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雌威難測

    他才鑽入馬車,這對孿生姊妹已不顧一切撲入他懷裡,喜極而泣。

    項少龍一時弄不清楚誰是田貞,誰是田鳳?又疼又哄,兩女才沒有那麼激動。

    其中之一不依道:「你們瞞得人家很苦。」

    項少龍醒覺道:「你是田鳳!」

    馬車此時早離開了侯府有好一段路,忽然停下。

    項少龍教兩女坐好,探頭出窗外問道:「甚麼事?」

    負責護送的蒲布由前方馳回來道:「雅夫人的車隊停在前面,請先生過去。」

    項少龍大感頭痛,但又無可奈何,伸手安慰地拍了拍兩女的臉蛋兒,跳下車去,吩咐
道:「你們好好保護馬車,跟著我走。」言罷朝著停在前方趙雅的馬車大步走去。

    馬車再次開出,取的卻是項少龍府邸的方向。

    兩人並排而坐。

    趙雅神情木然,好一會也沒有作聲。

    項少龍暗叫不妥時,趙雅淡淡道:「董匡!告欣我!你絕非好色之人,為何卻對田氏姊
妹另眼相看呢?」

    項少龍心中叫苦,知道趙雅對他起了疑心,因為他曾和田氏姊妹有□□一事,趙雅知之
甚詳。

    他雖重建立點信心趙雅再不會出賣他,可是事情牽到幾百人生死,他總不能因自己一廂
情願的想法而孤注一擲。更何況到現在仍摸不清趙雅對孝成和王族忠心的程度。

    趙雅惟恐他不承認,續道:「明知她們成了田單的人,你還要和趙穆眉來眼去,把她們
要回來,這不太像你一向的作風吧!否則早該接受了王兄贈你的歌姬了。」

    項少龍一時六神無主,胡亂應道:「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說甚麼?」

    趙雅淒怨地輕聲道:「少龍!你還不肯認回人家嗎?是否要雅兒死在你眼前呢?」

    項少龍亦是心內惻然,但卻知絕不可心軟,因為她太善變了。

    硬起心腸,故作驚奇道:「天啊!原來你以為我老董是另一個人扮的,來!檢查一下我
的臉,看看是否經過易容化裝的手段?」

    這叫重施故技,欺她從未想過有這麼巧奪天工的面具。

    趙雅嬌軀劇震,竟心慌失望得不敢摸他的臉,顫聲道:「你真不是他?」

    項少龍記起身上的「情種」,道:「若還不信,可嗅嗅我的體味,每匹馬的氣味都不
同,人也是那樣,來!」

    把身體移了過去,把頸子送往她鼻端。

    趙雅嗅了兩下,果然發覺了一種從未接觸過但又使人有良好深刻印象的氣味,失望得呻
吟一聲,如避蛇蠍般退到另一端,靠著窗門顫聲道:「那你為何要把她們弄到手呢?」

    項少龍靈機一觸,歎了一口氣道:「還不是為了我那頭雌老虎,我今趟離開楚國,就是
想把她撇下一會兒,那知她遠道孤身的追到邯鄲來,還大發雌威,說沒有婢僕差遺,我見那
對姊妹花如此可人,便向趙穆要來服侍她。卻不知早送給了田單,對我來說,揀過另外兩個
人就是了,豈知侯爺誤會了我的心意,熱心幫忙,才弄出這件事來,教夫人誤會了。」

    又好奇問道:「這對姊妹和項少龍究竟有何關係?」

    趙雅俏臉再無半點血色,秀眸閃動著由興奮的高峰直跌下來的絕望失落,猛地別過頭
去,悲聲道:「你走吧!」

    馬車恰於此時停下,剛抵達了他府邸的大門前。

    項少龍暗歎一口氣,下車去了。

    善柔見到項少龍領著兩位容貌相同的絕色美女走進內堂,又面色陰沉,心中打了個突
兀,不悅道:「你到了那裡去?走也不向人說一聲。」

    項少龍正為趙雅意亂心煩,不耐煩的道:「你明明看到我回房換衣服的,你當我不知你
鬼鬼祟祟的窺探我嗎?」

    田貞田鳳兩姊妹嚇得花容失色,吃驚地看著兩人。

    項少龍這才知道自己語氣重了,尚未有機會補救,善柔果然□起蠻腰,鐵青著臉,只差
未出刀子,嬌叱道:「誰鬼鬼祟祟?若不滾去赴你的鬼宴會,你就永世都不換衫嗎?換衫不
可以代表洗澡嗎?不可以代表撒了尿嗎?」接著「噗哧」地掩嘴忍不住笑,白他一眼道:
「人家不說了!」

