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玲瓏美人

    項少龍與十八鐵衛來到醉風樓時,伍孚親自恭迎,把他請進偏廳,遣走下人後,跪地叩
頭。

    項少龍早見慣了他的小人作風,昴然而立,沒好氣道:「樓主免禮,今次又有甚麼把戲
呢?」

    伍孚惶然起立,恭敬道:「小人那還敢在上將軍前作奸使詐,今趟是有重要消息,要向
大爺面陳。」

    項少龍坐了下來,道:「坐下才說!」

    伍孚坐了下來,先左顧右盼,像怕仍有人留在偏廳內的樣子,低聲道:「呂不韋有陰謀
要害死王齒和大爺你。」

    項少龍失笑道:「他當然這麼想,但辦不辦得到卻是另一回事了。」

    伍孚很委婉地通:「小人真是在長期偷聽下,才一點一滴地串連起來,知道他們的陰謀
哩!」

    項少龍想起他偷聽的銅管,半信半疑道:「單美美都做了魏國王后,呂不韋還來這裡干
嗎?」

    伍孚道:「大爺有所不知了,半年前我在楚國以重金買來了一位國色天香的越女白雅
雅,呂不韋對她頗為迷戀,故不時到醉風樓來盤桓。現在雅雅已代替了美美,成為四花之
首。唉!美美的離開,累得我差點沒命呢,當然!小人絕不敢怪項爺,小人是該受罰的。」

    項少龍不耐煩地道:「不要轉彎抹角了,快直說吧!」

    伍孚壓低聲音,湊近了點才道:「首先他們是要對付王上將軍,由於王上將軍在趙境作
戰,各方面都要靠杜璧和成喬支援,而呂不韋正是要借杜壁之手,在李牧與王齒作戰時,抽
王上將軍的後腿,那後果可想而知了。」

    項少龍由於不知那處的情況,從沒有想過這種可能性,色變道:「李牧不是去了和齊人
作戰嗎?」

    伍孚道:「那只是誘王上將軍深入趙境的毒計吧!」

    項少龍駭然道:「你為何不早點將這麼重要的事說出來,就算我不在咸陽,你也可找昌
平君說呀!」

    伍孚歉然道:「一來小人只聽得一鱗半爪,未敢肯定。到前天楊豫告訴小人,許商在他
面前誇口大爺你命不久矣,我的思想才清晰起來。許商當時說大爺你今仗之勝,正種下了你
將來敗亡之果。楊豫不解問他,他只說任大爺如何厲害,總鬥不過李牧,便沒有再說下去。
於是小人想到只有害死王齒。大爺你才會要與李牧在短期內一決雌雄,所以……」

    項少龍霍然起立,道:「你去告訴昌平君,我要遲點才來。」

    言罷匆匆離去,飛馬人宮求見小盤。

    小盤正和愛妃王美秀下棋取樂,見他這般惶急來到,知有急事,立即在內廷接見他。

    當項少能把伍孚的猜測說出來後,小盤色變道:「此計確是歹毒之極,可見一天不除成
喬,寡人仍是地位難穩。」

    小盤接著召來近衛,吩咐立即派出快馬,持節趕往上川,警告王齒小心防範。

    諸事妥當後,這未來秦始皇神色凝重道:「若王上將軍發生不幸,我們便立即對付成喬
和杜璧,好去此心腹之患,那時寡人就要看呂不韋怎樣收場了。」

    接著露出笑容,低聲道:「儲妃有喜了!」

    項少龍這才驚覺他確已長大成人,衷心賀喜。

    小盤苦惱道:「趁現在呂不韋和太后都不在咸陽,最好先給這孩子起個好名字,那就輪
不到他們來改了,師傅有甚麼提議呢?」

    項少龍衝口而出道:「那定是叫扶蘇了。」

    小盤愕然看了他半晌,項少龍心中叫糟時,這未來秦始皇點頭道:「這名字倒也特別。
但還須一個女兒的名字才成,那時無論生男生女,都有名字了。」

    項少龍鬆了一口氣道:「我只想到男孩的名字,看來這胎定是男嬰,所以不用另想女名
了。」

    小盤默默把扶蘇念了數遍,欣然道:「若生的真是兒子,就叫扶蘇吧!」

    項少龍又如自己以所知的歷史去影響未來的歷史,心中怪怪的,乘機告辭離宮,趕到醉
風樓時,已比原來約定的時間遲了大半個時辰。

    出乎料外地除了昌平君兄弟,李斯、桓奇、荊俊、王陵、烏果、周良等人外,還有王
綰、蔡澤、嬴傲和嬴樓在列,顯示這些人已靠攏往以小盤為首的政治派系。只滕翼因要陪伴
妻兒,來了片刻就走了。

