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利益結合

    項少龍與滕、荊兩位兄弟及陶方四人在十八鐵衛護翼下,朝王宮進發,忽地前方蹄聲驟
起,暗霧中一騎在前方狂馳而來,後面追著十多名騎士,就像以長街當作了競賽的走道。

    滕翼大喝道:「來人停馬。」

    前面騎士已來至燈籠光映照的範圍內,只見他滿身鮮血,大叫道:「大將軍救我。」

    眾人定睛一看,赫然竟是國興。

    國興想伸手勒馬,但顯已支持不住,側身由馬上墮往左方。

    就在戰馬煞停,國興快要肩撞地上之際,弓弦聲響,一支勁箭由後邊騎士手上發出,准
確得難以置信的由國興後頸透入,前頸穿出,到國興掉到地面時,已成了一具毫無生命的屍
體。

    縱使以項少龍一向的反應迅捷,仍看得頭皮發麻,且目毗欲裂。

    十八鐵衛全體掣出弩弓,迅速上箭。

    那批人奔至國興倒地處,紛紛勒馬停定,帶頭者管中邪正把強弓掛回馬背上,大聲道:
「項統領見到了,國興畏罪潛逃,下屬不得不執行王令,把他射殺。」

    項少龍渾身冰冷,同時湧起滔天怒焰,「鏘!」的一聲拔出百戰寶刀,冷喝道:「管中
邪你竟敢當著本人眼前,射殺我都騎副統領?」

    管中邪的親衛立舉鐵盾,擋在他面前,形成盾牆。

    管中邪好整以暇笑道:「項統領請勿誤會,且聽我詳細道來,卑職奉有儲君之令,追輯
今早蓄意刺殺儲君的兇徒,竟發覺兇徒實由武士行館館主邱日昇勾結前來咸陽。現在邱日昇
和兇徒全體落網,由仲父親自審問,就這國興拒捕逃走,項統領清楚看到,若覺卑職有失職
之處,大可在儲君、仲父和太后駕前提出來說好了。」