    項少龍見狀稍鬆了半口氣,他真不想田家兩位小姐受驚,她們都是孤苦無依的人,最受
不得驚嚇。

    失笑道:「柔姊你扮得真像,連我也當了你是我的夫人。」

    此兩話一出,善柔的臉容又沉了下來。

    項少龍心中暗喜,故作驚奇道:「你又不准我碰你,但又要做我的真夫人,天下間怎會
有這麼便宜的事?」

    善柔直瞪著他,像受了傷害的猛獸,一副擇人而噬既凶狠又可愛的神情。

    項少龍立即軟化下來,聳肩道:「你承認一句愛我,便可海闊天空任我們翱翔了!」

    田貞田鳳終醒悟到她們是在耍花槍了,開始感到有趣。

    善柔容色轉緩,仍□著蠻腰,眼光落到這對人比花嬌的姊妹花上,戟指道:u她們是
誰?」

    項少龍怕她拿兩女出氣,忙來到她身後,試探地抓著她兩邊香肩,以最溫柔的語氣道:
「當然是來服侍我馬癡董匡夫人的使女哩!」

    田貞田鳳乖巧地跪地行禮。

    善柔受之無愧地道:「起來!」又大嚷道:「烏果!」

    烏果差點是應聲滾入來,明顯地他一直在門外偷聽。

    善柔髮號施令道:「立即把門外那些大箱小箱運到我隔壁那房間去!」

    又向田氏姊妹道:「進去教他們放好你們的行李。」

    田氏姊妹知道這「夫人」正式批准了她們留下,歡天喜地的去了。只要能和項少龍在一
起,她們甚麼苦都甘願忍受。

    內堂只剩下了這對真假難明的「夫婦」。

    項少龍見田氏姊妹過了關,心情轉佳,吻了她臉蛋道:「夫人滿意了嗎?現在要夫得
夫,要婢得婢了!」

    善柔給他引得笑了起來,卻又苦忍著冷起俏臉道:「又不是要去施美人計,找兩個這麼
標緻的人兒來幹甚麼?看她們嬌滴滴的樣子,我善柔來服侍她們倒差不多。」

    項少龍皺眉道:「這是否叫呷醋呢?」

    善柔那美麗的小嘴不屑的一撅道:「這與呷醋無關,而是理性的分析,狼子之心,能變
得出甚麼花樣來?」

    她雖口氣強硬,但卻任由項少龍按著她香肩和在身後挨挨□碰,對她這種有男兒性格的
美女來說,其實已擺明是芳心暗許了,只是口頭仍不肯承認吧了!

    項少龍看穿了她的心意,又好笑又好氣,苦惱地道:「好柔柔!聽話點可以嗎?她姊妹
真的很可憐,受盡趙穆的淫辱,現在才能逃出生天,我一定要保證她們以後都幸福快樂。不
信可問我們的小致致,她會把整件事詳細說與你聽。」

    善柔有點被感動了,垂下了俏臉,沒再作聲。

    項少龍把她扳轉過來,讓她面對著自己,湊下嘴去,就要吻她。

    善柔猛地一掙,脫身出去,滿臉通紅地跺足道:「你當我是致致,要對你死心塌地嗎?
殺了趙穆後我們就各走各路,不要以為我非嫁你不可。」

    明知她是口硬心軟,項少龍仍感覺受不了,冷笑道:「各行各路便各行各路,難道我要
跪下來求你施捨點愛情嗎?小心我發起狠來一怒把你休了,立即逐出董家,哈!」

    說到最後自己倒忍不住笑了起來。

    善柔本是不住色變,但見他一笑,立即忍不住失笑相應,旋又繃起俏臉,故作冷然道:
「姑娘再沒興趣應酬你,這就回房安眠,若我發覺有賊子私闖禁室,立殺無赦,莫謂我沒有
預作警告。」

    言罷挺起酥胸,婀娜多姿地步進了通往後進的長廊去。

    項少龍心叫謝天謝地,若她扯了自己入房才是大事不好,待會怎還有力去服侍嘗了禁果
不久,愈來愈渴求雨露恩澤的紀才女?

