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齊相田單

    內軒燈火通明,樂聲隱隱傳來。

    守衛出奇地森嚴,遠近人影幢幢。

    只是內軒門外,便有十五、六名身形彪悍,態度沉著的齊國武士,如此陣仗,項少龍還
是初次在宴會的場地見到。

    其中一名身材特別雄偉,神態軒昂、虎背熊腰,相貌頗為俊朗的青年劍手,忽由迴廊外
的花園大步走來,躬身施禮,客氣地道:「這位定是田相急欲一睹風采的董匡先生了,在下
齊人旦楚,乃田相親□統軍,乘此向先生問好。」

    項少龍心中一懍,連忙還禮。

    善柔姊妹曾向他提過此人,說他是齊國名將,劍法高明,果是名不虛傳,此人有種由骨
子裡透出來的威霸之氣,非常罕見。

    客氣兩句後,旦楚向蒲布微笑道:「蒲兄請把先生交給末將好了!」

    蒲布受他氣度所懾,連忙答應。

    旦楚擺出引路姿態,請項少龍先行。

    前方把門的武士退至兩旁,讓項少龍進入內軒。

    同時有人高聲向內通傳道:「董匡先生到!」

    項少龍想起善柔豐滿胸肌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劍痕,暗忖她能兩次行刺田單都仍然活著,
實屬奇跡。

    項少龍跨過門檻,第一眼便瞥見田單。

    這不但因他身後柱立著兩名矮壯強橫,面貌酷肖,一瞧便知是善柔姊妹提及過,叫劉中
夏和劉中石這對兄弟;也不是因他一身白衣,在其他人的華衣美服比對下特別搶眼。而是因
他的氣度和容貌,均使人一見難忘。

    難怪見慣天下英雄人物的紀才女,亦要對他印象深刻了。

    田單年在四十許間,身材頎瘦,鼻樑骨高起,有若鷹喙,可是因高起的兩□配合得好,
不但沒有孤峰獨聳的感覺,還予人一種豐隆迫人的氣勢。再加上濃眉下眼神藏而不露的銳利
隼目,確是領袖一方的霸主人物。難怪他能由一個區區小城吏,攀上了天下最有權勢人物之
一的寶座。

    坐在他旁的趙穆雖是一派奸雄模樣,但立時給比了下去,頗有大巫小巫之別。

    圍著大方幾而坐的共有十二個人,另一位最使項少龍意外的竟是艷麗的晶王后,除了宮
廷內舉行的宴會外,他還是初次在權貴的宴會遇上她。可見田單身份非同小可,連晶王后都
要給足他臉子。

    平時慣見的郭開、樂乘、趙霸等均沒有出席,反是郭縱攜著郭兒來了。

    其他人就是姬重、李園、韓闖、龍陽君和趙雅。

    還有兩個齊人,其中一個是「老朋友」齊雨,正坐在趙雅左旁大獻殷勸,不過趙雅卻不
大睬他,任他說話,都沒有反應。

    另一人是個智囊型的文士,外貌文秀俊俏,前額豐隆寬廣,予人天賦才智的好印象。

    一隊女樂師本在一旁起勁地演奏著,當趙穆聽到少龍抵達的通報,一下掌擊,十多位女
樂師立即由偏門離去,內軒倏地靜了下來。

    田單的眼神向項少龍利箭般射過來,見到他時,明顯被他的風神體態打動,隼目亮起,
竟長身而起,遙遙向他伸出手來,呵呵笑道:「人說見面不及聞名,我卻要說聞名怎如一
見,終於得睹董兄風采了,幸會之至!」