    楊豫、歸燕和白蕾與醉風樓有點姿色的美妓全體出動,采人盯人策略,每女侍候一人,
氣氛熱烈。

    項少龍位居首席,越國美女白雅雅早在候他到來,此女身穿楚服,年約十八,長得果是
花容月貌,不比單美美遜色,不但氣質絕佳,最動人是溫婉可人,一對俏目總含著無限情
意,兼之聲音甜美溫柔,確是不可多得的尤物,難怪伍孚能以她去應付痛失單美美的呂不韋
了。

    但想起她最終的命運可能是成為呂不韋的姬妾,又心中惻然。

    項少龍尚未坐好,就給人連罰三杯,駭得他舉手投降道:「再喝下去,恐怕項某要立即
給抬走,請各位格外開恩,饒了我這趟吧!」

    王綰笑道:「昨晚項大人喝了超過二十杯才倒下來,為今怎都要再喝七杯,我們方可饒
了你遲來之罪。」

    正爭持時,白雅雅嫣然一笑道:「就讓雅雅代上將軍喝這幾杯罰酒吧!」

    眾人轟然叫好。

    蔡澤笑道:「但這罰酒必須先進項上將軍之口,才可由我們的雅雅代喝。」

    眾人又再起哄。

    白雅雅嚶嚀一聲,倒入項少龍懷裡,秀眸半閉,俏臉霞燒,一副小鳥投懷的模樣。

    項少龍雖經慣這種戰國式的風流陣仗,但由於這青春煥發的美女充滿新鮮熱辣感,亦大
感刺激,借點酒意,在眾人鼓掌喝采中,荒唐一番,飽嘗了她香唇玉舌的銷魂滋味。

    眾人這才放過了他。

    嬴傲笑道:「聽說龐爰戰敗後,其他合從國均指他冒失深進,白白錯失了這挫敗我大秦
的良機,以致聲威大跌,看來他們很難再有另一次合縱。」

    羸樓接口道:「輸了敗仗,人人都推卸責任,今趟蕞城會戰,走得最快的是楚人,亦成
了其他人責難的目標,弄得很不開心,五國該有好一段日子不協調的了。」

    李斯拍掌道:「今晚只談風月,不談公事。太尉為少龍安排那場玲瓏燕舞,該可開始
吧!」

    昌平君向坐於末席的伍孚打個眼色,後者忙去安排。

    荊俊笑道:「只看我們廷尉大人比三哥還緊張,就知鳳菲的吸引力哩!」

    眾人同聲附和,弄得一向不涉足風月場所的李斯不知所以、尷尬萬分。

    項少龍則整個人輕鬆起來,感受到各人間那洋溢著的交情。

    白雅雅此時靠了過來,湊在他耳旁道:「項爺不念舊惡,助美美小姐去當她的魏後,我
們醉風樓的姊妹都非常感激呢。」

    項少龍低聲道:「那此事豈非全城皆知了。」

    自雅雅含笑道:「這叫好事傳千里嘛!現在只要項爺勾勾指頭,人人都會爭著來為項爺
侍寢哩!」

    項少龍怎會相信,只是歸燕便對自己恨之入骨了。

    白雅雅橫了他一記媚眼,含羞道:「只不知雅雅能否得項爺恩寵呢?」

    項少龍見她媚態橫生,最要命她看來又是如此秀逸嫻雅,不由心中一蕩,低聲道:「今
晚不行,待我看看吧!」白雅雅吹了一口氣到他耳內,輕嚙他耳珠道:「白天也可以的,那
項爺的夫人就不會知曉了。」

    項少龍想起家中賢妻,立時清醒過來,剛要婉言拒絕。伍孚一臉無奈走了進來,吸引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