    就在這一刻,他才發覺由見到善柔那時開始,便在毫不察覺下拋開了因趙雅而來的煩
困。

    善柔的魔力真是厲害極矣,是最辣的那一種。

    項少龍走往田氏姊妹的房間時,烏果和一眾親□正向兩女大獻慇勤,逗得兩女笑靨如
花,見到項少龍至,各人才依依離去。

    烏果經過項少龍旁,低聲道:「想不到天下間竟有像複製出來的一對美人兒,確是人間
極品。」還加上一聲歎息,才領著這群「搬工」走了。

    兩女早跪伏地上,靜候項少龍的指示。

    看著她們螓首深垂,連著修長玉項由後領口露出來那雪白嬌嫩,我見猶憐的粉背,項少
龍湧起一陣強烈的感觸。

    縱使自己助小盤一統天下,建立起強大的中國,可是社會上種種風氣和陋習,卻絕沒有
方法一下子改變過來。

    女性卑微的地位,始終要如此持續下去,直到十九和二十世紀,才逐漸平反過來。

    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好好愛護身邊的女性,由此更可看到墨翟確是照耀著這世代
的智慧明燈,他的「兼愛」正是針對長期以來的社會陋習。只可惜日後當權者打起禮義的幌
子,更進一步把女性踩在腳下,使這問題給埋葬在二千多年的漫漫黑暗裡,真是想起也為女
性們寒心。

    項少龍走了過去,把兩女由地上拉了起來,愛憐地摟著她們蠻腰,坐到榻沿,柔聲道:
「我還未有機會和你們說話,我項少龍並非趙穆,你們再不用向我跪拜,在寢室裡更不用執
甚麼上下之禮,這是我唯一的命令。」

    其中之一赧然道:「項公子折煞我們了,人家是心甘情願希望能服侍好公子你,討你歡
心的!」

    項少龍認得她那對較深的小酒渦,像找到了有獎遊戲的答案般,驚善道:「你是田
鳳!」

    兩女掩嘴「咭咭」嬌笑,那模樣兒有多嬌美就多嬌美,尤其她們神態一致,看得項少龍
意亂情迷,目不暇給。

    田貞嬌癡地道:「公子!」

    項少龍糾正道:「暫時叫我董爺好了,千萬莫要在人前露出馬腳!」

    兩女吃了一驚,乖乖答應。

    看著她們不堪驚嚇,逆來順受的模樣,項少龍知她們一時很難改變過來,更是憐意大
生,對每人來了個長吻。

    兩女熱烈綿綿地反應著,果然給他發掘出分別。

    田貞溫柔、田鳳狂野。

    都教他銷魂蝕骨,不知身在何方。

    田貞嬌喘細細道:「董爺應累了,讓我們侍候你沐浴更衣,我們都精擅按摩推拿之術,
噢......」

    原來小嘴又給項少龍封著。

    □皮分開後,項少龍笑道:「我也很想為你們推拿一番,不過今晚我還有要事,你們洗
澡後好好休息,明晚我才和你們同浴共寢,共渡春宵。」

    兩女聽得喜不自勝,享受著前所未有既安全又幸福的快樂感覺。

    田鳳撒嬌道:「董爺可不知人家一直多麼羨慕姊姊,竟能得承董爺恩澤,自你走後,我
們都日夕掛念著你,沒人時便談你,只有夢中與你相對時,才可以快樂一些。」項少龍既給
奉承得飄飄欲仙,又感奇怪道:「你們和我只有一面之緣,為何卻會對我另眼相看呢?」

    田貞欣然道:「董爺和其他人可不同呢!是真正的愛護人家,而且我們從未見過像董爺
般的英雄人物。侯府的人時常私下談論你,當我們知道你大展神威,殺出邯鄲,真是開心死
了。」