    其他人除晶王后、郭秀兒和趙雅三女外,見田單起立,都被迫站了起來歡迎項少龍,最
不服氣的當然是李園了,不過他的態度明顯改善了點,大概是因紀嫣然的策略奏效了。

    項少龍對田單的泱泱大度毫沒架子亦感心折,若與信陵君相比,純以氣派風度而論,這
田單還要勝上半籌。

    他加快腳步,先向晶王后遙施敬禮,才來到田單身前,伸出兩手和他緊握著。

    田單的手寬厚不見骨,溫暖有力。

    這名傳千古的人物上下打量著他,微笑道:「想不到先生不但養馬有心得,劍術亦高明
之極,國舅爺便曾向我多次提及!」

    項少龍不由往李園望去,後者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略一點頭。

    田單向那劉氏兄弟溫和地吩咐道:「給董兄在我身旁加個位子!」同時向項少龍介紹了
齊雨和那叫田邦的軍師智囊型人物,看來應是田單的親族。

    一番擾攘後,眾人才坐好下來。

    足音響起,田貞田鳳不知由那裡鑽了出來,為各人添酒。趙穆出動兩女來侍客,可見他
是多麼看重田單。

    田鳳顯然不知項少龍真正身份,雖忍不住偷看了項少龍兩眼,但絕無半點異樣神態。可
知田貞對項少龍唯命是從,連親妹子都苦忍著不透露秘密。只是這點,項少龍己感到要對她
負上責任。

    田貞為項少龍斟酒時,纖手竟抖顫起來。

    其他人都正和旁邊的人交談著,卻瞞不過田單的眼睛,奇道:「小貞因何如此緊張。」

    他這麼一說,眾人的眼光都集中在田貞身上。

    田貞見到項少龍,就像苦海裡見到明燈,淒苦狂湧心頭,手顫意亂,現在給田單一問,
還以為自己□露出項少龍的底細,魂飛魄散下,銅□脫手掉在几上,酒花濺上了項少龍的前
襟。

    趙穆臉色一變,正要喝罵。

    項少龍哈哈一笑,扶著了嚇得渾身發抖的田貞,欣然道:「小事小事,美人兒萬勿介
懷。」接著低頭一嗅,驚歎道:「好酒!」

    眾人都被他引得笑了起來。

    晶王后莞爾道:「別人是喝酒,董先生卻是嗅酒。」

    田貞給項少龍一手托著粉背,一手抓著柔荑,情緒回復過來,感到她這苦苦相思的男
子,定能予她有力的保護。

    趙穆心知此時不宜責她,輕喝道:「還不給我退下去。」

    兩女跪地施禮,暫退下去。

    趙穆不知是否有話要說,站了起來笑道:「董先生且隨本侯來,我看本侯的衣服也應適
合你的身材。」

    項少龍一聲告罪,隨他去了。

    才步出內軒,趙穆已向他低聲道:「我探聽過田單口氣,他對孝成王甚具惡感,還暗示
若我能登上寶座,定會全力支持。」

    項少龍暗罵蠢材,對田單來說,趙國是愈亂愈好,那他就有機可乘了。

    口上卻道:「那齊雨又是甚麼一回事,怎會把你們的關係□露給趙雅知道。」這叫先發
制人。

    趙穆歎道:「不要看趙雅風流浪蕩,事實上她比任何人都精明厲害,齊雨只要說錯一句
話,就會給她抓住尾巴。」

    到了內堂,趙穆使人拿來尚未穿過的新衣,給他換上。

    項少龍乘機道:「侯爺真夠本事,竟能弄來如此美艷,臉貌身材又無不相同的姊妹花,
確是難得的尤物。」

    趙穆臉露難色,歎道:「你何不早說?田單昨晚嘗過滋味後,讚不絕口,不用他說,我
已答應把兩女送他,為今怎能反口?」

    項少龍的心直沉下去,失望之色絕非是裝出來的。

    趙穆現在已視他為頭號心腹和得力手下,皺眉道:「卻非沒有辦法,但能否成功,就要
看田單對你看重的程度了。」

    兩人回到席上時,歌舞姬剛表演完畢。

    龍陽君笑意盈盈地打量著項少龍道:u董先生穿起華衣美服,真令人眼目一新呢!」接
著向趙穆拋了個「媚眼」道:「侯爺又說要帶董先生來為人家的馬兒看病,為何到現在仍未
實踐諾言?」