    昌平君知道不妙,道:「美人兒是否怪我們遲了呢?」

    伍孚苦著臉道:「看來是這樣了。菲小姐回了別院睡覺,小人說盡好話也不起作用。」

    出奇地眾人不但一點不覺得她在擺架子,還甘之如飴地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

    昌文君笑逋:「這都是少龍惹出來的禍,開罪了我們的玲瓏美人兒,我提議由少龍去道
歉,把她哄回來。」

    項少龍失聲道:「甚麼?」

    李斯不知如何這時興致特高,竟贊成道:「玲瓏美人後天便要到魏國去,少龍你快去設
法。」

    桓奇大訝道:「你們究竟是賀項上將軍還是只為見玲瓏燕?」

    昌平君等齊聲大笑,場面混亂之極,但亦相當有趣。

    項少龍生出好奇心,勉為其難地長身而起,歎道:「小弟即管去試試看,若給轟了回
來,你們可不能怪我。」

    眾人鼓掌聲中,項少龍隨伍孚出門而去,才走了幾步,荊俊、烏果和昌文君三人追了出
來,要到門外隔岸觀火。

    項少龍給那種愛鬧的氣氛感染,振起當年二十一世紀鬧事打架的豪情,昂然領著三人,
由伍孚帶路,朝後宅開去。

    在醉風樓後院的一個幽靜的角落,池塘旁零零捨捨有座小木樓,在花香飄送中,古雅別
致。

    伍孚道:「鳳菲就是住在那裡,她的貼身小婢很凶,剛才就是她把我擋著的。」

    荊俊訝然道:「她難道不知你是大老闆嗎?怎敢對樓主不客氣。」

    伍孚道:「她是儲妃特別請回來在太后壽宴上表演助興的,小人怎敢開罪她們呢?」

    項少龍這才明白過來,放下了一半心事,乾咳一聲道:「你們看我的!」

    才走了一步,給昌文君一把扯著,叮囑道:「聽說鳳菲身輕如燕,頗有兩下子
的,上將軍莫要被她踢落池塘。」

    三人同時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形狀惹厭之極。

    項少龍低罵一聲,拂開昌文君,挺胸朝小樓走去。

    木門應手而開,樓下小廳靜悄無人,項少龍虎目一掃,見到通往二樓的樓梯,深吸一口
氣壯壯色膽後,一逕拾級登樓。

    木梯在腳下「咿呀」作響,確令人有點提心吊膽。

    上面這時傳來清脆的聲音喝道:「誰?」

    項少龍故意不答,待來至二樓,剛好一個俊秀童子由房間掀簾走了出來,與他打個照
面。

    兩人同時愕然。

    項少龍想不到撞上的非是俏婢女而是俏男童,對方卻想不到會有個陌生男人摸上樓來。

    項少龍瞬快瞥了內裡一眼,但因門簾深垂,自然看不到甚麼。

    想想也覺好笑。

    短短兩年間,先後遇上三大名姬,至少其中之一是要取他項少龍之命的,然後她們又走
了。

    春秋戰國確是個輝煌獨特而又非常開放的時代,縱使大家征伐不休,但分分合合間,齊
人可以去魏,魏人可以入秦,燕人南來,楚人北上,出賣所學以求功名富貴,又或遊歷講
學,百家爭鳴,萬花齊放。

    像鳳菲這類名重當世的名姬,超然於國爭之上。到甚麼地方都備受尊崇,愛發脾氣就發
脾氣,要擺架子就擺架子,若非親眼目睹,確很難想像。

    三大名姬先後到咸陽來,正代表咸陽成了天下文化薈萃的中心之一,這才引得她們因種
種原因前來這裡。

    正思量間,那俏童子怒喝道:「你是誰,怎可隨便闖入人家小姐閨房?」

    項少龍見「他」充滿敵意的守在房門處,面色不善,微微淺笑道:「在下項少龍,特來
向鳳姑娘請罪。」

    那顯是女扮男裝的俏童子呆子一呆,定睛打量了他好一會後,轉身撥開少許簾子,低聲
稟告道:「小姐!是項少龍呢!」

    裡面沒有任何反應。

    項少龍早預了她會擺架子。並不尷尬,朝俏童子踏前兩步,差點就碰上她的面龐。

    俏童子眉頭鼻子同時皺起來,生似嫌項少龍身帶異味似的,但卻沒有罵出口來。例如怪
他無禮,俏臉似嗔非嗔,非常動人。

    項少龍不由心中一蕩,低聲道:「若姑娘肯讓路,我便進去見鳳小姐,但若姑娘不允
許,在下只好立即離開。」

    他故意提高聲浪,好讓裡面的鳳菲聽得一清二楚。

    俏童顯然不是項少龍的對手,立時手足無措,不知該怎樣對待他。

    一把溫柔嬌美的女聲在房內響起道:「小妹請讓項大人進來一敘吧!」

    俏童應了一聲,垂首退往一旁,讓出進房之路。

    項少龍報以微笑,這才跨過門楹,掀簾入房。

    想不到內間比外廳還闊大,三面軒窗,左方以竹簾隔開了秀榻所在的起居處。

    鳳菲席地而坐,背靠軟枕,身前放了張長几,上面擺了張五絃琴,予人優雅寧逸、舒適
溫馨的感覺。

    這三大名姬之首正仰起一張瓜子型的面龐朝他瞧來,寶石般的明眸配上白裡透紅的皮
膚,那種有諸內而煥發於外的秀氣迫人而來,看得項少龍眼前一亮。

    但她最動人處卻是一股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氣質,那使他深深地想起遠在楚境壽春的
李嫣嫣。