    田鳳接入道:「本以為永遠都見不著董爺了,誰知老天真的聽了我們的禱告,使我們終
可侍候董爺。」

    項少龍差點忍不住想對兩女再動手動腳,可是想起紀嫣然,只好把這衝動壓下,暗忖再
和兩女親熱,可能結果甚麼地方都去不了,趁現在仍有點清醒,都是趁勢離開為妙。

    正要安撫兩句,好抽身而退時,善柔出現在敝開的門口處,俏臉生寒,冷冷道:「董
匡!你給我滾過來說幾句話。」

    田氏姊妹到現在都弄不清楚善柔和項少龍那種曖昧難明的關係,嚇得跳下榻來,跪伏地
上,向善柔這不知是真是假的夫人請罪。

    善柔忙道:「不關你們的事,快起來!」

    項少龍無奈下安撫兩女幾句,囑她們沐浴安寢後,隨著善柔到了她隔鄰的香閨去。

    這內進共有四間寬大的寢室,給他和三女佔用了三間,還有一間騰空了出來。善柔背著
他雙手環抱胸前,看著窗外月照下院落間的小花園,冷冷道:「項少龍,人家睡不著!」

    項少龍失聲道:「甚麼?」

    善柔無理取鬧的跺足道:「聽不到嗎?你快想法子讓我睡個好覺。」

    項少龍移上虎軀,緊貼著她動人的背臀,兩手用力箍著她雖纖幼但卻驚人紮實和富有彈
性的腰腹,想起初遇她時曾給誤會了是趙穆,殺得手忙腳亂的狼狽情景,心內湧起柔情,吻
著她的玉項道:「讓我為你寬衣解帶,好哄你這乖寶貝睡個甜覺好嗎?」

    善柔任他擠摟輕薄,扭腰嗔道:「誰要你哄,人家只是因你門也不關,親嘴聲連我那裡
都聽得見,吵得人家心緒不寧,才睡不著覺吧了!」

    項少龍愕然道:「你若有把門關上,怎會連親嘴的聲音都可聽到?」

    善柔俏臉微紅,蠻不講理道:「本姑娘關不關門,干你甚麼事?」

    項少龍笑道:「好姊姊在妒忌了,來!讓我們也親個響亮的嘴兒,讓她們都給吵得意亂
情迷,睡不著覺好了!」

    善柔一矮身游魚般從他的掌握下滑溜開去,大嗔道:「人家正在氣惱上頭,你還要厚著
臉皮來佔便宜,快給本夫人滾蛋。」

    項少龍逐漸習慣了她的喜怒難測,伸了個懶腰,記起了紀才女之約,走過她身旁時,伸
手拍拍她臉蛋道:「現在我滾蛋了,還要滾到街上去,柔柔滿意了嗎?」

    善柔不悅道:「你要到那裡去?」

    項少龍苦笑道:「你當我們在這裡是遊山玩水嗎?莫忘了你血仇在身,若要達成心願,
我這夫君不努力點工作怎成。」

    大義壓下,善柔一時無話可說。

    項少龍湊過大嘴,蜻蜓點水般在她□上輕輕一吻,道了晚安,才走出門外。

    豈知善柔緊隨身後,他不禁訝然道:u你幹嗎要追著我?」

    善柔昂然道:「我是你的助手和貼身保鑣,自是要追隨左右。」

    項少龍大感頭痛,怎可帶她去見紀嫣然呢?

    倏地轉身,正想把她攔腰抱起時,善柔纖手一揚,鋒利的匕首已指著項少龍的咽喉,應
變之快,項少龍也為之大吃一驚。

    善柔得意地道:「夠資格當你的助手沒有?」

    項少龍當那匕首不存在般,探手往她玉乳抓去。

    善柔駭然後退,避開了他的祿山之爪,大嗔道:「你敢!」

    項少龍哂道:「做都做了,還要問老子我敢不敢,你給我乖乖滾回去睡覺,若有違背,
我便立即把你休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不要挑戰為夫的容忍力。」

    善柔狠狠的瞪著他,研究著他認真的程度,好一會後才可愛的一聳肩胛,低罵道:「睡
便睡吧!有甚麼大不了,為何開口埋口的都要休了人呢?」

    轉身回房。

    項少龍感到她善解人意的一面,湧起愛憐,在她跨入門檻前叫道:「柔柔!」

    善柔以為他回心轉意,肯帶她同去,旋風般轉過嬌軀,喜孜孜道:「甚麼事?」

    項少龍深情地看著這剛強的美女,張開兩手道:「來!給我抱抱方回去睡覺。」

    善柔失望地瞪著他,玉頰同時飛起兩朵紅雲,再狠狠瞅了他一眼,小嘴不屑地冷哼一
聲,回房去了,還大力把門關上。

    項少龍看得哈哈大笑,這才離府往竊紀才女的香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