    眾人見到項少龍尷尬的樣子,都對他既同情又好笑。

    趙穆自知項少龍不好男色,哈哈笑道:「董先生終日往牧場跑,我怎抓得住他呢。」

    田單呵呵笑了起來,調侃龍陽君道:u龍陽君若只是為了馬兒,我手下亦有治馬的能
手,當然及不上董兄,不過也可讓低手先出馬,看看可否代高手之勞。」龍陽君當然知道田
單在與他開玩笑,「嬌嗔」地瞪了他一眼。

    那叫田邦的文士向項少龍道:「敝國有匹名為頑童的駿驥,跑起來像一陣風般迅快,可
是卻無人能把它馴服,軟硬辦法均不行,現在有此良機,故要向先生請教。」

    此話一出,連田單都皺起了眉頭,知他是有意刁難。

    試問連那匹馬都未見過,怎可提出馴治之法。不過若項少龍推說要見過才知,那就是任
何人都可作出的應對,顯不出他馬癡的威風了。

    豈知項少龍從容不迫,淡淡笑道:「馴畜之道,首要是讓它們對你沒有防備之心,但這
也只是一般人的下乘手法。上乘之法則是使它們把你視作同類,且是愛護有加,那無論如何
野性的馬兒,也會變得既聽話又合作了。」

    說到這裡,忍不住望了對面坐在齊雨和韓闖間的趙雅一眼,這使他愛恨難分的美女正興
致盎然地朝他瞧著,見他目光掃來,想起他曾把自己當作了一匹馬,芳心不由蕩起異樣的感
覺,白了他一眼。