    接著喝道:「給我搬屍!」

    項少龍一時亦不知該如何應付,大喝道:「不准動他!」

    管中邪佔盡上風,大笑道:「項統領有命,卑職怎敢不依,我們走!」

    拍馬掉頭便去。

    那批都衛策馬緩退十多步後,才齊聲呼嘯,紛掉馬頭,追著管中邪去了。

    項少龍等臉瞼相覷,目光最後落到勁箭貫頸,倒斃血泊中的國興屍身處。

    陶方歎道:「我們終是低估了呂不韋,這一著確是毒辣之極,不但殲滅了武士行館,同
時落了我們和繆毒的面子;還可把矛頭直接指向繆毒,甚或杜璧和蒲鵠。」

    滕翼肅容道:「呂不韋說不定還會乘機借此事鬧大,對付繆毒和他的手下。」

    項少龍搖頭道:「他絕對動不了繆毒,小俊你著人為國興處置身後事,同時保護他的家
人,我立即進宮面見儲君,看看如何應付此事。」

    一夾馬腹,往前馳出,再不忍見國興的慘狀。

    一直以來,管中邪雖是他的敵人,但他仍是對他有三分惺惺相惜的心意。

    但在這一刻,他只想將他碎屍萬段,再沒有絲毫可惜的感覺。

    到了通往王宮的大道上,只見車水馬龍,公卿大臣們似像一點都不知道咸陽城刻下的腥
風血兩,都興高采烈的往赴春宴。

    抵達宮門時,遇上了昌文君,後者神色凝重,迎上來道:「儲君正要找少龍呢!」

    項少龍忽地記起一事,登時汗流浹背,向滕翼道:「咸陽城今晚定是插翼難飛,趙大和
單美美……」

    滕翼劇震道:「我曉得了!」掉頭便去。

    項少龍忙吩咐昌文君派出一隊禁衛,跟去保護滕翼,這才入宮見駕。

    心中對國興的死仍是難以釋然。

    自已確被勝利沖昏了頭腦,也不想想在成陽城內呂不韋的勢力是多麼龐大。

    以他的精明,怎會想不到小盤的被刺,杜璧、蒲鵠兩人一定脫不了關係。

    現在呂不韋拿下了邱日昇,擺明是要對付繆毒。

    不過他卻清楚知道,或者由歷史上早知道在繆毒公然作反前,呂不韋仍奈何不了繆毒。

    與呂不韋這種人對敵,一個不小心,便要吃上大虧。

    想到國興剛棄暗投明,便給管中邪活生生在自己眼前射殺,那種憤恨及無奈的感覺,真
使他恨不得立即盡起烏家精兵,殺進仲父府去。

    小盤此時正在書齋內,和昌平君、李斯、王齒、王陵四個心腹大臣大將說話,神色出奇
地冷靜,見他來到,欣然道:「太傅免禮。」

    項少龍勉強壓下心中波濤洶湧的情緒,在王齒下首坐好,沉聲間道:「眼前情
況如何?」

    王齒答道:「管中邪剛才對武士行館發動突襲,那常傑和安金良當場被殺,邱日昇給他
們用棍把右手骨敲碎了,行館的二百多名核心武士全被擒拿,另外還審訊了兩名受了傷的刺
客,證據確鑿,使邱日昇沒得抵賴。」

    對面的李斯道:「那些人被送到我那裡去,包括邱日昇在內,都一口咬定是繆毒指使
的。由於渭南武士行館之所以能夠重開,全賴繆毒大力保薦,所以繆毒今次很難置身事
外。」

    小盤道:「我要找太傅,就是想大家商量一下,是否正好藉此事除去繆毒?」

    項少龍心中恍然,小盤雖被迫接受自己安徘以繆制呂的妙計。但事實上他對繆毒鄙屑厭
恨至極點,因為繆毒等若把朱姬由他身邊搶去了。

    在很大的程度上,小盤亦恨不得能有機會深深的傷害朱姬,以洩心中怨憤。現在黑龍出
世,他再不像以前般那麼懼怕呂不韋,所以更覺這想法極具誘惑性。

    只要他項少龍略一點頭,小盤傳令下去,可能比小盤更恨繆毒的呂不韋便會立即派人去
殺盡繆毒的家將,真個閹了他,再屈打成招後,才交給李斯這大法官處理。

    朱姬本身並無實力,若小盤不站在她那一方,呂不韋確可為所欲為。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繆毒現在那裡?」

    昌文君答道:「他和大枇心腹家將躲進了甘泉宮去,太后曾兩次派人來召儲君,都給儲
君婉拒了。」

    項少龍至此才知形勢的險惡,事情來得太快了,呂不韋肯定早知邱日昇與此事有關,故
竟揀了春宴舉行之前動手,教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眾人目光都落到他身上,顯是知道小盤心意,故既不敢反對,可能亦不想反對,特留待
他說出能左右這未來秦始皇的決定。

    事實上項少龍也找不到反對的有力理由。

    只見小盤龍目生輝,一瞬不瞬瞪著自己,充滿渴望和期待。

    小盤對他終有異於對其他人,儘管威權日增,但最後仍是死心塌地尊重他的看法。

    歎了一口氣後,把管中邪當著自己面前射殺了國興的事說出來。

    眾人同時色變。

    王陵大怒道:「這可是太過份了。」

    項少龍冷靜地道:「這裡沒有半個人會為繆毒之死歎一口氣,但我們卻不能不思量接續
而來的後果。」

    接著向李斯使了個眼色。

    這可說是要李斯表現他是否夠朋友的機會了。

    現在小盤最信任的人,除了他項少龍外,就數李斯,其他人都差了一截。

    李斯乃極為精明的人,自知項少龍心意,肯定地微一點頭,道:「若此刻除去繆毒,最
受打擊的當然就是太后,這事若發生,太后將威信蕩然,再難親政主事,在那種情況下,只
要呂不韋聯結朝中大臣,說不定可真的成為輔政大臣,那我們憑黑龍辛苦弄出來的形勢,就
會盡付東流了。」

    王齒沉聲道:「我們大可推舉少龍以太傅身份輔政,尤其少龍今早護駕有功,兼之有黑
龍出世,王綰和蔡澤等都知誰是真主,呂不韋就算要扭轉形勢,恐亦扭轉不來。」

    昌干君同意道:「沒有人比少龍更適合做輔政大臣了。」

    項少龍苦笑道:「儲君和諸位這麼看得起我,我自然很高興,不過呂不韋今趟驀然向繆
毒發難,固是怕我們革除管中邪之職,但亦未必真把矛頭直指太后,可見定是另藏禍心,最
後目的仍是要對抗我們那條寶龍。」