    只要是懂憐香惜玉的男人都不忍傷害她。

    她只是隨便坐在那裡,但已把女性優雅迷人的丰姿美態表露無遺,嬌少玲瓏的動人胴
體,使人泛起把她覆蓋在體下的念頭,難怪連圖先都對她興致大動了。

    在誘惑男人這一項上,她確勝過石素芳和蘭宮媛。

    兩人互相打量時,外面那女扮男裝的小妹道:「小姐!要茶還是酒呢?」

    項少龍搖頭道:「不用客氣,我是特來向小姐請罪,不敢打擾小姐的清淨心。」

    鳳菲「噗哧」笑道:「清淨心?人在塵世,何來清淨心呢?項大人請坐。小妹給客人奉
茶。」

    項少龍坐下來時,壓下要渾身打量她的慾望,眼觀鼻鼻觀心,正要說話,鳳菲柔聲道:
「項大人今趟來請罪,並不似大人一向作風,不知是被人迫來,還是自願要來呢?」

    項少龍愕然道:「我和小姐乃初次見面,為何小姐卻像對項某非常熟悉哩?」

    鳳菲盈盈一笑,徐徐道:「項少龍乃東方六國權貴間最多人談論的人物,鳳菲早耳熟能
詳。何況來秦前又曾聽魏國美美夫人提起大人,怎都該對大人有個印象吧!」

    項少龍一呆道:「鳳小姐今趟故意拒絕表演,是否……嘿!是否……」

    鳳菲似是大感興趣,鼓勵道:「大人何必吞吞吐吐呢?有甚麼放膽直言好了。」

    項少龍苦笑道:「我想問小姐是否故意使手段叫我前來一見,我因怕唐突佳人,所以才
會欲言又止,教小姐見笑了。」

    鳳菲發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黑白分明但又似朦朦朧朧的眸子橫了他*棵牡囊*
眼,舉起春蔥般的左手,低頭看著尾指閃閃銀光的精巧銀戒,柔聲道:「項大人猜得沒錯,
但怕仍估不到鳳菲此來是不安好心。這銀戒乃魏國巧匠所製,能彈出毒針,把毒液注入人
體,若部位恰當,中針者會很快毒發身死。」

    項少龍愕然道:「既是如此,鳳小姐為何要告訴我?」

    鳳菲若無其事的脫下指環,扔在地上,含情脈脈似地道:「因為我改變主意哩!直至來
秦見過嬴政後,妾身才明白為何先後有商鞅、公孫衍、張儀、甘茂、樓緩、范睢、蔡澤、李
斯、呂不韋、項少龍眾多人才,甘為奏室所用。而趙國空有李牧、廉頗而仍連場失利,信陵
君落得飲毒酒而死,韓非則在韓國投閒置散,燕人無自知之明,齊人奢華空想,楚人耽於逸
樂。東方六國大勢去矣,我鳳非何必要枉作小人,還得賠上性命呢?」

    項少龍想不到她說出這麼一番有識見的話來,搖頭歎道:「鳳小姐確是奇女子。不過我
仍不明白小姐為何如此坦白,若小姐不說出來,此事誰都不會知曉。」

    鳳菲欣然道:「你這大傻瓜,因為人家已看上了你!所以才提醒你。現在項大人乃東方
諸國欲殺之而後快的對象。所以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曾施以恩惠的朋友在內。」

    項少龍愕然看著她,一時說不出話來。

    鳳菲抿嘴笑道:「大人切勿誤會,看上你並不等於傾心於你,只是覺得你確是名不虛傳
的英雄人物,日後我亦很難忘記你,就是那樣吧了。」

    項少龍既鬆了一口氣,又感到有點失落。這鳳菲比三絕女石素芳更令人難以揣摩。

    鳳菲目光移往窗外,柔聲道:「夜了!項大人除非要鳳菲侍寢,否則妾身就要到睡鄉尋
找在這亂世所欠的美夢。明天清晨,我要起程離秦了。」

    項少龍差點就衝口而出要她留下來,以免失去這錯過了可能抱憾終生的機會,但想起家
中賢妻,惟有起身告辭。

    李斯今晚恐怕要失望。

    剛走下樓梯,荊俊撲進來道:「蒙驁過世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