    田單也給他惹出興趣來,道:「人就是人,畜牲就是畜牲,怎會使畜牲當了人是同
類?」

    項少龍道:「方法多的是,例如畜牲剛出世時首先接觸到的任何生物,它們都會視之如
父母,不信可隨便找群初生的鴨子來試試,便知董某非是虛言。」

    這番話並非沒有根據,而是經現代心理學證明了的事實。

    眾人均嘖嘖稱奇。

    韓闖幫口道:「難怪常有傳聞,說棄在荒野的嬰兒,有被野狼哺乳養大的,都變成了狼
人,正因他以為狼就是自己的父母。董先生不愧馴養畜牲的大家。」

    李園見人人點頭,心中不服道:「但田大夫所說的頑童寶馬,卻是早已出生了,似再沒
有可能使它把人視作同類,董先生又有何妙法呢?」

    與席諸人,包括田單在內,均知兩人不和,李園出口為難,早是意料中事,都想看這馬
癡如何應對。

    項少龍微俯向前,壓低聲音,故作神秘地道:「鄙人有一馴馬之法,萬試萬靈,一向都
是挾技自珍,從沒說出來給人知曉,不過今天如此高興,便讓鄙人掏出來向田相獻醜吧!」

    眾人都不自覺地俯前,好聽他說出秘密。

    項少龍緩緩道:「這方法一聽就明,但若非真是愛馬的人,卻不易做到。」

    眾人都給他頻賣關子,逗得心癢難熬。

    項少龍知道吊足了癮,方揭秘道:「就是常陪馬兒睡覺,那它就會盡去戒備之心,甚至
會視你為同類了。」

    眾人先是愕然,想了想才知叫絕。

    項少龍這番理論亦是有根據出處的,那是他以前在看一個電視訪問時,一位馴獸師的自
白,只有常和猛獸睡在一起,它們才會真的當了你是族群友類,否則終是有著防備的戒心。

    這也是現代人和古代人的識見分別。

    二十一世紀是資訊爆炸的年代,只要安坐家中,接上通迅網絡,古今中外的資料無不任
你予取予攜。

    古人則罕有離鄉別國,靠的都是珍貴的竹簡帛書,又或口口相傳,比起上來,項少龍這
在二十一世紀識見普通的人,便成了那時無所不曉的能士了。

    田單拍案叫絕道:「來!讓我們為董兄由經驗領悟回來的真知灼見喝一杯!」齊雨也歎
道:「現在在下始知先生為何會被冠以馬癡之名了。」

    眾人舉杯盡歡。

    李園屢次碰壁,收斂起來,再不敢小覷對手了,心中轉著另外的壞念頭。

    田貞田鳳又再次過來添酒。

    待她們退開後,趙穆先向項少龍打個眼色,才笑著對田單道:「田相和董先生不但意氣
相投,連愛好都沒有分別,同為這對越女動心,而董先生得知她們已榮歸田相......」

    項少龍哈哈一笑,打斷他道:「美人歸賢主,董某只有恭賀之情,絕無半分□忌之
意。」

    趙穆心中叫絕,暗讚他配對得宜,現在就要看田單是否捨得這對姊妹花了。

    田單果是非凡人物,大方地微笑道:u董兄既有此情,我就把她們雙雙轉贈,讓董先生
在馬兒之外,還另有同眠的伴侶。」

    這種互贈姬妾的事,在當時的權貴間是司空慣見,沒有人覺得有何希奇。

    項少龍詐作推辭,田單自是不許,於是他渾體輕鬆的拜謝了。

    趙穆故意向項少龍示好,把兩女召了過來,下令道:「由這刻開始,你們兩人就由田相
改贈董爺,務要悉心侍奉,不准有絲毫抗命。」

    兩女均呆了一呆。

    田貞也算精靈,垂下頭去,免得給人看出內心的狂喜和激動,下跪謝恩。

    田鳳亦表現得恰如其分,俏臉微紅,含羞瞟了新主人一眼,才跪了下去。

    趙穆索性道:「你們立即回去收拾衣物,等待董爺領你們回府吧。」

    晶王后笑道:「有了這對如花似玉的人兒,董先生莫要忘了再和馬兒睡覺啊!」

    項少龍想起曾抱過她,見她說時眉目含情,不由心中一蕩。

    一直沒有說話的郭秀兒,瞪著美目好奇地問項少龍道:「董先生真的和馬兒睡過覺
嗎?」

    項少龍聽她語氣天真,溫柔地答道:u當然,鄙人七歲便開始和馬兒睡覺,但卻非在馬
廊裡,而是在寢室內。」

    眾人聽他說得有趣,都笑了起來。

    李園忽地向龍陽君笑道:「我也要為君上向董兄說上句公道話,那天教場試劍後,紀才
女勾勾指頭,董兄便立即跟了去為她診馬。為何竟對君上卻又薄此厚比?」

    田單顯然不知此事,露出注意的神色。

    龍陽君則「幽怨」地瞅了項少龍一眼,害得他的毛管無不根根倒豎。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國舅爺說得對,那天鄙人實不該去的,因紀才女竟和我討論起
禮樂詩文,結果自是教她大為失望,董某亦無顏以對。」

    眾人都知紀嫣然情性。不免有人要代他難過,當然大部份人都放鬆了妒忌心意。

    這董馬癡魅力驚人,無論身在何種場合,總能成為眾人的核心,幸好他終是老粗一名,
否則說不定紀嫣然會被他征服呢。

    李園見他自動打響退堂鼓,敵意大減,首次主動舉杯和他對飲。

    氣氛融洽起來。

    眾人中只有趙雅隱隱感到他和紀嫣然間的事不會是如此簡單。

    與會者可說代表了齊、楚、韓、趙、魏和東周的當權人物,話題很自然又回到秦國這共
同大敵來。

    姬重分析秦人的形勢道:「我們數次合從,均攻秦人不下,最主要是因秦人借地勢建立
了險要的關塞。他們東有函谷關、虎牢關、餚塞,東南則有武關、但只要攻下其中一關,我
們便能長驅直進,那時看秦人還有何憑恃?」