    小盤沉吟片晌,點頭道:「連我們都知道邱日昇和杜璧蒲鵠暗中勾結,呂不韋沒有理由
不知道,但今趟他只針對繆毒,一句也不提杜璧和蒲鵠,其中確是有點間題。」

    李斯色變道:「會否是呂不韋已與杜璧和蒲鵠達成秘密協議,犧牲邱日昇以扳倒繆毒和
太后,那只要再……嘿!」

    眾人同時色變。

    昌文君失聲道:「這絕非沒有依據,因為蒲鵠由祭場返回來時,被呂不韋邀上他的車同
座,說不定就在車內達成了協議。」

    這就是政治了。

    儘管看似不可能,但在形勢劇變下,敵對的人亦可因權衡利害而變成合作者。

    在呂不韋的立場來說,他與繆毒和朱姬已是勢不兩立,以小盤和項少龍為首的政治集團
更是和他仇深似海。若他不是有蒙驁的實力在支撐著,早連性命都丟了。但假若他與以成喬
為中心的利益集團結合,聲勢自然大是不同。

    小盤神色凝重道:「寡人倒沒有想到這一點。」

    王陵吁出一口涼氣道:「自黑龍出世,呂不韋和杜璧等都慌了手腳,在力圖扳回大勢
下,這樣做毫不稀奇。為今問題在我們都對繆毒看不順眼,是否該乘機放倒他而已?」

    眾人眼光再吹落在項少龍身上。

    項少龍開始又感到宿命的無可改變,繆毒是注定了不會這麼快敗亡的,所以眾人才忽然
有個這樣的想法冒了出來。

    對呂不韋來說,成喬的威望比小盤至少差了幾條街,杜壁和蒲鵠亦遠比不上王齒、李斯
和自己等人,所以假若成喬取代小盤為秦君,就只有被他操控的份兒,而絕無自主之力。

    由此亦可見他對小盤這「兒子」已撤底失望了。

    微微一笑道:「繆毒算甚麼東西?眼前我們最大的敵人只是呂不韋,故暫時最聰明的做
法,仍是留繆毒以制呂不韋,然後再設法清除成喬等人,那時就毋需愁呂不韋還有甚麼作為
了。」

    小盤仍有些不心息,皺眉道:「但我們有甚麼方法對付成喬呢?」

    項少龍笑道:「那還不簡單,著他領兵出征趙國,他和趙人的關係就無所遁形了。」

    眾人同時拍案叫絕。

    這就是情報的重要,若非項少龍深悉蒲鵠和趙國大將龐爰的關係,就難以想出這條妙計
來了。

    小盤呆了一呆,接著哈哈大笑道:「沒有比這更簡單直接的方法了,但卻須等待時機,
現在黑龍才出世未久,寡人仍須一段時間去鞏固權位。」

    李斯當了廷尉後,身份大是不同,一改以前的韜光養晦,發言道:「既是如此,我們就
該讓繆毒清楚知道呂不韋要毀了他,那他和呂不韋就更勢成水火了。」

    王陵慎重地道:「但此事有利亦有弊,可以想見太后會由今次事件,更清楚繆毒的力量
太過單薄,而會在以後不顧一切為他爭取更大的權力。」

    王齒哂道:「無論她如何力爭,總輪不到他去當大將軍,能有多大作為呢?」

    小盤長身而起,眾人慌忙肅立躬身。

    小盤意氣飛揚道:「寡人立即去主持春宴,項太傅可帶一隊禁衛,去把太后和那假閹宦
護送來宮,參與春宴。今次就算他氣數未盡好了。」

    接著冷哼一聲,逕自去了。

    眾人忙追隨左右。

    項少龍想起要去見朱姬,立感頭痛。

    誰想得到忽然會節外生枝。希望自己「放大假」的計劃,不要因此而被打亂就謝天謝地
了。

    項少龍領著十八鐵衛和小盤最精銳的其中一個五十人組成的禁衛兵團,風馳電掣來到甘
泉宮外,一隊都衛橫裡殺出,攔著去路。

    項少龍早知管中邪會著手下包圍甘泉宮,拔出百戰寶刀,大喝道:「誰敢阻我項少
龍。」

    鐵衛禁衛一聲吶喊,掣出盾牌、弩弓、長矛,組成陣勢,把項少龍護在正中,弓矛前
指,疾衝過去。

    那些都衛那敢反杭,雞飛狗走,散往兩旁。

    甘泉宮的吊橋升了起來,宮門緊閉。

    項少龍等來到護著宮城的小河旁,勒馬停定。

    管中邪領著許商和五、六十名都衛迎了上來,前者冷然道:「項統領不是去了參加春宴
嗎?」

    項少龍想起國興,恨不得一刀把他殺掉,待他來到近處勒馬停下,才微笑道:「假若項
某向管大人發出飛針,不知管大人有多少成把握可以避過呢?」

    管中邪和許商同時色變,目光落在他故意垂貼馬身的右手去,前者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道:「項統領說笑了,卑職當然是只有受死的份兒。」

