗的因素存在著。」

    昌平君歎道:「不知呂不韋有心還是無意,借口鄭國渠完工在即,抽調了地方大批人手
去築渠,使我們更無可調之兵,我們正為此頭痛呢。」

    項少龍不由湧起悔意,若當日自己一口答應小盤領軍遠征屯留,就不用王陵這把年紀都
要勞師遠征。

    可是這已成了不能改變的現實。

    心中隱隱泛起了不祥的感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