    春秋時代,車戰都是在平原進行,但自步騎戰變作主流後,關塞的重要性便大增,對秦
人更是興亡的關鍵。

    姬重似是為秦人吹噓,骨子裡卻點出秦人的最強處,也可以成為致命的弱點。

    他這樣說,自然是趁機遊說各人同心協力,聯合起來破滅秦國。

    田單微笑道:「國家的強大,君權、經濟和軍力是絕對分不開來的,不過依我看秦國現
在是似強實弱,白起死後,秦國軍方無人能繼,現在莊裡王由呂不韋把持朝政,與軍方絕不
投合,田某敢擔保只要這人一日當權,秦人也難以合力齊心,但假若我們現在大舉攻秦,則
外侮當前,反會迫得秦人合力抵抗,弄巧成拙,各位同意我的看法嗎?」

    姬重為之啞口無言,臉色卻是難看之極。

    郭縱道:「然則田相是否不同意這次合從之議呢?」

    今次合從,可說是他對趙國的最後希望,若此議不成,只好另找地方躲避了。

    項少龍雖是佩服他的眼光,卻也暗歎無論一個人具有多麼大的智慧,都不能透視將來的
發展,想不到莊裡王只有三年的壽命,到小盤這秦始皇一出,天下再無可與擷抗之輩。

    田單柔聲道:「當然不是這樣,合從乃勢在必行,但手段策略卻須仔細商榷,否則本人
就不須遠道來此了。」

    這人說話時自有一種迫人氣勢,教人不敢出言反駁。同時亦怕說了出來後,會給他比了
下去。

    龍陽君尖聲細氣道:「田相對秦人的動靜似是知之甚詳,可否告知我們項少龍近況如
何,在座很多人都希望聽到他慘遭不幸的消息呢!」

    項少龍心中懍然,回趙以來,雖間中有人提起他的名字,都是點到即止,從沒有人正式
把他拿出來當作一個討論的話題。

    趙穆一聽下立時雙目凶光閃露。

    趙雅雖是神色一黯,但卻現出渴想知道的神色。

    晶王后則雙目閃亮,露出留心的表情。

    齊雨更冷哼一聲,一副恨不得食其肉枕皮之狀。

    反是田單不□半點內心想法,微微一笑道:「項少龍真不簡單,每能以寡勝眾,連我的
老朋友無忌兄都要陰溝裡翻船,給他漂漂亮亮玩了一手,其他的不用我說出來,各位都非常
清楚了。」

    無忌就是信陵君的名字。

    韓闖看了身旁目透茫然之色的趙雅一眼,呷起乾醋來,不滿道:「田相是否有點長他人
志氣呢?我看這小賊怕是有點運道吧了!」

    田單正容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本人雖恨不得把他碎□萬段,卻絕不敢小覷他。
項少龍甫到秦境,便大展神威,在秦王和文武大臣前力挫秦國第一悍將王翦,以寶刃連擋他
鐵弓射出來能貫牆穿盾的勁箭。依我看他還是手下留情,不想秦國軍方下不了台。秦王當場
賜他太傅之職,呂不韋亦因他聲威大振,此子不除,呂不韋就若如虎添翼,終有一日能把持
秦政。」

    姬重冷笑道:「如此聽來,秦人應不會缺乏想置他於死地的人了。」

    田單冷笑道:「項少龍若是如此容易被殺死,他早死過無數次了,秦人亦曾對他發動暗
襲,卻只鬧個灰頭土臉,還死了幾個人。現在烏家在秦聲勢日盛,就是拜項少龍所賜,連秦
國軍方里敵視呂不韋的人,亦對此子另眼相看,希望能把他爭取過去。」

    郭縱露出艷羨懊惱的神色,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則聽得遍體生寒,田單當然不會蠢得把秦國的情報全盤托出,但只是說出來的部
分,已極為準確,有如目睹,只此便可知這人多麼厲害。正如他所說的,知彼知己,絕不輕
視敵人,才是致勝之道。