    項少龍淡淡道:「兩位最好不要妄動,我項少龍更非說笑,你們這樣把甘泉宮團團包
圍,已犯了冒犯太后的大罪,我若要把你們處決,誰敢說我做得不對。」

    許商回復冷靜,從容道:「項大將軍誤會了,我們只是奉仲父之命來保護太后吧了!」

    項少龍裝作恍然道:「原來如此,那你們給我立即撤走,這保護之責,就交給本大將軍
好了。」

    管中邪閃過怒容,垂頭道:「謹遵大將軍之命。」

    大喝道:「全部撤走!」

    一扭馬頭,轉身馳去。

    蹄聲驟起。

    瞬眼間所有都衛走得一乾二淨。

    項少龍朝甘泉宮門叫道:「繆大人請放下吊橋。」

    軋軋聲中,吊橋降下。

    項少龍囑眾人收起武器,帶頭昂然馳入宮內。

    才進宮門,繆毒和韓竭、令齊、繆肆等迎了過來,人人全副武裝。

    項少龍跳下馬來,伸手與繆毒相握,笑道:「繆大人請恕少龍來遲之罪,太后是否受驚
了。」

    繆毒現出感激神色,低聲道:「這事……」

    項少龍著手下在廣場等候,搭著繆毒肩頭,朝主殿走去,輕鬆地道:「我知道了邱日昇
的事後,立即進宮見駕,力陳邱日昇勾通外人行刺儲君之事,絕對與繆大人無關,儲君才知
錯怪大人,命我立即來接太后和繆大人入宮參與春宴。」

    繆毒劇震道:「少龍真夠朋友,我繆毒必不會忘記,唉!我真不知邱日昇為何竟會做出
這種蠢事來,這對他有甚麼好處呢?」

    項少龍低笑道:「對他當然大有好處,對杜壁和蒲鵠更是大大有好處,只是繆兄就半分
好處都沒有了。」

    繆毒恍然大悟道:「這天殺的狗種,被人捉了還想要陷害我。」

    兩人此時步入殿內,只見朱姬立在殿心,俏臉含霜,鳳目生威,狠狠盯著項少龍,似要
把怨氣全發洩在他身上。

    項少龍拜倒地上,行了君臣之禮,朗聲道:「項少龍奉儲君之命,特來迎接太后到王宮
主持春宴。」

    朱姬冷笑道:「那忤逆子還記得我嗎?」

    繆毒嚇了一跳,賠笑道:「太后。。」

    朱姬冷喝道:「不用你插嘴!」

    繆毒大感尷尬,同時噤若寒蟬,再不敢搭嘴,垂首立在一旁。

    項少龍站了起來,微微一笑道:「太后誤會儲君了。他是剛知此事,才派出微臣和禁衛
到來迎駕。」

    朱姬仍下不了這口氣,光火道:「項少龍你身為都騎統領,見到有人斗膽包圍哀家的甘
泉宮,竟不把這些人當場拿著,還有臉來見哀家嗎?」

    項少龍深深看進她眼內,苦笑道:「太后也不是第一天認識呂不韋吧?

    太后若定要怪儲君和我項少龍,豈非親者痛仇者快嗎?若太后連繆大人和小臣都不信
任,還可相信甚麼人呢?」

    繆毒忙道:「是的!少龍確是微臣肝膽相照的朋友。」

    朱姬愕然半晌,幽幽地啾了項少龍一眼後,好像在說我總是鬥不過你的那模樣,才又淒
然道:「是的!哀家可以信賴的人愈來愈少了,不過哀家再沒有赴宴的心情,你和繆奉常去
吧!但我卻要你立誓保證奉常的安全。」

    項少龍斷然道:「少龍敢以項上人頭擔保儲君已明白邱日昇一事與繆大人絕無關係。但
少龍仍要懇請太后入宮赴宴,否則只徒教卑鄙小人暗中得意,以為成功損害了太后和儲君間
的和諧關係。」

    朱姬嘲弄地道:「和諧關係,唉!不過哀家也好應和王兒詳談一下。」

    項少龍催促道:「請太后起駕!」

    朱姬猶豫半晌,再歎了一口氣道:「少龍你陪我坐車上,哀家有些話要問你。」

    項少龍偷眼往繆毒望去,只見他垂下頭去,而妒忌之色,則難以遮掩的一閃即逝。

    不由心中歎息。

    繆毒你的心胸實在太窄了,怎能辦大事呢?

    連我這救命恩人你亦這樣對待,可知你的本性是多麼要不得了。
上一頁  下一頁