    說不定趙穆有關他來邯鄲的消息,亦是由他處得來。晶王后嬌笑道:「我才不信沒有人
對付得了他,他又不是三頭六臂。」語畢故意瞧了趙雅一眼。

    趙雅美目閃過怒色。

    只這兩個表情,項少龍便知兩女是在勾心鬥角。

    齊雨道:「當然有對付他的方法,田相......」

    田單不悅地冷哼一聲,嚇得齊雨立即噤口不言。

    眾人無不盯著田單,知他早有了對付項少龍的計劃。

    田單微笑道:「每個人都有他的弱點,項少龍的弱點就是過份看重情義,心腸太軟,這
將會成為他的致命傷。」

    郭秀兒俏目一片茫然,暗忖這應是優點才對,為何會變成了弱點呢?

    趙雅想起了項少龍即將前來邯鄲,禁不住又心焦如焚,求助似的瞅了那董馬癡一眼。

    項少龍則是既心驚又好笑,聽著諸人咬牙切齒的談著如何對付自己,真不是滋味,自己
的神情必然相當古怪,幸好沒人注意。

    宴會至此也差不多了,田單首先與晶王后和姬重離去。臨行前拉著項少龍殷殷話別,又
說找天再與他暢談,這才在大批親□保護下,乘車離府。

    趙穆本想留下項少龍說話,但礙於耳目眾多,尤怕趙雅看穿兩人關係,只好道:「那對
美人兒正在馬車上等候董先生,趁路上有點時間,先生大可詳細驗貨。」

    四周的男人都別有會心的笑了起來。

    李園本想陪趙雅回府,乘機再親香澤,不過見趙雅神情冷淡,又給郭縱邀往同車,無奈
走了。

    龍陽君看著他們一起登車,笑道:「看來郭家快會多了個當國舅的嬌婿了。」

    這時龍陽君的座駕剛駛到身前,他回眸白了項少龍一眼,嗔怨道:「本想和董先生作伴
乘車,不過董先生另有美人相待,不若奴家明天來探望先生吧!」

    韓闖立即別過頭去,不忍見項少龍難過之色。

    項少龍乾咳一聲道:「真不好意思,明天我還要到牧場督工,嘿!」

    龍陽君欣然道:「那就更好了,整天困在城裡,不若到外邊走走,天亮時奴家便來找
你。」

    不理他答應與否,登車去了。

    項少龍頭皮發麻,楞在當場。

    趙穆拍著他肩頭道:「要不要本侯傳你兩招散手,包可收得他貼貼伏伏。」

    項少龍苦笑道:「侯爺有心,但卻請免了。」

    趙穆和韓闖都為之莞爾。

    一直茫然靜立一旁的趙雅輕輕道:「韓侯請先回去吧!」卻沒有解釋原因。

    韓闖見她神色冰冷,本是熱情如火的心立時涼了半截,雖心中暗恨,亦無別法,惟有失
望而去。

    最後只剩下趙穆、項少龍和她三個人,氣氛頗有點尷尬。

    項少龍心知雅夫人聽得有關項少龍的消息後,心亂如麻,很想找他傾吐心事。又或問他
關於阻止項少龍來邯鄲的佈置,但當他想起在府裡那頭雌老虎,那還敢招惹趙雅回去,誰能
估得到會鬧出甚麼事來?

    並且他答應了今晚去見紀嫣然,更不可給趙雅纏住,最慘的是明天那龍陽君要來找自
己,他就算是鐵打的,也不可能接連應付這麼多人。

    所以雖是同情趙雅現時的心情,惟有婉轉地道:「夜了!讓鄙人送夫人上車好嗎?」

    趙雅幽幽地瞟他一眼,沒有表示同意或不同意,逕自往恭候她芳駕的隨從和馬車走去。

    項少龍連忙追陪在旁,可是趙雅直至登上車廂,都沒有一言片語。

    項少龍怕趙穆留他不放,乘機向趙穆揮手道別,鑽上了一廂芳香的馬車,投進因田氏姊
妹而化作了人間仙界活色生香的天地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